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的感动(上)

  

       题记:

  相信每一个生命的存在都是难得而宝贵的,在努力实践着各自不同的价值和意义的同时,她又是那样的短暂和脆弱,也正因为此,才应该竭尽全力地去追寻探索生命的真实意义,而不仅仅是被动地滞留在某些痛苦和无意义的琐事上。

  一、母亲--给予我爱的源泉

  我出生于偏僻乡下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善良、老实。据母亲及周围人说,我原本有一个平凡而温暖的家,然而在我4岁时,家里发生了突然的巨变:父亲工作时被机器击伤脑部,从此以后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变得容易激动,在劳累或激动时大声干呕,样子看起来特别痛苦和吓人。他心中一直对受伤这件事不能释怀,总是毫无意义地用自己仅有的辛苦钱到处找人讨回公道。从此再没考虑过我们的生活以及我的学习等,直到有一天和别人争执时伤到了人家,被强制送到了精神病院。

  因此厄难,我家变成了全村条件最差的家庭。周围的朋友、同学都是有着温暖、富裕的家,而我家永远都是为生活而发愁,为琐事吵架,这让我从小感觉自己是天下最孤苦的人。

  我的身体从小本就不好,因为条件差,缺乏营养,体质变得更弱,三天两头生病,甚至医生要是一个月不见我,都会感到诧异。到了初中,中午同学们都会带家里准备好的菜,而我永远是就着五分钱的一勺咸菜汤下饭。身体虚弱导致我学习精力不够,常常在上课就不知不觉睡着了,为此没少挨老师批评、同学奚落。直到大学,我仍为不堪的身体而备受煎熬。我没有别人所说的学习的快乐,只是随波逐流,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如此而已。

  因为父亲的情况,再加上我的虚弱多病、头脑也不聪明、不愿多交流,更不讨人喜欢,所以在别人眼里,我被划到了与父亲同一类中,变成了“小疯子”,成了别人取笑挖苦的对象。这让我更自卑、无助,终日唉声叹气,不知道这样活着除了受苦到底有什么意义。进而看其他人,我也会伤感地想,即使像别人那样样样顺利、时时快乐,又能怎么样?不都会死吗?死了不都是如灯灭吗?那现在的存在终会过去,都会变成无意义,那又何必在意现在的存在呢?

  这一切时刻都从各个方面折磨着我,想摆脱却没有能力。

  我小时候,母亲考虑过改嫁,但最后还是不忍心让我难过,选择坚忍留下。从生我,到抚育我,到辛苦攒钱送我上学,母亲为了我受尽了各种苦,却一直无怨无悔。

  有一次母亲病了,但为了我的学费,仍夜以继日地连着加班,最后快撑不住了,在村医生那挂了几瓶盐水,还想继续工作,没想到终于垮掉,导致大出血,幸亏有亲戚及时帮着送到医院,才保住了性命。

  那时我一下子像傻了一样,完全呆住了,没想到一直坚强的母亲会累到这一步,我祈求着:谁能帮帮我母亲,只要她能恢复过来,哪怕我再苦、再也没钱上学,我也愿意……

  高考完后填志愿,母亲也是因为劳累过度住进了医院,她一直担心着我以后学习工作的方向,不顾劳累和我的反对,非要去学校问问老师情况。结果由我扶着她,三步一歇来到学校,最后实在没气力了,才答应大家,由我送回去休息。

  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为了孩子的一点点安乐,可以付出自己一年又一年的辛劳,可以付出自己的汗水、鲜血,乃至自己的一切。

  我就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慢慢地长大、工作、成家。其间,有过几个善良亲友的关心、几次同学老师对自己成绩的肯定、蜜月时的浓情蜜意,但这些短暂的安乐没能抚平我内心的阴暗和迷茫,充斥着我内心的更多的是同村人的耻笑、亲戚的冷漠、同事们的排挤、妻子家对我的体质、生活能力、家境贫穷的埋怨……

  我不明白,我们并没有因为穷而给其他人带来麻烦,他们又为何对我们冷眼相待呢?结婚前,大家都互相考察过,认为合适了,才结了婚,本来应该是一家人了,应该互相呵护,但为何又在结婚后互相埋怨,互相伤害呢?

  我因此很多次想到过自杀,但为我付出一切的母亲让我内心还留有一丝感动。如果没有母亲为了我付出她的一切,我无法想象自己现在所处的境地:乞丐?精神病人?抑或是已在地狱?

  感恩母亲,不仅仅是因为她给予了我难得的生命,更感恩她无私地给予了我作为一个普通生命所需的全部的爱以及在痛苦中想要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我想不只是我自己,就连母亲本人、身边的人群、整个人类,乃至那些看似呆头呆脑的畜生,都一样有痛苦。在这样一个有缺陷的世界里生存,有人一生都在辛苦奔波找寻答案,试着用尽各种方法来填补内心的那份空白,但是母亲用她真实的付出给了我最为温暖的答案,那就是--爱,伟大的母爱。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万分感恩我的母亲!我也时常因此不安、愧疚,因为现在的我没能力、没办法来报答母亲的大恩大德。

  二、鱼儿菩萨--开启我佛性的助缘

  生长在这样的家庭环境,我变得孤僻、敏感,终日独自思考一些生死的问题。我不知道自己因何而来此世上,也不知为何会置身于此境地,更不知道未来的希望在哪儿,内心迷茫无助,如同活死人。后来在大学里有机会了解了一些理论物理、催眠等方面的知识,总希望能从中寻找到生命存在的终极意义,但这些最终也没能解答我的疑惑。毕业工作后也曾试着从佛法中寻找答案,但因那时福报不够,没有善知识的教授、引导而毫无头绪。

  后来前妻一位大学同学跟我说起她的丈夫正在学习佛法,在学习《入行论》,并提到了放生,我想起有位同事也曾建议我参加放生,突然间产生了一丝好奇。于是我就想先从网上了解一下,先看了一些有关的文字,说众生求乐避苦的心是一样的,说放生能积累功德、治业障病等,但自己心中并没有马上产生什么好的感觉。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一个关于放生的视频,题目是:《世界最美的月饼——放生鱼儿列队感恩的精彩视频》。

  视频是2010年9月22日中秋节这天的,有佛子发起祈福孝亲放生的活动。这天的放生,免除了死难,重获自由的鱼类共有五千多斤。就在放生的师兄们即将离开的时候,所有被放生的鱼儿们,表演了令人震惊的一幕:水中的鱼儿用自己小小的身体,自动地进行大规模的列队,摆出圆满的队形,为参加放生的佛子们送上了大大的“月饼”。

  了解到这一切,以前铁石心肠的我眼泪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仿佛瞬间从迷惘中醒了过来!我忽然发觉以前对世界万物的认知是多么的肤浅、多么的颠倒!这时,没有谁跟我阐述佛法的道理,也不需要什么公案,这些灵性的鱼儿已经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了我:佛法中说的一切很可能是真的!从这时起,我有了一定要认真了解佛法的想法。

  三、佛法科学--引领我步入正信的大门

  我们大部分的人从小就被教育成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我也不例外。但有很多问题以目前主流认识论“唯物主义”是无法解释的,于是我自然想了解一下佛法是如何解释这些问题的。

  很幸运,不久,我看到了一篇文章《物理学步入禅境:缘起性空》。

  作者朱清时先生,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原中国科技大学校长、国际著名物理学家。文章提到弦论的建立,从根本上动摇了物质的实体观。多种多样的物质世界,真的成了“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金刚经》)。物理学已进入了“自性本空”的境界。

  我觉得佛法真的非常伟大,千千万万的科学家们辛苦探索了多少年才获得的认识,其实早在两千五百多年前,佛陀早就揭示得明明白白了。

  除了上面的疑问,还有一个需要遣除的,就是关于轮回的疑问。

  有了生命,就有了生死;有了生死,就有了“生从何来,死往何去?”“既然有死,又为何要生,生的意义在哪?”“生之后,能否永远不死?”以及“死后到底有否有东西留下?”“死后到底是否会面临什么?”等等问题。

  这样说来,佛法中的轮回转世的理论似乎是为了解决这些麻烦问题而发展起来的?但其实不是,恰恰相反,这些麻烦问题本身就是因为不相信轮回这一简单事实以后才产生出来的。要是人人都相信轮回这一事实,谁还会提这样的问题?

  现在很多人不相信轮回,认为是“迷信”“反科学”。

  但从古至今,还没有哪位圣贤否认过轮回的存在,我们也没有必要急于下一个石破天惊的结论。当我们说“不相信轮回”时,我们的意思其实是“不想相信有轮回”,因为轮回、转世这些概念听起来太陌生,让我们感到束手无策,我们甚至连试图了解它的兴趣和勇气都没有。

  但所幸还是有很多人,对真理有着热忱的追求。

  科学发展到今天,其实早已经在很多方面证实了佛法的正确。特别是近几十年,西方在轮回转世方面的研究已经卓有成效。

  随着对以上这些知识的了解,所有那些研究者对真理的开放的心,对真理的追求和为此万分的付出,令我非常地感动。他们通过种种努力,虽然还未完全到达佛法最高的境界,但却消除了很多人对于佛法的疑惑和误解,让佛法的真理之光有机会展现在有缘众生面前。

  而佛陀的智慧更是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我决心以我最大的虔诚来学习佛法!

  (未完待续)

  卑劣弟子 根荣香秋

  于2015年10月完稿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