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优昙悠谈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智慧人生,为众生的究竟安乐

  ——北京12月读书沙龙分享(二)

  学佛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开发我们本具的智慧,在座的所有人,心里面有一种东西是平等的,就是佛性。说到佛法,佛陀传法四十多年,八万四千法门,可以说浩如烟海,我们要从哪儿下手去学?宗喀巴大师将三藏十二部浓缩成了十四个颂词,造了《三主要道论》,就是讲“出离心”、“菩提心”和“无二慧”,我们掌握了这三点,就意味着掌握了从一个普通人到成佛的整个过程。

  一、厌离痛苦求安乐   

  首先是“出离心”。希阿荣博堪布在《寂静之道》里面说:“传统上,我们把出离心解释为厌离轮回痛苦、追求解脱安乐的心。”什么叫“出离”?第一,我们小时候喜欢的玩具现在不感兴趣了,这就是一定程度的出离心,出离了小时候对玩具的贪执、贪恋。但长大以后,我们将这种心态转移到追求名誉、财富、吃喝玩乐上面了,还是一种执著。修行人认为世间的功名利禄其实都是一些轮回、无常的游戏,所以他不感兴趣,产生一种无聊感,这就是一种出离心。第二点就是全心全意追求解脱和安乐,更高层面的一种内心的安乐,那种安乐不是外在的刺激能够代替的。

  如果只是厌离轮回会落入什么样的境界?德国著名的哲学家叔本华认为痛苦是绝对的,而快乐是相对的。他看透了世间的真谛,但是不完美的是他并没有找到解决痛苦的办法,这其实是一种绝望,所以他最后堕入了悲观主义。真正的佛教修行人,不是纯粹地放弃了一切,又没有自己的追求,他只是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追求永恒的安乐、永恒的佛果上。

  生起出离心的方法,大家可以阅读《普贤上师言教》。

  1、通过思惟“暇满难得”和“寿命无常”,就可以断除我们对今生的执著。什么叫“暇满”?就是我们这个人身其实非常难得。佛经里面说,人的数量如果是我们指甲盖里面的灰尘的话,其他道的数量就相当于整个地球的灰尘的数量。我们得到这个难得的人身就应该用它来做最大利益的事情,世间的功名利禄有一定的利益,但是对我们生生世世都有利益的,只有追求佛法的智慧、究竟的智慧,也就是修解脱道。有人觉得我现在还年轻,学佛等我退休以后吧。但是其实每一个人的寿命并没有得到一个保证,所谓的“黄泉路上无老少,孤坟多是少年人”。我们的寿命是非常无常的,可能就在呼吸之间,一口气上不来人就没了。尤其是现在的社会,饮食不安全非常普遍,过劳死时有发生,谁也无法保证退休以后能给我们二十年去安心修行。

  2、通过思惟“因果不虚”和“轮回痛苦”,就可以断除我们对后世的执著。因果律是一种客观规律,它是周遍于整个时空的,不管是现在的人、未来的人,还是过去的人,不管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同样都要遵循“善因得善果,恶因得恶果”的因果规律。“轮回痛苦”指的是苦苦、坏苦和行苦。粗大的痛苦叫“苦苦”,生病、发烧、感冒躺在床上很难受,这就是粗大的、明显的痛苦。我们最容易误解的是“坏苦”,比如说大家吃了一个苹果,觉得很好吃,这种好吃的感觉其实就是一种“坏苦”。因为这种快乐不是永恒的快乐,我们吃完之后几分钟,这个感觉就消失了,它是在一秒一秒地衰减的。因为它是刹那变坏的苦性,所以叫做“坏苦”。还有一种就是“行苦”,只要在轮回中,就带有隐患,不是自在的,这个叫“行苦”。

  生起出离心的标准是什么?宗喀巴大师告诉我们,一个人如果能够日日夜夜对轮回的快乐一刹那都不生起羡慕,而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解脱上,可以说这个人就已经有出离心了。这个标准非常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我们也不要灰心丧气。希阿荣博堪布在《次第花开》里面也讲:“将世俗的事全部放下,一心修行,不仅是在家人,就是一些出家人要做到这一点也很困难。如果不能将世俗的事全部放下,心里也一定要明白:解脱才是自己这一生最重要也是最终的目标。”我们只要将价值观稍微调一下次序,将第一位比如功名利禄向下挪一位,将第一的位置空出来,填入“解脱”二字,将解脱牢牢锁定在我们价值观的第一位。

  二、发菩提心为众生

  接下来是“菩提心”。生起出离心之后,如果没有进一步生起菩提心会落入什么情况?就是阿罗汉。汉地有个俗话叫“自了汉”,就是只管自己、不管别人。学佛像渡过苦海,我们要坐船,阿罗汉就相当于造了一个小的木筏,只能坐他一个人,只能自己过去。菩萨不一样,他的船非常大,能载很多人一块过海,这就是小乘和大乘的区别。“菩提心”跟我们世间说做慈善不是一个概念。第一、对象不同。我们捐款、做善事总是有一个对象,比如特定的灾区群众,而发菩提心的对象包括了所有的众生,它是一种无量的范围。第二、菩提心一定“上求佛果”。一般我们做慈善,比如布施乞丐,给他的只是暂时的安乐,而菩提心则是“上求佛果”,就是你要让这个乞丐成佛,获得永远的安乐。打个比方,一个人做噩梦遇到老虎,暂时的办法就是我们在梦里给这个人一根棍子,或者把他保护起来,让他在梦里暂时解脱这个恐怖,但这并不是永远的办法,因为他还在做梦,还会有噩梦,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个人叫醒,一旦梦醒,梦里的一切恐怖全部都不存在了。这两点都要具足,才是真正的“菩提心”。

  如何生起菩提心?就是要考虑每个众生的状态,无论是地上的蚂蚁或者天上的飞鸟,所有的众生都在轮回里不断地感受生、老、病、死的痛苦。如果我们知道、接受了轮回和因果,我们就知道,其实我们见到、没见到的所有众生,前世都做过我们的父母,只是我们忘记了,但忘了并不代表不存在。如果接受所有的众生都是自己前世的父母,就要报答父母的恩德,儒家也说“百善孝为先”。所以以后我们见到乞丐,给他钱的时候,尽量地发一个愿:愿你能够往生极乐世界,早日成佛。这就是初步地发起菩提心。

  三、空性智慧脱轮回

  最后是“空性慧”。出离心和菩提心是空性智慧的基础,但是一定要有空性的智慧,才能让我们解脱轮回。我们不断地思惟轮回的苦,生起出离心,然后再不断地思惟所有众生都是我们的母亲,发菩提心。就好像盖一个三层的房子,是一层、二层、三层这样盖上来的。第一层就是出离心,第二层就是菩提心,第三层才是空性慧。发菩提心一定要有出离心,有菩提心的基础才能够证悟空性智慧。学佛有一个非常大的忌讳,就是“吃快餐面”。现代的社会,没有人能够安静下来,踏踏实实地去学一些基础,而实际上基础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轮回的根是“我执”。从古至今,所有的宗教、哲学,最终的问题就是“我是谁?”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就是说什么都可以怀疑,就“我”不能怀疑,因为我在思考,所以说“我思故我在”。印度教修瑜伽是要“小我回归到梵我”,“梵我合一”。总之,都避不开一个“我”。只有释迦牟尼佛是最先、也是唯一一个怀疑“我”是否存在的。佛教和其他宗教最根本的区别就是 “无我”,也就是空性的代名词。

  “无我”分两种,第一种叫“人无我”,第二种叫“法无我”。“人无我”是说我们这个肉体不是实有的,是由皮肤、脂肪、肌肉、骨头、内脏等组成的,哪一部分也不是我。有人说,组合一块是我,但根本的逻辑悖论是:无论多少个零相加也不可能等于一,永远还是零,就是说每一个部分不是我,加一块也不是我。“我”只是一个人为的概念,其实是不存在的,只是我们这么认为。“法无我”是说万事万物也不是实有的。我们一直认为,宇宙一定有一个最基本的粒子,但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希阿荣博堪布在《透过佛法看世界》“空性”一章中,给我们详细地推导了为什么基本粒子不存在。最新的量子力学理论,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人没有我,法也没有我,最后就会抉择到万法皆空。

  我们用理论去观察的时候会发现所有万法都是空性的,但又是“显空双运的体性”。比如一张桌子,光滑的桌面,如果放大看,全部都是裂痕、凹凸不平的存在。继续放大,就是原子和电子不停地运动。我们看到的静止的东西,本质上都是在高速运动的,这个叫“双运”。宏观上静止的物体和微观上电子的生灭是同一时间、同一个现象、不同层次的显现。这种显现是受因果律支配的。万法皆空,我们可以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梦,但是这个梦不是一种混乱的状态,因果律就是背后所有的一切。因果律支配的是一种显现,而空性是另外一个层次的、绝对的性质,所以是一种“显空双运”的状态。

  佛法里面的空性是超越二元对立的,心和物的二元对立都没有,是心物一元的状态,这种状态叫做绝对的空性。这种状态具有包含生成万法的可能性,从原子、电子,一直到人、到宇宙,全部都是从那个状态中显现出来的,像幻象一样没有实质,这就是“显空双运”。最终我们要破除所有二元的执著,高低、上下、大小、男女,甚至是一切概念的执著,宇宙真正的空性就会现前,这种状态其实才是证悟。

  分享人:周先生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