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在地震中体验无常

  

       尼泊尔的那场地震,让我在修加行的当下真正体验到了生死无常,感受了死期不定。

  曾经我总以为自己还年轻,身体还不错,便去朝圣殊胜地,心想地震很遥远,怎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在那一刻我之前的想法彻底瓦解了。虽然地震过去已经几个月了,但刹那间的瞬间无常终生难忘,本不想再回想生与死的那一幕,认为过去了就过去了,没什么好写的。当听到法师在讲出离心时提到了尼泊尔地震,突然有股冲动想写写当时的情况与感受,希望和大家分享,愿行者生起出离心,早日脱离轮回苦海。

  一.因缘

  深圳一行共十七人(其中三人来自南昌)自发组织于2015年4月20日,从广州出发到尼泊尔和不丹,跟着阿尼琼英卓玛去佛教殊胜地朝圣。我们满怀期待去了加德满都与阿尼汇合,因为大家都是喜欢阿尼的梵音,可以说全是粉丝,一行人里有三个不是佛教徒,但对佛教也很崇敬,所以大家很开心走到了一起。

  二.殊胜

  到了尼泊尔第一个行程就是到加德满都的大白塔前顶礼、发愿、忏悔、祈祷、绕塔、《普贤行愿品》回向,以三殊胜行持。阿尼还带我们去周边的佛具手工艺店采购,我还请到了两个嘎乌盒和一枚玛瑙戒指,晚上入住藏族国际酒店。

  第二天到了释迦牟尼佛的诞生地---蓝毗尼,在佛陀出生的地方静思,观摩莲花脚印,谛听中华寺师父讲述佛陀生世的典故,在佛陀出家前的皇宫旧址里忆念佛陀的功德,大声发愿:为利众生发愿成佛;在佛陀证悟后回到尼泊尔后父亲净饭王为他修建的第一家寺院的遗址前顶礼,感念上师和佛的恩德。在释迦牟尼佛舍利菩提树下求得了四片新鲜的菩提叶,恒常祈祷加持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留了一片供在佛堂,每天礼拜。

  第三天飞到博卡拉,在人间天堂的皇后峰山顶酒店,饱览终年积雪的安娜普纳山峰和鱼尾峰美丽的雪山、迷人的费瓦湖,坐在山顶喝着马提卡拉茶,顶礼感恩能得到人身和值遇佛法,才有幸感受到这么神奇的景象。

  第四天从山顶酒店走到半山腰搭车,因为山路车上不去,经过一个小亭子,一堆人准备要杀两只小黑羊祭祀,小黑羊对着我们呼叫,看着好让人心疼,但我们没有办法救它,当时就产生一念:这造下的业啊迟早会遭天灾,可怜众生啊!到了山脚下我们入住在费瓦湖里鱼尾酒店,晚上我们坐船摆渡到对岸去逛街,我采购到了三块精美的手工丝质毯,红绿黄花,我第一眼看到就联想到上师适合用,想要亲手供养给上师。大家都羡慕我的战利品,一路背着虽然重,但是我却满心欢喜。

  第五天早上坐在湖边吃早餐,感受雪山,湖水,太阳,一切的美好供养上师三宝时,收到上师的来信说:弟子好,你们一会儿天一会儿地,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要好好思维地狱众生的八寒八热啊,注意安全!

  吃完早餐我们便飞回到加德满都参加阿尼的小白菜演唱会,最后一首阿尼与全场的人合唱了观音心咒,音乐不分国界,来自不同国家的人种发出的是同一种声音。慈悲的声音感动了全场,大家都流下感激的泪水,赞叹阿尼用音乐在讲述佛陀的恩德,让更多的人因为梵音而了解佛学。

  第六天也就是4月25号,早上吃完早餐,大家流连忘返地拍照耽误了去下一个景点,本来行程安排要去皇宫广场的,由于阿尼让我们中午一起到她住的酒店吃饭,顺便就搬到同一个酒店住,于是我们十一点多到了阿尼住的酒店Hotel Yak yeti.

  三.无常

  我们在大堂等候办理入住酒店手续,行李背包都放在一堆,我们分散在酒店大堂饰品店里看首饰,突然停电了,所有东西在晃,有人说:地震了!

  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本能地往酒店大门处跑,就离大门还有两米远时,同行的师兄摔倒了抱着头一动不动,我停下来想拉起她,可是地面晃动像波浪一样站不稳,担心她被后面的人踩到,就急促大声喊叫:你躺着干嘛,快起来!她似乎被叫醒了动了下,这时又来了个高大的师兄将她拉起,我们一起跑到旁边抱着木柱子任身体随着地面倾斜。那一刻,我祈祷上师念着观音心咒,看着玻璃大门哐哐的撞击声,玻璃碎片满地,人们疯狂地外跑,我相信佛菩萨加持一定没事的,很快晃动小了,我们走出了酒店大门.

  在停车场看到有三位师兄正坐在地上拍手大声念诵修法,有些人互相抱着在哭泣,有些被玻璃划伤在流血,有的因惶恐摔伤在包扎,有的光着单只脚在那发抖,有些在安抚受惊的人,乌鸦在头顶哇哇叫,天黑压压很低像是伸手可触,我想起了遍知的上师说的地狱众生的八寒八热,就地跪下祈祷上师三宝保佑尼泊尔平安!观想上师就在上空慈悲遥视我们,这时团领队走过来问:你在拜谁呢?我转身含泪抱着已经哭红眼的领队说:我们不会有事的,我们有上师三宝加持,她哽咽地点了下头走开了。

  这时余震又来了,一片惊恐声,我大声地喊道大家坐下来念观音心咒,认识的不认识的都赶来坐在一堆跟着念:嗡嘛呢呗美哄……不分国界,外国人也参与念诵,心咒的加持力不可思议,大家专心念咒祈祷减少了恐惧心。

  南昌的一个姐姐最后从酒店里大堂出来,她们仨激动得抱头大哭,那种生死重逢的感觉可以感受到,她们很善良但没有皈依,没有可以靠的依托,除了哭还是哭。我跟她们说:“这就是无常,现在手机还能打通,赶紧给家里交代一下要事,以防万一,要是我们真的躲不过这个灾难,我们就勇敢面对一心念南无阿弥陀佛,求佛菩萨带我们离开这个痛苦的轮回,往生极乐世界,我们再也不分开了。”三个大姐泪眼朦胧地望着我点点头。在那一刻我们没有任何选择,只有一心向佛,内心充满了莫名的力量。

  因为不断的余震,有些师兄们的心力在下降,恐惧害怕的气息慢慢加强,我不停地提示大家:我们有上师三宝加持,不要害怕!有个师兄赶紧过来拉着我手,我用力暗示了她颤抖的手平复了一下,我们不停地祈祷上师加持,不停地念咒。一个小时之后余震小了,酒店的工作人员提议我们进去酒店花园里比较好,大家陆续穿过酒店大堂到大花园里,有个团友突然说:这个时候我们有权力决定自己进去和不进去,我说不行,要死大家也死在一起不分开。大家一听有道理全部进去了酒店花园。花园里非常漂亮,有游泳池,高大的树木,花开正艳的植被,酒店老板仁慈给我们准备了吃的食物,还有坐在地下的垫子和毛毯,大家都安坐下来了,非常温暖。

  刚坐下,老爸的电话来了:“尼泊尔地震了,你在哪?”我说:“放心,我不在震区,这里很安全。”老爸说:“哦,那就好!早点回来吧。”我应声说好。父母年龄大了,他们经不起惊吓,所以我只给姐姐说了实情,告诉她我要是回不去了,就请她好好照顾家人,重要的事项已经记录在一个本子上,放在保险柜里,告诉我女儿密码即可。所以没留下任何遗憾,我可以随时准备利用这样的机会解脱。

  我坐在草地上安静地修破瓦法,去年上师的一位弟子来深圳时为大家念诵过传承,所以我在家的时候就跟着菩提洲网站上上师和法王如意宝的视频修过,出发前我刚好把传承仪轨及观修流程都手抄整理了一遍,拍了照片存在手机里,没想到关键时刻派上了用场。在专注修法下,余震的周遭被我完全忽略,心里没有恐惧,只有轻安,感恩上师三宝加持!

  我们十七人加上阿尼和小琼英共十九人围坐成一个大圈晚上就在花园里过夜,给大使馆致电报了所有人的登记资料,电信很给力,中途没断线,但是最后也没人联系我们。余震继续不断,我们好像也适应了。

  到了深夜大家还没睡,有个师兄呼救说快不行了,估计是低血糖,我找了块朱古力给她吃,她摇头不吃,我说:“不要固执了,吃掉就好了,这个时候没人能救你,只能靠自己,心力强大点,我们不会有事的。”她最终还是吃下去了,喝了小琼英找来的热水睡下了。

  那晚,有些躺在毛毯里偷偷地哭,有些已经睡熟了还打起了呼噜,有些还在继续打坐,直到凌晨四点阿尼安排车来接送我们去机场。分别的那一刻也是刻骨铭心,我们可以逃难,可是阿尼不可以,因为那是她的国度,有八十个孩子需要她。我留下了机票钱,把身上剩余的钱全留给了阿尼,抱着阿尼泣不成声说:担心您!一定要多保重啊!

  阿尼说:“你们活着就好!”

  大家一一跟阿尼含泪道别,顺利到达机场。

  四.安忍

  一大早机场外就有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在安排航班站队登记。小小的机场被十万人占得满满当当的。我们排队顺利进入安检,找到南航窗口办理登机,结果我们的返程机票不是当天的,当班航班的优先办理,我们只能等加班机的信息,不知何时能到,经过与南航协商让两位严重的病弱的师兄跟着当班机先走。剩余的人我们各自通过家人在国内订当天尼泊尔到中国的机票,无论哪个城市都好,只要有机位即可。机票定好以后,心终于安落了,总算拿到了逃命的通行证。

  接下来是排队办理登记牌,排了两个小时也没被轮到,挤得满头大汗。我收集了五个人的护照挤到了最前排,她们带着行李站队,我趴在柜台高举护照说是五个当天的机票(因为当天的机票优先处理),工作人员抬头说等一下,继续工作。

  这时7.1级的余震来了,整个地面和天花板都在晃,办理登记的工作人员瞬间离岗不见了,大厅所有的显示屏全黑了,人们惊恐地往外跑,我念着观音心咒望着天花板,祈祷不要掉下来不要掉下来,大家一定要平安!几秒钟后就停下来了,我转身一望同班机的四人都还在队里,阿弥陀佛,我松了口气。

  很快工作人员到位继续办理,听到工作人员说当天航班的三个人的在哪,我激动地把护照递给他,让后面的师兄把行李传上来顺利办好了托运,终于换到了下午三点二十分飞成都的的登记牌,这时接到了南昌姐姐的电话说她们三人被震出去了,现在还在机场外面进不来,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没信号了,这时我着急了,让她们四个先去办理登记手续在候机室等我,于是穿梭在每一道安检大门口挨个找她们的身影,找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找着,我开始抵不住了,大声呼喊她们的名字也没见回应,我哭着祈祷上师一定加持她们能顺利进来。

  一看离登机时间不多了,赶紧跑到二楼办理登机手续,到了候机室同班机的师兄说看到南昌姐姐她们已经上来了,现在机场跑道外面去了。我到外面一看人山人海,机场跑道可以随便出入,在国内是没见过。找了一圈也没看到,我就地坐下来休息一下,这时南昌姐姐们看到我了跑过来打招呼,我说上来就好了。她们很高兴到处去拍照,可能想到马上能离开灾区心情也就放松了。

  等到过了航班登机时间也没见广播通知,找工作人员一打听说:飞机在天空盘旋降落不下来,因为没机油又返航了,最起码还得等八个小时飞机才能来,只好耐心等吧。第一批当天南航飞广州的五人,也是晚点了五个多小时,等到晚上六点钟才起飞,第二批南昌三位姐姐飞昆明晚上七点多起飞了,突然发现小师兄不见了,原来她跟着南昌姐姐试图能否跟着班机走,可是没能如愿,看见她站在机场跑道上的孤苦无助的样子,心疼极了。

  就这样安排妥当,安心等待南航的飞机到来,可是等到晚上,我们多获悉南航的飞机降不下来,被迫降到了孟加拉国等候指令。再接下来通知所有航班全部取消,意味着等到第二早上机场才能有飞机过来,飞机跑道上安静无光,这时应该好好睡一觉了,可是没有一个人敢睡觉,都静静坐着。到了晚上一点多第一、二批走的师兄都相继抵达国内,她们报了平安,也对我们表达了牵挂,想着我们分开时含泪的相拥,能走一个是一个,有种生死离别的感觉。我们不知道下一秒会是什么样,在灾难面前我们是那么的渺小如同尘埃,什么都不是,什么也带不走,什么都没有,修行也没圆满,业障没清净能到哪一道不好说。于是坐在椅子上不停地念百字明,观修金刚萨埵,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没有余震。到了凌晨四点多我想起来大家已二十四个小时没有吃喝了,就去机场小店里买了些饼干和罐装果汁大家分着吃了,也不敢多吃,因为机场的厕所已经震烂了,里面没法下脚,那种场景可以想象得到的。

  到了早上六点我和小师兄两人又下去接应酒店来的四位师兄,她们也给我们带来了酒店做的面包和水,特别温暖。我们回到候机室发现一群僧人坐在那里,看见藏红僧袍想起了上师,我走过去顶礼,扬唐仁波切慈爱地捧着我的头加持,笑着看着我,那一刻好欢喜。当时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后来才听说的,里面只有顶果钦哲仁波切的转世在网络上看过,敦珠仁波切等其他都不认得。真是上师加持,不去不丹也能亲见不丹伟大的国师们。大家都跟着去顶礼了僧众,她们得到了加持,内心也强大了很多。我们的航班机因为缺油去加油了,在我们后面的四位师兄的航班先飞了,这样太好了,不担心她们了。看着起飞的每一架飞机,心里充满了欢喜,我们对着起飞的空中不停地念: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等到晚上六点多我们的飞机来了,看见飞机降落的瞬间是那么的美,一切都静止了,当工作人员告知我们准备登机时,我们如梦初醒,抱在一起欢笑,终于等来了,从地震发生到离开的五十三个小时里,充满着死亡恐惧的分分秒秒,等待是怎样的心路历程,大概只有自己经历过才能知道,就像盐巴很咸,究竟有多咸,只有自己尝试了才知道。(4月25日12点至4月27日19点,当地时间)

  五.感恩

  在回来的飞机上我安心地睡着了,直到广州快降落时被广播通知吵醒,精神抖擞地下机,接机的人一看:“你们很不错嘛,看不出像地震中出来的人。”

  我们调侃说难不成我们应该像打了霜的茄子——蔫了?不会,因为我们有正能量,所以坚强。

  能在那种恐惧的氛围里,内心充满力量,没有丝毫的散乱,我知道那是上师三宝的加持,如果不是,那一刻我也会跟别人一样哭泣与害怕,同行们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与影响下战胜了自我,都平安回家了。

  回到深圳后原来没有皈依的都皈依佛门了,还有带着母亲皈依了,用她们的话说,有上师与没上师的就是不一样,所以感恩无常,感恩所有的遇见,感恩我的大恩上师!因为苦难更加坚定了出离心,更加珍惜佛法,更加珍惜难得的珍宝人身,为利益如母有情,尊师言教精进修行,早日有能力帮助到众生!祈请上师加持所有众生修行无碍,早证菩提!

  多杰措

  2015年10月7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