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改错

  顶礼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经常听见人说:“你看别人家的孩子真听话”“你看他家的孩子成绩真好”。我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就听话,虽然也调皮,但一直都在可控范围内。关键在于我成绩好啊,随随便便拿起书看一下,成绩一直在班级前几名。这让我在几十年的生活里自负不已。总觉得自己最聪明最能干,其他人算什么,分分钟超越你,简直没有挑战性。

  从小母亲最爱我,把所有一切她能给我的全部给了我。十二岁之前,我只吃荤菜,一吃到素菜就吐,觉得一股子草味,难以忍受。说起来我吃过最多的素就是大米,简直令人震惊。到高中毕业时,我都不会做一点家务,连头发都不会自己梳。读大学,要离开家了,妈妈才教会我扎马尾,连洗衣服都只教了我理论知识。说来,可能都不会有人相信,但是这一切都是真的。我自以为是,竞争的思想深入骨髓,充满攻击性。生活在巨大的虚假的幸福中,一无所知。

  生活教会我成长。2014年4月30日,我的幸福世界犹如肥皂泡瞬间破裂了。就在这一天,我的亲爱的妈妈,辛劳了一辈子的妈妈,在做一个小小的胆结石手术时,被确诊为胆囊癌。这叫我怎么接受?手术室外的整整九个小时我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医生一次次地出来叫我签各种各样的字,而我只能一次次地求医生“求求您救救我妈妈吧”,“求您尽最大努力”。我手脚发软,最后一份签字,是大舅舅扶着我的手才能写上去,不至于笔不能握。我的妈妈经历了我们当地三甲医院能够做的最大的一场手术。我不敢想手术后的结果,不敢想以后的情况。她做错了什么要受这样的罪?如果她没做错,那错的是谁?是我吗?吃肉太多,冤业缠身?我在心中反复祈祷上天,“只要我妈能活,我死都可以。让我替我妈死吧!我以后再不吃肉了,我吃素!我错了!”

  手术后,妈妈恢复状况良好,只在腹部留下一道长达13厘米的蜈蚣状的伤疤。我心疼不已,我用碘酒为她伤口消毒的时候常常在想,我的妈妈做错了什么?她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路边的野猫她都不时地去喂喂,听见哪家不好了,能帮都会帮,再不济都会同情落泪。为了不给我们增加麻烦,不影响病友休息,麻药过后的剧痛她居然一声不吭。我看着旁边比她早做几天手术的阿姨,痛得昼夜呻吟,而我的妈妈居然只是默默地忍受了,我心疼不已。连护士都悄悄地对我说,你妈妈真能忍,真坚强!这么说,只能是我的错。真的,真的是我错了!

  出院时,别床的病友们大包小包的药拿得满手,我们只拿了五小盒中药,连我的手包都没装满。我去求医生能不能多开点药,这之后怎么办呢?等到的答复是“顺其自然,她想吃什么想怎么样就让她怎么样,半年后复查。这种病一般发病就是六个月内的事,早做打算。”

  其实这个结论,我是知道的。住院期间,我早就通过网络以及各种关系了解了这种病。无药可用,无药可用!!美国有一个由三十家肿瘤医院组成的组织,成立的网站上公布的医学调查结果显示不化疗甚至比做化疗对病人可能更好。没办法,得这个病的人太少了,许多我们的医生甚至都没听说过,得到的关注自然少,当然研究它的人就少了。我真的不相信,不相信这样的结果,我只想让我的妈妈有药吃,有这么难吗?我能怎么办?我痛恨自己,痛恨自己为什么不学医。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早关注妈妈的身体。

  我的心里不能平静,时间一天天过去,复查势在必行。我一方面担心妈妈知道她的病情(到现在她也不知道得的是这个病),一方面担心复查结果。医生的话反复出现在我耳边,我彻夜难眠,几天时间额前的小撮头发就白了,眼前看不清,出现絮状小物,偏头痛,嘴里长满了溃疡和血泡。就在这时,朋友约我去静修,她说这样也许你能好过点。我什么都不懂,共修的居士师兄让我诚心念诵六字大明咒十万遍。我从没那么听话过,我想也许漫天诸佛菩萨能给我答案,我虔诚念诵,真心回向。

  奇迹发生了,真的发生了。检查结果显示,我的妈妈暂时安全,全身无转移灶,血液肿瘤指针都在安全范围之内。都是佛菩萨的加持!都是佛菩萨的悲心救护!我誓不退转!

  今年暑假,我随约我静修的朋友和包师兄上了扎西持林。一路上包师兄对我们的关照无微不至,细心体贴。我疑惑,疑惑为什么对陌生人这么好?一提到上师,包师兄那种发自内心的尊崇感恩,那眼里的泪水,让我无比震惊!这是怎么了?上师,上师究竟有何等魔力,竟能让一位事业成功魄力超然的人士如此?我默默地想着,默默地观察着,在扎西持林住下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脑中的固有观念受到了巨大冲击。跟我同桌吃饭的师兄,大学研究生毕业的比比皆是;出家的师父,大多的学历都是本科以上且都年轻和善,言之有物。来来往往认识的不认识的师兄,都会微笑合掌打招呼。有点什么困难,随时随地有人相助。可我不认识你们啊!高反了,有师兄给拿药,有师兄给扎针,有师兄喂水,有师兄打饭,还有师兄不时地问候。这是怎么了?我不认识你们啊?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真的困惑。

  上师归来当天,我虔诚皈依了。一出文殊殿,抬眼就见不远山坳处一道美丽的彩虹。这是为我而高兴吗?第二天法会正式开始了。我认真听了法师们的开示后又进入了逃课偷懒阶段。这天总是自以为是的我在草地上晒太阳,正惬意地打滚,听见一声“上师来了”的招呼,一骨碌爬起来,上师近在咫尺。我学着师兄们双掌合十,低下头偷偷打量上师,上师开心地笑着用手拍了两下我的头,我也跟着笑起来,上师如此和蔼!

  当然,逃课肯定是继续的。上午我和朋友刚借口肚子疼跑出文殊殿,赫然发现上师居然坐在文殊殿外的水泥地上!这么一个大人物居然坐地上!向来不知脸皮为何物的我冲过去磕了个头,就挨着上师跪下了。上师还是笑着用手中的瓶子拍了两下我的头,我问上师:“师父我去给你拿个垫子可好?”上师说:“不用,不用。”边说边给一个小朋友加持。上师如此可亲!

  还是逃课,我去转大的那个转经筒,费了吃奶得劲也没转动。就祈祷上师“尊敬的上师啊,请给我派几个人来吧,让我转几圈吧”。上课期间,师兄们都在念经,一路上鸟都没见几只。我基本上是放弃的,结果,居然不到十分钟,来了八个人!我震惊了,我把这事讲给同寝室的师兄们听,他们都微微笑笑用彼此都懂的眼神互相看看,随喜我。我瞬间明白了,这对他们来说也是司空见惯了。上师如此全知!

  上师每天都很忙,但接见我们时仍然耐心细致。连如此顽劣的我祈请为我妈妈加持转经轮,也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上师慈悲!

  我能为如此友好的扎西持林做什么?我发心打扫厕所,师父说“这就是在一点一点擦掉你的业障”。是,我要好好地擦,擦掉我的懒惰,擦掉我的无知,擦掉母亲的病痛。如果可能我想要有情众生都能有机会得闻佛法,有机会增长智慧,有机会离苦得乐。

  上师,至此,我依止您!请您原谅劣徒的无知,懒惰,不精进。在红尘中,劣徒可能起起伏伏,请您加持我,加持我的母亲!我会越来越好的!给我点时间,您说过“慢慢来”,劣徒见了您,劣徒来了,可能是最慢的,但会一直前行。祈请上师加持!祈请上师恒久住世!

  弟子 才丹措

  完稿于2015年7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