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文章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二十课

视频加载中...
下载视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现在正是我们发菩提心的好机会,因为看不到PPT,讲课的声音也有一点小,大家听不清楚,所以此时我们可以发愿:愿以我们闻法时的困难来代受一切众生听闻佛法之障碍,愿他们所有的障碍都由我一人代受;将我因听法而生起的哪怕一念欢喜、随喜和珍惜之心全部布施给一切众生,愿他们能于佛法生起珍惜和欢喜之心,信受奉行。

  今天我们继续学习《入菩萨行论·浅释》的第二品忏悔品。本品通过供养、顶礼、皈依以及忏悔这四个部分的修持来积资净障,这是我们修持菩提心的前行。我们现在学习的是忏悔的第一种对治力——厌患对治力,通过了知罪业的体相、严重果报以及自相续曾造下的无量恶业,深深地生起追悔和厌离之心。下面是这一节课所要学习的“厌患对治力”的内容。

  壬一、厌患对治力

  【临终弥留际,众亲虽围绕,命绝诸苦痛,唯吾一人受。魔使来执时,亲朋有何益?唯福能救护,然我未曾修。放逸我未知:死亡如是怖,故为无常身,亲造诸多罪。若今赴刑场,罪犯犹惊怖,口干眼凸出,形貌异故昔。何况形恐怖,魔使所执持,大怖忧苦缠,苦极不待言。谁能救护我,离此大怖畏,睁大凸怖眼,四方寻救护,四方遍寻觅,无依心懊丧,彼处若无依,惶惶何所从?】

  今天学习的内容可归纳为三个部分:(一)思惟死亡痛苦,包括真说临终痛苦及如何解除痛苦(做哪些准备);(二)心中深生厌悔,通过了知自己曾经因为无知、放逸而造下恶业,对自己的状况生起深深的懊悔之心;(三)以比喻说明死时之状,观察假如我们在死时才寻找依怙,会出现什么结果。

  (一)思惟死亡痛苦。对应颂词:“临终弥留际,众亲虽围绕,命绝诸苦痛,唯吾一人受。魔使来执时,亲朋有何益?唯福能救护,然我未曾修。”

  颂词字面意思:当我命终面临死亡之际,纵然众多亲朋好友围绕在身边,但命终之时四大分离之苦,却只能由我自己忍受。当死魔使者来捉拿我时,亲朋好友能有什么利益呢?(就算他们围绕在我的身边、拉着我的手,却也没有任何利益。)此时唯有我的善业福德才能救护自己,然而我却从来没有修习积累过。

  以下从两个方面讲解:1.真说死亡的痛苦;2.我们应如何解除死时的痛苦。

  1.观察死亡的痛苦。对应颂词:“临终弥留际,众亲虽围绕,命绝诸苦痛,唯吾一人受。魔使来执时,亲朋有何益?”

  它分为三个方面:(1)死时的痛苦;(2)我们死时亲人的状况——观察亲朋好友对我们的死没有任何帮助;(3)这些对我们皆无益,“魔使来执时,亲朋有何益?”“魔”指死魔,就是我们平常说的死亡,我们将“死”比喻为魔王,因死亡对修行没有成就的人来说是非常大的障碍。把死魔派来的使者称为“魔使”,形象地形容我们被死亡夺取性命。

  (1)死时的痛苦。对应颂词:“临终弥留际”“命绝诸苦痛,唯吾一人受”

  死时会出现很多痛苦,下面从身体和心两个方面来讲解。

  第一,身体方面。我们的身体是由地、水、火、风四大组成的,死时这四大会逐渐趋于隐没。

  首先是地大隐没,我们身上的肉会融入地大(肉隐没于土,皮掉落于地),身体就像堕入深坑或被大山所压,特别沉重。我们可能难以想象身体被山压着是什么感受,但可以感受自己生病或非常疲劳时每走一步身体都在往下坠,像背负着一座大山。死亡的痛苦要比这严重很多倍。

  紧接着是水大隐没,血界开始融入水大,流出了口水、鼻涕,甚至大小便失禁等。

  之后是暖界融入火大,火大隐没时口鼻会非常干燥,体温逐渐从边缘慢慢内收,有些人从头顶突突地冒出蒸气。就像过去亲人离世时,我们会摸摸他的身体说:“他的手脚已经冰凉了,可能快不行了。”这就是体温在慢慢消失,火大逐渐隐没,时而清醒时而昏沉,两眼上竖。

  最后气界融入风大,风大隐没之时会出现呼吸困难,四肢颤抖,上行风、下泄风、平住风、遍行风全部收在持命风当中,气息从肺部经过黑白咽喉而剧烈地向外呼出,气息非常微弱,以至于吸气困难,有呼气没吸气。见过他人死亡的人或许都会知道,死时会喘不上气,当一直向外呼气时,就代表气界已融入风大,风大快要隐没了。最后人断气之时称为“外气中断”。

  试想:从地大开始隐没身体出现沉重感,到流出鼻涕、口水,体温逐渐下降,直至难以呼吸——四大隐没的征相出现代表身体将要面临外气中断;而这只是四大隐没时身体的痛苦,还不要说外加的病苦,如癌症的疼痛,此时更如生龟剥壳一般,痛苦难以忍受。

  如果仅仅是身体的痛苦,死者内心有非常坚定的信仰做支撑,那还不算特别可怜;假如生前没有修行,当四大分解时心里会面临什么样的痛苦呢?

  首先是对于死亡的未知的痛苦,生前我们从未了解过死时四大分解的征兆和痛苦,诸如身体像被大山压着、口干舌燥、逐渐冰凉等——这都是自己未知的,会因此产生极大的怖畏。又看到亲朋好友在旁边哭泣,自己靠常识意识到“原来我快要死了”,不由地想起:“我马上就要和我的亲人分离、诀别,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们了。”——面临强行分离,内心更加难忍。此时未知的恐惧和强行的分离深深地萦绕在心头,又不由地想起:“我这一生所追求的一切全都化为了泡影,像梦一样了不可得,唯有恶业相随。”——回忆往日所造的恶业,实在是痛心疾首,想到恶趣的苦难而异常恐惧,此时身体的痛苦已不算什么了,心中的惶惶不安、难忍的分离之痛和对死亡的畏惧才是死时最难过的一关。由于平常没有用功修行,难以提起信心祈祷上师三宝、忆念三宝功德、念佛号,唯有“不知前路是何”的茫茫意识。这种状态是我们这辈子要面临的最严重的一次痛苦与无助。

  (2)我们死时亲人的状况。对应颂词:“众亲虽围绕”

  此时,当我们身心都面临极大挑战时,那些我们平日所执著的,并因此造下无量的恶业的亲人们在干什么呢?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亲友在你面前和不在你面前。

  第一种情况,亲友在你面前。当你面临死亡的诸多痛苦时,如果他们没学佛,他们围绕在你的床头可能会出现三种心态,其一,恋恋不舍地哭泣,紧紧抓住你的手,不停地说:“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其二,或许他会暗自松了一口气:“终于走了,我终于解脱了,摆脱了束缚,再不用照顾你了!”其三,他们想的是你有没有留下遗产,要如何分配,你名下的房产是转移给妻子、丈夫还是儿女?甚至趁你还清醒时迫不急待地对你说:“把银行卡密码告诉我吧,把遗嘱签一下吧……”

  第二种情况,亲人不在你身边。他们可能毫不知情,可能知情了却无法赶回来,此时你唯一想要见他们一眼,却根本做不到。那些不知情的,甚至可能在你面临痛苦时正在大肆地享乐。

  (3)亲朋对我们皆无益。对应颂词:“魔使来执时,亲朋有何益?”

  仔细观察,不论是不是围绕在身前,他们对我们死亡的痛苦到底有没有帮助?显然没有任何实际帮助,甚至还有危害。

  首先分析亲友围绕在你跟前时的情况。

  第一类,他们对你恋恋不舍而哭泣。也许你本来有念佛之心,想要临终修行,可听到他的哭泣,难免生起一丝不忍分离之心。在这时断气,很难往生,极可能再随业力与之纠缠于轮回。

  第二类,他们想着:“你终于死了,我终于解脱,终于摆脱你的束缚,终于不需要照顾你了。”看到他松了一口气,对你的死表露出无关紧要、毫不关心的态度时,你极有可能生起极大的嗔恨,就算没有嗔恨,你也会寒心。就像你生病时,你的孩子在打电动游戏,对你不闻不问,也不端水送药,甚至对你的要求感到厌烦。想一想,这是一种怎样的无助和伤感,而死时我们的无助、伤心、绝望要比这强烈千倍不止,而这种状态又怎能引导我们去往好地方呢?是很难的。

  第三类,他们想要你的资财。这时,他在旁边跟你说:“你把遗嘱签一下,把你的房产证赶紧转让。”或者说:“把你银行卡的密码告诉我。”你心里的感受就是:我还没死,你就要我的财产。亲朋的瓜分,会使我们死时处于什么样的心情?如果有正知正念还好,如果没有,一旦生起嗔恨心,就很容易堕入三恶趣中。

  其次分析亲友不在你跟前时的情况。你说:“他可能没办法利益我,但也不会危害我。”最好的情况是,他和你的感情特别好,所以你死前一直睁着眼睛等他,就如我们经常看到的一种场景——家里的老人一直等到孙子回来,看上一眼就马上落气了。感情好时,这种深深的爱恋执著就可能成为下一世流转轮回之因。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你们感情不太好,他也根本毫不知情。这时你临终回忆往昔就想:我为他付出那么多,平常他对我不好也就算了,居然我死的时候他都不来看我一眼!在此心念下死去也不太乐观。

  综上所述,无论是否围绕于前,亲友对我们心念的影响都极其强大,而且这些影响没有一个让我们提起正知正念、忆念上师三宝,甚至生起一丝善心,唯一使我们生起非贪即痴、非痴即嗔之心。这时,缘这些烦恼,我们就可能会堕落。所以在实际意义上,他们不但没有帮助,甚至还可能有危害。更何况有时亲友会在你落气后马上开始帮你换衣服,送到殡仪馆,装入冰棺。此时因为外气已断,内气尚存,所以感受比平常更加敏锐,他人每动你一毫,你都像生龟剥壳那么痛,每碰你一下,都像刀在割你。这时,你平常恋恋不舍的亲人,因不舍一直摇晃着你的身体,有可能就成了你生起极大嗔恨心而堕落之因;更有甚者直接把你放到了水晶棺材里,那时你又将感受什么样的痛苦?面对这些痛苦时,我们是否能够把握自己的心念?

  所以真实进行观察,当我们的身心面临前所未遇的极大痛苦时,亲友们虽围绕在身边,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上的帮助。

  当死魔的使者来执行他们的任务,夺取你的生命时,亲朋好友对你有什么利益?就像《佛说无量寿经》中所说:“人在世间,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我们唯一由业力支配而孤独地来到人世间,最后又在烦恼和业力的驱使下去往下一世,亲友对我们丝毫帮助都没有。所以在我们能做主的此时,因对他们的颠倒执著而造下诸多恶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通过这样的观察,我们应放下对于这些亲友极端的颠倒执著。

  2.我们应如何解除死时的痛苦。对应颂词:“唯福能救护,然我未曾修。”

  刚才已分析了亲朋好友无益,那到底什么对于我们的死亡有帮助,能够解除我们的痛苦呢?颂词非常肯定地说:唯有福德能够救护你,让你脱离整个死亡的痛苦,甚至获得解脱。

  首先我们引用一个《佛说无常经》中的教证来说明,“外事庄彩咸归坏,内身衰变亦同然,唯有胜法不灭亡,诸有智人应善察。”意思是:外在非常庄严、色彩鲜亮的各种房屋、装饰品等都会有毁坏的一天,肉身也是恒常衰变最后趋于灭亡的,所以我们执著的身体或财物都不可靠,唯一可靠的是殊胜的正法,因为我们通过闻思修正法积累在相续当中的善根与福德是会一直跟随我们的,因此诸位有智慧的人应该善加观察而确定把什么法作为重点。

  我们常在新闻上看到考古学家开掘一些古代帝王将相、达官显贵的墓,然后做一些文物研究,不知道大家见此会不会有这样一种感触:他们生前努力积累各种权力、财富,死时无限风光——封侯、封爵、陪葬,将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陪葬在自己的坟墓里,甚至身体也做过特殊处理;可现在再挖开的时候,有一些当时就氧化为废墟、灰土了,另一些当时虽没有氧化,可后人将发现的金银宝物拿出来作为文物的时候,剩下的尸首又在哪里?很可能找都找不到了。我们曾追求的一切亲友,甚至是和我们合葬的夫妻,此时也不过就是黄土一堆。我们既然看到了这些历史人物死后的结局,就应该知道我们现在所执著的一切幻现的财物和亲友对我们的死亡没有任何帮助,唯一有帮助的就是正法,因为循正法修习的善根会一直跟随我们,给我们带来利益。

  除教证外,公案也可说明此点。大家都知道扎西持林山下有个养老院,其中的老人们一生经历过各种各样的苦难,面对过各种各样的变迁;到了晚年,来到山下,依止上师,修持佛法。至今为止,已圆寂的那么多老人都没有在死时出现很大的畏惧,此前死的大部分或者说所有人,都是没有任何痛苦,怀着信心,非常安详地圆寂的,更有甚者圆寂时天空中出现各种异相,并出现身体缩小等现象。

  那么我们现在就讲一个公案,内容是一个真实的养老院老人圆寂时的心路历程。藏历四月的一天,达珍往生了。在临终前一天,达珍开始身体不舒服,晚上开始发烧。大家都知道发烧时身体非常沉重,所以这天晚上她由于发烧,昏沉中就没有做功课。第二天情况好转就开始精进地念咒,到了晚上九点多,她要求一直在她身边照顾的女儿欧哲措帮她翻了个身,按吉祥卧的姿势睡好,然后欢喜地告诉女儿:“现在舒服得很。”没有做任何交代,只是自言自语地说:“昨晚没能念经,心里有些难过。”半小时后,守在一旁的大儿子和几个亲戚见母亲没动静,以为她睡着了,仔细一看才发现母亲刚刚已经走了。没有痛苦,就像安安静静地睡着了一样,没有丝毫的畏惧,之前说的临死时的那些无知、难舍亲友、四大分离的痛苦,在她身上似乎一丝一毫都没有看到。而在她往生的时候,她的儿子——出家十几年的一位僧人,看到母亲那里有一道白光,并告诉了他旁边的妹妹。他们说:“不要张扬,也不要打扰母亲。她死时能够远离诸多痛苦,安详地在有信心的基础上祈祷上师三宝而往生已经很好了,对于这些外相我们也不要太在意。”我们看一看,他们一家人都在学佛,母亲自己也已经通过修习佛法而走得那么安详,没有一丝一毫的怖畏。这其实就明确地告诉我们,只要通过修习佛法积累善根福报,就能遣除所有的死亡痛苦,并且可以把死亡当作一件轻松平常的事,当作解脱的开端。

  试想一下,如果我们现在面临死亡,会说出“我心里唯一难过的就是昨晚没念经”这样的话吗?可能我们难过的是我这辈子都没有好好修行,我还有好多的遗产没有交待,我遇到了殊胜的上师却没有好好依止……然而这时不论你多么懊悔都已经来不及了。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看到这些公案,看到“唯福能救护”的教证之后,紧紧抓住修法的机会,依止殊胜的上师,努力精进地修行,这样我们才能做到死亡时没有怖畏、没有痛苦。

  最后一句颂词,寂天菩萨感慨地用“然我未曾修”来表现我们大部分凡夫人的状况——唯有福报能在临终时救护我们,可我们却没有修习,其隐含意思就是我们只能感受诸多痛苦了。我们在了知这些道理之后,千万不要让这种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要到临终时再追悔莫及。

  这就是颂词所讲,首先要思惟死亡时身心的痛苦,再看看那时亲友以及我们执著的一切是否能够帮助到我们,如果不能,那又有什么能够帮助我们——就是福德。教诫我们不要成为死亡时才追悔莫及,感叹自己没有修行的人。

  (二)心中深生厌悔。对应颂词:“放逸我未知:死亡如是怖,故为无常身,亲造诸多罪。”

  颂词字面意思:怙主啊!我一向放逸自己的身心,因为对死亡的恐怖没有了知,所以为这个无常迁变的身体,亲自造作了许多罪业,这时我追悔莫及,请你们一定要帮助我!

  这个颂词讲到,了知死亡的恐惧之后,感慨自己曾经的放逸无知——因为不了知无常而造作诸多罪业。分为四方面分析:1.什么是放逸?看看自己平时是否处于放逸中;2.死亡时如何恐怖;3.由无知而造业的现状;4.反观自心,深生追悔而断除这种情况。

  1.什么是放逸?对应颂词:“放逸我未知”

  “放逸”是佛教中的一个术语,在《阿毗达磨俱舍论》中讲到它的定义是,在修习善法方面心不堪能,身口意没有任何约束。那么我们自问:在善法方面堪能吗?首先从我自身开始反观,我经常看到身边很多道友三四点就开灯起床了,所以每天晚上睡觉前,我也告诉自己一定要三四点钟起来,可往往早晨一睁眼都已经是六点多了,这就是在早起修习善法这件事情上不堪能。或者是,本来今天信誓旦旦地说要念诵三万遍金刚萨埵心咒,可在看到电脑或手机上的一些新闻或消息之后,我们可能就陷入散乱之中,到时不要说三万,有可能三千都没做到。还有时“堪能”地每天坚持看书、背诵,可若进一步反观就发现只能坚持一两个小时,就觉得全身酸痛无力。

  我们可能都有过这样的体会吧:看一些体育比赛的时候,可以熬夜四五个小时,毫不知疲倦;有时打麻将通宵也毫无疲劳感,看电视剧一晚上也不觉得累;可是,听上师仁波切的开示,超过三个小时就一会儿看表,一会儿想上厕所,一会儿伸伸腿,一会儿捶捶腰。这就是因为在善法方面心不堪能。心不堪能就会导致自己的身语意没有约束,在行持佛法、取舍因果方面没有任何约束,放任自流,造作诸多恶业。比如在吃素的善法方面不堪能,所以毫无忌惮地杀生,满足口腹之欲;在念诵经咒、护持语业的善法方面不堪能,所以经常妄言、绮语;在增上信心方面不堪能,所以意念经常处于贪嗔痴之中。这就是“放逸”:自己在善法方面不堪能,因而身心毫无约束。

  2.死亡时如何恐怖。对应颂词:“死亡如是怖”

  什么原因导致了我们放逸呢?是因为我们对于死亡不了知。颂词字面意思是:死亡是如是的痛苦。那到底有多痛苦、多恐惧呢?除了之前我们所说的身心恐惧之外,在《佛说五王经》中,佛陀也讲到什么是死时的痛苦和怖畏:“何谓死苦?人死之时,四百四病,同是俱作,四大欲散,魂魄不安。欲死之时,刀风解形,无处不痛,白汗流出,两手摸空,室家内外,在其左右,忧悲涕泣,痛彻骨髓……各自悲呼,心内断绝,窃窃冥冥,无有相见之期。”佛陀说:人死的时候有四百多种病同时发作,地水火风四大逐渐分散、隐没,所以你惊魂不定;临死时,风就像刀一般割着你的身体,使全身虚脱,流出各种各样的汗液,没有一个器官、一个毛孔不疼痛;你双手伸向虚空,想要抓住一个依靠,可是不论你怎么抓,都只是空空如也;家内、家外所有的亲戚朋友在你旁边,不停哭泣,而你痛彻骨髓,他们却毫无能力帮你去解决;内心深知自己要死亡了,即将与这些亲友相见无期,所以悲痛欲绝。这时身心痛苦交加,尤其是当两手伸出去却抓不到依靠之处的时候,这种怖畏是我们此时难以想象的。

  3.由无知而造业。对应颂词:“故为无常身,亲造诸多罪。”

  由于不了知自己死亡时的痛苦和怖畏——不了知这种实相,所以我们放逸;由于无知放逸,造下了诸多罪业。颂词中说:我们为了这个无常迁变的色身造过很多恶业。为了能穿得体面,我们动辄挥霍千金去买衣服,毫不吝惜;为了让自己的皮肤好、身体壮,杀戮各种动物来滋补,饮血啖肉;为了能住得好一点,用各种奸诈的手段去积累财富,为了买房子拼尽全力,不惜伤害他人的利益甚至性命(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有再好的房子,我也不过只能睡一张床)。由于没有了知死亡有如是恐惧,我们为了维持短暂而无常的生命,为了享受这些虚幻不实、迁变的欲乐,这辈子几乎从来没有停止过造作恶业。

  你可能会说:“这也不一定,我还做了一些善事呢。”蕅益大师曾说:“善友罕逢,恶缘偏盛。”在我们这个时代,造作恶业非常容易——只要想造恶业,毫不夸张地说是“不费吹灰之力”;可是与你同行善法的道友却极其罕见,造作善业的因缘极其稀少。比如,我们打游戏、看网络电视剧从来没有遇到过断网的情况,可偏偏在听闻佛法的时候总遇到断网,这就足以说明我们行持恶法非常容易,而行持善法却非常困难。

  4.反观自心,深生追悔。

  我们自己处于何种状况?是否像颂词中所说,恶多善少,只能面临痛苦呢?下面看看自己是不是因无知死亡之痛苦而放逸无度,造作诸多恶业。通过上面的讲解,我们已经生起一定的追悔之心了。就以我们生起追悔心的当下作为一个分界点,想想我们的前半生都干了些什么:在1到6岁之前,大部分童年时光在无知的玩乐中过去了;6岁到20多岁,我们在读书,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用于学习各种世间技艺,除此之外,一放假就像小鸟飞出铁笼一样去拼命玩耍;20多岁进入职场后,更是毫无自由——因为必须陪客户而不能听课,而客户让你喝酒你也不得不喝;处理与合作伙伴的关系时也有很多难言之隐,不得不迎合、配合才能维持关系以求积累财富。我们把前半辈子都用在了获取今生的安乐上,却因为无知而造业;甚至在遇到佛法之后也没有如理思惟,反而因对佛法毫无堪能之心而放逸,对自己的身心毫无约束能力,一直在造作恶业。

  仔细想想,不论是在遇到佛法之前,还是遇到佛法之后,我们都因为没有好好闻思修行而放逸无度,归纳为一句话:我们的上半辈子,大部分时间都没做于死亡有帮助的事。可是,我们终有一天会面对前面颂词所说的怖畏与痛苦,而唯一有用的福德我们却没修持,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深深地生起追悔和感叹,是不是应该深深发下誓愿,与这个曾经可恶的自己诀别,今后唯一将闻思修放在首位?这个颂词讲到,我们于所依靠的十方三世诸佛以及具有菩提心的圣众面前,发出深深的感叹和追悔,请他们慈悲摄受加持。

  (三)比喻说明死时之状。对应颂词:“若今赴刑场,罪犯犹惊怖,口干眼凸出,形貌异故昔。何况形恐怖,魔使所执持,大怖忧苦缠,苦极不待言。谁能救护我,离此大怖畏,睁大凸怖眼,四方寻救护,四方遍寻觅,无依心懊丧,彼处若无依,惶惶何所从?”

  今天要学习的第三部分是“厌患对治力”中的最后四个颂词,主要依靠比喻的方式来说明我们死时的状况。一定要知道:死时唯有业随身,而我们现在恶贯满盈,所以要对于恶业生起追悔心而勤修善法。

  颂词字面意思:倘若是一个犯了死刑的罪犯被押赴刑场,他会非常惊恐、紧张,因而口干舌燥,双眼凸出,这种狰狞而畏惧的形貌和平时完全不一样。更何况我们是被身形威怖的阎罗王的狱卒(“魔使”即死魔的使者)所捆押,内心遭受着极大的忧苦折磨,那种极大的痛苦就更难以言说了!(这时我们想去寻求救护)谁能善加救护,帮助我离开这种极大的怖畏呢?我睁大了因恐怖而凸出的眼睛,四方寻找着救护者,却发现寻遍四面八方(不论是上山下海,还是亲朋好友)都毫无所依,心情极其懊丧;在此无可依怙的险境中,惶惶不安、无所适从的我该如何处理这样的恐惧,今后怎么办呢?

  对于这四个颂词我们分为三个方面来讲解:1.比喻——通过即将赴刑场的比喻,来看看我们死亡之时是什么状况;2.死亡之时的惊恐状况,对应第二个颂词(“何况形恐怖”到“苦极不待言”);3.观想身处死时惊恐之状并寻求救护,看看谁能救护我们。

  1.比喻。对应颂词:“若今赴刑场,罪犯犹惊怖,口干眼凸出,形貌异故昔。”

  这里用死刑犯面临死刑、被押赴刑场时的状况来作比喻。我在网络上查到一个人目睹死刑犯被枪决过程的回忆,其中有一段是这样形容的:“五花大绑的死刑犯被拉下来排在土坝上跪着,一字排开。我看了下,除了一两个神情稍镇定一点外,其余的人面目无色,卡白,四肢无力,基本上是被拖着走的,有的感觉已经完全昏死了。”我们想一想,当一个人知道自己即将走上死亡的路途时,心中是什么样的感受?他知道必死无疑,已经不想去挣扎了,也无力挣扎。这时他被执行官押着,面无表情,四肢无力,有的被自己当下的处境吓得神情恍惚,不知所措,甚至被吓晕过去。即使是状态稍好一点的,其眼中的无助、内心的惊恐,与往昔的快乐时光能等同吗?完全不像是同一人。

  如果我们现在看不到死刑犯,也可以想想医院里生命垂危的病人——医生去查房的时候,他们的眼神里透出无望与无助,藏着丝丝绝望与恐惧。为什么绝望?因为他知道没救了。为什么恐惧?因为他不知道未来怎么办。他这辈子斩钉截铁地说过“没有六道轮回”,此时却不得不重新思惟“万一有该怎么办”;他活着的时候斩钉截铁地说过“我死时不会害怕”,此时却面临恐惧而无人能帮忙。我们试想一下,他此时是什么状况。

  2.死时惊恐之状。对应颂词:“何况形恐怖,魔使所执持,大怖忧苦缠,苦极不待言。”

  通过上面的比喻,我们可以知道犯人被押赴刑场时其内心是非常恐惧的。那么我们死时的惊恐之状会是什么样呢?颂词中讲道:“何况形恐怖,魔使所执持。”你被死刑执行官押赴刑场或躺在病床上接受医生的死亡宣判时尚且如此恐惧,更何况是死主阎罗派形象各异、手拿利器的使者来抓你,此时你的痛苦根本无法形容。

  死亡后,除了因生前造作过五无间罪和谤法罪而死后不经历中阴身,直接堕入地狱外,人死时都会经历中阴阶段。中阴阶段依次分为临终中阴、法性中阴及世间中阴。下面我们依靠多洛尊者在《地狱游记》中的描述,来看看世间中阴的情景:那时会被很多手持各种利器的食肉鬼和罗刹四处追赶,周围还有许多可怕的动物;由于业力所感召,肆虐的狂风暴雪扑面而来,身处极其恐怖的黑暗中,总是听到震天动地的“打啊”“杀啊”的喊叫声;而且山崩地裂,洪水外溢,烈焰冲天,狂风呼啸,使自己吓得到处狂奔乱跑,可是此时自己的身体只是一个临时的飘泊之身,只能随着业风毫无定处地到处飘泊。这些情景不要说让我们全部面对,只要现在想想:一个罗刹死主正在你的面前,拿着利器,说“我要夺你的命”,估计你都已经吓得不敢说话、全身颤抖了,更何况这时他们还喊着“打啊”“杀啊”,而且伴随着山崩地裂等各种外在情景,你还有把握说“我到死的时候再忆念上师也来得及”吗?那时估计已经吓得毫无知觉、四处乱跑,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念想了。

  3.观想身处其境并寻求救护。对应颂词:“谁能善护我,离此大怖畏,睁大凸怖眼,四方寻救护,四方遍寻觅,无依心懊丧,彼处若无依,惶惶何所从?”

  (1)寻求救护的情景。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当我们经历中阴阶段,面前出现被阎罗卒追寻、山崩地裂等状况时,除了逃跑、躲避畏惧,最大的愿望应该就是赶紧找一个依怙之处和救护者,正如颂词所说的“谁能善护我,离此大怖畏,睁大凸怖眼,四方寻救护,四方遍寻觅”。也许有人会问:那为什么不祈祷上师呢?因为恐怖的景象已经把他吓得眼睛睁大以致都凸出来了。即使东南西北到处寻觅,上山入海也找不到一个能让他不死、远离畏惧的地方。如《法句经》云:“非空非海中,非入山石间,无有地方所,脱之不受死。”无论你在虚空、大海还是山石之间藏身,都没有一个地方能让你不受死,或可成为依托之处使你远离死亡的怖畏。再进一步,你去找亲友们,看到他们为了祭奠你而在大吃大喝、大排筵宴(我们不是有这种习俗吗,人死之后,家人要为其办丧事,请村里的亲友来吃饭),你看到他们吃得非常开心,只是偶尔会说一句:“唉,他死了真可惜。”见此情景,你内心作何感想?真的是无依无怙,非常可怜。

  (2)寻求的结果:“无依心懊丧,彼处若无依,惶惶何所从?”我们四方寻觅救护,唯一的结果是什么呢?不论如何寻找都没有一个依靠之处,所以心里极其沮丧与痛苦,惶惶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通过比喻、对比,以及设身处地地细细观想,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我们在死时真的是恐惧万分、无依无怙,唯一能够救护我们的只有善法——我们修持佛法的善根以及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如果我们在死亡之时能够摆脱恐惧,以坚定的信心祈祷上师三宝,肯定会获得意想不到的结果。就像前面提到的达珍,因为修习善法,所以死时毫无痛苦,毫不沮丧,因为她知道自己的依靠就是上师三宝;不仅如此,而且在面对临终时身体的病痛和心里未知的恐惧时,她能够依靠强大的信心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并且能提起佛号,因此战胜了死亡的恐惧。

  上师仁波切(希阿荣博堪布)在书中讲过外甥女嘎姆的故事。嘎姆从小体弱多病,有一次她住进了重症病房,医院连续下了几次病危通知,但旁边的人看不到她对死亡的畏惧和内心的紧张,甚至看不出她和平常有什么不同。她看到病危通知书时,不但不需要他人安慰,还反过来安慰旁边的人:“我从小身体不好,总是担心自己的病连累家里人,这次如果真的过不去这一关,就希望能早点走,不要拖,不要让家里人受累。”人生虽然短暂,但她很高兴自己做到了戒律清净,所以面对死亡,她一点也不惊慌,她相信上师三宝一定会加持、引导她顺利往生净土。她的言行足以说明,修习佛法能让我们了解死亡,并做好准备从容地面对死亡,这就是佛法不可思议的功德与加持。

  更何况在莲花生大士对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的授记文中明确讲到:所有与之结缘的众生,都可以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上师(希阿荣博堪布)是真正的如理如法弘扬佛法的善知识,我们只要依止上师,依靠他所宣说的正法去修行,一定会获得解脱。

  我们现在缺的不是上师和正法,而是对于上师和正法的信心,缺的是把“为死亡做准备”作为头等大事提到议程上,缺的是精进和努力。莲花生大士曾经说:“那些相信他们有充分时间的人,临终那一刻才准备死亡。然后,他们懊恼不已,这不是已经太晚了吗?”我们现在就是莲花生大士所说的那种人,认为有上师、有佛法,认为自己有充分的时间,临终时一定能够提起正念,上师一定会去救护,可平时却从不努力。如此这般,到临终时却因无力修行而懊恼、后悔,那就太晚了。所以我们现在就应做好充分的准备,让自己在死亡之时像扎西持林养老院的老人们那样,从从容容地以善法作为支柱,降伏痛苦,作为解脱的缘起。那时我们不需要四处寻觅救护,也不会惶惶不安,而是坚定不移地、快乐地去面对死亡。就像曾经有两个修行人,他们一辈子相伴修行,其中一个临终时痛苦哀号,他的同伴说:“你为什么痛苦哀号呢?我们一辈子不就是为了等待这个时刻的到来吗?你应该欢喜啊!”哀号的人闻后停止了哀号,提起了正知正念。我们也要像他一样,到临终之时不哀号,欢欢喜喜地去面对有可能成为解脱缘起的那一刻。

  以上我们圆满讲解了“厌患对治力”。首先,我们认识了什么是罪业;又观察了自身有哪些罪业;进一步讲了要及时忏悔罪业,因为死亡无常,如果不及时忏悔,临命终时就有可能因为罪业而堕落;最后讲到死亡是如何恐怖,为了防止我们死时被业力支配而感受痛苦,我们一定要在有生之年精进修持善法,做好充分准备,从容地面对死亡。

  如何才能忏除罪业、积累善法呢?我们将在下一堂课中讲到所依对治力——依靠殊胜的圣尊,祈求他们的加持,并努力精进地修持他们教授的方法——现行对治力;而且我们要通过前面所讲的忆念菩提心之功德,修习供养、顶礼、皈依等修法,让自己逐渐积累起广大的福德与善根,以此作为对死亡的准备。

  每个人都会面临死亡,死亡是我们此生中最大的事情,一定要把它当作最重要的事情去看待、去准备。无始轮回以来,我们死了无数次,每一次死亡都是被业力支配,这一次我们要自己做主,自己做好充分准备,依靠它作为我们解脱之缘起。

  今天就学习到这里。

  【观修引导】

  以毗卢七法调整坐姿:双跏趺或单跏趺入座,手结定印,双肩放松,脊背挺直,下巴稍微向内收,舌顶上腭,眼睛注视着自己鼻尖的正前方。调整好坐姿后先让自己的身体放松下来。

  双手握金刚拳(两个手的大拇指分别按住各自无名指的根部,其余的四个手指依次放在大拇指上)。左手以金刚拳放在左侧大腿根部,右手食指压住右边的鼻孔,观想自己无始劫以来所造的罪业化作黑色气体排出体外,排气时从细到粗一次比一次强烈,排三次气。接下来,右手以金刚拳压住右边大腿根部,左手食指压住左鼻孔,观想方法如前,由细到粗依次呼出三次黑色气体;最后,双手以金刚拳同时压住双侧大腿根部,两个鼻孔同时呼出三次黑色的气体,由细到粗。

  我们现在内心比较安静、放松,下面调整发心:这一座修行不仅为了我自己,而且是为了一切众生都能获得解脱。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进一步祈祷上师:愿上师加持我这一座能够善始善终,让所思惟的法义真实融入自心,生起定解;观想上师在我们的正前方,念诵上师祈祷文。(祈祷)

  祈祷完毕后进入观修正行。今天所观修的颂词为:“人生如梦幻,无论何事物,受已成念境,往事不复见。复次于此生,亲仇半已逝;造罪苦果报,点滴候在前。”

  静下心来观想:我所执著的人身、亲友、财富都如同梦境与幻化一般,任何事物、任何受用在因缘消散之后全都变成了回忆,不可能重现。而此世我因为不了知一切如梦如幻而贪执亲友、嗔恨怨敌,可是在我已经度过的上半生中,亲友和怨敌大半都已经逝去,只有为他们造作的罪业的苦果等在我面前。回忆我的前半生,就像昨日的梦境一般了不可得,我所贪执的亲友一个一个地离我们远去,跟随着我、与我从未舍离的只有罪业。此时我还打算将后半生也深陷贪执和造罪的大梦之中而荒度吗?如果真是如此,再仔细想想,其实我的后半生也如同梦境一般,不值得去追求。我何苦要为了梦境付出自己的一切,最后一无所得,唯有罪业缠身呢?(思惟中)

  如是思惟后,我们应明白没有必要为了如梦幻一般的人身去深陷贪执之中、造作诸多罪业。我们应该努力地修持善法、精进修行,让自己从轮回的大梦中醒来,这才是我们当下要做的事情。如是反复思惟,我们会逐渐减轻对于此世的贪恋,进而放下对于今世的贪执而逐渐走向解脱。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就观修到这里。师兄们课下哪怕不能座上修,也可以在每天走路、吃饭时简单地思惟一下颂词,看看我们的人生是不是真如颂词所说“如梦如幻”,如果真的如梦如幻,就不要再执著它了。

  下面我们简单作意:将此座的善根回向天边无际的众生,愿他们都能离苦得乐,普贤菩萨、文殊菩萨如何回向,我亦如是回向。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 临终时到底有多痛苦呢?

  2. 死亡时是怎样的状况?亲友能帮助我们吗?

  3. 什么是放逸?我们平时处于这样的状况多吗?

  4. 请用比喻说明我们死亡的状况是怎么样的?

  5. 与我们的死亡相比,修行人往生时的状态是怎样的?您羡慕吗?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