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山坳里的“狗妈妈”(下)

  我把狗妈妈的故事告诉给几位佛友,无人不唏嘘落泪。我们予以帮助,与那些可怜又可爱的小狗结上缘。它们是有灵性的,最初对我们不理不睬,熟悉之后,每一次我们去,狗狗都会热情洋溢,谁对它们好,它们打心眼里知道。

  院子里有一只大藏獒,大约有二百斤重。獒是烈性犬,被咬一口的后果大家都知道,所以谁也不敢靠近它。有一次一位师兄很长时间没有去看狗儿了,刚进院子,那只獒就扑过来,两只前爪搭在师兄的肩膀上,师兄虽是特种兵出身,却也吓得腿软了,我们更是着实吓得不轻。只见藏獒伸出长长的舌头,温顺地舔师兄的脸,我们屏着的气才舒了出来:原来它是在表示亲昵和想念。后来每每回想起这件事,大家都会大笑不已,同时也感慨:众生都有一颗感恩的心啊,哪怕是看上去那么凶猛的狗。

  “我们给狗狗做皈依吧!旁生实在太苦了,希望它们与佛结缘!”一位道友的提议获得大家一致认同。我们谁也没有给他人做皈依的经历,更何况是这些顽皮的狗狗,只能硬着头皮试一试了。我们几个笨拙地站在一个架子上,手里拿着写有皈依仪轨的本子,冲着山坡下乱跑乱闹的狗狗喊:“狗狗们,我们要给你们做皈依了,现在你们听着。”

  没料到,那些乱跑乱闹的狗狗全部都停了下来,排着队站在下面,朝着我们头顶的方向一齐嗷嗷地长吠起来。我们每念一遍皈依,那些狗狗就会一齐朝着我们长吠一次,等三次都结束了,狗狗们竟然也都不吠了,又开始乱窜着玩起来。没见过这种场面的我们欢喜异常!

  见此不可思议的场景,闫老师也皈依了。从此在照顾狗狗的生活之余,她又多了一项工作:每日给狗狗念经唱咒。

  这么好的人,这么好的狗,终于与这么好的佛法结缘了。

  我想,那一天肯定是有佛菩萨在现场为它们做引导。头一次我的内心充满了法喜,满怀对佛菩萨的感激之情。 

  狗狗逐渐调柔懂事起来,闫老师很欣慰地说:“我给它们都取了名字,并且安排了班长,班长很负责,发生打架事件很快就会调息。大狗会谦让小狗,它们互相懂得照顾,我也放心多了。”

  随着狗狗的不断增多,困难也增加了。从感情的角度来讲,闫老师不舍得将狗狗送人,但是遇到一些疼爱狗狗、家境又好的人家想要领养,为了狗狗的生活,她也不得不忍痛割爱。常常见到被领走的狗站在车里流着泪,车外来送行的闫老师和一大群狗狗也在流着泪。每当一只狗被领走的时候,其他狗都会跑着送它很远。

  狗多了,狗肉馆的老板便盯上这个地方,半夜会悄悄地过来偷狗。闫老师每天晚上都吓得睡不着觉,有一点点轻微的动静都会马上起床看一下,她压根不怕自己被人伤害,却很怕她的“儿女们”不幸沦为餐馆里的一盘肉,那可是比流浪还要残忍百倍的处境。无奈之下,她只好报警。后来在政府的帮助下在院子外围建起了一圈围栏,比以前安全多了,不过闫老师却还是放不下心,每晚依旧会起床检查几次。

  闫老师说不管多难,都会坚持下去,唯一怕的就是比这些狗先死,没人照顾它们。

  我时常想起教导我们出离轮回的怙主上师弘法利生的背影。轮回大海中,我们也像这些流浪的狗儿,等待着这样一位上师母亲找回我们,从此再也不分离,直至成佛。

  益西旺姆   口述

  班玛措     撰文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