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家有礼佛的老母亲

  编者:

  原文作者以平实的笔触讲述了自己母亲晚年学佛的历程及带动全家人戒杀素食行善。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们随喜老人家对三宝的虔诚信心与精进修行,也被她的子女们对母亲的孝顺所感动,希望更多的家庭中能有这样一个对三宝充满净信的“老宝贝”,能有更多对父母这样行孝的子女。原文刊载于《净土》杂志2014年第4期,为尊重原作者,除了校正错别字,内容上未做改动。

 

母亲的大悲心

  母亲今年八十六岁,她对净土法门笃信不疑。自1982年皈依佛门以来,每天礼佛念经,已整整三十二年了。这期间,她由嗜肉逐步改吃“三净肉”,后又坚持初一、十五吃素,八年前开始吃长素。逢年过节,家里从未买过活鸡活鱼,我们姐弟几家也潜移默化地受到影响,我从没杀过任何动物,朋友聚会场所也不会点鱼虾鳖蟹等活物宰杀。

  母亲年轻时就乐善好施,仗义执言。我家街坊有一位老太太孤身一人,儿女均在外地工作,母亲就常常邀她到家里吃饭,还告诉我这是奶奶,幼小的我竟信以为真,常常盼着奶奶多到家里来,因为每次只要她来,家里的饭菜总飘有肉香。在街上遇到乞讨的穷人,母亲总是掏出一毛钱加四两粮票,交待他买两个饼子吃……还有一次,母亲到河东广场晨练,遇到一位市场管理干部正在没收卖菜小贩的杆秤,小贩苦苦哀求,再三声明还没卖到钱。母亲看了心生怜悯,就帮着小贩说情。见市场管理干部铁青着脸,不为所动,母亲遂掏出五块钱说:“我帮他把罚款交了,你把秤还给他,放他走行不行?”后来,杆秤顺利还给了卖菜人。母亲常教育我们:“做人做事要对得起良心,但行善事,一生平安。”

 

虔诚礼佛  感化儿女

  每天七点,母亲起床洗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拄着我给她买的拐杖,颤巍巍地走进佛堂,敬香诵经,开始早课。下午六点按时做晚课。母亲恭敬地诵念《心经》《大悲咒》《往生咒》,雷打不动地坚持了这么多年。老人家年岁越来越大,只要她快乐充实就好。儿女们都很尊重她的信仰,轻易不在早晚课的时候打扰。家里的供桌常年敬献着时令水果等四盘供品。每隔几天,母亲就会郑重其事地交待我,去街上买一些新鲜供品,我总是欣然照办。时间长了,姐姐们来看她,也经常把带来的果品帮着撤换。母亲就在旁边笑嘻嘻地看着,很认真地拿餐巾纸把一个个水果擦净摆好。一开始大家这样做只是出于对母亲的孝心,而随着老人家念佛的深入,家里随之发生的一些不可思议的奇缘险事,使大家的举止言行逐渐开始虔诚……

 

飞来横祸  逢凶化吉

  1996年夏季的一天,我的一个朋友携妻儿三口来家里做客,当时不到七十岁的母亲正坐在小院法桐树下的钢椅上纳凉。朋友五岁的小儿子莫名其妙哭闹不停,死活不进屋门,母亲就主动拉着小孩的手招呼我们上楼去聊。谁知这孩子继续哭闹,扔掉手上的玩具和食品,一个劲要到院门外去坐他爸的摩托车。无奈之下,母亲只好随他去大门外,谁知刚起身迈腿两步,“哗啦”一声脆响,二楼敞开的玻璃窗扇被风吹掉,一整块不偏不倚正落在母亲坐过的钢椅上。母亲刚刚离开,愣在当院,好险啊!我们几个闻声出来,吓得目瞪口呆。这时,孩子竟然停止了哭闹,没事般的嬉笑玩耍起来。是谁的护佑拯救了母亲?冥冥中时间、地点都躲避得这么巧,差一丁点儿后果都不堪设想。十几年了,这件事刀刻般印在我的脑海,一回想起来就不寒而栗!1998年秋,我外甥考上天津某重点大学,在全家欢送的那夜,母亲高兴得辗转难眠,大约零点时分,当母亲刚侧转身子转向窗口方向时,“啪”的一声,床头柜顶上的日光灯管砸了下来,离母亲的脑袋不到一寸之遥,细碎的玻璃屑在她头发上亮晶晶地闪着光,但她却安然无恙。第二天,姐姐说起这事还后怕得一阵阵脊骨发凉……

  还有一次,母亲打扫院子时不慎跌倒,脑袋把红瓷花盆磕烂一个豁口,到医院紧急检查,母亲竟然毫发无损。前年,八十高龄身患高血压的母亲在走路时再次跌倒,依然有惊无险……

 

两次急救  绝处逢生

  再说说2005年母亲住院的奇事。临近年关,母亲突发脑梗,意识模糊,在本地住院医治无效,病情垂危时,她开始出现幻觉,总指着一个地方喃喃自语,说是看见了过世的熟人。我正踯躅着要不要到外地医院试试,恰在此时一位朋友打电话约我吃饭,一听说此事当即赶来,用他的车把濒临昏迷的母亲送到西安西京医院进行抢救。快到临潼时,雪就纷纷扬扬下了起来。从这天起高速公路一连四天封闭,我不敢想象再耽搁一下后果会是怎样。

  远在运城的家人无时无刻不牵挂着母亲的安危,几个姐姐在佛堂燃起香烛轮流祈祷,突然一阵异香随空弥漫,飘满二层小楼的每个角落,且不是香烛的香火味。家人无不感到奇异惊讶,连从不信佛的老父亲都激动地跑进佛堂,对着观世音菩萨合十祈愿,嘴里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姐姐们打电话告知我这件事,神奇的是就在此刻,昏睡三天的母亲竟然睁开了双眼。我忙把喜讯告诉家人,全家无不啧啧称奇:这都是母亲精进礼佛、菩萨保佑的结果啊!随后几天家里又出现过两次异香,此后身在西安的母亲病情日渐好转,二十五天后康复出院。

  主治医生张教授说:“你母亲身患高血压、脑梗等五种综合病,我们采用三种方法齐头并治,真没弄清是哪种方法起了作用。老太太能康复,可能是吉人自有天相,念佛的功德啊!”2010年冬,母亲脑梗复发,我们再次急赴西京医院,张教授诊断后劝我,这次不要抱太大希望,即使保住性命可能也会留下后遗症,例如痴呆、瘫痪等等。然而好运再次降临,在一系列药物的救治下,病魔节节败退,母亲身体日日见好,第六天她竟坐在病床上默诵起了《大悲咒》,连医生护士都惊叹不已。回家后,老太太礼佛的信念越发坚定虔诚,除了听力不如以前灵光外,智力丝毫没受影响。直到今天,母亲依然读报、看电视,用算盘算流水账,快捷而准确,我都自叹弗如。

 

母子同修  弘法利生

  这以后,我们姐弟几个都多次陪着母亲外出放生、进寺礼佛、供养布施、赈灾捐物,姐姐也跟着随喜功德,全家人戒杀素食的习惯也基本养成。过去,姐姐们到超市喜欢专挑鲜活鲤鱼,杀好后拿回家,现在已改为买冰冻的“睡鱼”了,她们还常常主动向母亲咨询放生事宜,自家案头也摆上了诸类善书。

  我因长期与母亲同住,耳濡目染,受益匪浅。茶余饭后,我喜欢与母亲聊一些佛教的话题。因她眼睛老花,我特意从网上下载一些佛教因果故事,放大字号并配上插图,打印成册,供母亲翻看。过几天就给她读一篇故事,母亲喜不自禁,对这些图文并茂的故事爱不释手。

  母亲时常督促我去佛协了解放生安排,请书或捐款,我也曾开车带她去黄河边随众放生。藉此因缘,我与佛协的师父和居士们交流加深,并深受影响,热衷于佛协的活动筹办及寺院探视,整日喜乐充盈。我开始大量阅读佛教典籍,上网搜看相关网站,逐步对净土法门坚信无疑。我开始尝试着写作一些佛教文章和朝圣体会,发布在佛教网站上。一次偶然的机缘,佛协杂志招聘主编,在佛协老师的信任和鼓励下以及母亲的鼎力支持下,我终于走上了弘法利生的不悔道路。

  现在每逢节假日的大家庭聚会,兄弟姐妹的主要话题总离不开佛教的因果轮回和戒杀放生,大家对世事的看法都有了根本的转变,生活也随之平顺安宁。每每谈及母亲的经历,我们的内心都充满感激。相信因果报应真实不虚,常持善念积功累德,天必佑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方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原文刊载于《净土》杂志2014年第4期,图片来自于网络)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