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文章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十八课

视频加载中...
下载视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继续共同学习《入菩萨行论·浅释》。上一堂课首先讲解了忏悔的必要性,其次是多生累劫以来我们造作了很多恶业,此时必须依靠四种对治力,使自相续的业障逐渐减轻直至全部忏净。

  这堂课主要学习三个内容:一、忏悔须及时;二、忏悔如此急迫的原因——寿命无常;三、将忏悔放在首位的原因:或许正是因为寿命非常短暂无常,因此我们排在第一位的事非常多,比如家庭、工作,这时就有必要分析为何要把忏悔放在首位。今天主要学习的内容对应科判是“真说忏悔”中的第一部分“厌患对治力”中的四个颂词。即:

  壬一、厌患对治力

  【罪业未净前,吾身或先亡,云何脱此罪,故祈速救护!

  死神不足信,不待罪净否,无论病未病,寿暂不可恃。

  因吾不了知,死时舍一切,故为亲与仇,造种种罪业。

  仇敌化虚无,诸亲亦烟灭,吾身必死亡,一切终归无。】

  (一)忏悔须及时。对应颂词:“罪业未净前,吾身或先亡,云何脱此罪,故祈速救护!”

  首先看“忏悔须及时”,颂词字面意思:可能在罪业尚未忏清净之前,我就已经死去,到那时还有什么办法能脱离这些可怕的业报呢?所以我现在诚挚地祈祷,祈请诸佛菩萨赶快加被我、救护我(通过我精进努力地修持,祈请诸佛菩萨加持我所有的罪障都得以清净)!

  忏悔业障是非常紧迫的事,要赶紧把它提上日程,其原因分两方面讲解:1. 我们为何要立即忏悔?2. 未及时忏悔的过患。

  1. 我们为何要立即忏悔。对应颂词:“罪业未净前,吾身或先亡”“故祈速救护”

  如佛经所说,寿命没有定数,有生必有死——既然又没有定数,又必须要面对,那下面就来仔细观察:我们是不是在一步一步地越来越接近死亡。

  首先,在我们出生后,看似是从小到大、到中年、再到老年,有一个上升再下堕的类似抛物线的过程。可仔细分析,其实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我们所有人都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寿命越来越少,越来越接近死亡。我们在当下的每一分钟、每一秒钟,甚至再微小到每一刹那,都在趋近于死亡。你说“我不想死”,但观察整个历史,有没有人是不死的呢?找不到任何一个不死之人。哪怕是释迦牟尼佛依靠大悲愿力来到娑婆世界度化众生,也观待众生的因缘而示现趣入了涅槃;再比如法王如意宝,那么了不起的圣者,在十二年前也观待各种因缘,色身消融于法界。这足以说明:不要说凡夫,圣者在这个世间也会遵循缘起规律。 

  今天是2015年的最后一天,回忆过去,可能很多人都觉得刚刚才过年,2015年还没怎么过呢,还没做什么正经事,这一年就要匆匆过去了,只剩下几个小时了。所以真实观察就可以知道,我们的寿命在逐渐消失、趋于死亡,这就是因果规律。

  再分析,按照生际必死之缘起规律,我们生存的每一刹那都是步步近死——以月销年,以日销月,黑夜销尽白天,一生很快就过去了,也就是说我一定会死。可如果能保证自己活一百岁或一千岁,那我提前二十年忏悔还可以,但是谁也没办法保证我们一定能活到一百岁,有可能是二十年以后、二十天以后、两个小时以后,甚至是两分钟以后,我们就要面临死亡。所以我们不仅一步一步地在趋于死亡,更重要的是我们还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既然死亡离我们那么近,如果不抓紧时间马上去忏悔,要更待何时呢?寿命无有定数,万一死时我们还没来得及忏悔罪业,后果会非常严重。

  2. 未及时忏悔的过患。对应颂词:“云何脱此罪”

  如果不及时忏悔,我们就无法摆脱相续中层层罪业的束缚,如同毒药入腹不及时治疗,不仅会有疼痛,也会危及生命,罪业不及时忏悔会有许多过失,下面列举三种过失来说明。

  第一,随着时间不断延续,罪业会辗转增上。在密乘中,如果金刚道友之间吵架那就破了密乘戒,必须尽快地忏悔,最好不隔夜;如果隔了夜,也要在短时间,比如说一天、一个月、一年、三年之内忏悔。如果在三年之内没有忏悔,那罪业就无法忏净了。此外,如果我们违背了佛制罪、自性罪,而不及时忏悔,罪业就会辗转增上,果报会越来越严重。

  第二,如果我们在生前忏悔,那一切还都是可控的。比如,早上起来可以自由地念金刚萨埵心咒;若发愿念一百万遍,就可以精进努力地念一百万。如果我要放生,那我也可以自由自在地去做这些事情。做任何事都有自由性、可能性。但一旦我们没有把握好这个机会,命终之后再想要去忏悔就没这么自由了。为何如此?就像《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中所描述的,我们死后,中阴身或者随业力漂泊,或者寻找胎门,心情非常畏惧,如果生前没有串习善法,此时想要行持善法极为困难。万一不幸直接堕入三恶趣,就更难忏悔了。如《地藏菩萨本愿经》所说,哪怕有亲友帮你去做供僧、积福、忏悔等善事,可七分功德中只有一分属于亡人,六分属于生者。我们想一想,先不要说亲友有没有帮你做,就算他们有机会帮你做,获得的也是自己做功德的几分之一而已。而且也有可能死后堕入恶趣后,连托亲友帮忙做善事的机会都没有。既然如此,我们何不趁自己还有自由时尽力地去做呢?否则死亡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第三,我们可能会随罪业堕落于恶趣。有的人会想:我死后不一定会堕入恶趣,有可能会转生天界或人间继续修行。前一世我们已经记不得了,但可以想想今世,从我们有记忆开始观察,看看自己到底造的罪业多还是善业多。

  从早上起床的第一刹心念开始分析:你是睁眼就想到要利益众生、行持善法,还是睁眼就想“明天就是元旦了,我今天是不是要找朋友去狂欢”?或者一想到元旦还要加班,心里就无名地气恼?分析一下自相续现在的状况,从醒来第一个念头到一天结束,扪心自问:是打的妄想比较多,还是持咒比较多?是善的语言比较多,还是绮语、两舌、恶口比较多?其实一层一层分析下来就知道:仅仅是今天一天都有可能造下诸多罪业,更何况把今天的生活和思想观念作为模板扩展开来,及至今天之前,再从今世推到前世,我们三门所造的恶业远比善业要多得多。

  而强大的恶业力会牵引我们堕入恶趣。就像上堂课所说:下品的十不善业会使我们堕落于旁生道,中品的十不善业会使我们堕落于饿鬼道,而上品的十不善业会使我们堕落于地狱道。而这些罪业的苦果,不论轻重都是我们难以承受的。

  首先看看三恶道中痛苦最轻的旁生道。如果你转生成为一条狗,假设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你转生成宠物狗,有幸被宠你的主人买回家,那你就得随主人的喜恶去讨好他,有时如果自己做不到主人的要求,就会被主人打;也有可能会像一个玩偶一样被主人蹂躏,没有一点点自由;老了以后,主人有可能不再喜欢你,把你随手一扔,或者送到宠物收容所……你就这样终结了一生。不仅在生的时候会感受如此的痛苦,死亡之后,由于在旁生道时很难有机会行持善法,所以可能会从暗入暗,转生到下一个恶趣,继续流转轮回。如果不转生成宠物狗,转生成土狗或流浪狗,它们的命运很有可能是被人抓去宰杀。到了冬天,很多人都有吃狗肉进补的习惯,那你就有可能会被屠杀。我们想想狗被杀时会有多么痛苦,扪心自问:自己有没有勇气去承担这种痛苦?

  这仅仅是旁生道的狗,如果你有幸转生得好一点,成为旁生中比较强大的狮子或老虎等,都说它们是百兽之王,那它们会面临什么困扰呢?我们知道有时人类会为了虎皮把老虎杀掉,然后生生地剥掉它的皮毛,拿去做饰品等。如果你刚好转生成了一只老虎,因为这身漂亮的皮毛而被诛杀,想想被剥皮的痛苦,会有多么难以忍受!

  更重要的是,作为旁生很少有机会听闻佛法,难以听闻佛法就难以修行,难以修行就难以忏除业障,只能随业力翻滚而不断堕落。想一想,如果只有这辈子堕落恶趣,那可能是短暂的,更可怕的是从此之后以暗引暗,一直堕落。“堕落”不仅代表着一时一世,而是从此以后的际遇都有可能是灰暗痛苦的。所以我们要知道,现在及时地忏悔不仅仅是遮止罪业不再产生,更重要的是通过忏除业障,为自他一切众生换来一个光明的未来,这样光明的未来让我们生生世世都能值遇佛法,通过不断地积累福报而逐渐走向解脱。

  以上就是对这个颂词的分析,因为寿命无常、死期不定,所以我们要及时忏悔。如果我们没有及时忏悔,罪业就会不断增长,更加没有忏悔的机会,堕入恶趣,生生世世在恶趣中流转。下面进一步详细分析寿命为何无常、死因不定,详详细细地打破我们相续中寿命恒常、忏悔可以等待的颠倒分别念。

  (二)忏悔如此急迫的原因——寿命无常。对应颂词:“死神不足信,不待罪净否,无论病未病,寿暂不可恃。”

  颂词字面意思:死神(即寿命的终结)是不能信任的,因为它从来不观待罪业是否清净,也不论你生不生病,随时会降临;人寿那么短暂,一点也不可依恃,不应该有恃无恐地认为忏悔可以慢慢来。

  下面从两方面来分析这个颂词:1. 死神为什么不可信;2. 执己不死的原因:我们以前为什么会认为自己不会死,忏悔可以慢慢来——这种颠倒的分别念是从常执而来,所以要分析常执是什么和如何打破常执。

  1. 死神为什么不可信?

  第一个不可信的原因是:“不待罪净否”,它不会观待你的罪业是否清净而夺命。

  可以做个假设:如果死神是你的朋友,你可以跟它商量:“我现在特别忙,要工作、有家庭,所以来不及忏悔。这样吧,我给你点儿钱,你给我二十年的时间,我先忙完这些事再慢慢忏悔,等我罪业清净了你再来拿我的命。”——如果它是我们的朋友,可以被贿赂,那么这个假设可以成立。但死神往往是铁面无私的,死亡只观待于我们的寿命、福报等因缘,时间一到就会降临。所以,它完全不管罪业是否清净,有可能还没清净之前它就已经夺走了我们的性命。有时我们会想:“我没那么倒霉吧?死神不一定非要光顾我吧?”下面来看一些报告。

  2005年法国某网站统计,世界上平均每秒钟死亡2人。仔细分析,在这每秒钟死亡的两人中,可能有人是病死的,有人是饿死的,还有人是因为一些奇怪的因缘而死的。而在这两人死亡的前一秒,他们有可能都不信自己下一秒会死,更何况去反省自己是否已忏净业障?所以,如果我们刚好是那每秒钟死的两人,带着相续中满满的罪业,下一辈子该怎么办呢?除此之外,根据联合国统计,现在平均5秒钟就有一个儿童死于饥饿。我们或许会想:“不会吧?我现在可能不会饿死。”但与此类似,每天都有车祸、自杀等事发生——死缘如此众多,我们哪儿来的自信认为自己就一定不会死?万一死时没有清净业障该怎么办?

  所以不要相信自己的寿命一定会很长,等到清净业障后死亡才会到来,我们极有可能在业障未净的第二天,甚至下一分钟就死掉了。

  第二个不可信的原因是:“无论病未病”,不论你有没有生病,死神该降临时都会降临。

  首先来看因病而死的情况。世界上每10秒就有1人因为心血管病而死,如果我们从19:50开始讲课,到现在20:14,已经过去了多少个10秒?又有多少人死亡?所以只要我们详细算一下就会觉得非常恐怖。全球的糖尿病患者中每7秒会死1人,而每6秒会有1人死于烟草危害。由此可见,因为疾病或陋习而死的人数不是以分钟、小时计算,而是按秒来计的,有可能我们仅是打个妄想的时间就已死了很多人。进一步观察,假如此时我们有一些隐含疾病或看似比较稳定的病情,暂时没发展得更加严重,这并不能保证自己不会死。而我们一旦死亡,相续中还有那么多罪业没忏悔,那将会去向何方?

  其次,大家有时会想:我现在没病,身体特别健康。难道健康就真的不会死吗?藏地有句谚语:重病卧床待死间,眼见无病百人亡——重病卧床等待死亡的人,在没死之前就已看见健康之人死亡过百了。比如一个人得了绝症最多还能活三年,有人会说:“唉,他的寿命真的太短暂了!”可在这三年中,那些感叹他生命短暂的人可能已经因为意外而先死。再看名著《红楼梦》中的经典人物王熙凤,当年贾府辉煌时她春风得意、好不风光,谁曾想到她没钱医病,甚至死时没人为她收尸,最后还是她曾帮助过的刘姥姥守在面前为她送了终。大家想一想,王熙凤当年风光时,谁会想到她生命最后一刻是如此可怜。如果现在不考虑将来,我们可能就是翻版的王熙凤,还认为当下正是春风得意的好年华——事业顺利、家庭美满、人生最幸福的时候,但要知道,就算无病无痛,死亡也会不期而至!所以,死亡之人未必生病,我们曾认为“没病就不会死”的观念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通过以上两方面分析可知:死神并不值得我们相信,世界上最不可信的就是它!由此反观自己,在没学佛时甚至是听这堂课之前,我们都认为会一直活着,而且暂时不会有什么迁变。

  2. 执己不死的原因。

  那我们为什么会认为自己可以一直不死呢?就是因为常执。在凡夫的相续中有四种颠倒执著:第一个是“常执”,把本来无常的寿命等现象执为常有,把“无常”执为“常”;第二个是把痛苦的轮回执为安乐的“乐执”;第三个是把本来无我而执为有我的“我执”;第四个是本来肮脏不净的身体执为清净的“净执”。正因为有这四种“常、乐、我、净”的颠倒执著,我们才会在轮回中一直造业、流转。

  今天我们先看看常执。就是因为它,我们才认为自己会一直活着——至少二十年内不会死,而且周围的状况没有任何改变。常执体现在我们生命中的点点滴滴,今天主要根据《中观四百论》中列举的三种与死亡相应的常执来破斥。

  颠倒见一:虽然我会死,但死是很遥远的事,因此不用着急忏悔。(《中观四百论》云: “汝见去时短,未来时间长,汝思等不等,显同怖呼唤。”)也就是说,他知道会死,也看到了身边种种死亡的案例,但却盲目地认为自己离死亡还很远——可能是三十年以后;或认为就算没有年限,现在也无需着急。现在很多人就是如此,如果你天天想着“万一我明天死了怎么办”,别人就会认为你很悲观、消极。由于受到很多影响,我们就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这是第一种与颠倒常执相应的见解。下面来具体分析,看它是否能合理成立。

  首先,假设我们都能活到80岁。如果我们已经活了40年,那么已经走过了人生的一半。然而,能否百分之百保证自己会平平安安地再活40年?扪心自问,其实我们并不敢保证。因为在这40年中,有可能会遇上自然灾害,如因为地震、水灾、火灾、风灾等而死掉;也可能患了某种疾病,再活20年就走了……所以,我们根本无法保证会活完下一个40年。其次,即使我们仰仗福报因缘能够平安地再活40年,那么除去吃饭、睡觉、散乱、世间八法等,供我们忏悔的时间其实寥寥无几。

  经过以上详细思考,我们还敢说死亡是很遥远的事,忏悔不用着急么?这时只要有人连续问三遍:“你明天会不会死?”可能你就有点慌了,心想:难道他有神通能预知我的未来?其实,死亡离我们真的很近,需要详详细细地去思考,不能认为它还很遥远。就算真的很久以后才会死,可留给我们忏悔的时间也不多,因此一定要马上努力忏悔,不要被常执耽误了。

  颠倒见二:认为大家都会死,没有什么可怕,大家都不急我也不用急。人们认为:不只我会死,人人都会死;不仅是人类,所有的旁生也都会死;乃至整个六道众生,不论时间长短也都会死。既然大家都要面对死亡,那我有什么好怕的?所以不用急,只需跟大家一样过日子即可。

  假设自相续中有这种想法,那就扪心自问:如果死亡真的是一了百了,咽下最后一口气就没有后续的话,确实也不用太害怕。因为哪怕过得再苦,命终时也就什么都没了。然而不幸的是,死亡只代表了这一世的结束,而同时又代表了下一世的开始。当我们咽下最后一口气时,就会无间趣入随业漂泊的中阴状态,而投生之后就会面临下一世的开始。所以,死亡不仅意味着终结,还意味着开始。那么我们又打算用何种姿态去面对下一世的开始?大家都会想:如果可以选择,下辈子一定要生在佛法兴盛、家庭富足美满、生活环境美好、没有雾霾等各种灾难之地。但投生真的是由我们说了算吗?它唯一由各自的业力所决定。而反观我们相续中的业力,由于未曾忏悔罪业也没行持众多善法,所以是罪业重、善业少的状态。所以,我们完全是背负着满满的恶业去面对未来,这时又怎能保证来世一定会获得安乐?痛苦的可能性其实比较大。

  所以我们一定要想清楚:死亡是下一个又要面对的开始,而现在却从没思考过它,没有一丝一毫的准备,只是被动地带着一身满满的恶业。这样思惟以后一定要生起畏惧心,赶快忏悔、积累资粮,让自己对死亡真的有所准备才行。

  大家想想在生活中,如果今天去聚餐,肯定要先打电话、选餐厅,到了之后又要点菜,出门之前还要打扮。我们为了吃一顿饭都会做那么多的准备,而对死亡却一点点准备都没有,这时居然还以为自己下一世会很好,有时真不知道我们是哪儿来的自信。

  颠倒见三:有的人认为现在医学十分发达,我可以活得更久,就算我会死,那也是很久以后的事——因为可以通过药物来治病,也可以吃保健品或健身来抵抗衰老。(《中观四百论》云:“老病可治故,汝无畏死者,后罚无可治,汝极应畏死。”)下面进行分析。

  如果真的因为医学发达,人就能不生病、不死,那所有的医生、药学家都应该不死——因为人最执著的是自己的身体,如果能让别人不死,医生肯定会先使自己不死;同样,研究药物的科学家们肯定也会研究一种药物先让自己不死。可是古往今来那么多名医、科学家,他们真的用发达的医学抵抗住死亡了吗?没有。他们也是逐渐衰老,最终必须面对死亡。

  有时我们还会天真地认为:只要勤加锻炼就不会死。其实未必如此,比如李小龙是众所周知的电影明星,他的身体非常好,武功也特别好,可却英年早逝。如果勤加锻炼就可以保证人不死,那他不应该更长寿么?可事实却恰恰相反。因此,我们这些认为可以活得更安乐、更长久的颠倒分别念,只不过是想当然的自欺欺人而已。

  综上所述,通过对三种颠倒分别念的分析可得:认为自己不会死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而已。

  进一步我们纵观整个人生,死亡的因缘真的非常多。《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讲,人的寿命是不定的,而且死因亦不定。死亡的因缘可大致归纳为两类:一是有心的死缘,二是无心的死缘。

  有心死缘是指导致死亡的因缘是有心识的。比如战争、谋杀、怨敌杀害、车祸、毒蛇猛兽等,这些都属于有心识的外在死缘。

  无心死缘就是指导致死亡的因缘不是有情,而是物质,包括内外两类。第一类是外在的地、水、火、风四大不调引起的灾难。近些年地震灾害频繁,汶川、玉树及日本等处地震灾害非常严重,死了很多人,这就是由外在的不调而导致死亡的。你也许会说“我所在的地区不会发生地震”,你真的敢保证吗?在汶川地震的前一分钟,那里的人也没有预料到会发生那么严重的地震致使他们家毁人亡。外在四大引发的灾害是致使我们丧命的一个因缘。第二类是内在四大不调导致的疾病。《菩提道次第广论》中分析到,人的身体由地、水、火、风四种元素组成,只要身体中任何一个部位出现四大不调,都有可能引起各种疾病。比如有的人胃不好,就有可能引发胃溃疡、胃出血,甚至胃癌;有的人肝不好,就有可能出现肝硬化、肝癌等疾病;如果是血液中的四大不调,就会出现血液病。所以,只要身体中任何一个小部分四大不调,都有可能产生疾病,而这些疾病都有可能导致我们丧命。

  美国曾有一个电视节目介绍了365种奇特的死亡方式。其中有一个人竟然被闪光灯闪死了。因为她的瞳孔患了一种潜伏的疾病,不能看太多同时闪烁的强光,否则会引发死亡,这种病是隐藏的,她一直不知道,直到有一天她在公众场合遇到众多记者采访,拍照时闪光灯特别强烈,导致她当场死亡。还有一个人走在路上,身旁驶过的车辆零件松动,因为车速太快零件飞射到他身上,把他打死了。诸如此类的种种死法是我们意想不到的,但这些人就是这样而死去。

  如是可知,每个人都会死,而且死亡的因缘、时间都不确定。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应该趁着自己还有一口气、侥幸活在世间的时候,精进地忏悔。

  这就是我们今天学习的第二部分内容:要了知忏悔如此急迫的原因——寿命无常。我们之所以认为自己不会死,是常执在作怪,并不是真的不会死。通过分析常执的种种表现,了知其不可信,以及死亡的因缘、死亡的时间都是不定的,我们要打破相续中的常执而树立起无常观,精进努力地修持忏悔。

  (三)将忏悔放在首要位置的原因。对应颂词:“因吾不了知,死时舍一切,故为亲与仇,造种种罪业。仇敌化虚无,诸亲亦烟灭,吾身必死亡,一切终归无。”

  刚才讲到每个人都会死,而且死亡的时间、因缘都是不定的,那么我们就有很多急迫的事情要做。比如我可能明年死,那么在这短暂的一年当中,我可能会把家庭放在第一位,多陪陪孩子;也有可能把事业放在第一位,多赚点钱,给家人多留些储蓄。因为寿命短暂,我们会因为认识不同而把不同的事情放在首位。下面就来分析为什么要把忏悔放在首位。

  颂词字面意思:因为我不了解死时自己必定舍弃生前执著的一切,所以为了亲人和怨敌而造下了种种恶业。然而仇敌都将化为虚无,亲人也将如烟一般消散无迹,自己亦必定死去,最后只能一无所有地趋向后世,世上一切亦终归空无。

  我们从两个方面来分析这段颂词:1. 我们的现状,是什么原因导致我们把其他事情放在首位,而没有把忏悔放在首位;2. 如何调整我们的现状。

  1. 我们的现状。对应颂词:“因吾不了知,死时舍一切,故为亲与仇,造种种罪业。”

  颂词讲到,我们不了知死时必须舍弃一切,为了亲人与仇人而造下种种恶业。

  (1)我们曾经的认知。

  首先分析我们怎样为亲人和仇人造下种种恶业。我们都有父母、亲朋、儿女,由于特别喜欢他们、执著他们,就会为了利益他们而去造恶业。比如,在没有孩子之前你觉得逍遥自在,可有了孩子之后你认为要为孩子多积累一些资产,因此比以前更拼命地工作,用尽各种不良手段去积累资财。这就是因为执著亲友而造恶业。而在这个过程中会出现一些与我们观点不和或损害我们利益的仇人,为了损恼他们,我们也会造下种种恶业。比如有人与你竞争同一个升职岗位,结果他得到了,因此你记恨他,继而挑拨离间,对他无端中伤,恶口谩骂,造下了口业;甚至损害他的财产而造下盗业。诸如此类,我们会因为憎恨怨敌而造下种种恶业。

  不仅因为贪执亲友、憎恨怨敌,我们因为贪名逐利、讨厌贫穷,也有可能造恶业。比如,我们天生都爱面子,为了面子,不敢承认自己的现状,可能会说谎话;为了面子,在点餐时点杀活物的数量可能更多;为了面子,可能喝了更多的酒……这些都是我们因贪心而造下的恶业。还有一种情况是因讨厌贫穷而造下恶业。比如,有的人小时候生活比较困难,因为自卑或自尊心遭到伤害而生起嗔恨心,他以嗔恨为动力,不断努力,实现了财富上的成功;可是他不仅造下了嗔恨的罪业,而且在谋求财富利益的过程中,由嗔恨心所引发而造下的身语之恶业更是难以计数。

  总之,我们的相续中因为执亲、憎怨、贪利、厌贫等原因而造下了种种恶业。

  (2)如此沉迷的原因。

  第一个原因:我们从来没有思考过死亡的真实情况。除了没有闻思修行、没有正确的知见之外,颂词中还讲到“因吾不了知,死时舍一切”,就是因为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死亡,所以才会如此沉迷于现世。如果从小到大都有一个人教育你:“你一定要认真考虑你的死亡,可能在你死亡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在你面前,你所积累的财富一点点忙都帮不上,你只能只身去往后世。”——如果从小就有一个人给你灌输这样的观念,那你还会如此奋不顾身地沉迷于这个五颜六色的世界吗?肯定不会。你会静下心来想:死亡的时候我怎么办,是死时开心一点,多积累些善法资粮,还是继续执迷不悟?——每个人认真思考过死亡后,可能得出的答案不一样,但是其价值观、人生观和所做的事情肯定与从未思考时不同,会做出一些调整。

  另一个原因是:即便思考过死亡,但是认为现在的一切在死时可以帮助自己。比如,有人可能这样想:我确实会死,可是我希望将来在我的墓志铭上写着“一个特别和蔼可亲的父亲”,因为我留给了孩子上亿的资产。他认为,儿孙满堂、对孩子的慈爱、众多的财富可以让他在死亡时得到一些帮助,可以在墓志铭上写上他的功绩。可是,儿孙满堂真的能在死亡的时候帮助你吗?不一定。钱财更是永远都带不走。我们看过考古学家挖出了一些古代帝王的坟墓,里面有很多陪葬品——金、银、铜器以及很多雕塑。他们的尸骨都已经无法辨认了,可是金银还在,一点都没有被他们带去。所以,亲朋好友、财物、名声,这些我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在死亡时一点都帮不到我们。

  2. 如何调整。对应颂词:“仇敌化虚无,诸亲亦烟灭,吾身必死亡,一切终归无。”

  既然我们沉迷的原因是从未思考过死亡,曾经的认知错了,就要来改变这种现状,通过修持佛法一步步地树立起正确的知见,从而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自然而然就会精进修行,将忏悔放在首位。

  刚才讲到我们没有把忏悔放在首位的原因,是因贪执亲友、憎恨怨敌而造恶业。下面就来思惟一下:怨敌和亲人是确定的吗,为了他们造业值得吗?佛法告诉我们:怨亲不定,所以为他们造业不应理。

  (1)从时间上来分析。

  首先来看怨敌。怨敌会死亡,比如你非常嗔恨一个人,觉得跟他不共戴天,可如果你突然收到一条短信说他已经死了,你就会觉得其实当时也没必要那么恨他,随着他的死亡,自己往昔的一切执念都变得非常可笑。其实,当他死亡那一刻,你已经放下了对他的仇恨。所以,这种转变就说明,怨敌不一定永远都是你的敌人。有的人会想:怨敌没死之前真的是我的敌人啊!通过分析就可以知道,敌友关系其实是会迁变的。如果你和一个人做同一件事并且是利益上的竞争者,那么你自然会把他当作竞争对手;可将来你们做同一件事并且是利益共享者,你们就成了并肩作战的朋友。所以,是否为怨敌,只观待于我们是得利还是受损。在一生当中,人与人之间的利损关系是不停迁变的,因此这种关系也不可靠。

  再分析亲人。亲人是否决定就是我们的亲人呢?不一定。亲人会死亡。比如,我们特别执著的一个亲戚去世了,死后一年内我们可能会常常忆念他,泪流满面,两三年之后可能还会偶尔想起他,十年之后可能勉强只在清明的时候为他扫扫墓。这就说明,随着时间的推移,亲人之间的感情关系会逐渐转变、变淡,到了下一世我们甚至有可能完全忘记他们。所以亲人的关系是不定的,会有所转变。

  进一步观察,就算尚未死亡,亲人的关系也会迁变。比如,我们可能都曾看过这样的新闻:一位父亲宁可把自己的遗产全都带到棺材里去火化掉,也不肯留给他的孩子,因为他觉得他的孩子很不孝,非常气愤。当初孩子出生时满心喜悦,而在死时连钱都不愿意留给他,这足以说明当初的亲近已经变成了仇恨,已经不是亲密无间的关系了。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亲友可能会因一些事情而反目成仇,成为这辈子给我们造成最大伤害的人。

  通过以上方方面面的分析我们就知道,时间是一种特别可怕的东西。时间就是无常的一种体现,随着时间的迁移和流逝,怨亲的关系就会转变,所以怨亲是不定的。既然如此,我们为怨敌、亲友造业都是不值得的。

  (2)怨敌、亲友是否真的能够伤害或利益我们。

  如果你说“某人是我的怨敌,因为他伤害了我”,那就分析一下他到底是怎么伤害你的——是伤害了你的心,还是伤害了你的身。

  你可能说“他伤了我的心,欺骗了我的感情,辜负了我的信任,背叛了我”,“心”是无形无色的,既不可能被四分五裂,也不可能被涂鸦得乱七八糟,所以“心”不可能被人以有相的方式伤害。那么我们是怎么“被伤害”的呢?比如你认为某人伤害过你,他背叛、欺骗了你,这种“被欺骗感”是怎么来的呢?是因为我们的内心有我执,同时对他人的语言赋予了力量,所以我们才会感觉“被伤害”。同样的一句话,如果换成陌生人对你讲,也许你就不会感觉“被伤害”。正是因为你深深地执著他,并赋予他的语言以力量,所以你才会感觉被这个人伤害,认为他欺骗了你、背叛了你、伤了你的心。所以,“伤害”来源于我们赋予他人的语言以力量,应该反思的是我们自己,而不应该怪罪他人。

  如果你说“他伤害了我的身”,比如“他打了我一耳光”或“他损害了我的身体”,那么我们再来分析。以“打耳光”为例:这个人是用手还是用书本打了你耳光?如果他是用书本搧了你,你会责怪书本吗?当然不会,你只能指责打你的人。同样的道理,如果他用手打了你一耳光,你会责怪他的手吗?当然不会,你只能去怪罪这个人。再进一步分析,这个人是被谁控制的呢?是被他的烦恼控制的。如果他平心静气,不一定会打你,因为他当时烦恼炽盛,所以他才会被烦恼控制而打了你。正如刚才举的例子,别人用书本打我们,我们不会怪书本,会责怪控制书本的那个人;那么他打了你,你也不应责怪打你的人,而应该去责怪控制他的烦恼。

  我们进一步分析:他的烦恼为什么控制着他找上了我,为什么因缘遇到我就聚合、和我相应了呢?是因为我往昔世与他结了因缘,所以他的烦恼才会相应体现在我身上。归根结底,只有我们自己的烦恼与业力才能伤害我们,只有我们自己才有能力伤害我们自己,所以自己的烦恼业力才是我们真正的怨敌。

  那如何消除这个怨敌呢?就是忏悔,用忏悔的方法将烦恼和业力一点一点地减轻,直至全部消失,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反之,你去责怪外缘,认为有一个外在怨敌曾伤害你而深深地恨他,就如同有人用书本搧了你一耳光,你不去责怪人而去恨书本一般。

  第二个方面,我们都认为亲友能够利益我们,是我们最可靠的后盾。现在我们分析一下,他们是怎样利益我们的,是利益了我的身体,还是利益了我的心。

  如果认为“他们利益了我的身体”,那首先要对身体有个了解。身体是一种色法,不可能被一些无形无相的东西所利益,它只是通过长养生来滋养,也就是说通过一些日常的物质(如饮食、护肤品的滋润)才能够使身体得以滋养。所以,对身体有益的是物品,它要么能够为我们补充内在的养分,要么可以滋润我们的皮肤;再往前推导,是能够买这些物品的钱财。所以我们通过分析可知:能利益我们身体的是色法,而并不是我们所谓的亲戚朋友,亲戚朋友只是一种因缘而已。比如亲友送你一些补品,你认为吃了补品对身体特别好,所以特别感谢他,认为他帮助了你的身体健康。其实真正帮助你的是滋补品,而不是你的亲友,但我们却颠倒地认为是亲友帮助了我们。

  如果我们认为“亲友利益了我的心,他使我的感情需求得以满足,给了我安全感”,那么我们对此进一步分析。比如孩子说:“妈妈你煮的汤最好喝了,我想喝你煮的汤。”你听后心花怒放,特别开心地去给孩子煮汤。但若是换成另外一个你不认识的小朋友跟你说这句话,你大概会无动于衷。为什么同样的话,一个听后心花怒放地去付出,而另一个听了之后无动于衷呢?原因就在于我们有“亲”的分别念,进而为亲友的语言赋予了力量,所以说我们才会认为他利益了我们。否则,如果说真的有利益,那么为什么同样的话,有的感觉对自己有利益,而有的就没有感觉呢?所以,说到底还是我们的分别念,还是我们自己赋予他力量。我们再进一步思惟,为什么我们看到自己的孩子会心生欢喜?是因为我们往昔世和他结了缘。为什么亲友会将钱财给我们而不给别人呢?也只不过是我们往昔世积累的福报现前,有这个因缘而已。所以,看似所谓能利益我们的,不过是自己往昔的福报,以及自己的分别念的满足罢了。

  下面我们进一步观察“亲友是否能够利益我们”。我们都认为亲友可以利益我们,可是只要观察:父母养育孩子时造作了多少恶业,亲朋好友也好心地将我们长久地捆缚于轮回当中。比如,一个人想要吃素,他的亲朋好友就会因担心他的身体营养不足而逼着他吃肉,这就是好心办坏事;父母们为了养育孩子,为了他身体健康,给他点杀了很多活物,也教给了他许多损人不利已的颠倒邪执。认真观察就可以知道,其实亲友并不一定真的能够利益到我们,只不过是自己往昔的福报现前,所以才感得了暂时的安乐。那么,因为福报而感受安乐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从感受安乐的这一分来说它是好事,可是感受安乐的同时就在消减福报,从这个角度来说也并不值得庆幸。

  怨敌就一定会损害我们吗?不一定。比如我们刚才所说的,除了我们自己的业力和烦恼之外,没有人能够伤害我们。如果你坚持认为有外在的人损恼你,这种损恼便可以成为你生起出离心,生起安忍功德的方便。就像米拉日巴尊者,如果不是童年时遭遇了亲戚朋友对他的种种冷落、虐待,后为了报复又通过咒术诛杀了他们,何至于会对自己的恶业生起极大的畏惧心而修行,最终即生获得成就呢?正如最初的怨敌是尊者入道的契机,同样,怨敌也可以成为我们生起厌离轮回、获得安乐之因,也是我们生起同理心体会轮回痛苦而对众生生起大悲菩提心的契机。上师仁波切(希阿荣博堪布)说过:“可恶之人是我们的老师,他会毫不留情地指出我们的执著在哪里。……没有他们,我们在仁爱的道路上真的无法一次又一次超越自己。”所以怨敌是我们的老师,是帮助我们锻炼自己、超越自己的殊胜对境。进一步分析,当我们感受苦难的时候,其实就在消减恶业。苦尽,恶业也就尽了,恶业尽,安乐就来了。所以,怨敌、痛苦不一定是坏事。

  以上我们通过从时间上分析,以及分析“怨亲是否能真正损害或利益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怨亲是不定的。既然怨亲是不定的,我们有没有必要贪执亲人、憎恨怨敌,或为贪执家庭利益、抗拒他人恼害而造尽种种恶业,却不积极努力地修习佛法?这实在没有必要。我们也许会有一个疑问:在第一品中讲到,为了报答现世母亲以及生生世世母亲的恩德,我们要生起菩提心去利益他们,而此处又说亲友对于我们不一定有利益,甚至可能有损害,这两种说法不是相互矛盾吗,如果亲友关系不确定甚至对我们有损害,我又何苦报恩呢?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从两个方面进行思惟。

  首先,我们在此处并不否认父母生育我们的恩德,也不否认亲友曾经给我们的帮助与利益,我们否定的是自己的颠倒分别念——认为亲友的关系是决定的,而帮助亲友就要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让他们今生获得安乐,甚至不惜造作恶业——我们否定的是这种颠倒的对亲人的执著。其次,打破了这种颠倒分别执著之后,正视父母对我们的恩德,报答他们只有一条路——引领他们走向解脱。我们曾经因为邪见、耽执而造业,不仅使自己流转轮回,也让他们结下种种因缘而不断流转,当我们打破了颠倒分别念之后,真正的修行才是对他们报恩。所以,我们一定要分清角度,说“怨亲不定”,并不是否认恩德,而是否认我们无始劫以来的颠倒邪执以及颠倒的报恩方式。

  我们为什么会一直贪执亲友、憎恨怨敌,因为我们从来没有仔仔细细考虑过死亡。下面我们要仔细思惟死亡时的情况,来看看什么对我们死时有利益,什么对我们死时有害无利。

  我们如今所执著的名利、财物、亲友真的对我们有利益吗?首先,一点利益都没有,因为我们死时都带不去。你说“我很喜欢我儿子,死的时候他来给我送终我就会很安慰”,可是就算儿子在床前尽孝,你死时的痛苦、畏惧他一点儿都无法分担;你说“我很喜欢钱财”,可是你死的时候紧紧握着银行卡,它也不能减轻你一丝一毫的痛苦;反而对你是一种伤害。因为你贪执财产,这种悭吝心可能会导致你死后堕落于饿鬼道;因为你贪执亲友,就有可能会转生为他们身边的旁生。

  佛经中记载了一个公案。一个妻子特别迷恋他的丈夫,在丈夫死时一直哭泣。丈夫心生悲哀,死后化作妻子鼻涕里的小虫。这妻子想一脚把虫踩死。一位圣者跟她说:“你哭什么呢?”她说:“我的丈夫死了。”圣者说:“刚才差点被你踩死了。”她说:“我怎么会打死我的丈夫呢?”圣者说:“因为你很执著他,而他同样执著你,所以死后就转生为你鼻中的一只虫。”这就说明丈夫执著妻子,所以死后转生为她身上的虫,而妻子又因为愚痴差点踩死了他。这不是伤害又是什么呢?所以我们可以了知,现在所贪执的一切,到死亡的时候对自己没有一点利益,甚至还会有伤害。

  那死亡时能够利益、左右我们的是什么呢?从自身而言就是我们的心念与业力。如果我们的心念是精进念佛之心、希求往生极乐世界之心,在这种强烈的发愿力与祈祷力摄持下,念念都是阿弥陀佛,就有可能往生极乐世界。如果我们死时往生的心念没有那么强,但是曾经通过积资净障,积累了很多善业,就会由此善业力牵引转生到更好的地方去修持,最终获得解脱。

  从外在的角度来说,上师三宝是能够利益我们的对境,而我们在死亡时是否能够获得上师三宝的加持,是否有人帮我们助念,是否有人通过佛法引导来利益我们,同样要观待自身平时的修行以及是否积累了足够的资粮,这才能感召外在的种种良善的因缘。所以归根到底能够利益我们的还是自己,故平常应精进努力地修习佛法,好好地为死亡准备资粮。

  以上通过详细思考、认真思惟,我们了知了在死时能够帮助我们就是善业,不仅我们自己如此,所有的亲朋好友、众生,莫不如此,所以我们应放下各种各样的颠倒执著,依靠如理思惟而精进修行。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学习的主要内容。我们首先学习了忏悔必须要及时,以及必须及时的原因——寿命无常;通过进一步分析无常,了知了一定要把忏悔放在第一位,因为我们认为所谓重要的事情到临欲命终时不能利益我们,而忏悔却能够在死亡时真正利益我们。所以我们一定要提起正知正念,精进努力地修持忏悔。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 请问及时忏悔重要吗?知道方法慢慢来可以吗?

  2. 思惟无常是一种消极的想法吗?

  3. 请思考:我们的寿命可信吗?死时可以依靠的是什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