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文章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十七课

视频加载中...
下载视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继续学习《入菩萨行论·浅释》。现在学习的是第二品——忏悔品,也就是要在修持菩提心的正行之前忏悔自相续的业障、积累广大的资粮,以此使自己成为修持菩提心的法器。我们已经学习了本品的供养、顶礼、皈依这三个部分,从今天开始学习第四部分“忏悔支”。

  这堂课的内容可归纳为三个方面:一、明观忏悔之依境,既然要忏悔,到底需要依靠什么样的对境来忏悔呢?二、真说忏悔,忏悔时首先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是厌患对治力——厌除自己曾经造过的恶业,深深生起追悔之心,这是对治罪业的强而有力的办法;三、既然说要“厌过患”,那就要分析一下自己往昔到底造过哪些罪业,通过列举对三宝、父母、师长以及某些殊胜对境所造之恶业,来看看我们相续中到底是不是有无量的罪业待忏悔。

  对应华智仁波切的科判,“庚四、忏悔支”分二:辛一、明观忏悔之依境;辛二、真说忏悔。

  “辛一、明观忏悔之依境”的颂词是

我于十方佛,及具菩提心,

大悲诸圣众,合掌如是白:

  “辛二、真说忏悔”之“壬一、厌患对治力”的颂词是

无始轮回起,此世或他生,

无知犯诸罪,或劝他作恶,

或因痴所牵,随喜彼所为,

见此罪过已,对佛诚忏悔。

  这两个颂词的内容是:自作、教他作和随喜他人作恶这三种造罪方式。说明我们自己曾经造下了无量的罪业。

惑催身语意,于三宝父母,

师长或余人,造作诸伤害。

因昔犯众过,今成有罪人,

一切难恕罪,佛前悉忏悔。

  这两个颂词对应今天的第三个内容:观察我们曾经依靠殊胜的对境造下过什么样的罪业。

  首先来解释“忏悔支”这个科判的意义。

  “忏”是忏其前愆之意,要在诸位佛菩萨面前诚心地、一一发露忏悔往昔世所造的无量罪业,而且还要依靠诵经、念咒、礼佛等方法来对治这些罪业。总的说来,就是要对之前的罪业深深地生起追悔,并依靠诸位圣尊为对境进行忏除。“悔”是悔其后过之意。我们要认识到罪业的严重性,生起恐怖心、厌离心,从此不再造作新的罪业。譬如我们误食了毒药,当我们知道吃下去的是毒药时,内心肯定会很害怕,就要找明医来医毒(吃药治病)。“明医”对应殊胜的对境——诸位佛菩萨,“依照明医的方法吃药治病”对应现行对治力中的念经、念咒等善法。并且你一定会想:“我这么不小心,有可能就丧命了!这太可怕了!”此时因为极大的恐怖,所以会发下决心:“以后无论遇到任何的困难,我都不能再吃毒药,我一定要记着!”同理,在忏悔以前的过失之时,我们一定要戒后,要发誓决不再犯。这就是“忏悔”的两重意义。

  再来看“支”,其意为支分和部分,“忏悔支”是“忏悔品”四个内容中的第四个,故用“支”来形容。

  辛一、明观忏悔之依境

  忏悔支的第一个内容是明观忏悔的所依对境,为何我们在忏悔之前需要有一个所依的对境?就像刚才的例子,在你误食了毒药后,如果不找明医对症下药,光靠自己去琢磨,是很难把病治好的;同样的道理,我们被无明烦恼所牵引而造下了罪业,如果不依靠殊胜的对境(如本尊)作忏悔,尽管我们想忏悔,却因为没有殊胜对境作为所依,没有老师明确地告诉我们对治罪业的方法,就很难忏除罪业。所以既然想忏除罪业,首先就要找到所要依靠的对境。

  【我于十方佛,及具菩提心,大悲诸圣众,合掌如是白:】

  颂词字面意思:弟子我向十方诸佛以及具有菩提心的大悲菩萨圣众们,至心恭敬合掌,“如是白”就是老老实实地,是什么就说什么,坦白地进行忏悔。

  下面分三个方面阐述本颂内容:(一)忏悔时所依之对境;(二)为何依赖他们为忏悔的对境;(三)三门如何依靠(如何才能真正地依靠他们而诚心诚意地忏悔)。

  (一)忏悔时所依之对境。对应颂词:“我于十方佛,及具菩提心,大悲诸圣众”

  十方诸佛以及具有菩提心的诸位圣者众,以及真正的金刚阿阇黎、上师等,都是我们要依止的对境。

  (二)为何要依止诸佛菩萨(而不是依止一位凡夫)发露忏悔呢?

  诸佛菩萨在因地时发下了很多利益众生的大愿,比如金刚萨埵佛尊,他在因地时发愿要使众生清净业障,当愿力成熟,他成佛之后,就在所有修持忏悔法门的众生面前,成为殊胜的所依之处。除了金刚萨埵佛尊,十方诸佛以及具有菩提心的诸位圣者菩萨们,都依靠他们相续当中的大悲菩提心在不断地救拔众生之苦,不断地利益众生,他们的智悲力量可以作为我们真正的依靠,因而要如理如实地依止他们。而凡夫人往昔世并未发下这样的大愿,自相续也有很多业障,再加上他本身也不具足智悲力的加持力,所以我们不能依靠凡夫,而要依靠圣者。

  知道了圣者们往昔世发过大愿,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要依靠他们忏悔,如同服过毒药后需要找医生进行排毒和治疗,造作了罪业就像服了毒药,如果不及时忏悔,毒药可能随时随地发作。我们需要赶紧找到明医一般的诸佛菩萨,依靠他们相续中的智慧和悲心、他们开示的方法及他们往昔世的利生大愿力,自然可以遣除我们相续中的诸多罪业。

  所以,我们首先要知道自己是带罪之身,而依靠佛菩萨就像找到了明医来治病;进一步依靠他们开示的方法以及他们的智悲力、大愿力的加持,通过方方面面的因缘聚合,再加上自己肯去行持,才能忏罪。以上讲了我们需要先找到所依靠的对境,再用一个比喻简单地说明了为何要依靠他们。

  (三)三门如何依靠。对应颂词:“合掌如是白”

  如何明观所依对境呢?颂词讲到了在十方诸佛以及具有菩提心的诸位圣者众面前,或者在他们的塑像、画像面前,我们双手合十恭敬地进行陈白。“双手合十”代表了我们身、语、意三个方面应该做出的调整。

  身体要“合掌”,合掌是佛教手印中的一种,指双手合在一起,掌心中间是空的,手掌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双手合十的手印代表着:我们一心恭敬,不作他想,如理如实地向诸佛菩萨们祈祷。手的恭敬间接代表了身体也要端正,或坐或跪,都要非常端正。如果忏悔的时候,要么靠着,要么躺着或歪歪斜斜地倚着——身体的不端正,代表着内心相应地缺乏恭敬,所以“合掌”代表了我们坐或跪都要非常端正,以此代表身语意的调整。

  语要“如是白”。何为“如是白”?就是:是什么就说什么,没有一丝一毫的隐藏。比如我曾经因为谋求自己的利益而造下了诸多妄语罪,或是我曾经因为自己的嗔恨心而不孝父母,等等。凡是曾经造下的罪业,都要向诸佛菩萨们一一地袒露。

  意的方面,我们的身体为何能端正、合十,语能坦白不隐藏?主要是因为我们相续中有恭敬心、信心、惭愧心。因为恭敬和信心,所以一丝一毫不敢怠慢与欺骗;因为惭愧心,所以要诚心地发露,一丝一毫也不隐藏。

  身、语、意三者相结合,在唐卡、佛像、画像面前,一一地明观,使自相续真实地起现诸圣者众,这就是首先的明观对境。

  有道友会说:“我看着佛像时,确实知道金刚萨埵佛尊是什么样的,可一闭上眼睛好像就只有一个轮廓了,做不到明观该怎么办呢?”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地串习。比如我们在修持时,可以先把金刚萨埵佛尊的画像放在自己的跟前,每一次进行祈祷时就如同金刚萨埵佛尊亲自降临一样,在他面前如理如实地进行身语意的调整并发露忏悔。一边忏悔,一边明观对境金刚萨埵佛尊。我们可以一部分、一部分地进行观想,比如有时特定观想金刚萨埵佛尊的眼睛,有时观想他的双耳——总而言之,我们可以局部地、仔细地观想他,当每一个局部都能清晰起现之后,再合在一起观想。长此以往不断地串习,从量变到质变,自然可在自相续中起现明观圣尊之功德。

  刚才讲到要依止诸佛菩萨忏悔罪业,可对于我们来说,罪业似乎总像是一个非常抽象的东西,看也看不见,摸也摸不着,怎么能证明我杀了一只鸡就会有罪业果报呢?下面从六个方面来了解一下罪业形成的过程。

  第一,时间。造作罪业一定要有时间阶段,“此生”指今世(我们从小到大,直至死亡);“他世”指今世之前的往昔世;而造罪的过程,有的时间比较长,有的时间比较短。比如一个人爱喝酒,那他可能这辈子喝了几十年;有的人刚开始喝酒被父母、好友制止了,那他造饮酒罪业的时间就比较短。总而言之,在整个轮回中,无论今世或他世,具体行持每一件事情都有或长或短的时间。例如我们此生曾经喝过酒,可以回想一下:我这辈子喝酒喝过多长时间,那一顿饭到底喝了多少,等等。

  第二,因。要了解造罪业的因,“因”就是我们相续中的贪嗔痴三毒烦恼。我们有时是因为贪心,因为爱喝酒所以喝酒;有时是因为心情不好或跟人吵了架,以嗔恨心去饮酒;有时是愚痴心导致的,因为不知道饮酒的罪业,看着别人喝,自己也要去试一试。总而言之,我们依靠贪嗔痴三种烦恼为主,伴随其他烦恼而造下了罪业。为什么说烦恼为因?因为有烦恼的推动我们才会去造业,没有烦恼的推动就不会去造业,所以造业的因是烦恼。

  第三,三种业。到底什么是“业”呢?从性质上可分为善业、恶业和无记业,从造作的方式上可分为身业、语业和意业。如:身体方面造的杀生、偷盗等属于身业;说挑拨离间的话、骂人的语言、妄语等,都属于语业;后面所要讲到的邪见、贪心和害心,则都属于意业。有了身、语、意的造作之后,就会形成业道。

  第四,加行。接着就要分析这个业是如何产生的,称之为“加行”,即造业的过程。比如,以贪心推动,我的身体去偷了别人的东西,这叫“自作的加行”,是自己主动去做的;还有一种是,我自己有贪心但不太方便偷,就让朋友帮我去偷,这就是以贪心驱使加上语的宣讲,教他人去作;最后一种是随喜,虽然我也没教别人、自己也没作,可是我看到他作就很高兴,比如你自己的仇人被人偷了十万块钱,你心想“哎呀,真是偷得好啊”,这就是随喜他人作业。

  第五,对境。造业的对境,也就是你缘于什么样的人或者什么样的旁生等去造业。比如,你偷的东西是属于你父母的,那父母就是对境;你偷的是三宝的财物,那三宝就是你造业的对境;你偷的是朋友的财物,那朋友就是你造业的对境。对境的种类有很多。

  第六,罪业的行相。通过贪嗔痴的引发、时间的延续、身语意的造作,最后形成了业。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分为两种:第一种是自性罪,第二种是佛制罪。自性罪是指不论佛陀有没有规定戒律,只要作了就是错事,比如偷盗、邪淫、杀生,这类事情不论佛陀有没有制定戒律,只要作了就是罪业,故叫自性罪。佛制罪,比如我们在受八关斋戒的那一天不能听流行音乐、不能观看表演,这就属于佛制罪;但如果没有受这个戒的人去看了,或许他会缘贪心、嗔心造下罪业,但观看本身并不属于佛制罪。

  或许我们会想:佛陀既然大慈大悲,为何还要指出一些罪业、制定一些戒律呢?要知道,佛陀并不是因为不慈悲而制定戒条的,而是因为佛陀以智慧深悉洞察到:如果一个人想解脱,做这样的事情就会影响他的解脱;如果一个人想要生起菩提心,如果做了与菩萨戒相违的事情,就会影响他生起菩提心。为了护持他相续中的出离心、菩提心,佛陀才制定了诸多戒条。戒条并不是束缚,也并不是佛陀不慈悲,戒律反而体现出佛陀深刻的慈悲心——为了让我们的修行能善始善终,佛才制下了这些戒条。

  罪业不是孤立的:有的既是自性罪,又是佛制罪,比如杀生,如果我们受了五戒中的不杀戒之后再去杀人,则既是自性罪,又是佛制罪;有的是自性罪,但不是佛制罪,如同未受戒之人造杀业;还有的是佛制罪,但不是自性罪,比如出家人不能割草、耕地等,如果违犯,这属于佛制罪,但并非自性罪。还有一种业既不是自性罪,也不是佛制罪,例如我们平时行持的善业。

  最后我们想一想,造了罪业之后,它会留存到哪里呢?会留存在我们的第八识阿赖耶识中。这个“识”像仓库一样,会记住我们所有造作过的事情,因缘聚合就会产生果报。就像我们小时候背书,一首唐诗念了三五遍就记下来了,这个记忆到底放在哪里了呢?见不着也摸不着,可确实有记忆——我们长大了还能轻而易举地背出那首诗,这就是因为我们将记忆种子留存在第八阿赖耶识当中。罪业就像我们对唐诗的记忆力一样,会留存在第八阿赖耶识里,等到习气力成熟,因缘和合,自然会感受果报。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什么呢?就是要趁“仓库里”的罪业还没有显发之前,赶紧把它清除掉,以免将来因缘成熟而带来诸多痛苦的果报。

  辛二、真说忏悔

  我们从时间到行相的六个方面对罪业有个总体了知后,下面开始真实宣说忏悔的修持方法。

  前面已经讲了明观对境,即依靠佛菩萨忏悔。下面我们就要进入真正的忏悔修法了,具体分四个方面:1. 厌患对治力;2. 所依对治力;3. 现行对治力;4. 返回对治力。为什么要依靠这四种力来忏悔,不多也不少?因为佛陀曾在《佛说四法经》中明确讲过,如果一个人想忏除业障,就需要依靠这四种力去忏悔。

  1. 厌患对治力,通过厌患生起后悔心,就像误服毒药时非常恐惧、害怕。

  2. 所依对治力,就像通过明医的种种加持及方法能治病,而依靠如明医般的诸佛菩萨之对境,我们就能忏悔业障。

  3. 现行对治力,“现行”就是指真实去做,诸佛菩萨告诉我们要念金刚萨埵心咒、百字明,要上供下施等来忏悔业障,我们知道后还得去做,否则罪业很难消除。就像一个人中了毒,也找医生开了药,但必须吃药才能治好,如果拿了药不想吃,那也无法治病。所以,现行对治力就像我们要把苦药喝下去一样,同样我们要依靠念经、念咒等方式真实去忏罪。

  4. 返回对治力,前三个是通过各种善巧方便去忏悔往昔的罪业,而最后一个返回对治力是发誓以后再也不造作恶业。这个非常重要,就像一个人吃药后恢复了健康,可如果他下次再服毒仍然会丧命;反之,如果他发誓以后无论如何再也不喝了,这样才真正远离了毒害。同样,我们忏悔罪业后也要发誓,以后就算遇到生命危险也不再造作恶业,这样才能彻底摆脱恶业的损恼。

  所以,我们通过以上四种力量就可以清净自相续中的罪业——以前的忏除,未来的不生。

  壬一、厌患对治力

  要认识罪业的体相,并对它的严重性生起害怕、畏惧和想要忏悔之心。现在觉得忏悔不重要是因为我们不清楚罪业的可怕性,进一步而言,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曾经造过什么罪业,所以自然不想忏悔;反过来说,如果知道造了什么罪业,也知道它的严重性,自然就会心生忏悔想对治它。

  【无始轮回起,此世或他生,无知犯诸罪,或劝他作恶,或因痴所牵,随喜彼所为,见此罪过已,对佛诚忏悔。】

  颂词字面意思:从无始轮回起直至今生,因为烦恼业力所牵,无知地造下了诸多罪业;或是也劝他人造过罪业;又或因为愚痴所牵,而随喜他人造下了恶业。现在通过闻思修佛法,了悟到这些罪业非常可怕。而一旦这些过患成熟,远非我个人能力能够承担。想到其可怕性,因此在诸佛菩萨面前诚心诚意地忏悔。

  下面对这个颂词分四方面来讲解:(一)观察自己曾经所造的无量罪业。对应颂词:“无始轮回起,此世或他生”。(二)观察我们为什么会造下罪业,从根上了知,这样才能够避免以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对应颂词:“无知”,“或因痴所牵”。(三)因为无知和愚痴的牵引,我们依靠何种方法而造业?对应颂词:“犯诸罪”,“或劝他做恶”,“随喜彼所为”。(四)为了排除这些如隐藏炸弹一般的罪业而发露忏悔。对应颂词:“见此罪过已,对佛诚忏悔。”

  (一)观察自己曾经所造的无量罪业。对应颂词:“无始轮回起,此世或他生”。

  颂词中讲,从无始轮回起到今世所造下的罪业。到底什么是轮回?简单来说,“轮”就像水车的水轮一般。我们都见过水车,在水力的推动下,整个轮子会不由自主地一直旋转,除非水干了,否则永远不会停止。同样的道理,像车轮般的众生因为业力之水而一直不断、不由自主地流转,在业力未尽之前,就会不自主地流转下去。有时流转到三恶趣,有时又因善业而转生到人界或天界,但总体而言,都没有超出六道轮回。所以,众生就像水轮一样,因业力所牵在六道轮回中上下不停地流转。

  而轮回的时间则是“无始”。如果一定要去追究众生是什么时候开始流转轮回的,那么真实进行观察可知,根本找不到一个开端。就像龙猛菩萨在《亲友书》中所言,如果把我们转生在轮回中的白骨堆积起来,都已经超过了须弥山的高度;而我们所饮过的母乳也超过了四大洋的海水。大家想一想,到底要流转多少世才能说,你喝过的乳汁已远超四大洋之水?这就说明时间真的是太漫长了,所以没有开始。

  大家想一想,如果今世我们不修习佛法并获得解脱,轮回还是无终的,即没有结束——因为没有通过佛法让它终结。所以其实整个轮回非常可怕,通过业力一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轮回。在生生世世的流转过程中,如果以今世作为一个时间分界点,那么无论在今生还是往昔世中,我们都造下了无量罪业。用“无量”来形容其实一点都不夸张,因为我们真的造下了很多罪业。

  首先从十不善业开始讲:其中身业对应三种,杀业、盗业和邪淫;语业对应四种,妄语、两舌、绮语和恶语;意业对应三种,贪心、害心和邪见。下面依据《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简单解释一下这十种不善业的定义。其次反观自己在今世能够想起来的罪业是不是真的难以计数,然后以今世的所作所为类推往昔世,看看“无量”到底夸不夸张。

  1. 身业。

  第一个是杀生。无垢光尊者说,杀生就是指我们故意打死乃至蚊虫以上的众生。它还有一个同分罪业,即殴打众生,虽然没有伤其性命,但也属于伤害众生的一部分。想一想,小时候蚊子来叮我们,肯定是“啪”一下就把它打死了,而且还说:“你看它肚子鼓得圆圆的,里面全是我的血,太可恶了!”如果厨房里有蟑螂,我们肯定会拿着各种灭虫药到处喷,看到蟑螂的尸体后,终于叹了一口气:“唉!它终于死了,我家厨房终于干净了。”还有一些苍蝇等小虫子也都是我们曾经杀害过的,比如小时候淘气,用开水去烫蚂蚁窝,这些都是以前造过的杀业。由此可见,我们曾经因为无知而伤害的性命真的是不计其数。除此之外,比如我们有时看到小虫会不假思索地直接一脚踩死;有时因为口腹之欲而点杀有情,其中有的甚至一次就有几百条生命。总而言之,这都属于杀业。

  第二个是偷盗。盗业是指明知是他人的财产,以占有之心挪开了它本来的地方。比如小时候看到同桌有支非常漂亮的铅笔,这时发现四周没人,心想:先拿过来用用吧,可真不是偷啊。可是一用、两用就成自己的了,这就是一种盗业。这是以前对盗的定义不明确,所以就偷了同学的铅笔、父母的钱、朋友的东西。而长大之后,因不良习气就去偷别人的钱财;或者看到别人的东西好就拿来不还,这都属于盗业。而它的同分就是,以缓和的方式令他人给我们财物。比如我们开玩笑说:“你把这东西给我,不然我就怎么怎么样。”虽然是以开玩笑的方式,但确实是自己心里想要的,并用各种花言巧语或稍微命令的方式把他人的东西要到手,这也是不太好的行为。

  第三个是邪淫。与合法配偶之外的所有对境做不净行都属于邪淫;另外,包括与自己的合法配偶,如果在非根门、非时(怀孕期间等)、非处(有三宝所依的地方等)做不净行,同样属于邪淫业。所以我们一定要谨慎,不仅是指不对的人,还指与对的人在不对的地方、时间、根门做不净行。它的同分就是指有一些不良生活习惯(如手淫等),不论是自作或用一些工具,也都属于同分罪。

  如是观察可知,我们从无始劫乃至今世,都可能因为无知而犯下过这些罪业。这是属于身业的三种。

  2. 语业。

  第一个是妄语。定义是改变他人想法的不真实语。比如小时候妈妈问你:“作业做了没?”“做了!”说谎的原因是想看电视。长大后同事问你:“你不是说要帮我这个忙么,你帮了吗?”其实是没帮,可又不好意思怕得罪人,就说:“帮了帮了,正在做,你稍等一会儿。”再进一步,还想改变别人对我们的看法而说一些不符合事实的语言,这都是妄语。所以明明“见、闻、觉、知”,言没有“见、闻、觉、知”;没有“见、闻、觉、知”,言“见、闻、觉、知”,这都属于妄语业。它的同分就是直言欺骗他人,就是告诉他“我就是骗你了”,没以各种善巧、方便、隐藏的方式去骗别人,而是直接告诉他,这本身也属于一种语业。

  第二个是离间语。即挑拨他人关系的言语。比如同学三人是小伙伴,A对B隐隐约约地说C的坏话:“其实他也不怎么好,都不把作业借给你抄;你上次借他的钱也没还给你,所以这个人真的不太好。”这就是挑拨他人关系的言语,而我们经常会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说出口。这是因为我们都有一种自我保护的欲望,所以到公司后害怕别人跟自己不是一队,就会莫名其妙、间接、隐含地说一些自赞毁他的话。以上都属于挑拨离间的言语。挑拨离间、妄语乃至后面的绮语、粗语,它不观待别人到底听没听懂,有没有被你骗、被你挑拨,有没有因为你骂他而心生不悦——只要你说出口而且他听到了,就成为罪业。而它的同分就是指,在人前重复他人的话,比如说:“师兄我跟你说,我们前两天共修时你没来,组长对你可不高兴啦,他还说了……”这其实就属于一种离间语。我们想想,你到底是在想要帮助他人的菩提心摄持下去说呢,还是因为自己无始劫以来的习气而想去讨好他?当发心不正确时,有可能它就属于离间语。

  第三个是绮语。所有违背正法的无稽之谈都属于绮语。比如我们有时看着电视剧就跟别人叨叨:“哎,你看这个演员长得真难看!”又或者:“哎,你知道吗?那家店又打折了,我们去买东西吧!”或:“某某国家队足球踢得太差劲了!”像这些违背正法的散乱语都属于绮语。而同分是指谈论一些与当下正事毫不相干的话语,就是谈论与这个时段之事毫无干系的无意之语。

  第四个是粗语。即指刺伤他人的不悦耳之语。直接骂人肯定属于刺伤他人之语,此外,还有一种冷嘲热讽。比如说:“师兄,你今天穿的衣服真是太庄严了!”可心里想的是:一点儿都不搭,不知到怎么想的,居然穿成这样!有时也会说:“师兄,你做饭真是特别好吃,人间、天界你最棒!”用这种冷嘲热讽的方式去说人家,伤害别人的自尊心,或是让他人心里不舒服,都属于刺耳语。它的同分就是讲一些动听但令人不悦之语,比如骂人连一个脏字儿都不带,最初别人听着还挺乐的,可最后却发现:你原来是在骂我!

  由此可见,真的就像《地藏王菩萨本愿经》中所说的:“南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只要我们张口说话,分分钟钟可能都在造口业。尤其作为同门师兄弟,我们一定要善护口业。仔细想一想,我们动手打人可能比较难,但出口伤人却很容易,而语言的力量又非常大。如果我们团结和合、互相赞叹,每个人都会越来越好。可有时候,我们明明就是以烦恼心去说别人的不好,还正大光明地的认为是在伸张正义,揭露别人的过失而让他改变。这就是在不良发心的摄持下、不善巧地去做事,不但帮助不了别人反而会引起师兄弟之间的隔阂。所以,我们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就像捧着一碗滚烫的油走路那样小心翼翼,我们管自己的嘴巴也要像捧着这碗油一样小心谨慎。

  3. 意业。

  第一种是贪心。定义就是认为别人的财产若属于我该多好!比如我看到某师兄手上戴了块手表,真心觉得特漂亮,心想:要是我的该多好!看到师兄有一本特别庄严的法本,心想:要是我的该多好!看到别人有车有房,心想:要是我的该多好!这就属于贪心。它的同分就是,用愤恨或嫉妒他人的想法,认为他相续中的闻思修功德、福报要是我的该多好!这都属于贪心或同分。

  如何对治贪心呢?要这样想:作为一个发了菩提心的菩萨,他人的资产富足、安乐本应由我去成办,但现在他自己已经拥有了,我为什么还要据为己有呢?我应该感谢他靠自己努力获得这些,让我少操不少心。另一方面,从自己的角度来想:我对别人拥有的东西生起贪心,就造下了罪业,这些东西也不会因此成为我的。比如看到某个亿万富翁有很多钱,你想:这些钱要是我的该多好!生起了强烈的贪心和嫉妒心,你不会因为这一念贪心而获得他的财富,反而会造下罪业。所以我们再看到别人财物的时候不要生起贪心,而要想自己现在已经很好了——我们比饿鬼众生好多了,能吃得饱;也比贫困等地区的众生好多了,不用承受战争之苦,也没有衣不蔽体之苦,因此要知足。此外,我们也要想想:他人相续中闻思修的功德是利益众生和他自己解脱之因,所以我要随喜;而自己现在也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一步步走向解脱,因此也应生起欢喜。如果一方面知足少欲,另一方面生起随喜心,自然而然就会减少贪心。

  第二种是害心,就是损恼他人的念头。比如觉得某个人特别讨厌,想骂他两句或揍他一顿,都属于害心。害心的同分是不欲饶益其他众生且心生嗔恨。比如一个乞丐来跟你要钱,你不仅不想给他钱,而且还想:真讨厌,干嘛不去自己干活呢?这就是害心的同分。

  第三种是邪见,就是谤无因果的常断见。比如认为万物的背后有一个不可思议的神在操控着我们的命运,所谓的因果不存在;或者认为这辈子死了之后就一了百了,所谓的因果根本不存在。仔细想来,我们在学佛之前,起心动念恒时都处于隐蔽的或明显的邪见中。邪见的同分是对于正法及如理讲法的善知识进行诽谤,这是我们容易造下的罪业。比如你看到某个教证,就想:这是封建迷信、伪科学,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我们应该活得好一点,怎能有这种迂腐之见呢?再比如对一位如理讲法的善知识,说他是因为没受过良好的教育才会这样讲。如是种种诽谤都是邪见的同分。

  对应从杀生到邪见之间的十种罪业,我们可以观察一下自己的相续,在学佛之前,在尚未思惟善法时,我们心心念念不是属于贪心就是属于害心或邪见;我们不是在准备去杀生就是在筹划今晚、明天去哪里吃一顿、吃些什么;语言也很可能张口就是罪业。所以反观自己就知道这十类罪业真的非常恐怖。就像前行中一个老妇人对她的上师说:如果讲到功德,不要说上师您了,连我解脱也是很有希望的;可是如果说到罪业,不要说我了,上师您可能都很难解脱。她并不是不恭敬上师,只是因为深深认识到自己曾经造下无量罪业而心生恐惧。我们现在了解了十不善业,这些都是自性罪,不论我们有没有受戒,只要造作了,它们就都会成为罪业。我们一定要反观自心,看看自己都犯下过什么罪业。

  对于前世今生所造的无量罪业,如果我们不忏悔,它们就会像炸弹一样随时爆发,而一旦爆发,我们是无力承受的;如果现在不依止佛法努力修行,未来可能还会造下无量的罪业。所以下面我们讲既要对自己造的罪业进行一一认知并忏悔,也要避免将来造罪业。

  (二)造业的原因。对应颂词:“无知”“或因痴所牵”

  认知了罪业之后,我们会不由地疑问:我为什么会造这十种罪业呢?其原因就是颂词中所说的“无知”和“因痴所牵”。首先是我们认为做了这些事情没关系,所以才去做。比如以前认为吃鸡是天经地义的事;或者小时候家里没肉了,妈妈炒的都是素菜,就会问妈妈为什么没买肉。——我们认为损害旁生性命而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那为什么我们会觉得践踏其他众生的性命没有关系,造作罪业无关紧要呢?是因为我们相续中没有因果的见解,被业果愚、真实义愚蒙蔽了双眼,被烦恼所绑架,在无所谓的心态下造下了罪业。就像《入菩萨行论·浅释》中后面的教证所说:“如人不欲病,然病仍生起,如是不欲恼,烦恼强涌现。……所有众过失,种种诸罪恶,彼皆缘所生,全然非自力。”有的人虽然不想生病,可是偏偏因缘具合就会生病;同样的,众生并不想生起烦恼,可是无始劫以来的强烈习气导致烦恼不断涌现,从而造作种种罪业。所以罪业并不是独自出来的,而是由众多因缘聚合之后所产生的。我们相续中的无明、愚痴就是这主要的因缘。

  (三)造罪的方式。对应颂词:“犯诸罪”、“或劝他作恶”“随喜彼所为”

  依靠无明、愚痴的推动力,我们会以三种方式造作前面所说的十种不善业。

  第一种是自作,即颂词所说的“犯诸罪”。比如亲手杀猪、杀鸭,或亲自去偷,亲自邪淫,亲自说妄语等,都属于自己作的方式。

  第二种是教他作,即颂词所说的“劝他作恶”。虽然自己不作,可是用语言或书信的方式教别人作恶,或给别人作恶出点子。比如小伙伴跟你说:“我今天要去偷东西,你说我该怎么办?”你就给他出点子,说:“我教你呀,你一定要下雨的时候去偷,下雪天可千万别去。因为下雨天有雨声,偷的时候别人不容易发现,也不容易留下脚印;如果是下雪天的话,一走一个脚印,肯定不行。有月亮的时候也不能去偷,因为外面比较亮,人家一看就知道有小偷。”或是自己不想做,却教别人做:比如知道自己是佛弟子,不能杀生,但是想吃肉,就让母亲去买只鸡;或者知道自己不能说妄语,就让孩子替自己说妄语,这些都属于教他人作恶。

  第三种是随喜作,即颂词所说的“随喜彼所为”——随喜他人造作的罪业。“喜”代表内心认可;“随”就是随顺,指自己的身语随同。比如我们经常说:“师兄,随喜你!”这个“随喜”就代表我们内心当中认可他所行持的放生等善法,而且还会出钱出力随学他。有的时候别人造恶业我们也可能随喜,比如你的仇人被偷了十万块钱,你就说:“恶人得恶报,偷得好!”这就随喜了小偷的行为,不仅内心当中认可,而且嘴上说“偷得好”。

  我们不要认为只有“自作”是罪业,“教他作”和“随喜”不是罪业,其实后面二者和前者的过失相同。华智仁波切在《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中明确说过:“但事实上,就算是随喜杀生的那些人也有同样的罪业,更何况是唆使他人杀生的人呢?”这足以证明“随喜”和“教他”都和亲自杀人有同样的罪业。

  所以我们作为凡夫人很难一一了知深奥的因果规律,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管好自己的身语意,谨慎取舍,这样自然而然就会避免造作诸多罪业;另一方面,修行不能投机取巧,要脚踏实地地在心上用功,不仅要管好自己的身语意,也不能耍小聪明,认为自己不作,教他人作就没有过失。业果从来没有欺骗过谁,只要发心不好,每一种业道都会如是起现。业果并不是一种惩罚,而是一种世间的缘起(法则)。就像火是热性的,水可以解渴,我们每一个心念都会产生必须由自己负责的果报。

  (四)排解隐藏的炸弹。对应颂词:“见此罪过已,对佛诚忏悔”

  我们以自作、教他及随喜的方式造作了十不善业等无量罪业,过失有多严重呢?下面就来看看这个隐藏的炸弹到底有多严重,应该怎么样解决。

  首先举一个公案来说明,我们曾经造下的罪业,果报是非常严重的。阿底峡尊者住在那烂陀寺时,寺中有一位负责分放出家人饮食的管家。这位管家有一天晚上接到一位信众供养僧众的一些饮料。他想:“天已晚,不如等到明天再分发给僧众吧。”他接受供养后做了一些整理就休息了。当晚他梦到自己口渴似着火一般,就拿家里的水瓶倒水,但里面没有水,他觉得很奇怪;又跑到外面的水缸,发现也没有水,他心生疑惑,就放了几个石块在水缸里作为记号。他实在渴得难耐,就到寺庙外面的恒河去找水,可是只发现干涸的河床和沙石,一滴水都没有,他怀疑自己在做梦,就踏着河床跑到对岸,把自己的袈裟系树上作为记号,然后就回来了。第二天早上他醒后,发现家里的水壶里有水;外面的水缸也有水,他昨晚投进去作为记号的几颗石子也在;他跑到外面的恒河去看,河里也有水,可是昨天晚上系的僧衣也在对岸的树上。他内心非常恐惧,觉得这肯定不是梦,就去问阿底峡尊者究竟是怎么回事。尊者说:“本该属于僧众的财物,你虽然没有想要据为己有,可是拖延了僧众的饮食,因此造下了无量罪业。这种感得地狱之业的果报成熟的时候,并不观待于外境,你当下业力显现,当下就感得没有水喝、饥渴难耐的果报,所以你现在要励力忏悔并且赶快把饮料分发给僧众。”这个公案一方面说明业果一丝一毫不会错漏,另一方面也说明僧众是严厉的对境,一定要谨小慎微。

  在后面的颂词中我们会详细分析,罪业会产生异熟果、增上果、等流果、士用果四种果报。每一种罪业都会产生相应的果报,所以我们一定要谨小慎微,否则一旦造下罪业,如果不忏悔,果报成熟时我们根本无法阻挡,也无力承担。就像一个人被七步蛇咬了之后,毒进入血液,走了七步已经来不及了,这时想要活命,可是只能死。同样,我们已经造下的罪业有很大果报,如果现在不忏悔,等到果报成熟的时候,已经要堕入地狱或饿鬼道了,或已经开始产生各种各样的病痛了,再说“我不要”就来不及了。所以我们知道这些可怕的罪业后,一定要生起畏惧之心,在果报成熟之前要有忧患意识,在诸佛菩萨面前诚心诚意地忏悔。

  如何忏悔呢?颂词中说要“对佛诚忏悔”。“佛”就是我们忏罪时所依靠的对境,也就是所依的对治力——依止诸佛菩萨、金刚上师等,以他们往昔世所发大愿力的加持及他们告诉我们的方法作为依止的对境,诚心诚意地忏悔。“诚”代表我们的心意是诚恳的,不覆不藏。如果忏悔时还有所隐藏,就说明我们不够真诚,心扉不够敞开,还有所保留。相反,如果极度坦诚,肯定一丝一毫都不会隐藏,而是将所有的罪业全部说出来。这种敞开心扉的诚心忏悔代表我们不再保留,把自己放在最低下的位置,全心依靠诸佛菩萨,待他们去解决。“不覆不藏”也是一种忏悔罪业的方式。就像《梵网经菩萨戒》中所说:对于一些细小的支分罪,在两个受了菩萨戒的人之前发露忏悔,罪业就可以消除,这也是一种忏罪的方便。所以我们要依靠不覆不藏的方式,不仅锻炼自己的虔诚心,同时也发露忏悔自己的过失。当忏悔有了诚心,做到不覆不藏之后,还要真实去做,通过念诵大乘经典、经咒等对治罪业(忏前),而且发誓永不再犯(戒后)。

  无始劫以来,我们依靠自作、教他、随喜等方式,造下了十恶业等无量无边的罪业,如果不去忏悔,将来一定会感受苦果。所以,一定要把这个隐藏的炸弹慢慢地排除掉,使自己能够消除罪业而诚心修持。

  【惑催身语意,于三宝父母,师长或余人,造作诸伤害。因昔犯众过,今成有罪人,一切难恕罪,佛前悉忏悔。】

  今天要学习的第三部分,也是“厌患对治力”中的一部分颂词,主要分析我们曾经缘于殊胜对境造下的罪业。颂词字面意思:由于往昔世无量的无明烦恼的催动和牵引,我以身语意三门对三宝、父母、上师及大小乘的修行人等严厉的对境,造下了诸多违逆和伤害(比如忤逆、谩骂、嗔恨等),现在我成了一个罪业深重的人,对于这一切难以饶恕的罪业,我都要在诸佛菩萨面前痛彻地发露忏悔。

  我们分三个方面讲解这个颂词:(一)造罪的原因,对应“惑催身语意”;(二)严厉的对境有哪些,颂词中列举了“三宝”“父母”“师长”“余人”;(三)认知自己曾经造下了种种罪业,已成戴罪之身,将来可能会感受何等严重的果报,因而生起深深的追悔之心,在佛陀面前诚心诚意地忏悔。

  (一)造罪的原因。对应颂词:“惑催身语意”

  “惑催”的“惑”就是指烦恼,“催”就是指逼迫、催着我们不由自主地造业。所以我们其实非常可怜,被自己相续中的无量烦恼催动、逼迫,像奴隶一样去造作罪业。比如现在一看时间就想:怎么还不下课,我要看的电视剧马上就开始啦。——心相续首先对法生起厌离心,又对电视生起贪心。一会儿听到“现在下课”,马上就把电脑一关,打开电视,“终于赶上了,刚刚开始”。这其实就是被相续中的贪心所逼恼,不由自主地做了烦恼的奴隶,完全无法自控地去看电视。同样,我们因为贪图名利,就会被欲望所奴隶,在社会中贪求各种各样的名闻利养,对自己的身语意无法做主。所以众生是非常可怜的,一直被自己相续中的烦恼所逼恼,不得自由。

  我们该如何改变呢?首先要知道烦恼非常可怕,不能再做它的奴隶了,否则就会再去造罪,生生世世都在轮回中流转。所以当烦恼生起时,我们要像勇士一般斩断烦恼,不被它左右。比如有人让你去诽谤上师三宝,你会坚定地说:“我不能被你所动摇,我不能去造作罪业。”我们不但要有勇气面对外面的违缘,同样要有勇气面对自身的违缘,当烦恼涌现时,提醒自己:“你看,它又来了,我不能做它的奴隶,我要看着它。”除了认识到自己的烦恼、不被它奴隶之外,我们还要祈祷上师三宝,让烦恼逐渐减轻。通过祈祷上师三宝加持自己,就有了勇气和正知正念,先从认识烦恼开始,逐渐不再被它所左右。

  另一方面,我们要对自己及其他造业的众生生起悲悯之心:真的不是我们愿意做错事,实在是身不由己。就像一个人如果愿意做好人,他怎么可能不努力向好呢?每个人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已经努力做到最好了,他现在出现做错事的情况,是在他以前业力和烦恼的基础上产生的结果,没有办法改变。所以我们要对他们生起悲悯心,也要对自己生起悲悯心,想想自己在无量劫中被烦恼严重地迫害,所以要悲悯,要慈悲,而不要用非常强硬的心态去对治它。“以刚治刚”很容易断掉,可是“以柔代刚”肯定就能够感化。所以我们要用柔软的慈悲心去面对自他无始劫以来刚强难化的烦恼,慢慢地以悲悯心引发,自然而然就能够化解掉自他相续当中的诸多烦恼。

  (二)有哪些严厉的对境。对应颂词:“于三宝父母,师长或余人,造作诸伤害。”

  下面我们来看看,由“惑催”会导致我们的身语意对哪些殊胜对境造作恶业。

  第一类对境:三宝。我们通过身体造作,会毁佛像、撕经书,甚至由贪心引发而买卖佛像;通过语言会诽谤三宝;通过意,会因不赞同佛经中的一些观点而生起邪见。这是身语意对于三宝的不恭敬。

  第二类对境:父母。比如给父母脸色看、摔门、打父母,小时候被父母管教的时候还会咬父母,这些都属于通过身体造作而对父母的不恭敬。通过语言,比如顶嘴、吵架、冷言冷语等我们常用的手段,甚至还有威胁——“你要是再不顺我的心意,我就离家出走”等,这都是属于以语言对于父母不恭敬而造下的业。意的方面,认为父母老了,没有见识;和我们有代沟,无法沟通;对父母的教导口头应承,心中却认为“莫名其妙”,这都属于对父母不恭敬而造下的意罪业。

  父母、三宝既是我们应该恭敬的对境,又是对我们有极大恩德的殊胜对境,我们如果不谨慎守护自己的身语意,就会经常出现这些过失。

  第三类对境:师长。“师长”是指世出世间的所有师长。世间教授我们语文、数学等知识的人,出世间教授我们佛法的人,都包括在师长的范畴之内。身的方面,比如老师走近时不站起来,或者背后指点老师,都属于身不恭敬;语言方面,批判师长,给老师起外号,或者说老师偏心,都属于语言的过恶;意的方面,比如认为自己超胜师长,或者对老师心怀傲慢或记恨,都属于意的不恭敬。对于出世间的师长,我们偶尔也会由身语意的不恭敬而造下罪业。尤其是有机会经常接触各位上师及高僧大德的师兄们,也许会因为自己和上师非常熟悉,言语和身体方面会有怠慢。比如认为自己和上师很熟悉,所以会开个玩笑;上师来了也不起身恭敬。其实这样的表现并不能说明你和上师有多熟、你的功德有多大,只能说明你相续当中对于上师没有足够的恭敬心。对于应敬之处没有恭敬心,不仅会让自己造下恶业,也会让旁人看到之后对这位上师不生信心,也就是说你的行为间接使别人对于上师三宝不生信心。所以身语意对于师长的不恭敬,不仅会害自己,也会害他人。因此我们千万不要认为“和师长熟悉了,就无需表现恭敬严谨”,这种想法只是我们以前世俗间人情世故的标准而已。

  第四类对境:余人。“余人”是指对我们有恩德的亲朋好友以及大小乘的修行人等。我们的身体也许会对他们傲慢地侧目、瞪视;语言可能会口出不逊;在意的方面,自认为是大乘修行人而对小乘修行人心生傲慢,或对亲朋好友忘恩负义。这些都属于对于有恩者、应恭敬者,身、语、意造下的诸多罪业。

  以上列举了四类对境,如果我们仔细反观自己的身语意三门,会发现其实多多少少都造下了罪业。这些罪业最终会对自他造成伤害,因为它们不仅毁坏了自己的相续,也有可能会伤害父母的心、伤害亲朋好友的心,还有可能由于自己对于师长不恭敬而伤害了别人的信心,所以这些身、语、意的恶业就成为自他伤害之源。

  (三)认知自己是难恕罪人。对应颂词:“因昔犯众过,今成有罪人,一切难恕罪,佛前悉忏悔。”

  上述恶业不仅现世伤害自己、伤害他人,还会让我们后世感得严重的果报。在《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讲到:如果造下以十恶业为主的恶业,下品会转生于旁生,中品会转生于饿鬼,上品会转生于地狱——这是第一类果报,受异熟果牵引而转生到不同的恶趣。

  第二类果报是等流果:同行等流果是依串习力,前世爱做什么今世亦然,比如前世爱杀生今世就爱杀生,前世爱偷盗今世就爱偷盗……生生世世会有相同的习气;感受等流果,比如杀生会感得短命多病,妄语会感得被人诽谤,绮语会感得无人信受、语不明了,等等。

  第三种果报是增上果,指业力成熟于外境中的果报。比如杀生会感得环境荒凉贫瘠,邪淫会感得生活环境非常污秽,等等。

  第四种果报是士用果,是指罪业辗转增上而受剧苦。比如杀一只旁生,杀生者会以五百世的性命去偿还其所造杀业,所以说业果有辗转增上的自性。

  异熟果、等流果、增上果和士用果从不同角度描述了造作罪业后会有什么果报:异熟果指牵引我们转生到哪里;等流果指习气和在之后因为相同的因所要感受的痛苦;增上果特指成熟在外境中的果报;士用果特指业果辗转增上。这是总说造作十不善业而感得的果报。如果我们缘于三宝、父母、圣者或恩人造下了罪业,果报会更加严重。比如匝厄之女踢了母亲的头,因此感得热铁轮悬顶的地狱果报,如果我们曾经也打骂过父母,那就有可能会堕入地狱中;摔佛像、撕佛经也有相似的出佛身血之罪过,肯定是要堕入地狱的。

  我们仔细分析自己造下的十不善业,以及缘殊胜对境所造的罪业,就知道自己曾经造下如此多的罪业,真的只能用一个成语来形容自己——“恶贯满盈”。所以面对无量的罪业、恶贯满盈的自己,我们一定要深深地认识到罪业的恐怖而心生忏悔。当我们认识到自己是一个罪人之后,就要生起害怕之心而诚心诚意地深深忏悔。

  疑问一:“难恕”和在佛菩萨面前将罪业忏悔清净是否有矛盾?

  颂词中讲到罪业“难恕”,就是指难以宽恕之罪。既然难恕,又要在佛菩萨面前忏悔,它们是不是矛盾的呢?其实是不矛盾的。“难恕”是指在没有遇到佛法之前,或者不具足殊胜的对境和善巧方便之前,罪业是难以消除的;但是遇到了佛法,依靠殊胜的忏悔修法,罪业是可以清净的。所以我们一方面要知道罪业的严重性,在没有遇到殊胜的对境之前难以忏除;另一方面也要生起珍惜心,感恩上师三宝赐给我们这么殊胜的机会,并且带领着我们共修,让我们能够直接、间接地修习忏悔而清净业障。

  疑问二:所造的恶业可以通过忏悔的方式消除,是否与“恶因得恶果”的因果规律相矛盾?

  既然我们要在诸佛菩萨面前忏悔难恕的罪业,可是“造罪业必定感受恶果”是一种因果规律,那么“通过忏悔可以消除罪业”和因果规律相矛盾吗?不矛盾。造作罪业有相应的果报,这是因果规律;通过忏悔使业力不成熟,同样是因果规律。以比喻来说明:我们春天想种花,就把一颗种子种在盆里,如果没有遇到违缘,它自然而然就会破土而出,开花结果;如果在它发芽之前用开水浇灌,种子被烧毁了,它就不可能发芽。前面的种子发芽就对应我们造下恶业如果不忏悔就一定会感受苦果;忏悔就像在种子上洒一瓢热水,把这个种子毁坏了,它就无法发芽、结果。同样,我们念诵金刚萨埵等就会改变业力的因缘,业果自然就会因忏悔的力度不同而有所减轻,甚至消除,所以通过忏悔来消除罪业是符合因果规律的。我们要相信因果,诚心诚意地忏悔,一方面畏惧罪业,一方面又要珍惜这种忏悔的方式。

  疑问三:忏悔和告解、贿赂有区别吗?

  “告解”是向他人承认错误,得到他人的原谅之后获得心里的安慰或因此减轻一些罪业。但是忏悔不同,坦白时所缘的对境不是普通人,而是缘于具有殊胜加持力的圣者,他们以往昔世的愿力作为缘起而加持我们,消除我们的罪业。另一方面,我们忏悔时的坦白发露并不是为了获得安慰,而是想要通过发露消除自己的罪业而且永不复作,所以它和“告解”的发露层次深浅不同,而且所依对境的殊胜程度不同。

  忏悔与贿赂也不同,我们并不是依靠谄曲心,念诵诸佛菩萨的心咒,使诸佛菩萨愉悦,进而灭除了我们的罪业。外在的力量永远无法从根本上灭除罪业,忏悔是真正依靠清净的悔过之心、信心、恭敬心,祈祷诸佛菩萨等殊胜对境,以其为净障的缘起力,通过内心相续当中的后悔心,通过念咒等现行对治力与诸佛菩萨的加持而去消除罪业。它不是谄曲地贿赂,而是依靠信心、恭敬心,依靠殊胜对境作为力量,依靠真实的行持作为对治法而消除罪业,与贿赂完全不同。

  通过以上三个问题,我们遣除了一些对于忏悔的疑惑。我们一定要明白自己已经遇到了无比殊胜的法门,遇到了无比珍贵的善知识,一定要再再忆念相续当中曾经造下的罪业,可以把自己曾经造作的罪业通过一张表罗列出来,看看自己曾经是多么地糟糕,造下了多么严重的罪业,向诸佛菩萨一一发露,并深深忏悔。一定要通过认识罪业,了知后果的严重性,生起追悔之心,这是我们要修持厌患对治力的一个主要方面。

  今天我们的学习就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 请解释忏悔的涵义。在忏悔时应该具有哪四种力?

  2. 教他人造作恶业、随喜他人造恶,自己是否也有过失?

  3. 发露的必要是什么?无法做到发露的原因是什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