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生离欤 死别欤

  当读到“生离常恻恻,临行复回首。此去不再还,念儿儿知否”时,一股强烈的思绪把我带到过往,我想起了母亲。

  年少时与母亲聚少离多,独母为了养活我,不得不长年出差;而我常常寄人篱下,那种难以言说的滋味让我变得独立,也变得坚硬——我从不思念母亲,不管离别的时间有多长。

  直到上了大学,离家甚远的我,独在异乡为异客,生出百般愁绪,才初尝想家的酸楚。即使这样,我仍然能找到各种乐趣以填充本就悠闲的生活,不断地麻木,试图忘却乡情。而我的母亲,却整日沉浸在念儿之苦中,偷拭了不知多少眼泪。母亲和我很“默契”,我们从不互相诉苦,也从不互相表达感情。

  我几乎没吃过母亲做的饭菜,她偶尔做过几次饭我觉得根本没法吃;她也几乎不会缝补,曾给我缝过几次衣服我觉得根本没法穿;但凡出现问题她只会扯着嗓门吼叫,她的极度“坚强”总让我觉得她更像一位父亲。我很少跟母亲沟通,更没对她表达过爱意,往往是自己在被“惹烦了”的时候,以最能伤害她的话语还击她。

  可是内心深处我却非常爱我的母亲,只是从不表露出来,甚至极力去掩饰。在学佛之前,我从不认为这样面对问题是一种逃避,也从未想过怎样才算正确处理自己与母亲之间的关系。

  每一次寒暑假回乡,家中十几样水果天天不断,吃的喝的塞满冰箱。她会把水果洗净、削皮、切成小块,然后送到我的手中。母亲竭力满足我的一切所需,尽管我可能并不真正需要这些。

  每一次假期结束返校,母亲总是提前数天帮我把行李打理好,买上很多食品,一连几天不停地叮嘱,好似我第一次离家般放心不下。她总是在我临行时找借口不送我,找一些活来忙以掩盖离别的酸楚,然后在窗口望到我身影不见,却还是望着。我知道,她怕我看见她哭。多年来,母亲总是向外界宣示人要“坚强独立”。

  我总是能读懂母亲心中的难舍和心底的脆弱。

  近两年,一直独立的母亲在大事小事上变得开始依赖我,总是询问我的意见。此时我已经值遇怙主希阿荣博上师并修习佛法,一改从前,我的心敞开了,态度变得温婉了,母亲也不再那么强硬。

  如今我已在藏地生活半年,母亲总是对我说:这么多年,我一直期盼你大学毕业后留在我的身边,没想到现在却越来越远。

  有一次,母亲打来电话:“妈妈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特别地想你。”为了这句话,我不知抹了多少眼泪,落笔此处亦如是。我突然意识到:那个曾经无比坚强的母亲,竟然也老了。

  我已经找到回报母恩最好的方式,也做了利他的最佳选择。尽管如此,我还是让母亲承担了她根本不想承担的分离和思念之苦。这么多年,所有事情都是她先做出让步,不管是我曾经错的,还是现在正确的任何选择。

  这就是母亲。

  长篇的讲诉,似乎和护生没有任何关系。卑劣如我只是想说明:除非特殊业缘,父母对孩子的执着,是天下最苦最深的执着。

  您的父母是这样吗?您是否也是位爱子情深的母亲(父亲)呢?

  倘若如此,您柔软的心一定可以理解:至亲之间天涯永隔是多么的痛苦!

  这份痛苦,《护生画集》里描述的这位将赴“刑场”的羊儿,同样真实具足。羊妈妈即将与自己含辛养大、茹苦看护的儿女们生离死别;它再再回头,只为临死前最后望一眼儿女们的面容。哪怕再不舍,哪怕再担忧,能换来主人的半点顾怜吗?

  最近读到一则有关羊的母爱故事:

  “在放生现场,看到了一只刚出生几天的小羊羔。小羊羔活泼可爱,惹人爱怜,在一旁不离左右的是它的母亲。母羊温柔地守护着小羊羔,不时低头吃几口青草。

  有一位师兄看着小羊羔实在可爱,模仿着发出‘咩咩’的声音逗小羊玩耍。不曾想小羊受到惊吓跑回母亲身边‘告状’,原本温顺的母羊见此情景,竟毫不畏惧面前几个高大的人类,踢起前蹄,对自己的孩子受到惊吓表示不满。

  母羊强烈抗议的这一幕让我吃惊,其实不论是人类,还是动物,只要作为一位母亲,在面对孩子受到伤害时,母爱让她变得勇敢,她会全力以赴地去保护自己的孩子,哪怕舍弃自己的性命。”

  只要是有情,疼爱子女的心哪有半点不同呢?人如是,动物也如是。常思父母恩德,同感动物之哀,念此常戚戚。

  一般动物的寿命与人相比本就短暂,又何苦因口腹之欲而造就它们与家人的生离死别呢?倘若有一天我们伤害的生灵与我们再度相见,你希望它们用什么方式待我们呢?

  绳子无情物,牵者心不怜,口欲若难填,菩提只是嘴上言。

  经论中说,轮回中的一切众生,无始劫以来无一未曾做过我们的父母。我们救护生命,不仅仅出于慈爱悲悯之心,同样也是为了知恩图报。故而,为了成全所有生灵爱子与反哺之心;为了报答累世父母舔犊深舐之情,恳请持刀者刀下留情。

  卑劣如我曾因不懂得如何处理自他关系而亏欠众生太多,哪怕是我今世的母亲。愿世间所有的亏欠,不要再再重演。祈愿自他一切众生长养慈悲心,早日生起真实无伪之菩提心。

  班玛措 愧文

  2015年12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