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写在基础班第一课之后

  

       法王如意宝曾在课堂上要求我们把自己发下的誓愿写在纸条上交给他。记得我当时写的是:尽己所能弘法利生。

  ——《次第花开•信心》

  9月9日,学堂基础班第一次课。

  我们连夜赶回山上,上师下车后步履缓慢地走回院子,我躬身目送,之后就背着电脑和设备,摸黑往房间走。此时闭关中心晚座下座的海螺声响起,连绵幽长。我抬头看了眼天空,散落着几颗不明显的星星,圣地显得愈发寂静。

  上师在这晚的视频开示中也提到,这两天山上停电了,也没有网络信号。为了确保晚上的直播能够顺利实现,下午先是管家带着我去了将近一百公里外的县城,测试好视频和音频的设备。傍晚时候,山上还是无法通信,上师也带着堪布们和法师赶了下来,大家都还没有吃饭。上师就去路边的一个餐馆,简单吃了一些。不时有路过这里发现上师的藏民,他们合掌站在门外,口中念诵着一些祈祷文,这样恭敬地远远看着。

  这第一堂课讲得时间比较短,因为我想着不拖堂,或者早下课一会,上师就能早些回山上休息。前一天晚上,上师一直忙到凌晨才休息。能听出来,这一天上师疲惫得嗓子都哑了。

  回来的路上,上师不时收到各地师兄发来的反馈信息,老人家很开心。其中有位道友提前祝上师教师节快乐,上师开玩笑说:“这是你们法师们的节日吧?”

  上师,这是您的节日,您是引导有缘弟子走在解脱路上的导师。

  第二天,仍然是这样,往返将近两百里的山路,只是为了十分钟的念诵传承。开示期间,由于身体原因,上师额头一直在不停地出汗,还特别不好意思地跟大家抱歉。

  上师在直播时说,快到了放生共修。我听着涌起一阵阵伤感,这段时间忙得不去想,其实心里也明白,似乎马上到了分离的日子。

  我六月份回到山上,仍然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场景。车子开到房间门口,第一眼就看到上师在门前的草坪上。我们迎上去,上师一一赐予加持,并带我们去工地。当时工地上还是一堆简单的木头,现在已经是雕梁画栋地装饰好了。在山下的时候,不知心里多么期盼,因为回来后会开启一年中最开心的时光——上师在山上。

  紧接着是极乐法会。地点在山脚下的一处平地,简单布置了一个法座,一个摇摇晃晃的遮阳帐篷。上师很少乘坐在院子门口等着接他的车,而是从闭关院翻越一个山头,一个人抱着经箧出现在法会现场。法会最后一天的下午,刮风下雨下冰雹,几十个信众帮忙扯住固定帐篷的绳子,上师也停下了讲法,手里拿着一枚金刚杵,略带笑容,安静地看着下面忙作一团的弟子们。

  其实,法会后几天,上师的嗓子哑得几乎失声,但仍然不顾或骄阳或狂风或暴雨,为大家讲解《极乐愿文》,引导信众发愿念诵阿弥陀佛圣号,发愿断恶行善。大家坐在底下听着上师沙哑的法音,泪水混着雨水,不住地流。

  今年上师观察后,为前来参加法会的道友们安排了很多闻思修的机会。上师在不同场合开示时,总会不厌其烦地说到:“大家上来一趟不容易,吃的住的条件不好,暂时也只能这样了,希望都别浪费时间,很难得这么好的修行机会。”

  极乐法会圆满后没多久,就开始筹划暑期佛学研修营的第一部分——“普贤讲坛”,是上师赐的名字。当时我高反劲还没过,管家说,由我和卓玛法师来讲净土。其实自己丝毫没有这方面能力,但还是脑袋懵懵地答应下来。因为上师的愿力肯定会实现,只要我们做弟子的随着因缘,尽己所能地用心去做,就不只是一个凡夫人在做这件事。而当我们依教奉行时,圣者的智悲之力已然融入自己的相续。

  准备讲坛的过程中,上师亲自参与到每个环节,演讲主题、顺序和形式,讲台大小、位置和制作等等,期间多次莅临文殊殿来安排这些看似细枝末节的事情,有时甚至坐在地上听台上的人试讲,演讲的法师们特别惶恐地不敢站到讲台上去,上师就一遍遍地鼓励。有时白天在山上山下、各处工地忙得太累,下午到了文殊殿,就随地坐下来倚着柱子低头小憩一会。我们看着,心疼得很。

  讲坛正式开始的前一天,上师被请回学院,显现上非常遗憾,并再再地说:“我处理好事情,不论多晚,第二天一定赶回来,一定回来。”讲坛第一天,现场出现一位陌生的藏族喇嘛,他大大方方地坐在讲台下面,听了一整天。问了堪布们和管家,结果我们谁也不认识他。第二天上师如约出现在文殊殿,那位喇嘛也就这么悄无声息地不见了。

  为了如期赶回,上师在学院行程紧凑到几天之内加起来只睡了四五个小时。

  所有的法师演讲完后,出人意料的一个环节——颁发奖品。

  上师说:“想到这个加持品比较殊胜,希阿措跟我说他们有人非常喜欢。正好我这里有几个……”听到这里,偌大的文殊殿,满座的四众弟子,估计最震惊的是我。因为彼时我清晰地意识到,我长久以来希求的,要实现了。

  果然,是法王如意宝圆寂九周年的纪念品——装藏有法王如意宝舍利和头发的像章。说实话,我对这个加持品执着了很长时间,虽然看上去并没什么机缘得到,但心里总有一个信念:上师会赐给我的。

  上师的确能够而且可以满足我们一切的心愿。

  他(法王如意宝)成天忙于传法、讲学,周围的人、身边那么多弟子,每个人生活上的小事他却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然后,似乎完全不经意地帮你把问题解决掉。

  ——《次第花开•无尽藏》

  今年我被分配到接待部发心,主要负责前来参加法会的汉地信众拜见上师的相关事宜。上师在金刚萨埵法会上说:“大家来一趟不容易,只要我有时间,你们想怎么见我就怎么见,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尽量满足。”

  这段时间,经常可以看到上师布满血丝的双眼,也看到千里迢迢赶到山上等待拜见的师兄们急切而欣喜的眼神。所以,真是一份纠结的发心工作。

  有天下午四点了,我和几位居士在院子门口等待约好的拜见。道友跟我说:“上师还没吃午饭,一直在接见藏汉各地的信众,刚又去了工地看电线。”

  还有一次站在玻璃房外迎请,上师走近了之后第一句话是:“不好意思弟子,我来晚了。我没休息好。”而上师往往是在木榻上一坐就是一下午,应大家的要求开示、授皈依、念传承,不停地俯身伸手赐予加持。等到满足所有弟子们的祈请之后,有时上师会疲惫地说:“弟子,我想在这里休息一下。”甚至有次,在拜见的信众们离开后,由于长时间腿脚不得活动,上师已经无法从坐榻上站起身了。本来在一旁整理东西的我,连忙走上去,怕不恭敬不敢直接扶住上师,只好弓着腰,上师就势按着我的背,站起来,说了一句:“好弟子,知道心疼师父。”

  有时大半年见不到上师,哪怕是师徒久别后的重逢,我也极少会在上师面前流泪,但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细细回想这些,很难抑制。倒也不用控制掩饰什么,因为思念上师而留下的一滴眼泪,也可以清净无边罪业。

  九月底,前来参加法会的道友们陆陆续续都下山了,我也很少再去祈请上师了。倒是上师主动问到有没有新来的弟子,然后安排接见。这时有一位小小年纪的师兄,家是很远的地方,独自一人出发,辗转换乘各种交通工具,用了五天的时间,找到了这里,只有一个心愿:皈依上师。

  我也不确定她短暂停留的这几天内,上师会不会安排接见。所以就鼓励她好好祈祷。

  那天傍晚上师在文殊殿给工人们开示,开始之前在法座上俯身轻声跟我说:“你去把那个要皈依的小女孩找来。”

  上师总是这样默默护持着每个弟子,不是一时,不是一世。可是只有心开始逐渐向上师敞开,才会感受到温暖流进这颗僵硬的心。原来,上师的加持是从一而终的呵护。

  慈悲的上师啊,永远是那样热切地护持着弟子的每一个善念善行!

  ——《次第花开•信心》

  后来,暑期佛学研修营圆满了,我又接过一个微信公众平台的编辑。这段时间,上师除了继续安排山上的种种日常,也隔三差五地被一些远近的寺院迎请过去传法。那几天总是连绵不断的雨,附近一些村落的路特别颠簸难行,上师可顾不上这些,“难行能行”,一场场授戒和开示,为偏远地区的藏民遍洒佛法甘霖。

  根荣法师和我,几天之内以“闭关”的形式一边摸索一边操作,几乎没见到除了彼此以外的道友。而上师不顾传法的辛劳,只要有一点点空闲,就亲自指点每一条微信的文字、图片和排版格式。

  千里之外每个有因缘看到的人,透过手机屏幕,用心体会一下:哪怕是微信消息,其实都饱含着上师殷切的教诲。

  九月份的一天早晨,我在编辑一条消息,上师来到工作室,提出了几处修改建议,直到一切圆满,成功发布。期间丹增尼玛师父过来说了几句话,上师笑着说:“阿妈她们肯定等了好久了。”

  我以为上师是要去附近的吉祥光明塔。结果临出门时上师说:“师父下山了哦,你们念八吉祥回向给我。要好好吃东西,好好过日子。”

  其实那几天心里也隐隐觉到了,但没想到那么快。在停车场告别之后,我们就这么木木地站在三宝殿那里,直至看到上师的车子隐没于两座山中间的那个弯道。

  这一年呐,好像就这样结束了,短暂到只有这三个月的时间。

  法王看过我们的纸条很满意,他笑着说:“你们要说到做到。以后就算我走了,我也会时常回过头来看你们是否在履行自己的诺言。”

  ——《次第花开•信心》

  上师今年不止一次地说:“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法王如意宝。这些年,法王肯定没有离开我们,他时时刻刻看着我们,这里的每一点发展,也都离不开法王的加持。”

  是上师给了积累资粮的机会,是上师带来了解脱的可能,是上师一步一步手把手地领着走向彼岸,作为如此卑劣的弟子,我经常想,到底怎么才能报答上师的恩德呢?上师乘愿再次来到世间,每个有因缘依止上师的人,参与到上师宏大愿力逐步实现为弘法利生大业的过程中,是莫大的福报,莫大的恩赐。

  我经常看《次第花开》,在一遍遍聆听开示的过程中,除了看到上师教言里饱含的恳切悲心,还看到上师对法王如意宝毫无保留的思念,并透过上师的回忆一窥圣者法王对众生的无边恩德……我深刻意识到,不仅是教法传承,犹如金丝线一般,清净无垢,更是这颗对一切众生平等护持的心,对上师承诺后不遗余力利益众生的誓愿,世世代代,薪火相传。

  愿我如您一般,不辜负这一世师徒的因缘。

  弟子 拥措卓玛

  完稿于2015年10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