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的学佛之路(下)

  2013年妻子怀孕,整个怀孕期间,她都在祈求上师的加持,保佑孩子健康平安。九月份,妻子顺利产下我家的小宝宝,母女平安。全家人的生活重心全部转移到小宝宝的身上,陷入到了繁杂的生活琐事中。这期间家庭内部因为养育小宝宝意见有分歧,经常发生争吵,整个家庭氛围相当的不和谐。矛盾不断地集聚,直到一次大的总爆发,妻子和我的母亲大吵了一架。我和妻子除了要照顾小孩,还要照顾老年人的感受,左右难以两全,感到心力交瘁。本以为女儿的出生会给大家带来欢乐的,可结果是平添了很多的烦恼。

  直到2014年11月份,我和妻子才终于从一年多的繁忙和疲惫中抽离出来,有闲暇带上小宝宝参加上师的放生活动并见上师。当我们跪在阔别两年的上师面前时,上师看到妻子带着刚满一岁的女儿时,还打趣地说:“小姑娘带着一个小姑娘!”我的眼睛有些许的湿润,而爱人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直接在上师面前哭了起来。上师问妻子:“为什么哭?”妻子对上师说:“怀上小孩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误吃了很多药,弟子一直都在祈求上师您的加持,保佑孩子健康平安!”上师又问:“孩子现在健康吗?”虽然之前检查时女儿的右眼有散光,但妻子还是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可能是心里觉得不算太大的问题吧。上师隔着很远的距离对着女儿轻轻地吹了一口气,我们都明确地看到宝宝的右眼眯了两下。妻子又请求上师加持她早日完成十万个大礼拜,这是她生小孩前发下的誓言。我的习气立马钻出来,对上师说:“她就是这样,愿发得很大,行动力很差!”上师立即转向我,对我说:“那么你呢?”我一下愣住了,颤巍巍地说:“我也做得不好。”妻子接着对上师说:“我们感觉你在成都的时候,我们学佛还比较精进,你离开成都了之后,我们就很懈怠!”妻子说完这句话,我的心里立即又对妻子生起了烦恼,心想你怎么对着上师说这些话啊,太没礼貌了!而上师立即很严肃而语重心长地说:“哎呀,这是我的责任,你们没有加入学习班吗?”我们答道:“没有。”上师就对着陈师兄说:“让他们两个加入学习班。”然后又对我们说:“好好学,家庭会和睦的,小孩也会健康的。”我们很惊讶,上师怎么知道我们正面临很严重的家庭问题呢?而妻子明明以点头的方式告诉上师宝宝很健康,上师还是对宝宝吹了一口气。

  回到家里,回想到下午见上师的那一幕,妻子对我说:“当你在上师面前笑话我的时候,上师肯定是看出了你的傲慢和身上的毛病,才反问你 ‘那么你呢’。”我才回想起这一幕,领会到了上师这句话的深意,意识到我身上长期以来的这种习气太强大了,以至于在面见上师时,都情不自禁地表露了出来。而上师也通过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我意识到了自己做得不好,还老是喜欢谈论别人。我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而当宝宝再次去做体检时,右眼的散光问题已经全部没有了,妻子将这一消息告诉我时,我和妻子都坚定地认为这是上师的加持!我们和上师短短十几分钟的见面,上师就加持了我们全家人,还给我和妻子指明了学佛的方向,上师对我们的恩德,我无以言表。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和妻子按照上师的要求,加入金刚萨埵心咒和大圆满前行的共修。对于一名初学者来说,真正开始了实修也是蛮有自豪感的,心里老想着我和以前不一样了,真实地开始了修行,对实修后的效果也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是不是实修了之后我的烦恼就减少了,也不会乱发脾气了,会完全改头换面;或者是身体是不是会发生什么变化,出现什么验相之类的,比如身体放光啊,看到佛菩萨显现啊,或者是身体漂浮在半空中啊,等等,这些非常不切合实际的想法我都想过。真正开始观修了以后,我除了从法义上明白了暇满难得、寿命无常、因果不虚的道理外,伴随而来的却是各种腿麻腿疼、腰酸背疼,我感觉自己从上座没多久就开始和疼痛作斗争,有时一周七座的修量也没有达标,但我还是继续坚持。

  不知不觉的,我发现自己没有以前那么讨厌家里的害虫了,蚊子啊,蟑螂啊,苍蝇啊,小飞蛾啊,以前我会觉得它们侵入到我的空间,打扰了我的生活,必须立即处理掉。现在我非但不想伤害它们,有时候还会想:让它们在这里呆着吧,其实它们对我也没什么影响的。单位里偶尔会窜出一只小蟑螂,原来我都是一脚踩死,现在我非但不愿意去杀死他们,其他同事踩死它们的时候,我的心还会有不忍的感觉;以前我很喜欢吃肉,观修了之后,感觉吃肉也没有以前那么香了。观修的法义中“生而为人之身体,望而生畏之尸体”这句话,让我每次看到盘子里的肉,就会想到尸体两个字,肉在嘴里嚼起来滋味怪怪的;以前我很喜欢看综艺节目,节目里嘻嘻哈哈的觉得挺有意思的。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这些节目真的挺无聊的,把时间浪费在它上面没有多大的意义了;甚至是电影,花两个小时看一场无聊的电影,真的太浪费宝贵的时间了,还是赶紧去补观修吧,要不然这周又要不达标了;原来我很喜欢和同事们开玩笑,满口跑火车,胡说八道,一天到晚都在办公室里造口业,观修了之后我开始觉得不自在了,感到这样确实不好,说话不负责任。特别了知了绮语的过患之一是说话词不达意,而我也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能准确地用语言表达心中所想时,我更加深刻地相信因果不虚。以前我很少去认真观察周围的人和物,观修了之后,有时候走在大街上,看到周围的人们身口意三门不断地造作着各种恶业,有的还全然不知,自得其乐,突然意识到这真的是颠倒,快乐地造着恶业还全然不知,太可怜了!当然我的这些小小的变化还不够稳固,见解也很粗浅。但是通过观修,真的产生了变化,再一次让我相信了佛法真实不虚,上师的教言就是金刚语,真实不虚。

  因果不虚的实修引导结束以后,希阿法师慈悲,给我们放暑假。因为单位的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我一直犹豫究竟去不去扎西持林参加金刚萨埵法会,后来转念一想,如果今年因为繁杂俗务没有上山,明年我又会不会再次遇到违缘呢?世间的琐事再怎么做也是做不完的!这是希阿法师讲课时说过的一句话,我不能再犹豫了,立即作出决定,到扎西持林去朝圣,去见上师。

  如果你要问我什么是加持的话,我会告诉你,去扎西持林吧,到了之后,你就明白什么是加持了。我无法用语言准确地将加持描述一番,但我知道,我在山上的每一天,都过得无比开心。在大城市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已经习惯了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习惯了伪装和面具,习惯了人与人之间的紧张关系,习惯了心的坚硬和麻木。可一到扎西持林,这些负面的盔甲一件一件地掉落下来,如释重负。可能是到了扎西持林,自己的本心就流露出来的缘故吧,我特别容易被打动,法师精彩的演讲、师兄之间的和谐友爱、经殿里法相庄严的佛像、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都能打动到我,我常常眼睛湿润,心变得酸酸软软的,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回想自己在城市里的生活,身上所有的恶习,为一些生活琐事斤斤计较,和妻子、和父母吵架。闹得家庭不和睦,真的太不应该了。我还做了很多无聊的事情,浪费了很多宝贵的光阴,没有将时间完全用在精进修法上面,我感到非常惭愧,既对不起自己,更辜负了上师对我们的深情厚意。上师是无比慈悲的,肯定不会责怪任何一名不成器的弟子,但是做弟子也应该按照上师的教言,依教奉行,这是做弟子的本份。一想到这些,再看看如此不合格、反反复复的自己,我几度不能自已。

  到达扎西持林的第三天,上师回来了。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非常高兴。在文殊殿里,上师坐到法座上,我远远地望着上师,边上的师兄对我说:“我听说上师是连夜赶回来的,你注意到了没有?上师显得有点憔悴,肯定是在大老远的地方弘法利生,又急急忙忙赶着回来见弟子!”我听到这一席话,望着脸上挂着一丝倦容的上师,心里一阵酸楚,悄悄地把头埋进手臂中,暗自抹眼角的泪水!

  有时候我会自己骂自己,一个大男人,心怎么这么软,坚强一点。可是扎西持林的加持力太大了,我根本做不了自己的主。

  在这里大家不会因为没有水、没有电而发愁,也不会因为床铺很硬、饭菜不合口味而抱怨,和城市里比起来,这里的种种不方便也并没有阻碍大家行持正法,你会发现平时在家里娇滴滴的自己,到了这里之后还是什么都能适应的,其实生活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离开了某些外在的东西就活不下去,在这里你反而觉得活得很充实,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在扎西持林的每一天时间都很宝贵,我抓紧时间修法,转山,绕塔,绕莲师坛城、转转经筒、参加茶话会、还到厨房去帮忙。七天时间很快过去,到了我该回家的时间了,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扎西持林,回到了成都,已是凌晨两点钟。早上起来的时候,妻子急切地等着我讲述山上的各种见闻,我是含着泪水,几度哽咽地把大致的经历给她粗略地说了一遍。她用惊讶和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心里好像在想:“这个家伙怎么了?在家里只手遮天、飞扬跋扈的惯了,什么时候心肠变得如此之软?”我看出了她的疑惑,对她说了一句话:“明年你一定要去扎西持林!”

  回到成都的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沉浸在这种极易被打动的状态中,我发现自己天天都会想念上师,上师慈悲的笑容时常出现在我的心田;我开始认真地修法,很快把以前所差的观修补完;认真地翻阅上师的著作《次第花开》,这本书是我第一次见上师时结缘回来的,可是一直没有看完,现在想想太不应该了,做弟子的连上师的书都没有看完怎么配做上师的弟子,所以我一定要把书看完。当我真正翻开书时,我才意识我以完成任务式的心态来看这本书完全是多余的,因为书中的文字早已吸引住了我,字里行间全都是佛法的智慧的流露,整本书我是在感动中看完的。原来,宝贝其实早就在我的家里放着,只是我一直没有意识到,将它束之高阁而已。

  我开始不再关注大大的房子,现在的房子完全够住了,为什么我还要把多余的时间和精力花在选房,买房,装修房,然后再不断地努力挣钱供房上呢?我对汽车也没有那么执着了,同事们都换车了,我也早就想换一辆车的,仔细想想,现在这个车也蛮不错的,城市里上下班完全够用了。何必浪费更多的精力和金钱在不必要的事情上呢?如果要开车去扎西持林的话,我这个车确实不适合,转念一想,去扎西持林也不必开车,完全可以包车去嘛!打住打住,我又在制造分别念了。

  回想以前浪费了太多的时光,快三十岁了才值遇佛法,遇到了如珍宝一般的大恩上师,中途有两年也没有认真修法,浪费了宝贵的修法时间。生命什么时候结束我们确实不知道,临死的时候什么对我们最有意义呢?即使不想这个问题,就算不信仰佛教,那么我们暇满难得的人生就应该在财色名食睡里度过吗?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从来没有认真地思考过出离心和菩提心,一想到出离心,就会联想到出家,也根本没有想过自己要出离,没觉得轮回有多苦!更不要说菩提心了,觉得菩提心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境界吧,作为凡夫的我,完全不用想了,太高不可及了!

  九月份正式开学,希阿法师带我们观修四外前行的最后一个修法“轮回过患”。修完了轮回过患,我体会到了轮回的苦,心里开始感到害怕,谁知道我会不会掉进地狱里去呢?末法时代的众生,所思所想,全是烦恼,所作所为,全是罪业。我们一生中究竟造作了多少罪业,我们数也数不清的,唯有依靠精进修法,忏悔罪障。下辈子最好不要到轮回里来走一圈了,看到周围的人们快快乐乐地造恶业,还全然不知道,特别是去买生的时候,看到水产市场里的人们,觉得他们真的很可怜,同时觉得值遇佛法并相信佛法太不容易了,就算下辈子能够投生到人道,就一定会是八暇满的珍宝人生吗?还是出离六道轮回比较好。

  闻思班的课开始后,根荣法师给我们讲了法王老人家的《胜利道歌》。这让我开始认真关注菩提心这个词语。通过法师的讲解,我终于明白了菩提心分为世俗菩提心和胜义菩提心,世俗菩提心又分为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只有通过不断地发菩提心,那怕是造作的菩提心,并如理如法地去行持,我们才有可能生起真实的菩提心。以前老是觉得菩提心太高大上了,完全不是我等凡夫可以企及的高度,想想也就算了吧。现在我才明白要想成就圆满的佛果,必须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菩提心是成佛的不共因。并且如此高大上的菩提心的训练也是有次第和方法的。

  我知道了这个道理之后,开始注重发愿和回向了。以前我不是很注重发愿和回向,心里老想着如果我行持每件善法都要回向一下,是不是太贪功德了呢?认真想想,我不回向就代表我不贪功德吗?我是错误地理解了三轮体空的道理,认为不回向就表示心里没有想着刚刚所做的善事。这样的话,功德可能更大。这完全是掩耳盗铃嘛,假装自己心里没有老想着刚才所做的善行。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非但不是三轮体空,完全就是一种自私自利的心,生怕自己得不到半点的功德。所以我开始串习发愿和回向,哪怕发的造作的菩提心,也要发,也要串习,也许有一天,就能从心底里真实生起利他之心呢?

  以上就是我截止到今天为止的学佛之路,这条路还很漫长,我也将不断地祈求大恩上师的加持,不断精进地修学佛法。我能够在今生遇到佛法,遇到大恩上师,简直是太幸运了。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当初没有值遇佛法,未来的人生之路大概应该是这样的:拼命地挣钱,养家,换大房子,换大车子,买自己喜欢的各种电子产品,每年带上家人外出旅游N次,抚养女儿长大,送她念好的幼儿园、好的小学、好的中学,如果有可能,今后送到国外去念大学……直到她成家立业,然后我和妻子再发挥余热,帮女儿带小孩,料理家务,安度晚年,最后走进坟墓,然后继续在三有中不断的轮回!无法想象。

  弟子愿将此篇以无穷无尽的分别念而成的文章供养给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弟子才疏学浅,文章有很多不如法和疏漏的地方,在此祈请大恩上师的原谅!弟子愿以大恩上师为主的所有高僧大德能够法体安康,长久住世!

弟子:  巴登达瓦

完稿于2015年10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