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相信我的佛菩萨

——杨正珍居士学佛及往生纪实

  编者按:

  本文原名《花开见佛——记我妈妈往生的经过》,摘自《近现代往生纪实》,原刊载于《蜀中净土》。本文作者曹官钰女士,重庆一位中学英语教师。以前她对自己母亲的虔诚学佛只是理解和尊重,但从未真正从自己内心相信过佛教。2008年4月,蒙其母亲往生后火化时示现殊胜瑞相,从此对佛教产生了坚定不移的信念,并已打算同她先生一起皈依三宝。

  本文中曹女士自述母亲学佛经过及往生后示现瑞相,真实感人,令人启发。尤其是文中作者母亲杨正珍居士对三宝的坚定信心,晚年修行的精进令人印象深刻;家人对她学佛修行的理解与支持令人十分随喜;作者曹女士及其姊妹虽当初尚未皈依三宝、对佛法没有了解,凭借着对母亲的行孝之心,能够听取母亲道友的建议,遵从寺庙法师的安排,如理如法妥善办理母亲身后事,其行令人赞叹,为此我们特别转载分享,以期能利益更多的人。

  为体现真实感,尊重原作者,我们除了重新编辑了文章标题、添加了五处“编者注”、错别字校对之外,未对原文内容作改动。

  我的妈妈叫杨隆珍,佛名杨正珍。细算一下,好像她老人家加入佛教也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

  妈妈师从慈云寺住持唯贤大师。从一开始学习佛教就特别认真,特别执着。记得当初爸爸还有些不理解,她就干脆打起包袱,准备直接住到慈云寺里去了。那时的我还小,大人的事儿还没有我插嘴、表达意见的份儿,就只有拉着妈妈的衣角“嘤嘤”地哭。当然后来爸爸不仅同意了,而且还主动承担家里的各种家务,全力支持妈妈学习佛教。

  妈妈很好学,很坚持,认准的事儿就一定会一丝不苟地坚持到底,绝不半途而废。每天妈妈都会按时做那些佛事,什么换贡(应为“供”——编者注)、上香、磕头( “礼佛”——编者注)、打坐、念佛,真是几十年如一日,没有一天落下。每天清晨天不亮,她就起床大声诵读经文,这一读就是两三个小时。为了学好经文,识字不多的她硬是(“硬是”,此为四川方言,主要是加强语气——编者注)像一个好学的小学生,要我们娃儿几个教她学会查字典。从最开始是我们教她,到后来却是她教我们认那些繁体字。有时候我们劝她也看看电视,她说:“不,我要把视力保护好,我的视力是用来学佛的。”

  面对再大的困难我的妈妈都会非常勇敢,处理各种矛盾非常大气。在“顾大局、识大体”上绝对是我们五个孩子学习的楷模。记得有一次我哥哥因病住院,我和两个姐姐急得眼泪直掉。81岁的妈妈却非常勇敢,镇定自若,坐在哥哥的床前坚定地念佛,她坚信佛祖的力量。受到妈妈影响,我们也迅速镇定下来,积极和医生配合,坚信哥哥一定能逢凶化吉。后来等哥哥出院后,我们问起此事儿,她说:“难不成,我也像你们一样?哭,除了给你们添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不想让你们为我担心!我相信我的佛菩萨!”

  几十年的学佛,让我的妈妈内心非常宁静,坚定,身体也非常健朗。就在去年6月,快82岁的她还和几个学佛的朋友一起到峨眉,上五台山朝山敬佛。

  妈妈非常独立,生活自理,一直单独一人生活(作者父亲过世好些年——编者注)。她说一天到晚学佛忙得很,哪里会感到孤独?记得在她满80岁的寿宴上,我恳请妈妈跟我一起住,她说“现在我还动得了,今后等我动不了了再说。”在她的执意下我只好作罢。可是这一作罢,妈妈就再也没有给我机会了。

  今年(2008年)4月12日,我还在大学城给高三的孩子上课,得知妈妈突然过世的消息,简直就不相信我的耳朵,差点没哭晕过去。怎么可能?我不是跟您约好,今年暑假我们一起去西藏旅游吗?这可是你的梦想啊!而我却没能见上您最后一面,没能听您给我解释不跟我去西藏的理由。其实我还是有一些预感的,所以我才会强烈要求您过年跟我们住一个星期,所以才会拉上你到医院补好牙齿,所以只要您有生病,我们都会非常紧张,要您立即住院,一刻不能拖延,所以才会和您有暑假去参观西藏布达拉宫的约定。

  妈妈到她表妹家去喝生酒(“喝生酒”是方言,也是地方习俗,就是去赴生日宴的意思,而非喝酒——编者注),完了午休起床,突然就倒在了床头,不到十分钟就走了。尽管别人解释说这是佛祖特意安排。一来,在她走时热热闹闹的有人照顾她;二来不要子女在她身边哭天抢地,让她牵挂而不能放心离开。可是我却怎么也想不通,在妈妈临走前为什么不给我一丝感应,让我多给她打几通电话,多看看她老人家?在妈妈的灵堂前,看着妈妈的遗像,我反反复复地问妈妈这个问题,不相信她会忍心丢下她最喜欢的儿女们。

  我的妈妈一心向佛,理想就是要能升入西天永远和佛祖在一起, 可她老人家的突然逝去真让我们不知所措,我们姊妹几个没有人学过佛,不懂得佛教的规矩。但在关键的时候我们得到了了妈妈生前的好朋友邓正露、张长华、邓文珍等的帮助。于是我们为妈妈请来了慈云寺的法师做法事,以及后来到慈云寺给妈妈放焰口也都多亏了她们的帮助,所以我要特别向她们表示感谢!火化那天凌晨 2点钟,邓正露又来给妈妈守灵,她要送妈妈最后一程。早上5点整,众多的亲朋好友和我们一起站在炉火前护送妈妈。邓姐反复叮嘱我们千万别哭,一定要大声吟唱“南无阿弥陀佛”。看到自己亲爱的妈妈被送入熊熊炉火中,却又不能哭出来,这是何等的难受!直闷得我心口疼,气都喘不过来。虽说这是人间的生死离别,可我还是办到了,我没有哭,我一直在大声吟唱“南无阿弥陀佛”,心中一直念着菩萨来接妈妈,赶快脱离苦海。

  奇迹终于出现了!这是我一生都无法忘却的一幕!当我双手合十大声吟唱时,非常清晰的景象在我的眼前产生了。一团白雾从炉火中慢慢升起。旁边也有一团更为大块的白雾。突然繁花似锦,各种漂亮得叫不出名字的花出现在我的眼前,非常炫目,有一种花有点像炼钢厂里四溅的钢花,好像是从一个巨大的窗口里延伸出来,靓丽无比。接着好像是妈妈被戴上了一顶古时候汉朝的官帽,同时一尊侧面倒地的佛像慢慢坐了起来。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头越仰越高,好奇地“看着”。慢慢地这尊佛又化成了无数的小佛像排成了一个菱形四边形。

  我以前对妈妈所追求的、所信仰的佛教只是保持一定的尊敬,并不十分相信,但眼前的这一幕幕已经容不得我有半点怀疑,我为妈妈的理想即将实现而激动得热泪盈眶,不停地念到“祝福你,妈妈!妈妈,祝福你!你终于修成正果,福归西天。大慈大悲的菩萨终于看到了你的坚持你的执着,阿弥陀佛”。更让我惊叹的是,我的眼前又出现了一层层燃烧着的跳动的火焰,明亮而通透,在这一圈圈紫蓝色的火焰里,突然出现了一只手,是一只左手,饱满而圆润。人间怎能看得见这样的手?分明是那些庙宇中佛台上供着的菩萨或佛祖的手啊!她轻展开来,像刚出池塘的新鲜莲藕,又像是千年难见的碧玉,这时在这只手的中指上突然出现拇指大小圆乎乎的什么东西。我虽然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但我在第一时间感悟到那一定就是我的妈妈杨正珍,是菩萨老人家来把她接走了!但眼前的景象还没有结束,在这一层层火焰中的玉手消失之后,又出现了一座座大佛,他们像一座座大山并排交错,阳光普照,四面金光,在最前面横卧着一尊巨大的卧佛……

  这种景象至少持续了二十分钟,可以说我是贪婪地看着这一幅幅壮丽的景象,拼命地想让他们一直烙在我的脑海里。我站在炉火旁,泪流满面,久久不愿离去。妈妈生前曾要我跟她学佛,我没有答应,只表示支持她所有的选择,尊敬佛经、佛学、佛菩萨。而如今,我经历了眼前的一切,看到了我难以用语言描绘的情景,我觉得是不是冥冥之中妈妈在指引我信仰的方向?是不是我注定与佛有缘?就在那一刻,我改变了以前的想法,我不仅要学佛,而且要不辜负妈妈对我的希望好好学佛。希望有一天能和妈妈在西天相见,能有机会继续做她的好女儿。我要问她为什么离开人间时没给我一点感应,没有给我机会让我在她走之前尽到一个女儿应该尽的孝道。

  今天我把我见到的一一记录下来,一是为了缅怀妈妈杨正珍;二是要学习妈妈对信仰的认真执着,不含丝毫杂念,坚持到底就一定能取得成功!

  作者:曹官钰

  (转载自《蜀中净土》)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