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扎西持林养老院往生故事(6)

巴桑喇嘛:高兴地离去

  一个人如果真正将佛法作为一生的信仰,一定能得到上师三宝不可思议的加持,面对死亡时会非常从容。

  ——希阿荣博堪布《寂静之道》

  2015年11月,藏历十月,几场大雪过后,扎西持林迎来了又一个冬季。这个万物蛰伏、藏而不宣的季节,对于老年人来说,不仅意味着一岁终而一岁始,更可能意味着这一世的结束,去往下一世各自不同的方向。每年冬季,扎西持林养老院都会有老年人往生,老喇嘛巴桑是今年入冬后,往生的第一人。
       巴桑喇嘛,现年87岁,原是容擦村人,来扎西持林养老院已七年时间,于2015年藏历十月初八(11月19日)往生。

 

老喇嘛巴桑  摄于2013年8月

  往生前的十来天,因亲戚的再三要求,他被接走外出看病。原本巴桑是十分不愿意离开扎西持林,怕自己死的时候回不来。在被亲戚接回家里住了几天后,他说:“我年纪这么大了,实在不愿意离开扎西持林。如果你们实在要我出去看病,就要保证在我死之前一定会把我送回扎西持林,这样我才去。如果你们不答应,我是不会离开扎西持林的。”在亲戚的再三保证下,巴桑喇嘛才同意去了甘孜县城的医院。可是去了没几天,架不住巴桑的反复催促,亲戚又不得不把他送回了扎西持林。

  那天已是下午时分,一回到养老院,巴桑喇嘛就迫不急待地托人去请达森堪布来给自己念经。见面后,堪布问巴桑:“你还有没有什么心愿?还需要什么?”巴桑回答说:“回到了扎西持林,我就没有什么担心和牵挂了。”堪布嘱咐巴桑,一定不要忘记忆念上师,不要忘记忆念阿弥陀佛,并为巴桑念了颇瓦。堪布临走前,巴桑跟堪布说:“能见到您,您还给我念了颇瓦,我就放心了,我很高兴。”

  第二天上午八点过,达森堪布再次来到巴桑的住所探望,询问其身体情况。此时的巴桑一直没有进食,也没有饮水,但神智清醒,说话间口齿清晰,淡定从容。他对堪布说,自己一点都不觉得痛苦难过,他已经是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能遇到这么好的上师,能死在扎西持林心里真得是非常高兴。
       巴桑让身边的人把他扶坐起来,双手合十,在达森堪布的带领下一起专注地念修了三个小时的颇瓦。下午,扎西持林闭关中心的另外两位堪布也专程去养老院为巴桑念了颇瓦。而那一整天他都处于十分清醒的状态,对于到访的人都能认得并清楚地语言交流。

  当天夜里11点过,巴桑让看护他的人帮助他吉祥卧,并特别叮嘱把挂在墙上的念珠取下来放在他的左手里。就这样,左手持着念珠,右侧吉祥卧,巴桑喇嘛很快地安然往生了。

  “巴桑不是一般的修行人,他的修行真的是很好。为什么这么说呢?第一个原因是他不怕死,第二是尽管生病,但是他不觉得身体痛苦,心里也没有痛苦。那天我问他,你已经年纪很大了,又得了重病,你害不害怕死?他说他一点都不怕,还很高兴。有些人没有修行,死亡的时候很痛苦的,不只是身体,心里也是非常痛苦的。”事后,达森堪布如是这般地评述巴桑。

  在面对生老死病等许多方面,修行人和世间人有着很大差别,真正的修行人具有内在的境界,即使非常普通的一个修行人,在他们遭遇疾病违缘时都可以转为道用——病有病时积累资粮的方法,死也有死时的快乐安详,正所谓“真正的修行人,病有病的快乐,死有死的快乐”。藏地许多高僧大德和高尚的修行人,在死的时候,就像从一个地方前往另一个地方一样,心里根本没有任何恐惧、伤感。对于一个真正的修行人来说,死亡实际上只是轮回流转的一种途径,是无始轮回中离开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必须经历的,因为已经明白其中的真正含义,所以可以坦然面对。

采访家中的巴桑  摄于2013年8月

  听着达森堪布的讲述,我们想起了与巴桑的初次接触。对巴桑有着清晰的记忆是因为,他是我们在养老院近距离接触的第一位喇嘛。那是2013年夏季的一天,因为听说了巴桑的精进,下午我们便前往拜访,邻居说他去打水了,让我们等等。约半个小时后,他颤巍巍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眼前,看着他一步一挪极慢地前行着,我们方才明白,不过两三百米的汲水距离,为何他会走这么久。
        巴桑喇嘛的屋子,是一个小的套间,进门是厨房,里面一间是佛堂兼卧房,这是养老院独住的老人统一的房间样式。房间虽小,但却干净整齐,一点不显拥挤。巴桑招呼我们在佛堂里坐下,佛堂的墙壁上挂满了唐卡与法像,佛台上供着花、水还有酥油灯。
        巴桑喇嘛是个性格内向、不擅言辞的人,对于我们的提出的问题,他总是十分简单的几个字、一两句话就作答了,然后静等我们提出下一个问题,再无额外的言辞。过往的人生,在巴桑的记忆里留下的印迹似乎消失殆尽了,通过采访,我们所了解到的是一个极其简单的生平。

  巴桑出家前以牧牛为生,终生没有婚娶,唯一的直系亲人弟弟已去世多年。巴桑喇嘛三言两句便完成了对他八十多年人生经历的讲述,神态安详,语气平和,没有任何的焦虑与不安。当我们问他,您在这世上孤身一人,觉得孤独吗?害怕吗?他很肯定地说,不孤独,也不害怕,因为这里有活佛,有堪布。吃的用的上师全部都给帮助,生活有保障,一点都不用担心。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堪布。

  还记得那天,我们也谈到死亡。我们小心翼翼地问道:“您现在这么大的年纪了,随时都有可能面对死亡,您害怕死亡吗?” “以前害怕,后来听了堪布上课,我就不怕死了,但是我怕死后下地狱。”老人的回答平静而直接。“有上师和堪布在,您还怕呀?”“我对上师和堪布有信心,我是对自己没有信心,所以现在要多念经。
       可能正是基于这个“对自己没有信心”,巴桑修行十分精进。他年老体衰,除了眼睛几乎看不见,行走困难外,还患有较重的喉疾,只能吃一些流质的食物。尽管如此,他仍和其他人一样,每天早上四点法螺声响起时,便开始自己一天的修行。除了在家念经打坐,身体状况稍好的时候,他便尽量地去转山转经。清楚地记得,当时他说,最高兴的事情就是见到上师、见到堪布,参加法会等等;最难过的事情就是生病严重时,没办法如常地修行。在那以后,在坛城大经堂、法会现场、堪布的讲课的课堂上,我们时常能认出巴桑年迈的身影。在与达森堪布的交谈中,也多次听到堪布赞叹巴桑的精进行以及他对上师仁波切的无伪净信。

转经中的巴桑 摄于2013年9月

  可是,这样的巴桑在我们肤浅的分别念里,还是太过普通的。在我们看来,养老院里这样的老人实在是比比皆是,他的经历和行为着实平凡简单,没有什么“亮点”可以讲述。于是,两年前的那份采访稿一直按下未发。

  然而,正如上师仁波切在《前行笔记》中所开示的:“真正学佛是要真做工夫的,从最琐碎、平实处一路埋头做下去,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几年几十年,不松懈不放弃。如掷石入深潭,一沉到底。”巴桑正是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平淡无奇中,依教奉行地修持佛法,踏实地做着“真工夫”。在死生关头,从容面对,高兴地离去,用他扎实的修为诠释了怎样才算是“生死无悔”。

 

后记:

  2015年11月30日上午,为期九天的超度念经结束后,巴桑家族中的晚辈计划将巴桑的身体送往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进行天葬。他们认为喇荣五明佛学院是法王如意宝创办的,是十分殊胜的地方,在那里天葬对巴桑很好。临行前,这几天一直护持在旁的道友发现,被单覆盖下的巴桑的身体明显缩小了。大致一量,原本个头一米七几的巴桑已缩短至一米左右。

  在《大幻化网次第续》《大圆满开照深道》等中说,修学密宗的上等成就为无余涅槃和有余涅槃。所谓无余者即学密宗的上等瑜伽士四种成就相:一无余微尘而成就,二为度化他众以满天彩虹之光身而成就,三光身消于虚空而成就,四肉身直接消于虚空而成就。所谓有余者即以无漏智慧焚烧异熟肉身后,只剩下一部分,也即是肉身缩小的成就。

亲属及道友在为往生的巴桑做擦擦像   摄于2015年11月

 

 

  完稿于2015年12月1日

  藏历十月二十一日 地藏王菩萨加持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