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扎西持林 > 寂静地纪事 > 扎西持林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扎西持林2015 · 普贤讲坛:愿义无反顾趋往极乐刹 往生四因摄持下的临终关怀

视频加载中...
下载视频(右键另存)

  谢谢卓玛师的讲演。藏人有一句话:明天或来世,不知道哪个会来得更早。愿大家听了卓玛师的讲演后,对净土法门能生起更大的信心,至心修持往生四因,成功将生死把握在自己手里。

   大多数人都忌讳谈论死亡,但我们的一生不仅最终要面对自己的死亡,还要不断地面对亲人朋友的死亡。山东曾有个女孩两岁时就失去了父亲,她对父亲所有的记 忆只是一张模糊的黑白照片。年岁稍长后,她心里开始有个疑问:人死后到底会去哪里?但所学到的知识都无法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上大学时,她开始接触到佛法中有关六道轮回的理论,一直困扰她的疑问终于有了头绪。在读硕士期间,她又遇见了上师仁波切,便开始系统深入地学习佛法。这就是本次讲坛要为我们讲演的最后一位出家师雍措卓玛师。

  上师仁波切曾说,前世最后一个念头是来世第一个念头的因,如果善加利用,死亡的过程其实酝酿着非常宝贵的解脱机会。雍措师要为我们大家讲的是,修行人如何为自己和他人创造有利的临终条件,大家掌声欢迎。

愿义无反顾趋往极乐刹

——往生四因摄持下的临终关怀

拥措卓玛法师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大智文殊师利菩萨!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

  各位法师、各位道友,大家好!今天我跟大家交流的题目是“愿义无反顾,趋往极乐刹”,副标题是“往生四因摄持下的临终关怀”。

    世间但凡心智正常的人,都不会认为自己不会死,只是觉得不会那么快死。大家对此生必死这一点深信不疑,但大多数人对死亡的认知也只到这一步就戛然而止 了。很多人会想:自己现在还很年轻不会死;有种种未完成的家庭和社会责任不会死;身体很健康不会那么快死;有三宝的护佑不会那么快死……结果这样想着想着 就死了。上师在《寂静之道》中开示说:“看看我们周围有多少人是怀着对未来生活的热情计划而突然离开这个世间的,我们没有理由相信自己会比别人更幸运。”所以我今天跟大家交流的就是,当我们在面对自他的死亡时,应该做哪些准备和避免哪些行为。

    临终关怀这个题目非常大,在全球各地有不同的人道主义组织、宗教团体从事于此。仅就佛教内道而言,不同宗派、不同传承的往生修法和窍诀也不尽相同。今天 我主要承接卓玛法师所分享的往生四因修法,来谈一谈作为一名修行人,在对死亡有所准备和了解的情况下,临终时应该做的事。

  佛陀当年在圆满了一切断证功德的同时,也圆满了自他二利的功德。我今天的讲解也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谈自利,作为一名修行人要如何在延续平日修行的基础上,对死亡做准备;第二部分谈他利,我们有缘见、闻、忆、触到的一切众生即将离开这个世界时,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上师也说,现在大部分人对死亡一无所知,而临终者的感受又迥异于常人。我们往往是根据自己的需求和感觉来判断临终者需要什么,这样多数情况下不仅帮不上任何忙,反而制造了很多麻烦。所以,无论是为自己还是别人,都应该对死亡有所了解和准备,而且越早开始越好。

  第一部分,自利。修行人的死亡——延续平日的修行。

     我们自己算不算修行人?尤其是经过一段时间的修持,检查自己的信心有没有增上,烦恼有没有减少后,好像也没那么大的自信说自己是真正的修行人。但在往生这件事上,其实对修行人的要求并不高,只要具足三个条件:首先,对阿弥陀佛和极乐世界有强烈的信心;第二,对往生极乐世界有强大的希求心;第三,为了能成功往生,真心付出努力。只要具足了“信、愿、行”这三个条件,就可以很自信地说自己是净土修行人。

  修行人对死亡的态度应该是:上等修行人会非常欢喜,至尊米拉日巴尊者在道歌中唱道:“死亡非死亡,瑜伽成小佛。”虽然并非每个修行人都能通过死亡获得解脱,但它却是增上修行境界的好机会,所以他们对死亡有欣喜之情。

  中等修行人是“不惧”。通过一生的精进修持、积资净障,对死亡有所了解和准备,他对死亡到来的一切境象、发生的每一个阶段、将会出现的情景都非常熟悉了解,所以不害怕死亡。

  下等修行人是“不悔”。他这一生虽然没有获得很大的修证成果,但也追随上师精进地行持善法,精进忏悔往昔的恶业,所以没什么好害怕的。上师也在《透过佛法看世界》里引用了米拉日巴尊者教言:“我的宗教是生死无憾。”死时无憾既是修行境界的体现,也是临终时非常重要的窍诀。

     总结而言,修行人对死亡的态度是随着修证水平的不断增上而变化的:开始对死亡的无知产生恐惧;中间因了解死亡变得平和;最后对死亡的修法有十足把握而欣 喜。所以,上等修行人欣喜,中等不惧,下等不悔。我们也可以用这三种态度对照自己心相续,看我们现在对死亡是什么态度。经常问问自己:“我现在怕不怕死?”在不同的阶段,我们可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再进一步剖析:我为什么怕死或不怕?是什么信心让我此刻说出“不怕死”的答案?要这样对照衡量自己的修 行。

  下面进入:往生四因。刚才卓玛师已经很详细地阐述过,然而在往生四因的摄持下,临终和平日的修法还是有很大差别。

  一、明观福田。

  上师在《同生极乐国》里说,我们临命终时应一心忆念阿弥陀佛、一心求生极乐净土。以“一心”为因,果必定是往生极乐世界,我们对此应深信不疑。但是临终时四大分解的痛苦,会令我们处于极度散乱之中,所以能做到“一心”很难!主要是依靠平日的串习。

     上师说,一年三百六十日,非在愁中即在病中。不断出现在生活中的种种违缘其实为往生创造了很大的助缘。心生烦恼时要想:阿弥陀佛在极乐世界以慈悲的慧眼 遥视于我,让我们能够从乱糟糟的心情中抽出一丝清明,念几遍阿弥陀佛的圣号或心咒;生病时就观想,阿弥陀佛在头顶降下甘露或亲自为我们摩顶加持;遭遇飞来横祸时,如地水火风的自然或人为灾害,要习惯于瞬间把自己的心识观想在头顶,进一步安住于顶上阿弥陀佛的心间。这几个简单的修法对我们往生时的解脱会有很大帮助。

  此外,还可以将观修阿弥陀佛(明观福田即观想阿弥陀佛和极乐刹土的功德、忆念佛号)和上师瑜伽修法结合起来,在行、住、坐、卧中都忆念阿弥陀佛:吃饭时观想阿弥陀佛在自己的喉间,食物先供佛享用;走路时观想阿弥陀佛在右肩,作为转绕的对境。

     古代中国有尧、舜、禹三位贤明的君主。尧传位给舜,尧去世后,舜非常思念和崇拜他,崇拜到什么程度:坐则见尧于墙,食则见尧于羹。舜坐下来就会看到尧在墙上,吃饭时会看到尧在自己碗里。这就是不见之见,即最高境界的“心眼之见”。我们对阿弥陀佛的忆念最好也能达到这种程度。如果临终时修持还没到量,可以 在自己的病床或周围摆放阿弥陀佛和极乐世界的唐卡,再多供一些灯,念佛机播放上师念的颇瓦法,以便帮我们忆念佛号和阿弥陀佛。

  以上是第一点明观福田在临终时的修法。

  二、积资净障。

  有人说:临终时都病得起不来了,还怎么积资净障?生前的修法主要是七支供,那临终时又该如何修?《入行论》也说:“魔使来执时,亲朋有何益?唯福能救护,然我未曾修。”这说明一个因果道理:当我们死亡时亲友、身体、财产受用等全都对死亡没有丝毫益处,只有生前累积的福慧资粮可以帮助我们往生极乐净土,获得解脱。

  临终时在积累资粮方面,我们可以做到以下两点:

  (一)善种力。即在临终时于心相续中播下善的种子。这分为两方面:1.把自己的财产尽力上供下施,供养上师三宝等功德最大的福田;2.一定要断除对现有一切财产受用的执著。

   《贤愚经》有个公案:往昔鹿野苑有位商人通过精勤做生意而积累了七个金瓶,然后埋到了地下。因为他非常执著,日日夜夜挂念着金瓶,临终时由这种强烈的贪 执心感召到大毒蛇的身体,他不仅是这一世转成了毒蛇,之后的数万年中生生世世都转生为毒蛇。最后这个城市变得空无一人时,他仍然没有脱离毒蛇之身。他得此 果报最大的原因就是临终时对财产的一念贪执,所以我们一定要想方设法在生前修持出离心,断除对现世财产受用的一切执著。

  (二)在《佛说十想经》里讲到的一个窍诀:“于小善作大善想。”我 们要想:我这一生依止上师、依教奉行,在上师的指引下哪怕做了一点点善法,现在也已汇入了上师的功德海。由于它所感召的果报无量无边,所以足够把我送到西 方极乐世界去。临终时一定不要想:我的资粮够不够啊,能不能去极乐世界?这样想就已经在遮止我们对西方极乐世界和阿弥陀佛的信心。这种怀疑没有任何好处, 只会让我们离阿弥陀佛越来越远,所以要以信心驱散它。

  这就是积资的两个方面:善种力、于小善作大善想。

  临终的净障, 是两个看似矛盾的修法,一个是“于损戒作忏悔想”,一个是“于恶行作遮止想”。“于损戒作忏悔想”,我们在临终时什么也抓不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阿弥 陀佛。这时产生了强大的心力,以阿弥陀佛为对境来忏悔。就像《观无量寿经》中所说,此时念阿弥陀佛的圣号“于念念中,除八十亿劫生死重罪”,我们产生强大的心力,以阿弥陀佛为对境忏悔往昔的恶业,祈求阿弥陀佛的加持和接引,可以清净往昔的无量罪业。

  临终净障的第二个修法是“于恶行作遮止想”,可分为两个角度理解。

  1.行,一定不要再以身语造作种种恶业。比如我们自己做或指使家人杀生、祭祀鬼神等等,要断除这些陋习。

     2.对自己往昔的恶业别有太大的后悔心。像刚才卓玛师提到的,达森堪布去助念时,生前行恶法的那些人手抓胸口而离开人世,非常可怜。这时我们如果有足够 的心力,一定不要把往昔的恶业想得过于强大,而是要想:我哪怕只念了一点点的金刚萨埵心咒,也已经消除了无量罪业。像这样一定要对恶业作遮止想,因为如果 一味沉浸于对过去无有意义的悔恨中,而不是以阿弥陀佛为对境作忏悔,就会影响我们接下来的临终修法。这种悔恨跟刚才的怀疑同样会影响我们对阿弥陀佛的信心与希求极乐世界的愿心。所以一定要断除悔恨心,尽量把心力专注于接下来的修法上。

  这就是净障两个方面的修法:“于损戒作忏悔想”,以阿弥陀佛为对境,忏悔一切自性罪和佛制罪;“于恶行作遮止想”,自己以及家人千万不要再造恶业,也不要一味沉浸在悔恨之中。

  以上提到了积资净障临终时的修法,下面讲发菩提心。

     发菩提心主要靠平日的串习。在《观无量寿经》中说到,发菩提心是上品往生的三个主因之一。如果我们想快点到极乐世界,在最短的时间内见到阿弥陀佛、得佛授记、登地利益众生,就必须要有菩提心。所以上师也说,我们临终时平日的菩提心、慈悲心的修法一定不要忘失,这更大程度上是在延续平日的修习。菩提心简单说到这里。

  三、发清净愿。

  上师在《同生极乐国》这篇“往生手册”里,提到了四点发愿:愿临终无碍、愿见佛往生、愿得佛授记、愿利益众生。我们重点说前两个愿,对临终时有非常大的帮助。

  (一)愿临终无碍。

  临终时可从两个角度发愿:一是愿临终时全部有利于往生的善缘都能聚集显现在自己面前;另一个是愿障碍往生的恶缘都不现前。

   怀感大师在《群疑论》里说到,有十种人临终时不得念佛(具体不一一阐述)。我们现在见闻想触的大部分人的死亡都是脱离不出这十种:一是恶友相遇,临终时各种各样的冤亲债主全来了;二是中风失语,神志不清;三是身体受了极大的病痛;此外还有遭受地水火风四大灾害的、失足落崖的、饱食而死的,哪怕是无病而死,但临终时恶缘现前,如亲友牵挂等,也未必能生起坚定的念佛之心。

  所以,临终时恶缘现前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如何来遮止?这就要靠平日的发愿和祈祷。具体可从三个角度发愿:

  1.愿身无病苦。愿我临终时身体不要遭受特别大的痛苦。

  2.愿心不贪恋。平时不仅修持,也要发愿。所谓愿大力就大,“何处发何愿,彼等定成就”,要发愿:愿我在临终时能断除对世间一切的贪着。

  3.愿意不颠倒。希望自己在临终时有清明的心智来忆念佛陀、求生净土。以上是从身、心、意三方面来发愿。

  (二)愿见佛往生。

  这十分重要,上师在《同生极乐国》里说:“发愿临终见到阿弥陀佛,那时心中会得到很大安慰,在清明、喜悦的状态中离世,不会因为恐惧、不舍而迷失。”把《佛说无量寿经》和全知麦彭仁波切的《净土教言》结合起来看,有三种情况:上等修行人会见到真佛,得佛授记,蒙佛接引;中等修行人会见到化佛;下等修行人会梦到阿弥陀佛。这三种不论哪一种都是往生的征兆,必定能往生极乐世界。

  总结以上两种发愿,落实在日常修行中就是:每天做完功课,念完《普贤行愿品》回向后发愿:愿自他一切众生临终无障碍,能够蒙佛接引,顺利往生。这是非常重要且殊胜的愿。

  以上是发清净愿,简单地介绍了如何运用往生四因使我们在临终时能够聚集善缘,遮止恶缘。下面还有一些窍诀性的修法,即临终的“急救知识”。

   首先分享的是众所周知的《佛子行三十七颂》的作者无著菩萨的窍诀。他在为《修心七要》所作的注疏中,提到了一个往生的诀窍:临终时右侧而卧,即右侧吉祥卧。我们平时一定要多串习:用右手托住自己右脸颊,用小指塞住右鼻孔,放左鼻孔呼吸,在这种状态中忆念平日慈悲心、菩提心的修法;用左边鼻孔呼吸时,修自 他相换的施受法。在这种状态中离世,对往生会有非常大的帮助。

  第二是上师在《透过佛法看世界》里传授给我们的,法王如意宝在《文殊静修 大圆满》里提到的一个往生窍诀:临终时,把自己的心识观想成一个白色的“阿”字(藏语“阿”字,《显密念诵集》封面海螺上面的字),这个字非常重要;心识 从梵顶穴出去之后,被风吹送而融入顶上安住的上师心间,上师越飞越高,飞往极乐世界,就这样在自心与上师之意无二无别的状态中安住。上师强调:这个窍诀主要靠平日的修持,而且一定要尽量熟练,这样往生时才能用得上,否则就会慌乱地观想“阿”字、“吽”字或想别的字。所以我们平时就要串习,一定要尽量熟练, 临终时才能用得上。

  第三,上师前一段时间接受采访时被人问到,如果生命只剩24小时,会做些什么?上师说:“我会把所有的时间用来祈祷我的上师。”祈祷上师是我们临终时非常重要的修法。

  以上讲的往生四因修法或临终窍诀,都不是临时抱佛脚就能用得上的,而要靠平日的串习。一方面是串习,另一方面,临终时很重要的是“心力”。《入行论》云:“身口善纵勤,心弱难成就。”意思是平日再怎么以身语造作善业,如果心力太弱或太散乱,没有正知正念的摄持也很难成就。临终时四大分解,各种业力排山倒海地袭来,我们就只能拼一个心力了。

   华智仁波切为我们总结了临终时,心力方面的两大窍诀:第一是一定要下定决心、抓住这次机会求生极乐世界;第二是运用临终时的各种窍诀,对往生极乐世界或 其它清净刹土有强烈的希求心和愿心。不要小看决心和愿心,这是华智仁波切总结整部《西藏度亡经》的精华而成的重要窍诀。

  简单总结一下,首先是往生四因的修法;然后讲了三个窍诀性的修法,以两种心力摄持。我们平日一定要串习。

  前面提到的主要是一些临终中阴的修法。如果对中阴稍有了解就会知道,其实我们整个一生都处在中阴之中:

  第一是自然中阴,即从我们出生到患了不治之症之间的阶段。生命中的每一刻都要为往生做准备,所以自然中阴的意义就在于:积累往生资粮,串习愿力,增强对阿弥陀佛的信心。

  第二是临终中阴,即我们上面提到的阶段。

  第三是法性中阴,《闻解脱》里提到了很多对文武百尊的描述,比如穿什么服饰、有什么眷属、结什么样的手印。我们生前在观想时,最关键的就是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出现什么样的景象都不要害怕,要认清这是自心的显现。这就是法性中阴解脱的关键。

     第四是投生或轮回中阴,最主要是靠清净观(时间关系,今天主要讲临终时的修法)。我们一定不要放弃,尽可能多地在上师指导下,了解每一种中阴的修法和可 能会出现的景象。这样做有备无患,而且在每一个阶段都有机会获得解脱。到最后我们死亡时就有自信了,逐渐从中等修行人上升为上等修行人。

  以上讲的是修行人平日的临终修法。

  第二部分,利他。临终关怀——带上我的祝福去净土。

  前段时间我有大概一个月没开手机,开机后首先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问的第一句话不是“你们好吗?”而是“家里人还都在吗?”我妈说:“还都在。”这时我的心才放下来。上师在《寂静之道》中说:对我们佛教徒而言,帮助亲人解脱就是对他们最有意义、最有力的关怀。我 不愿看到身边的有缘众生、亲友们,在得不到任何佛法帮助的情况下便独自去往后世。这不仅仅是感情上过不去,从佛教正信的角度来看,他们在死时缺少佛法的帮 助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从学佛之初就比较注意上师们关于临终关怀的教言,我收集这些教言、准备修法常识,相当一部分程度也是为了有缘见到的众生,希望能帮 助他们走过生命的最后一段路。

  下面具体讲如何帮助他人走过临终中阴。前面我们提到了自利的修法,其实往生四因、三大窍诀、两大心力都可以用来引导亲友。如果他们学佛会更好,这样慢慢引导他们明观福田,观想阿弥陀佛和极乐世界;放下对亲友的执著和对整个轮回的贪恋;进一步再让他们积资净障,为自己准备最后的“中阴行路粮”,发菩提心、清净愿等等。但是,临终时如乌龟脱壳、蟹入沸水一样痛苦,再加上如果他本来就不信佛,就更难引导。

  接下来会提到如何帮助他们:如果要求低一点,至少可以不堕三恶趣;要求高一点就是送往极乐世界。

  首先要有正信。上师也说,修行的第一步就是先树立正见。《地藏经》有云:未来现在诸众生等,临命终日,得闻一佛名、一菩萨名、一辟支佛名,不问有罪无罪,悉得解脱。我们要有这个自信:为临终者念的每句佛号、修持的每个善法,都可以给他们带来真实不虚的利益。这个教言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鼓舞,有了这份自信和笃定后,就可以做到通常所说的“化悲痛为力量”。

  的确,虽然我们感情上过不去,但此时不能沉浸在亲友即将去世的悲痛中,而是应该首先把悲痛的感情转化为“一定要把他们送往净土”的强大心力,他们就会得到很大的帮助。我们要深信佛陀的教言:我们自己,哪怕一个凡夫人,依靠佛菩萨的加持,念诵佛菩萨名号也具有加持力。

  其次,来看高僧大德们对处理临终者身体的开示。主要分两方面:一是应该做的,二是不应做的。

  (一)我们应该做的。

  1.首先帮助他们右侧吉祥卧。莲花生大士开示过,以这种狮子卧的姿势死去,不仅是人,连旁生也会得到不可思议的利益。所以要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帮助他右侧吉祥卧——面朝西、头朝北,所以到了任何地方最关键的是先要找着北,这样就能帮助他进行狮子吉祥卧。

   2.上师在《同生极乐国》和《透过佛法看世界》里都有开示过,按照经论所述,人的神识一般会从九个孔道离开身体,最好的是从梵顶穴出去,会往生到比较好的地方。所以我们要轻轻地拉扯临终者头顶的头发,注意是轻轻拉扯,不要让他产生痛感,这一点很重要。把他的神识集中到头顶上,不要在他下半身制造噪音;如 果把他的神识引到了下半身就很危险。总之应该做到吉祥卧,还要把他的神识或注意力引到头顶。

  (二)我们不应该做的。

  不该做的太多了,仅就主要而言:

   1.不要搬动临终者的身体。印光大师开示过,如果强硬地挪动他的身体,或者诸如一些民间的陋习:在人还没断气、身体还有余温时,就张罗着换寿衣、放棺 材、放冰柜,从佛法的角度判断这是不如法的。印光大师说,这种做法其实是“增其痛苦,促其速死,孝子仁人,何忍至此”。所以我们一定不要轻易搬动临终者的身体,这会增加他的痛苦。

  鸠摩罗什大师翻译的《众经撰杂譬喻经》中提到一个公案:以前有位出家人在草地里走,听到有人喊他,后来发现是条大蛇他就非常害怕。这时蛇说:“出家人你不要害怕,请为我讲经说法,让我脱离这个罪报之身。”但出家人还是很害怕,蛇便跟他解释:“您知道阿耆达王吗?”出家人说:“我知道阿耆达王。”蛇说:“我就是阿耆达王。”出家人说:“不可能啊,阿耆达王生前建了很多佛塔、佛寺,供养佛像,功德巍巍,至少能转生到天上,怎么会沦落至此?”毒蛇给他讲了原委:原来它在做阿耆达王临终快要断气时,旁边的一个侍卫给他扇扇子,结果不小心扇到了阿耆达王的脸上,就这么 一点点的痛苦使他生了一念嗔心,以此嗔心所感,哪怕生前积累了那么广大的资粮,还是转成了毒蛇之身。

  这是真实的公案,并非夸张。需要我们谨慎注意,如果有缘护持在临终者的周围,除了善加保护他们的身体之外,也一定要把其心识保护好。“不能搬动亡人身体”就是因为这会增加他们的痛苦,从而生起嗔心,感得恶果。

   2.不要哭泣,能忍就忍一忍。在刚才提到的“商人埋金瓶”公案中,临终时的一念贪心就让他感召到生生世世的毒蛇之身,所以贪心也很危险。中阴身随着业力习气流转,一个心念就决定了是往生净土还是继续轮回;是上升到三善趣还是堕到三恶道,所以这很关键。如果我们哭着说:“你不要死,我们都舍不得你。”这样 一为,自己的贪心也会让临终者产生贪心,如果他对世间的亲友、子孙生了贪心,后果会很严重。

  佛陀在世时有位居士,信奉三宝,生前也行积了广大资粮,但他死时妻子一直在旁边哭,于是他在对妻子的贪恋不舍中离开了人世。众生的业力不可思议,结果他由此贪心当下就转生为妻子鼻中的一个小虫。他妻子擦鼻涕时就把他前世的丈夫扔到了地上,这时恰好一个道人经过,为他们开示了因果和轮回的道理,他妻子心开意解,丈夫也脱离了罪报之身。

  所以,当我们有缘护持临终者时,一定不要让自他产生贪心和嗔心。正如刚才所说,一个心念就决定了他们是上是下,是继续轮回还是往生清净刹土,这非常关键。

  等他们断了气,什么时候处理亡者的遗体比较合适呢?在佛教里也有不同的说法:有说八个小时,有说二十四个小时。法王如意宝说过,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断气命终后三到四天再处理遗体比较好。

  以上介绍了如何护持临终者的身体,下面讲助念。

  首先我们要知道,助念很有必要。

  第一,死亡必定会到来,所以我们需要助念;又因为死时、死因、死地不确定,死亡随时都可能到来,故助念非常有必要,要随时做好准备;死时唯有佛法对我们有益,用佛法利益临终者是最重要的。这是从此生必死、死时不定的角度来讲助念的必要性。

  第二,法王如意宝有一个精妙的比喻:有人问,那些高僧大德还用不用助念、超度?法王如意宝说,真正的高僧大德就像千里马一样,他们本来就已经跑得很快了,如果这时打一鞭子,它就会跑得更快。所以,高僧大德尚且需要助念超度,更何况是我们这种业报凡夫了。

  印光大师也开示过:“临终助念譬如怯夫上山”,就像一个身心羸弱的人爬山“自力不足”, 自己的力量是不足以爬到山顶的;“幸有前牵后推,左右扶掖之力”,幸好有前拉后推、左右扶着的,这时他会得到很大的力量;“便可登峰造极”,这样就可以爬 到山顶、获得胜利;所以临终助念一法“时短功大”,时间虽然短,但得到的功德利益却非常大;“净土行人焉可忽视!”我们作为净土行人,为了自他利益不可忽 视助念!

  什么时候是助念的最佳时机?就是当病人只有呼气没有吸气时,可以给他喂一些清净的甘露丸。再下一步,密法里也说,到临命终时动脉、静脉的血会滴入命脉,当心脏依次滴下三滴血时,人就要断气了。普通人断气后脸色会马上变成死灰色。从视觉和听觉无法识别外境(即从四大开始逐渐隐没) 到断气时,这一段期间是我们助念的最佳时机。

  如果有缘陪伴别人走过此生最后一段路,我们自己要从身、语、意三方面做些准备,他会因此受益。

  1.身体,我们去给别人助念,自己身体越健康越好。印光大师的《临终三大要》里也开示,临终助念有轮换分班的,八小时或二十四小时,这是一个消耗体力和心力的过程。如果有健康的体魄,我们的心力就会很强,不容易产生疲厌心。

  2.语,关于助念的声音,印光大师也开示过,要不高、不低、不急、不缓,最好能让病人跟着一起念,而且念佛或仪轨时尽量不要间断,不然会影响或打断病人念佛的心。

  3.心,这是最重要的。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说:

  (1)首先是菩提心。尽管生起真正的菩提心需要经过次第实修,对一般人比较难,但至少也要有相当程度的利他心,不贪图任何名利或财产受用,只为了他能解脱往生才来助念,始终以三殊胜摄持,这是最好的。

   (2)不同的教派会有各自的往生助念仪轨和祈祷文,要有强烈的信心,相信仪轨的确会给临终者带来很大利益。“我念的每一句佛号都能帮助到他,我念的仪轨 会帮助到他们”对此有很强烈的信心,这点很重要。不要怀疑“我念的他能不能听懂、能不能听到、能不能得到加持”这种疑心对自己虽然没有很大损害,但会影响到临终者的往生,所以信心这一点要特别注意。

  (3)尽量做一些观想,就像前面观想自己的心识融入阿弥陀佛一样,这时观想临终者的心识融入到他头顶的阿弥陀佛或者西方三圣中,阿弥陀佛及其眷属亲自来这里接引他们。要尽力从头到尾保持心力集中,做一些如理如法的观想,这也非常重要。

  这是我们在助念时,身语意尤其是意方面需要做的准备。

  以上是在修持往生四因和对净土修法比较熟悉的基础上引导临终者。下面再提一些临终窍诀的“急救知识”。

   1.《显密念诵集》的第二册有篇仪轨《一刹那成佛捷径》,这个仪轨非常殊胜,是大圆满传承上师、虹身成就的白玛邓灯仁波切掘取的伏藏品。他在后面的小字 部分写道:“于临终众生耳边念诵不堕恶趣成就佛果,毋庸置疑。”我们要相信传承上师的金刚语,该仪轨不会让临终者堕入恶趣并获得佛果,绝对真实不虚。在信心摄持下,为他们念《一刹那成佛捷径》,对他们会有很大帮助。

  2.转经轮。如果他不信佛,或者来不及也没能力超度他时,在他的头顶上方放一个转经轮,至少可以保证他不堕入三恶趣。这是佛菩萨、传承上师给我们留下的方便法门,一定要用。要尽量地跟周围的众生多多结缘转经轮,宣说其功德利益,这能利益到无量众生。

  3.甘露丸。在人即将断气时给他喂食真正的甘露丸,对他有很大帮助。甘露丸更要谨慎,来源一定要清净,这个很重要。上师也说过,如果是不清净的甘露丸,被魔加持了,人和旁生吃了都得不到解脱。所以一定要确保甘露丸的来源很清净。

   上师在为“食解脱甘露丸”亲自撰写的功德文里,引用了莲师的教言:服食这种甘露丸“不分善恶男女众”,不论你生前行善造恶,都会“获得持明佛果位,故谓殊妙之甘露。”所以我们在自他临终时可以服用此甘露丸,而且我们若时刻有颗利他之心,就要把甘露丸带在身上,遇到需要帮助的众生时可以结缘给他。我们在利他的同时,其实也是在自利,因为甘露丸有佩戴的功德,戴着它可以遮止非时横死。法王如意宝在《胜利道歌》中也讲道,“若欲长久利己者,暂时利他乃窍诀。”我们要时刻想着利他,这会给自他都带来很大利益。

   以上简单介绍了能为临终者所做的事:首先,要知道助念和善法很有必要,能够帮助到临终者,这是《地藏菩萨本愿经》里的教言,我们要深信。上师在《透过佛 法看世界》里也提到,不论这个人去世了多少年,我们仍然可以为他刻嘛呢石、挂经幡、念经超度,这都会真实不虚地利益到他;其次,如理如法地处理临终者的身体;第三,助念的时机和身语意的准备;最后又提到了三点临终的窍诀:《一刹那成佛捷径》、转经轮和甘露丸。

  我们在利他时,要想着临终者正离开这个世界,我们通过修行和善心为他承担痛苦,净化其罪业。无论他知不知道,这都是为他准备的,是他即将离开娑婆世界最好的礼物。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每一位临终者都是我们的老师。他所示现的人生经历、因果不虚和临终等现象,给了我们一个思维无常、修持慈悲的机会。对每一个临终者,人类也好,旁生也好,我们都要用这些修法、窍诀和方便法门帮助他。

  以上讲了两大部分:一个是自利,作为一名修行人如何在延续平日修行的基础上,遣除障碍,顺利往生;一个是利他,让每一位临终者带上我们的祝福前往净土。

     最后回头看一下题目“愿义无反顾,趋往极乐刹”,这里有个很大的窍诀,是乔美仁波切在《极乐愿文》里的一句教言。当我第一次看到时,内心就被猛然击中了,连着读了好几遍,“愿义无反顾,愿义无反顾……”我们如何才能做到义无反顾地离开娑婆世界,前往清净刹土?这不是一句空话,其背后蕴含了整个临终修法的窍诀。以上所讲的修法、方便和窍诀支撑着我们,使我们更有信心和能力义无反顾地离开娑婆世界,前往清净刹土。

  在《四十二章经》中,佛言:“夫为道者,譬如一人与万人战。挂铠出门,意或怯弱,或半路而退,或格斗而死,或得胜而还。沙门学道,应当坚持其心,精进勇锐,不畏前境。破灭众魔,而得道果。”把这句教言作为临终时的修法非常有益:我们死一次就像打一场仗,跟谁打呢?就是跟那些把我们牵扯到轮回和三恶趣的每一个心念、业力和习气打。

     我们不害怕,因为我们有三件铠甲:一是对阿弥陀佛和极乐世界的信心;二是对往生极乐世界的愿心;三是我们生前和临终时积累的净土之因。穿上这三件铠甲出门,随着心力的不同会出现种种情况。这里再提一次华智仁波切的教言,三件铠甲加上两大心力:一是下定决心抓住这次机会获得往生的决心;二是对往生极乐世界 或其他清净刹土的愿心,即强烈的希求心,这三件铠甲加上这两大心力,最后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就是《极乐愿文》里的一句教言:“如鹫脱网罗,瞬间便越过,向西方空中,无量世界刹,诣至极乐国。”加上《普贤行愿品》中:“彼佛众会咸清净,我时于胜莲华生,亲睹如来无量光,现前授我菩提记。”短短几句颂词,描述了整个往生前后的场景。我无数次地想象着这件事的发生。

  最后,祈愿上师三宝加持,愿诸位道友同生极乐国,阿弥陀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