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太阳照在她和土地上

  北方的冬天,但凡阳光刺目,必是一个温暖的日子,就连四处觅食的流浪猫都会舒服地伸伸懒腰。我家阳台边的沙发,原来姥姥最喜欢坐在那里晒太阳,但是,好像做梦似的,她离开我们快一年了。阳光还是那个阳光,暖暖地撒进窗里,沙发上的人却早已不在了。也许,亲人就像秋天的落叶,在寿命终结后,纷纷离去,自己的孤独感才会慢慢具体而清晰地浮现出来。

  在晒太阳的时光里,温度会让以往的记忆都不那么冰冷,理性了,带着我一厢情愿的美好感。

  我们不都需要如此安慰,如此麻醉吗?需要娱乐忘却苍凉,需要美酒掩饰苦涩,需要成功装扮无常。这就是我们的如梦如幻。不管做了什么想强化现实,最后还是会被幻灭感弄得大笑不已,就好像有人给自己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这个人竟然还是自己!

  就像叶子的正反面,一面是光滑的外表,一面是真相的脉络,你在光滑的那一面无论如何修饰,依然也改变不了真相脉络的存在。

  所以,真相真的让人沮丧。原来,这些和你统统没关系,就连你自己都和“你”没关系。别说我已深谙了出离,也别说自己证悟了空性,在每一个相似的冬日暖阳里,照过你过去的亲人,照着你当下的自己,明天依然照着你的孩子们,而我在哪里,解脱又在哪里?

  有问题的人,都想找到答案,就像受伤的人想找到药。

  我去过姥姥的墓地,她和土地已经在一起了。如果,我觉得她依然喜欢晒太阳,那么,无论任何一个冬季的阳光里,无论我在哪里,只要手摸大地,就会觉到她依然在享受这个暖暖的时光和温度,如同她生前坐在窗前的日光下。可是我为什么还会悲伤,还会分别着她和土地,这是来自我自己的悲伤,也是来自我自己的疑惑。

  所以,一个小小的分别念,足以让我远离证悟,远离究竟的真理,远离真相!这样的沮丧甚至会生起一股恨意:为什么把真理高高的拜在佛堂,为什么念诵千遍的喉咙,还会因为哽咽而疼痛。悲伤如果可以化成菩提,我还需要走多远的路才能寻到方法?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姥姥坐在一匹马车上,白色的马匹,威武健壮,我忍住不敢喊她,怕惊扰了她。因为她一如以往的宁静和安详,只是梦里没有暖阳,她和马车穿过我面前的路。我知道,这就是想念,一个愚蠢而执着的想念。

  因为这个愚蠢的梦,我懂了一点点慈悲,捆绑我们还在这里,无法前行的是爱,也是恨,是无明,更是狡邪的懒惰。

  把真理学会,再化成自己的肌肉,融化在行动里,这就是我们心心念念的修行吧!

  感恩寒冷的冬季

  感恩刺目的阳光

  感恩思念

  感恩姥姥的离去,感恩接纳了她的土地……

  感恩我的大恩上师,您示现了这一切给我,给我幼稚而向您的心!

  弟子 希阿拉姆

  于2015年 冬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