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经文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四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共同学习《入菩萨行论·浅释》。上堂课已圆满学习了“著论之因”这个大科判:寂天菩萨教诫我们在学习之前应该顶礼,并且应以勇猛精进的坚定誓言使自己的修学善始善终,通过示现谦虚教诫我们也要具备谦虚的品格,之后应当生起欢喜心而趋入正论的学习。

  从今天开始讲解整个论的主体部分。按照华智仁波切的科判,“论体”的内容共分三个方面:一、著论之因,二、真实论体(本论的核心要义),三、圆满结尾(对所造论之善根做圆满回向等)。

  “真实论体”是这部论的核心部分,围绕着菩提心进行宣说。菩提心生起的过程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令未生起菩提心的相续通过逐渐串习生起菩提心;第二个阶段,生起菩提心后应如何使之不退转;第三个阶段,使菩提心辗转增上。第一个阶段对应我们现在自相续的状况——当相续中还未生起菩提心时,我们应如何使其生起,本论的第一品、第二品和第三品对此进行了阐述。

  甲二、所讲真论(分二:乙一、论名,乙二、论体。)

  乙二、论体(分三:丙一、著论之因,丙二、真实论体,丙三、圆满结尾。)

  丙二、真实论体(分三:丁一、未生者令生之三品,丁二、已生者不退之三品,丁三、不退而增上之三品,丁四、如是善果利他回向之一品。)

  丁一、未生者令生之三品(分三:戊一、说利益而生欢喜之菩提心,戊二、于菩提心之相违者,戊三、菩提心相顺之受持品。)

  戊一:说利益而生欢喜之菩提心(分二:己一、品名,己二、正论。)

  己一、品名

  【菩提心利益】

  为何在开篇之初要讲菩提心的利益?因为有了利益,众生就容易生起欢喜心,有了欢喜心就很容易趋入修学。就像我们去超市买东西,不论买电器还是买衣服,导购都会为你介绍这个产品的好处:质量如何好、外观如何美丽、哪些地方超胜于同类产品……你一听,再一比较,觉得性价比非常高,马上就决定买了。同样的道理,在讲解如何生起菩提心之前,我们首先要看看菩提心有何种利益,否则如果一点利益都看不到,那生起它还有什么用呢。所以为了使众生心生欢喜而趋入菩萨行,寂天菩萨在开篇之初首先讲到了“欢喜”——为令我们生起欢喜而宣说利益。因此我们也要明白,如果真正想要修持菩提心,首先要对这个法生起不共的喜悦——不论是听它的名字、学习它的内容还是去实修它,内心都应具有极大的喜悦,这种喜悦之情更易使我们的修行获得成功。

  己二、正论(分二:庚一、说菩提心之所依,庚二、真实菩提心利益。)

  “正论”是第一品(菩提心利益)的核心内容。

  第一部分“菩提心之所依”。“所依”简单来说,就是分析我们依身和心这两方面能否生起菩提心,即生起菩提心的基础。此处我们会有一个疑问:既然讲菩提心利益,为什么不开门见山地讲,而要在利益之前讲“所依”呢?因为“菩提心”是主体,这个主体存在必须要有其依靠处。如同我们大家听课时手里拿着电脑或法本,电脑或法本就是主体,必须要有一个依靠处来承载它。所以要讲菩提心就先要讲它的承载处,有了稳固的所依再介绍其功德。这就是首先要讲“菩提心之所依”的原因。

  第二部分“真实菩提心利益”。首先,总说菩提心的利益,从菩提心总的方面进行宣说;其次,对愿、行菩提心各自的利益进行讲解;最后讲相续中具有此等菩提心的功德。(其中“总说菩提心的利益”中,首先分析菩提心已超胜其余所有善法,总共三个颂词,分别对应能断除罪恶、能成办大利、能满足三士道的所需这三种功德。)

  庚一、说菩提心之所依(分二:辛一、说身依,辛二、说心依。)

  “所依”,简单说就是“菩提心”的依靠处、基础。“依”即所依之意,“身依”“心依”指生起菩提心所应具有的身体条件和心态条件。如果身体和心态条件都圆满地具足了,那么就可以说此人已做好了生起菩提心的准备,他的菩提心已经有基础和依靠处了。

  辛一、说身依

  【暇满人生极难得,既得能办人生利,倘若今生利未办,后世怎得此圆满。】

  颂词字面意思:我们如今所获得的这个闲暇的人身极其珍贵难得,因为我们可依靠这个身体成办人生中最重大的一件事——成办解脱利益,倘若今生我们没用它来成办这个最究竟的利益,来世又怎敢保证能再获得呢?颂词中寂天菩萨告诉我们,生起菩提心殊胜的所依就是暇满难得的人身,依靠它我们可以生起菩提心,依靠菩提心可以成就佛果。

  下面从三个方面来具体分析这个颂词:第一方面,暇满人身非常难得,对应第一句颂词“暇满人生极难得”;第二个方面,暇满难得的人身极其珍贵,对应颂词“既得能办人生利”;第三个方面,倘若失去了这个人身会有什么过患,对应颂词“倘若今生利未办,后世怎得此圆满”。

  (一)暇满人身之难得。对应颂词:“暇满人生极难得”

  “暇满”中的“暇”指闲暇,“满”指圆满。

  1. 从果说难得。

  为什么说“这样的暇满人身的状态从果法方面来说极其难得”?因为想要获得闲暇就必须远离八种无暇。这八种无暇我们在讲解《胜利道歌·天鼓妙音》和《三主要道论》时都学习过,今天大致复习一下。

  八种无暇指地狱、饿鬼、旁生、长寿天、邪见、边鄙地、喑哑、佛不出世。倘若我们具足其中一个,就可以说是无法具有修行之闲暇。以地狱为例,地狱可归纳为十八类,假如我们由于嗔恨心导致堕在地狱中苦受较轻的复活地狱,所感受的痛苦则是:要么不断与其它众生相互残杀,要么用坚韧的指甲抓伤自己的身体、掏出内脏,直至死亡;可当业风一吹,又马上复活,重复前面的痛苦;如此周而复始地感受巨大的痛苦。这样的痛苦要经历上万劫,结束之后才有机会从地狱中出来。而在如此漫长的感受痛苦的过程中,我们可能从未想过停下来念佛或者“我可以希求善法、我可以放下嗔恨”等等,我们可能从来都不曾想起过这些,只能依靠业力不断地感受痛苦。——生在地狱中是多么可悲,此时的你还有闲暇去修习佛法吗?肯定没有。再从人的角度分析(这或许更容易使我们产生共鸣)。八无暇包括了边鄙地,边鄙地指虽然生而为人却没有生在有佛法的地方。设想如果生在这种地方,虽然生而为人可从来就没有听闻过佛法,整天为了一顿饱足而打猎,甚至有时还无法吃饱穿暖,为活命而奔波,终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如果我们身处边鄙地,又怎么会有时间去修习佛法呢?在仔细思惟了暇满难得之后,我们就会明白,只有远离三恶趣、边鄙地、邪见、长寿天等无暇修法的状态,才能具有闲暇去修行。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仅仅排除这八种情况的人身就已经非常难得了。

  在排除了上面的八种情况后,还须具足十种圆满才有机会修持佛法。五种自圆满:首先要得人身,诸根具足,还要生在有佛法的地方,业际不颠倒(不以偷盗、杀生等活命),而且还要信仰佛法;五种他圆满:遇佛出世,佛陀已说法,正法住世,自入佛门,被善知识摄受(在无著菩萨的讲记《善说海》中把五种他圆满的最后一条“被善知识摄受”解释为“有施主布施圆满的财富、医药等的受用”,因为没有这些受用修行很难继续下去。因此在五种他圆满的最后一条有两种解释方式:一种是指被善知识摄受;另一种是指有他人布施修行之所需)。这十种圆满,如果只具足其中一条可能还比较容易,要十条都具足则非常之困难。有的时候我们生而为人,可佛陀却没出世;有的时候生而为人信了佛法,却因为往昔因缘未得善知识摄受。因此,十种圆满恰好全都具足真的是极其难遇。

  所以,不论是排除了八种无暇的闲暇状态,还是具有十种圆满的状态,都极其难得。这是从暇满人身果的这个角度来分析“极难得”。

  2. 从因说难得。

  想要获得暇满难得的人身非常困难。我们之前讲过,要获得“闲暇”就要受持清净戒律,要获得圆满必须要修持以十善业为主的善法,且还要依靠不断发愿才能使我们获得暇满难得的人身。

  从守戒的角度。反省没有学佛之前的自己,相信大家都在工作中被劝过酒,可能你刚喝酒的时候很纠结并不想喝,但为了能挣更多的钱、为了工作,喝酒慢慢成了习惯,最后变成了不喝酒就没有办法生活或不喝酒就没办法做事的这种习气。而按照有的观点,“饮酒”是自性罪,不论受戒与否,喝酒都有过失。由此可见,仅仅这一条戒也很难守持圆满。仅仅守持这一条戒律都是这么难,更何况清净地守持其它戒律获得“因”圆满呢,的确极难圆满。

  从行持善法的角度。十善业中第一个是“不杀生”,我们从出生那天开始,甚至在妈妈肚子里还没出生时,就已经开始为了饱足和滋养身体断送了许多众生的生命,再想想我们从出生到现在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杀害了多少生命。这第一条“不杀”,我们此生就没做到。其次“不偷盗”,你会说“我是个好人,从没偷过”,可就连佛陀也说过盗戒是所有戒律中最难守的一条,因为它极其细微。比如小时候,我们可能不注意拿了别人某个小东西,而这个东西的价值又刚好超过了偷盗的价值界线,又比如我们坐公共交通工具逃票等等,这都犯了盗戒。由此可见盗戒很容易违犯。我们凡夫在没学佛之前,仅仅是从粗大的角度来分析,都很难真正地行持善法,比如身的不杀、不盗、不淫,语的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意(心态)的不贪、不嗔、不痴。可如果我们今生都没有做到这十善业,在因上不具足,将来又怎么能保证自己获得人身,具足修行条件上的圆满呢?

  从发愿的角度。我们以前去寺庙烧香,要么是求考个好成绩能上好大学,要么就是身体健康、升官发财等等,在我们发的诸多愿望当中很少有“愿我将来能够具有闲暇圆满的人身修持佛法”的愿望。

  所以,如果没有学佛或者学佛之后没有如理如法地去做,不论是行十善、守五戒还是发愿获暇满人身,这些因缘都非常难具足。因难具足,将来也很难产生依因而得的果报。故从“因极其难以修持”来看,暇满人身极难获得。

  3. 通过比喻思惟暇满之难得。佛经中有“盲龟遇木轭”的比喻:大海中有一只瞎了眼睛的乌龟,每一百年上到海面呼吸一次,茫茫无际的海面上漂浮着一个木轭(中间有孔的木板)。机缘巧合,盲龟到上升到海面时头正好钻进木板的孔中。想想看:盲龟一百年才浮出海面一次,它没有眼睛,头恰好钻进木孔中,这真是千万亿分之一的机率。佛陀说我们获得人身较此更为稀有难得。对此比喻进行观察思惟,我们就会懂得现在拥有人身是多么难能可贵。

  以上从果、因、比喻这三个角度说明暇满人身非常难得。

  (二)暇满人身之珍贵。对应颂词:“既得能办人生利”

  1. 为何珍贵。

  “既得能办人生利”:我们得到暇满人身就可以成办解脱大利。有时,我们虽然获得了人身却并不具足暇满,所以没有办法修持佛法,更没办法获得解脱;而有时则是根本没有机会获得人身,比如在饿鬼道被饥饿所苦恼、在地狱道感受无量剧苦等等,如果我们投生在这些道,那就根本不可能成办解脱大利。得人身而不暇满,无法成办解脱大利,不得人身,更是没有办法成办解脱大利。这就可以说明能“成办解脱大利”的人身何其珍贵。就像一个得了心脏病需要移植心脏的人,真正适合他的心源非常稀少,可能他要等若干年才能等到。那这颗心脏的确是特别特别珍贵,因为这可以救他的命!同样,暇满人身是真正能让我们“活命”(即永获安乐)的珍宝,所以极其珍贵。

  2. 以对比说明珍贵。

  经中记载,天人、龙王、人、非人等皆可于佛陀前发起菩提心。所以六道众生都具有生起菩提心之身所依,但为何颂词中只讲“人身”的难得,难道寂天菩萨不知道吗?不是的。因为人道众生之身所依是最殊胜和稳定的修法所依,寂天菩萨在此处作侧重强调。虽然依靠天人或龙王等的身作为所依去修持菩提心,因缘具足之下肯定也能生起菩提心,但较之人道众生而言,其他道众生的心态则没有这么稳固,并且也没有那么多修习善法的因缘。总之,虽然都可以生起菩提心,但人道比其他道更具有修法的机会、修法的自由以及修法的稳定能力。

  3. 我们现在的烦恼,或许是他道众生求之不得的状态。

  或许你会想:我的生活有诸多不易,从小父母不喜欢我、长大之后工作不顺遂、没有美丽相貌、家庭不圆满、婚姻不幸福,我现在有这么多烦恼,怎么能说我的人身非常稀有难得呢?如果不以人类的角度看,我们现在的烦恼或许是旁生道众生求之不得的幸福。现在我们有可能会因为打坐时间太久而烦恼,可对于狗来说,它连盘腿都很难做到——我们的烦恼正是它所希求的幸福;你听课可能要顶着非常大的压力,比如家人不同意、身体生着病、抽出了很多时间、排除万难才能听课,这真的很不容易,可是那些饿鬼道的众生也同样想听闻佛法,却没有这样的殊胜的因缘和机会,而且就连而我们所面临的种种压力也是它们求之不得的幸福。其实想一想,在茫茫的人海中,你说你的家庭不幸福、婚姻不幸福、财富不圆满,但起码你可以吃得很饱,与那些吃不饱饭的难民比起来,这又是他们求之不得的。轮回本身就有缺陷,并不完美,我们不能总是停留在“修行不好、状态不好、修行没有机会”的角度去思惟这个人身有多么糟糕,而应该这样想:这已经是轮回中最好的状态了,这已经是充满缺憾的轮回中最不缺憾的状态了,是最好的修行机会,不论有多困难,不论有多难受,我都应该抓住“百千万劫难遭遇”的机会。因此,我们一定要珍惜眼前的一切,紧紧地抓住机会来成办解脱的大利。这个人身真的非常非常珍贵,也非常非常难得,它真的是我们修行最好的所依,我们依靠它一定能生起真实的菩提心。

  (三)失去之过患。对应颂词:“倘若今生利未办,后世怎得此圆满。”

  如上所述,不论从状态、果还是因缘的角度,获得暇满人身都极其困难。如果没有依靠它去成办解脱利益,下辈子怎么有把握能再得到这个人身呢?经云:“盖得人身者,如爪上土;失人身者,如大地土。”“爪”上的土多么少啊,和你们家一盆花的土都不能比,可是失去人身的众生却如大地土那么多。你会说:失去人身没关系啊,我可以再得。扪心自问:我们有得到的因缘吗?万一业力成熟我们去了旁生道、饿鬼道,整天都在为自己的一餐饱足而忙碌,怎么可能再有机会修持正法。你会说:我失去了人身也不一定下堕,我可能会上升到天界中去感受福乐。仔细想想:万一我们不小心投生天界享受种种妙欲,高兴得忘乎所以,极其散乱,等玩了许久回过头一看,一点法都没有修,而此时已寿命将尽马上就要堕落了,最终因为往昔的散乱和寿命将尽,导致此生没有机会修持佛法。因此,如果我们失去了人身,又不具足得到它的因缘,恶业一旦成熟就很难再遇到正法。

  以上对人身的难得、人身之珍贵以及失去它的过患进行思考之后,进一步我们该如何去做?就是要紧紧抓住现在的修行机会,依靠这个人身努力地修持珍贵的菩提心。我们都熟知密拉日巴尊者的公案,尊者小时候饱受世态炎凉、亲戚欺凌,所以他去学了咒术,发誓杀死那些曾经伤害过他的人,他如愿以偿;此后他认识到自己造下了极大的罪业,前去依止上师,开始精进地修持,最终成就了佛果。他说:我的宗教是生死无悔的。因此他在最后面对死亡时了无畏惧。尊者用他一生的示现告诉我们:依靠这个人身既可以造罪,也可以依靠它忏除罪业、获得佛果。我们也要像尊者那样,紧紧地抓住眼前的机会,不畏艰难地去修持,依靠修持解决未来世所有可能要面对的困难。

  生起菩提心最殊胜的身所依就是这个难得的人身。相信在座的诸位道友都已具足,对此我们一方面要生起欢喜心,一方面要紧紧地抓住这个机会好好修行。

  辛二、说心依

  【犹如乌云暗夜中,刹那闪电极明亮,如是因佛威德力,世人暂萌修福意。】

  身体毕竟只是一个助缘,既然是菩提“心”,那它就应该属于心法。我们要依靠什么样的心念来生起菩提心呢?颂词字面意思:就像那乌云密布漆黑的暗夜中,刹那的闪电显得非常明亮,依靠佛陀威德力的加持,我们生起的一刹那的想要修善集福的心意,就如同那明亮的闪电,照亮处于轮回黑暗中的相续。

  下面从两方面来学习这个颂词:第一,以比喻来说明我们现在的状态;第二,分析菩提心之心依。

  (一)以比喻说明。对应颂词:“犹如乌云暗夜中,刹那闪电极明亮”

  比喻可分为三个内容。第一,“乌云的暗夜”对应“我们被无明烦恼覆盖的相续”——虽然我们觉得自己可以敏捷地思惟,但其实却一直逃不出烦恼的范畴,相续被烦恼紧紧地覆盖,一直处于极其黑暗的状态。第二,“明亮的闪电”对应“佛陀的威德力”,佛陀的威德力像闪电照亮整个世间一样,我们依靠这种力量会生起刹那的修行之意;如同闪电的光亮使世间万物得以显现一样,我们相续中刹那想要修行的心念照亮了黑暗的轮回——虽然短暂,可它就像明灯照亮了千年暗室,照亮了我们黑暗的相续。然而,生起这种心念的时间是多长呢?颂词讲到是:刹那——如闪电般转瞬即逝。我们相续中的善念非常短暂,可哪怕是这短暂的一念也是依靠佛陀的加持而来。

  是故,颂词中的“乌云暗夜”对应众生的无明的烦恼,“闪电”对应佛陀的加持力,我们相续中暂时生起的一念修行之心,照亮了整个轮回黑暗的相续,对应闪电照亮色法。而“刹那”则对应我们想要修习善法的心念非常短暂。从比喻可知:我们今天想要听课、想要学佛、想要了知菩提心的心念,哪怕只有一刹那,其实都来源于上师三宝的威德力之加持,它极其难得。

  (二)心依。对应颂词:“如是因佛威德力,世人暂蒙修福意。”

  也就是说,依靠佛陀威德力的加持,世间人暂时生起了想要修习的心态。所以菩提心真正的心之所依就是我们暂时萌发的想要修习的信心和悲心,而它的外缘就是佛陀的威德力。内因和外缘聚合,依靠信心和悲心便可以生起菩提心。

  “暂蒙修福意”中的“意”解释为“信心和悲心”,有那么多的心态,为什么专指这两个?因为信心是趋入佛法的根本,是入道之基。如佛经云:“佛法大海,唯信能入,唯智能度”,想要趣入佛法深奥的大海,只有依靠信心的船;而“悲心”是因,可以显发我们本来具足的菩提心。如果我们相续当中已具有了信心和悲心,就可以说已经具有了生起菩提心的基础条件。

  可能有人会有疑问:既然每个众生相续中一刹那想要修持佛法的心念都是佛陀的加持,那光是在人道众生中,学习佛法的人是那么的少,蒙佛加持的人又那么少,还有许许多多众生在造作恶业,佛陀为何不加持他们,而只加持某些众生呢?其实佛陀的加持是周遍的,但是能不能接受到加持,要观待众生自己往昔的缘分和善根。《现观庄严论》云:“如天虽降雨,种坏不发芽;诸佛虽出世,无缘不获善。”虽然天上在降雨,可如果田里的种子坏了,不论怎么下雨也都不会发芽。同样,诸佛虽然出现于世间,其加持力也从未改变,但无缘众生无法蒙获佛陀的加持,无法生起刹那想要修福的心意。

  那怎样才能成为有宿缘的众生或能具足更多的因缘而得到加持?《法华经》云:“若人散乱心,入于塔庙中,一称南无佛,皆已成佛道。”一个人以非常散乱的心态,到佛塔或寺庙旁边说了一句“南无佛”(即“皈依佛”的意思),最后都能成就佛道,所以我们应该庆幸现在能经常积累这样的善根。此外还要给别人更多地提供这种机会,无论是放生还是布施时,都为他人种下一点善根,这样最后都可以成为具有宿缘者而蒙佛加持。自己修行时也不要放弃一丝一毫积累善法的机会,因为一称“南无佛”都是将来成佛的因缘,那现在积累的点点滴滴善根——哪怕颂词屡背屡忘、法义听不懂也没关系,只要精进串习就一定会在相续中不断积累善根和因缘,从而得到佛的加持而逐渐成为修行法器。

  第二个疑问:我们的善念真的那么短暂吗?这么短暂的善念为什么不是依靠自己的能力生起,而一定是因佛的加持力而生起?

  首先,我们观察一下自相续在一天中有多少善念和恶念。如果平均分,就是十二个小时处于散乱或贪嗔痴的恶业中,十二小时处于善念中。然而真实情况是,往往我们只能维持几分钟或半个小时的善念,所以我们的现状不容乐观。我们每天如果不强行让自己做功课、忆念上师、祈祷三宝,很难生起善念。哪怕学佛之后我们都会偶尔忘记上师三宝,更何况是在无始劫以来的轮回中呢?所以善念真的极其短暂。即便如此,生起善念也不是依靠自力,而是要依靠佛菩萨的加持。

  所以,我们在生起一个善念后就要紧紧抓住它,就像我们紧紧地抓住偷东西的小偷。接下来再慢慢延长善念——比如今天生起五分钟,明天生起十分钟。就像堪布根霍说:“我们凡夫不可能经常生起善法意念,所以善念生起后,必须及时抓住,不要放跑了。”并且我们要相信诸佛菩萨的加持,佛经云:“若人能发心,佛也恒加持,若得佛加持,彼人证觉性。”我们要不断祈祷上师三宝:慈悲的上师三宝!请加持我想要修习的短暂善根和意念无限地扩展、加深,直到成佛之前都不要中断。所以依靠信心不断地祈祷三宝,再去努力抓住它,我们的善念就会逐渐增长,之后信心、悲心就会不断稳固,慢慢就能具足生起菩提心的心所依。

  以上讲解了生起菩提心最圆满的身依处是暇满人身,而心依处就是蒙佛加持后的信心和悲心。下面讲修持菩提心会给我们带来何种利益。

  庚二、真实菩提心利益(分三:辛一、总说发心利益,辛二、分说愿行各利益,辛三、具发心之功德。)

  辛一、总说发心利益(分三:壬一、胜于余善之利益,壬二、名义转变之利益,壬三、比喻说明利益。)

  壬一、胜于余善之利益

  【以是善行恒微弱,罪恶力大极难挡,舍此圆满菩提心,何有余善能胜彼。佛于多劫深思维,见此觉心最饶益,无量众生依于此,顺利能获最胜乐。欲灭三有百般苦,及除有情众不安,欲享百种快乐者,恒常莫舍菩提心。】

  菩提心的功德超胜了其他一切善法。以下从三方面阐述:一是断除罪恶,二是能够成就佛果大利,三是满足三士道的所有愿望。

  此处或许会有疑问:菩提心的本体是为了利益一切众生而希求佛果,而现在却讲是为了自利而发菩提心,这难道不是相违么?其实这是寂天菩萨的善巧方便——先依靠求得利益的欢喜心趋入菩提心的修持,经过逐渐串习,慢慢就会舍掉自利之心而只为利他。我们的修行不可能一步登天,心中还有很顽固的宿习,于是我们就先贪求菩提心的利益而发心,通过法的加持力和长期修持,逐渐就能放下希求自利的想法而为了利益他人真实生起菩提心。

  (一)菩提心能断除罪恶。对应颂词:“以是善行恒微弱,罪恶力大极难挡,舍此圆满菩提心,何有余善能胜彼。”

  通常凡夫行持善业的能力十分微弱、短暂,而恶业习气则非常强大、难以抵挡。所以就现状而言,除了圆满的菩提心外,其他善法真的很难有力量对治凡夫的恶劣习气。以下对此颂词分两方面来分析:第一是观察我们相续中的现状;第二是菩提心可以战胜所有罪业,改变我们的现状与消除罪业。

  1. 观察现状。对应颂词:“以是善行恒微弱,罪恶力大极难挡”

  (1)修行善法的力量很小。“恒微弱”就是力量很小,下面从从时间和心力两方面观察。

  从时间角度而言,我们行善的时间非常少。按人寿八十年计算,据有关统计,我们有一半的时间(即四十年)都在睡觉;剩下四十年中读书、吃饭、逛街等要花去二三十年。由此可知,我们真正能够修持善法的时间还不到十年,而且还要排除遇到佛法之前、生病体弱等情况。所以,就算我们能活到八十岁,修行佛法的时间算下来也寥寥无几。

  再从心力角度分析。我们肯定都有网购、看电视、玩网游等经历,而通常一进去就是三五个小时不出来,甚至通宵也不觉得疲惫;还有些人通宵打麻将时一点感觉都没有,可才念了两分钟佛经就困得睁不开眼了。这就是我们恶法的习气非常强、心力非常大,而修持善法心力弱,刚想修习善法就犯困,或者闻思、念咒、打坐等等一两个小时就不耐烦了。

  (2)我们行持善法的力量很小,造恶的力量就会很大。同样,以下也从两方面分析“罪恶力大”:一是造业力量极大而难以阻挡,二是恶业果报一旦成熟极难阻挡。

  第一,造业力量极大。从内因而言,我们内心的贪嗔痴不断地涌现,在烦恼沸腾的状态中,一定会由烦恼驱使而去造业。从外因而言,身处尘世中,从街上到家里都充斥着引发贪嗔痴的外缘:比如逛超市时各种琳琅满目的广告吸引着我们的眼球而引发贪心,让人不得不买,这就是外缘依靠各种方便激发人的贪欲;此外网络上还充斥着各种容易引发嗔恨的信息,我们一点进去就不由自主地引发相续中极大的烦恼,这是依靠网络等外缘让我们出现贪嗔痴的状态。内因外缘一结合,罪恶力就非常强大。

  第二,果报非常强大。一旦造了业,因缘和合时业力一定会现前。当恶业现前时,我们凡夫没办法去改变,只能默默地承受。然而我们又很难有承受的能力,只能无奈、被动、痛苦地去接受它,所以果报也是极为难挡。

  综上可知,我们行持善法的时间短、力量小,而造恶业力量非常大、时间长,所以真的很难办。而寂天菩萨说不要害怕,因为依靠菩提心就一定能够对治它。反过来说,如果舍掉圆满的菩提心,就很难再有其他善法能对治我们的现状了——因为力量不够的缘故。

  2. 菩提心可以战胜罪业。对应颂词:“舍此圆满菩提心,何有余善能胜彼。”

  此处的“圆满菩提心”是指圆满的世俗菩提心。世俗菩提心有两种体性:一是依靠悲心缘众生,一是依靠智慧缘佛果;为了天边无际的众生而要努力、精进地修持佛法、获得佛果。其中,“为了天边无际的众生”是慈悲心方面,而精进希求佛果就是智慧方面,不论哪一方面都可以对治我们惨烈的现状。

  从悲心的角度而言,既然是缘一切众生生起大悲心,这时肯定要放下自私自利心,这样逐渐就能减少我们的烦恼;当完全放下自利时就能圆满地利他,这时也肯定不会再因为自私去造恶业。从智慧缘佛果的角度而言,想要成就佛果就必须圆满福德和智慧资粮。我们在行持布施到禅定等善法而积累福德资粮时,心向善自然就远离了恶业,就像上师仁波切(希阿荣博堪布)曾开示:我们的心一刹那只能生起一个念头,当生起善念时自然就不会再去造恶。因此,依靠行善来积累资粮能逐渐断除我们相续中的罪恶,而智慧资粮其实就是修持空性,能从根本上断除罪业。

  因此,仅仅依靠世俗菩提心的圆满修持就能胜伏现状,让我们逐渐修持解脱之道。反之,如果不依靠菩提心勇猛精进的发心力而是依靠其他善法,情况可能会有所好转,但真的很难从根本上对治恶业。《华严经》中有这样一个比喻:老鼠特别怕猫,只要猫一出现,老鼠就消失无踪了。菩提心对应“猫”,罪业对应“老鼠”,当菩提心的“猫”生起时,所有罪业“老鼠”就会跑光——相续中逐渐生起菩提心时,我们的罪业就逐渐减少了。

  以上讲了依靠菩提心能够断除罪业、改变我们惨烈的现状,因此一定要努力修持菩提心。

  (二)菩提心利益广大。对应颂词:“佛于多劫深思维,见此觉心最饶益,无量众生依于此,顺利能获最胜乐。”

  颂词字面意思:诸佛在多劫(三大阿僧祇劫)中努力思索、观察,发现只有菩提心的利益最为广大,无量众生依靠修持菩提心必能顺利获得最殊胜的菩提安乐。

  下面从两方面分析本颂词:一、菩提心的利益是谁思惟并宣说的,它是否可靠;二、思惟之结果——菩提心的利益是什么。

  1. 思惟的结果——菩提心的利益是否可靠。对应颂词:“佛于多劫深思惟”。

  前面讲菩提心首先可以灭除罪业,改变我们的现状;可令我们圆满三士道的功德,成就佛果;还有名义转变等其他很多功德(下一堂课会讲到)。我们会不由地有个疑问:到底这些功德可靠吗?从思惟者、时间、方式、发心等方面观察可知,思惟的结果肯定是可靠的。从颂词可见:这些利益是“佛”宣说的——思惟者是智慧最极圆满的佛陀;思惟的时间是“多劫”——三大阿僧祇劫;思惟的方式是“深思惟”——用严谨、甚深的观察,仔仔细细地思惟抉择;在发心上无有任何自私自利的心态,佛只有一个目的——想要利益众生。通过以上分析可知,菩提心的利益是佛陀以最深细的智慧,在长时间中观察所得的结果。从心态来说,他不抱有任何自私自利的目的;从时间和智慧来说,是佛陀在因位做菩萨时,用三大阿僧祇劫的时间,依靠二无我的智慧逐渐思惟才得出的结果。综上,结果肯定非常可靠。

  后面到佛位时已经圆满证悟了一切,不需再抉择,只是任运、无勤地利益众生。因此,这里的“佛”是指佛陀在因位修行的时候,“思惟”是佛陀在因位做菩萨时做的事。

  “三大阿僧祇劫”是什么概念?“阿僧祇”在梵语是“无量”的意思,但并非不可以数,而是表示“1”后面有五十九个“0”,共六十位数。这个数目极其广大,所以用“无量”来形容。这个“无量”(1×1059)的概念在佛教中用“大劫”来表述。人寿从八万四千岁开始,每一百年减一岁,直至十岁——这是第一劫;从人寿十岁每一百年增一岁至八万四千岁,再从八万四千岁每一百年减一岁到十岁——这是第二劫;如是从第二劫到第十九劫都是这样一增一减(一个来回);最后一劫是从人寿十岁上升到八万四千岁。第一劫和最后第二十劫不像中间十八劫有增与减的两个过程,仅是一增或一减,但时间比较漫长;而中间的第二劫到第十九劫虽然是一增一减的过程,但时间过得比较快。这样的一增一减称为一个小劫,二十个小劫称为一个中劫,四个中劫(八十个小劫)称为一个大劫。

  这种表述单是想一下都会让人头晕,而佛陀是在三大劫、如此漫长的时间中,用最深最细的智慧只思惟一件事——什么法对众生最有利益。我们最熟悉的是阿弥陀佛的公案,他于因地在世自在王如来面前发起菩提心后,发愿建造一个最圆满的佛土。为此他不惜游览无量亿的佛土,总结其中的各种优劣、适合众生修行的状况、众生容易往生的方式,并为了成就这些功德而努力精勤地修习。这就是“佛于多劫深思惟”的具体表现。

  佛陀经过甚深的思惟后,发现最饶益众生的法就是菩提心。所以这个结果肯定是可靠的——因为如果佛陀想骗人,完全不需要花这么长的时间,而且他也没有任何骗人的目的和动机。此处通过分析佛陀观察的方式等可知:如是思惟得出的结果必然可靠。

  2. 思惟的结果——菩提心的利益是否可靠。对应颂词:“见此觉心最饶益,无量众生依于此,顺利能获最胜乐。”

  佛陀思惟的结果是菩提心——这种觉悟之心最为饶益众生。后两句颂词讲到了原因:因为无量众生都能依靠菩提心而成就最胜的佛果。

  “无量”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是指过去、未来、现在的无量众生皆依此而成就佛道;第二层是指不论三界中任何根机的众生,只要修持皆可获得利益。因此,从时间、数量、种性、根机、意乐的角度来说都为无量。众生的兴趣有所不同(爱吃辣椒也好,爱好各种穿衣打扮也好),而不论何种根机只要修持就一定可以获得利益。这是从数量和众生不同意乐的角度来分析“无量”。

  无量的众生只要修持菩提心都能顺利获得最胜的安乐。如何体现“顺利”?有人说:菩萨发起菩提心进入小资粮道,还要经过三大阿僧祇劫的修行才能成佛,如此之久又怎能说顺利?这可以从两方面分析。一方面,“三大阿僧祇劫”是形容菩萨难行能行的一个表述方式。《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也讲过,对应众生的种姓、根性无量,所以用“三大阿僧祇劫”来表述,但并不一定要经历那么漫长的时间。另一方面,在三大阿僧祇劫中,菩萨在现相中有无数的障碍、要布施无量的头目脑足等等,做很多勤作;但在实相中,菩萨在布施头目脑足时没有任何痛苦,唯一感受的是菩提心带给他的欢喜。佛经中说:当菩萨听到别人向他索要他的眼睛等东西时的快乐,比他入寂灭禅定的安乐还要大。菩萨在做这些看似难忍的事情时,他内心实际正感受着无量欢乐,从而顺利地获得最殊胜的佛果。所以,众生根性无量,而依靠菩提心能顺利获得胜妙的安乐——佛果,从这个角度来说菩提心“最饶益”我们。

  3. 了知菩提心的利益后该如何做。

  学习了以上颂词的内容后,要把这些内容运用到实际生活中。我们要了知佛陀绝对不会,也绝无必要欺骗我们——谁会花那么长的时间,不为自己的利益而去思惟一个对他人最有帮助的法,而且还要宣讲出来?如果不是唯一为了利益众生,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所以我们要深信佛陀的教言,对所说之法——菩提心的利益生起信解,努力调整自心,不再辜负为我们深深考虑了旷劫之久的诸佛及上师的深恩。就像以前我们相信钱的利益,所以从小到大的唯一目标就是挣大钱;同样,如果我们相信佛说的菩提心利益,此后的目标就只有一个——努力修持菩提心,不再辜负上师及三世诸佛。

  (三)菩提心圆满满足三士道所求。对应颂词:“欲灭三有百般苦,及除有情众不安,欲享百种快乐者,恒常莫舍菩提心。”

  颂词意义是:若有人想灭尽三有轮回中的诸般痛苦,要除掉诸有情众多不安,或期望享受无量快乐,不论实现哪一种愿望,都应该恒常不舍弃无上的菩提心。

  此颂词从三方面来分析:一、菩提心可以满足中士道所愿,圆满灭除三有的一切痛苦;二、菩提心可以满足上士道所愿,除去有情的所有不安;三、菩提心可以满足下士道想要享受各种快乐的欲望。不论实现哪一种愿望,都要“恒常莫舍菩提心”。

  1. 圆满中士道的愿望。对应颂词:“欲灭三有百般苦”

  中士道是希求自己解脱的人。“三有”就是指整个轮回——欲界、色界、无色界,因为包括了三界轮回所有,故称“三有”。轮回中有各种各样、说不尽、道不出的苦,有的痛苦明显,有的不明显,而所谓“快乐”只不过是痛苦减轻的那一分而已,所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如果想要灭除这些苦,一定要依靠菩提心,故“恒常莫舍菩提心”。

  “苦”可以被灭除的原因在于:首先,从世俗菩提心的角度,修持世俗菩提心可以大幅减少自私自利,而轮回中的大部分痛苦都源于因我执而产生的自私自利的心,一旦从根本上断除了自私自利,自然就不会再去造作恶业,没有恶业作为因,自然就不会有恶果(这是从灭痛苦之因的角度来讲);而且,发起世俗菩提心本身就积累了通往解脱的无量的福德资粮。其次,胜义菩提心就是空性智慧,包括了“人无我”的智慧,所以能使我们从根本上断除轮回的根本——我执,从而获得解脱。因此,想要从轮回中获得解脱就一定要修持菩提心。

  2. 满足上士道的愿望。对应颂词:“及除有情众不安”

  有人想:我不仅要自己解脱,还要让一切众生都解脱。这就是大乘行人的发心,所以更应不离菩提心的修持。因为菩提心是成佛之因,只有依靠菩提心才能圆满成就佛果。从大悲心缘众生的角度来说,把一切利益都奉献给众生就是真实的菩提心;从智慧缘佛果的角度来说,只有成佛之后才能安置所有众生于佛的果位。综上所述,无论是袪除众生的痛苦、给予众生安乐,还是使其最终成就佛果,都需要依靠菩提心才能成办。因此,若想要利益众生就一定不能舍弃菩提心。

  3. 满足下士道的愿望。对应颂词:“欲享百种快乐者”

  仅仅想要享受轮回中的各种快乐也不应舍弃菩提心。第一,菩提心是为他人付出的心,而为他人付出的人一定能收获幸福。正如法王如意宝在《胜利道歌·天鼓妙音》中所言:“若欲长久利己者,暂时利他乃窍诀”。一个人为满足他人的幸福而付出,自然可以获得快乐。第二,快乐是福报的一种体现,想要快乐就一定要有福报。同样生而为人,有的人很有钱却很痛苦,有的人有钱并且快乐,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别?就是由于各人福报不同而导致的。想要感受快乐就要依靠菩提心去行善,从而积累无量的福报,以这种殊胜的善巧方便使福报圆满,自然可以获得快乐。第三,哪怕我们只生起一念赞叹菩提心的功德,都可以减轻相续中的罪业,更何况生起真正的菩提心——修行人的相续中即使一度生起菩提心,也能灭除多劫罪障。罪障灭除,自然能离苦得乐。

  因此,不论是出离三界远离痛苦,还是利益一切众生,都要恒常不舍离菩提心而精进修持。我们最初讲到:不论抱有何种目的听闻《入行论》,只要肯去修持菩提心,所有问题都可以解决,因此这部论典非常殊胜。我们一定要了知菩提心的殊胜利益而生起欢喜心,这是实修菩提心的第一步。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菩提心的所依是什么?

  2.我们如何才成获得诸佛之威德加持呢?

  3.我们的现状依靠什么方法才能改变呢?

  4.菩提心能满足哪三类有情的愿望?

  5.请至少用三十分钟思惟一下您修习菩提心的原因,及它能带给您的利益。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