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文章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三课

视频加载中...
下载视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继续共同学习《入菩萨行论·浅释》。本论“所讲真论”中“论体”的“著论之因”共四个方面的内容:一、礼供,二、寂天菩萨在此处立誓发愿造本论(誓愿),三、谦虚,四、使我们后学者生起欢喜心。上堂课已经学习了论名、译礼、顶礼供养等内容。今天学习“著论之因”后三个部分的内容。

  甲二、所讲真论(分二:乙一、论名;乙二、论体。)

  乙二、论体(分三:丙一、著论之因,丙二、真实论体,丙三、圆满结尾。)

  丙一、著论之因(分四:丁一、礼供,丁二、誓愿,丁三、谦虚,丁四、使生欢喜。)

  丁二、誓愿

  “誓”指发誓,“愿”指发愿。寂天菩萨在此处依靠立誓发愿遣除违缘,以使造论能善始善终终。

   【今当依教略宣说,趋入佛子律仪法。】

   颂词字面意思:我(寂天菩萨)现在要依靠佛陀和传承祖师们的教言,通过简略、归摄的方式对趋入菩萨行为的方法进行概括性的阐述。

  下面从四个方面学习这个立誓句:一、为什么要立誓,二、本论的造论方式,三、所宣说的内容,四、造论之必要。

  (一)为什么要立誓。

  立誓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为了在造论过程中没有任何退转,善始善终;第二是依靠这种勇猛精进的誓言遣除造论过程中的一切违缘。下面具体分析。

  1. 寂天菩萨立誓到:我要依靠佛陀的教典归纳所有可以趋入菩萨行为的方法。因为菩萨的誓言极其坚固,一旦说出口就一定会做到,所以这样立誓可以让他在造论过程中善始善终,而不会有任何退转。当他遇到困难或在造论过程中出现违缘时,就可以依靠自己这个坚定的誓言一直走下去。

  2. 勇猛精进的立誓可遣除造论过程中所有的违缘。我们有时会通过祈祷上师遣除违缘,有时依靠观修空性遣除违缘,而在此处寂天菩萨说:依靠勇猛精进的立誓也可以遣除违缘。因为在修行过程中,善行越大、违缘越大。而干扰我们的魔大致可归纳为四种:第一种是烦恼魔,指我们相续中此起彼伏的贪嗔痴;第二种是天子魔,依外在违缘而受到干扰;第三种是蕴魔,即五蕴(身心)会对我们有所障碍;第四种是死魔,因为我们对于死亡都有极大的恐惧,在没有获得修证境界之前,死亡会给我们的修行带来一定干扰。可以说这四种法(烦恼、天子、蕴和死)中的任何一个都会给我们修行善法造成影响,故称为“魔”。

  在这四个魔中“烦恼魔”较为根本。因为我们相续中有烦恼分别的起伏,所以才会感召天子魔的干扰,带来妄念纷纷或身体不适等种种违缘;如果我们相续中的烦恼断尽,此时不论是出现外在的违缘还是死亡,都不会对修行造成任何影响。所以烦恼魔成为动摇修行、感召违缘之根本。如何遣除烦恼魔?方法固然非常多,可在此处主要强调:用坚固的愿力来打破相续中的烦恼魔。——当我们拥有极其坚固的信心和极其坚固的愿力时,就算相续中偶尔会有烦恼涌现,却也不能动摇我们,因为我们的愿力如磐石一样坚固不动,任何外在的烦恼魔都不可能中断我们行持善法。所以我们在修行过程中,立誓是非常关键的一步:它不仅可以鼓励自己善始善终,而且依靠坚定的愿心可以对治相续中的烦恼,使自己不退不转并善始善终。

  有的人可能会问:平时也没少发愿,却总是做不到怎么办?

  下面介绍《亲友书》中提到的三种誓言。

  第一种誓言:像石头上面刻的字般极其坚固,不论风吹还是雨打都不会消失,言出必行、极其坚固。第二种誓言:像在土上面写字一样,在没有遇到下雨或风吹等外缘时尚能看清楚,对应中等誓言——在没有产生烦恼、没有遇到外在极大干扰的情况下可以履行誓言,可一旦有外缘干扰就很难再继续履行誓言了。第三种誓言:像在水上面写字,其实没有什么作用,写下来马上就消失了,对应下等誓言——常立志,但经常做不到。

  之所以在此处介绍这三种誓言,是因为我们要努力地让自己做到第一种誓言。在立誓之前要想清楚:自己能不能做到、万一遇到违缘时有没有办法遣除等等。考虑成熟之后再发誓,一旦立下誓言务必要尽心尽力地去做到。依靠这种缘起力,会令誓言极其坚固并逐渐圆满。而这种坚固愿力所发下的誓言也便可达到前面所说的两种作用:既能使善法善始善终,又可以压伏自己相续中此起彼伏的分别念,遣除过程中所有的违缘。

  这就是立誓之必要。其实寂天菩萨是在提醒我们后学者:行持任何善法都要有决定的目标,依靠誓言坚定地走下去,这就会成为这件事的良好开端。

  (二)本论的造论方式。对应颂词:“今当依教略宣说”。

  造论方法可简单地归纳为两点:第一是依教,第二是精练的归纳。

  寂天菩萨既然作为了不起的班智达,为何不用自己的言辞而要“依教”宣说?在这里,“教”指佛陀以及传承祖师们的教言,代表了寂天菩萨在此处并未依靠自己的分别念想当然地造论,而是依靠传承祖师们来宣说的,这种方式保证了传承的清净以及可靠性;另一方面,也在提醒后学者在闻思修的过程中也要“依教”而行——因为我们的分别念纷繁复杂并不可靠,我们不能想当然地认为该如何如何。如果我们的分别念可靠,那么我们早就可以出离轮回了。因为我们都希望获得快乐,可我们的分别念并没有想出一个可靠的获得安乐的方法,至今我们的相续还在轮回中流转,杂有各种烦恼。而与此相反,佛陀以及传承祖师们从修证境界中流露出来的教言则非常非常可靠,是真正的“过来人”为我们宣说的解脱途径。因此我们定要依靠清净的传承去闻思修,如此才可保证修学圆满,不至落入歧途。这是寂天菩萨的造论根据:依教宣说。

  寂天菩萨是依靠“广泛”和“含摄”中的哪一方式来宣说本论的?颂词讲到:“略宣说”,指寂天菩萨并未详详细细地对每个法义进行广述,而是依靠归纳精要的方式宣说本论。因此,虽然这部论已含摄了所有菩萨的行为,可在阐述时却非常简明扼要,让我们依靠最精炼的总结归纳方式进行学习。

  (三)本论所宣说的内容。对应颂词:“趋入佛子律仪法”。

  这部论典依靠佛菩萨的教言进行简略宣说,那它主要宣说的是什么呢?颂词讲道:概括而言,这部论所讲解的就是趋入菩萨行为的真正方法。

  1. 什么是菩萨的行为?总而言之就是在利益众生的过程中应该做什么(对应摄集善法戒和饶益有情戒)、不应该做什么(对应严禁恶行戒),对此如是了知何者应行、何者不应行之后,自然就掌握了趋入菩萨行的方法。

  (1)严禁恶行戒(对应菩萨戒中的菩萨不应取之行为),主要是菩萨在利益众生的修行过程中应断除的相违于大乘法的行为。在菩萨戒中,对相应于国王、大臣分别容易违犯的五种戒及凡夫人容易违犯的八种戒都相应做了制定。但龙猛菩萨对其进行归纳时讲到,所有的愿菩提心戒条最根本的一条是“绝对不能舍弃众生”,即不能放弃愿菩提心。对于菩萨不应该做的这些行为,这部论典的不放逸品、安忍品、正知正念品等都做了详细宣说。这是本论第一个内容:什么是菩萨不应该做的。

  (2)摄集善法戒,指菩萨在修行过程中所应做的修持善法之行为,这些行为可归纳在六度中,而这部论典的内容圆满含摄了六度,故摄集善法是佛子应该趋入的行为之一。

  (3)饶益有情戒,菩萨修行的过程中要依靠各种方便来利益众生,利益众生也是菩萨所有修行的核心。而在利生的过程中菩提心为其根本,四摄为方法,本论也以广、中、略的方式宣说了如何生起、保护和增上菩提心。

  趋入佛子的律仪包括摄集善法、严禁恶行和饶益有情这三个方面,本论以精炼的方式对其做了宣说。故这部论的主要内容就是佛子应止和应行的所有行为。

  2. 含摄了大乘的基、道、果。

  “基”是基础之意。大乘的基础和根本可归纳为“显空双运”。菩萨从未离开光明和空性任何一法而进行修持,所以“基”为显空双运。本论的第九品对应空性实相这一分,而菩提心的内容则对应显分(光明之妙用),故本论含摄了大乘显空双运的“基”之要义。

  “道”就是方法,指能真实证悟显空双运的方法;“道”亦是途径之意,大乘的途径就是“二资双运”。二资指福德资粮和智慧资粮:福德资粮对应菩萨在修行过程中行持的所有善法,如布施、持戒等,即本论所讲的以菩提心摄持而行持六度万行;智慧资粮则对应空性智慧。这两种资粮就是菩萨真正能证达显空双运的途径和方法。也是本论核心所讲的“趋入佛子律仪法”,即大乘的“道”之要义。

  “果”就是通过前面的修行现前“色法二身双运”之果位。色身指佛陀的化身和报身,而法身指佛陀所证悟的法界实相的境界。以本论所指引给我们的方法修行,绝对可以趋入无上智智、色法二身双运之佛果。

  可见,这部论典已完全含摄大乘基、道、果之内容,所以我们应该对此生起欢喜心。短暂的人生当中,我们以前浪费了很多时间、造作了很恶业,但我们现在值遇了《入菩萨行论》——寂天菩萨以大悲心通过精炼的方式归纳了大乘所有的基、道、果的内容,因此我们要生起信心和欢喜心,来学习不可思议的、甚深的大乘佛法之核心。

  (四)造论之必要。

  如前所讲,本论是依于佛陀和传承上师们的教言而宣说的,既然在佛经中已有,且高僧大德们也宣讲过了,那寂天菩萨何必再造这部论呢?其原因及其必要性到底是什么呢?

  首先我们来了解论典的分类,佛教修行之论典可分为四种。第一类次第论:侧重宣讲修学的道次第。比如我们之前学习的《三主要道论》,就是按修行次第的方式进行讲解的(首先要生起出离心、再修持菩提心、最后证悟空性)。第二类解隐论:“解”指解释,“隐”指隐藏,解释佛经中的隐藏义,如佛陀二转法轮主要抉择了空性,而弥勒菩萨的《现观庄严论》中则开显了其所隐含的现观、现证的内容。第三类实修论:主要讲解修行的方法和窍诀,比如《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就为我们讲解了如何实修大圆满法之前行。第四类汇集论:“汇集”是指将不同佛经中的相同内容进行汇集归纳,如《大乘经庄严论》就归纳了大乘诸深广法义于一论。

  由此可见,这四类论典对于我们了解佛之密义和实际修行都非常重要。而《入菩萨行论》属于其中的哪一类呢?本论同属于这四类论典。从次第的角度而言:本论前三品讲到了产生菩提心之方式,中间三品讲到了护持菩提心之方式,后三品讲到了增上圆满菩提心之方式,本论从初、中、后三个次第圆满地讲解了如何产生、护持、增上菩提心,以及六度前前含摄后后,故可归为“次第论”;本论也属于解隐论:如《金刚经》云:“当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本论对其中“菩提心”的真正含义以及修行中会次第出现何种境界等种种隐义都做了圆满开显,故又可归为“解隐论”;本论又是实修论:因为本论的每一句颂词都可成为修行的窍诀,是对治烦恼的殊胜方便,是我们实修中必不可少的窍诀之论;本论也是汇集论:不同的佛经中都宣讲了菩提心,比如有的侧重讲愿菩提心,有的侧重讲胜义菩提心,而本论则概括归纳了佛经中各种菩提心的内容,故属于“汇集论”。

  如是了知论典的四个种类以及本论对应的范畴后,就可了知此论典造论之必要:虽然佛经对菩提心有许多教授,传承祖师也讲解了菩提心的修持方法,但为了让我们明确了知修持的次第、菩提心隐含的意义以及将所有实修菩提心的方法汇集于一处,寂天菩萨造了这部殊胜的《入菩萨行论》。

  总结:在立誓造论的这两句颂词中,我们首先了知了在修行中要立誓,因为立誓可遣除违缘,使修行善始善终;其次了知了寂天菩萨造论并不是用自己的分别心,而是归纳了佛陀和传承祖师的教言;再次明白了本论的殊胜性在于涵盖了所有趋入菩萨行为的方法及大乘基道果的所有内容;最后了知造论之必要:本论集次第、解隐、实修、汇集于一体的方式宣说菩提心、菩萨行。

  丁三、示现谦虚

  【此论未宣昔所无,诗韵吾亦不善巧,是故未敢言利他,为修自心撰此论。】

  颂词字面意思:(寂天菩萨在发誓造论之后继续谦虚地说)以前佛经等之中未曾出现过任何内容在此论中一概没有宣说,词藻、诗歌韵律我也并不精通。鉴于这两种原因,我不敢说是为了利益他众而造此论;我仅是为了自相续串习菩提心,才撰写这部论典的。

  下面分两部分分析这个颂词:一、谦虚的体现,二、为何示现谦虚。

  (一)谦虚的体现。

  “此论未宣昔所无”,这部论典并没有创新,未曾讲佛陀或者前辈高僧大德没有讲过的内容;“诗韵吾亦不善巧”,不擅长各种词藻以及诗韵;“为修自心撰此论”,造论目的仅仅是为了调伏自相续。以上三个方面体现了寂天菩萨的谦虚精神,下面具体分析。

  1. 没有创新,对应颂词:“此论未宣昔所无”。

  这部论典宣说的就是菩提心的修持方法。菩提心是趋往大乘道的唯一途径,过去、现在、未来诸佛也是依靠修持空性大悲藏而成就的,因此唯一只需继承诸佛菩萨往昔所宣说的修行之道即可。总结为何没有创新的原因:第一,因为修行的道路只有修持智悲双运的菩提心这一条路;第二,由于只有这一条路,因此不需要创新,只要继承这条路走下去就可以了。

  2. 词句不华丽,对应颂词:“诗韵吾亦不善巧”。

  寂天菩萨非常谦虚地说:我并不擅长诗韵和词藻学(其实本论颂词韵律优美、非常善妙)。为何寂天菩萨要这样说呢?原因在于:在修行过程中词句的确是使我们趋入佛法的方便和途径,但我们却不能过多地耽著词句,否则就会落入表面言辞,无法趣入佛法的真实义而实修。所以寂天菩萨谦虚地说:我用最朴实的语言讲解修行之道。其实这也是在提醒我们,要踏踏实实地修行,避免使用华丽的词藻宣扬自己的境界,且不能高谈阔论——既谈深法又谈广法,但却没有深入自心真实修学。因此,寂天菩萨以深切的悲心,以“不善巧词句”来提醒我们后学者,要踏踏实实地注重内容去实修,而不要过多地耽著于词句。

  3. 只为调心而撰,对应颂词:“是故未敢言利他,为修自心撰此论”。

  由于以上两个原因(既没有创新,又没用华丽的词藻),所以不敢夸言有利益众生的能力,仅仅是为了调伏自心而造这部论典。

  通过以上三方面的分析可知,寂天菩萨真的非常谦虚。

  (二)为何示现谦虚。

  作为一个真正通达诸多经论的高僧大德,为何要示现如此谦虚的品德呢?其必要性可归纳为两方面:第一是体现出圣者真正的功德,让我们生起信心;第二是教诫后学者也一定要具有谦虚的品格。

  1.体现出圣者真正的功德,让我们生起信心。

  通过示现谦虚可知,在寂天菩萨的相续中已经完全断除了傲慢。如果一个有傲慢的人造了如此殊胜的论典,肯定会跟别人说:“我为你们造了一部非常殊胜的论典,所以大家一定要好好学习。”然后不断地夸耀自己的功德。由于寂天菩萨已断除了我慢,所以没有“我”也没有“我造的论”,故十分谦卑地说:只为善巧调服自心而为之。

  其实,这也是作者在隐藏自己的功德。真正具有殊胜功德的圣者并不会炫耀,而是把所有功德都隐藏起来,显得非常谦虚,他所宣说的言论肯定不是为了标榜自己的功德或境界,而是真实为了利益众生才宣说的。因此,本论是从寂天菩萨不可思议的功德和智慧中流露出来的,是真正为了利益我们而宣说的语言。断除了我慢的圣者之言肯定具有无比的加持力,决定能让我们真正趋入修行之道,所以我们要生起信心。

  2.教诫后学者在修行过程中一定要具有谦虚的品格。

  如果不谦虚,我们的修行就不会增上。在藏地有一句谚语:傲慢的高山上留不住功德水。山顶留不住水,同样道理,如果我们相续中一直存有傲慢就不会反省自己的过失,而是一直都处于“我修行还不错,境界很高深”的烦恼状态中,就不会去想“今天是否做了违背佛法之事”“有没有发起菩提心”“有没有违背上师的教言”——没有自我反省,自然就不可能改变相续、继续进步。所以在修行的过程中一定要依靠谦虚的品格,不断反省自己的错误,这样我们的修行才会不断进步。就像寂天菩萨一直在谦虚地反省自己的不足,不断调伏自心,这样修行一定会辗转增上。

  另一方面,我们不论做任何一件事情——擅长还是不擅长,都要虚怀若谷、非常谨慎,这样才会善始善终。

  我们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做非常熟悉、擅长的事情时不谨慎、粗心大意,可往往这种不谨慎的心态很容易导致错误。而寂天菩萨为我们示现的却是:非常擅长造论但仍虚怀若谷。同样,我们在做很拿手的任何事之前都要提醒自己谨慎小心,这样才会避免由粗心大意而导致出错。比如我们经常念诵《普贤行愿品》,如果每次念诵时没有如理如法地观想和作意,就会很容易忘记在念什么,或是念着念着就念错了。这就是因为认为自己已很熟悉《普贤行愿品》了,所以才掉以轻心犯了错。如果我们念之前能如理如法地调整发心,仔仔细细、清清楚楚地对照法本念诵,观想也非常圆满,就不会出现任何错误。如果是我们不擅长的事——比如从没念过的经、没串习过的法义,也要非常谦虚谨慎地去学习,这样才能避免理解错误而善始善终。

  作者一方面从整体修行的角度讲到一定要具有谦虚、自我反省的品格;另一方面又细致入微地提醒我们做每件事时都要虚怀若谷、非常谨慎,以上从这两方面分析了“示现谦虚”的颂词。

  其实不难发现,虽然目前只是在讲本论的前行部分——顶礼上师、立誓造论、示现谦虚,却无一不在告诫我们修行时所应具有的品质和关键要素。所以我们在修法之前,也一定要首先祈祷上师三宝赐予加持;紧接着要立誓、发愿,遣除过程中的所有违缘,使修法善始善终;最后在修行过程中一定要谨小慎微,不能掉以轻心。这样才能使功德不断增上。

  寂天菩萨的示现其实就是在告诉我们,修行人在修菩提心或其它任何法时都要具备的善巧方便和品质。毫不夸张地说,这就是修行的真正窍诀。比如我们每天做功课之前,首先要祈祷上师三宝加持自己让这一座的修法能够圆满,自相续中能生起应有的境界;其次要发誓“无论遇到任何违缘,这一座修法都不能中断”;最后在念经过程中要仔仔细细、踏踏实实地随文入观。又如我们修加行时同样也要具备这三个要素:一、祈祷上师三宝加持自己整个修行过程都能如理如法修持,生起所应生起境界;二、发誓要在一定时间内修持圆满,如果不立期限则有可能十年、二十年都修不完一遍五加行,坚定的誓愿能让我们快速遣除违缘而使加行圆满;三、每个加行的数量都要达到十万,不能修到三五万,熟悉后就开始有口无心——如念诵皈依时只是不停地拨念珠和动嘴巴,却忘了要仔仔细细地观想,反省自己的皈依心是否圆满。这就是我们圆满顺利修持加行的窍诀。

  以上是寂天菩萨通过实修为我们总结出的,在学习这部论典、修持菩提心之前要具备的三大要素。不仅如此,其实之后的每个颂词无一不在告诉我们真正的修行窍诀。

  丁四、使生欢喜

  【循此修习善法故,吾信亦得暂增长,善缘等我诸学人,若得见此容获益。】

  有了欢喜心后,我们就容易趋入本论的学习。颂词字面意思是:我为了修习菩提心等善法,并暂时增上信心,究竟成就二利的佛果,所以造作了这部论典。且万一与我具有同等缘分即相同种性百般寻求菩萨行、心术正直的其他诸位学人见到这些内容,也许会有增长菩提心等利益。

  以下从两方面分析本颂词:一是遣除疑惑,二是依靠闻思修的方式令后学者起欢喜心。

  (一)遣除疑惑。对应颂词:“循此修习善法故,吾信亦得暂增长”。

  上个颂词讲到“未敢言利他”,只是为自己的修学而造了此论,这时也许有人会疑惑:既然是为了自己的修学,而寂天菩萨已完全通达了法义,那又何必再写下文字、落实在论典中?他自己去观修不就行了?所以本颂就对此疑惑从两方面进行了回答。

  虽然已经通达但仍有必要造论,这从颂词的“暂”字就可以体现出来。

  颂词讲道:“吾信亦得暂增长”。“暂”有两方面含义:第一,如颂词所说,依靠本论熏习菩提心,暂时可以获得修习善法、增上信心的功德,而究竟可以成就圆满的菩提,——这是自利方面;第二,暂时也可以利益有缘的众生,——这是利他方面。因此,“暂”从自利角度讲是指暂时可以增上自己的信心、修习善法,究竟成就菩提;从利他的方面讲是指暂时可以利益有缘的众生。出于自利和利他这两方面原因,寂天菩萨虽已通达了所有内容,可仍有必要把它写成文字。这就是为遣除疑惑而进行概要性的回答。

  1. 自利。寂天菩萨是如何通过这部论典增上自己的信心并串习了善法呢?首先,他可以在造论过程中不断串习愿行菩提心的法理和意义;第二,通过加深对佛经的理解,暂时可以逐步增上自己的信心,而在生起不可退转的定解之后,成就利益众生的究竟佛果之利益。可以看出,寂天菩萨确实依靠分析、理解和写作的过程串习了菩提心、增上了自己对佛经的理解和信心;又通过它究竟成就了利益众生的能力。这就是颂词当中讲到的“循此修习善法故,吾信亦得暂增长”。正是由于成办自利的这两大原因,因此有必要把已经通达的内容落实成文字。

  这时我们不由想起《前行备忘录》的作者——堪布阿琼仁波切也曾经做出过同样的示现。他在修行过程中对于法界实相已有了一定证悟和觉受,却依然按照上师的教言把整部《大圆满前行引导文》背诵了下来,以此印证、保护、增上了修行境界,使其越来越稳固。寂天菩萨同样已通达了所有内容,相续中也获得了一定的证悟境界,却为了进一步修习而不辞劳苦、逐字逐句地串写下来。这其实是提醒我们:在以后修学的过程中,背诵整部法义并不一定为了成为班智达、法师,或能口若悬河,其真正意义在于进一步认识自己的修行境界,指引廓清自己现在和以后的修行,并通过串习把传承上师们的窍诀真实地落在自心当中并在修习中使用。高僧大德们虽然已经对于法界实相有所证悟,可也要背诵、书写;我们现在为了证悟而修习、串习菩提心,同样也应该把每一堂课所学颂词的意义铭刻于心,如是才能进一步理解法义、增上信心,从而逐渐生起实修境界。这是造论的第一个方面原因——为自利。

  2. 也可以暂时利益有缘众生——利他。颂词讲道:“善缘等我诸学人,若得见此容获益。”寂天菩萨说:和我有缘的后学者们见到这部法,也可以获得一定的利益。什么是和寂天菩萨有缘的人?就是想要修习大乘佛法的人。

  如是,从自利和利他两个方面,寂天菩萨把已经通达的内容不辞劳苦地写下来。我们在学习的过程中也要为了自利和利他而善于记忆这些内容。在自利的方面,正如寂天菩萨所说,可以增上我们的理解和信心,为进一步趋入实修提供方便;在利他的方面,我们学习这部论典不仅是为了调伏自相续,还要为了正在轮回中感受各种各样痛苦的众生远离所有的违缘、具足真实的安乐而发心学习和修持。这就是“遣除疑惑”的意义。

  (二)令后学者生欢喜。对应颂词:“善缘等我诸学人,若得见此容获益。”

  如何才能生起欢喜?颂词讲到:1、我们成为与寂天菩萨同等缘分者,因此应该生起欢喜;2、遇到这部论典,能依靠闻思修的方式学习本论所说的法义而生起欢喜。下面学习这两个方面的内容,看看自己的相续中能否生起欢喜心。

  1. 与寂天菩萨成为同等缘分者而心生欢喜。对应颂词:“善缘等我诸学人”。

  “善缘”就是和我具有同等缘分、想要修持菩提心的有缘众生。为什么修习菩提心就可以成为与寂天菩萨的同等缘分者呢?因为寂天菩萨主要是依靠修持菩提心而获得成就,因此只要我们相续中想要修持菩提心、寻求大乘法义、对大乘法义有欢喜,那么就和寂天菩萨一样是依靠菩提心这一法而修习成就。虽然成就有早晚、根机有钝利,但都可于这一法成为有缘众生,所以我们已经和寂天菩萨成为同等缘分者,这是多么值得欢喜的一件事。我们现在对于菩提心产生兴趣而想要兢兢业业地修行,就像当年寂天菩萨在因地时对菩提心产生兴趣一样,我们已经和这么殊胜的圣者成为有同等缘分者,当然应该生起欢喜;另一方面,圣者通过修习菩提心而获得成就,我们肯定也同样可以依靠它获得成就。所以,对于自己的缘分以及将来肯定可以获得成就这两点,我们一定要数数地引发欢喜心。

  一旦我们在听课时产生疲厌,或在复习时觉得时间不够用,就想一想:只要对菩提心有欢喜心、想要真实地趋入修行,就与寂天菩萨成为同等缘分者了;菩萨依靠它修习成就,我依靠它将来也一定可以成就。——只要想到会有这样的利益,心里就会非常踏实,修行时也非常高兴——而依靠高兴和轻松的心态修行则可以更加顺利。

  “善缘等我诸学人”也体现出这部论的有缘众生。在学习这部论典时,无论抱有任何一种发心都可以获得利益,但我们如果有菩提心的摄持,对于大乘佛法感兴趣,有想要修学的希求心,就是这部论典最主要的所化众生。如果我们现在已经对于菩提心有欢喜心了,就应该保持下去;如果我们对于菩提心还没有欢喜和希求心,就要不断地祈祷上师三宝、忆念菩提心的功德和利益以及我们现在处在轮回中的糟糕状况,如是反复思惟之后就可以对菩提心生起重视的心态,从而自然而然希求菩提心,成为本论主要所化的有缘众生。 

  以上是第一点:由成为与寂天菩萨同等缘分者、将来可以获得同等的果位而生起欢喜。

  2. 遇见此论,依闻思修而欢喜。对应颂词:“若得见此容获益”。

  我们初学佛法时,虽然知道佛法非常好,可不知道该怎么学、怎么做功课、用什么心态供灯……在我们在千辛万苦求觅证法时,若有一份可依之次第实修、又兼顾教理的论典,它就是真实的如意宝。而本论告诉我们每一步该做什么,在实修过程中遇到的任何问题都可以依靠它宣讲的窍诀去解决;它的理论足够强大、教证足够丰富,可以对治我们相续中各种各样的怀疑和邪见。这部兼顾次第实修和教理的论典可以满足我们修行中的所有愿望——在我们上上下下地寻觅解脱法门时,它已经以最精要的方式归纳了,我们依靠“闻”就可生起了知的功德,依靠“思惟”就可以具有遣除疑惑的功德,依靠“实修”就一定可以生起证悟的功德,——不论从哪一方面它都可以满足我们闻思修行、获得解脱、利益众生的愿望,满足我们的一切所需,我们是不是应该非常高兴?这就像你买彩票中了一个亿,想买房子就买房子,想买车就买车,一切物质的愿望都得以满足,内心会很高兴。同样,这部论典可以满足我们修行中所有的愿望,它既兼顾于教理又兼顾于实修,我们也一定要生起欢喜心。

 

  在对学修本论生起欢喜心之后,下一堂课就要进入第一品的修学了。前面“造论因缘”的四个部分其实非常关键:首先,我们要顶礼佛菩萨,祈祷赐予加持;第二,要随学寂天菩萨立誓发愿,使我们的学习善始善终;第三,要让我们的相续中具有谦虚的品格而不傲慢,踏踏实实地学习这部论典并修行;最后,要生起欢喜心,想到我们已经得到了那么殊胜的如意宝,将来一定可以和寂天菩萨同样获得利益众生的殊胜缘分。如是通过前行引导,为学习本论奠定了良好基础,下一堂课就开始正式学习论体的核心内容。

  今天的主要内容已经学习圆满。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立誓对我们成办善法重要吗?

  2.寂天菩萨是依靠什么造论的?

  3.谦虚在修行的过程中是必备的素质吗?为什么?

  4.寂天菩萨已经了知诸多经论了,为什么还要造论呢?如果我已经理解了,还需要记忆法义吗?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