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番外

  换个文风,讲个朴实平易的家事。

  上山之前,父亲并不知道,他的女儿早已皈依。此行,我以十分忐忑的心情,“哄骗”他一起来到扎西持林。

  交代一下前缘。我的家庭比较开明,父母与我的关系不像是教育与被教育,更多的是彼此滋养。幼年时,他们就很尊重我的想法,力图培养我的独立精神和自由人格。在其理解、支持、信任之下,我得以破万卷书,行万里路,见识了广阔的世界和复杂的人性,不断放大内心格局。因此,我不囿于红尘事,常想探求宇宙人生的真理与本质,最终有缘亲近佛门,皈依上师。

  我故意在家里不同位置放了师父的著作,父亲会偶尔翻看,但我不曾刻意宣说。因为遭遇了一些变故,父亲承受得很多,精神压力大,情绪也低落。这次出游,他以为只是随我散散心。飞机落地,我才跟他提到,咱们可能会见到那些书的作者,还有一些很真诚很优秀的朋友。

  同处一室的师兄们人格贤善,皆是大德修为,在汉地就常常照顾和帮助我,于此深深感恩。道友之间畅快地交流着佛法,父亲耳濡目染,或许在无形中受到了影响。第二天,大家一起去拜见师父,父亲也去了,我在房间针灸没能前往。几小时后,他们回来争着告诉我:你老爸皈依了!

  那一刻的我百感交集,泪水夺眶而出。这消息似乎等了很久,又似乎未敢奢望过。我的父亲,一个原本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如今在扎西持林圣地,在希阿荣博堪布座下,成为了清净佛子。一周之内,他又接连受了居士戒和密乘戒,快速完成三级跳。

  父亲随时与我探讨种种疑问,不断增上对佛法的信心,虔诚且精进。他总是伴着清晨露水独自去转山,有时傍晚会再转一次。上了年纪的他腰椎间盘突出,却贴着膏药,忍痛坚持参加每天的法会。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中,而他从不耽搁也不抱怨。

  父亲天性仁厚,总是乐于助人。他像个老顽童一样,在山间跑来跑去,帮师兄们干活,帮工人抬东西,帮僧侣洗衣服,帮食堂做饭刷碗,帮锅炉房烧开水……处处都有他的身影,忙得不亦乐乎。组织大家报名发心做事的时候,他却从来不肯去写下名字,一心只想默默奉献。

  有件小事让我颇为感动。某天凌晨两三点,他起夜去卫生间,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一只灰黄色的蛾子掉进了小便池,正在痛苦挣扎。当时画面让人难免有些不舒服,正常反应大概是忽略或者逃避。父亲却想到既然已皈依,就不能杀生也不能见死不救,于是用手轻轻把蛾子捏了出来,放在干爽的地面上,直到看它慢慢爬走才放心离开。

  佛陀说一切有为善法中,救护有情的生命,功德利益为最大。上师也在《次第花开》中开示:哪怕只能救护一个生命也是有意义的。父亲在无人知晓的深夜,从肮脏不净的环境中,拯救了一只丑陋的飞蛾。他说这没什么,因为众生平等啊,它们也知冷暖、知痛痒、知喜悲,和我们一样。

  带父皈依,是上师与圣地的加持,是他的善根与福报,是宿世因缘成熟。父亲说此行收获很大,打开了人生新境界,要感谢女儿。其实女儿更要感谢他,践行菩提心,身教胜于言传。良好的亲子关系,不只是教育与被教育,更多的是彼此滋养。

  文学作品中常言,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这大概是美丽的戏说。不论前世,如今能确信的是,我们父女会是生生世世的金刚道友,直至解脱轮回,证悟佛果。弘法利生,同愿同行。

  弟子 达瓦卓玛

  于2015年9月完稿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