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八关斋戒和授戒的人

 

    记得第一次受八关斋戒是那年刚上山没几天。临时接到通知,说第二天有集体受持八关斋戒,法师也在当天课上为众道友们一一讲授了戒条。

  第二天凌晨,做好了前行准备,向安排授戒的莲师千佛殿走去。凌晨五点,天空还没有一丝光亮,仍然像深夜一般沉寂、深邃。突然,在我眼前出现了一盏明灯,我定睛一看,是上师!一片漆黑中,上师高举着一盏灯,站在院子门口为道友们照亮着前路。不知上师从何时开始站在那里的,站了有多久了。

  上师看到我,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下山啊,弟子?”

  我刚想说话,突然想到今天要止语,于是向上师又是摆手又是摇头。

  “哦。”上师笑了笑,也学着我的样子点了点头。

  后来屡屡想起这个场景,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却有着相同的温暖底色。

  那次受戒的道友众多,大家便集体从千佛殿移去了莲师坛城第一层的经堂。当时的自己,课诵也不知道该翻到哪儿,找到了又跟不上节奏,念诵也是磕磕巴巴的。在21遍观音菩萨的祈祷文时,按照法师的引导起身顶礼,一边顶礼一边想:怎么那么久还没完……

  那时候,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会坐在堪布的座下为大家引导授戒。

  后来,除了如理如法地自受八关斋戒,也经常会在冬天的吉祥日去养老院经堂受戒。养老院的修行人们见到我们下来,热情地把我们往经堂前面靠近法座的位置推,并把准备好的供养米分一些到我们手心。也是在21遍观音菩萨祈祷文时,有些甚至站不稳的老人,也会一边背诵颂词一边虔诚顶礼。担心顶礼时僧裙会不小心碰到别人的法本,他们会用一根绳子把裙摆稍稍捆起来。

  有时候受戒的人太多,外面院子里也坐得满满的。下雨也就下了,下雪也就下了,他们从来不躲避。有次闭关院的多嘉堪布下来授戒,带领大家一起念诵百字明,刚开始念,天上就纷纷扬扬下起了大雪,我在经堂里透过敞开的窗子向外望去,对面本来墨绿的山不到一会儿功夫就全白了,露天坐在外面的老人们和附近的村民,几乎成了雪人一般。没有人离开,大家全神贯注地跟着堪布的声音念诵着、观想着。最后一遍百字明的声音刚刚落下,大雪戛然而止。

  呼吸着凛冽的寒风,心情舒畅,从外到内,都很清净。

  我有个习惯,每圆满守戒一次,就在授戒仪轨那里画一笔“正”字。有一年的神变月,和同屋的道友一起发愿守持半个月的八关斋戒,拿着日历,算好了日子,包括八个吉祥日在内,有时候是连着两天守,有时候是连着三天。那个时候非常有意乐,特别期盼受戒的日子。手机关机,一天只吃中午一顿,省出来很多时间,一天四座修加行,还可以听课,看书,念咒,日子简单而充实。一个月下来,非常开心,现在想来还是很怀念。

  我现在用的止语牌是第一次在坛城受戒时发的。前后两层裂开了,又用透明胶带粘起来。图书馆有新的止语牌,但我终究是对这一个有感情——它是我在山上修行起步的一个纪念品。

  经中记载,有次帝释天跟佛陀说:“在初八、十五、三十这些吉祥的日子里守持斋戒的人,他们和我帝释天相同。”但佛陀跟帝释天说:“你不要这么说,他们其实和我相同。”究竟来说,《天王请问经》中云:“初八、十五与神变月中守持八关斋戒者将成佛。”

  如果已经守持了居士戒,八关斋戒是能够清净居士戒很好的方法。而且对应着每一个戒条,我们都可以获得相应的现世和来世的功德。

  今年夏天,上师安排达森堪布给大家授了几次八关斋戒。

  在这次小长假期间,有个地方的师兄们,几十人在一起共修持续几天守八关斋戒,其中也不乏六七十岁的老人。师兄们有为大家发心护持受戒的,有组织大家斋戒期间行持其它善法的。在山上时,包括后来在网络上共修受戒那次,道友们提出了一些关于守戒时的疑惑,道友们对守戒的希求心和欢喜心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让我非常感动。很多师兄可能一辈子只有这么一次圆满的机会,所以才会那么重视,非得要问清每一处戒条的细节,他们是真的想通过守持这一天的八关斋戒,成为自己往生极乐世界乃至成佛的资粮。大家是真正想解脱的人。

  说及八关斋戒,就会自然而然提起为大家授八关斋戒的达森堪布。

  今年的早些时候的一天傍晚——说是傍晚,其实也已经八点多,天还半亮着,纷纷扬扬下起了大雪,昨夜还未完全消去的残雪很快又被覆盖了。我出门去,低着头一瘸一拐地在雪地里往前挪着。视野里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独自撑着一把蓝色的小伞,带着略显沉重却不拖沓的脚步走过来。我仔细一看,是达森堪布。我摘下帽子,疾步向前,站定在下坡处躬身相迎——即使面对面遇见,我也只会弯着腰,傻笑着。每次倒是堪布先叫我名字打招呼。堪布走出去几步,又回头问了些事情。说完举着伞往住处走去。我站在原地,看着堪布的背影远去。大多数时候看到达森堪布时,他是正身端坐,今天才发现其实堪布身材还是很高的,十分威严。但厚厚的僧袍仍然掩饰不住瘦弱的身体。

  上师在多篇开示中提及堪布的功德。“真正的修行人,就是这样,他的随顺众生,不是迎合,也不刻意,是长期专注的修行养成的无诤。”——《透过佛法看世界》

  有次上师笑着问:“达森堪布会不会太严肃了?是不是总说‘不要来找我,不要来找我,找我没用’?”

  下面的弟子异口同声地说:堪布对我们非常好,特别慈悲。

  堪布是真的慈悲,他的慈悲就像他的人,低调,不露声色。虽然不常接触,但时刻关心着我们的生活和修行。有时煮一锅酥油人参果,让管家发给我们吃,这是藏地上等的食物了。偶尔在门前的草坪上相遇,堪布一边匆匆走着,一边笑着叮嘱一句“好好修行”,或是“修行不要太紧张”,因人而异,给大家鼓励。

  新来的工人在寮房附近施工,堪布悄悄派了位老喇嘛在我们白天出门上课的时候帮忙看家。喇嘛就负责地坐在房前的木桩上,半天半天地念阿弥陀佛圣号。等我们下课回来,他就默默离开。看看他们的精进,他们的信心,他们的依教奉行,他们的自在往生,就会想到堪布的功德。

  可能大部分人比较多听到的是堪布授八关斋戒时念经的声音,铿锵有力,节奏分明。其实他平日里说话,每个字里也都透着慈悲的力量。我从他每句话里听到“真”,真诚,恳切,关爱。

  有次我下山受八关斋戒,开始前,写了超度的名单,包着几块零钱,传到法座下面。几位喇嘛把像小山堆的纸条一张张展好,交到堪布手里,堪布先是高高举起,念些经咒加持。然后随机抽一些念名字,同时经堂里的出家人和附近赶来受戒的信众高声念诵心咒回向。

  我心想,只要纸条经由了堪布的手,就已经得到加持,但还是窃窃希望能被抽到,那更是莫大的恩德。但又觉得没什么可能,我写的是汉字,参加那么多次受戒从未见到有带汉字的纸条被抽到。在我跟着众人一起专注念观音心咒祈福超度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我猛地抬头,堪布又继续念下一张。

  至今,那个声音仍萦绕耳边。

  夏天法会期间,我去工地上找堪布,祈请他第二天为大家授戒。到了工地上,他们明明说堪布在这里,可是四周都没有他的身影。有位养老院的修行人往天上指了指,原来堪布爬上了高高的大货车,在卸玛尼石。

  我一开口就被拒绝了,后来几经祈请,堪布说:“那我看看吧。”

  其实那几天堪布是生病了,发烧很严重。可是第二天他还是按时来到文殊殿,伴着金刚铃的节奏,为大家授戒。

  前段时间有个机会经常可以拜见堪布。说是“见”,也特别不容易,是跑遍了山上山下之后才得见到。上师让我们去祈请堪布在“十一”这天通过网络传授八关斋戒。消息传开来,师兄们都非常欢喜,可我却担忧起来。问题摆在了眼前:去哪里找堪布?找到后怎么祈请?平时开法会鲜少在众人前露面的堪布,会答应通过视频直播授戒吗?           

  事实证明,这的确是一件很曲折的事。

  担心祈请得太早了,因缘临时发生变化,于是提前四天去祈请。“找堪布”之前我总是习惯念大量的祈祷文。最后终于在山下的一个工地找到了堪布。当时,我正念叨着“上师垂念弟子、加持弟子”,一抬头就看到堪布从工地上走了出来。这突如其来的加持,我反而愣在一边不知所措了,倒是堪布先开口叫了我的名字,笑着问道:“你来这里干啥子呢?”

  我说明了来意。堪布听完后,第一句话是:“不行不行,你去找其他堪布。”这时候可不能放弃,我继续祈请,说了很多。堪布接着说了他拒绝的原因:“我不好意思。”说完继续去工地忙活了,不过告别前说了句,可以商量。于是我就满心欢喜地走了。授戒的前两天,堪布让一位道友捎话给我,说,他不授戒了。当时我脑袋懵懵了,那天晚上又找遍了山上山下,没见得到堪布。还有两天就授戒了,心里的确有点着急。

  第二天,又念了一些祈祷文,在一处房子里找到堪布。一开始还是让我去找别的堪布,并说他已经找好了。我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好,低着头。这时候堪布开了个玩笑:“这个字念什么?八关zai戒吗?还是八关zhai戒?”我仿佛又看到了希望,后来经过各种理由的祈请,再加上旁边秋嘎喇嘛的“帮腔”,堪布慈悲答应了。

  “明天四点准时开始吗?”

  “是的堪布,因为山下天亮得早。这么早您辛苦了。”

  “辛苦倒没有,我要提前给自己受戒。”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不管多么早授戒,堪布都要更早上一两个小时先自受八关斋戒。

  “是上师让我授戒的吗?不是的话,我不敢去。”

  “是的,堪布,如果不是上师说的让您授戒,弟子也不敢来。”

  堪布笑了起来。

  堪布从不会为难我们,这也是他的温和、慈悲和真诚。说真的,哪怕是他的拒绝,也从未让我沮丧过。

  后来有次见到堪布,把共修受戒道友们的感恩和欢喜传达给他。堪布也很开心:“这样授戒好,这样授戒好。守八关斋戒的功德那么大,但是现在的人又很难有好的因缘守戒。你有没有跟大家讲讲守戒的功德?”

  “有的堪布,之前在上课时简单说了一下。”

  “这样对,多多地讲功德。”

  “好的堪布,以后有机会多多地讲。”

  接着他说:“我从二十八岁开始授八关斋戒,每月八次,每年九十六次,基本上从未间断过。今年五十四岁了。”

  祈愿正法广弘,一切具德善知识长久住世!

  弟子:拥措卓玛

  完稿于2015年10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