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讲堂 > 普贤讲堂 > 如何做功课 > 文章查看

《基础班课程·如何做功课》第二课

视频加载中...
下载视频(右键另存)

  为度化无量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今天我们学习《如何做功课》的第二课。

  上一节课,我们学习了《次第花开》中《如何做功课》的内容,包括为什么做功课、功课的主要内容,以及如何合理安排日常生活中的修行。从皈依开始,不论工作有多忙,每天都应当拿出一定的时间来修行,这对我们将来的解脱非常重要。修行的内容主要是打坐观修、诵经持咒等,这就是所谓的“做功课”。时间安排上,有每天早晚固定的时间做早课、晚课和非固定时间持诵心咒、圣号等,这样保证每天把一定的时间用在学佛上。我们在佛法上投入时间和精力,是绝对值得的,其回报不可思议。

  今天我们继续学习《如何做功课》的内容。上节课讲了前行的准备:比如上好厕所、关好房门、关掉手机等,避免外缘干扰,让心安静下来。其实并没有一个外在的魔王或者违缘在干扰我们修行,更多的是我们内心的贪、嗔、痴、慢、疑五毒烦恼恰似魔王不断射来的刀剑在干扰我们修行。所以我们要学会降服自己的烦恼,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上节课我们还讲到了如何供水、供香、供花、供灯等,如何如理如法地顶礼及其功德,以及不如理如法顶礼的过患等。还有道友问顶礼几个合适,三个、七个、二十一个、一百零八个都可以。重要的是,哪怕只作一个顶礼也要以身、口、意三门一起顶礼,不能敷衍了事。)

  如同以前学的“闻法方式”和“次第闻思修”一样,这次学习《如何做功课》也将使我们的终生修行受益。

  2.身语意的调整

  (1)身的调整

  “先在佛堂供水、供香,并于佛像前顶礼三次,礼毕以‘毗卢七法’的坐式在禅垫上安坐。”关于禅垫,上师在《前行笔记》中开示要准备一个打坐的坐垫,“最好前面低一点,后面高一点,有利于摆正身姿。”大家可能有过这种感受,如果坐在一个平的坐垫上,身体很快就倍感疲劳,而且背也不容易挺直。如果我们坐在一个前面低一点后面高一点的坐垫上,就能摆正身姿。当然前低后高的差距太大的话,坐上去会感到不适,不利于保持“毗卢七法”的坐姿。所以要选择一个舒适、适中的坐垫。

  何谓“毗卢七法”:

  ①坐式。

  “两腿都盘起的金刚跏趺坐,如果做不到,半跏跌坐也可以。跏趺坐能够让身体很快获得轻安等五种功德。”如果实在做不到,散盘也可以。

  跏趺坐的五种功德:

  有些道友可能有疑问,我既不健身又不练瑜伽,为什么非要跏趺坐呢?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里说,跏趺坐不仅仅是一种坐姿,它是修道的助缘,是佛教徒应该行使的一种善法。“多有坐法,佛何以故唯用结跏趺坐?”那么多坐法,为什么佛陀单单结跏趺坐?“诸坐法中,结跏趺坐,最安稳不疲极。”诸多坐法中,结跏趺坐而坐最安隐不容易疲惫。颂词宣说了跏趺坐的五种功德:

  第一,“若结跏趺坐,身安入三昧”,身体容易安隐,容易进入禅定的状态。

  第二,“威德人敬仰,如日照天下”,结跏趺坐时,整个身体从外到内都非常庄严,显发出一种无可言说的威德力,就像太阳遍照天下一样。

  第三,“除睡懒覆心,身轻不疲懈”,结跏趺坐,从内能遣除睡眠、懒惰,身体自然挺直,不致疲惫懈怠。

  第四,“觉悟亦轻便,安坐如龙蟠”,结跏趺坐,有助于修禅定,现前寂止胜观,像蟠龙一样如如不动。

  第五,“见画跏趺坐,魔王亦愁怖,何况入道人,安坐不倾动!”魔王看到画里的结跏趺坐的人,都会感到忧愁和怖畏,不敢起侵犯之心,更何况真正修道、追求解脱之人。

  总而言之,跏趺坐不是一种普通的坐法,也不是世间人健身的坐法,它有诸多的功德,哪怕我们什么都不修,只是这样坐一下,也会带来一些利益。

  ②身体正直。

  “身体要正直,不能过于前屈或后仰,这样可以不生起昏沉、掉举,在密宗当中说,身若正,则脉正,脉正心也就正直。”保持身体正直不弯扭,可以让我们的心能够安静下来,既不外散也不昏沉,能够如理如法地修法。

  《大智度论》云:“何以故直身?”为什么要直身端坐呢?“心易正故”,如上师所说,身体正直,心也容易正直。“其身直坐,则心不懒。”身体正直了,心就不会外散也不会昏沉。“端心正意,系念在前,若心驰散,摄之令还。”身体正直则心意端正,如果心念往外散了,缘外境陷入了对过去、现在、未来的三世分别念之中,很容易把它找回来,把握住正知正念。

  此外,上师在《透过佛法看世界》中开示, “上座无论采取哪种坐姿”,跏趺坐、半跏趺坐、甚至散盘都可以,但“务必要坐得端直”。又说:“我知道有些人不是很注意坐姿,养成了半倚半躺着念经、做功课的习惯。”大家应观察一下自己有没有这种习惯。“但是佝偻肩背或东歪西靠,既没有威仪、失了恭敬,也不利于气脉走动,脉不正则心难静。”由此可见,调整坐式和身体目的是为了调心。“的确大成就者也有躺着入定的,可是他认得自性,竖着歪着都不妨碍他安住自性,而普通人歪着,只容易犯困、散乱。”原因是大成就者能认识心的本性,任何姿势都不妨碍他们在自性中安住,而普通人这样歪着只会犯困、散乱。散乱的姿势虽然令人觉得舒服却不利于体内气脉的走动,也不利于调心。在旁人眼里,佛教徒这样做功课有失威仪,由此很难对佛法生起信心。

  结跏趺坐并保持身体正直,并不意味着应该把整个背挺得直直的,如果特别用力就很容易疲厌,无法保持修法的持久性。所以,大家不要堕入两端,要么特别放逸,要么特别紧张,我们要走中道,不松亦不紧。

  ③头要稍微往前低。

  就是我们的头不要仰着,也不要垂下,只是稍微往前低。如果特别下垂的话,容易睡着。

  ④眼睛微闭,垂视鼻尖。

  这是诸多传承上师所传的修法窍诀。有人如果眼睛微闭看到外境的种种,心念无法集中思维法义,可以在面前放一尊佛像,将眼光集中在佛像上,帮助自己安住。另外,垂视鼻尖并不是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鼻尖,而是将眼光轻轻地落在鼻尖前面的虚空,不要闭上双眼。

  ⑤舌尖抵上腭。

  将舌尖轻轻地放在前面牙齿和上腭接触的地方,抵住上颚。

  ⑥两手臂要展开,肩臂平齐,不要内收。

  “肩臂平齐”就是避免一边肩高、一边肩低的情况。“两手臂要展开”也并不是特别地把两臂往后展或往里夹紧,自然地调整身体,让我们的心处于安静与放松的状态,这就是调整坐姿。有时在入座观修的过程中,由于思惟过于紧张或疲惫,我们的肩可能会往内收,要及时调整。

  ⑦双手结定印。

  结定印是左手在下、右手在上,两个拇指的指尖轻轻地接触。可能开始时两个拇指是轻轻地接触,也调整得非常好,但在打坐的过程中,如果外散了,手印就可能不知道打成什么样了;如果内收了,或者说特别紧张了,可能两个拇指会接触得非常紧,出现这种情况也要及时调整。

  前面讲了坐姿,包括身、腿、眼睛、头、手臂、双手该如何调整。不只是开始入座时这样做,在整个打坐的过程中要时时反观,自己的身体是否还在毗卢七法上,如果不是要及时调整。

  上师在文中接着写道:“气息缓慢出入自然,渐至微细无声。”我们把气息缓缓地呼出、吸入,直至不刻意地呼吸,慢慢进入自然的状态,渐至微细无声。其实身体上的调整是为了让我们能够专注于呼吸,对治粗大的分别念,进而“让自己的心沉静下来,安住一段时间”。上师特别提到:在调整毗卢七法和调整呼吸之间,在心比较安静的状态下,稍稍安住一段时间。什么是安住呢?如何安住呢?对于初学者而言,就是让我们的心能在断除比较粗大的分别念的状态下,或在不追忆过去、不思维现在、也不幻想未来的状态中停留一会儿。

  毗卢七法的坐势是我们必须掌握的内容,因为每次做功课都会用到。我们可以给自己定下一个顺序:从下往上观察或者从上往下观察,然后一一地把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调整正确,这对我们修法是大有益处的。

  (2)语的调整

  “具体方法是:先以左手的拇指压住左手的无名指的指根部,其余四个手指依次压在拇指上,这样手就握成了一个拳头,这叫金刚拳。左手握好金刚拳,将金刚拳压在左腿腿根部的动脉上。”腿根部的动脉处大概在腹股沟的位置,轻轻地压,不是使劲压。“然后右手也以同样的方法握成金刚拳,并用右手的食指或中指压住右侧的鼻孔”,轻轻地压住,“让气息从左侧鼻孔呼出,此时观想自己无始以来所积累的业障在身体中变成黑色浊气从左侧鼻孔排出,如此缓缓呼气三次。”

  这里尤为重要的是观想。上师在《前行笔记》里开示道:“右手同样做金刚拳,再将食指或中指伸出来,按住右鼻孔,从左侧鼻孔缓缓向内吸气,囤积在脐下,观想自己无始以来生生世世所积累的业、烦恼、罪障、破誓言、修行中出现昏愦、沉陷、迷茫错误这一切都变成黑色气体,随着呼吸向外排散。呼气时,气息要平稳地逐渐加大力度,末了一下子全都排出。”左右鼻孔轮流排三次,同时排三次,共排九次;或者,右鼻孔排一次,左鼻孔排一次,同时排一次,共三次;或者,左右鼻孔同时排三次。这三种排浊气法,做任何一种都可以(注意:呼气的时候不是分三次呼气而是一口气呼出去,是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吸气呼气三次),尤其是呼出去的时候要做观想,观想我们自性罪、佛制罪变成黑色的气体向外排出。这样分三次的话,第一次比较缓,第二次缓急适中,第三次观想所有的业障从体内排出,可以稍稍用一点点力。如是观想的过程非常重要,不然我们调整呼吸的意义可能就大打折扣了。

  然后转换左右手,“接着用右手的金刚拳压住右腿根部的动脉,用左手金刚拳的食指或中指压住左侧鼻孔,用右侧的鼻孔呼气三次,观想同前。”

  第三次排气,“最后用左、右手的金刚拳同时压住双腿根部的动脉,用两个鼻孔同时呼气三次,观想也与前面一样。”

  上师在文中也解释了为什么要把两个指根压住和压住腿部的动脉,“之所以握拳并压住无名指的根部和大腿根部的动脉处,是因为这两个地方有两个脉。压住它,可以让我们很快断除杂念,心安静下来。”现在可能对修法不熟悉还能认真观想,后面熟悉了就变成形式主义,我们一定要避免出现这种情况。每次身、语的调整以及观想都要做到位。这是传承上师留给我们修法的窍诀。调整身体、语言、呼吸都是为了让我们的心安静下来,对治相续中粗大的烦恼,能够更快地进入修法的状态。

  (3)意的调整

  身体的调整是毗卢七法,语的调整是排浊气,那心的调整是从哪里开始呢?就是要发菩提心。到了这个环节,要把无记的、散乱的或不善的发心调整到菩提心的发心上来。此时,我们要忆起菩提心的两个条件,心里作意:我下面要念诵或观修的内容以及坐禅等善法,都是为了一切众生能够远离苦因及苦果,获得圆满佛果而行持的。同时可以念《显密课诵集》里皈依、发心的偈颂(在第一册P200《皈依发心》里),或者念《开显解脱道》里皈依和发心的偈颂,用佛菩萨和传承上师们的金刚语来提醒自己发菩提心。我们现在可能很难生起真实无伪的菩提心,但要知道菩提心是我们本具的,现在被烦恼、业障所遮盖了,这样不断地去串习。上师在《次第花开》里面也提到了:“我们的心有一个特点,就是可塑性极强,只要不断训练,什么假的在我们心里都能变成真的。久而久之,假装发心也能把真的菩提心激发出来。”

  另外,如果时间充足或者想要真正圆满一座修法,在调整发心时或之后可以拿出几分钟的时间,思惟一下知母、念恩、报恩以及四无量心的内容,或是其他菩提心正行的修法,这在《前行引导文》和《前行备忘录》里讲得非常详细。若要真实生起菩提心,推荐大家听闻思班《入行论》的讲记,通过闻思并把《入行论》里菩提心的修法座上观修、座下串习,就可以生起菩提心,这是生起菩提心的一个正因。

  下面我们选两个菩提心前行的修法进行讲解。如果没有此前行作基础,直接在座上观想自他相换或者自他平等,一方面心量没有足够打开,容易退失;另一方面,很难生起菩提心真正的境界。因此,下面讲解一下知母和念恩的修法,引导如何作意思惟,此处我们引用的大部分是《前行备忘录》里阿琼仁波切的教言。

  知母

  首先观修“知母”。虚空周遍之处就有众生,有众生的地方都充满着被业感痛苦折磨的一切有情,他们从无始以来无一没有当过自己的父母、亲友。进一步说,没有一个有情没有做过我们的母亲。在做我们母亲的时候,没有一个有情不是以最大的恩德来抚育我。就拿今世我们的母亲来说,从无始以来,她与我们一样在轮回中流转了无数次,曾经无数次当过自己的母亲。我们从无始以来迄今为止漂泊在轮回中,哪怕是巴掌大的一块地方,也曾多次地在这块地方上生生死死过。除了地狱众生和多数的天人是化生,其他众生基本上要从胎中出生,没有母亲我们就没法出生,哪怕是一个小蚂蚁。这一世是这个有情众生做我母亲,下一世另外一个众生做母亲,如是无始以来,一切有情彼此之间都不止一次地当过母亲。龙树菩萨在《亲友书》里提到:“地土抟成枣核丸,其量不及为母数。”意思是说:众生之间互为父母次数非常多。假设把整个大地上的土抟成一个个像枣核大小的丸子,佛陀无漏的慧眼数尽大地上的土可以抟出多少个这样的丸子,可是众生之间互为母亲的次数还不能算尽。

  对此我们如何才能生起定解呢?要用学到的教证、理证去推翻自己的怀疑。试想一下:相信前生后世、相信轮回的真实存在,这是一个佛教徒最基本的认知。只要深信前生后世这一点,我们就可以推断众生已经无数次流转轮回,除了刚才提到的地狱众生和天人以外,转生在其他道中的众生只有依靠母亲才可能出生。换句话说,既然我们生生死死流转的次数是无量无边的,那就需要无量无边的母亲把我们生出来。按照佛陀的教言,每一个众生都曾无数次做过自己的母亲。另一方面可以通过信心,如果我们相信佛陀是唯一的量士夫,所说的话是圣言量,不会欺诓众生。在对佛陀产生信心的基础上就会对佛陀所宣说的法产生不退转的信心,这也能够增上我们对“知母”的定解。这是“知母”。

  念恩

  我们知道了一切众生都做过自己的母亲,接下来缘自己现世的母亲进行观修。先从自己最亲近的人开始观修,然后慢慢到不亲不怨的人,再慢慢地把菩提心、慈悲心的范围扩展到一切众生。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下子就对一切众生进行观修,这样很容易导致众生在我们心中就是一个名词,“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的话谁都会说,但是我们对众生的范畴是没有概念的。只有踏踏实实地去观修,真实的菩提心才能生起。

  “念恩”最好从今生的母亲开始进行思惟,她无数次做过自己的生身母亲。做过母亲的道友感受会更加深刻一点,在住胎的九个月零十天时间里,母亲全然不顾痛苦及种种恶行,将身体的营养和食品的精华全部通过脐带来滋养我的身体,这是生身之恩。

  大家见过刚刚出生的小婴儿,说活着,连头都抬不起来;说死了,气还没有断,就是这副要死不活、蔫蔫巴巴的样子。婴儿是怎么活下来的呢?是母亲让要死的没有死,要烂的没有烂,要干的没有干。母亲满怀着生子的巨大喜悦,全然不顾自己的疼痛和痛苦,双手把自己搂在怀里,以慈爱的心抚育着我,以含笑的目光凝视着我,以温存的爱称呼唤着我,就是依靠母亲的这种恩德我才有可能活下来。刚刚出生的婴儿,如果没有母亲的关怀和哺育就活不下来,更不要提后面怎么长大成人、学佛、工作的种种因缘;如果没有母亲的恩德,我们就没有今天。这是赐命之恩。

  还有施财之恩。刚出生时母亲就用甘甜的乳汁哺育我,最初的衣裳是母亲的体温,母亲用她自己的体温来温暖我们,最好的食物先给我吃,最好的衣服先给我穿,用手抚摸我的肚子看是饱了还是饿了,用嘴巴给我们喂饭,用手轻轻地擦去我的鼻涕。小时候我们流鼻涕,母亲全然不顾是干净还是不干净,就用手帮我们擦,其他方面也尽其力照顾我们。这是施财之恩。

  还有教世间知识的恩德。一开始不会说话,母亲就教我们怎么说话;不会吃饭,就耐心地教我们怎么用筷子、勺子;不会走路,就一次次地弓着腰扶着我们学走路。以最大的爱心抚养我们成长,对我们恩重如山。

  我们需要真实地观修。世间人也知道父母对我们恩重如山,要报答父母的恩德,何况是我们学佛之人。这是我们生起菩提心的前行、生起菩提心的因。不要觉得这是浪费时间。我们一遍一遍地去想、去回忆母亲对我们的恩德,回忆的过程就是修行的过程。法王如意宝说过:“感恩是最为宝贵的一种品格。”如果我们连自己的母亲都不知道感恩,那怎么对其他众生生起慈悲心?学习《前行备忘录》或《前行引导文》里诸位传承上师怎么修菩提心、怎么修念恩的窍诀,结合自身来观修。每一个人对母亲都有不共的感受,仔细地去思惟母亲是怎么拉扯我、照顾我的,这样忆念母亲的恩德,反复地观修,我们会流下感恩的泪水。

  从出世间的恩德看。有些道友在学佛的时候,家庭出现违缘,就不用去感恩了吗?不是的。他们看似制造违缘,其实给我提供了最大的顺缘。母亲给我们修佛带来了最大的顺缘就是:具足十八暇满的这个珍宝人身也是深恩母亲所生。从最初发菩提心,中间行持浩如烟海的菩萨行,到最后现前圆满佛果,都是来自母亲的大恩大德。一些道友现在修法的因缘,如住所、饮食等一些外在受用,都是母亲提供的。从世间和出世间的恩德这样去想,我们不是没有感恩心,只是过于忙碌的生活节奏让我们无暇思惟母亲对我们的恩德,希望大家从今天开始每天拿出来五分钟、三分钟或一分钟的时间去思惟一下。念恩的心生起来之后我们才会有报恩的心,知道母亲对我的恩德如是之大,现在该是作为孩子的我来报答母亲恩德的时候了,而出世间的方法是报答母亲恩德的最佳方法。这个修法我们可以参考《前行备忘录》中阿琼仁波切为我们开示的窍诀观修。这是念恩。

  关于调心前面我们没有广讲,并不代表可以省略调心这个过程。起码要稍稍作意一下:我今天修法,念诵,乃至行持一切善法,不是为了自己的安乐,是为了一切众生能够远离痛苦,成就佛果。把自己的心转一下,让我们这一座的修法或者念诵以菩提心摄持。

  3.回想梦境

  “气息调整之后,开始回想自己昨夜的梦境。如果在梦里做善事,说明自己修行有了一些进步,应该生起欢喜心,并观想将这些功德供养上师三宝、回向给六道众生;如果在梦里做了恶事,说明修行不是很精进,要立即忏悔并祈祷上师三宝的加持。”

  我们需要对梦有所了知。经常有道友问:“我做的这个梦是不是不太好啊?我做的那个梦是不是很好啊?”我也不知道。如果是真正修行有境界、有成就的大德们,的确可以通过梦作为验相来了知自己的修行状态。而我们凡夫如果在一段时间集中修一个法,比如金刚萨埵修法,若能每天以四对治力不断地观想、串习,是有可能在梦里出现一些验相的,但不要去执著这些验相。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与我们生活不是完全没有关系,但也不能说完全有关系,这两种认知都太极端了。在梦里梦到一些杀害众生的情况,这个时候就要去忏悔。为什么我们已经食素有一段时间了,也知道吃肉、杀生的过患,还是会梦到杀生吃肉?说明我们这种习气种子还没有完全地断尽,还需要好好忏悔。如果我们长期坚持放生,在梦里也做到一些护生、放生的梦,这也是白天串习的结果。梦中不管是行善还是造恶,都是我们生活、修行习惯的一个体现。一方面,我们不能太执著,一方面也可以作为修行的小小验相。如果梦里做了善事,说明自己修行有了一些进步,应当心生欢喜,并观想将这些功德供养三宝、回向给六道众生;如果在梦中是做了恶事,说明修行还不是很精进,要立即忏悔并祈祷三宝的加持。怎么来忏悔呢?从《无垢忏悔续》和上师的教言中我们可以了知,早晨起床后可以在床上念21遍或108遍百字明。全心全意以四对治力摄持每天念108遍百字明,当天的恶业可以清净。如果每天念21遍百字明,当天的恶业就不会增长。有些道友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做了什么梦,那也不用纠结,进行下一步的修法也可以。

  4.上师瑜伽

  “然后开始修‘上师瑜伽’。”上师瑜伽的修法是修法中的修法。这里我们引用上师在《寂静之道》中的一些教言让大家对上师瑜伽有一个初步的了解。瑜伽(yu jia),或念瑜伽(yu qie),是相应的意思。修上师瑜伽就是修和上师相应的法。上师瑜伽修法有哪些功德利益呢?无量无边。我们举几则上师的教言:“上师瑜伽修法能使我们增上对上师的信心,这也是最接近大圆满正行的修法。有很多修行人在修持上师瑜伽时获得成就。”“上师亲自来到我们面前将佛陀的甘露妙法毫无染污地传承给我们,所以上师与我们的因缘更近,对我们的恩德也更大。时时祈祷上师,能够迅速获得加持。”另外,“在进行日常念诵或其他闻思修行前先修上师瑜伽,无论你在修前行法还是正行法,都会很快趋入正道。”上师瑜伽不论是日常做功课还是闻思修,或者是行持其他善法都能给我们带来极大的帮助和利益。

  “常有人问我:观想上师,是观想上师本人的形象好还是把上师观想成本尊好?”这个问题大家可以稍稍思考一下,自己在修上师瑜伽的时候是以什么为对境作观想的。上师是怎么回答的呢?“这要依你个人的具体情况而定。”分了以下三种情况,我们一一来看。

  第一种情况:“如果你真正相信自己的上师就是佛,是佛以人的形象出现来度化自己,对此你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那么你可以在修法时直接观想上师本人的形象。”佛陀在诸多显密经典中都宣说了我们应该如何恭敬、承事上师的教言,或者是以特别强调,或者是以很明显,或者是以隐蔽的方式宣说。贤劫千佛没有一个不是依靠上师而成就的。佛陀在临涅槃时亲口宣说:“阿难莫忧伤,阿难莫哭泣,末法五百世,我现善知识,饶益汝等众。”具德、具相的善知识就是佛陀的化现。如果对佛陀的这句话深信不疑,那我们就可以相信身边出现的善知识们就是佛陀的化现来度化自己。如果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在修上师瑜伽的时候,就可以直接观上师的形象。

  第二种情况:“如果你只是把上师观想成佛,而对于上师就是佛这一点仍有疑惑,修法时则可把上师观想成本尊。”如何确定自己的本尊?上师在《寂静之道》中开示:“最具信心的、因缘最好的,就是你的本尊,观音菩萨、文殊菩萨、莲花生大士、阿弥陀佛都可以,对哪一位佛菩萨信心大,就选哪一位做自己的本尊。”确定本尊后不要退失对本尊的信心,更不能舍弃本尊。“修学密法要选择自己觉得有信心的佛菩萨作为本尊,每天不间断地修持本尊的心咒,并不断观想本尊,祈祷本尊加持。”获得密乘灌顶以后,要不间断地修持本尊相应法、祈祷本尊。“不间断密咒手印”是密乘五根本戒之一,即不间断念诵本尊心咒和观想本尊,同时不忘打手印。“把你最有信心的上师与本尊观想为一体,保持观想的同时专心念诵本尊心咒,这会让你更快地感受到加持。”即本尊和上师瑜伽结合起来修。比如修金刚萨埵,比较圆满的方式是观本体为上师,显现为金刚萨埵佛尊,结合四对治力进行修持。把最有信心的上师和本尊观为一体,会让你更快感到加持。我们要明白,这不是迷信,这是佛陀在诸多经典里面亲口宣说的,一方面善知识也是他本人的化现,另一方面去祈祷跟我们因缘更近的上师会得到更迅速有力的加持。比如我对观音菩萨或者对阿弥陀佛信心特别大,我就这样去观想,把上师与观音菩萨或者阿弥陀佛观为无二无别的方式来祈祷。

  第三种情况:“或者你虽然对上师就是佛还有疑惑,但直接观想上师比观想本尊更让你觉得有加持力,那么修法时也可以以上师的形象作观想。”其实第三种情况也可以引申出一个问题:如果有很多位上师,是观想这位上师好呢,还是观想那位上师好呢?观想哪一位上师可以让自己更快更能感觉到加持力,就选择这位上师作为观想的对境,这是第一步,确定了观想的对境。

  修法时,我们只要按照上师的指导去做就可以了。“观想上师在自己头顶正上方,面向前方,或在离自己头顶一肘高的斜上方,面向自己,或者把上师观想成本尊,同样在上述位置。”确定好观想对境之后,我们就进一步观想上师或者本尊在自己头顶的正上方,面向前方,这是一种观想方法,就是在自己的头顶的正上方,跟自己同一面向的。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在离自己头顶一肘高的斜上方,上师面向自己来观想。观想上师的形象或者把上师观想为本尊,这两种观想方法都可以。“如此一边观想,一边念诵上师瑜伽。”比如修法王如意宝的上师瑜伽,仪轨前面有皈依发心,中间有正行的观想和祈祷,后面有法王如意宝的祈祷文。“念完后开始祈祷上师,上师若有心咒的话,此时也可以念上师心咒。”念完仪轨之后开始祈祷上师,可以念上师心咒,没有心咒也可以念“喇嘛钦”(上师知),观想我的一切上师您都知道。对于上师瑜伽的具体修法,大家可以听加行班的课,法师会带修上师瑜伽。

  修法的窍诀——五种了知:

  在观想的时候,可以参考《前行备忘录》阿琼堪布提到的“五种了知”的修法窍诀。第一,了知上师是佛。对这一点深信不疑,或者我们现在虽然没法生起定解,可以祈祷诸佛菩萨加持,愿自己心相续中能早日生起上师是佛的定解。第二,了知上师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佛陀的事业。上师身语意的种种示现,都不离佛陀弘法利生的事业,本师释迦牟尼佛对众生的恩德无量无边,上师就是佛陀以善知识的形象来度化我们。第三,了知对自身而言,上师比佛陀的恩德更大。上师的功德与三世诸佛等同,而上师对我们的恩德超胜诸佛。第四,了知大恩大德的上师是总集一切皈依处的总体。第五,了知认识到以上这些道理之后,如果能虔诚祈祷,无需依赖他道之缘便可在自相续中生起证悟智慧。《前行备忘录》里阿琼仁波切没有广讲,这里不展开讲。如果觉得以上观想太复杂了,可以在信心摄持下,专注祈祷即可。

  “念诵结束后,观想上师变成一个明点,由头顶融入自己心间,这时想:希望自己也和上师一样功德圆满。然后观想自己的心与上师的心无二无别,安住一段时间,出定。入定时间可长可短,由个人能力决定。”作为初学者来说,安住的时间不宜太长,可以稍稍有感觉就出定。因为我们还没法把握自己到底入了什么“定”,是睡觉的定,还是无想定,都很难说,所以有了一点觉受就可以出定,进行下一步的修法。有人说:“我不知道什么是安住,也不会入定。”这候就安住在对上师的信心当中,让心安静一下也可以。观想过程在法王如意宝的上师瑜伽修法里介绍的比较详细,比如怎样观想上师变成明点等,这些上师在《透过佛法看世界》里面也有开示。我们在观想本尊、上师的时候,上师或者本尊的形象并不是实实在在的,或是纸质的、泥土的、金银的,而是显而无自性像彩虹一样的,看得见但没有实质。这是观想和祈祷上师。

  “上师瑜伽是一切教法的源头,直指诸法实相,虽是无上究竟法门,却易懂易行,随时随地都可以修持。”上师瑜伽是最接近大圆满正行的修法,不仅如此,很多修行人就在修上师瑜伽的过程中开悟的,有很多公案可以参考,对上师的信心圆满,我们的修行就圆满,证悟就圆满。信心、修行和圆满成就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互相增上的,应该想尽一切方法增上自己对上师的信心。这里说到易懂易行,就是上师瑜伽的功德利益不可思议,观修方式容易掌握,也易于行持。

  座下如何修持上师瑜伽呢?“每天早晨醒来,观想上师从心间的莲花中跃然而出,如鱼儿跃出水面,活泼而利索,一下升至头顶上方。”当我们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坐直身体,观想上师从心间白瓣的莲花之中跃出,安住在自己的头顶,一天之中加持我们,作为我们祈祷的对境。到了一天结束的时候,“晚上睡觉时,右侧吉祥卧。”右侧吉祥卧是身体右侧而卧,右手压在自己右侧的脸下,左手搭在左腿的上方,左腿又搭在右腿上,以这种姿态入睡。“观想上师从头顶进入心间的莲花上,上师身体发光,照亮自己及周围的一切。”平时要不断地串习,不能学了不去做,那学还有什么用呢?前面也提到了,闻思修三者要结合。今天晚上我们就真实地这样想一下,上师或者阿弥陀佛化光从自己头顶进入心间,安住在心间的莲花上,然后上师身体发光照亮自己的身体以及周围的一切,这样去观想。

  “吃饭时,观想上师在自己的喉部,美味的食物都敬请上师享用;走路时,观想上师在自己右肩的上方(作为自己右绕的对境);感受快乐时,想到这是上师的恩赐;生病、受排挤、被诽谤等处于逆境时,想到这是我的果报。慈悲的上师加持我,让我在还有能力清净以往业障的时候,经历这一切,抓住机会体验他人的痛苦,从而更快地生起菩提心。”这是我们怎样把违缘转为道用。快乐也是上师的加持,痛苦也是上师的加持。无论处于什么样的状态,都可以时时刻刻感受到上师的加持。用一个比喻来说:佛菩萨上师三宝的加持就像太阳,照耀着大地上的每一人、每一物,但如果是盲人或者故意把眼睛闭上的人,就看不到光明。同样,只有我们把心打开,才能感受到上师时时刻刻的加持。在修上师瑜伽或日常修法的时候,先把心向上师打开,时时刻刻祈祷、观想就可以感受到上师的加持。

  “也可以观想自己变成一个五色明点(白、红、黄、蓝、绿这五个颜色),迅速融入上师心间。上师不断往上升,越来越高,越来越远。如此观想,安住于自心与上师心无二无别中。”安住在对上师的无比信心之中。前一段时间我们讲临终关怀的时候也引用了法王如意宝在《文殊静修大圆满》里的一个修法,把自己的心观想成一个白色的()字,融入安住在自己上方上师的心间,上师越来越高,越来越远,在这种状态中,安住于自心与上师心无二无别,这也是临终的一个修法。我们在平日里要多串习。

  “总之,把行住坐卧间一切所见所闻都观想成上师的化现。这都源于上师,就像阳光源于太阳。经常想上师的功德、上师对自己的恩德。”从自己怎样结缘上师,怎样皈依上师,在上师面前受皈依戒,这样一点一点去观想。如果没有上师的话,自己能实现这一切吗?自己能坐在这里安安稳稳地听课吗?没有这种机会的。要想到上师对自己不共的恩德,这时就不用去想别人了,就观想自己心中对上师的信心是怎样一点一点生起来的,反复去串习。“并诚心祈祷上师或念诵上师的心咒。”有上师的祈祷文就不断念上师祈祷文,去作意观想,或是念上师的心咒。如果这些都不会,就念“喇嘛钦”,观想上师以无碍遍知的智慧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像《入行论》里说的:“佛及菩萨众,无碍见一切,故吾诸言行,必现彼等前。”

  “相信上师没有一刻离开过自己,因此对上师的恭敬也不要有一刻懈怠。”上师在《冬日札记》里还谈道:“在这样一个黄昏,我讲完课后沿山间小径转绕,无意中抬头看见西天上一朵圆形的云彩飘过来,我想那一定是我的上师法王如意宝的示现。上师从西方极乐世界来看我了!他老人家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啊!”上师就是这样随时随地忆念自己的根本上师,我们作为传承弟子,就要如是随学,相信上师没有一刻离开过自己,无论身体离自己是远是近,无论自己有没有见过上师,无论上师记不记得自己的名字都没关系,只要相信自己的心和上师的心没有一刻离开过,心上的亲近才是真正的亲近,我们对上师的恭敬也不要有一刻的懈怠。这就是座上和座间如何修持上师瑜伽。

  对于《如何做功课》里的教言,大家要去思维。有疑惑不怕,提出来解决,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慢慢敞开,想方设法增上自己的信心,这是修任何法的源头。

  这堂课的主要内容是:毗卢七法,排浊气,调整发心,还有上师瑜伽的修法。

  下堂课讲念诵。念诵就是修行,如果把它作为修行的一部分,那它的确可以给我们带来修行的利益,如果不重视或没有实修,它仅仅是我们上课听到的一句话而已,所以我们一定要去实修。前面次第闻思修的内容也不要忘失,也要与实修结合,大家在课下去实修一下毗卢七法,实际去调整一下呼吸或在座上观想一下母亲的恩德,观想一下上师或本尊。在修法中产生的疑惑及时提出来,向法师们或身边的善知识请教,这就是闻思修。

  今天这堂课就学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