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讲堂 > 普贤讲堂 > 透过佛法看世界·浅释 > 经文查看

《透过佛法看世界·浅释》 第一课

  为了天边无边无际的如母有情,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从今天开始,我们师兄道友们开始学习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新近的著作《透过佛法看世界》。

  在学习以前,我想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个人的一些体会,其实我个人从闻思方面也好,修行就更不用说了,可以说非常差,没有能力给大家作《透过佛法看世界·浅释》的辅导,尤其是最近,通过闻思,可以说对书中的每一句话都感触颇深,越闻思越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把书中的所有法义给大家开显。所以在这里,我只能将我能够理解到的内容与道友们分享,希望这个分享也是一种抛砖引玉,引发大家以更多的、更深的、更广的智慧来理解上师的著作。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就是《透过佛法看世界·浅释》的第一课,主要内容是全书的第一部分,包括书名、发愿句和前言三部分。书的正文分了七部分,这样加上今天的讲解,全书的讲解一共分为八个内容。

  今天的内容是:一、如何理解书名;二、解释发愿句;三、给大家简单地解释和梳理前言的内容。

  首先如何理解书名,这本书的名字叫《透过佛法看世界》。透过“佛法”看世界,透过佛法的什么来看世界?我们说应该是透过佛法的见地来观察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见地”又是什么呢?见地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见解,就是人们对自己周遭这些事物的看法。对于我们生活的世界,可以说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不管是卑微的人,或者是很高贵的人,也不管是知识渊博的学者,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甚至只是目不识丁的老人,他们对待自己周围的这个世界,一定有自己的某种看法,我们在这里管它叫“某种见地”。这些见地有可能是相同的,那这些人就是见地相同的人;有可能是不同的,但不管怎么样,这些见地一定在我们相续当中存在,只是我们自己有时不能确切地感知而已。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们的这些见地对于我们来说是不是很重要?见地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地重要。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对一个事物的看法、见地会决定很多的后续的东西,比如说对一个事物,两个人由于他们的见地或见解不一样,不一样的见地或见解就必然会导致接下来的不同的行为,不同的行为就必然会招致不同的结果,而这个不同的结果反过来一定又会影响到实施行为的这个人。我们平常经常说人们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其实也还要对自己的见地负责,并承担这个见地带来的后果。我们先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有一部电视剧,可能人们对这部电视剧的见解不一样,认为电视剧好的人会一集不落的把它看完,这可能要几天、十几天,甚至几十天,他会天天守在电视机旁;一个人对电视剧没有任何兴趣,认为这只是一个虚假的像,毫无实义可言,就用这些时间来修持佛法,几十天过去了,两个人一定就会有不同的结果。这就是由于见地不同导致的不同行为,不同的行为导致了不同结果。当然我们说电视剧只是非常一般的或者说是一个很小的一个见地,导致的结果应该也不会有那么严重。但是对于我们凡夫根识面前显现的这个世界,我们对它有什么样的见地?这个见地会影响我们的一生一世,甚至几世,甚至更长的时间,这时候我们可能要仔仔细细观察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见地到底是什么样,这个见地是正确的吗?还是存在着偏差?那什么才是正确的见地?当然最究竟、最正确的见地就是,你看到或者认为的事物,与事物的本身或者叫事物的本性完全一致,没有任何的差错,事物是什么样,你看到就是什么样,这个就是我们说所谓的最了义、最正确的见地。但作为凡夫的我们,用自己的分别念去观察事物的时候,由于我们自身的原因,我们看到这个事物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存在偏差。比如说,佛法里面经常举的一个例子,就是我们面前显现一座雪山,雪山本来应该是白颜色的,对于正常眼根的人来说,看到雪山,就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个雪山是白色的,这个见地就是正确的。但是如果罹患疾病,比如说眼睛被胆病损害,我们可能看到的这个雪山就是黄颜色的,这就和雪山的本质有很大的差异,应该说就是错误的见地。以此向前推,如果我们一生下来就带着这个病来到世界上,我们看到雪山从始至终就是黄颜色的,我们可能就对雪山是黄颜色的这个错觉产生了一个坚定的、很难动摇的误解,而我们所有的行为、判断、决定全部是基于雪山是黄色的这个基础,那我们接下来的行为又能有多少是正确的呢?通过这个例子大家可以想一想,正确的见地对我们来说是多么重要。特别是要想一想,我们在学佛以前,因为那个时候的见地和现在的见地完全不一样,曾经做的一些行为,比如伤害有情等,这些行为将来肯定会招致后果。所以大家对这个问题,只要稍稍地思惟,就清清楚楚地知道,我们的见地对于我们来说有多么重要,所以我们现在要透过佛法这个正确的见地来观察、看待世界,让我们曾经有过的错误的知见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本师释迦牟尼佛经过无量劫的苦行,已经断证圆满。即使是现在,无论我们从任何方面对佛陀进行观察,都能够得出佛陀已经无余断除了烦恼障、所知障和习气障等,而且证得了圆满的正等觉,所以断证圆满,完完全全现量了知法界到底是什么样,而不存在任何的障碍。佛法就是佛陀在证悟了万法的实相后为我们宣讲的妙法,这样的教法对于众生的帮助我们可想而知。所以在《妙法莲华经》中说:“佛陀为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这个“大事因缘”是什么呢?就是让众生开解佛陀的知见,悟入佛陀的知见。简单地说,就是佛陀要把他证悟的东西告诉众生,让众生和他一样证悟、了知法界的实相。

  上师也曾经在《次第花开》中的《入佛门》一篇开示中告诉我们:“由于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无量悲心与深广智慧,他的教法对所有众生都会有极大的帮助。”“我们寻遍整个南瞻部洲,能够让我们今生得到安乐、脱离苦海的只有佛法。”以上教言告诉我们,要想了解法界的本性,要想获得与佛一样永恒的安乐,唯有依据佛陀的教言,悟入佛陀的知见。我们还要明白一个道理,由于见地的不同,我们获得的这个人身,可以引领我们悟入佛的知见,获得安乐;同样,由于见地不同,我们得到的这个人身,也可能会把我们引向恶趣。所以我们在抉择了正确的方向后,再依佛陀的教言次第修行,就可能证悟实相,和那些曾经让我们羡慕不已的圣者一样,最后解脱生死;如果选择了不正确的见地,抉择了不正确的方向,我们这个人身可能会堕入恶趣,继续在三有当中痛苦地轮回。

  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上师用“透过佛法看世界”作为这部新书的书名,从中就能看出大恩上师的用心良苦。看到书名以后,我们应该仔细地思惟,作为希望通过闻思修佛法了脱生死的我们来讲,应该用手中的这本书,以及书中传递给我们的种种教授,来辨别两个不同的见地,以及两个不同见地的方向,从而了知我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而这也正是上师撰写这部著作的主要目的之一。以上就是对题目的分享和简单的解释。

  下面我们进入到第二个问题:发愿句的解释。发愿句的内容是这样:“路人无怙依,愿为彼引导,并作渡者舟,船筏与桥梁。求岛即成岛,欲灯化为灯,觅床变作床,凡需仆从者,我愿成彼仆。”发愿句引自印度的大成就者寂天菩萨的《入菩萨行论》(以下简称《入行论》)。在发愿句中,寂天菩萨发愿,作迷失于路途中无依无靠的行人的向导,把他们引领到安乐之地;众生要渡过江海、险地,寂天菩萨发愿作船筏和桥梁,承载无量众生到达安全的彼岸;在茫茫的大海上,众生希望寻觅一座岛屿来休息,寂天菩萨就发愿化作岛屿供众生躲避风浪;黑夜里,众生希望有指导航向的明灯,寂天菩萨就化作黑暗中的那盏明灯,为众生指示前进的方向;当众生身心疲惫的时候,就化作让众生安息的床榻供其休息;众生需要奴仆就化作奴仆,任众生左右驱使。闻思过寂天菩萨的《入行论》的师兄们都知道,这段颂词出自《入行论》的第三品——受持菩提心品,文字虽然非常简单,也很容易理解,但是作者悲心、愿力广大、深刻。与此类似的发愿,当年释迦牟尼佛在世时也曾经有过,在《父子相会经》中佛陀这样讲道:“大王,我发愿成为世间灯、光明、大船、导师、商主……”后来寂天菩萨将这段词句引进了这部引领无数人生起殊胜菩提心的《入行论》。

  从佛陀的发愿,到寂天菩萨的发愿,我们可以看出,利益众生的悲心在圣者与圣者之间是代代相承的。也许有人看到这样的词句会有一些疑惑,这些船筏岛屿真的是佛菩萨的化现吗?圣者们证悟的境界以及圣者们没有一丝一毫私心的发愿力,我们凡夫以自己的分别念很难揣测,凡是能够利益众生的,不管是有情物也好,无情物也好,菩萨全部都愿意化现,而且,真正证悟万法实相以后,圣者们就能够真实实现自己的大愿。比如说,我们现在正在进行金刚萨埵心咒的共修,当年金刚萨埵佛尊也是这样发愿:“未来时,只要对我有信心,至诚地祈祷我,念诵我的心咒或者金刚萨埵百字明,我就会驻于此人的面前,清净他无始劫来的业障。”西方极乐世界的阿弥陀佛也曾经发愿:“众生只要具足心愿,乃至临终十念,就可以往生到极乐世界,永远脱离六道轮回的痛苦。”圣者们的这些愿力都真实不虚,因地如是发愿,果地就必定如是成就,众生祈祷就必定会获得如是的加持。这是对这段颂词的简单解释。

  我们再回到上师的这本书,当我们翻开这本书,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就是这段发愿的颂词,这时我们就不难想到,大恩上师在撰写这部著作时是一种怎样的心境,上师是在随学世尊、随学寂天菩萨的发愿。所以看到这些文字以后,我们首先应该知道这本问答集不是一般的凡夫在分别念的驱使下所撰写的(比如一本介绍世间学问的书籍,或者介绍某个方面知识的书籍等),与这样的书有很大不同,而上师对我们提出的这一百多个问题的解答,都倾注了自己的心血,书中的每一个字都是大恩上师无缘大悲心的体现。如果说没有因缘得到这本书,那可能没有办法;或者说得到了这本书,但却没有殷重心、恭敬心,没有认认真真地闻思,很难获得利益。但只要我们在得到这本书以后,以足够的恭敬心认认真真地闻思,就会被大恩上师的大悲心和菩提心所摄。我们打一个比方,就像一条鱼儿,一下子被鱼钩给钩住一样,我们只要认认真真地闻思这部著作,也会被大恩上师的慈悲的法钩牢牢钩住,如果我们真的被上师的法钩钩住的话,那必定出离三有大海。

  说到这,我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我们一位师兄家里发生的故事。这位师兄的岳母现在已经是位耄耋老人,老人家一辈子在一家比较大的科技出版社做科技出版的工作,现在年事已高,患有糖尿病、心脏病等各种疾病,身体特别不好,老人自己也感到非常痛苦。看到自己家中的这位老人如此痛苦,我们的这位师兄就把上师刚刚出版的《透过佛法看世界》交给了老人,希望老人能够看。老人由于自己一辈子从事的工作性质的原因,养成了非常认真严谨、一丝不苟的习惯。没想到正是这个好习惯让她在自己人生的最后阶段获得了大益。在认认真真看完这本书以后,老人对我们的这位师兄说到:“我以前看到自己身体不好,年岁又这么大了,就特别怕死。但是面对老、病、死,自己又无能为力,只能低着头在这忍受,但自从看了师父的这本书以后,我觉得自己以后不用再担心了,我自己也没有那么怕死了,为什么呢?因为师父在书中告诉我只要好好祈祷阿弥陀佛,念‘阿弥陀佛’,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就一定能往生到极乐世界,所以我从现在开始天天念‘阿弥陀佛’,我一心发愿往生到极乐世界。”因为老人现在还没有皈依,她当时跟我们的师兄说:你的师父真好,师父真的是一个好人。听到老人的话,我们的师兄也非常非常地吃惊,觉得她的变化太大了。现在这位老人不但每天念经拜佛,而且开始继续闻思上师的《生命这出戏》《次第花开》《寂静之道》等著作,在跟我讲完这个故事以后,我们这位师兄也由衷感慨上师的加持力真的不可思议。

  其实大家对照一下我们刚才引用的《入行论》的这段教言,上师把它作为全篇的发愿句,再结合老人的这个故事,我们就应该得出一个结论:不管是谁,只要以恭敬心认真闻思这本书,就一定会被大恩上师的悲心法钩所摄,走向安乐。这是对这段发愿句跟大家分享的内容。

  下面我们正式进入前言的学习。前言的题目是“给寻找答案的人”。关于前言,写过书的人就不用说了,爱看书的人也知道,很多书的前言也叫“写在前面的话”,内容一般都是作者要在读者得到这本书以后正式阅读之前最想告诉读者的话,换句话说就是作者认为这个书中最为关要的内容,同时还会为读者梳理全书的概况,把内容提供给读者,这样也对读者阅读这本书提供一个引导。上师的这本书的前言大概也是这样的内容。

  我们先看题目——给寻找答案的人。寻找“答案”,我们要寻找什么答案?接下来前言的第一句话就告诉我们,我们寻找的是心灵的安顿和自由。“心灵的安顿和自由是人人渴望的”,其中包括我们已经进入佛门的佛弟子,心灵的安顿和自由一定是佛弟子们所追求的;同时也不仅仅是佛弟子,即使没有皈依、没有进入佛门的人也一定渴望心灵的安顿和自由,也希望从这本书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说到这我想起不久前在微信中看到的一个留言,这个留言的人应该不是上师的弟子,但他一定是本书的读者,通过他的留言可以看出他对这本书读得非常认真。这位读者这样写到:“堪布的这本书,深者见深,浅者见浅:即使还没有进入佛门或是刚刚进入佛门的人也会在书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而修行有年的人从书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佛法的修行次第;而堪布的弟子们虽然与堪布远隔千里,但当他们手捧此书时,他们的心与堪布的心会紧紧相连。”看了这位读者的留言以后,我自己是心生惭愧,我想我们作为上师的弟子,可能对这本书的研读、闻思远远不如这位读者。

  下面我们正式分享前言的内容。前言的内容一共分为三个段落:第一个段落就是从一开始“心灵的安顿和自由是人人渴望的”到“让人能够更好地了解自己、了解世界,而这份了解将最终带来平静和喜乐”;第二部分从“这本有关佛法的问答集”到后面的两个自然段——“而不要仅仅满足于被告知”;第三部分就是后面的全部内容,在这里上师对全书正文中的七个部分进行了梳理。我们下面一个一个地跟大家分享。

  前言的第一段内容,我们可以说是全书的关要。所有的人都在追求心灵的安顿和自由,这方面没有什么不同,但在这个过程中,上师写到:由于自身矛盾的限制,很多人没办法实现自身追求,就是心灵的安顿和自由,缺乏对自己的了解又让我们处于困惑和痛苦之中,找不到自由与安顿。我们的困惑和痛苦可能有很多的原因,但在这里上师通过这一段一针见血地告诉我们,最关要的就是两个原因:第一,由于我们自身矛盾的限制;第二,我们缺乏对自己的了解。

  我们先讨论“缺乏对自己的了解”。我们自己,我们的这个自身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自己对自己又能了解多少?从大乘佛法来说,特别是佛陀在第三转法轮的教育中为众生宣讲了如来藏的光明,而如来藏的光明是众生个个本具的如意宝,他本自具足一切功德。如刚才讲到的心灵的安顿、心灵的自由都是如来藏里本自具足的;当然还远远不止于此,还包括我们经常说到的缘一切有情生起的大悲心,为利益众生发愿成就佛果的菩提心、智慧等,如来藏无一不具足。所以我们要找到自由、找到心灵的安顿,根本不需要去外面寻找,正确的方法就是从自己、从我们自己的这颗心上下手,这是最主要也是最为关要的。

  许多祖师不也是告诉我们吗?佛法是什么?“佛法者,心法也。”有人可能又会有疑惑,既然我们人人本具,比如我们的家,我们家里有一台电视或者有一辆汽车,我们心里清清楚楚,因为真实看到的原因。这里佛告诉我们人人本具,那我们怎么不像家中的电视汽车那样如实地了知呢?这个时候上师告诉我们,由于我们“自身的矛盾所限制”,是我们自身的问题和我们自身的矛盾,这个矛盾障蔽了我们现见自心的本性。我们举一个例子,就像一个明镜,明镜本来光亮无比,可以照见一切万法,但由于被各种垢染所障蔽,光亮不显。所以,由于我们自己的矛盾限制了我们现见到心的本性,不见就是不了解,不了解就会让我们处于困惑和痛苦之中。

  刚才我们已经讲了上师的著作是深者见深、浅者见浅,我们就拿开篇的这第一段来说,如果我们从小乘阿罗汉的角度来解释,就是本来我们可以脱离三界轮回获得阿罗汉的果位,但是由于自身矛盾的限制无法获得罗汉的果位。从这个(小乘的)角度理解可以,从大乘显宗的角度理解也可以,从大乘密宗的角度理解也可以。其实,这就要看读者的理解力和根机,而在没有解决这里所说的自身的矛盾和限制以前,我们没有办法真正地了解自己,只能不自在地处在困惑当中,感受轮回给我们带来的种种痛苦,这就是前言第一段所要传达给我们的意思。

  接下来解释一个疑惑。有人说一提到佛法,就认为佛法总是在强调痛苦,比如苦苦、坏苦、行苦,就像刚才说的“自身有限制”是痛苦的,“自己不了解自己”也是痛苦,生而为人有多少种痛苦,但是对于人生的幸福和快乐,佛法到底怎么看?这个疑惑简单地说就是佛法怎么看待世间的快乐。对于这点,圣天菩萨在他撰著的《中观四百论》有一个非常精辟的解释,圣天菩萨这样讲道:“胜者为意苦,劣者从身生,即由此二苦,日日坏世间。”“胜者”解释为世间福报比较大的人,这种人的苦是意苦,也叫心苦,“心”是内心的“心”;“劣者”就是世间福报相比较而言比较小的人,他们整日不得不为生计而奔忙,受的苦是身上的苦。只要生活在世间,这两种苦没有人可以逃过,两种苦在日夜不断地损害着世间的众生。身苦和心苦怎么理解呢?“身苦者,身痛、头痛等四百种病是为身苦。”“心苦者,忧愁嗔怖嫉妒疑,如是等,是为心苦。”[教证来源:显密佛网  《中观四百论讲记(一)》破乐执品 第二]这是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中为我们作的开示。世间的苦苦、坏苦、行苦到底怎么来解释,上师也有过一段开示。在《次第花开》中上师这样写道:“所谓的苦苦,就是显而易见、不折不扣的痛苦,比如身体和精神的创伤,病痛、恐怖、生离死别。人人避之唯恐不及,谁也不会把它们误认为是别的东西而想去追求、亲近。”这是苦苦的定义。“变苦就是指通常被我们理解为快乐的种种体验和现象,因其本质为苦而终将由快乐变成痛苦。”这是变苦。“较之苦苦和变苦,行苦是一种更深刻也更细微的痛苦。它是指陷于轮回的众生整个存在状态的无奈和不圆满。身心受到业力牵制,被种种烦恼束缚。”

  所以我们在看完祖师和上师的教言就知道,不是说我们生活在这个世间有一种非常真实的、永恒不变的快乐,但是佛陀教导弟子对这些快乐视而不见,然后传给他们一些方法,把这些真实存在的所谓的快乐灭尽,然后再让自己的身心生起种种痛苦的感受。——根本不是这样的。而是佛陀、圣者们通过智慧对世间种种万法进行观察后得出:这些万事万物没有办法离开痛苦的本性。其实大家可以看看刚才讲的龙树菩萨、圣天菩萨的教言,也包括大恩上师的著作,他们在究竟的意趣上完全一致。所以我们也要提醒自己,今后在闻思上师著作的时候,要知道上师的这些教言绝不是以分别念随随便便讲出来,而是有着非常非常清净的传承,只是用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的、现代人能够接受的方式和语言表达,来让我们更容易接受而已。

  接下来,上师直接宣讲了作为佛弟子如何对待幸福和喜乐。接上段的内容,我们就知道应该解决自身的矛盾,应当真正地了解自己。而了解自己首先应该从“见”入手,就是从见解上,这里上师指出是“佛法对人、事、物的见解,比如无常、无我、苦、空、因果、缘起等”。其中无常、无我、苦、空是佛陀为我们宣讲的“四法印”的内容,这是辨别一种见解是不是佛法的标准;因果、缘起法等也同样是佛陀对世间万事万物的见解。这都是佛法当中最基本同时也最根本的见解。

  在这种见解确立以后,接下来就是要去实修,下面就讲“修”。因为只有见解不行,而要将这些见解悟入到自己内心当中去体验、体证这些见解的真实不虚,去证悟这些真理。

  接下来还有“行”。“行”实际上是见和修的结果,是“见”和“修”的必然的延续。在这里上师告诉我们:行,是将修行中所体验到的内容,应用、融入到我们的生活,通过分享、自律、关爱等体会到生命与生命间的联系。了解了“见”就开始“修”,有了“修”,再回头看看身边的众生,我们就会由衷地心生悲悯,开发一系列的“行”,去帮助有情。就像《入中论》的颂词所讲:“最初说我而执我,次言我所则著法,如水车转无自在,缘生兴悲我敬礼。”闻思修后看到众生依然在我、我所、我执的束缚当中,像水车一样上下轮转没有任何自在,不由对众生生起了大悲心,对这样的大悲心、对生起这样大悲心的人,《入中论》的作者月称菩萨说:我也会给这样的人恭恭敬敬地顶礼。真正生起了这样的悲心就会让我们发愿为众生解除痛苦,同时我们也会让众生分享我们的喜乐,告诉众生:我们获得的喜乐,其实你也可以获得,因为你和我一样,有着光明的如来藏,只是现在你还不知道,你要如何如何做就能够和我一样。在生起这样的“行愿”以后,我们就会以这样的行为来实现我们的愿力,以我们的愿力来引导我们的行为。“行愿”其实就像人之双足、鸟之双翅。

  以上就是见、修、行,上师为我们概括宣讲了佛法如何从“见”下手解决自身的矛盾,然后实修这些见解,最后将这些见、修与所有的人来分享,让众生和自己一样了解自己,而这份了解最终会给所有人带来平静和喜乐,这其实是一个完整的次第。不过由于前言这部分篇幅的限制,在这里上师也只能简单地宣说,而在书的正文当中会为我们全面、详细地开演。

  关于这段,为了让大家更好地理解,我们再举一个例子。好比有两个兄弟同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他们面前的目标就是让自己的身心获得安乐、喜悦和自由。但是当他们冲出起跑线以后,兄弟两人就分手了,一个以心灵的自由和快乐作为目标,并知道真正的自由与快乐只能从内心上获得,就以这个见解引导自己前进的方向,向前奔跑,最后获得了安乐和喜悦;另一个虽然目标一样,但方法不对,他认为自由和喜乐可以从外面获得,所以一开始就跑错了路线,跑错了方向,不是从自己的内心下手,而是以追求身体外在的快乐为目标。路线不一样,分手以后,两个人就越跑越远。通过这个例子,我们就不难理解,由于人们自身的限制、自身的矛盾,知、见不同,对内心的快乐与自由追求的方法完全不一样。

  第一段的内容就是确定见解,以见解引导修行,修行引发行愿,自己获得安乐以后又希望所有的人分享自己的见解和修行,和自己一样获得平静与喜乐,让自己的心和所有众生的心全部获得自由。

  前言的第二段是下面两个自然段。在第一段,上师讲到了书中这些问题的由来。在这部分的第二段内容当中,上师写道:“我希望这本问答集的读者能够把这次阅读当成自我省思的开始,结合自身的困惑和问题,去思考、辨析、体验,而不要仅仅满足于被告知。”这段文字是这部分内容的重中之重,就是说我们不要把这本问答集中的内容当作一段世间的学问和知识去了解、去学习,而是要将这些内容去思考、辨析和体证。思考、辨析就是我们说的“闻思”,在闻思以后一定要去体验,就是把这些闻思的内容付诸实修,这也是上师对这本书读者最大的希望。

  接下是前言的第三段内容,上师在这里宣讲了本书的七个章节,以及每个章节之间的关联。

  第一辑“透过佛法看世界”,第二辑“个人修行与社会生活”,这两辑主要是针对对佛法感兴趣或者刚刚进入佛门的人。这些人由于刚刚接触佛法,对自己的日常生活存在着很多疑问,希望通过佛法找到问题的答案。所以这里主要针对刚刚信佛的或者对佛法将信将疑的人。

  第三辑“因果苦乐”,在这里上师向读者介绍了佛法在轮回、因果、苦、慈悲等方面的基本观点。这是进入佛门以后,最初应当通过闻思引发出来的最基本的见解。因为如果不知道苦就不会有出离心,更不会去向三宝寻求救护;不相信因果轮回,就会毫无顾忌地造作各种恶业,造作恶业就必然感受果报,于轮回中永不停息。所以第三辑就是在进入佛门以后首先应该引发的定解,即因果、苦乐、慈悲、轮回等。

  第四辑就是在引发了这些定解以后,准备进入佛法的修行,对教法也产生了一定的定解,这时候就要“依止上师和闻思修”。对于佛法的修行,这是最为关要的。在修行的路上我们首先要找到一位具德上师,由上师来为我们的解脱做引导。华智仁波切在《普贤上师言教》当中也讲,没有人可以不依止上师而仅仅依靠自己的世间聪明而达到证悟的境界。所以,这是修行的关要。上师在这里还特意讲到:虽然提问的人可能并不真正想闻思修行,但上师在这里的回答主要针对的是希望通过闻思修行获得解脱的修行者;

  第五辑“死生事大”。我们修行的目的是为了解决生死的问题。在这里上师给我们简单讲解了中阴的修法,还有简单的中阴引导、净土法门等,帮助我们能在生死关头获得解脱。

  第六辑“护生”,在前面五辑的基础上,上师开始宣讲大乘佛法的核心内容——饶益有情,并讲明大乘佛法的一切修行都是围绕这个核心展开的。而众生平等,放生、护生是很容易引发我们慈悲心和菩提心的一个助缘。

  所以在书中的前六辑,上师为我们宣讲了佛法与世间的关联,告诉我们修行佛法要确立正知的见解,并依止具德上师次第修学,最终可以了脱生死;同时告诉我们要培养慈悲心、菩提心。

  在此之后,上师带着我们来到了佛法的精华——“般若空性”的门前,并进一步告诉我们,虽然这是我们本自具足的、自家的宝贝,但没有闻思修行的铺垫,很难启发空性的见解和修行。证悟了空性以后,我们就真正解决了自身的矛盾,解决了自身的限制,了解了我们本就具足的无量功德。

  以上就是本书全篇的脉络。上师在这里为我们进行了简单的梳理。这样的梳理一定会让我们在闻思本书的时候,更容易理解书中的法义。

  现在,我们将前言的整个内容再给大家做一个总结:首先,由于我们自身的矛盾、障碍,不能了解藏在心识当中的如来藏光明,不能了解这个如来藏的光明,也就没有办法显发,以至于陷在困惑与痛苦之中;而通过佛法的见、修、行,我们就能够遣除障碍,了解自己,了解世界;这样的了解最终会给我们带来平静和喜乐。获得平静与喜乐的次第就是本书的几辑内容的所诠义。

  在了解本书的基本脉络以后,我们还要了解为什么要用闻思与实修相结合的方式来学习这本书。首先我们通过闻思,来了解、思考和辨析书中所诠的法义,这是我们闻思本书的第一个必要。但仅仅有了第一个必要及思考辨析法义还远远不够,我们还要去体验,把这些内容付诸实修。上师在给弟子们讲解本书的时候,曾经也说过: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在闻思这本书的时候,比如讲到不净观等修法,还要实修这些内容,而不能仅仅限于被告知。这就是了知我们刚才说的第一必要以后,进而实修是第二个必要,也叫“必要之必要”,也是最究竟的必要。这个必要也是佛法与世间学问在学习方法上,以及最终的结果上最大的差异之一。世间的学问一般在已了解所诠义的内容以后就不会有第二个必要了,而闻思佛法是将所诠义了解并自己思惟以后,还要把闻思的内容付诸实修。所以佛法不但有教法,还有证法,这才是完整的佛法。

  通过前言的学习,我们知道了全书的几辑内容——从刚刚进入佛门,到佛法中最为精华的空性智慧,这些内容就是本书的所诠义。对本书内容了解、思考、辨析,我们这里统统称为“闻思”。然后我们要去体验,体验就称为“实修”。闻思和实修之间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如果不了解所诠义,就不能对这些内容进行仔细的辨析和思考,就没有正确的见解;没有正确的见解,就无法引发清净的意乐;没有清净的意乐就很难直接去进行实修;更不要说有什么实修的体验。所以应当以闻思为前前之因,而引发后后的实修之果。

  最后我们还要了知,上师为什么在全书的一开始,就为我们宣讲了以上的这些内容。我想,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宣讲这样的闻思修,可以让我们知道痛苦、困惑,从而引发我们学习的兴趣,带着这样的痛苦和困惑,我们学习起来会更有意乐和希求心,即让我们带着意乐和希求心去闻思本书;第二,如果我们不知道学修这些内容的必要和意义,又会在学习的过程中产生懈怠,最后让整个学习中途而废;第三,对全书的内容大概了解以后,我们就像找到一份地图一样,对今后的闻思也会有很大的帮助。这就是这本书前言的内容。

  今天就跟大家讲到这里。下面,我们一起回向功德。请师兄道友们一起念诵《普贤行愿品》。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