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显密宝藏 > 推荐书栏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定解宝灯论

  全知麦彭仁波切(公元1846—1912),乃前译宁玛巴一代宗师。莲花生大士及雪域诸多伏藏大师曾共同授记:真实的普贤王如来显现为文殊菩萨,然后再化现成全知麦彭仁波切。

  藏文“麦彭”两字意为不败。全知麦彭仁波切在世间人面前曾显现神通,号称“麦彭”(不败),辩论等时也被尊为“麦彭”(不败)。

  此《定解宝灯论》是尊者孩提时代(七岁)游戏时随口唱出的金刚句,被后人誉为总集显密精要之窍诀藏。因当时年岁太小,还无法亲笔将之书写下来,于是就由一位名为仁钦衮波的上师替他记录、誊写,而他则边玩耍边口述此论内容。

  因此,《定解宝灯论》并不是某人在经过了多年苦行,皓首穷经之后编写而成,而是尊者七岁时从大圆满智慧海中自然流出。像这样自力宣说显密窍诀论典的,从能力角度而言,非佛莫属。

  当其无论造大论典或小论典时,文殊菩萨像都从心间放射加持之光,再融入尊者心间,打开他智慧宝藏,所以他才能在极短时日内以幻化般的速度将论典顺利造出。

  当尊者住于扎嘉平原时,曾依清净幻身亲往文殊菩萨刹土,并于文殊菩萨无数清净眷属中获得大圆满续之字云轮修法,能将内显之文字轮外现于六趣众生前以利益彼等。

  诸护法神、世间非人都在尊者手下忠心承侍,大护法格萨尔王,就如身与身影永不舍离一般时刻守护尊者。

  藏地诸多大成就者皆云,若能至心猛厉祈祷尊者,百种五浊恶世之危害亦无法毁坏自身。

  全知麦彭仁波切圆寂前对弟子们说:自己实际上是大成就者示现成菩萨,菩萨再示现成凡夫形象。自己从小到现在所著的一切论著、修法仪轨,均为文殊菩萨加持入于心间后所作,无一夹杂自己分别念。任何人若能传讲、听闻、修持,其所获之加持力则特别殊胜,并超胜其他法门,且迅疾就能降临。尤其是在七世以内,自己所传留之法要,其加持力定会代代增上、日渐强大。

  对凡夫来说,不用说闻思三藏,连翻阅一次三藏的目录都不容易,而《定解宝灯论》将一切诸法法义,从小乘到大乘的唯识、中观以及新、旧密乘都归纳在了一起,这样的论著,在印度、藏地和汉地真可谓是耀古腾今。

  精进闻思像《定解宝灯论》这样集教理、修法、窍诀于一体的论著,可以生生世世不起邪见,对上师三宝树立起坚定的信心,对诸法的胜义本性获得稳固的定解,从而为修法打下扎实的基础。这样即使在短短的一生中,也可获得普贤王如来的果位。

  法王如意宝的传承法脉与全知麦彭仁波切更是有着极其殊胜而密切的因缘。法王在讲解《文殊静修大圆满——手中赐佛》时亲口说,“我们与麦彭仁波切的因缘非常近。” “我彻证无上大圆满是在十五岁时,对麦彭仁波切生起巨大信心,通过祈祷麦彭仁波切,专心念诵《直指心性》后实现的。”“麦彭仁波切传下来的法门,一定要常看,常修持。”

  法王如意宝曾赞叹此论:“常持诵此《定解宝灯论》,生生世世中不堕诸邪见,盖得菩萨诚实语之殊胜加持故。”

  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在法王如意宝和其他上师面前多次听闻《定解宝灯论》,并在喇荣五明佛学院多次讲授该论。上师在汉地也为弟子们念诵过《定解宝灯论》的传承并开示。上师曾说,《定解宝灯论》是真正的跟佛经一样,论中的七个问题对修行很有帮助;闻思方面,各教派的不同观点,这里面讲得非常清楚,尤其希望大家能好好闻思这部论典。

  论名中,“定解”,是指凡夫通过闻思显密诸法后,对法界本性产生的坚定信解。“宝”即如意宝,人们祈祷如意宝可以圆满世间的一切愿望,而通过修学本论后,能圆满获得出世间法的一切功德。“灯”为比喻,灯能遣除黑暗,谓按此定解去修,能遣除相续中的无明。本论具有改造、救护两大作用,故称为“论”。

  从论名中即可看出,定解是本论的核心。

  因此,我们应当努力通过闻思本论,对显密精华的极深真实义去除增损,产生“胜解信”之真实定解,之后再依闻思获得的定解去修,能脱离轮回,证得究竟解脱。这也正是尊者造论的初衷,正如其在论末所言:“佛法深理如虚空,虽然无法尽宣说,依此定解宝灯论,能获胜乘之妙道。”

  在具体内容上,全论以九乘佛法修持中必须抉择的七难题为起因,雪域各派高僧大德的观点为助缘,遵循依法不依人的原则,剖析种种因机施教的暂时立宗,依世尊二转法轮般若经典与三转法轮开显如来藏光明的了义经典、第二佛陀龙树菩萨与月称菩萨的密意、圣者弥勒菩萨与无著菩萨的论典、雪域荣素班智达与三大文殊化身之一的全知无垢光尊者的善说,建立了究竟无垢的宁玛巴自宗。在论尾依《般若十万颂》和密乘《大幻化网根本续》等的善说,以文殊心咒“阿RA巴杂纳德”六字归摄全论。

  因此,《定解宝灯论》抉择了经典与论典中暂时与究竟的一切密意,所以是如意藏;又从修法方面归纳了一切见修行的精要而成为窍诀藏。

  在正文中,全论通过仙人和流浪者之间对七个问题的相互问答,而得以敷陈开演。

  1“见解无遮或非遮?” 这里是要抉择法界本性的究竟正见。雪山各派在抉择这个问题时,有些认为应是无遮;有些认为应是非遮,所说各异。

  2“声缘证二无我耶?”在究竟中三乘为一乘,暂时可分有三乘。此问提出:声闻、缘觉罗汉有没有证悟法无我?印度、西藏许多论师在此问题上的观点各有不同。

  3“入定有无执著相?”此入定指修法界本性时的究竟入定,而非暂时加行道的入定。在究竟入定时,是否还有执著相?有些论师认为需执著一个无遮的单空相,否则如同睡觉,类似没有正见的庸俗无念的修法;也有说不能有执著相。

  4“观察修或安置修?”在究竟入定之前,需不需属于前行方便的观察?有说必须要观察,否则也如同睡觉;也有说不应观察,仅需安置,认为观察是入定的违缘。

  5“二谛何者为主要?”在已证悟的成就者入定境界前,胜义、世俗二谛哪个更重要?有说胜义谛更重要,因为胜义谛真实无有迷乱,而世俗谛有迷乱,并非正见;也有论师说世俗谛重要,因为二谛是双运的,不能抛开世俗谛,故方便之世俗谛更为重要。

  6“异境何为共所见?”六道众生对同一外境的所见并不相同,如天人见水为甘露,人见水是水,饿鬼见水是脓血等,那他们所见的对境是同抑或是异,具体对境又应是什么?

  7“中观有无承认否?”中观宗分应成派与自续派,此问应成派的大中观本身有无承认?在雪域,中观前代论师大多认为没有承认;而后代论师认为应有承认。

  法王如意宝指出:流浪者的七个问题,可以分成基道果三种,第一个问题是基,第二、三、四、五问题为道,第六、七问题为果。下面仙人的回答也可按此相应分类。

  对“见解无遮或非遮?”的回答是:在以分别心抉择法界空性的反体时,应是无遮见,在以无漏的出世智慧现量感受法界本体时,则不存在无遮见或是非遮见。因为无遮与非遮都是分别心状态下的抉择方法。归纳回答为“阿字无生之法门”。

  对“声缘证二无我耶?”的回答是:在暂时分三乘时,声缘已证悟圆满人无我及部分法无我,圆满证悟(见)法无我的是佛菩萨,归纳回答为“RA字远离诸垢门”。

  对“入定有无执著相?”的回答归纳为“巴字显现胜义门”,即入定时无有散乱和执著,无有二取,这种胜义显现是无漏智慧所感受的大光明,也即是止观大双运。

  对“观察修或安置修?”的回答归纳为“匝字无生无死门”,以“匝”字无有生死之名相,诠示如何生起正行根本慧定之修法。即暂时需以分别心去观察、安置,但在究竟入定时既无观察,也无安置,因为这些都是无常生灭法。

  对“二谛何者为主要?”的回答是:“纳者远离诸名称。”诸法实相,是明空双运(基);入定时,以无二慧现见无二之法界;后得时,二谛相依而俱存,故以二资双运而修(道);究竟时获得二智,成就色法二身之佛果(果)。故唯以双运安立基道果,对于根本慧定而言,二谛无有主次,即使二谛之名称也不存在。

  对“异境何为共所见?中观有无承认否?”的回答归纳为“德字甚深智慧门”。即相对佛的尽所有智,有一个共同的所见,即法界本基;在佛的如所有智面前,无有任何承认,一切均为大空性、大平等,只是为随顺众生才暂时说有承认。此二问题分别抉择了明空双运实相之有承认显现分与无承认空性分,二者双运无二,乃为佛智之境界。

  总之,本论以文殊六字心咒(阿RA巴杂那德)归纳了基道果之定解。第一问题阐述了大乘显密共同之定解。第二问题阐述了全部与支分证悟此定解之补特迦罗,暂时安立了三乘,究竟上成立为一乘。第三、四问题阐述了前译宁玛巴不共之定解——自证智见,并从前行修法与正行修法二个侧面论述,剖析歧见而安立无垢之自宗。第五问题,阐述了自宗唯以二谛双运净等无二安立基道果,且依此见解之高下而安立九乘之高下。第六问题阐述了大光明之有法见;第七问题阐述了大平等之法性见。

  因此,此论总括九乘佛法,从凡夫初入道乃至佛果的一切层次,故为甚深与广大,此论乃修道之指南,佛法之总纲。

  喇荣五明佛学院极其重视《定解宝灯论》。理解了《定解宝灯论》后,再去修行,绝对可迅速获得大乘佛果,正如本论的末尾说:“而此定解宝灯论,若依能得殊胜道。”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