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往好处想

  大成就者米拉日巴尊者的故事在藏地家喻户晓,由于家人遭受亲戚欺负,他为母亲学习咒术杀死了33个人。之后他生起了极大的后悔心和畏惧心,于是前去依止玛尔巴尊者为师。起初米拉日巴以为上师必有一种方法令他即身成佛,一定会答应他的请求,可没想到,玛尔巴上师不但没有赐予他解脱的要诀,反而要么让他背着沉重的石块不停地盖房子,要么对他非打即骂。

  最初看到这个故事,我对米拉日巴尊者佩服得五体投地。那时我想,如果为了学佛身体上吃点苦倒没什么,但如果我的上师也这样示现,恐怕我真的会跑掉。尊者在那样“绝望的”情形下对上师的信心毫不动摇,真是稀有难得。

  在父亲的狂躁和怒骂之下,我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我现在遇事比较平静,没怎么发过脾气。曾有一位师兄问我:你现在这种性格的形成是不是与你爱人有关?其实我在结婚前就已经养成这种性格,结婚后我爱人做一家之长,我成了“政协”的,她性子急甚至可以说脾气暴躁,可对我却没什么影响。一家人都学佛还有个好处就是实在争论不清的事,用佛法的道理能捋得很清楚。我对女儿的教育坚持不打不骂,要是她犯错了我会表现得很严肃,只要我的脸一“黑”下来她马上就知道了自己的不对。

  父亲是非常有才华的知识分子,性格却非常强硬,几乎每件事都不满意,不满意就会发脾气。记忆中我和妈妈好像随时会做错事一样,天天挨骂。几十年前,邻居们晚饭后下楼去纳凉,人们聚在一起讲故事、下棋、打牌,我从小喜欢,父亲总会因为我回家晚了而大发雷霆。现在想想,他那时正好三十来岁,各方便都不顺利,这对他的性情有很大影响。母亲在家里非常忍让,在性格方面我继承了母亲的特质。

  很多事静下来才能捋顺。我从小接受到许多批评,那时我没力量去反驳,没法表示自己的不同看法,只有接受。不管自己是错还是对,如果接受是必然的结局,实际上也就没有“对”“错”可争了,慢慢地我便不去执着自己是“对”还是“错”了。别人冲我发火,我先解释;解释没有用,就用表示抱歉的办法让人家先把火气消下来;如果我不说话他才能息怒,那我就不吭声。其实,脾气越大的人会越快让事情过去,这就像燃料烧完了就没了,等他火气过了,我才会再去跟他把事情谈清楚。如此一来,也就不会老是去关注“自己受到什么委屈”了。现在很多事我都不往心里去,最大的好处是留出了反应的时间。假如发起火来,我们根本没时间思考,互相以对方的“火”做燃料,事情会演变得没法收拾。皈依三宝之前,我的脾气与同龄人比起来,已被父亲和环境训练得很好了。

  以前父亲在家里谈的全是地理、历史、文学,这不是他专业领域的知识,但他也相当精通。在这样的氛围下,家里要求我的学习成绩也必须好。那个时代大家还不觉得学习好有什么用,再加上我体力不济,要打架都不是低年级同学的对手,所以对自己一直没什么信心。可是到了七七年全国恢复高考,我一下子发现成绩好是有用的,居然可以左右自己的生活,比力气大还管用,我从此慢慢建立起自信。

  反应迟钝本来是个缺点,而我好像把它演变成了优点似的。因为遇到了什么事还没等作出反应,就已经留意到它不应该有的反应,我还有机会改变反应的方向,所以我觉得迟钝也蛮好的。比如跟别人争论一件事,对方情绪已经白热化了,我的情绪还没到白热化,过程中就发现我怎么能让自己情绪这么波动呢。我反应慢,可以让心态尽早转弯;反应很快的人,前面还来不及细想,后面的行为就已经出来了,如果事情升级那再挽回就很难了。与人相处受人误会,别人因此起了烦恼我会感到难受,误会我的人也很难受。比如有一次朋友有求于我,但受若干客观条件的限制我没把这事办好,人家难免因不知情而责怪。我去找朋友解释清楚,但是朋友在气头上始终觉得我在推脱。严格的说任何事都会出漏子,我没再解释。一再辩解只会使事情更糟,过后才找机会解释。

  对外境的感受和依赖是种错觉。我们的目标是要把心训练成对什么都能够感知到,既不欣喜若狂,也不火冒三丈。但问题的关键是我们要研究自己为什么会被伤害到?就因为没有观察到自己的六根已经执著于外境,心随外境而乱了。妄念驰逐,我们会被事情的表象蒙蔽住,把环境、事件以及自己分成三件孤立的事看待。其实只要跳出来观察,真的会发现没什么大不了。知足常乐,佛陀想让我们知道财富和名誉这些东西与安乐并无关系。

  内心寂静、性格调柔是学佛的基础,然而学佛并不像我们处理世间事物这样简单。玛尔巴上师的打骂,恐怕是任何弟子都忍受不了的,可米拉日巴尊者忍受了下来,为什么?因为他非常想解脱。为什么想解脱?因为他怕地狱。为什他怕下地狱?因为他杀了三十三条人命!所以当上师打他骂他时,他知道自己业障深重,没有对上师生起哪怕一丝邪见。他明白自己作为一个“罪人”没资格和上师讨价还价。上师在《次第花开》中也讲过米拉日巴尊者的故事:“——苦难、委屈、琐碎的劳作磨掉了他的傲慢和浮躁,也平息了他急于求成的冲动。”最终他和上师之间的障碍清除了!原来,上师对米拉日巴做的所有事,都是在帮助他的弟子净除罪业。过去为了生存,我们营营役役在世间,每个人身上都沾染了各种习气,这些习气频繁地使情绪产生波动,就像“定时炸弹”。在我们修行的道路上,这些定时炸弹也随时有可能被极微小的事情引爆。如今的我们想追求解脱,可无始以来的习气一直没有得到改造,正是这些习气妨碍了我们解脱。上师是我们修行的导师,惟有上师才清清楚楚地知道如何使我们解脱,在上师这样的大成就者面前,我们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的。如果纵容姑息自己的习气,就会破坏我们与上师之间的缘起,为自己的修行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其实不光从学佛的角度来看,即使是在世俗生活中,傲慢的习气也是非常不可取的。我觉得傲慢的成本蛮高的。以前我很“佩服”自傲的人,后来慢慢才发现傲慢要付出代价。如果自己傲慢事情又做得不好,就会受到各方面指责。我发现就算做得好,也不能老跟别人说自己有多好,试图去表明比别人做得好,会伤害到别人,最后自己也越来越累。

  刚上大学时班上组织足球队。我从小体育就不好,完全没有技术和天赋,可因为缺人,同学们生拉硬拽地把我拉近了足球队。我事先说得很清楚,自己不会踢球,是上场凑数的。我也准备好下场就挨骂。后来事情变得很有意思,我反而与踢得最好的同学一样得到了表扬。我在这件事里发现了谦虚的好处,把自己的位置摆的越低受到的关心越多指责越少。所以,现在我因为做了一件什么事而得到了别人的赞叹,我都理解成并非我比别人更优秀。我做事首先很不容易让自己满意,自己总能找出很多不足,如果连自己都不满意,那别人的不满意我也觉得特别正常。得到再多批评我都比较容易接受,我不过多地去想什么,得到别人赞叹也比较平静。

  皈依三宝闻思修之后,我发现人的傲慢是修行上一个非常巨大的障碍。那之后我经常压下心里的我慢,修行中得到了很多益处。去除我慢之初,应该尽量及时发现并将其掐掉,再找到它的根将其拨除。得不断观察自己的心念,才能及时地打击我慢。

  如今米拉日巴尊者的时代已离我们远去,现在的我们并不能堪为米拉日巴尊者那样的法器。但这种源自上师的加持却会在某个时刻突然警醒着我们。比如我们正兴味盎然地按照上师说的去做一件事时,上师突然告诉我们不要再做了。这时我们心里会怎样想呢?愕然?委屈?甚至还有对上师的一点抱怨?上师说:“‘自我’就是这样,只要不如所愿,很容易就陷入到猜忌当中。你想所作所为,想超凡脱俗,这都是“自我”成就欲的表现。”我应该把这一切看成是上师在对治我的习气,在帮助我解脱。果真能如此,真的认可上师是在帮助我们而并非挑毛病,我们不仅不会生出邪见,而且还会增上信心。在日复一日的修行过程中,吃一点苦相对来说极容易,然而信心一点不动摇的确是对修行人最大的考验。

  没有坚定的信心,得到上师的巨大加持就无从谈起;拥有了坚定的信心,任何所谓的“逆境”都不会压跨我们。上师仁波切喜欢开玩笑,但有时也会比较严厉。记得有一次,上师非常严厉地批评了我,我当时感到非常害怕,怕影响上师的长久住世。我明白,上师这样说我肯定是有原因的,无论上师怎样示现,都是在最恰当的时机调伏我们。其实,无论是充满鲜花和赞叹的“顺境”还是处处荆棘障碍的“逆境”,能坚定地认为这是来自于上师的安排,无疑是最完美的。无论我们多糟糕多愚痴,上师永远也不会舍弃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作为一个修行人应该往这儿想。

  弟子:成利多吉

  2015年5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