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放下自己(一)

       几十年前,我刚从大学毕业,只有二十岁,偶尔在内心会掠过对人生终极目标的思索。上大学之前我很喜欢文科,父母不同意。阴差阳错,我没有被重点大学录取。最后一个师范学校打来电话,还记得自己站在院子门口收发室接电话的样子,当时青春期年少反叛,我和父亲关系不好,很想离开家,咬咬牙决定去读师范。

  多年后,当我皈依佛门,仔细回过头想这些,真是应了《了凡四训》讲的,命中只有八斗米,走遍天下不满担。对我们娑婆世界的无奈和残缺,从点点滴滴的生活中体会得很深刻。

  大学平平淡淡地,入学摸底分班考试,每一门都考第一名,各科老师们都希望我去做课代表,系里也把我当成“苗子”来培养。可谁知道不久后系主任瘫痪了,换了新的系主任,他什么都不懂,当时也并不怎么看重成绩。大学的后三年我都泡在图书馆里,读了许多书。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个子弟中学教书,带了两个普通班,这节课教初中,下节课教高三。我不喜欢教书,并不是天性不喜欢,其实我很适合教学:比起其他人我似乎更有耐心,给学生们反复讲解也不会厌烦,很受学生们欢迎。只是领导觉得我年轻不听话,把我当成了年轻教师中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代表,教书本来是很纯粹的事,现实生活却要求用谎言来掩饰,我受的教育让我觉得应该说实话,这让我的思想方法和世界观与受的教育发生了很大的冲突,再加上当时人们很轻视教师这个行业,母亲想办法把我从教育战线上调了出来。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出国读书,见到了真正的信仰自由,随便信什么都不会被别人说,谴责信仰是犯法的。别人问我信什么,我很郁闷。有人劝我:你没有信仰可以信基督。《圣经》《古兰经》《道德经》我都读了,无法说服自己。

  差不多读大学一二年级时,我的价值观和对社会的看法已很有自己的一套,骨子里认为世界是唯物的,那时我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认为所有的事物都应该要合乎“逻辑”、有科学根据,断灭论在我脑子里根深蒂固。

  可到了1992年,我却在国外皈依了佛门,连我自己都非常奇怪。有一天,我在一份报纸上看到对一位格西的采访,上面登了他的一张照片,这个人怎么能笑得这么纯净?机缘巧合,第二个星期,一位朋友邀我去度母学院,正是这位格西的道场!我跑去见到了这位格西,他太慈悲了,这么好的人,我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人有这种笑容,简直不可思议。我受到了他的加持。那时我读完了一本英文版的藏地高僧大德自传,看法已完全扭转,很奇怪,我的许多观点和他们是一致的。好不容易能遇到一个能这样笑的人,我得抓住机会,想要拜他为师,说不定还能留个电话给我。现在想想,那时连三宝是什么也许都不怎么清楚,如果错过了,一辈子甚至几辈子都错过了。

  皈依偈念的是藏语,我跟着念,有一种发下誓言的感觉。自己的业障非常重,有点像学功夫拜师,我并没有把这当成是人生中最欢喜的事,只要能跟这样一个人有联系很好了。已经皈依了,至少在别人问起有无信仰时,我可以很坦然地说自己是佛教徒。

  皈依之后,慢慢去研究、感受,我发现自己否认六道轮回,认为人死如灯灭,从根本上是错误的。读了些佛经和公案,进步很大。当时我若没皈依,后面不会花这么多时间去思考。

  我的一位朋友,对希阿荣博堪布有巨大的信心,他觉得这是他一生要找的上师。1998年,他带我来到希阿荣博堪布面前。我看着这位上师,他笑得那么开心,像孩子那样纯净的笑容,整整五年了,我离开格西后再没看到过那样的笑,眼前这位上师是一样的!我觉得这很难遇到,我一下遇到了两个,巨大的幸福感使我的大脑有些空白,完全没有意识到朋友在询问我是否要受皈依。

  跟上师谈过话的人都会知道他的自在和风趣,哪怕是刚刚见面。那天上师给我们一人一杯茶,上师的汉语还不像现在这么好,说两句话对我们说:喝茶喝茶,我觉得他简直是太好的人了,这么照顾我们的感受,跟人相处太融洽,太容易沟通了。

  我曾经看过的那本自传中,主人公的心态和行为处处透着这种幽默感,我特别喜欢,在上师身上我也看到了这种幽默。上师评论任何事都会很幽默,常开玩笑,这玩笑很多是针对我们的心态。那时我很贪心,一心想要寻求更好的发展,师父看得出来,比我清楚我的欲望有多大。当我尝试了所有的努力,告诉上师我不得不放弃时,师父说:其实我早跟你说过,你记不起来了。这时我才回忆起来,师父确实很早跟我说过了。上师看得到我们这些人的想法和欲望,也知道我们有什么样的因缘,常借开玩笑似的说出来。

  在师父那里又受了皈依后,我才开始正儿八经地学佛,以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东跑跑西跑跑,经咒是想起来念念没想起来就算了。甚至对什么叫杀生,我都是从师父这里得到完整了解的,比如我知道买了一只鸡来杀是杀生,到餐馆去点一条鱼来吃,我却会忘了这鱼是为我而死,不知道自己在杀生。以前根本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师父在给其他师兄说的时候我才知道。这层纸捅破了之后我才知道是自己贪心使然,当时觉得这已经蛮细微了,现在看起来是很粗大的恶业,慢慢发现光是身口造业都有很多,更不要说把持自己的心念。

  从以前根本不可能发觉不好的念头生起,发展到能够引导行为和语言,现在不善的念头起来,觉察后,不会再让它往下发展。在师父那受皈依之前,什么事张嘴就来,自己所说不可靠的事连自己都相信,或者自己都没意识到那不可靠。我从几年前开始守八关斋戒,比较明显地改变了妄语习气。最近几年,造恶业的对境越来越少,以杀生来说,以前习惯了杀蚊子蟑螂,后来知道不能杀,要断这个恶业,需要提起念头把弦绷紧,现在,经过那么多年的串习,我看见它们生不起嗔恨心,当然也就不会想去杀它了。从1998年开始努力守持所受戒律,从不让这个行为出来,慢慢串习,到慢慢的没有这个想法,中间过去许多年,对境越来越少,或许是生活变得单纯了。确实,戒律给予我们的是保护,并不是束缚。

 

  弟子:成利多吉

  完稿于20155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