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只念佛,一切放下

——民国王弄书居士的晚年精进修行及往生故事    

       王弄书居士,法名宏法,福建闽侯县人。年十一岁,看见母亲死于难产,即发誓不嫁,愿侍奉父亲终老。见到以烧煮的猪、鸡、鸭祭祀母亲,触发同体大悲心,于是断绝肉食改为吃素。十八岁,毕业于福州女子师范及法政学校,即南渡到荷兰属地望加锡,执教三年。从此以后就负起奉养父亲及教育弟妹的责任,按月汇钱帮助家用,数十年来从未间断。二十一岁,应缅甸仰光中国女子公学的聘请,任教务长,兼国文导师。
       三十一岁,信奉佛教,皈依慈航法师,任缅甸的中国佛教会理事,兼佛教义学主任。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历尽艰险回到家乡,创办福州模范儿童教养院,得以侍奉父亲直到生病过世,丧葬祭祀全都按照礼节来办理。一九四六年到槟城,协办菩提小学,任监学兼名誉校长,而密行念佛法门,精进不懈。
       一九五九年三月,因事到香港,生病经过十天,得佛教慈济医务所的针灸医师叶敏全心全意地照顾,所幸很快就病愈了。随即决定居住在香港,专修净土法门,于是帮助筹建慈济精舍于九龙狮子山。提倡组织药师吉祥会,征聘董事,筹募经费,普遍布施医药,赈济嘉惠贫病的人。一九六一年七月,退休前往香港,住在慈济精舍。与住持法参尼师及其徒弟叶敏彼此非常契合,自此以后念佛更是精进。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中,身体突然感到不适,稍微发烧腹胀,经西医诊察,为肝硬化,无法医治。仍然谈笑自如,躺卧于床上念佛不断。隔年正月初八日,叶敏陪她去住院,医治无效,坚持要出院,说:“我的时日已不多,若不允许我回家,恐怕来不及了!”十九日返回精舍,二十五日叫人购买录音机,说:“我往生时,希望常常专心听念佛声,助念的人少,无法时常念佛不断,可用录音机补助,随时播放。”二十八日,周善华居士来,欣慰长谈,看见叶敏悲伤,嘱咐不要伤心,生死只不过是像搬家的一种迁徙罢了。
       二月初十日中午,吴人俊等人前来,仍相谈一个多小时。下午达道法师等人来看望,王弄书说:“我只念佛,一切放下。”说完后,眼睛慢慢闭起来,在录音机的念佛声中,安详而往生,时年六十八岁。大众建议移灵殡仪馆,叶敏坚持必须二十四小时之后,才可移动。而大众的意见难违,哪里知道运灵车来到山下时,即熄火无法前进,连换四辆车都是如此。等到车子修理好,行驶到达精舍时,正好满二十四小时。十二日入殓,仍旧念佛九天九夜之后才火化(纪念王弄书居士辞世周年特刊)。

       评曰:“我曾提倡录音助念,旨在利益众人。而王弄书居士已先倡导,虽为利己,而实行后若有效,必争相采用,实在也是利人也。”

 


——摘自《净土圣贤录》第四册“往生优婆夷”
 



注:
1、文章全文摘自《净土圣贤录》第四册“往生优婆夷”,文章标题由栏目编辑依据故事内容添加。
2、《净土圣贤录》原系清乾隆时苏州彭希涑居士所辑,是为《初编》。尔后,道光年间莲归居士胡珽收录新往生事迹,依《初编》之体例著成《续编》;民国时期苏州灵岩山德森法师又收集清末至民国时期的往生事例,刊为《三编》;1972年台湾毛凌云居士续辑  清末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新事例而成《四编》。除《初编》所记载阿弥陀佛及诸菩萨圣众本愿事迹之外,四编共收录往生事例一千三百余条,以大量的事实证明:不论是终身勤勉修行的“上士”,还是地狱现前才起怖畏惭愧的“恶人”,只要具足信愿行,皆可契入弥陀本愿誓海,往生西方,毕竟成佛。印光法师曾评曰:“净土圣贤录,历载诸菩萨祖师居士妇女,及恶人畜生往生事迹。读之则知历代禅教律诸四众求生净土,如群星之拱北,众水之朝东。”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