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让每一天更有意义

       有人问我什么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我的回答是:皈依了我师父!有人说:上师那么伟大,我们福报浅这么晚才见上师。我说:我不管早晚,总之我遇到了,没死之前能遇到上师就是我的福报。

  皈依十几年了,我们一家人对上师的信心越来越大,我发自内心地在改变自己。很多年没见的朋友觉得快不认识我了,问我怎么越来越年轻。我马上就六十岁了,以前我说自己是“背后看值一万,侧面看减一半,正面就没法看”,现在我觉得确实比原来年轻多了。这是上师的加持,还有发愿吃素。相由心生嘛,心态变一切都变,原来我就是母夜叉的脸一副凶相,别人一句说不对我马上开骂,有时候还和别人打架,很多人都怕我。现在他们说我变成了温柔的人。

  有人问我每天怎么要持那么多咒,我说没办法我怕无常。体会到轮回的痛苦就会精进修行的,我就是想解脱。阿弥陀佛心咒藏语108万遍我早就完成了,汉文七百万遍我要在今年七月全部念完。上师说过,如果你不想解脱,释迦牟尼佛在你面前也没有办法。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一定要精进地修行,我要对得起师父。

  我现在还不够精进,但比起原来精进了,发自内心以法供养供养上师。学堂的课我没落下过一节,为了听课天大的事我都要放下。上师让修加行,我规规矩矩地每天四点多起床,做完早课再磕大头,如果不是上师我真的起不来。自从普贤放生成立以来我没有缺席过一次,参加冬季放生,我们要提前到现场做准备工作,每天五点必须起床,六点钟出门。有时好想睡懒觉,但是我感觉上师在看着我,一想到上师在头顶马上不瞌睡了,一个翻身就起来。只要是弘扬佛法利益众生的事我就觉得不累,除了开心就是开心,没有别的原因,唯一的原因就是上师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把我们引上解脱的路,让我们好好修行彻底断除轮回,对上师我只有报恩。师兄们让我做很多发心工作,我真的很欢喜,上师给了我积资净障的机会。

  从见到上师那天起,上师时刻都在以慈悲善巧加持我。第一次去扎西持林的经历至今历历在目。2005年8月皈依上师半年后,我和大李师兄第一次前往扎西持林。当师兄们得知送我们到达的司机此前根本不认识扎西持林时,他们惊讶极了,扎西持林没有电话、没有路标、人迹寥落,回忆整个过程,我们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那天我们乘坐大巴到达甘孜县城已是傍晚七点,再过一会儿天就该黑了。我和大李师兄对扎西持林一无所知,只记得师兄们说过扎西持林半山腰有很多经幡,归德格管。司机为难地对我说:大姐,这里有很多半山腰有很多经幡,怎么辨认啊?情急之下,我只好叫他先上路再说。

  颠簸了两个多小时,到了晚上九点多,我们来到一个山坡下。天还没黑,我看到左边山上的经幡,这儿是不是扎西持林?我赶忙叫司机先停车。下车时四周空无一人,我琢磨要是能找个人打听下路多好。没想到我下车后刚一抬头,一位藏族阿姐就站在车头处!刚才还没人,怎么几秒钟人就走过来了。我赶紧来到这位穿戴非常漂亮的阿姐跟前,问:“阿姐,请问这里是希阿荣博堪布的扎西持林闭关中心吗?”她用汉话微笑着回答我:“是的,是这里。”我很高兴,转过身告诉司机,当我再掉过头想去感谢一下她时,她却不见了!她怎么走得那么快呢?来不及多想,我们把车开到山脚下开始卸东西,这时上面传来一位师兄的喊话声:“王姐,是你们到了吗?”我看见一位师兄从平台上探出头来,便高兴地喊:“是我,我到了”。他说马上下来接我们,我回答说:“好。”这“好”字刚说完天就黑下来,黑漆漆地什么都看不见。这一切全像安排好的一样。

  我兴奋地问师兄怎么知道我们到了,师兄说:“刚刚是师父叫我出来,师父说弟子你出去看看吧,王姐他们可能到了。”我把遇见藏族阿姐的事讲给他们听,一位师兄说:这里的藏人绝大部分听不太懂汉话呀,更不要说用汉话回答你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一定是上师加持我们顺利地找到扎西持林。

  见到了上师真的很开心,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请上师帮忙。戒过烟的人都知道,有几十年烟瘾的人想戒烟很困难,身体会很不舒服。我家的李师兄就是这样,他自己戒了几次根本戒不掉。我请求上师帮助他戒烟,上师反过来问大李:“你有没有信心?”他说:“有。”师父说:“好!”然后帮他念了经。大李师兄从第二天开始便戒了烟,平静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再没抽烟了。

  皈依不久发生了一件令我至今记忆犹新的事。我当时因为一件事非常痛苦,找不到任何解决办法,很多朋友帮我出主意要教训当事人,我说:不行不行,我刚刚皈依师父,伤天害理的事我不能做,师父知道了要骂死我的。我和一位师兄谈起这件事,他说:你祈请上师嘛!对呀,真是一语提醒梦中人!每天上香时我都跟上师念叨:师父啊,弟子非常苦恼,求上师加持我。求了三天,到第四天早上八点半,电话响了,我一看竟是上师打来的。师父问我:“弟子,你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我不好意思讲。师父又问:“弟子你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我这才跟上师讲了自己如何出于热心帮朋友卖商铺,在买方先付款的情况下卖方却拖着不肯办理过户手续,每次我去找她,她都躲起来不见我,以前我帮过这位朋友很多忙,现在我真想不通她为什么这样对我,弟子真的很痛苦,祈请师父能加持我度过难关。师父耐心地听完我的叙述,说:好啊,然后挂断了电话。过了一个多小时,电话又响了,这回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是卖方打过来的,她主动约我去办手续,事情圆满解决。

  忆起当年皈依的情景,是师父慈悲地以善巧方便摄受了我。十几年前,我突然很想皈依,觉得皈依佛门肯定能让我生意好、家庭平安、身体健康,只想求点福报。不知为什么我觉得藏传佛教非常了不起,想皈依藏传佛教的大活佛。有一天我在街上遇到了原来的邻居,看见他们夫妇手上戴着佛珠,我问他们是不是信佛,他说是呀,他爱人还眉飞色舞地对我说:“我的师父是非常了不起的大堪布!”什么是大堪布我不懂,但听她一说起希阿荣博大堪布,就特别喜欢这名字。我兴奋地说:我要皈依,可以吗?邻居答应等师父回来通知我。我心里一直嘀咕,自己什么都不懂,不知师父是否会收下我这个徒弟。

  焦急地等待,有一天邻居告诉我师父回来了,问我要不要去皈依,我毫不犹豫地带儿子去见上师。楼下很多人在等皈依,我起先没有看见上师,只听到一个声音:哪位是王姐,哪位是王姐?话音刚落,上师站在了我面前。我说:师父我是。我紧张得不得了,没想到师父说:“哎呀,我以为王姐是个八十岁的老太太了,那么年轻!”那时我快五十岁了,是个大大咧咧、脾气暴躁谁都不敢惹的中年妇女,师父这么夸我,我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知道跪在师父面前傻笑。受完皈依戒,师兄们问我家里的大李师兄为什么没来,我说:我们家总来客人吃饭,我们皈依了就不杀生了,他以后还得给客人杀鸡。师兄们当时都在笑我:噢,你叫李哥入地狱你不入地狱啊?我真是什么都不懂,赶紧叫我家的李师兄第二天来见上师。我们一家人就这样皈依了,从此戒杀。

       上师总是千方百计对治我的顽劣习气。我非常喜欢打麻将,可以几天几夜不下桌。师父对我说:“王姐你不要打麻将了嘛,你带了那么多人皈依,你要起表率作用,精进修行嘛。”我痛快地答应:“好哇,师父,我不打麻将了。”那时我读佛法的书懂了一些道理,牌友来找我,我说不打了,但是一想到“麻将”我就眼放绿光,禁不住诱惑。每次从牌桌上下来才能想起师父,我觉得对不起师父,于是我早上出门去打牌,晚上进门做忏悔。有一次,师父给我们传《三十五佛忏悔文》,突然说:“有的人今天犯了错误,晚上回来忏悔,明天又继续犯。”我心里很难受,知道上师说的是我,下决心坚决不打了。我还在上师面前发愿,我说:师父,我真的不会再打麻将了,再打我就下十八层地狱。我想自己发了这么大愿肯定不会再打了,结果没多久我又犯……我真是业障太重了。现在还会有牌友约我去打牌,但是我再不敢了,退出了他们的群。上师不让我打麻将,我为什么就做不到呢?口口声声说对上师信心最大,连上师的话都不听,还能说自己信心很大么。

  我最怕上师哪一天看着我说:弟子,你修行还不行,还要精进。我天不怕地不怕,家里人都拿我没办法,但是现在我最怕上师,越来越怕。因为我没脸见上师,我怕无常来时我什么都没准备好。

  2011年发生了一件让我刻骨铭心的事。那一年我的侄儿24岁,得了急性肝坏死。我哥哥家放了一百万在医院,告诉大夫用最好的药,最好的治疗方案,结果血换了几次都没有保住侄儿的命,从他发病到死只有十二天。

  侄儿去世,给我很大打击,这么年轻说没就没了。我们楼下的邻居,本来在好好地吃晚饭,吃完饭倒在地下脑溢血死了。还有同学聚会,来一次就少一个人。人生真是太无常了,我还没有准备好面对无常。我皈依了三宝,观修过阿弥陀佛,上师给我念颇瓦法我可能能解脱,但是我业障这么重,到时电话打不通怎么办,上师不在成都怎么办,如果福报不够就说不清楚会怎么样。无始以来那么多业障,能想起来的那么多,还有想不起来的,不好好修行怎么能解脱。现在我很少参加聚会,时间太宝贵,我不想浪费时间,也没时间耽搁,我必须精进修行。上师在拯救我、帮助我,如果不好好修行,怎么算是个佛弟子呢。

  依教奉行,以前我根本不懂,皈依近十一年,走了九年弯路——不懂珍惜。有一回,上师给我一大串佛珠,说:“拿去挂在门上。”我竟然没往心里去,因为我觉得家里已经有“过解脱”了,一放几年。另一次上师拿着一本《八吉祥》说:“这个你拿去。”我说:师父我不要。师父说:为什么?我说我已经有了就不要了。上师坚持说:你拿去吧。我还说不要。后来连我儿子都说,上师给的八吉祥你都不要,你还想要什么?真的太后悔了,这种事出现了很多次,这是上师在加持呀,我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忽略。后来我遇到了很重的违缘,赚的钱全都亏出去了,多可惜呀,应该拿去做善事,可我不懂。说来惭愧,几年后我才想起上师送的佛珠,赶紧挂在了门上。

  阿弥陀佛共修我想我一定念上,和法王老人家结上缘,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我晚上睡不着就做功课,我对自己的要求比较高,不仅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还要上品往生才行。坐过我车的人都知道,其他人约我约不到,师兄们有事要问我问题我肯定要去。我们在一起只谈佛法,谈对上师的信心和上师的慈悲,不会讲其它的。

  2011年的阿妈生日,我给上师发短信发愿磕十一万大头,上师专门打电话说:“弟子你要修加行吗?”皈依那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加行”,可上师这么问了,我就说:是是是。于是我报了一个加行班,因为分别念严重,我磕的大头只有数量没质量,一年后便放弃了。现在我明白了依教奉行多么重要,上师再让修加行我马上报了名。有次师父到了成都,几位师兄跟上师发愿每天磕五百个大头,我坐在一边,心想:我马上六十岁的人了,你们可以磕五百,我每天最多磕二百个就不错了。心里这么想着,一分钟,上师说:“有的人,觉得自己都快六十岁的人不能和别人比,每天最多磕两百,我告诉你,六十岁正年轻!”我愣住了,这是上师在鼓励我啊,从此后心里再不敢有乱七八糟的想法。

  以前我有嫉妒心,上师给哪位师兄打电话,我马上想:上师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呢,我皈依比他还早,做的事比他还多。现在我明白了,上师是用他的方便来调伏我的傲慢和功利心。闻思前后真是两回事,闻思前我脾气很坏,邪见很大,悲心很小。有时在街上看见残疾人要钱,我觉得他们是骗子,不会给他们钱;在医院里看见生病的人,也觉得事不关己。但现在我开始生起了一点悲心,看见生病的人、杀生的人,我都觉得他们太可怜了。以前看到修行不精进的人我不爱理人家,现在我会去帮助他。侄儿去世时没有吃到甘露丸令我非常遗憾,现在我都随身带着上师给的甘露丸,别人需要时可以结点善缘。上师教我们修行,就是要调伏内心。

  我告诉自己不要给上师丢脸,言行举止要很注意,我觉得做得好是应该的,我是上师的弟子,不是代表我自己。外地师兄这么远坐飞机来见上师,而我们经常可以见,我告诫自己要惜福。现在修加行、修忏悔法门,有法师带着我们修,哪里有这么好的事。上师给了我们那么多,只要一步步跟着上师走,彻底脱离轮回多好啊。好好修行才对得起上师。

  俗话说“不撞南墙不回头”,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浪费光阴,徒走弯路。直到好好听上师的话真正开始修行,才明白人生的意义。上师一切示现全是为了引导我们出离轮回苦海,想到上师的恩德,我总是流泪。学佛十年有多,后悔多,感慨也多,我啰嗦了这么半天,其实可以拿来分享的只有四个字:依教奉行。

  弟子 俄热花措

  于2015年3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