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遇到上师的我(中)

  九月中旬,成都征募百日大放生的发心人员。我主动说我到现场组去发心,一周两次。10月1日,百日放生正式开始,因为是节假日,我之前答应要陪老蒋和家人出去玩,所以从放生一开始我就请假。回来虽然加入到发心师兄的队伍中去了,可好日子没几天。因放生时我早上六点就得出门,老蒋意见越来越大,说了些很极端很难听的话,我和他较了真儿,导致我俩的关系也越来越僵,他还给我妈妈打电话告状,说我一天正事不做,就知道放生、学佛,说我走火入魔了。我妈打电话来教育我,当时我听到更气,觉得一个大男人叽叽歪歪的,我哪有经常放生吗?明明一周才两次,学习一周也才一次啊,太夸大其词了,更加觉得自己有理,他就是无理取闹,双方看到的全是对方的缺点,我不再理会他。有次见我请了一箱酥油灯回来,这下彻底把他的火给点燃了,他对我骂骂咧咧的,说不给我钱用了,要信这些就去信,看能不能管温饱;说要是哪天我把他惹急了,把佛堂的东西全给我丢了。我也不依不饶地说,丢了就是造罪,他得去承担后果。导致他的语言更激烈,那段时间双方很痛苦。

  我每周参加两次放生,在放生现场幸运地见到上师好几次,又见师兄们柔和的语言,遇事不急不躁地处理面对,才发现自己平时打着学习佛法的旗号,老去观察别人的过失。学佛的初衷是什么?不是观察自己的内心、对治自己的烦恼吗?想想自己皈依那天在上师面前发下的誓言:为了所有众生都能离苦得乐。现在想想我连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枕边人都不去理解、爱护,我还谈什么去帮助利益所有众生?我这不是在舍弃誓言吗?想想我曾经做了那么多恶事,造了那么多罪业,伤害了那么多生命,上师都没舍弃我,这么慈悲地对我们,真是无比愧忏。我都对家人做啥了,为什么不去理解他们呢?为什么我不把学习的佛法运用在生活里呢?

  这期间每周都在学习戒律,后面越讲越细,听得我毛骨悚然。我发愿今后一定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改变自己的言行举止,把学习到的正法运用到生活中来,还祈祷一定要在上师面前受三条居士戒。戒律太重要了,它就像盾牌,当我要犯错误时它会把我挡在里面。我天天对着上师的法像,向上师祈请加持:请您授我居士戒吧。

  得知妈妈要去河南看望生病的姑姑,我想让她们回去的时候来成都一趟参加放生。电话中,我告诉她放生有多么的好,当时妈妈不同意,觉得不顺路,要多花钱,我告诉妈妈只要她同意来,路费我承担,还给她买新衣服。我心想这些花费是小事儿,机缘成熟可以见到上师,说不定还能皈依上师。她们到河南的第二天我就打电话催她们,生怕她们不过来,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在我再三催促下,她们买了来成都的火车票。计划等我发心那天带她们一起去,也能让她们到成都先休息两天。可是到成都第二天我家狗就咬伤了侄儿,她们就想第二天回老家了,我怎么也说服不了她们,这下把我的计划全打乱了。原本计划让她们待一周时间,带她们参加几次放生,结下个善缘,有机会还可以让妈妈皈依上师。我就又和她们商量,让二姐带着孩子先回去,妈妈留在成都。妈妈说什么也不同意,执意要走。于是我又换第二招,安排第二天带她们去放生,让老蒋帮她们买好回去的车票,她们终于同意了这个建议。其实当时我心里挺没底的,担心侄儿伤口感染,担心他万一得了狂犬病怎么办?我在佛堂向上师祈祷加持侄儿,把做功课的功德也回向给他,这才慢慢放松下来。

  第二天,到了放生现场,幸运地见到了上师。妈妈没读过书,不识字,念诵仪轨的时候我就让她念阿弥陀佛圣号,虽然她们没学佛,也不懂放生的意义何在,这次没有机缘皈依上师,但我心里还是很开心,因为她们与上师结上了缘。在我家那几天,我让妈妈在佛堂帮我供水、供灯、供香,让她积累点资粮,让她借这机会和诸佛菩萨结上善缘。

  有一天,上师见放生的发心师兄,我好开心,终于可以在上师面前受戒了。可到了现场,好多的师兄都向上师祈请加持,我不敢上去,好几位师兄鼓励我,纠结再三,我到了上师面前,吞吞吐吐地说:上师,我想受居士戒。上师问我受哪几条,我回答:“不喝酒。”过后脑壳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起要受哪几条戒了。还是慈悲的上师帮我说出来,不杀生,不妄语,不喝酒。我只顾着连连点头,过后陆续又有几位师兄来祈请,我的心情才开始放松平复下来。过后上师就集体给在场要受戒的弟子一起传了居士戒。

  很快百日放生圆满结束了,上师带领弟子们共修放生回向。回向结束后,上师送了每位发心师兄一尊小佛像,我居然也有。我真是有愧,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算了。回想在这一百日的放生里,我几乎没做什么,说是现场发心,可到现场物命都已搬上船了,有时候我还迟到,让发心跟车的师兄和整个车上的师兄等我。那么多师兄一百天都在坚持发心,他们才有资格得到上师的珍贵礼物。我一直念着金刚萨埵心咒来到了上师面前,头差不多都快贴地面上去了,真是不好意思看上师一眼。

  一月底,得知有金刚萨埵共修,我报了名。之前学习了戒律,觉得自己以前犯了好多错,一定得把握这个机会好好忏悔。刚开始的一个月每周五天的带修我都积极参加,使得老蒋又开始对我不理解了,觉得我不正常,说学佛可以,但不能什么事都不做,完全投入进去,让我过了年必须去上班,说不去上班可以,从此以后休想从他那里拿到一分钱。家里的开销,吃什么、用什么他负责,但不会拿现金给我,还说了一些伤害我的狠话。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尽量避免和他产生冲突,好几次悄悄地跑到佛堂对着上师法像,对着佛像很委屈地哭泣,边哭边向上师祈祷加持。有几次我曾动摇,心想先去找个工作吧,可心又不甘,担心自己错失这次学佛机会,躲在房间里哭着祈祷上师。过后的几天,我终于想到,应该让他看看上师的书,从书中了解佛法,知道我学佛是为了什么。

  接到报修五加行的通知,我很开心,没有考虑就答应了,拿到具体时间安排感觉压力好大,原来一周时间几乎安排满了,我之前还有600万的阿弥陀佛圣号,还有金刚萨埵心咒没有修完,哪还有时间去上班哦!回来重新安排了自己的时间,想着过年的时候要陪家人,要走亲戚,要回老家,肯定没机会完成功课,于是在那十几天时间内我努力补修圣号,刚好到老蒋放年假前,我把欠下的功课数量补齐了。

  离过年还有几天时间了,老蒋天天在家。看他有时间,感觉时机成熟了,想拿上师的著作《透过佛法看世界》给他看看,但又不知道是否合适。我向上师祈祷后给游老师打电话请教,他的建议也是这本书,于是第二天我就拿出书给他看,他刚开始不同意看,我说,打扫卫生、看书二选一,他说,可以两样都不选吗?我想不能强求他看,我就把书放在他旁边做早课去了,出来的时候见他已在看了,我没去打扰他,自己出门买菜了。

  过完年,从老家回到成都第二天就接到老蒋的朋友请吃饭的电话,还说把家属带上。学佛的这几个月,我想吃素,和老蒋商量他不同意,加上自己还是比较动摇,担心做不到。但我下决心先不吃海鲜水产品,一个人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吃素,所以我得知是吃海鲜就不想去,又担心他不高兴,还是答应了。到了饭店的包间和大家打了招呼,看见陆续上的全是各色海鲜,我真心不想吃,好不容易等到了两个素菜里面又有蒜。我没动筷子,朋友们说,快吃啊,这些全是你平时喜欢的海鲜。不知道怎么开口,突然嘴里冒出一句,你们吃,我最近身体过敏,不能吃海鲜。这位朋友居然把话题转到学佛与吃肉上了,不太认同吃素。不想扫大家的兴,加上自己学得也很不好,没办法和他们辩论,我一句话都没说。突然老蒋说了其他的话题,刚才的话题就没再继续了。我对老蒋刮目相看,看来这真是上师的加持,他转变了。菜陆续在上,终于有了两个我可以吃的素菜。

  年结束了,老蒋也恢复上班的状态了,这半个多月我没有做任何功课,包括早晚课,得调整自己的状态了,把心收回来,继续参加早上五点的带修。三月,学堂正常进行之前安排的五加行的课程,布置了磕大头的功课,边念皈依偈边磕头,每天最少要念一遍《开显解脱道》。外前行慢慢开始,我的佛呀!我啥都不懂,怎么念仪轨?好几天了,我都没开始,也不好意思问,到后来确实憋不住了,就给游老师打电话,他讲得倒很轻松,可我听得云里雾里的,也不好意思明说。念着“嗡啊吽”连续磕了三天,过后接到通知说,不明白磕头怎么念诵的师兄,游老师可以教大家。经过学习,明白了整个流程。可是自己太笨了,念了108遍也背不到四句皈依偈,怎么也做不到边念边磕,急得我在佛堂哇哇大哭,到了第三天才终于记住了。

(未完待续)

弟子 希阿措

完稿于2015年7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