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雪域圣地的爱

  我十八岁来到色达县喇荣五明佛学院出家。有一天和朋友土登慈诚去色达县城菜市场,看到笼子里关着一些待宰的鸡。鸡被杀的过程非常残忍,先是在沸水里煮一下,捞出来后放到滚烫的沥青里,它们在不停地死命挣扎。

  土登慈诚经济条件稍微好些,身上带有几百元钱,我们打算把菜市场的鸡全部买下来,粗略一算需要三千多元。当时人们的经济条件虽然很差,还是有当场买菜的藏民一元、五元的随喜一点放生善款,也有人帮忙跟卖鸡的老板谈价钱。我对提供帮助的人表示感谢,他们说:“这是善法,不需要感谢,是我们理所当然应该做的。”

  之后我们找了一辆大车,把这些鸡全部带回学院,学院的出家人对放生都很热心,很激动。我们把解救回来的生命给出家人挨个分发下去,他们很积极地“抢”回家养着。

  几年后,我看了法王如意宝去汉地放生的录像,对当时的一个画面印象非常深刻,法王手捧一条鱼做加持。法王如意宝说过我们现在处于五浊恶世,人们的杀业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时代都严重,呼吁大家哪怕有几元钱放生一条鱼也很殊胜;并倡议学院的大堪布们去各地弘法的时候也要尽自己力量放生。如今法王如意宝的弟子依教奉行,在世界各地积极解救屠刀下的生命,这无疑是法王老人家的宏愿,法王对这些可怜众生的恩德无量无边。法王发起的放生事业非常广大,缘起也很吉祥。有一次他老人家梦到上师托嘎如意宝,托嘎如意宝说:“众生杀生,你尽力放生,这是非常殊胜的事业。”于是法王在恩师面前发愿尽力放生。(公元1997年4月8日黎明时,法王进入了梦境之中……梦中,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清净地方,一抬头,突然看到自己的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端坐在妙高法座上……法王知道放生能令上师欢喜,因而很是高兴,又趋近法座一些说:“我前年从新加坡回来后,至少已在汉地放了一亿个生命。”托嘎如意宝听后极为欢喜,双手合掌,连连赞叹道:“善男子!善男子!你真正是末法时代的如意宝,你真正是末法时代的红太阳!”……以此为缘法王开示在末法时代,放生是诸善事中能让诸佛、菩萨、根本上师生起欢喜的唯一因,并劝请汉地各金刚法会、寺院、居士林等佛教团体及各位法师、居士等信士,广行放生,实践妙道。从此后,在法王的大力倡导下,诸方信众积极回应,在世界各地开展轰轰烈烈的放生活动,成果喜人。——摘自《法王晋美彭措传记》)

  1999年,法王如意宝讲麦彭仁波切的时轮金刚讲义时我生了重病,等课程听圆满后,尼珠喇嘛和聪登喇嘛送我回家。到甘孜县城后,我建议:“今天坐车比较累,就住在甘孜吧。天色尚早,还有些时间,我们去放生一些鱼。”我身上有一千三百多元,两位喇嘛也随喜了一些,现场买鱼时又有很多路人随喜,最后凑到差不多三千元,所有的钱都拿来买鱼。之后用卖鱼人的三轮摩托车把鱼运到城外河边。放完生我们坐在河边休息,看到很远的地方有人在钓鱼,想会不会是钓我们刚刚放生的鱼呢?尼珠喇嘛直接走过去,抓起鱼篓里已经钓到的两条鱼中的一条,二话不说就放到了河里。钓鱼者非常生气,拿起石头来就要打我们。我们就给他讲不要钓鱼的道理,劝告他把另外一条鱼也放了。

  我从小就有救护小动物的经历,这要感恩阿妈。家里养了一些牦牛和羊,在小生命出生几天后,阿妈就把它们的耳朵尖剪下来一小块,用针线穿在一起,供养给具德上师们。虔诚的藏民普遍有这种做法,意思是将这些剪了耳朵尖的生命供养三宝,发愿坚决不杀害它们,也不会把它们卖给屠宰场。阿妈对上师三宝信心非常大,看到周围的人杀生就会特别伤心。阿妈总是告诫我们哪怕是一点点大的小虫也不要伤害,并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来教育我们不要杀生,有时“吓唬”我说:“如果杀了小虫,晚上它就会在睡觉的时候从鼻子进到肚子里,人就会死掉。”

  父母对孩子的言传身教非常重要,阿妈让我从小培养了护生的意识。我特别喜欢小羊。藏地的夜晚极冷,经常有三四只小羊和我一起睡在被子里,如果它们悄悄溜走,我就再把它们抱回来,不让它们冻着。有时春天比较干旱,我就用帽子把河里的蝌蚪盛出来放在水源充足的地方。下雨多的时候,公路就会有积水,我们就把水洼里的水生小虫捞到河里。

  我十二三岁那年,来错阿乡修路的人特别多,他们在(希阿荣博)上师降生塔的河对面的路边搭了一些帐篷,一边修路一边捕鱼,头一天晚上撒好网,第二天早晨来收网。有个叫扎西次仁的小伙伴,我和他跑到河边找渔网,把渔网捞上来发现里面已经网住很多鱼。我胆子小,害怕得不知该怎么办。扎西次仁当时正好随身带了一把小刀,于是直接把渔网割破,把鱼全都放走了。

  还有一次我和丛仁钦小伙伴放牦牛,看到有人在钓鱼,并把钓好的鱼放在一个笼子里。等他们走远了去干活的时候,我就把笼子拿过来,丛仁钦把鱼捧出来一条条放在河里。我们害怕钓鱼的人来找我们算账,就把鱼笼子歪放在河边,看上去好像是不经意歪倒,鱼儿自己游走了一样。

  修路的人捕杀雪猪子特别严重。他们在雪猪子洞旁边钉一个木桩,系上一条钢丝做的带扣的机关,等雪猪子一出洞,头就会被索套套紧,越挣扎越紧,最后会被活活勒死。我从小到大第一次看到还有这种残忍的机关,遇到后就直接拆了放在一边。有一次看到一个已经掉在陷阱里的雪猪子,还没有死,就想解救它,但是它拼命往洞里钻,这样下去会被勒死的呀。于是我就抱住它使劲往洞外机关旁边拽,它挣扎得厉害,出来的时候还咬了我一口。后来没办法,就用衣服包住它的头,慢慢把钢丝解下来后把它送回洞口。还有一次从鹰爪下救出一个受伤的雪猪子,我把它放回洞里,并在洞口堆了一些草。后来去探望它,发现它身体基本康复。

  2002年看了一个光碟,有一个杀牦牛的场面,用一种特制的剪刀活生生地剪牦牛颈部,我感到自己的脖子非常痛。杀鱼也同样,鱼已经被剪断了,身体的两段还各自在扭动,极其可怜。屠宰场的各种手段无一不残忍到令人窒息。

  其实,仔细想一想,杀生的人比被杀的众生更需要救护。杀生的人非常盲目也非常可怜,虽然得了人身,但白白空耗并把自己带到更黑暗的后世。总之,杀生让自他都非常痛苦。为了这两方面的众生,自己想在放生方面努力一点。这些年随缘在色达、甘孜、炉霍等各个地方也稍微随喜了一些放生活动。

  前几天跟随(希阿荣博)上师仁波切到玉隆地区弘法,法会上当地村民纷纷举手发愿断除杀生。现场供养了六十五头牦牛,并发愿将不在场的一百多头牦牛“剪耳朵尖”,以此向上师表示永不杀生的决心,也希望这种放生供养能令上师心生欢喜,长久住世。上师念诵了很多佛菩萨的名号和心咒,对这些放生的牦牛做了加持。我想虽然它们今生不幸沦落到了旁生道,但是能够亲耳听到上师念诵的声音,也算有福报的旁生,当然这也是上师仁波切利益众生的强大愿力所感。

  历代高僧大德都有弘扬断杀护生的传统,藏地的十善戒第一条就是不杀生,如果有违犯,附近的寺院不会去杀生的这户人家超度。如今,大恩上师的放生事业非常广大,对众生有迫切救护的慈爱之心,希望上师的弟子们能秉承这种见解和行为。(希阿荣博上师和弟子们)每年10月开始的百日放生共修至少可以救助数以亿计的生命,这是真正的佛菩萨不可思议的事业,凡在此期间参与放生与被解救的众生,都实实在在和上师结上缘,种下解脱之因。

  希望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人能对众生生起慈悲心,“菩提心妙宝,未生者当生,已生勿退失,辗转益增长。”

  2014年10月,才旺堪布于扎西持林闭关中心口述,弟子笔录(才旺堪布为雪域高原德格县错阿乡人)。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