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为何这样凝视我(下)

  正当我沉浸在清凉持久的快乐中,前男友一次次地回来找我,希望能和我复合,我平静地对他说,这一页已经翻过去,我很享受现在一个人宁静的生活。我又想到,既然佛法这么有力量,如果只是把它当做心灵鸡汤,慰藉一颗失恋的心,未免太可惜了。

  我想找一位善知识,跟着他好好学习佛法。我决定参与放生,解救众生性命的同时,还能接触到更多的同道中人。当我得知周末有放生时,便欣然前往。我按时到达放生地点时,等待放生的物命已经一筐筐摆放整齐,诸位善男信女围成一圈等待念诵仪轨,一切都那么正常,可念诵声一起,我一下被这庄严肃穆的气氛击中,仿佛这是曾经无比熟悉的场面,我开始泪如雨下。以前偶尔去寺庙,遇到下午晚课时间,大雄宝殿都会关门谢客,出家人身着海青,从后庭鱼贯而入,开始念诵经文。看到大雄宝殿闭门谢客,人们通常会离开,但我常常在殿门前驻足停留,探头探脑往里张望。虽然不知道他们念的是什么,但诵经声气势恢宏,好听极了。但这一次,我泪雨滂沱的反应着实把自己吓了一大跳。

  大概是我的动静有些大,旁边的一位女孩几次偷偷看我,我有些难为情,告诉自己:不要哭了,太失态了。可我依旧涕泪横飞,难以自持,根本没办法张嘴念诵。整整半小时的念诵,我仅仅能在情绪平复后,在心里无声地念诵。

  后来我参加了当地的一个共修小组,周末大家聚在一起学习佛法。学习中,我才知道,要找到和自己有缘的具德大善知识,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它是宿世的因缘和多生累劫积攒下来的福报。我有些泄气,不知道自己的根本上师在哪里,不知道谁才能让我完全地放下自我,心悦诚服地跪倒在他的足下,很多人因为因缘不成熟,或福报资粮不够,在修行路上跌跌撞撞、兜兜转转。我也会这样子吗?我心里没底。

  当年6月,我和同事到外地出差。听说当地有一座寺庙依山傍水,很适合游玩,我们便动身了。时至初夏,天气炎热,等我们好不容易才登上山顶,已经正午时分。整个寺庙安静极了,我站在寺庙门口眺望山下,一条大河蜿蜒向前,静静地流淌着。同事坐在树阴下乘凉,再也不肯动了,于是我独自进入大殿拜佛。整个大殿没有游客穿梭其中,就我一人,我被这宁静的气氛感染,内心非常安静。以前去寺庙,我也向佛菩萨焚香跪拜,许的心愿无非是保佑家庭幸福、心想事成等等。这次,我虔诚地跪在佛陀面前,发了一个从未发过的愿:希望所有众生都能远离痛苦,得到真正的快乐。这个愿从内心深处生起,当下那一刻毫不造作。发完愿后,我便起身离开了。

  就在这个月的一天下午,我外出回家。我家在一条河边,这条路仅限行人和自行车通行,加之并不是交通要道,所以平时人非常少。那日我沿着小路回家,路边站着一个年轻人,他戴着眼镜,从穿着上看应该是一个上班族,身边停着一辆类似“二八”自行车。车的笼头上挂着一袋鱼。我心里犯嘀咕:难道是卖鱼的?我前后看了看,除了前面有一对散步的老夫妻以外,这条小路上再无其他人。他怎么会在这里卖鱼?见我经过,他也不招呼我买鱼。我也不太确定他的真实意图,也不好意思停下来询问,我一边走一边纠结:要不要问问他是不是打算把鱼卖掉?如果鱼被别人买走了,就没机会救它们了……走出去十多米后,我决定还是回头问一问。一问,他果然是想把鱼卖掉,我数了数,总共六条。我买下来给它们念了观音心咒后,就放回到河里。

  当天夜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人告诉我:你的好事快到了。醒来后,我想,会是什么好事呢?!

  不久,我在网上看到希阿荣博堪布的开示,对上师生起了巨大的信心,以至于一提到上师的名讳,就激动不已,认识我的师兄都知道我做梦都希望见到希阿荣博堪布。

  我像一个干渴的人,四处找寻有关堪布的一切。我急切地向身边的道友打听堪布的情况,他们都说:“五明佛学院的上师,谁不知道呀!”可谁也没拜见过,我失望了好一阵,身边连一个可以提供有关堪布只字片语的人也没有,原来我和堪布没有交集。正当我气馁的时候,一个并不熟络的师兄说她在放生的时候见过堪布,我高兴坏了,从椅子上一下子跳起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请她一定告诉我有关堪布的一切。她说“堪布很慈悲”,我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使劲追问她,还有没有什么细节能分享给我?她有些面露难色,解释说因为放生现场人太多,她离堪布实在太远,所以实在没什么进一步的信息能告诉我。好难得遇到一个见过堪布的道友,能分享的细节却太少太少,我失望极了。为了安慰这颗“受伤”的心,道友在去学院参加金刚萨埵法会后,跟大家分享了从学院带回来的加持品,还专程为我带回一本《佛子心语》,道友们都随喜她“太懂我的心”,我拿着书爱不释手,认真地阅读堪布和弟子互动的一切细节,默默在心中勾画着一幅幅场景,渐渐地,堪布在我心中变得立体起来。我决定给菩提洲网站写信,希望能梦想成真。两个月后接到师兄电话,说第二天可以拜见上师。在见到上师的那一刹,我完全没有陌生的感觉,我知道我终于找到自己的根本上师。

  后来,上师每年一度的大放生开始。我特别高兴,因为这意味着能见到上师,哪怕远远地望一眼上师,我也心满意足。可惜那段时间总有许多工作要处理,一想到这个周末不能去成都见上师,心里特别失落。虽然在和客户打交道,心早就飞到成都,飞到放生现场。常常看着时间,心想这会儿上师应该在领着大家念诵《放生仪轨》了,隔一会儿再看看时间,想这会儿上师应该在住处给道友们做开示了。如果某个周末我有空去参加放生,一临近周末,我就像小孩子要过节一样兴奋不已。一到现场,就四处搜寻上师高大的身影。

  随着修行的深入,我越来越庆幸自己遇到了上师与佛法。这次,我报名参加五加行共修,在前几天观修人身难得的一座中,我对地狱众生所承受的痛苦怎么也观不起来。可是当观想到饿鬼众生时,感觉立即清晰起来。我在一个灰暗的山谷里,远处怪石嶙峋,近处各个地方布满尖锐的瓦砾,道路凹凸不平,许多沟壑由近及远横在地上,整个世界除了灰,没有一丝色彩。我的身体也丑陋不堪,颜色像烧焦的木柴,肚子大如水缸,四肢却细如干柴,完全无法支撑硕大的身体。每挪动一步,我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这痛苦不仅是身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因为我已经许久没有进食水或食物了,肚子里空空荡荡。我埋着头,疯狂地四下寻找着食物,可除了有毒的荆棘和尖锐伤身的瓦砾以外,什么都没有。我猛地一抬头,发现很远的地方长着一棵果树,它是这个山谷里唯一的一抹颜色——绿色,最重要的是,上面结满了果子。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往前面挪去。此刻,和我同时发现果树的其他饿鬼也着急地往果树方向挪动过去,我和他们彼此撕扯着,不想被对方占了先。我一边忍着剧痛努力地向前挪动,一边安慰自己:没关系,再忍一下就能吃到东西了。好不容易把其他饿鬼甩到身后,等我终于到达,准备饱餐一顿时,却发现它只是一颗烧焦了的枯树。我大哭起来:我究竟犯了什么错,要一次次地承受这样地痛苦。我觉得自己好冤,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可是空荡荡的山谷里除了我的哭声,没有人回答我。

  饿鬼众生的这一切,我好像真正经历过。一想到我曾经真正受过这样的苦,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大颗大颗地掉下来。虽然我今生生而为人,曾经遭受的无边痛苦暂时离我远去,可是就在我盘腿坐在蒲团的这一刻,在饿鬼众生生存的空间里,正有无数的众生经历着一模一样的痛苦,可我除了为他们的境遇感到难过外,一丝一毫的忙也帮不上。

  相比恶趣的众生,我是何等幸运,得到了殊胜人身,并且因为前世承蒙大恩上师对我的法恩,今生才得以师徒重逢。只要我现在认真修持佛法,就有机会从轮回中解脱出来。如果我的人生中没有佛法,现在我一定拿着错误的地图,按图索骥寻找着刺激和快乐。光是这样假设一下,我就感到一阵阵后怕。

  上师说,他人生中最年富力强的时光,是在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依止上师法王如意宝度过的。我很想去学院看看,去感受当年圣者弘扬无上大圆满法的威威风采。

  七月的藏地,山洪和泥石流频发。一路上都能看到抢险人员抢修公路。进藏的山路多是沿山而建,右边是无数的山体滑坡,左边是奔腾不息的江河。那河水裹挟着因为山体滑坡而脱落的泥土和石头,从上游喷涌下来,撞击到河里的巨石,拍打出巨大的波涛,发出震天的声响,甚是吓人。脚下的路也好不了多少。路上躺着无数大大小小的土块,混杂着雨水,更是泥泞难行。司机一边要绕开路上的淤泥和大土块,一边还得提防方向盘打得太快,而落入湍急的河里的危险,虽然旅途劳累,可我一点都睡不着,我担心再一睁眼,可能已经在浑浊的河里了。

  此时是2013年,藏地的公路建设已经有很大的改善,路且那么让人提心吊胆,想象三十年前,出入藏地的路大概也无法称为路,法王如意宝为了利益汉地无数的众生,毅然选择走出藏地,无数次行走在这一条险之又险的山路上。听说那时法王的坐骑不过是一辆北京牌吉普车,几乎没有减震功能,法王坐在这样的车里一路颠簸,法体一定受了很多累。法王的心子——上师希阿荣博堪布本希望在寂静山谷终其一生的修行,只因法王的殷切期望,希望弟子能利益更多的众生,上师也随学法王如意宝,走出雪域高原。在那个年代,法王和上师面对的不仅是崎岖难行的山路,更难的是走入复杂多变的人心,语言、文化、思想等各方面的差异,让汉地众生对无上密法生起信心,更是难上加难。上师们受了多少累,承受了多少误解,他们自己默默承受着,从不向弟子们提及。

  我旁边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她也掉了一路的眼泪。她正处在人生的低谷期,不知道未来的路该何去何从。她希望这趟学院之行能帮助她找到人生的目标。

  这条路上,一定曾经有过许多像她一样的人,带着一颗寻求真理的心,沿着圣者的足迹向前。这条道路承载着多少人的希望,如果没有法王和上师对我们的悲悯,我可能还在城市某个角落和朋友把酒言欢,不醉不归。想到这些,我的眼泪簌簌落下。

  当年,能海上师对无上密法生起极大的信心,硬是靠双脚一步一步走入雪域高原,历时七年,求到无上密法。现在,因为悲悯众生,法王和上师已经把无上大圆满的法脉传到了汉族四众弟子这里,如果今生不好好修持,不仅辜负了这一场师徒的缘分,更让法王和上师的心血白白浪费。

  上师说,依止法王如意宝这二十一年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如今,我遇到了根本上师,这是我的新生。回想起上师温暖和煦的目光,突然地,我仿佛回到了幼年时期,变回那个呆呆地盼望走进佛菩萨内心的小女孩。我想我终于读懂了彼时佛菩萨凝视我的眼神,他们和上师一样,眼里装着的,是满满的,对众生的慈悲。

  弟子 曲珍

  完稿于2015年6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