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为何这样凝视我(上)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从现在起,我的心与您的心

永不分离。

直到我和您一样,

证得无上菩提。

                                                                 ——《希阿荣博堪布五台山随行记》

  我从小对佛有着天然的亲切感。家乡城外有一座山,在我大约六岁时,妈妈常常和朋友们相约上山郊游。山上有一座寺庙,那个年代恭敬三宝的人并不多,所以寺庙衰败,就连寺庙的牌匾彩釉也脱落得不成样子,只能隐约看到凸出来的几个字。

  到了山上,大人们在树林里聊天,和我同去的小伙伴们围成一圈,开心地享受着零食。可我的兴趣并不在糖果、零食,我常常在他们嬉笑打闹的时候,偷偷溜到寺庙里“参观”。破败的大殿里供奉着几尊佛菩萨,围在塑像外的木栅栏,要么磨损得厉害,要么红色油漆脱落得不成样子。那时,我的个头比木栅栏高不了多少,我常常靠在栅栏上,仔细地端详一尊尊佛菩萨。虽然已经色彩斑驳,可他们还是那么美。他们的装束色彩斑斓好漂亮,他们裙襟飘飘,好像古代仕女图里走出来的美人;他们的手饱满厚实,就连手势也漂亮极了,和我小小的、瘦瘦的手完全不一样;就连他们佩戴的项链也很吸引我,珠子圆圆的,像极了他们饱满的脸颊;他们面容安详,眼睛低垂,好像在凝视我,他们浅浅带笑,却什么都不对我说。

  我喜欢凝望他们的双眼,心中有个挥之不去的疑惑:他们的眼睛为何那么吸引我?为什么他们的眼睛和爸爸妈妈、叔叔阿姨们的眼睛不一样呢?这之间究竟有什么差别?什么让他们那么美、那么安静?我好想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啊!去看看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有一次,为了看清楚佛菩萨的眼睛,偷偷往前迈了几步,我傻傻地以为:只要离他们更近一些,近到眼皮底下,就能看到他们的内心世界。

  妈妈看到孩子堆里没有我的身影,总会跑到大殿里找我。看到小小的我站在佛像前发呆,她总是对我说:“不就是几个泥做的塑像,有什么好看的,快走快走……”就这样,每当我还沉浸在无限遐想中,总会被“无情”地拉回到现实中来。我一步三回头地望着佛菩萨,心想:没关系,下次我还来看你们!

  等到年纪稍长,我进入学校学习。我是家中独女,又是爷爷奶奶唯一的孙女,叠加起来的爱让我变得越来越自私,认为所有的人对我好是理所应当的,都必须得围着我转,如果没有满足我的要求,我就在家里摔东西,发脾气。进入学校后,因为成绩好,老师也对我另眼相待,老师不在时,管理同学的工作也交给了我,我俨然成了老师的代言人,可以随意呵斥班里的同学。

  记得有一次,我在街上遇到一位同学,他在班里成绩和表现都不好,我有些歧视他。他站在马路对面,笑盈盈和我寒暄:“和妈妈逛街?”面对他的友善,我脱口而出:“关你什么事!”我妈妈被我毫无礼貌的反应吓一跳,赶紧批评我,可我一点不觉得这样回答有什么不妥,因为“我从来就是以这样的口气和他们说话”。

  进入大学,我自私自利的个性发挥到极致。刚进大学,我们开始接受军训。早晨要集合,吃饭前要唱歌,睡觉前要点到,就是稍微走远一点,结伴的几人也要列队出行……我从来自由惯了,对这种充满管束的生活厌恶极了,一想到之前无拘无束的生活,就偷偷掉眼泪。

  那段时间,我们每天都要顶着毒辣的太阳训练,高强度的体力消耗经常使我们大家饿得肚子咕咕叫,就盼着开饭。每次一开饭,我就像离弦的箭一般冲到队伍最前面,给自己盛上满满一大碗,然后坐在台阶上开心地吃起来。可很多时候,我都眼大肚皮小,根本吃不了那么多。轮到我的室友们打饭时,饭菜往往所剩无几,她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我把吃剩的饭菜倒进垃圾桶。我还“语重心长”地教育她们:社会是现实的,现在不学会竞争,以后怎么适应社会?你们不努力,怎么会吃得上饱饭呢?午休时间,我就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饶有兴致地看她们翻箱倒柜,掏出并不充裕的零食充饥。

  这个片段一直刻在室友们的脑海里。后来,当大家偶尔谈及大学生活,军训抢饭这个片段是必定回忆的花絮。这件事也让我羞愧难当了很久。我表面上装得云淡风轻,内心却如坐针毡,感觉自己不那么光彩的一面被拉到阳光下暴晒一通。总想着: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吧,快点进入下一个话题。后来,我慢慢地领悟到一个道理:重建一个全新的自己,是在破除习气深重的自己基础上。如果不正视过去,没有办法向过去的自己做真正的告别,开启新的旅程也就无从谈起。

  于是,当朋友们再次谈及我曾经的“英勇事迹”时,我释然了。做人不必掩耳盗铃,接受一个不完美的自己,和曾经犯过无数错误的自己和解,不是挺好吗?这个认识上的变化源自于学佛的感悟,当然此是后话。

  后来,我的人生进入新的阶段。我工作了,也交了新的男朋友。我用情颇深,超越了之前的感情。他是非常自我的人,肯定不能像以前男友那样迁就我。两个自我的人在一起,注定给彼此带来满身伤痕。有一次,他一句话惹恼了我,我的火一下子窜起来,完全不想搭理他。他跟在我身后东拉西扯,我还是不搭理他。最后他实在忍不住了,说“我都哄你半小时了,你还想怎样?”我心想半小时算什么,以前男友惹恼我,低眉顺眼赔礼道歉,得闹好几天。就这样,我俩常常发生冲突。终于有一次,我实在无法忍受他乱发脾气,提出了分手。分开后,我却割舍不下他,没多久我鼓足勇气找他复合,谁知却被拒绝。我难过极了,回忆起从前,觉得能和他吵架,都是那么幸福;失去他,我的天地从此也失去了色彩。我陷在失恋的漩涡中,白天后悔自己脾气不好,太作,晚上常常失眠,觉也睡不踏实。就这样痛苦了好一阵子。我想我还要经历多久失恋的折磨,才能开启新的生活呢?

  谁知,人生很快给了我答案。

  一天,随意浏览网站时,看到一个帖子:佛教里哪句话给你醍醐灌顶的感觉?大家七嘴八舌说了很多,其中一句话是:“人之所以痛苦,是因为追求错误的东西。”我一下恍然大悟,原来我一直放不下的这段感情本就是错的。

  目标错误,追求的过程一定产生痛苦。说实话,我和他本来就不适合,就算这次复合,两个自私刚强的人在一起,以后也很难幸福。现在趁着大家的伤害不是很深,就此分开,不是很好的结果吗?这是一个毫无征兆的转折,一个看来很难逾越的痛苦,就像变魔术一样给变没了。就这一念,我的生活立马又生机勃勃。同时,我对佛教产生了很大的兴趣,究竟什么样的教义有这么大的力量,仅仅一句话,就帮助我一扫阴霾?我开始看净空法师宣讲的《认识佛教》。

  我很感谢这本书,因为它帮我澄清了一个很大的误会。以前,我心中的佛菩萨是神仙,他们居于庙堂之上,供人们叩拜祈福,保佑升官发财、人生美满。看完这本书,我才知道,我对佛菩萨的误会有多么深。他们曾经是和我一样的凡夫,通过改变错误的认识,修正自己的心念和言行后,一步一步地,获得圣者的果位。

  换句话说,佛教不是宗教,而是教育。圣者的果位不是无法企及的,通过学习,我也可以像他们一样,拥有达观的胸怀,超圣的智慧。生活给了我新的契机,我面对着一个全新的世界。

  我开始阅读入门级的佛教类书籍,同时改变以前的生活方式。以前我片刻也停不下来,一到休息时间,就想着约朋友购物、聊天、吃饭、唱歌……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就觉得很充实,生活有奔头;如果没有约会,我在家难受极了,只能上网瞎逛打发时间。后来我开始有意减少社交活动,尝试一个人在家,静下心来阅读,用心去体会窗外洒进房间的阳光。第一次发现,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和自己亲密相处,我突然发现,身边有很多小小的美好。比如我还在单元大门外掏钥匙的时候,先进入电梯间的阿姨会按住电梯的开门按钮,耐心地等着我。提着大包小包,腾不出手开小区闸门时,总有人特意走过来帮我开门。还有一天,我下班时,在路口见到两个小孩子告别,那个大约五岁的小男孩被奶奶接走,奶奶拽着他的手往前走,可他舍不得和小伙伴分开,使出全身力气,和奶奶做抗争,整个小身板向后倾斜,小脸憋得红红的,一路眼巴巴地回望着他的同伴,大声地对他说:“下次记得来我家玩哦!一定哦!”瞬间,我被孩子纯净真挚的心灵感动。我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发现了生活中很多简单真挚的片段,我常常被感染到。这样的情感能发酵,到后来,就连一呼一吸之间,我都能感受到淡淡的快乐。原来,以前我忙不迭寻找到的,不是快乐,而叫“快感”,它们来得快,去的也快。真正的快乐是淡淡的,持久的,能发酵,能感染他人的。快乐原来那么简单,根本不需要外界眼花缭乱的刺激。原来生活可以这样过。我第一次看到生活本来的面貌。原来,真的可以做到“法喜充满”。

  (未完待续)

  弟子 曲珍

  完稿于2015年6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