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上师的耳光

  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有隔着适当的距离,才能把事物看得更清楚。而太近,会被情绪淹没,太远,就遗忘了。“太近”与“太远”之间,多少才是适当的距离呢?有些人有些事不必刻意想起,却常常在某个因缘和合的瞬间闪现出来,时不时投射在心上眼前,越来越清晰。

  我们当地每隔一天共修一次放生。这天和往常一样,清晨5点半起床,6点出门,念着莲师《金刚七句祈祷文》启程,并且发心为了一切众生远离苦因及苦果,最终证得无上正等觉、究竟成佛而放生,在真诚祈祷莲师的念诵中圆满加行发心殊胜。每天早上念诵七遍莲师《金刚七句祈祷文》也是前辈师兄分享的打车窍诀,有了莲师的无碍加持,打车顺利、路途也比较畅通。

  初冬的天气又湿又冷,大湖边温度更低,寒风更大。在这样的天气里,常常矛盾纠结:大恩上师来不来现场放生呢?好想上师来呀!想念上师略带沙哑极具穿透力的藏式普通话,想念上师挥舞大手慈父般的摩顶加持,想念上师……但又转念一想:上师还是不要来吧!今天的温度这么低,风这么猛,上师略显消瘦的脸庞萦上心头,上师还是别来了吧!好好休息休息,不要感冒了……

  “上师来了!上师来了!”人群中散发出一阵阵的欢喜。上师不仅来到了放生现场,还登上了我所在的放生船!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不知道要积累多少劫的资粮才能换来今日与大恩上师同一条船放生的福报啊!

  上师温暖的笑容一如往昔,镜片后的目光是高原澄澈的蓝天,深邃悠远,触摸弟子的心灵,拂去岁月的风尘,上师爽朗的笑声是冬日暖阳,融化了在场所有参与放生的同修。有的师兄发自内心欢喜,脸上绽开朵朵花儿,笑得合不拢嘴;有的师兄紧张得手足无措,超90度鞠躬顶礼,不敢抬眼看上师,嘴里不停地念着:“喇嘛钦,喇嘛钦,喇嘛钦……”

  船上早已整整齐齐码好了三层黄色塑料筐,每个筐子里是被解救出来的泥鳅,它们都被施洒了甘露水等加持品。在师兄的带领下大家一起用汉语念诵《放生仪轨》,上师和师父们用藏语念诵,两种不同的语言交织在一起,庄严和谐。

  冬天放生很冷,铁质的护栏冰得沁手,有师兄发心买了很多手套,给师兄们搬运泥鳅、数泥鳅、扶铁栏杆、放泥鳅用。供养上师的手套崭新雪白,上师戴在手上,衬着红色的僧袍特别醒目。

  船开出岸边有一段时间了,除了马达轰鸣的声音,师兄们都静静地念咒。突然,上师打破了沉默,微笑着问对面的师兄:“参加放生的人多吗?”这位师兄双手合十弯腰答到:“还可以,上师,平时都差不多,星期六星期天人多些。”上师指着面前的泥鳅,转过头问身旁的师兄:“这个东西你吃过吗?”她脸一红,低头老实答到:“吃过,上师。”上师头一转,直看着我,我也很不好意思,连忙老实交代:“吃过的,上师。”上师目光看向稍远处船后面的师兄们,大声问他们:“你们也都吃过吗?”上师目光所过之处,师兄们都赶紧回答:“上师,吃过。”

  好遗憾,那天船上的师兄们竟然没有一个没吃过泥鳅的!上师皱了皱眉头,继续问:“这个东西怎么吃呀?”近旁的师兄赶紧回答到:“一般是吃火锅。”我们也在旁边附和,告诉上师这个泥鳅在汉地有“水中人参”的美誉,被当作很好的养生滋补品。上师看着他,盯着他再问:“你也吃过,吃得多吗?”他弯腰低头赶紧回答:“是的,上师,吃过很多。”没有任何预兆,上师抬起他戴着雪白手套的右手,“啪”地一下就打在了这位师兄的左脸上——船上的马达轰鸣声很大,但我确信清清楚楚听见了那闷闷地“啪”声,空气瞬间凝固,一向宽容慈悲的上师突如其来的这一记耳光吓住了船上所有的师兄!只听上师不急不缓地问:“你说,该不该打?”他忙回答:“该打,上师,狠狠地打!”话音未落,就听见一连串“啪啪啪”的声音,只见这位师兄抬起双手,猛扇自己耳光,两边都打,毫不手软!上师那一巴掌不轻,而他对自己打得更狠!船上所有的师兄都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惊住了,仿佛每位师兄都有相同的感受:上师的耳光扇的不仅仅是师兄他一个人,而是回答“吃过”的自己!上师看着大师兄狠狠扇了两三个来回后,说:“好了,别打了,以后还吃不吃了?”师兄这才停手,赶忙回答:“不吃了,上师。”然后弯腰低头双手合十从船的这边绕到上师身边,恭恭敬敬地帮着上师抬泥鳅筐。

  我不记得后来是怎么放完泥鳅的了,只是大脑里反复回放着上师严厉的眼神,挥舞的雪白手套,内心满是羞愧和后悔。

  本师释迦牟尼佛在经中告诉我们:“将整个大地的泥土,都搓成酸枣核大小的丸子,我一刹那间可以数得出来;但是众生作为母亲的次数,我却无法刹那了知。”无始劫以来众生都曾做过我们的父母,在轮回中得了健忘症的我们,哪里记得起吃的就是曾经爱我、疼我、养育过我的父母呢?

  佛陀如此明确地宣说了没有任何欺惑的因果正道,而于自己,道理是道理,遵循起来仍是无所畏惧,只要遇到色香味俱佳的腰果虾仁、香酥鸭、糖醋里脊、卤猪蹄等等,就拿“三净肉是可以吃的”来纵容自己先满足口腹之欲,反正还有金刚萨埵心咒、百字明可以忏悔,再不行还能依靠大恩上师解脱嘛。

  从未见过上师示现严厉的样子,更未见过上师示现如此激烈的教导方式,我想,这是上师特殊形式的加持吧!世间父母看见孩子做错了,也有责罚的时候,上师是弟子们生生世世的父母,爱之深、责之切,上师对众生的无限悲切之心,全都浓缩在这一记耳光中。在这以后,每个遭遇“美食”诱惑的日子里,当时的那个声响会突然出现在我眼前,仿佛那记耳光就扇在自己脸上,下一刻,羞愧难当,非常自然、非常容易地就断除了贪食美味肉食的念头!

  感恩上师的特别加持,弟子竟然也可以从无肉不欢转变成长期的素食者了,慈悲心日日增长,稍有动摇,上师挥舞雪白手套的情景便会浮上眼前,喇嘛钦,喇嘛钦,喇嘛钦!

愚钝弟子 卓玛柴措

2015年7月8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