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醒来(四)

  出家被再次提起,心蠢蠢欲动,好像被一种难以抗拒的力量推动,出家的可行性一直在脑中萦绕。我一直认为出家需要巨大的福报,我可能没有那个福报。而且从来没吃过苦,这么多年早已习惯和喜欢上了欧洲悠闲、惬意的生活,也有以后在这里安定下来的想法。我该出家吗?或者说有足够的福报出家吗?

  试探性地发了一条短信给上师请示我是否可以出家,上师回复说:太难得了!祝弟子心想事成。我不明白这是否是开许。过了几天,出家的念头越来越强烈,以至于半夜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忍不住想给上师打电话亲口问问。凌晨四点,正好是国内的中午。一边拨号一边忐忑,觉得电话不一定会打通,所以也没理睬拨号前的提示话费余额不多。我觉得上师极有可能会叫我等一等或者叫我去念咒遣除违缘。电话接通了,上师说来藏地看看适不适应。当时的心态令我完全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竟然回答说:我不能去试的,我过去了就意味着放弃很多东西了。上师转换了话题,询问父母是否同意,我回答了同意后,上师说太圆满了!“了”字话音刚落,电话马上出现盲音,电话费用光了……  那时,我以为只有上师回答说可以,弟子你来出家吧,才算是开许。所以只好猛厉祈祷上师加持弟子出家因缘迅速成熟,又像初见上师一样,默默地在心里对上师说:弟子应该出家吗?请您给弟子指示。之后的一个月里,我接收到了上师传达的信息。即使后来我依然觉得苦,觉得会很艰难,但我相信上师,并在通往终极真理的路上尽力坚持。

  房东突然狮子大开口要求加租令我又一次不得不搬家。听说,当业力现前时,人会做一些在平时看来不会做的事。没想到精挑细选,却选到了和黑社会有关的房子。在那里住的最后一晚,两位朋友送我回去,走道里恶臭扑鼻,角落里堆放着大大的黑色塑胶袋,难道是......?而整栋楼似乎只有两户人家。而离谱的是,我们三个人竟然在看房那天一点没发觉,其中一位朋友还担心被其他人租走所以特地去提现金,当时就帮我下了定金。我们都看走了眼,样子十分纯朴善良的室友竟谎话连篇,做着见不得人的职业......搬去的那天见到手臂上有刺青的高大男子出出入入。晚上,我被独自留在家里并被嘱咐有人来不要开门,什么都别管。在巨响中大门被踢开后,他们威胁我打开卧室被反锁的门,我好像明白了什么。紧急中只有报警,失望的发现警察认为是中国人的小纠纷所以根本不会管。我只好一边尽量态度柔和地解释和道歉一边坚持不开门,终于或许门外的人觉得我态度很好,或许觉得确实和我无关,打算离开了。判断好像没什么危险我打开了门。幸好打开了门,一个以前住过这里的女孩子告诉我:她如此激动地找房东和住我隔壁的女孩子是因为他们拿走了她很重要的东西,他们不是什么好人,有黑社会背景,隔壁的女孩子从事不正当行业,所以经常有陌生男子出入…… 后来搬到新家,有几个晚上,我才有点后怕。生活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所推动和牵引,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危险,会危及生命,会承受痛苦。一旦那件事其中的一个环节发生一个如果:如果我态度不好激怒那些人;如果不是刚好有人告诉我真相;如果被蒙在鼓里而继续住在那里;如果之后房东和隔壁的女孩子合起来骗我;如果有一天突然有人冲进来要伤害我,当业力成熟时什么也无法阻挡果报的显现,而我不知道以前造过什么恶业。前方有各种可能性,可能生活会风平浪静,会很美好,也可能突然有一天会灾祸临头。

  一日在家看书,突然停电了。去查看电闸,发现其中一个跳闸了,于是就伸手拨上去,碰到电闸的瞬间就感觉到一阵刺痛和麻痹从指尖到前手臂蔓延开,幸好在刚意识到触电时手就已经缩回去了。如果这次不止这种程度的漏电,一旦有一个如果,那会怎样呢?一日下课回家,刚走出地铁站门外就闻到阵阵烧焦的烟味,心中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不会是着火了吧,不会是我家着火了吧。走到离家十米的地方,马路竟然被封锁了,几辆消防车停在那里。糟了!我有点紧张了。兜了另外一条路回去,原来不是我家,灭火的水管是接通到隔壁房子里的。而且火不大,已经熄灭了,他们在调查起火的原因。这是第一次离我那么近的地方起火,是一个无常的小警告吗?一旦有个如果,如果我的室友没有关好火导致煤气泄漏,如果煤气爆炸,如果突然发生火灾,如果我刚好在家…… 一切都是那么不可预测。

  那阵子,国际新闻出了两件大事:马航空难和新疆恐怖分子在昆明火车站袭击无辜民众。空难的其中一篇报道最令人感慨。乘客中有一名是留洋博士,趁假期搭飞机去马来西亚看女朋友,在返回北京的途中遇难。还有一位在北京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这次受到公司提拔去马来西亚培训,家人都为他开心不已,谁料…… 另外,机上有不少都是往返于马来西亚和中国的生意人。人们怀着各种期望、计划和目的搭上这班飞机,估计在飞机上还有人盘算着下一笔生意怎么做会更赚钱,这次公干回来可能立马就会升职加薪,前途不可限量,下次去马来西亚就向女朋友求婚…… 人生那么多期待和计划,就在飞机坠毁的那一刻戛然而止,而机上的两百多个人谁又曾预料到今日是他们的大限呢?没有人可以确定下次搭飞机空难不会发生,即使空难发生的机率比车祸小的多。或许,下次我搭机回国,飞机会突然从天上掉下来,在恐惧和痛苦中我的生命就此划下句点,对未来的筹划和美好期望也如梦幻泡影般了无踪迹…… 而昆明火车站的人们又何尝不是呢?他们或是从一个目的地奔波到另一个目的地,或是要去做一件事或是刚完成什么事,心中满是筹划和打算,或是去那里送站或是去接站,然而就在始料不及下突然遭遇了如此恐怖的慌乱。车站那么多人,哪个预料到恐怖分子突然袭击,哪个又料到今日自己会无辜被刀捅死或受重伤或受惊吓?生命的无常和不可预测让人沮丧。一切未完成的都有可能永远不会被完成。生活如同温水煮青蛙,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如果生命只剩下一年,或许短暂到只剩下一个月、一个星期,那我最想做的是什么?

  去医院看病,一个年迈枯瘦的老人坐在轮椅上被护工推着,病得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皮肤像皱纹纸。她,就是未来的我。虽然现在年轻,皮肤光滑、红润,头发乌黑,但多年后脸上会爬满皱纹、白发苍苍、步履蹒跚、身体衰竭、疾病缠身、濒临死亡。桌上摆着一周前买来的菊花,我眼睁睁看着它从娇艳欲滴,香气扑鼻的盛放到花瓣、叶子开始干枯、变黑,甚至有点发臭,皱成一团,最终凋零。如花期般短暂的青春韶华,转眼即逝。

  回国前去了趟伦敦动物园,有一块区域是专门给蚂蚁的。这种美国蚂蚁个头很大,它们正排着整齐的列队繁忙地搬运比它们身体大了不止一、两倍的树叶碎片,从一根左边连着一颗植物右边连着蚂蚁窝的迂回麻绳上来来往往,看来是设计人员在帮他们找点事情做。蚂蚁们就这样一刻不停地把左边的可利用的东西般到右边去建窝,它们为了生活忙碌地奔波劳作着,丝毫不觉生命会在劳碌中划上休止符。我站在那,看到的不是蚂蚁,是自己。忙忙碌碌,最终糊里糊涂过完碌碌无为的一生。我渺小得像蚂蚁,愚痴得像蚂蚁。

  回国前所有需要处理的事情都很顺利,学校立即同意了我的退学申请,虽然房子租约未满房东也同意我搬走。我和妈妈约定在成都机场汇合,一同前往扎西持林。

  飞机上,突然一个颠簸,我从睡梦中惊醒,仿佛从未到过英国,十年只是一个长长的梦。但愿,这次能真的醒来。

  顶礼至尊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弟子才让喔姆完稿于2015年1月18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