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寻遍山河岁月,一生只盼出家(下)

珍藏上师早年的法衣

  藏地常有这样的传统,虔诚的信众会将自己深具信心的上师们用过的物品珍藏起来,将这一无上加持以这种特别的方式流传下去,利益后世众生。

  在我们的要求下,雍尼带我们回到了距离扎西持林十几公里的老家。他们宽敞的家里有很多个带有精致雕花的木箱,木箱里又装有另一个小一些的木箱,逐层打开箱子上的锁,再将厚厚的黄色丝绸一层层揭开,这些珍贵的法宝方才显露真容。

  就在这些箱子里,有两件宝贝显得格外珍贵,那是希阿荣博上师仁波切早年穿过的两件法衣,其中一件是上师十七八岁时穿过的,当时上师正好来到家中,雍尼发现那件法衣穿在正在迅速长高的上师身上已略显局促,就当即供养了一件新的,而把换下的这件珍藏了起来。另一件法衣则来自遥远的印度,它最初的主人是大成就者才旺晋美堪布,希阿荣博上师拜别堪布前往色达时,由堪布赠给上师,雍尼的儿子有次跟随上师去色达时从上师那里求得的。雍尼担心未来自己过世后子孙们记不清,特意在法衣一角,用不易褪色的颜料写上了上师的尊号,叠放得整整齐齐,藏在木箱里。

  

雍尼在家里珍藏的这件上师仁波切早年的法衣上写上了上师的尊号。

  读过上师传记《喜乐的曼达拉》的人都知道,上师仁波切自幼家境贫寒,整个求学时代都异常节俭,这样的情况在这两件法衣上得到了印证:那件贴身的法衣,虽未见明显的补丁,但因为长期地穿着和反复地洗濯,衣角已经丝丝缕缕地垂着线头。另一件则不仅线头绽开,还有许多补丁和未及缝补的洞。

  毫无疑问,雍尼一定知道不少关于上师的故事,但他没有向我们讲述更多,我们也没有发问,彼此心照不宣,在这两件珍贵的法衣面前,任何语言,任何讲述,都只会显得苍白。

  就在展开法衣的时候,雍尼突然小心翼翼地放慢了速度,原来有一卷手纸藏在里面,那是十几年前上师在雍尼家暂住时用过的,细心的雍尼将其原样收藏起来存放至今。手纸已用去了大半,剩下的部分仍保持着当初的样子,虽然纸面已明显泛黄,却保有淡淡的清香,仿佛仍带着尊者当年的温热气息。

 

雍尼家中珍藏的另一件上师仁波切早年的法衣。

  青年时代的上师仁波切曾去过雍尼家好几次。雍尼还曾经自己制作了一幅法王如意宝的唐卡,祈请上师带到喇荣,祈请法王如意宝念了很长时间的经文,为作加持,还亲手在上面按了手印,上师再带回来交给雍尼供养起来。以那样的工艺自己制作唐卡,在那个年代还极其少见。

  尽管自己时常教导子女们行持十善业,但雍尼喜欢抽烟喝酒的习惯却一直没能根除,这令他苦恼万分。那时候,希阿荣博上师仁波切正在色达求学,回家探亲时常在玉隆阔地区为人们讲经说法,每次开示,上师都会劝导人们戒烟戒酒。有一次,雍尼上前祈请加持,上师坐在一个木屋里,从窗户探身出来,用一个相框在雍尼头顶碰了碰,从那一天起,他对抽烟喝酒便再没有过一丝一毫的兴趣。

  1995年左右,扎西持林初步建成,那时达森堪布去了色达,当时的几间房子,就只有雍尼一个人带着几条狗在守护。他每天在佛前供水、供灯、缝制经旗。那段日子,白天总是过得自在欢喜,可每到晚上,他就开始战战兢兢:“小偷来了把我打死了倒没什么,万一把东西偷走就糟糕了,那可是喇嘛的东西啊!”

把积蓄都用在佛法上

  雍尼在玉隆老家的房子并不华丽却很宽敞,最大的房间用来做了佛堂,供奉着许多佛像、唐卡和各教派大德们的法相,其中还有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早年的几幅未曾广泛结缘的法相。容易想象,当年雍尼寻到这些珍贵的影像一定费了不少周折。

  若不是后辈们偶尔从其间走过,宽大的佛堂会让人有置身某寺院佛殿的错觉。雍尼出家前常常把房子供养给附近的出家人修行,如今子孙们依然延续着这个传统,随时会邀请出家人来家里念经。雍尼一家的经济条件不见得有多好,但却舍得把钱花在与佛法有关的事情上,建造房屋之初,若不是考虑到这一因素,想必他也不会把佛堂建得这么大——对于一个普通的三代之家,就算全家人在里面做功课,这样的佛堂依然空旷有余。

  

雍尼老家的佛堂一角。

  家里珍藏的大量殊胜佛像、唐卡和各式法宝,也都是雍尼一点点请回来的。周围人告诉我们,出家前的雍尼已经是个很好的修行人,除了修行精进,极少把钱花在生活享受上,有了钱从不浪费,都拿去请法宝或做其他功德善事。

  来到扎西持林养老院后,因为腿被摩托车撞成残疾,只能忍着疼痛整天坐在家中转那个巨大的唐多括罗(手摇转经轮)。老人们都对雍尼这个大转经轮印象深刻,对于如影随形的修行法器,在上面花费再多的钱财,做再多的严饰,都是人们所赞叹随喜的。

  回到雍尼在养老院的家,我们被挂在老人家床边的一长串贝壳所吸引。藏地很多人都会在手摇转经筒上装一片钻了孔的贝壳做轴承,贝壳质地坚硬,但使用久了仍会磨损而从轴上自然脱落,人们便把这些小薄片用线串起来。贝壳片的数量越多,表示主人用功越多。望着这串“精进显示器”,我们向老人家投去赞叹的目光,他“嘿嘿”笑了两声,继续转手中的转经轮。

  当我们问到死亡的话题,这位曾经走南闯北的老人的回答多少有些出乎意料:“怕死,怕掉到地狱里去!”接着他又补充道:“不过好好念经的话,肯定不会掉下去。”

  就在我们即将告别雍尼的时候,他的儿子正好来探望,看天气正好,便把父亲搀扶到门口的草地上,此刻的老喇嘛雍尼腰板挺直,坐在茵茵绿草中间,专心地转动转经轮,在太阳余晖中,愈显寂静安详。

  寻遍山河岁月,历过世道沧桑,老来终于得偿所愿,在大恩上师庇佑下,来到这片寂静地专心修行求解脱。

  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雍尼坐在养老院自家门前的草地上转转经轮。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