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感念

 

 

    好多年前,我由于更年期,情绪郁闷彷徨,很长一段时间,几乎走遍郑州的大小寺庙,希望能得到些慰藉,但结果内心依是很苦。后来的几年,开始接触到佛法,先是看些佛法的碟片,后来又学习索达吉堪布有关《入行论》的光碟和法本,渐渐地对佛法生起了信心,也开始惭愧自己以往的许多为人处事。2010年通过电话皈依上师后,我对上师生起了欢喜心和信心,开始念诵金刚萨埵心咒,有时会边念心咒边掉泪。

  2011年前后,我在南召开始放生,师兄们凑在一起,每人每天一块钱,这样子大概放了有七八个月后,有一次去南阳同那里的师兄们一起放生,最后回向时有个师兄边转转经轮边唱起了上师的祈祷文,唱得很慢很慢。听着听着,我就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后来,我问师兄我为什么哭得这么厉害?那个师兄对我说,你看,这就是上师的加持。

  自从上师安排法师为我们传讲《普贤上师言教》以来,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恩之情,法师把每个教理讲得可透彻了,我虽说不出来心里知道。

  读上师的《次第花开》等书我才知道,人身难得、寿命无常是断除我们对现世的贪欲心,今生得到人身确实不易,得到后也是极无常的。六道中的痛苦无量无边,没有任何地方能让我们真正获得安乐,轮回的本质就是痛苦。人的一生中每人都要经历的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不欲临,无论贫富强弱,所有人都无可避免要经历这八种痛苦。各种各样粗大的,细微的,强烈的,温和的痛苦伴随着我们短暂的一生。如果我们这一生不修行,一旦落入恶趣永无出头之日。佛告诉我们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不可能依靠别人来救。如自己努力,完全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自己的前途。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不去做就继续在六道轮回,做就可以解脱。

  几个月前,菩提心的观修让我开始真正反思自己以前的生活,也对自己的亲人有了不同的感受。

  我的母亲虽然爱自己的孩子,但她脾气很暴躁,说话做事常会伤人。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非常怨恨母亲,也对她说过许多很伤害的话。有时又会伤心地想,希望我以后不要再投生到那样的家庭。但是,自从观修四无量心后,阿琼仁波切《前行备忘录》里关于修持慈无量心的一段话深深地打动了我。他说:“但愿这位母亲现世及生生世世具足珍贵的信心、出离心、菩提心——安乐因,那该多好;我一定要使母亲具足珍贵的信心、出离心、菩提心——安乐因。为了使母亲具足安乐因而虔诚祈祷三宝。但愿母亲具足增上生人天果报直至圆满佛果之间的安乐果;如果母亲能具足增上生人天果报直至圆满佛果之间的安乐果,那该多好;我一定要使母亲具足增上生人天果报直至圆满佛果之间的安乐果。”慢慢地,对母亲我不再怨恨,却是真切地愿她能够早日出离,得大安乐。

  我也常想到我的儿子。我离婚的时候他才七八岁,那段时间我的心情很差,常会无缘无故地把气出在儿子身上。有一次,母亲带着一个亲戚的小孩要去参加一个喜宴,儿子知道了,也吵着要去,但母亲没能带他去。我听到他的哭闹心里很烦,就把他带到河边,大毒日下叫他跪在沙地的石头上作为处罚。最近这段日子我突然想起了这段往事,直是掉泪:那时的我怎么心会变成那样,连个后妈都不是呢?或许我的儿子早已忘却了这件事,但现在却是轮到我跪在沙地的石头上,因为忏悔而痛。

  感恩上师,要不是接触佛法让我懂了人身难得、寿命无常以及珍宝菩提心的道理,我还会在世间继续迷茫找不到方向,成天糊里糊涂地过日子,不知何时是个头。

  在扎西持林的这段日子,我负责莲师千佛殿的日常供水以及各类房务事宜。夏天的房务工作繁多,从清理、打扫居士住处,到搬垫子,铺床,洗被子等。我原本就有腰痛的毛病,累的时候更是腰痛频繁。即使这样,除了众事不能省外,每天的供水收水依然要做。实修《普贤上师言教》中的菩提心部分后,有时腰痛时我也会试着去修自他相换。

  有一回供水时正逢停水,我一人在莲师殿供水,需忍着腰痛来回几次去院外提水。我知道病痛是在消业,当我把水慢慢注入供杯里时,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听一位出家师说,有个在家师兄在扎西持林小住后准备下山时去上师处向上师告别。上师问她:“你这段时间是否一直在厨房帮忙呀?”她说是的。上师又说:“那你一定消了不少业,消了不少傲慢,也积累了不少福报吧。”

  静下心来时,我觉得上师这个话也是在告诉我。我不会观想,也不懂太多的道理,但是委屈之余,我相信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给自己积资净障。我真心希望我能够不愧为女为母,所做的一切,都能帮到众生的解脱成佛;也希望我所承受的病痛能消去我与众生以往所有杀生、邪淫、堕胎、饮酒的果报。

  我很羡慕与我搭档供水的那位出家师,她对上师的信心时刻体现在举手投足间。我虽然非常恭敬上师,但在上师面前我总有一种自卑感,觉得自己业障深重,所以每次远远地看见上师,我总是低着头躲开去。我最大胆的一次是在上师小院子里合掌祈请上师帮我消业,上师说好,拿起经书在我头顶“啪啪啪”使劲敲了好几下。阿妈闻声过来问我痛不痛,确实有点痛,可我开心极了,这是我最开心、最温馨的记忆。有一天,我在莲师殿收完水往外走,正巧上师同聪达喇嘛从外面走进院子,我的第一个反应又是想躲开,但转念又想:不对,这样子见到上师,我应该站立住合掌恭迎才对啊。于是,我就停在道边,低着头双手合十。慢慢地,上师走近我,给了我一个重重的加持。

  我觉得好开心,也很感激。我现在的这点明白,都是因为上师。

  惭愧弟子 白玛

  于2015年4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