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加持

  也许是宿世因缘吧,我在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喜欢跑寺庙了。刚开始时还学着别人的样儿求点什么,诸如事业、姻缘等等,后来慢慢地什么也不求了,只是单纯地去敬香礼佛,心里觉得特别的清净自在。

  就这样过了将近二十年。但从前几年开始,不知为什么每次从寺庙出来总觉得心不安,总想着“就这样烧烧香、礼礼佛就行了吗?我是不是有什么该做的事还没有做?”但任凭自己海阔天空地想也想不出来除了烧香礼佛还有什么别的要做的。于是我开始去找一些佛教书籍看,但也没看出个眉目来,心里非常失落。

  直到2012年5月,我有幸在一个师兄的诊所结缘了《次第花开》,我一口气将它读完,心里所有的疑问都找到了答案,我一下子明白了佛法是什么,生命的意义在哪里,而我又该做什么。佛法给我们指了一条归家的路,我们要回归万有的本源,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按照佛陀所说的去闻、思、修、行。接着我又去请了《寂静之道》,并去那位师兄的诊所找了所有能找到的关于上师的光盘:《嘱托》《足迹》《冬日》《夜海航灯》和《喜乐的曼达拉》等等,周末哪儿都不去就在家里看这些书和光盘。上师的智慧和慈悲,还有他与法王如意宝之间的师徒情深深地打动了我,我随着故事情节的起伏时而哭,时而笑……

  从那一刻起,我时时能感受到上师的加持。

  从上师的书中了解到每个有情众生都有觉知,都希望离苦得乐,动物也不例外。在光盘中看到上师在成都放生时,那些被放生的牦牛和羊都流下了眼泪,有一只小羊甚至向着上师跪下来表示感恩。我哭得稀里哗啦的,灵魂深处的某样东西(也许是慈悲心吧)被触动了,于是我发愿不再吃众生肉了。尽管发了愿,但第二天习气还是把我带到了一家我常去的面店,我最爱吃那家店的香酥排骨面了。这家面店开在一栋高级的写字楼里,每到中午白领们成群结队地前来排队吃面,热闹非凡,供不应求,所以按常理来说食物的品质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是,那天的那块香酥排骨,我在吃到最后几口时竟然发觉它是臭的,我再也吃不下去了。就这样,从此以后就再也不吃众生肉了。《次第花开》中写道:“吃素具备自他二利的功德,吃素不仅对自身有很大益处,还间接起到放生护生的作用。因为吃肉的人少了,被杀来供人食用的动物也就会相对减少。”这个道理很多人看了都能明白,但像我这样能如此神速地以这种方式成为素食者的,我想不会太多。

  接着,我就想尽快皈依上师然后如理修法,能得到这样珍宝一般的人身是多么不容易啊,何况无常如影相随,如果不及时修行寻求解脱,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当我把这些想法告诉诊所的那位师兄时,他说上师前几天刚离开上海,要想皈依得等上师下次来,但谁也不知道上师什么时候会再来,就这样我与上师失之交臂。

  我开始接触一些佛教经典,《净土五经》《金刚经》《坛经》《法华经》《楞严经》等,对佛法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并且还师从一位台湾师父开始修准提法。修准提法期间出现了一些殊胜的验相,道友们都称赞我善根深厚,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出这么殊胜的验相,我也满心欢喜,就这样渐渐地把上师淡忘了。

  奇怪的是,虽然白天好像不怎么想到上师了,但晚上会梦到上师,每个梦都清晰如电影。有几次梦在高原,上师对着我说些什么,似谆谆教诲。有一次梦回唐朝,我是一介书生,在一个茶楼的小包间里面见了上师。让我感触最深的一个梦是,2013年的春节我跟着台湾师父打七,道场在台湾峨眉湖边的峨眉山上,山上丛林密布,梦中上师从空而降,穿过那些参天大树来到我身边。醒来枕边湿了一片……

  2013年5月,得知希阿法师来上海传讲《阿弥陀佛修法极乐捷径》,我欣然前往聆听,并依照上师教言,开始观修阿弥陀佛,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但是从那以后,以前修准提法时出现的验相没有了,我对此耿耿于怀,有段时间甚至感觉非常失落。在此当口,有一天晚上又梦到上师了,在梦中,上师为我展现了极为殊胜的境界。醒来后我想,我执着于那些验相真愚蠢啊,我应该好好修出离心和菩提心。

  尽管如此,有时和师兄们聊天聊到忘乎所以的时候,还是会把以前的验相抬出来炫耀一番。我的这种自以为是的沾沾自喜一丝一毫都没有逃过上师的佛眼。 2014年7月在扎西持林,借着一个特别机缘上师单刀直入地问我:“你是特别根基吗?”问得我无地自容,羞愧难当。

  回想从入佛门直至今朝,哪一个关键时刻没有上师的牵引啊?如果不是踏踏实实地依教奉行,一步一个脚印地闻、思、修、行,又能拿什么来回报师恩呢?

  上师是我们世出世间的依怙,不但引领我们走解脱道,还时时在日常生活中给予我们加持,使我们免受痛苦。我的脚底被病菌感染了,因为以前也得过同样的病,知道治疗有多么的痛苦,所以我宁可一直拖着也不肯去医院治疗,这样拖了大概有五年,感染的范围越来越大,实在不能再拖了。有一天,我在上师的法像前祈请上师赐予我勇气根除这个病魔,然后就出门直奔医院,一路上直到上手术台我一直都在专心致志地念上师心咒,除了和医生交流病情时不得已而停止。上手术台了,奇迹发生了,医生在我脚底打针时我居然什么感觉都没有,医生都觉得好奇怪,连连说:“你好勇敢哦!你好勇敢哦!”可其实我是个对痛特别敏感的人,就是因为怕痛,这个病被我拖了五年!我知道这全是上师的慈悲加持。

  我发愿,一定要依上师的教言如理修行,有朝一日要像上师那样为众生解除痛苦;如上师那样爱众生而爱众生!

  因着您的教诫,

  这颗心,

  不再东张西望。

  沉淀,

  是为了有一天,

  心,

  一如花儿般绽放……

  总之从今乃至世世中

  与您依怙圣者不分离

  既获菩提亦成种姓主

  祈愿灭尽六道轮回城

 

 

  弟子 香秋兰泽

  于2015.01.07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