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经文查看

《开显解脱道·讲记》第十一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讲到了思维业果别相之身业。身业分为身不善业和身善业。身不善业有三种:杀生、不与取、欲邪行。与之相反就是身善业。

  思维身不善业分为释义和果报。

  每一种业都必须具备对境、意乐、加行和究竟四个条件才算圆满业道。其中,意乐分为观念、烦恼、发心三者,烦恼即贪嗔痴三毒中任何一种。加行有能加行和加行的体性,能加行包括自作、教他作,如果我们随喜恶业也会获得同等的罪过。

  杀生即断绝有情的命根。其对境是其他具有生命的有情;观念是无误认定所杀众生;发心是生起杀心且相续不断;加行是使用武器、毒药等手段杀害有情;究竟是断绝对方的命根。

  不与取又叫偷盗,指未经允许取走他人财物。对境为他人财物;观念是无误认定所偷对境;发心是产生了偷盗的念头;究竟是使财物离本处,并生起“物属我”的念头。 

  欲邪行的对境,对在家人而言,有非所行境、非支、非处、非时四种。对出家人而言,任何形式的不净行都是欲邪行。邪淫的究竟是两两交会。

  每一种业都有四种果报,分别是异熟果、等流果、增上果、士用果。

  造下杀、盗、淫恶业后,其异熟果是堕入三恶趣,若以严厉对境造作恶业,异熟果尤为惨烈。杀害父母上师,或偷盗三宝财物,或以母亲、尼姑等为对境做不净行,必然堕入无间地狱。

  从同行等流果来说,生生世世喜欢做杀盗淫之事。

  从感受等流果来说,杀生感得短寿多病,偷盗感得贫穷下贱、财产为盗敌所夺,邪淫感得妻子不贞洁、眷属不如意。

  从增上果来说,杀生感招环境恶劣难以生存,偷盗感招土地贫瘠、灾害频发,邪淫感招环境肮脏污秽、令人见之生厌。

  杀、盗、淫的士用果是随着恶业与日俱增,世世代代延续无边痛苦。  

  断除这三种身不善业,就是身善业。只有具备断除恶业的善心,才算真正的善业。

  如果能够断除杀、盗、淫,其异熟果可转生人天善趣;同行等流果分别是来世常怀慈心、息灭贪婪、身心安稳;感受等流果分别是来世长寿无病、受用具足、眷属如意;增上果分别是外境优美悦意、风调雨顺、具有芳香药树。士用果则是善果日日增上,能如意成办一切所愿。

  在了知恶业的过患和善业的功德后,首先,应该对恶业依靠四对治力发露忏悔,誓不再造。其次,应具足正知、正念、不放逸谨慎取舍三门所行。最后,应在善心摄持下力行放生、布施等殊胜善行,如是必将趣入菩萨道的万行中。如果能随时随地断恶从善,久而久之自相续就会完全变为善业。一切时处应当以正知正念的善心摄持自相续,力求做到连细微的恶业也不沾染。

  十善业有“行三有的业”和“行寂灭的业”两种,我们应下定决心,以三殊胜摄持一切断恶修善的业行,成就大士道的佛果。

  下面开始宣讲思维业果别相之语业。

  2、语业

  语业分二:一、语不善业;二、语善业。

  (1)语不善业

  语不善业分二:一、释义;二、果报。

  ①释义

  妄语

  凡是口不应心,欺瞒哄骗他人的语言都是妄语。

  一个完整的妄语也要满足对境、意乐、加行、究竟四个条件。

  妄语的对境,包括所缘境和所说义。所缘境是指能领会语言意义的他人。所说义有八种,分别是眼见说未见,耳闻说未闻,鼻、舌、身三种识中已觉说未觉,意识中已知说未知,以及与之相反的四种情况。

  从所说义上说,《极乐愿文大疏》中将妄语分为四类。一、小妄语,比如见到说没见到、或添枝加叶地说谎,甚至开玩笑说妄语。二、中妄语,凡是为了诱惑别人所说的各种欺人之谈,无论是否达到目的,均属于中妄语。三、大妄语,对正法、上师、僧人恶语中伤、无理诽谤,欺骗上师父母等。四、上人法妄语,本来没有见到本尊、鬼神等却说已见到了,本来未曾获得证相、授记等却说已获得了,等等。

  妄语的意乐分为观念、烦恼、发心三种。

  妄语的观念,于对境无误认定。从所说义来说,无误地将已见变想为未见,将未见变想为已见等。所谓“变想”,是指在他人面前改变自己想法,对自己来说,没有见到只能是没有见到,不会是见到。

  妄语的烦恼,指贪嗔痴中任何一种,为了利养等是以贪心说妄语;为了害人是以嗔心说妄语;自己虽无功德却显出一副让别人感觉是有功德者这类增上慢的妄语等是以痴心说妄语。

  妄语的发心,有故意欺骗别人的发心,并且欺诳之心相续不断。

  妄语的加行,分为能加行和加行的体性。能加行包括自作和教他作。《瑜伽师地论》中说:对妄语、离间语、粗恶语,不仅是自说,即使教他说,也成为业道。《俱舍论自释》中指出,对于四种语业,教他作都成就业道。加行的体性,包括口中言说、书面陈述,或者默认所说的意义,或者用手式等肢体语言表示等。《毗奈耶经》中对四种语业究竟违犯的界限,界定为需要自己亲口说。

  妄语的究竟,是对方已经领会语意。《俱舍论自释》说:如果他人没有理解语意,仅仅成为绮语。离间语和粗语也如是判定。

  离间语

  离间语又叫两舌。

  离间语的对境中,所缘境是和合或者不和合的有情。离间语的所说义,即挑拨他众和睦关系的语言。

  离间语有三种,大离间语是指破坏僧众和合,即挑拨佛及其眷属之间的关系,与之类似的是挑拨上师高僧大德及其眷属之间的关系;中离间语是指破坏寺庙之间、四位僧人以上八位僧人以下的关系;小离间语是指挑拨离间的人想在关系融洽、友爱和睦的僧俗男女两人以上,或邻里之间、夫妻之间说三道四搬弄是非,使他们产生怨结、发生争斗,制造不和。

  我们很容易在不经意间说离间语。比如看某些人不顺眼,随口就说“我对某某不满意”,别人一听可能就会对这个人也产生看法,这就成了离间语。我们一定要好好观察自相续,一一对照离间语违犯的条件,看自己究竟有没有造下这样的罪业。如果不明白其中的概念意义,只是大概地学一学,造了业也不知道,心里还觉得无所谓,这样只会导致业增长广大而已。如今既然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就一定要杜绝这样的行为,以前如果造了这样的业一定要做忏悔。

  离间语的意乐三支中:观念,于对境无误认定;烦恼是贪嗔痴中任何一种;发心,于和合有情,欲使他们相互背离,于不和合有情,乐其不和合。离间语的加行,为了离间和合者或阻止不和者和解,而对他们进行挑拨离间,不论是实话还是妄语,无论动机是为了自己还是他人,全都是离间语。《瑜伽师地论》说,教他人说离间语,也是离间语的加行,犯离间语罪。离间语的究竟,《瑜伽师地论·摄抉择分》说:所谓究竟,就是所破对象领解语意,意思就是听者理解离间语的意义。

  恶语

  恶语的对境中,所缘境即能引生烦恼的有情或荆棘、棱角等非有情。恶语的所说义即刺伤、扰乱他人内心的语言。

  恶语的意乐中,观念是于对境无错误想;烦恼,主要是嗔心,也有以其他烦恼而宣说的恶语;发心,想要说恶语的心。

  恶语的加行中,能加行包括自作和教他作,自己言说或煽动他人说恶语,果报完全相同。加行的体性是以真实语或者非真实语,依种姓之过说别人是屠夫之子、妓女之子、罪犯之子等,或依身相之过说别人是哑巴、盲人等,或依职业之过,或依犯戒之过,或依现行等过失,宣说令人不悦意的语言。比如,称一只眼睛瞎掉的人为“独眼龙”和称正常人“独眼龙”,都是恶语。可见,给别人起花名的罪过很严重,这在《百业经》里有宣讲。如果用意是伤害对方的心,尽管语调柔和,仍然犯恶语的过失。

  恶语的究竟,《瑜伽师地论·摄抉择分》中说:所谓究竟,就是呵斥漫骂他人。《俱舍论自释》说:对方必须理解所说的意义。因为此处必须要他人理解语义,所以对非有情的四大等说粗恶语,业道不会圆满。

  绮语

  绮语的对境中,绮语并不需要一个能理解语义的所缘境,这是需要我们注意的。绮语的所说义即无利无义的语言,包括七种:

  一、斗讼竞诤语,宣说斗争、诉讼、竞争的语言。

  二、恶咒术语,如对婆罗门等外道的论典和咒语以爱乐心受持讽诵。换句话说,对于佛法之外能引生无义利的所有书籍、报刊、杂志、影视、网络论坛、流行歌曲、体坛新闻等等,如果以爱乐心受持赞美、大声朗读或者对他人宣说分别,都叫绮语。如果是为了辩论,为了显示内外教的胜劣差别,为了观察轮回的苦谛等而宣说,则不属于绮语,因为并非以爱乐心宣说的缘故。

  三、苦所逼语,为痛苦所逼迫而发出的语言。比如,很多人一遭遇痛苦不顺就埋怨说:“老天爷对我不公!”这也是绮语。要知道,没有什么不公平,在因果面前每个众生都是平等的。

  四、戏笑游乐语,即戏笑、游乐、歌舞、影视方面的语言。

  五、处众杂语,在大众场合宣说王论、臣论、国论、盗贼论等世间杂语。

  六、颠狂语,酒醉之人所说的话语或者心识不正常者发出的迷乱语言。

  七、邪命语,为得到名闻利养在施主面前说五种邪命之语。

  绮语的范围特别广,诸如此类凡是能引生贪嗔痴、与佛法和解脱无关的无稽之谈,通通属于绮语的范畴。从广义来讲,妄语、离间语、恶语也都包括在绮语中。

  绮语的意乐中,因为绮语并不需要特定的所缘境,所以绮语的观念只要对所说义无误认定就可以了;烦恼也是贪嗔痴三毒中一种;发心就是爱乐宣说绮语。

  绮语的加行,欢喜、勤作宣说绮语。

  说完绮语即为究竟,不需要他人解义。即使我们所说的绮语别人听不懂,也不妨碍业道圆满。绮语只要说出口就算究竟圆满,不像其他的语业需要他人明白所说义才算究竟圆满。

  ②果报

  妄语的果报   

  妄语的异熟果是堕入三恶趣。如果对严厉的对境如上师、正法、僧众、父母等进行无理诽谤或是欺骗诳惑,将会遭致极其严重的异熟果报。

  妄语的同行等流果是生生世世爱说谎话,即使心中想说真话,也会不由自主说成妄语。很多人经常爱说妄语,自己觉得没什么,或者把这当做开玩笑。总是这样串习,以后就算想说真话,还是会不由自主说成谎话。这就是妄语的同行等流果所现。

  妄语的感受等流果是常遭诽谤、受人欺诳。如《华严经》云:“妄语之罪亦令众生堕三恶道。若生人中,得二种果报:一者、多被诽谤,二者、为他所诳。”还有些人会感受口气恶臭、舌根不具、说话结巴、口齿不清等语言方面的俱生报障。那些见到了却喜欢说“没见到”这一类妄语的人则会转生为盲人等。

  很多人无端端地遭人诽谤,心中对此愤愤不平。要知道,这一切不可能是无因无缘的。我们前世肯定造了妄语的罪业,才会导致这样的后果。很多人不懂得因果的道理,心里百般纠结,这只是平添烦恼、徒造恶业而已,对自他都没有利益。正确的对待方式应该是生起惭愧心,并对往昔所造的恶业发露忏悔,以此增上对业因果的信心,并对此生起定解,务必将因果正见深深地烙印在自己的相续里。

  说妄语和说实语的果报有很大差别:有些人说什么话别人都不相信,这就是前世说妄语所致;而有些人随便说一句话都能得到别人的信赖,这是前世说实语所致。本师释迦牟尼佛在因地成为月亮王子时说:“从出生到现在,我从未说过妄语。凡自己所发之誓愿,我根本就不会舍弃。”正是因为生生世世不说妄语,最后佛陀成为究竟的量士夫,他的语言成了究竟的谛实语,任何人都无法反驳。如《法华经》云:“佛之所说,言不虚妄”。《金刚经》也说:“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因此,要想使自己的语言可信,就一定要从现在开始断绝妄语。以前在佛学院,法王如意宝说一句话,上万僧众都信受奉行,还有很多人也坚信不疑。但有些人再怎么长篇大论地说也没有人相信,这就是前世说妄语的结果。诸佛菩萨、高僧大德都断除了妄语,所以他们的话语有力量,别人都能信受奉行。

  妄语的增上果,从事农作、行船等任何世俗事业都不会兴盛广大,与人也不能和谐相处,人与人之间常常互相欺骗,充满诸多怖畏恐惧因缘。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指出,说妄语之人会转生到财富动摇不定的环境中,而且心里常常因此没有安全感。有的人老是工作不稳定,生活没有保障,心中常常不安,这就是前世说妄语的果报。此外《佛说业报差别经》还说:“四者妄语业故,感生外物,皆悉臭秽。”

  妄语的士用果是果报日日增上,恶业越来越重。

  佛住世时,能喜比丘以神通力来到大海边,见到一位裸体饿鬼,披头散发,头发盖住了全身,饿鬼双目失明,鼻孔和口中不断地爬出许多小虫,咬食他的身肉。他的身体枯槁如焦木,浑身散发着臭气,远在一由旬之外都能闻到。饿鬼还被花斑狗追咬,浑身痛苦不堪,它在痛苦的逼迫下狂奔乱叫。

  能喜比丘返回舍卫城,把这次见闻禀告佛陀。佛陀谈起裸体饿鬼的前世因缘,说:“往昔迦叶佛的时代,有位施主的女儿,长大以后对迦叶佛的教法生起信心,发心出家修学三藏,后来成为说法上师,收到很多供养,她曾经劝许多施主发心修建经堂、佛塔,供养佛与僧众。因为她相好、年轻有为,又出生在富贵之家,养成她傲慢的性格。后来她破了根本戒,仍然享用僧众的财产,最终被其他比丘尼发现,准备将她摈除。这时候,她大发嗔心,恶口骂人,无理诽谤其他有学无学的比丘尼犯了戒律。此后她被逐出僧团,仍然恶习不改,在白衣居士面前到处宣说僧众本来没有的过失,使僧众彼此之间产生邪见,导致白衣也对僧众颇有微辞。有些不明事理的人盲从邪说者,对三宝退失信心,不再供养僧众。当时的那个比丘尼就是今天的裸体饿鬼。因为她恶心诽谤有学和无学比丘尼众,所以转生为饿鬼;又因为对僧众无因诽谤,恶口谩骂,结果感得口鼻之中爬出许多小虫,咬噬他的身肉;由于破戒后仍然直接享用僧众财物,以及无因诽谤僧众,使得白衣退失信心,因此被许多花斑恶狗紧追撕咬;她骂人时以斜眼看人,所以导致双眼瞎了。”

  从这则公案可以看出:以种种恶业的差别会无错乱地造成种种苦果的差别。

  《杂宝藏经》中也有一则公案,往昔罽宾国中有位阿罗汉叫离越,他门下有五百弟子,都得到了圣者果位。有一天,有人丢了一头牛,牛主循着牛的脚印找到了离越的住处。当时离越阿罗汉正在煮草染衣,奇怪的是,法衣自然变成牛皮,染汁自然变成牛血,所煮的染草自然变成牛肉,钵盂自然变成牛头。

  牛的主人见了,把他绑到国王那里,国王将其关入监狱,并让他天天做饲马除粪等低劣之事,长达十二年之久。期间离越阿罗汉的弟子一直在寻找上师,始终不知其下落。在业缘将尽时,一位弟子终于观察到上师被囚禁在罽宾国的监狱里,便飞到皇宫,要求国王释放此人。

  国王派人去狱中核实。使者进入监狱,只见一人相貌憔悴,须发极长,正在养马除粪。使者回禀国王:“没有见到沙门离越。”离越的弟子很有智慧,对国王说:“希望大王下一道命令,凡是比丘都允许出狱。”国王随即下了这个命令。离越听到命令,顿时须发自落,袈裟披身,飞入虚空,显示十八种神变。

  国王见了叹未曾有,在他面前五体投地,开始忏悔。离越阿罗汉说:“国王,您没有错,这是我自己的业力现前。”

  国王问是什么业力。他回答说:“有一世我丢了一头牛,寻找时在山里见到一位辟支佛在坐禅,就诬陷他偷牛,经过一昼夜。以此因缘,我在恶趣中感受无量痛苦。由于余业未尽,如今虽已证得阿罗汉果,仍要遭受被人诬陷的果报。”

  从公案中可见业的增长广大。离越阿罗汉前世在一昼夜中,诽谤辟支佛偷牛,结果这个业力,不是一次报尽,而是成熟一连串的果报,就像一颗种子成熟起来,会不断地往上生长一样。而且对严厉对境说妄语诽谤,异熟果异常惨烈,仅仅是一天的诽谤,就使他在三恶趣中感受了无量痛苦,最后转为人身证了阿罗汉果,还要被人诬陷入狱,以十二年喂马除粪才得以消尽业力。所以我们绝不能轻视语业。

  再对公案作分析,前世诽谤别人偷牛,今世感受的也是被人诬陷偷牛。当业力成熟时,法衣、染汁、染草、钵盂自然变为牛皮、牛血、牛肉、牛头的形象。而这一切不可思议的事情究竟是从何而来?不是梵天、帝释来主宰,也不是非因、无因凭空形成,唯一是由离越本人所造的恶业,反过来戏弄了自己。如是反复思维,就能深刻体会到业力甚深不可思议,果随业转,造什么样的业,必然感受什么样的果,就像空谷回响一样,传什么声音出去,就会回应什么,丝毫不会错乱。我们如何待人接物,反过来会得到同类的回报,这叫感受等流。认识这个道理后,就会知道对待宇宙万物的方式决定了我们人生的成败。因为在面对每个人、每个生物、每件事的时候,自己所做的一切都会回到自己身上。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哪怕是对待一个地位低下的人、一只蚂蚁或者一朵花,如果是一种不善的方式,终究会障碍自己。反之,如果我们能够以友善的态度和语言来对待万事万物,自己也决定会收获整个世界回应的美好。只要对因果之理生起定解,就会懂得做人的准则就是一个“善”字,只有善的方式是合理的,此外再也没有其他方式。这就是感受等流给我们的启发。

  因此,大家对因果务必要谨慎取舍。这里之所以引用许多圣者的公案,就是在提醒我们:连已经获得解脱的阿罗汉、菩萨、佛陀,显现上也会感受果报,更何况我们凡夫人?如果现在自己无缘无故蒙受不白之冤、枉遭诽谤等等,要明白这是自己前世说妄语的果报,没有必要对造谣生事者恨之入骨或恶口谩骂,而要尽可能地观想:依靠这场风波可以净除我的累世恶业,这样说来,他们对我的恩德实在不薄。由此而满怀喜悦之情。

  如果能这样做,我们不但不会起烦恼,还会生起感恩之情。所以,平常一定要观察自己的相续,这一点特别重要。如果不经常串习因果的法要,一般人在当面或背后听到一点对自己不利的言语就马上火冒三丈:你凭什么这么说!找大家来对质!不对质不行!这样到处囔囔。如果懂道理,就没有必要这样子做。

  持明无畏洲(晋美林巴尊者)说:“怨敌反对亦使修行增,无罪遭到诬陷鞭策善,此乃毁灭贪执之上师,当知无法回报彼恩德。”怨敌的反对也能使修行增上,无辜遭到诬陷能鞭策自己坚持行善,这都是毁灭贪执的上师来到了,应当了知这样的恩德实在是无以为报。从这个方面来讲,如果没有怨敌,我们的修行也不会增上,所以要特别感恩他。《佛子行》也说:“何人大庭广众中,揭露吾过出恶语,于彼亦作上师想,恭敬顶礼佛子行。”

  离间语的果报

  离间语的异熟果是后世堕入三恶趣,或者堕在拔舌、烊铜、犁耕等地狱中长劫受苦,或者堕在畜生道中啖食粪便,或者如同鹈鹕鸟一样无有舌根。

  其中以破坏僧众和合,果报最为严重。昔日,提婆达多破坏僧众和合时,整个三千大千世界的众生都无法生起善根。虽然今天不会发生真正的破和合僧,但是挑拨师徒之间的关系、佛教团体之间的关系却很容易发生。这种罪业近似无间罪。如《文殊根本续》说:若有一个在寺庙、上师之间制造矛盾,犹如搅拌血液之棍子一般的人,死后立即堕入无间地狱中。若挑拨僧众发生纠纷,直至僧众没有和合之前,当地的所有众生都因为生嗔心而堕入地狱,而且好似焚焦的大地无法生长苗芽一般,发生纠纷所在地数由旬内不能生起修持佛法的功德,这个果报特别严重。在汉地经常能听到“我的上师怎么样,你的上师怎么样”之类的话语。 这样在上师和弟子之间、上师和上师之间制造矛盾非常不好,一定要注意!还有的人说“我是学藏传佛教的,你是学汉传佛教的,他是学南传佛教的”,或者说“我是学净土宗的,你是学禅宗的,肯定不一样”,这样互相指责、宣说不是,造成团体之间的矛盾,罪业非常严重。我们也很容易造下这样的罪业,希望大家一定要注意!实际上,无论藏传佛教、汉传佛教,还是南传佛教,都是本师释迦牟尼佛传承下来的教法。我们都是同一个本师。只不过众生的根基意乐不一样,佛陀宣说的法门不一样。但一切佛法都是我们皈依的对境,对此我们务必要生起正信。

  离间语的同行等流果:生生世世喜欢说离间语。

  离间语的感受等流果:眷属不和、亲族鄙恶。如《华严经》云:“两舌之罪亦令众生堕三恶道。若生人中,得二种果报:一者、眷属乖离,二者、亲族弊恶。”离间语破坏人与人之间的和睦关系,使不和合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以这种业将来会感得身边的眷属彼此不和、是非很多、互相勾心斗角,或者眷属不诚实、表里不一,即使劝说也不听从,反而进行辩驳。而且感招眷属极其恶劣,方方面面都不如人意。此外还会感招来世舌根不具、口气发臭、喑哑不能言语,或者语不流利、齿不齐整洁白,纵然口说善语,他人也不信受。

  离间语的增上果:离间语的业相是使人关系破裂,人与人之间乖离不相通,矛盾重重,因此感得器世间处处不通畅,住在山丘坑坎等地势高低不平的地方,道路难行,有山河阻碍,充满了怖畏恐惧的因缘。或者出生在不和合的家庭,或者身处不和合的团体中。《正法念处经》云:“何人两舌说,善人所不赞,生处常凡鄙,在于恶处生。”任何人说离间语,善人都不会赞叹他,将转生于鄙恶下劣之处。

  离间语的士用果:恶业日日增上。

  有情之间的关系,有和合和乖离两种。弥勒菩萨在《辨法法性论》中说:有情界就是以彼此作为增上缘。当互相和合的时候,处在良性交流当中,对双方都有利益,如果彼此关系恶化,互相乖离,一定是两败俱伤,而且因为业增上广大,乃至没有和好之间,在无量生死之中,两人都是违逆的关系。所以,我们应当发愿全世界的夫妻、兄弟、朋友、父子、君臣彼此都能和睦相处,愿一切众生彼此和合。当众生出现矛盾时,如果乐意他们不和合,从中做了破人关系的凶手,以这种业会有严重的后果。

  《阅微草堂笔记》里有一则离间语业的公案。以前江宁有一个书生,他独自住在老家的废园中。一天晚上,他在书房读书,一个艳丽的女子在窗边窥视,他知道这不是鬼就是狐狸,因为那女子面容姣好,所以也不感到害怕,便唤她入室。女子入室后一言不发,问她话也不回答。这样过了一个月,书生始终不知道她的来历。一天,书生再三询问,她才取笔写道:自己是明朝某翰林的小妾,因为平生巧于离间,使翰林一家形同水火,以此恶业,死后堕为哑巴鬼,已经沉沦鬼道二百余年,若能为她书写十部《金刚经》,则能超拔出苦海。书生便帮她写了十部《金刚经》。写完的那天,女子来拜谢书生,并取笔写道:凭借写经忏悔之力,现已脱离鬼趣,但由于前生罪重,尚须当三世哑女方能言语。可见,说离间语获得哑巴的果报。

  四明葛鼎鼐在学宫读书时,每天上学都要经过土地庙。有一天,庙祝梦到土地神告诉他说:“葛状元经过时我都得起立向他致意,希望你为我修一道小墙以便遮挡他。”庙祝按照土地神的吩咐,找好了工人,正准备动工,又梦到土地神托梦说:“不用建小墙了,葛鼎鼐替人写了离婚书,功名已被削尽,我不用向他起立致意了。”原来当时有位乡人准备要抛弃妻子,但因为他不会写字,于是就请葛鼎鼐代笔写休书。葛鼎鼐听了庙祝的话大为后悔,就尽全力挽回乡人夫妇的婚姻。后来他只考中了乡榜,做官只做到副使。

  人伦之中,夫妻是非常重要的一伦,如果自己亲自参与或者随喜别人破坏夫妻关系,都是非常损福德的事情。表面上看只是两个人分开而已,实际上关系一旦破裂就很难破镜重圆,造成双方很深的痛苦。而且伴随家庭的破裂,父子、母子、公婆等一系列的人伦关系都会损坏。前后的因果算起来是一笔很沉重的业债。有些家庭夫妻双方整天争吵,朋友或子女都觉得两个人分开对双方都好,还会劝说他们离婚。其实这样做也属于离间语,因为怀有愿夫妻关系破裂的心。

  人伦是由业决定的,彼此以缘分走在一起,未作不会相遇,已作不会空耗,所以不能以个人的分别心强行左右。上面的公案中,最开始葛生有考中状元的福德,土地神都得起立致敬,但葛生写了离婚书以致功名削尽,连土地神也懒得理他。可见果报感应迅速,一言一行都有因果。积德行善,人会变得越来越尊贵,而造恶损人,就会变得很卑贱。仔细想想自己以前是不是造过这样的恶业,如果造过一定要好好的忏悔。尤其是现代人,稍微听到亲朋好友诉说婚姻不满,就不明事理劝人离婚,这样很损福德。公案中的葛鼎鼐明白道理后立即后悔了,并竭尽全力挽回这对夫妇的婚姻,但最后也只能做副使而已。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

  恶语

  恶语的异熟果是堕入三恶趣,如《正法念处经》云:“常说善妙语,舍离垢恶语,垢恶语污人,能令到地狱。”又说:“恶口第一恶,说已到地狱。”《法华经》中说:“若有恶口、骂詈、诽谤,获大罪报。”

  恶语的同行等流果:生生世世喜欢口出恶言。

  恶语的感受等流果:常闻恶声、言多诤讼,意思是经常听不到一句悦耳之语,自己所说的语言也成了争论的话柄。如《华严经》云:“恶口之罪亦令众生堕三恶道。若生人中,得二种果报:一者、常闻恶声,二者、言多诤讼。”

  恶语的增上果:粗恶语的相,是语言不柔和、出口伤人、内心无有慈悲,以此感生的器世界是大地有许多枯木、荆棘、瓦石、砂砾,处处都是令人不悦意的景象,而且枯槁干涸,无有池沼河流,地面龟裂或盐碱之地,到处都是丘陵、险坑,充满诸多怖畏恐惧因缘。

  恶语的士用果:果报日益辗转增上,难以清净。

  在各种恶语中,对佛菩萨、比丘、沙弥、上师、父母说恶语,或者诋毁佛像、佛塔,属于极重罪,必然堕入地狱。从前,婆罗门迦毗罗对迦叶佛的诸位比丘说了“马头、牛头……”许多这样的恶语,结果转生为头上长有十八个头的鲸鱼,在长达一劫的漫长时间里不得解脱,当这一果报穷尽后又堕入地狱。

  从前有一个人对着一尊断了手指的佛像说“断指佛”,话音刚落,他的手指就断了。本来,那尊佛像的确没有手指,在一般人看来这样说不会有过失,但由于佛是严厉的对境,他当下就感受了断指的果报。所以,我们不能随便评价佛像,如果说某位佛菩萨身相不庄严,自己必定会感受痛苦的果报。

  有的人请佛像时说“我请一个胖胖的弥勒佛”,这样将生生世世变成肥胖的人。还有的人看见佛像造型不好或工艺不是很精美,就直接说“这个佛像不好看”,这也将造下严重的口业。如果觉得佛像的外观不理想,只能说工匠的手艺不好,不能直接说佛像不好。佛陀本身已经圆满了所有的相好庄严,只不过是工匠的制造工艺有问题,佛没有不庄严、不好看的。

  还有一个人对着迦叶佛的遗塔讥讽地说:“这个佛塔太大了。”结果他于许多世中转生为侏儒。

  诸如此类的公案还有很多。当然,如果只是觉得佛像或佛塔太大、太小,并没有不好的看法,这样说可能也没有过失;但如果以讥讽的语气说,则有很大的过失。现在有些不信佛的人经常故意对佛像挑毛病,说一些难听的语言,这些人以后一定会感受痛苦的果报。如果以前因为不明了道理,说了类似的话语,一定要精进发露忏悔。

  明朝末年,苏州有一位姓秦的书生,聪明好学,而且多才多艺,尤其擅长作诗词,他才思敏捷,可以即刻写成文章,他的缺点是个性轻狂刻薄,说话不让人。见人有缺点,就写诗攻击对方;听到某人行事可笑,就把这事写成歌词嘲笑对方。

  有位邻居在男女之事有失检点,他知道后,当即写了十首《黄莺儿》的词调笑,内容绘声绘色,写得很露骨。这首词远近流传,因为这件事他多次挨揍,当街被打,甚至被人剥开衣服来痛打。还有一次,也是因为填词成歌,讽刺他人的行为,结果被人诬告吃官司。因为宿世的习气太坚固,他一直改不过来。晚年时他染上了疟疾,病好不久就精神错乱,常常吃自己的粪便,又取刀割自己的舌头,幸好被家人发现,夺下他的刀。家人没办法,只能把他关在一间空房里。他找不到刀,就一点一点嚼自己的舌头,再和着血吐出来。房间里发出一股难闻的臭气,让人作呕,而秦生自己却一点知觉也没有。有一天,他从窗户的缝隙中看见一把劈柴用的斧头,就破窗而出,举斧把自己砍死了。

  为什么公案中秦书生的果报如此惨烈?就是因为他为人刻薄,不宽厚、不包容。一个人绘声绘色地描述他人的缺点和隐私并以此为乐,必定会引起对方的怨恨,况且把它作成诗歌,让千百人都知道,使恶业增长广大,无形之中福德消尽。我们这条舌头如果用来劝人行善、注重因果,或者劝人发菩提心、念佛法僧,则是功德无量;相反用它来宣扬邪说、传播过恶,那也是罪业无量。秦生以前世的善业力,今生才有这样好的舌根,可是他却将巧舌变为恶口的利器处处伤人,结果自嚼舌头,发疯自残,最后自杀,报应竟是这样的准确而惨烈。其实不仅仅是舌头,我们这个人身就是一把双刃剑,如果今生用人身行善积德那就对了;如果用人身造恶那就太可惜了,还不如少活几年,少造些罪业为好。

  另外,即使别人有过错,我们也不要宣扬他人的过失。他人有错,自然会承担相应的果报。若我们去指责宣扬,那果报只能自己承受。在《三戒浅释》中也说过,即使知道僧众破戒,也不可宣扬其过失,一是对境严厉,二是宣扬他过,口出恶语,引发他众退失对僧众的信心,果报极其严重。

  所谓祸从口出,我们应对口业特别谨慎,平时说话要和和气气、温文尔雅。特别值得强调的是,对于一些圣者的殊胜行径,凡夫无法揣度测量,仅仅从表象上根本无法判断对方的境界,所以更要谨慎。关于这方面的内容,大恩上师在《善护口业》一文中已经做了详细的开示,大家可以好好看一看。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圣人、菩萨身居何处,理应对一切有情观清净心,宣说称赞他人的功德。如果对一位菩萨妄加诽谤、恶语中伤,这比杀害三界所有众生的罪过还要严重。如乔美仁波切在《极乐愿文》中说:“诽谤诸菩萨之罪,较杀三界有情重,发露忏悔无义罪。”我们说话一定要注意。你们可以观察自己,有的人比较聪明,说话很流利,反应也很快,别人刚说一句话,他就已经反驳了五六句,还沾沾自喜地觉得自己有一点小聪明。这其实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以世聪辩智徒然造业而已。这样的聪明不是真正的聪明,也不是真正的智慧,有智慧的人肯定不会这么做。

  绮语的果报

  绮语的异熟果是堕入三恶趣。

  同行等流果是生生世世爱说绮语。

  感受等流果是言无人受、语不明了。如《华严经》云:“绮语之罪亦令众生堕三恶道。若生人中,得二种果报:一者、言无人受,二者、语不明了。”不具实义的绮语说多了,久而久之就会摧毁自己的语言能力,说话有威信的会变得说话没人听,有辩才的会失去辩才。即使想表达有意义的话题,因为业力不自在的缘故,一出口就是啰啰嗦嗦一大堆,没有明确表达的语言能力。这就是业力很微妙的地方。

  绮语的增上果,如《瑜伽师地论》云:“若器世间,所有果树,果无的当,非时结实,时不结实,生而似熟,根不坚牢,势不久停,园林池沼,多不可乐,饶诸怖畏恐惧因缘;如是一切是绮语增上果。”

  绮语的特征是语言没有实义,由此感招果树不结果实,还没到结果的时节便已结果,到了时节反而不结果,没有成熟却看似成熟,这些都是不具实义的相。“根不坚牢”,就是树根不坚固。如果语言具有实义,外境草木的根就会很坚牢;相反,如果人人都说无实义的语言,这个世界从家到国、到外器世界都会变得没有根。“势不久停”,就是不会长久安住,没有一个稳固的结果。“园林池沼,可乐极少”,就是园林、水池之中少有悦意景象,换句话说,因为绮语的业力,会导致美好的事物渐渐消失。可见,人与自然之间关系密切,起心动念、身口意造业,都和这个世界息息相关。因此,若想对世界、自然界的生态秩序有所帮助,就应当在自心上调整。人心调整好,世界才会向好的方面转化。

  士用果:恶业日日增上。

  喇拉曲智仁波切在《极乐愿文大疏》中提到:在念诵仪轨、咒语时本应专心,可是有些人在念诵仪轨时废话连篇,与兴趣相投的道友互相打闹、交头结耳,到了中间念咒时,便取出一个如黑肠子般的鼻烟壶开始吸烟,或者做喝茶、闲聊等种种非法行。这样的念修很不如法,断送自己和他众念经的善根,其罪过与舍法罪一样重。

  其实,在念诵经咒时本来就应该止语,这样功德才大,如果夹杂闲言碎语功德就不大了。莲池大师在《竹窗随笔》里讲了一个公案:明朝总兵戚继光常念《金刚经》,当他镇守苏浙的三江一带时,一夜梦见一位阵亡的兵士对他说:“明天我遣妻子来拜见您,求您为我诵经一卷,使我脱离冥道之苦。”第二天,果然有一妇人哭哭啼啼地来求见戚继光,恳请他为亡夫念一卷《金刚经》,戚公便答应了她的请求。次日清晨,他就为那位兵士诵经回向。当天夜里,戚公梦见那位兵士对他说:“承蒙您为我诵《金刚经》,可惜只得半卷功德,因为经中夹杂了‘不用’二字。”戚公觉得奇怪,仔细回想,才记起诵经到一半时,夫人派婢女送茶饼,自己远远看见就挥手示意拿回去。当时口中虽然没说,但心中起了“不用”的念头。第二天早晨,戚公事先把门关好,至诚诵经回向,夜里又梦见那位兵士前来道谢,说己经获得超度了。莲池大师说,这件事是他听一个叫东林的僧人说的,东林很诚实,很有道行,绝不会妄语,因此这件事应该是真实不虚的。

  按照这个公案来看,念经时连起个杂念都不行,这个要求对一般的人也许有点高了,但最起码我们在念经时不要说闲话。现在很多人念经时把手机放在前面,念着念着还打个电话说一大堆闲言碎语,然后再继续念。这样念经,功德会大打折扣,尤其在打坐观修时通电话,影响更大。

  《缁门崇行录》里有一个公案:宋朝光孝安禅师曾担任清泰寺的住持。有一天,他在定中见到两个僧人靠着栏杆交谈,最初有天神拥护,恭敬倾听他们的谈论,一段时间后天神就离开了。不久有恶鬼在旁边唾骂他们,并扫除他们走过的脚印。禅师出定后就询问他们,才知道他们最初在讨论佛法,然后讲一些家常之事,天神于是离去,最后谈到财物供养,恶鬼也唾骂他们。禅师了解事实真相后,终生不再谈论世俗琐事,最终在佛法上有大成就。

  从这个公案可以看出,如果一个人如理行持善法,会感召善神的护持;如果一个人做非法的行为,不仅善神不会护持他,连恶鬼也会厌弃他,有正见的人更不会恭敬他。修行人要自尊自律,这样才能成为别人尊重的对境。与好说绮语之人交往相处,将毁坏自己的善根,最终被引入恶趣。《入行论》中说:“伴愚必然生,自赞毁他过,好谈世间乐,无义不善事。”意思是,若与凡夫愚者交往,必然会导致自赞毁他,以及喜好谈论世间享乐、无义事、不善事等诸多过患。所以,恶友的影响确实很大,能很快摧毁自己的善根和道心。一个人要向上走,一百个好人拉都很困难,可是要向下滑,一个恶人就能把他引入恶趣,所以我们应该远离恶友。宗喀巴大师的《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发愿文》中发愿说:刹那亦不随恶师恶友增上而转!我们也应如是发愿。

  有人有疑惑:道理只是简单的一句,为何却要参阅那么多的公案呢?

  如果阅读思维众多公案与阅读不思维公案的效果一样,那就没有必要说那么多公案了。通过阅读思维公案能够加深我们对因果的认识。宗喀巴大师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也说,应由过去因缘引发定解,意思就是以公案为样本,心中按照公案以总相的方式来作观察思维,这就是引生定解的方法。比如别人告知一个抽象的道理,一时难以领会,这时就可以根据事实加以说明。因为抽象的道理本来就是事相中的道理,不离开具体的事相,只有对事相观察到量,才能在心中引发定解。如果没有具体地了解有关事相,缺少现量和比量的具体观察,就难以对所说的道理生起定解。

  那公案的价值何在?通过对公案的学习,我们也可以对未现量见到的事建立概念,并引生定解。以凡夫狭隘的心识无法彻见因与果的关系,无法凭自力得出有关业果的规律。然而,佛陀能现见所有的前因后果,并以他的现量所见为我们宣说,我们依照佛语便能产生定解。比如我们从未去过云南,但是通过不断观看有关云南的社会、风土人情、自然环境等方面的电视画面,对云南这片土地,必然会产生许多确切的认识。同理,借由世尊所开示的诸多因缘,我们便可以认识:某种黑业,它的果是何种痛苦;某种白业,它的果是何种安乐;某种轻微的业,它的果是何等广大。通过这样不断比量观察,来建立业与果的关系。当观察到量时,决定会引生定解,这时便能从大量事相之中得出结论,心中决定一切法的确是由自业所决定、业的自性确实是增长广大的。定解一旦生起,新的世界观、人生观便会发生,行为也将随之而改变。所以,决定是依照佛语才会生起定解。

  (2)语善业

  语善业分二:一、释义;二、果报。

  ①释义

  语善业包括不妄语、不两舌、不恶语、不绮语。具体来说,一个圆满的语善业也包括对境、意乐、加行、究竟四个条件。以不妄语为例:不妄语的对境中,所缘境是能知言解义的他人,所说义是见闻觉知中,未见说未见,已见说已见等;意乐三支中,观念是了知妄语的过患很大,发心是发起了不妄语的心,同时应具备无贪、无嗔、无痴;加行为止息种种口是心非之言,比如受持不妄语戒,谨慎防护自己的相续;究竟为圆满止息妄语。其余三种语善业也可以此类推而分析。

  ②果报

  语善业的果报也分为四种。

  从异熟果来说,以解脱为目标所行持的善法可以令我们暂时感受人天乐果,究竟获得佛果。《般若八千颂》云:“尊者舍利子,以何善根趋入人间、天界复成就无上正等觉?以发无上菩提心摄持之十善、四禅、四无色灭定、六度,中间永不灭尽也。”

  从同行等流果来说,不妄语者生生世世都说诚实语,不说虚妄之言。不两舌者来世不会挑拨他人关系,不恶口者来世也会言语柔和,使人如沐春风。不绮语者来世出言具有实义,不说闲言碎语。

  从感受等流果来说,断除妄语,众人交口称赞、不被欺瞒哄骗;断除两舌,眷属和合融洽、亲族贤德善良;断除恶语,常闻悦耳之语、语言不致争讼;断除绮语,言语具足威力、辩才增上无碍。

  从增上果来说,与四种不善语业相反,断除妄语者,农作、行船等事业兴盛广大,人与人之间相互信任;断除离间语者,生于众人和合、地势平坦、道路通畅之处;断除恶语者,转生于土地滋润肥沃、瓦砾荆棘鲜少之处;断除绮语者,转生于果实应时成熟、海湖严饰之处。

  四种语善业的士用果都是善果日日增上,能够如意成办一切所愿。

  此外,若能在断除四种语不善业的基础上,行持四种殊胜语善业,功德不可思议。四种殊胜语善业即是:不仅断除妄语,而且说诚实语;不仅断除离间语,而且化解仇怨;不仅断除恶口,而且说柔和语;不仅断除绮语,而且说具义语。

  现在我们已经讲完了四种语不善业和语善业,大家应反观自己:自己说过多少妄语?说过多少离间语?说过多少恶语?说过多少绮语?既然知道自己造作了如此多的语恶业,就一定要在上师三宝面前发露忏悔四种语恶业,誓不再造。再以正知、正念、不放逸三者谨慎取舍自己的口业,力求从今往后唯一行持语善业。进一步来说,再观察自己这一辈子造作了多少殊胜的语善业,如果有,应回向一切众生离苦得乐,往生极乐世界,究竟成佛。

  无论是修学净土还是密宗大圆满、大手印等殊胜法要,都非常有必要学习这些因果方面的道理。如果没有因果正见的护持,修任何法也没有多大意义。比如,我们好不容易通过念经放生净除了一点点业障,但又因为不懂得因果的道理而造了严重的恶业,如是进一步退十步,难以获得解脱,这就像试图把一个没有底的瓶子灌满水一样,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有的人并不重视因果取舍,心里想着:自己的上师如此殊胜,遇到的法也是如此殊胜,不需要谨慎取舍因果也能获得解脱,但这是不可能的。就像有的领导虽然很想解救犯人,但如果犯人的罪太重,领导也很难帮得上忙。佛陀也说:我为汝说解脱之法,当知解脱依赖于自己。

  因此,站在对自己负责的角度,大家一定要通达这些因果之理,忏悔往昔所造的恶业,发誓以后再不造恶,之后再精进修行并发愿往生极乐世界,这样才有机会在今生获得解脱。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 请分别说明妄语、两舌、恶语、绮语业道圆满的条件是什么。

       2. 请分别说明妄语、两舌、恶语、绮语的四种果报。看到这些果报,你有何感想?如果已经造下这样的业,你应该怎么做?

       3. 为什么不能赞成、支持或者随喜他人离婚?

       4. 为什么在师徒、寺院、佛教团体之间挑拨是非的罪过非常严重?

       5. 阅读思维公案有何必要?

       6. 请根据不妄语业道圆满的条件,说出不两舌、不恶语、不绮语业道圆满的条件。

       7. 四种语善业的果报是什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