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文章查看

《开显解脱道·讲记》第十课

视频加载中...
下载视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已经讲到颂词“黑白业果永时亦不虚”,十种不善的黑业与十种善妙的白业所感的果报永时亦不虚。思维业果道理有总思维和别思维,先思维业果总相,包括业决定、业增长广大以及未造业不会遇、已造业不失坏三个方面。

  所谓业决定,是指一切痛苦和安乐都是由善恶业所生,而苦乐的种种差别也是由善恶业的种种差别所生。每一个业因必定会恰如其分地显现其果报,绝不会颠倒和紊乱。比如行善不可能感苦,造恶不可能得乐;同样是善业,布施不是相好的根本因,持戒不是增财的根本因。世间的一切万法都遵循着这个苦乐的法则,永远不可能有什么超越性的变异。如果能对此生起坚固的定解,我们肯定能做到黑白分明、善恶分明,身语意的一切行为必将唯善是从。因此宗喀巴大师说,对业果的决定无欺获得不移正见,是为一切佛弟子的所有正见,是一切白法之根本。

  业增长广大是指因微果著。即使是微小的善业,也能感发极大的乐果,曾有七只昆虫从树叶上掉落到水中而随波逐流右绕水中的佛塔七圈,以此因缘后世转生为贝若扎那译师等预试七人,也就是藏地最初的七位出家人,获得成就解脱。即使是微小的恶业,也能感发极大的苦果。《贤愚经》云:“莫想罪微小,无害而轻蔑,火星虽微小,可焚如山草。”火星虽然微小,却可以焚尽堆积成山的干草,同样,罪业虽然微小,也会带来莫大的危害,故不要轻视微小的罪业。所以我们不管何时何地,一定要尽最大努力断除包括一毫一厘在内的所有恶业,积累包括一丝一毫在内的一切善业,并将一切善根回向众生,让众生离苦得乐,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究竟成佛。

  “未造业不会遇、已造业不会失”,是从正反两方面对业决定之理再加阐述。佛说:“纵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如果没有造集能感苦乐正因的业,就绝对不会遇到此等业的苦乐果报。而我们已造作的善恶业,不会因为时空转换而无缘无故地减弱或者消失,也不会被地、水、火、风等外法所毁灭。虽然业力的成熟有快有慢,有的是现世报,有的是来世报,有的是后世报,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旦因缘聚合,必定感受其果报。

  以上三条业果规律是大原则,有的论典里也将最后一条原则分开阐述,称为业的四大原则等。无论如何,上述业果规律贯穿器情世界一切万法;后面分别思维十不善业和十善业及其果报的差别,也是由这三大原则展开,所以应对此获得定解。有了基本的定解后,后续的修学就能顺利进行。

  因果之网极其广大,世间的通讯卫星、互联网等设备也只有在器材能够覆盖之处辐射全球,而因果业网则遍及大海、虚空乃至宇宙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众生界,诚如《正法念处经》所言:“化无量业网,诸心之种子,心集业难知,唯除诸如来。”由众生心识为种子而化现出的无量世间业网,不同的心积聚了不同的业,不同的业幻现出包罗万象的世界、千姿百态的有情。而这其中细微的因缘,唯有断除一切烦恼障、所知障的佛陀才能明了。

  无论是具足权势的世间尊主,还是神通广大的梵天天人都无法明晰世间万法是从何而生的,就连内道佛子补处弥勒菩萨和文殊菩萨也因为没有断尽习气障,而对因果无法充分洞悉。可以说因果规律比空性还要难以证知,如龙树菩萨说:“空性由理亦能知,因果甚深极难证。”空性的道理用推理的方式也能了知,比如中观自续派和应成派的共同五大因、中观应成派不共的四大应成因,或者因明的三相推理,但是细微的因果连十地菩萨都无法通达,所有的因果道理,只有一切智智的佛陀才能圆满通达。声闻、缘觉虽然能通达和开演空性的精妙义理,但对业果的细微道理,也有四种不知,分别是:

  一、地点遥远而不知。比如目犍连尊者是佛陀座下神通第一的弟子,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转生到具光佛刹土,因为具光佛刹土距娑婆世界有八万俱祗,而阿罗汉的神通只能见到自己附近的地方,根本无法测量很远的对境,但佛陀却完全了知。

  二、时间久远而不知。比如说华杰施主在100岁时想要出家,但是舍利子等诸位阿罗汉都观察不到他出家的因缘,就没有同意他出家的请求。后来佛陀通过遍知的智慧观察到,华杰施主在久远劫以前曾转生为一头猪,因被狗追赶无意中绕了一圈佛塔,以此善根他可以出家并获得成就。这就是三宝的殊胜性。如果家里人不信佛,我们可以有意无意地在他们面前念一些佛菩萨的圣号、心咒,给他们种下解脱的因缘。华杰施主的公案就是这样的。华杰施主把七个儿子一一拉扯长大,还给他们娶了媳妇,却被他们无情地赶出了家门。他看到佛陀和众眷属,也想要出家,但是阿罗汉们观察不到他出家的因缘就没有同意。他特别伤心,说:“家里也没有人要我,想出家也没有人要我。”就这样一边哭一边走到恒河边想自杀。而佛陀是一切智智的圣者。对于一切众生的苦乐、哪个众生得度、哪个众生堕落,佛陀都无碍了知。当佛陀知道他想自杀,就一刹那出现在他面前,把他带了回来,并对众人宣说他在久远劫以前曾种下一个善根,以此因缘可以出家成就。最后他如愿出家并证得了阿罗汉的果位,获得解脱。

  三、因果无穷而不知。如阿罗汉罗睺罗说:“孔雀斑斓之翎羽,因之分类各相异,知彼即是遍知者,非遍知智不了知。”孔雀开屏时羽毛色彩斑斓、美丽非凡,但若想知道不同颜色的羽毛分别是由什么样的业而产生的,就只有佛陀才能了知,阿罗汉是说不出来的。因果的内容深奥广大,唯有佛陀才能遍知一切因果。

  四、佛法甚多而不知。虽然舍利子的智慧超胜所有的凡夫、阿罗汉,但佛陀在多生累劫中有漏和无漏的戒蕴之量,他也根本没办法衡量。

  佛在《浴像功德经》中说:“诸法从缘起,如来说是因,彼法因缘尽,是大沙门说。”诸法是指的轮回、涅槃和道位所囊括的一切法,诸法都是由因所生,关于如何由因所生的道理,唯有佛陀才能了知。

  为什么佛陀的智慧超胜其余圣者?因为佛陀具有如所有智和尽所有智的遍知。

  佛陀如理如法现前证悟一切万法之实相胜义谛,这是如所有智。由于证悟其空性,对于所知轮回、涅槃和道所包含的诸法,如同镜子映出影像或庵摩罗果放在掌中一样同时了知,这是尽所有智。

  佛陀是遍知的,这可以从了知一切所知和了知殊胜必要两方面来说明。所谓“了知一切所知”,是指佛陀对大地微尘数目、大海水滴数目等现象可以完全清楚了知。讲述佛陀了知一切所知,只是为了让所化众生生起信心,除此之外没有多大必要。

  “了知殊胜必要”,是指佛陀彻知轮回、涅槃的因果。具体来说,佛陀如理如实了知轮回的因——集谛、轮回的果——苦谛、涅槃的因——道谛、涅槃的果——灭谛。佛陀了知轮回涅槃的因果取舍才是最重要、最关键的,唯有如此,我们才知道自己为什么转生轮回,怎么样才能脱离轮回,其他道理说再多也没有用。因为佛陀了知苦集灭道的取舍,所以宣说了取舍善恶因果的道理,想要解脱获得灭谛就必须跟随佛陀的脚步。现在我们因生生世世造作恶业而感受苦果,如同一位已经服用毒药的病人。虽然不想受苦,想要治好自己的疾病,但如果不阻断感受苦果的因,不停止造业,而去采取世间种种保养治疗的方法,就如同不停止服毒却妄图痊愈一样,这是不可能的。这就相当于妄图因不灭而果灭,即不断除恶业的因而妄图获得安乐的果。实际上,只有灭因才能灭果。只有依照佛陀的教诲,灭除会引起烦恼痛苦的因,才能最终如病人痊愈一般断除烦恼,获得永恒的安乐。如经中说:“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因为菩萨知道造痛苦的因必定会感受痛苦的果,但是凡夫众生不懂得这个道理,等果报现前才知道害怕,这就是不明白因果道理的原因。

  所以,学习业因果非常重要。阿底峡尊者曾说:“智者不造业,彼果恶趣苦。”又说:“极其甚深的唯一是业果,现见本尊也不如对业因果生起坚定不移的诚信,这是最殊胜不过的了。如果根为毒,那么树枝等一切都是毒。”现见本尊也不如对业因果生起信心殊胜。如果对业因果不了知,造了恶业还以为是行持善业,这就像树根有毒,一切树枝树叶都会有毒。如果我们不重视因果,以后任何法要都修不上来的。

  阿底峡尊者经常以此等比喻来宣说业果的道理。由于尊者在藏地阿里地区唯一宣讲业因果,因此被共称为“业果上师”。

  仲敦巴尊者说过:“如果堕入三恶趣中,那么唯有受苦,无有一分快乐。”又说:“活时无论造善恶,果报后世将出现。”“今若不勤行善业,后世必定受痛苦。”还警告各位修行人:“诸位尊者, 还是不要太粗心大意,此缘起可是细致微妙的。”博朵瓦格西也曾殷切教导:“我们如今若断除十不善业,奉行十善,则三恶趣求也不得;相反,如果弃离十善而肆无忌惮地造十恶业,那么善趣与解脱寻而不得。”“注重甚深业与果,空性理亦能牢固。”如果唯一奉行十善业,即使想转生到三恶趣也不可能如愿;相反,如果不行持十善业而造十不善业,即使想寻求人天善趣与三乘的解脱果位也求不得。还有,如果对甚深的业因果很重视,那修持空性也能获得稳固;如果对业因果没有获得定解,不但对修持空性法要没有帮助,还会造下很多恶业。很多人只知道“一切万法都是空性的”,心里觉得“反正杀盗淫妄等恶业也是空性的”,继而肆无忌惮地造各种恶业,这样就很麻烦。很多人修行修不上来的原因就是对业因果的道理不明了,没有生起定解。有的人即使懂一点道理,也没有确立真正的定解。

  卡龙巴尊者问普穹瓦格西:“您说唯有业果最为重要而现在所进行的讲、闻、修教无有价值,只有业果难能可贵,是这样的吗?”格西回答:“的确如此。”闻思修本来是佛法的精髓,但是如果对业果没有信心,那所谓的闻思修、讲辩著都没有了任何的价值。业因果的道理是世间的正见,是我们的根本正见,这是最基础的法要。没有这个基础,后后的修行就很难确立起来。

  朗日塘巴尊者向金厄瓦格西请求教言时,金厄瓦格西说:“阿底峡尊者所传的思维业果就是我的窍诀,我的想法。”

  喀绕巴格西教诲说:“产生恶趣苦之因,即是恶业当断除。”

  卡绕瓦尊者是这样说的:“业果未纯熟之前,喜爱高高法门者如同冰上建筑一般。”可见,业因果的道理是最基础的法要。如果基础不稳固,对因果没有生起定解,那修习再甚深的法门,如大空性、大手印、大圆满等法要,就像在冰上建筑一样不牢固。噶当派的诸位大德都再三强调了学习业果的重要性。我们务必对业因果之理生起诚信,在一切时处摄持和引导自己的行为,趣入离苦得乐的解脱之道。

  现在开始讲解思维业果别相。

  (二)思维业果别相

  由思维业果总相,已经知道了苦乐因果各各决定、业增长广大以及未作不遇、已作不失这三个道理,但业果的种类无量无边,应当对哪方面的业果道理发起定解而做取舍呢?

  能够行持善业和恶业的门径,决定只有身语意三门。除身语意之外,没有其它行持善恶的门径了。而三门一切善不善业,虽然不能完全含摄在十业道中,但世尊在《正法念住经》等经中,把最根本、最重大的恶行统摄为十种,即十黑业道,或称为十不善业。了知这些恶业的过患后,就想办法把它们断除,由此产生诸多大义利,而世尊将断除恶业的善行归摄为十白业道,或称为十善业。

  什么是十不善业呢?如《十不善业道经》云:“此十不善业道,体性是罪。若乐求佛道者远离彼过。当如是知,何等为十?所谓身业三种,语业四种,意业三种。于是义中今当解说。身三种者:杀生、不与取、欲邪行。语四种者:妄言、绮语、两舌、恶语。意三种者:贪、嗔、邪见。”《三十五佛忏悔文》也说:“身业有三种,口业复有四,以及意三业,十不善尽忏。”

  杀生、不与取、欲邪行三种恶业为身不善业;妄语、离间语、绮语、恶语四种恶业为语不善业;贪心、嗔心、邪见三种恶业为意不善业。十不善业属于自性罪,无论有没有皈依受戒,十不善业都是不能做的,造了业肯定要感受相应的果报。

  什么是十善业呢?《佛说十善业道经》云:“言善法者:谓人天身、声闻菩提、独觉菩提、无上菩提,皆依此法以为根本而得成就,故名善法。此法即是十善业道。何等为十?谓能永离杀生、偷盗、邪行、妄语、两舌、恶口、绮语、贪欲、嗔恚、邪见。”不杀生、不偷盗、不邪行为身善业,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为语善业,远离贪欲、远离瞋恚、远离邪见为意善业。

  简单来说,思维业果别相,笼统归纳有十不善业和相反的十善业。每一种业的果报都必定毫不混杂地感受异熟果、等流果、士用果等。我们应当对十业道的道理生起定解而慎重取舍。

  在《普贤上师言教》《菩提道次第广论》等论中,思维业果别相都是先思维十不善业,再思维十善业,但此处为了观修的需要,将业果别相分为身业、语业、意业三类,每一种业都从善恶两方面宣说其因果。

  思维业果别相分三:一、身业;二、语业;三、意业。

  1、身业

  身业分二:一、身不善业;二、身善业。

  (1)身不善业

  身不善业分二:一、释义;二、果报。

  ①释义

  身不善业包括杀生、不与取(偷盗)、欲邪行,下面分别解释三种不善业的含义。

  杀生

  杀生是以兵器、毒药、恶咒等手段故意断绝有情的命根,之后也没有丝毫后悔之心。

  根据《毗奈耶经》等经论,所谓杀生,必须圆满具足对境、意乐、加行、究竟四个条件,才会造下完整的杀业。

  在《三戒浅释》里也说过,破戒需要具足五通缘和四别缘。但这里说的是自性罪而非佛制罪,所以并不需要五通缘作为条件,只需要从四别缘分析就可以了。但“别缘”是针对“通缘”安立的,所以在分析时,一般将对境、意乐、加行、究竟这四个条件称为四相,而破根本戒与自性罪的详细规定不一致,大家要注意。大家也可以参阅《三戒浅释》,里面对佛制罪讲得比较清楚。

  (1)对境

  杀生的对境是具有生命的其他有情。如果是自杀,只得加行罪,不得究竟罪。所以,界定杀生对境是排除自己的其他有情。

  杀生对境的范围,不能看得过于狭隘,其中包括了全法界中的一切生命,无论杀害哪一个众生,都是杀生。

  (2)意乐

  意乐,也可以称为动机。意乐分为观念、烦恼、发心三方面。

  观念是指无误认定杀害的对境。比如去捕杀一条蛇,结果没成功,杀了一只兔子,这就没有犯圆满的杀业。如果心想无论是谁,我都要杀掉他,这就不需要无误想。

  杀生的烦恼,指贪嗔痴三毒中任何一者。为了贪求口味或求取钱财而猎杀动物,取其皮毛血肉,是以贪心而杀生;由于内心的仇恨,杀害怨敌,是以嗔心而杀生;认为动物生来就是供人享用而杀生,或者为了祭祀作血肉供养而杀生等,是以痴心而杀生。

  任何恶业都是由烦恼发起造作,不是由别的法推动,因此烦恼是造业的根源。换言之,心中生起了贪嗔痴,身口意才会造恶业。

  杀生的发心是指心中生起故意杀害的心并且杀心相续不断,也叫杀生的等起。相续不断是指从加行到究竟之间从未生起停止杀生的念头。如果中间停止或后悔,心想“我不想杀了”,这一条就不具足。比如有的人本来跟别人一起去杀害某一生命,但是后来看到这个生命特别可怜,就停止了杀心,那么这一条件就不具足。又比如我们走路时不经意踩到蚂蚁、蚯蚓等生命,因为杀生的意乐不具足,所以不构成圆满的杀业,当然这还是有过失的,但比起真正的杀业来说,罪业小很多。虽然不是故意的,但也是因为自身业力驱使才会造下这样的恶业。还有一些众生,好比饿鬼道的众生,虽然不想去造业,但由于业力的驱使不得不去造损害众生的业,最后感受更加痛苦的果报。当然,比起自己有意乐去造的业,罪业相对来讲还是比较轻的。

       (3)加行

  杀生的加行分为能加行与加行的体性。能加行即自作或教他作。比如杀鱼,自己亲自杀,是自作杀生。认为自己杀鱼不好,让别人杀,是教他作杀生。以自作和教他作都能发起杀鱼加行,因此都是能加行。

  加行的体性:使用棍棒、刀枪、毒药、咒语等任何方式造下杀生的行为。

  (4)究竟

  杀生究竟,是指由加行的因缘,致使被害者究竟死亡。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凶手在被害者之前死亡,或者同时死亡了,就不算圆满的杀业。因为凶手已经转为中阴身等身的缘故。

  在《俱舍论》中说,教唆他人杀生与随喜杀生都属于积已未作罪,意思就是自己没有亲自动手杀,却在相续中积累了杀业,犯下了与亲自杀生同等的罪过。这是非常不值得的。在2001年911事件中,美国有三千多人被恐怖分子杀害了,当时很多人对这件事随喜赞叹,结果获得了杀害三千多人的罪过,想一想,这个罪业有多可怕?如果不忏悔清净,就会在地狱中长劫感受不可思议的痛苦。

  另外,不仅杀生有过失,制造、拥有杀生的工具也有很大过失。佛经及对法论中说:如果在铁匠那里制造了火弩、利刃,或者饲养鸡、狗、猫、鹰等经常猎杀其他众生的动物,以及执有毒药、猎具、恶咒之用品等,在这些物品没有被彻底销毁之前,每一刹那都会增长无量无边的罪业。特别是制造、拥有火弩有巨大的过患,在经论中对此有广述,莲花生大士的伏藏品中对此也有详细宣说。

  广义来说,火弩可以包括枪、炮、导弹、核武器等一切现代武器。如今时值五浊恶世,各种各样的武器十分发达,观察一下就能了知由此所带来的种种痛苦。

  不与取

  不与取,是指不与而取他物,又叫偷盗。

  圆满偷盗的行为,也要具备对境、意乐、加行、究竟四个条件。偷盗的对境是他人的财物,和戒律规定得不一样,无论价值多少,只要别人没有将其拥有的财物直接给予自己,而自己想方设法据为己有,就犯下了圆满的偷盗行为。

  《大智度论》云:“不与取者,知他物,生盗心,取物去,离本处,物属我,是名盗。”这里讲到了不与取的五个条件:一、知道是别人的财物;二、产生了偷盗的念头;三、把财物取出来;四、使财物离开原来的地方;五、心中生起“这个财物已经属于我”的心态。前三点分别对应对境、意乐、加行,后两点属于究竟完成的条件。这在《三戒浅释》里也解释过了。

   欲邪行

  《楞严经》中说,淫欲是生死轮回的根本,如果欲出离世间,首先必须断除淫行。所以出家人要断除一切淫行。对在家人而言,要断除一切不净行是不现实的,佛陀也没有这样的要求,因此在共同的十不善业中,淫业指的是邪淫,在居士五戒中也只是要求断除邪淫。

  欲邪行的对境,对在家人而言有非所行境、非支、非处、非时,具体可以参考《三戒浅释》。菩提洲网站有《三戒浅释》的视频、文本和音频,你们可以下载学习,了解详细的内容。对出家人而言,任何形式的性行为都是欲邪行。

  欲邪行的意乐也分为观念、烦恼、发心三者。《俱舍论自释》中说:作自妻想而趣向于他妻,不成为业道,即不犯根本罪。如果对他妻作余妻想而趣行,比如在他妻中,将张妻作王妻想,则有两种说法,即成为业道或不成为业道。以上都是对在家人而言的。对出家人来说,不论观念错误与否,都是他胜罪。邪淫的烦恼,即贪嗔痴中任何一者。邪淫的发心,即想要作不净行。

  欲邪行的能加行分为自作和教他作。自作分为远加行、次加行、近加行。对现代人来说,无论是自作邪淫,还是教他作邪淫,都十分普遍,年轻人则造得更多。关于教他作,《摄抉择分》里说:教他人邪淫,教者也产生邪淫罪。《摄抉择分》的意思或许是产生非根本的支分罪,但这仍须观察。《俱舍论自释》则说:教者无根本业道,即不犯根本罪。《极乐愿文大疏》中则说:自己亲自行邪淫或教唆他人行邪淫罪过都是一样。

  欲邪行究竟,就是两两交会,但具体情况需要具体分析。 

  ②果报

  每一种业的果报可分为异熟果、等流果、增上果、士用果四个方面。

  异熟果是指由于众生现世造作善业或恶业,招至来世投生善趣或恶趣之果。十不善业中,以上品贪嗔痴烦恼造业会转生于地狱,以中品贪嗔痴烦恼造业会转生于饿鬼,以下品贪嗔痴烦恼造业会转生于旁生,下面分析每一种业时就不具体分析了。

  所谓等流果,由于所得之果与所种之因相似,故名为等;果从因生,故称为流;合起来称为等流果。等流果分为两种,分别是同行等流果和感受等流果。

  同行等流果,是以前世习气的等流,今生也喜欢做前世相同的行为。一切不善果之中,以同行等流果最为不利。因为同行等流果能不断把我们引入恶趣。所以应该尽力改正不善业的同行等流,而培养善业的同行等流。

  感受等流果,是指前世造何等业因,今世会感受类似业果。

  在《普贤上师言教》中,士用果是指造任何恶业都将与日俱增,世世代代辗转延续漫漫无边的痛苦,恶业越来越向上增长,依此终将漂泊在茫茫无际的轮回之中。

  杀生的果报

  杀生之异熟果即堕入三恶趣。无论以强、中、弱何种贪嗔之心,哪怕杀害一个众生,无论转生到哪里,都会感受长达一个中劫,相当于人寿两百亿年的痛苦。这样的果报光是想一想就觉得非常恐怖。不要说无始以来,即使是这辈子所造的大小杀业,已经不可计数了。如果没有忏悔清净,一旦果报成熟,要遭受多大的痛苦啊!时间那么漫长!这是特别恐怖的!其中杀害父母、上师、阿罗汉等果报尤为可怕,死后会堕入无间地狱乃至金刚地狱。虽然佛陀法尔不可杀害,但是对佛陀产生杀害之心,以恶心出佛身血,杀业极为严重,故属于五无间罪。

  如果今生喜欢杀生害命,后世感受的同行等流果就是投生为鹞鹰、豺狼等弑杀他众的旁生;假如能获得人身,也会转生为如往昔一样喜欢杀生的屠夫等,白白浪费难得的人身。有些家庭一辈子都在从事杀生的行业,感受完其它果报后再投生为人,以同行等流果,还是会从事杀生的行业。

  杀生的感受等流果是短寿、多病。此外,在《正法念处经》等经论中说,无论杀害任何众生,即使是小鱼、蚂蚁这样微小的生命,都必定会以自己的生命偿还五百次。

  杀生的增上果成熟于外境上,就是所生之处环境恶劣:要么荒凉贫瘠,要么自然灾害频繁,要么战火纷飞,要么是深谷、悬崖等危险地区。总之,众生转生到这些地方,生命难以维系,常常受到威胁。

  杀生的士用果是杀业不断增上。

  《贤愚经》中有一则关于杀生的公案。从前,一位国王依法处死了一个罪犯,以此异熟果报,国王转生为海中的一条大鲸鱼,身体长达七百由旬。他的眷属及大臣中凡杀过生的人都转生为小鲸鱼,并居住在那条大鲸鱼的身上噬食它,就这样在百千万年中感受痛苦,死后又将投生为王舍城的昆虫。依法处决有罪之人,尚且感受如此强烈的异熟果报,那么杀害无辜的众生又会感受何等的痛苦?

  《法句譬喻经》中也有一则公案:佛陀在舍卫城时,有一位梵志长者,财富多得难以计数。他儿子在20岁时娶妻。新婚未满七日,夫妻二人相敬如宾,恩爱非常。妻子告诉丈夫想去后花园赏景,他们便相偕前往。妻子见大树上的一朵花很美,想要采摘却无人帮忙。丈夫为了讨妻子欢心,就爬到树上摘花,结果树枝折断从树上摔下来,当场重伤而亡。

  听到这一噩耗,全家人痛不欲生,个个痛哭流涕。到了出殡的日子,长者见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哭泣不能自已。

  佛陀知道他们得度的因缘已成熟,就出现在他们面前。长者全家见佛陀亲临,立即恭敬顶礼佛陀,对佛陀诉说心中的痛苦。佛陀讲述了万法无常、轮回皆苦的道理,劝他们不要再伤心。

  长者听闻妙法,当下放下了忧伤,就问佛陀:“我儿子过去造了什么恶业,以至于年纪轻轻就夭折了?”

  佛陀说:“过去,有一个少年手持弓箭,和三个朋友到树林游玩。少年看见树上停着麻雀,便想将它射下。在旁的三个朋友不但不劝阻,反而一直鼓励:“如果你能一箭射中,那实在是了不起!”少年听了,就举起弓箭射去,麻雀中箭堕地而亡,一旁的三人兴奋得拍手大笑。此后,他们四人经历了无数劫的生死流转,共同为他们杀鸟的罪业而受报。

  那三个见杀随喜的人,一位因过去修福,现在天上享福;一位投生在海中,成为龙王;另一位就是你。这名射箭的少年,先投生至天上,是天人的儿子;命终后投胎到人道,成为你的儿子;如今从树上摔死,立即化生为龙王的儿子,刚出生就被大鹏鸟吃掉了。

  所以,此时此刻,天上、人间、海中有三位父亲,都在为儿子的死而痛哭。这个儿子,就是用箭射杀麻雀的少年,因为造下杀业,所以他世世短命。而在一旁随喜杀业的三个人,则同时尝到失去儿子的苦果。因果丝毫不爽,不可不慎!”

  可见,见他人杀生做随喜,杀生者需用生命来偿还,随喜者则要为他饱受痛苦,业力真的不可思议。希望大家对这个公案好好想一想,今后看到别人造作破戒、杀生等恶业,千万不能去随喜或幸灾乐祸,否则,自己将来也难逃苦果。

  上节课也说了,因果法则是任何人都无法违越的,连圣者都不例外。无垢光尊者前世是赤松德赞国王的女儿莲明公主,她刚到十七岁就突然去世了。国王问莲花生大士:“为什么莲明公主的寿命那么短呢?”莲师解释说:“以前印度有一个国王,他有两个王妃,大王妃没有生孩子,而小王妃有孩子,大王妃以妒忌心暗杀了小王妃的孩子,以此因缘,大王妃成为莲明公主时夭折而死。”这就是杀生的感受等流果。

  前面也说过了,龙树菩萨是被乐行国王的太子用吉祥草割断头颅而圆寂的。而大成就者贝若扎纳前世曾转生为鹞鹰,当时吞食了许多青蛙、毒蛇,后来在转为一个比丘时,也曾掐死过很多虱子,以这两种余业感招,他被擦瓦绒地区的国王关在遍满青蛙和虱子的洞里感受痛苦。

  有些人认为弄死一些微小的旁生没有什么过失。这实在是大错特错了,看看上面两位圣者的公案,即使是杀死昆虫或弄死虱子,也是有罪过的。可见,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包括走路、开车、盖房等,随时随地都可能造下杀业,这些杀业都是未来感受痛苦的因。出家人在夏季一般会结夏安居,那时地上的小虫特别多,这么做可以避免在走路时杀害众生。在造下杀业后,如果有后悔之心,罪业也有清净的机会。佛经中说:一个人在乘船渡越大海时,如果船筏毁坏了,本来这个人是会丧命的,但如果他能抱住船筏的木板,也可以顺利抵达彼岸;同样的道理,如果有人犯了戒律,按理来讲必定会堕入恶趣,但是如果他能忏悔,也有清净罪业而获得解脱的机会。所以,以前曾经造过杀业的人要好好忏悔。

  今后大家最好能救护众生,如果没有这样的能力,也要在有生之年尽量不要杀生。很多道友以前为了生活造了许多杀业,特别是在大城市里,好像离开杀生就没办法活下去,每次请客吃饭都要到市场上买一些活鸡、活鱼来杀,如果去高档饭店,杀生更加厉害,生猛海鲜、山珍海味,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什么都吃,这样的生活实在是特别可怕。为了清净往昔的罪业,我们应该发愿:从今以后,乃至生生世世,纵然遇到生命危险,我也决不故意杀害众生!如果有这样的决心,以前造下的罪业也有清净的机会。

  不与取的果报

  不与取的异熟果是堕入三恶趣。

  不与取的同行等流果是生生世世喜欢行窃、诈骗,若转生为旁生也会变成喜爱偷盗的老鼠等旁生。

  不与取的感受等流果是来世贫穷、财产为人所夺。即便得到人身也转为乞丐、佣人等贫穷之人;或者虽然拥有些许财物,也遭到强者抢夺、弱者盗窃,最终遗失亏损、毁尽无余;或者自己的钱财不得不与天人、鬼神、他人共享而无有自主权。

  《华严经》云:“劫盗之罪,亦令众生堕于地狱、畜生、饿鬼道,若生人中得二种果报:一者贫穷;二者共财不得自在。”

  不与取的增上果,转生之处土地贫瘠,或者遭遇霜冻冰雹、干旱洪涝的侵袭,或者遭遇虫害,或者自己的房子遭遇水火等灾祸,总之自己的财产常常受到外界的损害,严重的还会遭遇饥馑荒年。

  不与取的士用果是偷盗的恶业像滚雪球一样不断增长。

  在一切偷盗之中,最可怕的就是偷盗三宝财物,不要说盗取大量三宝财物,即使是盗取微乎其微的供品或塑佛像、造佛塔、印经书的财物,也将堕入寒地狱或饿鬼中,即便享用针尖许的上师、三宝的财物也将堕入无间地狱。正因为偷盗三宝财物的过失特别大,所以佛在《宝梁经》中说:“宁啖身肉,终不用三宝物,得大苦报,罪受一劫,若过一劫,以侵损三宝物故。”

  以前法王如意宝在讲《百业经》时,曾经再三强调过这个问题。今后大家在为三宝做事时要特别谨慎,凡是三宝的财物一定要用在三宝上面,绝对不能私自享用。虽然这些问题在《三戒浅释》里解释过了,但因为盗取三宝财产这个罪业特别严重,所以再三宣说。

  在盗用三宝财物中,尤其以盗用僧众财物的罪业最为可怕。《百业经》中有一则公案:久远劫以前,有一个管理僧众财产的三藏法师,他贪污了供养僧众三个月结夏安居的财物,以此恶业,他生生世世堕入恶趣感受痛苦。当年释迦牟尼佛出世也没能救度他,世尊授记说,只有等贤劫五百尊佛出世后,那个众生才能从恶趣得到解脱。这个公案可谓是触目惊心。因此,今后大家面对僧众的财产一定要注意,否则,如果挪用或者盗用僧众的财物,罪业是很难清净的。

  在盗用僧众财物中,尤其以盗用僧众食物的罪业更为深重。如果没有经过僧众开许,在家人仅仅吃一碗僧众的饭,或者喝一碗僧众的茶,也有很大罪过,将来会堕入地狱或者转生为病龙。《大集经》中说:“宁以大火若须弥,以手捉持而自食,其有在家诸俗人,不应辄食施僧食。”在家人不能将僧众的饭食布施给其他众生。

  另一方面,佛陀在戒律中说,僧众有权处理僧众的事务。学院有一个传统,在四大法会期间,开许居士享用僧众的斋饭。这是法王如意宝经过再三观察,并且学院的全体僧众一致同意之后才开许的。但如果僧众没有开许,哪怕一粒米我们也决不能食用。

  以前,目犍连尊者与华杰比丘去海边,途中遇到一个形似巨大树干的众生,有无数只小虫吃着它的身肉,它发出巨大的惨叫声。华杰比丘问:“这是什么原因?”目犍连尊者说:“这个众生曾经是一位僧众执事员,名字叫乐达比丘,因为擅自享用僧众的财产,并且把僧众的财产分给亲朋好友,结果转生为这个众生,那些得到僧财的在家人转生为它身上的小虫,这个众生命终后还要堕入地狱中。”

  这方面的公案特别多,因为时间有限,就不一一列举了。总之,我们要杜绝一切形式的偷盗。不仅不能偷活人的财物,甚至连死人的财物也不能偷。以前,一位比丘死后,他的尸体被扔到尸陀林。有一个人拿了尸体身上的东西,那位比丘转成了非人,令自己的尸体突然站起来说:“不要偷我的东西。”所以,尸陀林中的财物以及尸体身上的财物也是有主的,这些也不能偷盗。只要我们拿走有主的财物就属于偷盗,具体你们可以看《三戒浅释》,里面讲得比较清楚。

  此外,即便为了他人的利益也不能偷盗。以前有一个叫德洛巴的菩萨,一次他到一户人家前化缘。那里晒着两家人的芝麻堆,看护的人准备回家去取斋食,便让德洛巴帮忙看护。德洛巴用勺子从另一家的芝麻堆里舀了七颗芝麻,放到供养他斋饭的人的芝麻堆中。本来他可以很快登地,但因为这个业延误了几年才登地。德洛巴处于加行道的末位,就因为偷了七颗芝麻,延误了登地的时间。偷盗的果报有多严重,你们可以看看。

  欲邪行的果报

  欲邪行的异熟果是堕入三恶趣。尤其对母亲、阿罗汉尼、尼姑等作不净行,属于近五无间罪。《地藏菩萨本愿经》中说,玷污僧尼者当堕无间地狱。

  欲邪行的同行等流果:生生世世耽执淫欲,或转生为蛆虫、鸳鸯、鸡等贪心强烈的旁生。

  欲邪行的感受等流果:妻子不贞洁、眷属不称心。假设获得人身,也将感受妻子遭他人强抢或妻子不称心如意、性情恶劣、喜欢偷盗等,夫妻双方犹如不共戴天的仇敌一般,整天吵闹不休,最后不得不离婚、分居等,这都是前世邪淫的果报。

  欲邪行的增上果成熟在外境上,所生之处肮脏污秽、臭味充满,还会感招尘埃遍布,环境污染严重,令人见之生厌。

  欲邪行的士用果就是恶业不断增长广大。

  从前,昼辛吉尊者去地狱境域,走呀走呀,当太阳刚刚升起时,来到一座美妙宫殿。在那里,他看到一名妩媚的天女和一位英俊的男士在共同嬉戏、享受妙欲。他俩也对尊者奉献了饮食,这样共住到黄昏日落。这时,他们说:“现在要有大恐怖出现了,您不要呆在这里,请走吧!”尊者想:这是怎么回事呢?于是便走到附近的地方偷偷观看:美妙宫殿以及天女都已杳无踪影,只见那位男士赤身裸体。这时,出现了一个如黑色毒蛇般身体纤长、面目狰狞的女人在他身上缠绕七匝,从漆黑夜晚到黎明之间一直饮着他的脑髓。他感受着这种难以忍受的痛苦与恐怖。旭日东升之时,这些惨状全部消失,他又如前面一样享受快乐。

  尊者问:“这是什么原因?”他说:“我曾是内波城行邪淫的婆罗门,当时嘎达雅那尊者为我宣说了行邪淫的诸多过患,并劝诫我断除邪淫。然而,我只能发誓白天持不邪淫戒,无法做到一整天持戒。所以,如今感受白天享乐、夜晚受苦的果报。您若回到人间,请捎口信给我那日日夜夜行邪淫作不净行的儿子。告诉他:‘你的父亲因以前行非法(邪淫)而转生到了地狱,你当断除此种非法行为、守持戒律,否则下场将与我一样。’”尊者返回人间后将口信转告了他的儿子。

  (2)身善业

  身善业分二:一、释义;二、果报。

  ①释义

  《瑜伽师地论·本地分》中说:对于杀生、不与取、欲邪行生起过患欲解,生起殊胜善心,对这些黑业发起静息方便以及静息究竟。在这个过程中的所有身业,就是离杀生、离不与取、离欲邪行的白业。

  具体来说,行持一个完整的善业也需要具足对境、动机,加行和究竟四个条件,这样才是一个圆满的善业。以不杀生为例:不杀生的对境是具有生命的其他有情;其意乐也分为观念和发心,不杀生的观念是了知杀生的过患很大,发心是发起了远离杀生的心,另外,与贪嗔痴的杂染心相反,行持善法应具备无贪、无嗔、无痴;加行为止息种种杀害的行为,比如受持不杀生戒,防护自己的相续;究竟为圆满止息杀生。其余九种善业也可依此类推而分析。

  有人问:只是不杀生,是否属于白业呢?如果只是不杀生就属于白业,那么植物人不会杀生,他是否一直在增长功德呢?被判无期徒刑的罪犯被终生监禁,也没有机会造作杀、盗、淫等恶业,那么他是不是终生都在积聚功德呢?事实并非如此。应明白,善业唯一是以善的意乐来安立。例如:只有在认识杀生的过患后,发起远离杀生的善心,才是属于不杀生的善业。“认识恶业过患”是因,“生起远离恶业的善心”是果,由此可见观察修的重要性。如果不观察恶业及恶业果,不认识其过患,就不能发起远离恶业的善心,如此一来,即使下士道的十善业道也无法真实趣入,修行将成为空中楼阁;相反,若能对恶业果报数数思维,对其过患认识得越真切,就越能发起远离恶业的善心。由此才能发誓受持不杀生等律仪,从而遮止恶趣。

  ②果报

  身善业的果报也分为四种。

  从异熟果来说,以大中小善业的异熟果,分别感生上界天、欲界天和人界。

  从同行等流果来说,不杀生则生生世世常怀慈悲心,永断嗔恚习气。如果前世不杀生而经常放生,这辈子就会从小对众生心怀慈悲,不会去杀害众生,看到别人杀生就会尽力救护,救不了心中就会特别难过,还会默默祈祷受害的众生远离痛苦。不偷盗则后世息灭贪婪嫉妒,不起盗心,获得身心安乐。不邪淫则来世心念清净正直,身心安稳,不会生起淫欲邪思。

  从感受等流果来说,断除杀生,长寿无病;断除偷盗,受用具足、无有盗敌;断除邪淫,夫妻美满、眷属如意。

  从增上果来说,断除杀生,所生之处环境优美悦意,树木花草光泽莹润,果实饱满富有营养等;断除偷盗,外境风调雨顺,果实丰美;断除邪淫,所生之处清净善妙,具有芳香药树。

  从士用果来说,随着善果日日增上,能够如意成办一切所愿。《广大游舞经》云:“喜善福德资粮增,能持菩提之善聚。”《普贤行愿品》云:“一切妙行皆成就。”

  此外,若能在断除十种黑业的基础上,行持对治黑业的十种善法,叫做殊胜的十善业。殊胜身善业即是:不仅断除杀生,而且爱护生命;不仅断除偷盗,而且行持布施;不仅断除邪淫,而且护持戒律。若能如此而行,功德不可思议。

  如是反反复复思维黑白业果,了知恶业的过患和善业的功德后,首先,应该对以往所犯下的杀生、偷盗、欲邪行等恶业依据四对治力而发露忏悔,发誓再也不造这样的恶业。其次,应谨慎取舍自己三门所行。取舍的方式应具足正知、正念、不放逸,首先不忘失取舍道理的正念犹如门,观察身语意三门的正知好似哨兵,谨慎取舍之处的不放逸就像新媳妇一样,我们应该以这三个监护者审视自己三门的行为,尤其是这颗心,到底是善、不善还是无记的分别念,如果生起不善的念头,必须做到“猪鼻用杵撞击,绒火指尖掐灭,妄念立即铲除”。这一句藏地的谚语。绒火用指尖一掐就灭了,烦恼妄念刚生起时,很容易铲除。最后,应在断除杀生、偷盗、欲邪行的基础上,以殊胜善心摄持而力行放生、布施等善行,如是不断向上,最后必将趣入菩萨道的万行中。

  如果能随时随地调柔自心断恶从善,久而久之自相续就会完全变为善业。从前,扎堪婆罗门经常观察自心,每当生起一次不善的分别念时就放置一枚黑子,生起善念时就放置白子。通过精勤对治,由最初的全是黑子逐渐变为黑白各半,到最后已全部成了白子。若想要改变命运,就要从心入手。《了凡四训》中,袁了凡也是用黑白子对治自己的善恶念头,一开始都是黑子,慢慢就黑白各半,最后全都是白子。所以我们一切时处应当以正知正念的善心摄持,力求做到连细微的罪业也不沾染。

  十善业有行三有轮回的业和行寂灭涅槃的业两种,到底变成其中哪一种,要观察自相续,如果发心是追求增上生的意乐,奉行十善、修行四禅四无色定,结果获得善趣,就是行轮回的业。如果为了自我从三有六道处解脱出来追求解脱果位并奉行十善,那显然是中士道行寂灭的业,它是单一的方便,必须要以智慧摄持。如果大士道行人追求遍知果位,奉行十善,就是大士道行寂灭的业。因此,我们应下定决心,以三殊胜摄持一切断恶修善的业行,成就大士道的佛果。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 为什么说阿罗汉也无法了知业果的细微道理?为什么只有佛陀才能遍知一切因果?

        2. 什么是十不善业和十善业?

        3. 圆满杀生、不与取、欲邪行的条件分别是什么?

        4. 请分别解释异熟果、等流果、增上果、士用果的定义。

        5. 请分别说明杀生、不与取、欲邪行的四种果报。看到这些果报,你有何感想?如果已经造下这样的业,你应该怎么做?

        6. 圆满善业的条件是什么?请举例说明。

        7. 请说明身善业的四种果报。

        8. 什么是行三有轮回的业?什么是行寂灭涅槃的业?我们应该如何取舍自己的三门所行?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