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小猴多吉(下)

  慢慢地,多吉敢接近的人也多了,跟很多师父、居士交了好,时常趴在大伙的小腿上,赖着不愿走,让大家抱。多吉个头长了些,胆子也明显大了,有时会从窗口爬进师父家的灶台,或从门缝溜进去,被“驱逐”出来就跑到师父们房前垂下的绳子上荡秋千,折腾师父们辛辛苦苦培育在花盆里的嫩苗。  

  被不认识的人围观,多吉也会表达自己的情绪了。有次,我们带它去吉祥光明塔,一个藏族男孩拿出手机给它拍照,多吉突然跳过去把男孩的手机打落在地,男孩不好意思地笑笑,捡起手机不再拍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多吉对我的眼镜似乎很有意见。在最初几次不小心被它扯下眼镜后,我便对多吉有了防备之心,只要多吉的小眼睛直直地盯着你,就知道它不怀好意了。果然,它会冷不防地扑过来,早有准备的我,一把把它挡回去;它在地上打个滚,接着往我身上扑,我仍旧毫不留情地把它挡回去。如是再三,勇猛可嘉。我累了,剥花生来转移它的注意力,它也就捡花生忘了眼镜。可是我最终还是输了,它趁我松懈的时候把我的眼镜夺了去,等我把眼镜抢回来,架子被弄松了,我叫嚷:“多吉,你欺负人,你自己的视力那么好,我没眼镜看不见回家的路了。”

  每当夜幕降临,多吉就该回自己小屋了,它似乎特别不愿意独处,送它回去时就在草地上东跑西躲,当我气喘吁吁好不容易逮住它时,它会拼命挣扎,甚至会狠狠地咬我,直到咬出牙印。痛得厉害时我也曾想撇下它不管,可是又不忍心。瞧它的眼神,是那样恍惚,真让人心疼。一进屋子,多吉就顺着窗帘乖乖地爬上自己高高的“床”。一次我打完坐去它屋里见它呆呆地坐着,还抹一下眼睛,“你哭了吗,多吉?”我问道,并递给它几颗葡萄干。它愣了愣,接过来放进嘴里,然后跳下来喝水。我一离开屋子,它就拼命叫唤。我只好从窗户翻出去,让它以为我还在屋里,它果然就不叫了。可怜的小家伙,它还是个孩子,该是依偎在妈妈怀里撒娇的年纪。

  看护多吉,比干活还累,有天晚上它不愿回房间,从我手里逃脱,我去追,看不清路,滑倒跌坐在地。我抱怨每天这样好累啊!师兄说,累也没几天了,我们终究快要下山了。师兄想多花些时间给多吉,即使晚上也不让多吉回自己小屋。多吉搂着师兄的头睡觉,第一晚,睡得很不踏实,师兄一动,多吉就慌,紧紧地抓牢师兄,把师兄的脸都抓伤了。第二晚,多吉就睡得很安稳了。

  有一次,师兄让我陪多吉玩会儿,于是我就充当跳板的角色,多吉从小树边上的栏杆,跳到我身上,又跳回栏杆,玩得不亦乐乎。我有意渐渐拉大了我和它之间的距离,小家伙一下扑了个空,跌在地上。它又爬回栏杆,往后方走了过去,我们以为它放弃了。谁知道,它走到栏杆那头,又快步跑过来,原来它加上了助跑,然后一个跳跃,落在了我身上。我夸道:“多吉,真棒!” 多吉来来回回,跳得不亦乐乎。我也玩得跳了起来,哈哈大笑,仿佛回到了孩提时的单纯快乐,又品尝到了开心的味道。法师看着我们,关切地问道:“它摔在地上,不会摔坏吧?”菩萨的心,就是如此柔软,不忍心每个众生受到一点点伤害。

  我是打心眼里喜欢小多吉,虽然常被它气得跺脚,可是,看到它对自己的信任和依赖,看到它撒着小腿跟在自己身后,跑上跑下,很开心。有时,我坐在小屋的门槛上剥花生给它,我们住的三楼很安静,后面就是经幡林,可以看见转山的老人;有时,它在我怀里,安静地听我聊电话,用小手拨弄着我衣服上的扣子,很乖。

  一次,我心情不好,干着洗晒床单的活却心不在焉,小多吉一蹦一跳来到我身后,爬上栏杆玩耍,突然蹿上我的肩头,毛茸茸的头温柔地凑向我的脸,很快又跳回去了。我很纳闷,它是不是要吻我呢?没多久,多吉又找机会突然凑到我脸上,这回是着着实实地亲了我一口。大概刚才没亲到,小家伙又重来一次。小多吉这般温柔地举动,让我心里泛起了甜蜜的涟漪,不愉快的心情一扫而光。小家伙以前从来没对我这么好过,不知道它突然的温柔是为哪般,或许它知道我心情不好?后来陪它玩耍,很久也没亲过我。当我心情又特别郁闷的一天,它又突然亲了我一口。小多吉温柔的毛茸茸的吻让我很温暖很感动。没准这小家伙真懂人心呢!或许我的喜怒哀乐在它心里也一清二楚,心与心之间原本就是相通的。

  下山前我们带多吉去洗温泉。沐浴后的多吉被裹在毛毯里,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小头,多么像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可是这个小家伙在毛毯里老实不住,拼命地想要爬出来。来到一颗树旁,我们放开多吉,让它上原本属于它的树上玩一会儿。高高的树上,多吉轻盈地穿梭在树枝间,金色的阳光斜照在多吉身上,我拿着手机对准多吉不停地“咔嚓”。

  多吉的家原本是在这温泉边的山林里,它原本生活在树上。可是,业的力量,使多吉与妈妈分离,从猴的世界来到了我们中间。我有时想多吉和我们曾经有过怎样的缘分呢?今生的相遇是否是宿世的久别重逢呢? 

  上师安排多吉去青岛,特意用红绳为多吉打了个金刚结,土登师父把它戴在了多吉脖子上。我和多吉同一天下山,问多吉,“你以后长大了还会记得我吗?”不知道它的回答是什么。相信有上师的关照,多吉会很好。

  上师说:每个人的生命都或远或近的是其他人、其他众生生命的一部分,所以你的苦也是我的苦,你的局限也是我的局限,而我的愿,我的修行,我的清净善业也指向你的安乐清凉。

  愿我们花开见佛悟无生,安乐依止上师边!

  

格绒拉珍

  2015年5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