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违缘

(上)

  2015年的第二天,收到了期盼已久的上师新书—《透过佛法看世界》,怀着喜悦的心情轻轻翻开,一张印有上师法相的书签映入眼帘,书签正好夹在第133页—“违缘”。

  “违缘”!呵呵,“违缘”这几年好像如影随形的朋友,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不由想起2012年年底,上师与弟子的一番对话:

       “弟子,你好吗?”

     “师父,弟子挺好的。”

     “弟子,你真的好吗?”

     “师父,嗯… 弟子其实不好,我最近一直很倒霉……”

     “倒霉了?!弟子……过来让我看看。”上师仔细地观察后,突然爽朗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弟子,太吉祥了!”

  曾经,我一直不能理解这段对话。如今,两年多过去了,我逐渐开始明了这其中的深意。

  是的,顺了三十几年的我,这几年,一直被违缘缠绕,每当我觉得撑不下去的时候,总会想到上师晴朗的笑声和那句“太吉祥了”。

  这两年,好像一生的“不顺”都从天而降,让人应接不暇。如果有人觉得礼佛的目的是希求世间法的成功,那么我则是一个极其失败的例子。

  首先是我的身体健康频频出问题。在朋友圈里,我一向以身体底子好而出名。读书时,有一次全校运动会,5000米长跑开赛前,老师担心一名同学跑不下来,临时把在旁边围观的我叫去陪跑。有练了几个月的高年级选手没有坚持到最后,我这个陪跑的轻轻松松得了第二名。因为身体素质好,以前我对身体弱的同事没有同情心,总觉得他们工作不努力,对于那种体力跟不上连轴转工作的人,我感到厌烦,觉得他们拖后腿。而近两年,我有不少时间卧病在床,有时爬都爬不起来,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2012年底我回国出差,回到法国开始咳嗽,一开始没有在意,但是病情发展得越来越猛烈,咳得腰都直不起来。做遍了各种检查,找不到原因,用了各种药和偏方,都止不住。后来鼻腔整个塞住,要不停地熏蒸汽才能勉强呼吸一会,非常痛苦。以前一向沾着枕头就能睡着的我,成宿成宿地剧烈咳嗽,加上鼻塞呼吸困难,夜晚无法入眠,疲惫不堪。这种痛苦持续了半年多,当时看到我的人都惊叹一个人咳嗽可以严重到这个地步,而且用什么抗生素和止咳药都无效。直到2013年5月份,我不仅无法下床,甚至不能动弹,一动则全身剧痛无比,在被送去医院急救后,病情才慢慢好转。后来,我才知道,急救科医生不得不给我用严格管制的药,主要成分是可卡因,因为当时我的肌肉已经因咳嗽拉伤,如果再咳下去,肋骨会裂缝。这种成分是可卡因的药,用了一段时间,我对沉迷毒品的人有了理解,生活中有再大的问题,身体上有再大的不适,用点致幻剂,一个“快乐”的状态可以马上呈现,身心的问题好像可以在一瞬间褪去,眼下就得到“安乐”。可是,这种状态是饮鸩止渴,会把人拉到万劫不复的地狱。

  与此同时,我的胃出现问题,以前我根本不理解,有的人不能吃热的、冷的、硬的、辣的,可是现在我领教了,吃什么胃都疼,不吃更疼,疼得缩成一团都无处逃避。也是非常奇怪,做遍检查,没有问题,找不到原因!可是,剧痛感是真真实实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医生找不到原因呢?

  因为咳嗽,导致睡眠困难,咳嗽止住之后,失眠却成了习惯。晚上辗转难眠,白天也睡不着。有时候,一丝宝贵的睡意出现了,便赶紧上床躺着,希望抓住这丝睡意,而躺在床上,睡意又烟消云散了,没有亲历的人很难体会失眠的苦恼啊。安眠药从一种换到另外一种,从半片吃到两片,还是收效有限,即使因为药物能勉强入睡,半夜总会突然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

  我从一个身体无比健康的人,成了一个风都能吹倒,经常卧病在床的病号。原来,吃饭时能吃得下,躺下去能睡得着,想走路时能站得起来,是件多么宝贵的事情啊,我开始后悔,以前拥有健康的身体时,自己从未珍惜,更没有过感恩,觉得这一切都是应该拥有的。其实一个人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了,人生能把握的东西实在是少之又少。

  在经历着身体健康问题的同时,工作上的违缘从未间断。了解我的人,谁都不相信:我把工作给丢了!我工作的机构是十年前自己一手参与创办的,从一无所有到具备现在的规模,倾注了我很多心血,我经常把自己工作的单位比作自己的孩子,因为我付出过那么多的时间,努力和激情!曾几何时,我也觉得自己不仅是单位的领导,更是这里的灵魂人物,只有我有更好的高就而选择离开,而我是永远不会“被失业”的。而命运和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我被扫地出门了。说起来这个原因,更是比狗血电视剧的剧情还狗血,我曾经毫无保留地帮助过多年的人,因为日益膨胀的个人利益得不到满足,在我拒绝了他申请的一个项目后,到处栽赃、陷害、冤枉我,不依不饶,无休无止,捏造假证到处告我,我无数地被调查,调查结果都是清白的,这人继而疯狂地攻击和我工作相关的所有部门,以致和我工作有关的所有人都根本无法正常工作,我所在的单位和相关的部门都不堪其扰,于是,在长达两年的无数轮生死疲劳的博弈中,2014年春节的除夕夜,我被停职了。

  我在金钱上能够吃亏,干活也能受累,但是我受不了一点冤枉。就好比明明是扶起一个被车撞的人,却被栽赃是肇事者,这种委屈我是真的受不了的,这口气我也是无论如何也吞不下去的,我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一次被冤枉已经委屈,不断被冤枉真是难做到“安忍”啊。何况“墙倒众人推”,当我发现原来身边还不止一个人在陷害我,而且都是我两肋插刀帮助过的人,那种感觉真是欲哭无泪。如果说这段的经历是一部电视剧,那么电视剧的主剧情则是:我被冤枉,有口难辩,欲把道理说清,事情却更乱。对我来说,以前信奉“投桃报李、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瑶”的人际交往价值观完全崩塌了。原来,不是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好;原来,你用至诚的心对待他,他还可能在背后不断地对你射冷箭。

  与工作上和身体健康方面的违缘相比,最让我痛苦的是前所未有的家庭危机。父母和先生强烈反对我学佛,这中间的过程让人痛不欲生。真的不知道我前世有什么业障,学习佛法在家里遇到这么多的违缘。其实,父母以前并不反对佛法,我第一个接触的汉地法师还是父母介绍认识的,自从我2012年8月去了一趟扎西持林圣地,家里开始把我当作一个“问题人士”和“失足中年”来对待,觉得我“中了邪”,“越陷越深”。母亲本身个性就执着,在反对我学佛这件事情上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为了和我作对,她甚至会到处诽谤佛法(阿弥陀佛!),给我造成极大的痛苦,在激烈的矛盾中,我们断绝了来往。先生本是极其淡定善良的人,在生活中一般都很随顺我,而在母亲施加的压力下,先生也开始反对我学佛,因为他认为做一个好人就可以,他不理解为什么要做功课,认为这些都是“形式主义”。

  一向豁达的父亲也参与进来,他认为佛法可以做为生活的调剂,但是人生还是要以“儒家思想”为主体,所谓“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当我表示佛法不是我生活的“心灵鸡汤”,而是和空气一样,是我生命中的必须。父亲失望地表示,把我送到国外求学,我如果皈依“代表着先进生产力,代表科学和民主”的基督教,他们都能理解;他们知道我的生活遇到违缘,为了调节心情,如果利用佛教来调节心情,作为一个补充,他们也不反对,但是最好信奉不落形式的禅宗,哪怕是净土宗他们也能接受,而我信的是“代表着落后生产力”的藏传佛教,而且一信就这么深信不疑,他们觉得很危险,认为我被“洗脑”了。父亲还表示,作为知识分子,涉猎不同的学科没有坏处,看看佛典丰富知识,加强修养都不错,可是念诵功课,还是藏文功课,他们想不通有什么益处。于是,他们发动亲友把我当作“迷途的羔羊”来拯救,不遗余力。

  虽然我一再迁就家人,他们还是激烈反对,不许我佩戴念珠,不许做功课,不许供佛像,扔我的经书,不许我吃素,甚至提醒我的孩子不要和我一样。信佛以来,我真的没有减少一点对家庭的眷顾,甚至改了不少坏脾气,而家人视而不见,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正常的人”。如果我花两万块钱买一个包,他们会很支持,不觉得我乱花钱。而我哪怕是随喜放生10元钱的生命,都会被他们攻击,并冠之以“愚昧”、“破坏生态”等恶名,他们不知道,我随喜放生,可以得到无限的开心,而再好再多的衣服首饰,我真的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了。我试着和他们解释,拿起课诵集做功课,我会有很多喜乐,希望他们理解,而他们便更觉得被我“抛弃了”,我不爱他们了,我和他们在一起都不喜乐了,他们和我这么多年的感情,还比不上和师父、道友们几个月的感情。

  更令人悲痛的是,我曾有机会追随上师几天,而家里不依不饶地反对我学佛,矛盾甚至闹到了上师和师兄们那里,那几天他们宝贵的时间,不少用在调解我的家庭问题上。当时觉得这个家,真的难以维系啊。父母只有我这个独生女,什么好的受用都希望给我,却不理解我最需要的是什么,成了我学佛道路上最大的反对者;想到当年初见,先生为了和我在一起,放弃了在别的国家很好的发展和前途,来到法国,一切从头开始,十多年对我言听计从,宠爱有加,却在反对我学佛这件事情上,神使鬼差一般,甚至做出惊扰上师和师兄们的事情,这一切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我开始发现,一切不是那么恒常啊。

(下)

  在这一切发生的同时,我痛失了生命中一位重要的人。M太太是法国人,她是我在这里最亲的人,不知是什么因缘,比我年长的她,对我视如己出,十几年来无微不至地关爱我们一家,我和她相处的时间远远多于和自己妈妈的时间,我们分享了我生命中的喜悦和悲伤。无论是怀孕生子、工作置业,还是度假过节,我的生活点点滴滴都充满她的爱,在这个无亲无故的国度,是她给了我们像家一样的依靠。2013年6月,我们一起去意大利,在巴黎的机场吃饭时,她忽然觉得吞咽有点困难,我们都没有在意。到了10月份,我们和朋友在一个城堡午餐,她再次出现了吞咽问题,在亲友的催促下,11月她做了检查,结果很不好,是食道癌晚期,而且已经全身转移了。陪她放疗、化疗,2014年1月,她突然离开了。在病床前,我试图和她探讨关于生死的问题,她看着我说:“我不能想这个问题,我没有权利死,因为我有一个残疾的儿子。我没有权利扔下他不管。”当时我们抱头痛哭,不敢继续这个话题。而无常还是降临了,那么突然,有再多的放不下,也不得不放下了。头天,我们还在一起,第二天她便已经离开。这样热爱生活的一个女子,她在这个人世有那么多的牵挂,就这样离开了。因为没有丝毫准备,她的家人在处理后事时也费了不少周折。没有财产的人去世了,一样带不走,财产多的人离去,也是一样都带不走,反而给家人留下处理遗产的繁琐事宜。

  我开始认识到,一生苦心积攒再多,到了最后,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得全部抛下。一生为了“安全感”而奔忙,舒适的房子、豪华的车子、听话的孩子、丰厚的养老金、健全的医疗保险,没有一样能够保证人的安全。每个婴孩握着拳头来到人世,最后不得不撒手而去。

  M太太离开后,我的失眠症状更厉害了。在违缘的漩涡中,只有修行能给我带来的一丝丝清凉,让情绪稳定下来。在剧烈的悲痛之后,我开始逐渐意识到,不管接受不接受,无常就在那里,一刻也不曾离开。既然,它就在那里,怨恨也好,害怕也好,都是无济于事的,还不如接受了好。上师不是说过吗:“事实上对于无常,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接受,因为无常就是生活。年轻的会衰老,相聚的会离散,拥有的会失去,登高的会跌重,亲的会疏远,爱会变成怨恨。”

  而当我慢慢接受无常,并开始习惯于无常的时候,事情开始不知不觉好转起来。2014年上半年,完成了网站发起的“110万阿弥陀佛心咒共修”之后,我的胃莫名其妙地好了,和以前一样,又可以吃热的、冷的、硬的、辣的了,还可以喝茶了。不过,和以前不一样的是,我不再认为能够“好好吃饭”是应该的了,一啄一饮,后面有着多少因缘际会啊,一口米饭,一口茶水,都能让我生出很多感恩。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又能好好睡觉了,不管有什么事情,做完了晚课,我都能踏踏实实地睡觉了。但我也不再认为“能睡觉”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事情了,早上从充沛的睡眠中醒来,睁开眼睛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能睡着真好啊。”经过健康到不健康再回到健康的轮回,我对老弱病残的人士有了更多的理解和同情。

  父母遇到一位会看命理的人,请对方看看我的生辰八字。对方看到了我这几年很多违缘,也看到了我学佛,建议父母支持我多为弘法利生做事。我和妈妈和好了,虽然父母没有说什么,但是我感觉到,父母和先生虽然没有皈依佛法,也没有完全理解我学习藏传佛教的热情,但至少不反对了。

  在人生最初的三十多年中,我总在顺境中,很难有机会生起希冀解脱之心。有很多事情,以前我执着于把道理讲清楚,分一个“是非”,结果是更多的讲不清楚。喜欢“讲理”,如果觉得自己有理而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会觉得很委屈。而现在觉得很多事情,“讲理”不是那么重要了,因为自己也许是对的,但是对方也不一定错。只求自己能够谨慎取舍因果,做好自己的本分。有这个时间去纠缠,还不如多念一些咒子呢。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早在两年多以前,就有师兄和上师谈到我当时的工作,觉得我有些身不由己,连信仰都不能自由,希望上师加持我能换一个工作。上师当时便对我说过:“你做这份工作也可以利益众生,不过今后做不做这份工作,你都不要执著,好吗?”

  当时我并没有想到,今后我会以一种无奈的方式离开自己的工作,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虽然我当时收入丰厚,但是需要身兼数职,平衡各方面的人际关系,疲惫不堪,不知不觉间也免不了造作恶业。失去这份工作之后,我有更多的时间修行,也不用回避自己的宗教信仰。虽然收入少了,名誉也受损了,但是得到的是充裕的时间。何况珍贵的佛陀教法在心中,是谁也不能停止的。

  又回想起来,上师嘱咐土登喇嘛教我念诵功课,土登喇嘛教到回向众生时,我曾提出过,是否可以回向给众生,但是要打个括号(不包括害我的小人),我觉得回向给不认识的人还更容易,比如战争后的孤儿啊,非洲难童啊,对于他们我能很容易生起同情心。但是把功德回向给害我的人,那可不行,坚决不行。土登喇嘛很不解,疑惑地看着我说:“师兄啊,不能这样,其实害你的人不懂因果,很可怜,我们更要回向给他们!”眼中满满都是慈悲。

  从世间法的角度看很多事情,会有些现象接受不了,例如被人恩将仇报,不断陷害。虽然我一再忍让,对方还是不肯放过,甚至到我先生工作单位闹,闹得鸡犬不宁,我先生本来与此事毫无关系,虽然他平时很少惹是非,但是单位被纠缠得无可奈何,也于2014年12月31日把他停职了。身边有朋友实在看不过去,觉得我们被欺负得太厉害了,冲动地要去“做了”对方。先生很平静,也没有一丝责怪我连累他,还担心我太执着。他甚至会关心地问:“有没有做功课?”我们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他放弃一切地来到我身边,我们什么都没有,却感觉到安乐。

  学习了佛法,我知道事物后面的因缘业力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此有故彼有,此无故彼无,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很多事情的发生,需要具足很多因缘,佛弟子在因果取舍方面要更加谨慎,纠缠于世间的恩恩怨怨真的没有什么意义。我有一个表哥,夫妻俩口子生活殷实,有一个可爱的男孩,很幸福美满。几年前,表哥被一个地痞讹诈,说表哥开车撞了骑自行车的他(其实对方是专门以此为生的“车诈”,故意往表哥车上蹭,随后装作往地上一倒),表哥带到医院检查,一点问题都没有,赔了些钱。后来,对方还是不依不饶,呼喊了村庄里面百十号人,天天到表哥单位闹,每次要给笔钱才罢休,表哥想尽办法都没用,白道黑道都摆不平。前前后后被对方讹诈了100多万元,对方还不放过,一帮闲散的地痞坐在表哥单位常年闹事,表哥在单位干不下去了,只好辞职,对方便继续到表嫂工作的学校闹事,经过几年的折磨,俩口子已经绝望了,也不再有耐心,感情也破裂了,因为天天在家里愁眉苦脸,充满怨气,孩子成长也遇到不少问题,稍微不如意就以死相逼。如今这个家几乎散了,非常悲哀。表哥也因为想不通“人性为什么这么恶”,“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而得了抑郁症,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相比表哥,我虽然也遇到一些违缘,但还不至于把生活搞得那么糟糕,这一切都感恩于上师三宝护持。

  两年多了,我慢慢理解到,一直陷害自己的对方,他失去的是我这样真诚付出的朋友,而我失去的,不过是对我心怀叵测的人,吃亏的是他,不是我。又想起土登喇嘛说的:“师兄,他很可怜。”我心里生起了一丝怜悯,虽然我心中的这丝怜悯还很微弱,但是我真的从哀怨中走出来了。每个人身上都有缺憾,也许因为往昔的业力所致,有些业力在此时显现出来而已。表面看起来,我失去了一点名利,无非今后生活简朴一点,上师书中的藏族小兄弟扎西贡布和扎西桑泽兄弟都说:“牛羊什么也没有,能活下去,我们为什么不能活下去?”而我能值遇佛法,已是如此幸运,而有些人在无明中不断制造恶业而不自知,为了一点利益,而把自己置身于仇恨和邪恶的心境中,真和活在地狱一般,他们真的也挺可怜的。想到这里,怜悯之情好像又多了一点。但是说实话,现在我还做不到回向给伤害我的人,因为佛法在我心中太珍贵,我不愿意回向对我施恶的人。也许今后,我在做功课时,能够真正做到回向给所有的众生,包括过伤害我的众生。那时候,我才真正接受了无常,接受了所有的际遇,“好”的际遇,“不好”的际遇,那时都会成为“无好无不好”的际遇。

  2015年元旦,家里热水出了问题,时好时坏。而且很奇怪,几次都是开始有热水,等我全身涂满沐浴露的时候变成冰凉的水。地处寒冷的北国,没有思想准备地洗冷水澡的确不是什么惬意的事情。由于是节假日,修理的人也无法及时来修,以前我会抱怨,现在我会想,为何要执着于照顾自己的身体呢?谁让自己一天要洗几次澡呢?一出门,便遇到两拨人因为微不足道的事情,在我眼前而大打出手,以前我很在意过年过节的吉利,遇到这些事情会感觉不太好。而想想上师说过:“我们所在的这个娑婆世界,就是这样充满遗憾,甚至有点混乱的”,又想到上师还曾经说过,“不管是顺缘还是违缘,来到眼前都是同证菩提的缘分!”想到这些,觉得一切都是可以接受的了,越是觉得一切可以接受,便越是强烈地渴望好好修行,于是,我祈请上师开许我修行五加行。

  不知不觉,《透过佛法看世界》一书的阅读接近尾声,封底上有一句上师的金刚语:“佛法为什么可贵?不仅是因为它能帮助你实现愿望,更是因为当你愿望落空时,它能引导你放下失望、恐惧和执着,教你透过不圆满、不稳定的流转的现象,感受到喜悦清净。”

  此文即将结束时,我再度想起上师爽朗的笑声和那句“太吉祥了!”

  喇嘛钦!

  弟子 成利卓玛

  于2015年2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