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喇嘛那么辛苦,能帮点什么我当然要做

  每个人的生命都或远或近的是其他人、其他众生生命的一部分,所以你的苦也是我的苦,你的局限也是我的局限,而我的愿,我的修行,我的清净善业也指向你的安乐清凉。

    ——希阿荣博上师

  

2015年3月,管家班卓在雪中巡视扎西持林养老院工地。

  2015年3月的一天,雪还在下,扎西持林养老院工地仍在施工,不一会儿地面已经洁白一片。一位老喇嘛立在大殿前方的雪地里,在一堆木料和电锯中间,一边念着心咒,一边关注着工地的情况。他就这样在雪中立着,神情肃穆,一动不动,等帽子落满雪花,才伸手轻轻拍落。
       站累了,老喇嘛便在木料上坐一阵,视线却始终不离工地。几位老年人从养老院经堂走过来,恭敬地站在老喇嘛身前,把自己共修念诵完成的数量报给他,末了再将自己生活上的需要一并告知。老喇嘛停下念诵,取出随身携带的小笔记本,在工人出工情况的记录下面划条间隔线,再把老人们的报数和需求一一记下来:梅朗措家柴火快用尽了;迪勒家三个月内不用发糌粑……
       末了,老喇嘛不忘叮嘱几句:“得到人身不容易,来到这里不容易,一定要抓紧时间好好修行啊!”这样的叮嘱,无论在转山还是干活的路上遇到,他总会隔三差五地对老人们说起。
       老喇嘛叫班卓,是扎西持林养老院的管家。在老人们眼里,67岁的班卓和蔼而严厉,大家有几分“怕”他,却又服他,尊敬他。

  

无论在哪里遇到,老人们常要把自己的情况报告给管家班卓。

  雪渐渐小了,我们在工地一角开始了对班卓喇嘛的了解。老人家一说话我们就被惊到了,甫一张嘴,笑容已涌上脸颊,悠悠的语气,和缓地推进,得是多么柔软的内心才能发出这样的音声啊!而在此之前,我们始终认定班卓喇嘛是那种不苟言笑到令人发怵的老者。
       班卓喇嘛来扎西持林养老院六年了。早在中年时代,容擦村全村人就曾一致推选他当村长,他说什么也不愿意,倒是更乐意默默地做一些具体而细微的事情来帮助别人。初到养老院的时候,村里很多人主动向达森堪布推荐,说他为人实在,有责任心,而且脾气温和,是村里最好的人,如果养老院要找人当管家,他应该是最好的人选。
      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观察缘起,安排班卓与另两位管家一起管理养老院,素来不爱管事的他这次当即欢喜接受了。事后有人问起,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喇嘛安排我做事,是为了帮我积累功德。上师的教言当然要遵从,我肯定会认真去做。”
      果然,班卓喇嘛他们三个把养老院管理得井井有条。老人们的日常所需都要由管家来协调,这工作繁琐而耗时。和养老院所有老人一样,班卓喇嘛也不愿说太多话分太多心,更愿意把时间都用来修行。然而一想到自己是为大恩上师的利生事业做事,是为金刚道友的解脱提供助缘,就算整天周旋在柴米油盐和工地之间,他也做得欢欢喜喜。

  

  凌晨四点,管家班卓已经起床做功课。

 

  管家还要对养老院的日常安全负责,班卓喇嘛常常需要山上山下来回巡视。为了不影响白天的工作,他只能每天从一早一晚两个时段里挤出四小时来专心修行。每天海螺声响起,老人们集体起床的时候,他已经和衣坐在床上念完了早课。接着修法两小时,六点左右,他便打着手电走上了伸手不见五指的转山路。
       转一圈山需要四五十分钟,班卓喇嘛没办法在白天挤出这么长的时间,只能在夜色中出发,夜色中回来,马头金刚神山在他的记忆中,或许更多是握在自己手中摇曳于后半夜山间的那束光明。

  

清晨六点半,管家班卓打着手电转绕马头金刚神山。

       班卓喇嘛常常没时间回家生火做饭,就算回家也是大茶就着糌粑,肚子填饱了马上出门。就在我们见到他的头天中午,达森堪布召集几位管家开会商量新一年的养老院修行安排,堪布和几位管家都没顾上吃中饭,晚上参加完净土法门的共修回到家,班卓喇嘛才吃上孙子为自己做的一顿晚饭,饭后又打着手电开始了挨家挨户的巡视。
      “每天有那么多事情要管,会影响修行吗?”我们忍不住问起。
      “是会有些影响,不过这是在为喇嘛做事,不要紧吧。”班卓喇嘛浅笑着回答,语气舒缓而坚定,还有几分不好意思。
      “管理工地需要和在家人打交道,会遇到困难吧?”
      “有时候工人干活不认真,确实会有些难办,不说肯定不行,会影响佛殿修建,说呢,我是个出家人,万一让别人起烦恼也很不好……”
      “自己专心做功课和管理养老院,哪个功德大些?”
      “能为大家的修行提供助缘,我很开心。修建佛殿功德也很大,念经少一点也没什么。喇嘛建设扎西持林那么辛苦,能帮点什么我当然要做。”

  

巡视工地的时候,管家班卓常常需要和工人们频繁沟通。

  作为老人们的管家,班卓精进自律,说话又在理,大家都对他敬畏有加。我们有些好奇地问身旁的翻译老觉姆多噶:“他是不是很会管理?”多噶呵呵笑了起来:“当然啦,而且他管得多,小小的事情都愿意管。他从不批评别人,只是跟对方讲道理,一直耐心地劝。”
      “那,你们怕不怕他?”
      “怕啊!他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才来要求我们的,我们都很佩服他。”说完,多噶吐了吐舌头,笑出了声。
      “也服气他对吧?”
      “当然。有困难找管家。有老人往生了也是首先告诉管家安排人来念经,没有亲戚朋友的还要安排天葬什么的。”

  上师仁波切几乎每次给养老院的老人们做开示,都会殷殷叮嘱大家珍惜暮年时光精进修行。老人们谨记上师教言,个个精进有加,然而毕竟岁数大了,极少数时候也有人会稍稍懈怠,这种时候,通常大家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但班卓喇嘛却会严肃地当面指出来。
       平时,老人们若有事需离开养老院外出,可按规定先找班卓喇嘛请假,当面说明请假期间每天的具体安排,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最长只能离开三天。班卓喇嘛自己极少离开养老院,即使是在藏历新年养老院放假期间,他也不会回去。他常说:“过年过节家人团聚确实很好,但这对解脱并没有太大意义,人身那么难得,来到这里也很不容易,来了还要把时间花在这些事情上真是太可惜了。我们出家的时候已经搬出来了,现在又想着往家里跑,真的没什么意义。”班卓身体力行,率先垂范,不仅让身边的同修们心悦诚服,更令养老院部分初来乍到的老人逐渐安下心来认真修行。
       慢慢地,老人们除了极特别的情况,都不好意思去找班卓喇嘛请假,潜移默化间,不轻易离开寂静地成了扎西持林养老院的一个传统。

  班卓喇嘛的一只眼睛失明快两年了,医生告诉他到大医院做个手术就能复明,但因为并不疼痛,他便一直没再计划外出治疗的事。就凭着一只眼睛,他一样摸黑转山、守工地、在笔记本上记下老人们的需求、打着手电挨家挨户夜查,仿佛一切并没有不同。
       
       我们拜别班卓喇嘛的时候,他迅速起身回到了工地,肃穆的神情再次印上脸庞。此刻我们才开始理解那份身为管家的威严——谨遵上师仁波切的言教,为了金刚道友们解脱,修自己,更要管别人。
       老人家身上,肃穆的外表和心底的慈悲,本是一体。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