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经文查看

《开显解脱道·讲记》第八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我们作为大乘佛子,行持每一件善法都应该发殊胜的菩提心,发心利益一切老母众生,愿他们远离一切痛苦和怖畏,获得暂时与究竟的安乐。今天是母亲节,佛在经典里面也说了,一切众生都做过我们的母亲,而且作为母亲的次数不是一两次,而是无数次,诚如龙树菩萨在《亲友书》中所说:“地土抟成枣核丸,其量不及为母数。”假使将整个大地的泥土抟成一个个像枣核一般大的小丸子,以佛陀的慧眼可以数尽,可是众生互为母亲的次数,连佛陀都没办法数清。

  母亲对我们有着深恩厚德,无恩无德的母亲是不存在的。从世间的角度来讲,我们的生命是母亲赐予的,从出生时起,母亲慈爱地哺育我们成长,教会我们一切世间知识,抚养我们长大成人。母亲特别喜欢、疼爱我们,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母亲给予的。从佛法的角度来讲,获得这个暇满的人身,能遇到小乘佛法、大乘佛法、密乘佛法,拥有衣服饮食、住所资具等修行的助缘,都是母亲给予的。所以无论是从世间的角度还是出世间的角度来看,母亲对我们都是恩重如山,没有母亲就没有我们的现在的一切,皈依三宝、依止善知识闻思修行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仔细思维后,我们一定会油然生起对母亲的报恩之心,希望一切老母众生获得真实的安乐。

  那报恩的方法是什么呢?很多人认为让母亲吃好的、住好的就是报恩,其实从吃住这些世间角度来讲根本没办法报恩。以前莲池大师也说过:“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让亲人远离垢障,获得解脱,才是真正地报恩。对母亲最殊胜的报恩方式就是将他们引入佛门,皈依三宝,学习佛法,以此获得究竟的解脱安乐。

  上节课讲到颂词“决定死亡死时却不定,心执常法唯是自欺诳”,要思维今生获得如意宝般珍贵的暇满人身也是极其短暂的,犹如闪电一般速疾毁灭。对此,我们应随三根本窍诀详细思维。三根本窍诀即是:一、思维决定死亡;二、思维死时不定;三、思维死时除正法外余皆无益,心执常法唯是自欺诳。

  三界六道中一切有情无一能逃脱死亡。三界好像一个巨大的屠宰场,众生如同待宰的牛羊,死主屠夫在逐个逐个屠杀,没有一个能逃脱死亡的厄运。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回忆起自己的童年和青年,会觉得时光飞逝,一晃而过,仿佛剎那就走到了今天,而这风烛残年的生命又能维持多久?寿命决定是无常法,详细来说,可以从三种因相思维众生决定死亡的道理。

  1.死主决定当至,无缘能令退却。

  凡夫的蕴身本来就是业和烦恼所造,因此是所作性、刹那灭。所谓人生不过是众多刹那的相续,当刹那相续坏灭以后,必定因相续断尽而死亡,所以无论受生为何种身体、住于何种环境、生于何种时代,以何种权势、财富、药物、咒术等方便都无法遮止死亡。

  2.寿无可添,无间有减。

  如今地球人类的寿命不过百岁,本师释迦摩尼佛出世是在人寿百岁之时,往后寿命会越来越递减,所以相续存留期间,只见刹那刹那坏灭,没有一刹那停止或增加,最终必定穷尽而死。

  3.生时亦无闲暇修行妙法,决定当死。

  人的一生,前面十年幼稚无知,没有修法意乐;后面二十年衰老无力,没有修法力气;中间又被睡眠、饮食、生病等消耗大部分时光,一生真正有闲暇修法的时间所剩无几。稍作衡量计算,就知道我们几乎无暇修法,决定会速疾趣入死亡。希望大家能用心思维,虽然道理易懂,但是很多人就是做不到,还是把时光耗过去了,到时候死主现前想后悔也没办法了。

  总之,在今天以后,百年之前,自己必定会死亡。尽管死亡是必然的,但假设说“我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刻会死”有一个确定的时间,那也不要紧。但实际上死期是没有定准的。正如经中所说“明日死谁知,今日当精进,彼死主大军,岂是汝亲戚?”谁知到明天的景象与死亡的景象哪一个先出现呢?因此说死时不定。

  仅仅思维“决定死亡”还是不够的,如果我们对“死时不定”没有产生定解,心里就会觉得“反正我今天不会死,以后有的是机会修行”,如是将修法一拖再拖,如同一个不知道自己被判了死刑的囚犯,面对五欲六尘的诱惑时,仍然沉醉其间放纵散乱,空耗时光,造下诸多恶业。如果我们心中时时生起“今天我必然会死”的念头,就如同已经知晓死期的犯人,心中自然不会再执著于世间的饮食受用、名闻利养,会一心一意寻求脱离轮回苦海的方法,身口意的所作所为恒时为死亡做准备,不惜一切代价使自己远离死苦。这样必定会在一生中积累众多善法资粮,临终时自然会远离恶道,趣入善道,乃至如愿往生清净刹土究竟成佛。因此,作为修行人每天都要发起今日必死之心,这样才能一心成办后世的利益。很多人不想思维死亡无常,就是因为害怕自己一辈子拼命得到的名利、权势、地位、财富、眷属等都要舍弃,但死亡如影随形,随时随地都会降临。

  思维死时不定这一窍诀,也可以从三种因相作分析:一、思维南赡部洲寿量无定;二、思维死缘极多,活缘极少;三、思维身体极微弱故死无定期。

  南瞻部洲的众生心识变化很快,因此所感的异熟寿命也变化极速,不论男女老少、地位高低、贫穷富裕等,死期均不确定。无常从来没有随顺过众生的心愿,人们无法把握何时死亡、死于何处及以何种因缘而死。因此我们应该时刻想到自己马上会死,抓住当下的时间精勤积累有利于后世的资粮。

  下面继续讲解死时不定的第二个因相:思维死缘极多活缘极少。

  2. 死缘极多,活缘极少。

  圣天论师说:“死缘极众多,生缘极稀少,彼亦成死缘。” 龙树菩萨在《中观宝鬘论》中也说:“死缘何其多,生缘何其少,彼等亦死缘。” 我们可以从三方面来分析这一因相:一、死缘极多;二、活缘极少;三、活缘亦变成死缘。

  ①死缘极多

  违害寿命的因缘就是死缘,可以分为有心死缘与无心死缘。

  有心死缘是指来自有情损害的死缘,包括来自人类的死缘,如王难、战争、怨敌杀害、念咒诛杀等;来自非人的死缘,如天龙鬼神损害、山精水怪侵扰等;以及来自旁生的死缘,如毒蛇猛兽伤害和牛马踩踏等。

  无心死缘有内外两种,分别是内在四大种不调所引起的疾病,以及外在四大种不调所引起的灾害,如地震、洪水、火灾、飓风等。

  《圆觉经》云:“我今此身,四大和合。所谓发毛爪齿、皮肉筋骨、髓脑垢色,皆归於地;唾涕脓血、津液涎沫、痰泪精气、大小便利,皆归於水;暖气归火;动转归风。四大各离,今者妄身,当在何处?”这脆弱的肉身是由地水火风四大假合而成,只有四大达到平衡时,方能维持健康,如果四大不平衡,导致四大不调,就会引发疾病。

  我们可以观察:当今人类有多少死于政治运动、暴力谋杀;有多少死于车祸空难、饮食中毒;有多少死于心理压力、劳累过度。有多少死于癌症、心脏病、禽流感、艾滋病等疾病;有多少死于地震、洪水、海啸、大火等自然灾害。每天的新闻报纸都在报道世界各地所发生的种种灾难,人类的生命每时每刻都处于死亡的边缘,难有生存的保障。

  总而言之,在这个世界上,死缘是非常多的,不管是吃饭、走路,还是坐车、乘飞机,甚至只是呆在家里,死亡都有可能随时降临。如《宝鬘论》云:“常住死缘中,如狂风中灯。”如同灯放置在狂风中随时会被吹灭一样,人命处在众多死缘之中,随时可能会撒手而去。《大庄严论经》亦云:“命如风中灯,不知灭时节。”佛经中还说“人命在呼吸之间”、“命如水泡”……既然生命如此衰微,大家就不要天天忙于赚钱、逛街、打扮,沉迷于看小说、玩游戏、看电视、电影等,也许死亡突然降临,让人措手不及,谁也无法确定明天不会转生为头上长角的旁生,何况还有更加恐怖的地狱和饿鬼道等着我们。所以,大家应当诚信死期不定、生处不定的道理,并对此长期认认真真地实修。

  ②活缘极少

  六百多年前,宗喀巴大师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现今是五浊极其浓厚的时代,能感得长寿久住世间的大势妙业,极其稀少;饮食等药物势力微劣,很少有治病的能力;所吃的食物很难消化,长养体内四大种的能力减弱,即使消化了,也没有大的利益;因为平时作恶多端,善行微小,所以念诵长寿咒、长寿经等法事,收效甚微,甚至无济于事。由于以上这些因素,导致延长寿命等极其困难。

  由于时代恶浊,众生内在的福报非常下劣,相应外在的士用果也极其下劣,饮食、药果等都没有精华和营养,难以治病养身;从内相续而言,极难修集大福业,念诵的力量也很微弱,所以活缘极为稀少。

  从宗喀巴大师到现在又过了六百多年,五浊更加浓厚,众生造作恶业更加严重,所感的正报、依报也更恶劣。活缘更是少之又少了,想要延长寿命更为困难了。

  ③活缘亦变成死缘

  为了生存,我们往往寻求饮食、住房、朋友等,却没想到因此而死。具体来说,受用饮食本来是为了活命,反而因吃得太多、太少或不相宜而成为死缘;寻求住房本来是为了御寒避暑,挡风遮雨,却反而因房屋倒塌、失火等丧命;寻求亲友,本来是想让他们扶助自己的生活、事业等,却反而遭到亲友倒戈相向、背信弃义等而成为死缘。

  比如很多人喜欢生吃羊肉、牛肉、鱼肉等,却不知这些“美味”竟然是肝吸虫等寄生虫的大宿主,吃到肚子里后会引发种种疾病;还有很多人吃保健品本来想让身体健康,结果却一命呜呼了,所以药物、保健品等延年益寿的东西往往变成致死的因素;还有很多人喜欢把房间装饰的特别华丽,殊不知装修不当引起的污染会导致白血病等疾病。据统计全国每年因装修污染引发呼吸道感染致死的儿童高达二百一十万人。

  更进一步说,活缘本身就是死缘。人们受用饮食,精挑细选,均衡营养,以为这是延寿的因缘,实际上,这些也是趣向死亡的因素。因为要消化饮食,必须要消耗生命有限的能量,如此让我们更快速趣入死亡。

  总之,内外一切因缘都是导致死亡的因素,有情生命唯一是坏灭的自性,没有一点保障。所以,不管是走路还是开车,大家应该经常忆念死亡无常。比如,我们坐车上高速公路,要想着我可能会在高速公路上死亡,要有一种恐惧感。很多人觉得这样想不吉利,但其实前一秒钟你还活在人间,后一秒钟就可能发生交通事故车毁人亡。真正修行好的人,时时处处都会忆念死期不定,始终想着“我肯定会马上死亡”,有了这种观念,修行就会很精进,不会空耗时光天天看电视、看电影、看小说等做这些无意义的琐事,每天也不会再上网聊天了。如果医生给你死亡通知了,告诉你过两天就要死亡,你还会上网聊天吗?肯定没这个心情了。

  3. 身体极微弱故死无定期。

  虽然前面说死缘极多、活缘极少,但如果我们的身体坚不可摧,死缘再多也不会威胁到我们。然而我们的身体就像孩童玩耍时吹出的肥皂泡,当肥皂泡在空气中飘浮时,显得美丽动人,可是用手一碰,即会破裂。生命非常脆弱,毫无保障,连一根针、一根鱼刺都可以要了我们的命,更何况其它可怕的因缘?死亡实在是太容易了,不需要什么重大的因缘。

  即便我们有坚固结实的身体也没有用,《亲友书》中说:“大地山王与海洋,终为七烈日所焚,有情无余化为尘,弱小人身岂堪言?”劫末时,七个太阳同时出现在空中,那时大地、须弥山和四大海都会被烧尽,一切有情的身体无余被烧成灰尘,何况极其脆弱的人身?

  《亲友书》又云:“寿命多害即无常,犹如水泡为风吹,呼气吸气沉睡间,能得觉醒极稀奇!” 每个人的生命就像被狂风吹动的小水泡,绝不会恒常停留,很快就会破灭的。所以,我们生存的机会少之又少,甚至仅在吸气与呼气之间。晚上酣然入睡,在此期间没有死去,第二天早上还能醒来,实在是太稀有了。有些人在吃饭时,突然倒在地上,再也没能站起来;有些人上街时突然昏倒,等到救护车来了,却发现早已断气;有些人晚上睡觉前好好的,跟平常一样,但第二天早上没能醒来,就这样永远地睡下去了。这样的事特别多。

  《四十二章经》中有一段对话。佛问诸沙门:“人命在几间?”对曰:“在数日间。”佛言:“子未能为道”复问一沙门:“人命在几间?”对曰:“在饭食间。”佛言:“子未能为道。”复问一沙门:“人命在几间?”对曰:“呼吸之间。”佛言:“善哉!子可谓为道者矣。”我们的生命就在呼吸之间,一息上不来便阴阳两隔,可见人命极其脆弱。虽然现在有好的事业、好的家庭、好的薪水、好的住房、好的饮食、好的权势、好的身体等等,这一切都只是今生暂时显现的幻事而已,假使明天突然死去,有哪一样能随我们前往后世呢?寂天菩萨说:“或思今不死,安逸此非理。”如果认为自己今天肯定不会死,而在放逸中度日,这是不合理的。《因缘品》也说:“明日死谁知,今日当精进。”明日你是否会死是很难说的,因此,修行不要“明日复明日”,当下就应该精进修法,否则,修持佛法不能成功。

  综上所述,死亡的来临往往就像空中霹雳一样迅猛,不等人回过味来,一闪就到了后世。通过思维南瞻部洲寿量无定、死缘极多活缘极少以及人命的危脆,一定会对死亡生起惊怖之感,仿佛自己在饮食、睡眠、行走等时都是此世间中最后一次威仪。如果启程去往他方应该思维:我出了这个门,可能就回不来了,如果有机会再进这个门,那肯定是上师三宝加持,让我还有时间来精进修习善法,这真稀奇啊!在台阶上休息时也想着可能会死于此处;晚上睡觉时也要想:今晚会死在睡觉的地方,明天肯定醒不过来了;早晨起床时也要想:在今天当中也许就会命绝身亡,今天晚上不一定还有睡觉的机会。

  经常这样观想,内心数数念死,心相续极易改变,一定能对死时不定生起坚固的定解,于是情不自禁地从内心深处生起强烈的欲乐:赶紧修法!唯有修法才能远离死亡的恐怖!以前嘎当派的格西们临睡时常常思惟:不知明早是否还需要生火?所以他们从不盖火,并且把碗倒扣着放。

  按照当时藏地的生活习惯,主要靠烧牛粪生火,因为生火很麻烦,所以晚上睡前都要盖火,盖火时先加几块大一点的牛粪或木头,然后把灰倒在上面,再压一块大石头。早上起来后,拿走石头、拨开灰,找到火星,生火就很容易了。而且,按照藏地的传统,人死后才把碗倒扣起来,活人是不能随便扣碗的,否则很不吉祥。而噶当派的修行人经常忆念死期不定,死亡随时会到来,根本不需要准备明天的事,所以往往都不盖火,还要把碗扣下。

  大圆满传承上师持明无畏洲尊者,也是一个很好的表率。尊者有一个秋季七月沐浴用的水池。因水池没有阶梯,进入时很困难。弟子问:“是否需要在此修一个阶梯?”他拒绝道:“不知道明年还有没有机会在这里沐浴,何必那么费事呢?”他一直不让,并常常教诫弟子修无常法。

  古德在一切时分中唯一对死亡生起信解,所以能够转变自心。宗喀巴大师说:三根本中最重要的就是思惟死无定期。这是因为思维死无定期能够转变自己的心,我们也应该身体力行,像祖师大德那样努力修习。

  (三)死时除佛法外余皆无益,心执常法唯是自欺诳

  “死时除正法外余皆无益”也以三种因相成立:一、死时除佛法外,财富无益;二、死时除佛法外,亲友无益;三、死时除佛法外,身体无益。

  1. 死时除佛法外,财富无益。

  纵然富贵如梵天、帝释或转轮王,也没办法用财富买通公平而严厉的死主阎罗赎回生命。在临终之时,即使是统帅天下的国王也无法带走哪怕一粒麦子,只能空手而去;就连乞丐也不得不抛下从未离手的叫化棒,赤裸裸地走向后世。如云:“国王须舍河山去,乞丐须舍棍杖去。”《大树经》中也说:“纵然积有百年粮,死之次晨空腹行,纵然积有百年衣,死之次晨赤身行。”纵然积攒下一百年都吃不完的粮食,第二天死时也只能空腹走向黄泉;纵然有一百年都穿不完的美服华衣,第二天死时也只能赤身裸体而去。

  世间人对有漏的财物极为重视,把拥有高档的别墅、轿车、珠宝等,当作是身份的象征与成功的标志。但生前费尽心思拼命积累的财富,到死的时候一丝一毫也带不走,只有白白送给子孙或怨家,这样苦苦经营的财富到底有什么作用呢?我们应当了知,即使拥有再多的世间财富也无法解除死亡的威胁。

  大恩上师在《次第花开•入佛门》中提到,一位出国留学的女孩去拜见他,向他讲述了自己回到中国修学佛法的原因。她同学的父亲非常富有,在世界上也非常有地位、有声望,他们家的吃穿用度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的。但不久前,这位父亲查出患有白血病,全家人都非常难过,尤其是病人本人,终日生活在死亡的阴影里,极度恐惧,痛苦不堪。此时此刻,他所拥有的财富、地位不但无法让他的痛苦有丝毫的减轻,反而因为执着,让他更加痛苦。后来这位十七岁的女孩深有感触地说:“很多人都会将财富、地位当作人生的目标并为之奋斗,但当我们不得不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财富与地位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帮助。所以我将来绝不会像自己看到的大多数人一样,用尽全力去追求金钱、地位,我要回国过简单的生活,努力修学佛法,寻求真正的解脱。”大恩上师对她年纪轻轻能有这样的认识感到惊讶,还说道:“一个人用尽一生去追求名利,但在生死关头,名利远不如一句观音菩萨心咒有加持。”

  一个人如果没有学习佛法,不管他多么富有,也不管他有怎样显赫的地位,在生死关头,他所拥有的一切都不能让他得到真实的利益,而且因为过于贪执钱财,对自己的往生产生障碍,导致最终堕入恶趣。

  《贤愚经》中记载,往昔鹿野苑有一个施主做生意赚了七个金瓶, 他吝啬成性,因为害怕被人偷走就把七个金瓶全部埋在地下。后来他死了,因为心中特别执著金瓶,死后在数万年中连续转生为毒蛇,每一世都缠绕在金瓶上,一直守护着金瓶,直到最后当地的城市变得空无一人。这个人真的非常可怜。

  麦彭仁波切曾说过:“身体犹如水中泡,财富宛若秋云飘。” 当我们不得不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财富对我们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帮助。华智仁波切在《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中讲过,有一头羊就有一头羊的痛苦,甚至有一条茶叶就有一条茶叶的痛苦。龙树菩萨也说:“积财守财增财皆为苦,应知财为无边祸根源。”无论是积累财富,还是守护财富,或者是增长财富,都是痛苦的自性,智者应知道财富为无边祸患的根源。今生贪着钱财只会令自己在无义的积财、增财、守财中空耗人生,无法令自心趋向正法,又因不断增长的贪心而使来世的路途更加堪忧,还有比这更愚昧无知的行为吗?

  所以,我们应舍弃对财富的贪执,将自心转向对正法的希求与修持上来,恒时依止圣者七财,即信心、持戒、多闻、布施、知惭、有愧、智慧,这样才不辜负此珍宝人身。

  2. 死时除佛法外,亲友无益。

  幸福的家庭、亲爱的眷属,是世人苦苦追寻的安乐,但临终之时,这些眷恋的亲友,哪个能代我去死?生前再孝顺的子女,到我死时,只能围绕哭泣,不能救我不死;生前再恩爱的妻子伴侣,等我死时,唯有哀号,束手无策;生前再要好的朋友,待我死时,仅有两行清泪;生前再忠心的奴仆,在我死时,除了一声叹息还能如何?当死亡来临时,眷属再多也是无益。唯有独自一人带着所造的恶业,通往中阴,来到后世。古德也说: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

  受到现在影视剧的影响,很多人把爱情看得很重:“这辈子离了他,我就活不下去了。”热恋中的人经常会发愿同生共死,希望爱情天长地久、海枯石烂。但其实这种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佛陀在《无量寿经》中早就讲过:“人在世间,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当行至趣,苦乐之地,身自当之,无有代者。”看尽世间,没有一人不是这样的,来到这个世界是独自一人,最后离开也是孑然一身,没有谁真正离不开谁。临终受报时,不管是去善道还是恶道,都要自己去承担,没人能够替代,即使想替代也替代不了。

  稍微想一想就知道,生前的亲友无非是追逐嬉游、浪费时光的伴侣,他们为了自己的安乐,欺骗你我,诈现亲爱之相,等到我死的时侯,还要用虚假的泪水、哀号、叹息等蒙蔽我最后一次,然后又把我推入轮回的苦海,把人间的快乐留给他们享用,这是多么不公平呀!

  确实如此,很多人相爱时发誓在一起直到海枯石烂,还说“离了你肯定活不了”,但等到你死的时候最多只是哭哭而已,没过多久就另结新欢。这样的事太多了。日剧、韩剧里的爱情看似动人而永恒,说一些“不仅这辈子要在一起,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的话,其实这一切太不可靠了,人们都被假象欺骗了,不仅平时就被骗,临死时还要被骗一次。本来若能放下对亲人的执著还是可以解脱的,但因为被蒙骗得太厉害,最后不得不落在轮回里。

  《经律异相》中有一则公案。过去有一位优婆塞,持戒严谨,精进不懈。后来这位优婆塞突然生了重病,寻医问药也治不好。眼见优婆塞已命若游丝,他的妻子非常悲恸,依依不舍地对优婆塞说:“我们夫妻多年,向来同甘共苦,现在你被病苦折磨,命在旦夕,而我只能眼睁睁地看你受苦,无法为你分担。假如你真的走了,留下我和儿子孤苦零丁、无依无靠,教我们怎么活下去呢?”优婆塞一听,心如刀割,倍增爱恋,不忍之情油然而生,面对此刻的生离死别,内心更是万般不舍。无奈大限已到,优婆塞还是应时而死。死后神识便附在妻子的鼻子里,化作一只小虫。而妻子见优婆塞已撒手人寰,便放声痛哭,悲不可抑。

  正在此时,有一位得道证果的比丘从这里经过,以神通力得知优婆塞持戒修行、精进不懈,本该生天享福,但因临终时起了一念爱心,堕入畜生道,附在妇人的鼻中,便想藉此因缘度化他。(临终非常关键,如果不知道把握机会,还想着银行存折的密码没有告诉别人、我的孩子怎样怎样就很危险。前面那个居士持戒特别严谨,修行非常精进,但临终时没有把握好就变成了旁生。)

  于是比丘上前安慰妇人,劝她不要如此悲伤。不料,妇人看见比丘哭得更加伤心,这时候小虫随着鼻涕流出来,掉到地上,妇人发现自己的鼻子里竟然有小虫,感到很难为情,准备一脚把虫子踩死,比丘立刻制止说:“且慢,千万别把小虫踩死,它是你丈夫的转世!”妇人怀疑地说:“怎么可能?我的丈夫持戒严谨,又非常精进用功,怎么会变成一只小虫呢?”比丘回答:“因为你丈夫临命终时无法割舍对你的爱恋,所以才会投生为虫。”比丘接着对小虫说法:“你以精进行道及持戒的功德,原本应该生天得见诸佛;但你临终起一念恩爱、恋慕之想,以致于死后堕落为虫。现在你知道了欲爱的过患,就应该以惭愧心好好忏悔,以求早日投生善道,脱离未来的苦报。”小虫听了,随即心开意解,深深克责自己的愚痴,不久便舍报往生天道。

  可见,一切都是无常的,众生都会死,贪执亲友只会引生无边痛苦,如《大佛顶首楞严经》云:“汝爱我心,我怜汝色,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缠缚。”你珍爱我的心,我怜爱你的姿色,以这样的因缘,历经百千劫的时间,我们都在不断的纠缠,难以脱离轮回痛苦。

  《四十二章经》中也说:“财色之于人,譬如小儿贪刀刃之蜜甜。不足一食之美,然有截舌之患也。”财产和美色对于人来说,就像小孩贪图刀刃上蜂蜜的甜味,但这丁点蜂蜜根本不够一餐的美食,相反却有被割断舌头的危险。

  《佛说妙色王因缘经》云:“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众生因爱欲深重,耽著五欲,以致颠倒妄想,纵然有持戒功德,只要欲心不除,亦难免堕落三涂恶趣。若能去除贪执,则不会有忧悲苦恼,从烦恼束缚中获得解脱。

  想一想,许多人为了妻子儿女、父母亲友忙忙碌碌一辈子,就像傀儡一般劳作不停,身心不能自主,烦恼无有间断,一生中即使已经值遇殊胜佛法,也没有时间去修行,等到死亡来临时,回首此生,不仅没有积累什么功德,反而因为扶亲灭敌造下了无数的杀生等恶业,这样执著于亲友的人生真的没有什么意义,哪怕眷属再多,儿孙再孝顺,在你临终之时也只能在一旁哭泣而已,除此之外一点用都没有。所以,我们应从对亲友的执著中清醒过来。

  3. 死时除佛法外,身体无益。

  今生之中,比财物、眷属更为执著贪爱的就是自己这个血肉之身,然而死亡来临时,这个终生不曾片刻分离的老朋友——与生俱来之骨肉身体,也必须彻底舍弃。

  凡夫从出生开始,就非常贪爱自己的身体,即使舍不得上供下施,也都会竭尽全力供养自己的肉身,以美味饮食、健康补品作种种滋养,以沐浴、香薰做种种洁净,以绫罗绸缎做种种装饰,一切吃穿用度都力求最好,比如太阳大一点就要擦防晒霜,脸上长点斑就要用护肤品,稍微磕碰一点就马上做各种防护,可一旦死亡来临,身体马上变为尸体,发出难以忍受的臭味被人厌弃,或被扔到尸陀林为豺狼鹰鹫所食,或被送到火葬场最后变成一堆灰。无论我们再怎么珍爱身体,尽心维护,过了一段时间也都会化为乌有。如米拉日巴尊者言:“见而生畏之尸体,本为现在之身体。”我们这个身体就是尸体,有什么值得贪爱的呢?

  如果详细观察,我们这个身体实在是没什么可贪执的。全知麦彭仁波切在《观住轮番净心法》中说:“首观色身诸相状,血肉骨骼髓及脂,皮脏诸根与支分,便溺虫发指甲等,所有不净之诸物。” 众生妄执身体为一个整体,不可分割,我们首先可以观察,看看身体的相状是怎么样的。所谓的身体无非是血、肉、骨骼、髓、脂肪、皮肤和心、肝、脾、肺、肾、胆、胃等诸内脏,眼、耳、鼻、舌、身等诸根及其支分,以及便溺、蛆虫、头发、指甲等三十六种不净物拼凑一处,除此之外,身体已荡然无存。

  佛陀教诲我们忆念此身,以骨为柱,以肉为泥,筋缠血流,就是一个人形大毒疮。以皮毛九孔为门户常溢秽水,肠胃胞膜像一个库藏,容纳屎尿津液等。往来行伍、语默动静,俨然一付行尸走肉。放眼普天众生无非是走动的屎尿皮囊、行动的厕所、装满杂色粪便的瓶子。你们好好观察一下的确是这样的。但凡夫众生特别愚痴,不但认识不到这一点,反而滋生骄慢,横生贪著。智者见此情景由衷觉得众生可悲可笑,深生厌恶而疾走快避。

  再进一步对身体次第分析,观察身体的各个部分,看看自己究竟对哪一部分生起贪心。通过观察思维,最后得出除了这三十六种垢秽不净零散部分外,永远也得不到一个真实贪执的身体。我们看这个人脸蛋特别漂亮,如果把脸蛋割下来就是一张皮,人人看到后都会吓跑,谁都不会喜欢。

  全知麦彭仁波切在《观住轮番净心法》中又说:“不净之身如幻轮,脉骨粪便之聚落, 犹如水面之浮泡。”

  这幻化的身体根本不存在一个清净物,脑膜、涕唾、血、屎、尿等,略说有三十六种,广说无量,用慧眼观视这个人形大疮,只见到种种不净津液,肝、肺、肠、胃里诸虫翻动攒食,眼流眵泪,耳出垢腻,鼻中流涕,口出唾液,大小便孔常出屎尿,虽然以衣服做严饰,但无一清净之处。四大假合,假名为人,这样危脆的人体并非是真的,只是幻住须臾而已,犹如风吹大海出现的小浮泡,虚无不实。

  月称菩萨也说:“若人无过失,世人应贪彼,以身有过故,智者远离彼。”倘若身体没有过失,我们没必要这样呵责,可以尽情地贪执,然而正因为身体有诸多过患,有智慧的人,务必要摆脱贪执身体的迷网束缚。否则,这种过患相当大,完全超过了怨敌的危害。小乘里有不净观、白骨观做对治,麦彭仁波切的《观住轮番净心法》对此也有开示。如果我们特别贪执这个身体,尤其年轻人贪心特别强烈,修不净观、白骨观特别好。

  想一想,生前为了身体饱腹而杀生取食,为了它漂亮庄严而杀害动物剥皮制衣,为了它贪欲纵横而耽淫取乐,为了它名扬四方而欺上瞒下,为了它财富横溢而奸诈盗取……总之,为了它造下了很多痛苦之因。如今就要舍掉它了,但因特别贪爱以致难分难舍,殊不知这个欺诳自己一辈子的身体,不但救不了自己,反而把自己推向恶趣的深渊,贪执这个带不走的造业秽身,到底有什么作用!

  《贤愚经》中有一个公案:目犍连尊者以神足通带着弟子尸利苾提到海边,海边有一个刚死去的女人,面貌端正身相美妙,具足女人的相好。有一只虫子从她的口中爬出,又从鼻子爬入,再从眼睛爬出,从耳朵爬入。尸利苾提问:“师父,这个女人是谁,怎么会这副摸样?”

  目犍连尊者回答道:“她是舍卫城中大商主的妻子,容貌端正,丈夫对她十分敬爱。当时商主想出海寻宝,但因舍不得自己的妻子,于是带上她和五百商人一起坐船出海。妇人对自己的容貌非常自恋,常常揽镜自照,看到自己长得容貌端正,便生起了骄慢、贪恋之心。当时有一只大海龟用脚踏船,船破后沉入海底,商主、妻子和五百商人都被淹死了。大海的规律是不接受死尸,当海水涨潮之时,夜叉罗刹就会将死尸抛到岸上。而众生寿命结束后会随着自己所爱恋的对境而投生在其中。所以你刚才看到的在尸体上爬来爬去的小虫就是商主妻子的转世。”

  现在很多女人都是这样,每天化妆打扮要花几个小时,出门前在镜子前面照了又照。如果这么贪执自己的身体,死后会不会变成自己尸体中的旁生也不知道。

  其实贪执充满业惑与不净物的幻身没有什么用处,人的身体就像涂抹着美色的不净物或者绫罗绸缎包裹的荆棘一样,对自他不会带来什么利益,贪执它没有任何意义,既不能延缓死亡的降临,也不能令我们起死回生,在今生短暂的时光执着于这个臭皮囊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智者应该舍弃对身体的执着,一心一意修持正法。

  仅仅修习死无定期还不够,因为人在临终时绝对有利的只有正法,所以我们必须恒时不离正知正念,深刻地认识到轮回的一切琐事均无有恒常、无有实质,时刻督促自己修持正法。本来身心的暂时组合就是无常的,所以不要将假合的身体执著为我,所行的道路是无常的,举手投足都要如理如法,《般若摄颂》中云:“唯看一木轭,行走心不乱。”身居的处所是无常的,应当将它观想为净土;饮食受用是无常的,应当享用禅定的美食;躺卧睡眠是无常的,应当将迷乱修成光明境界;富有的珍宝是无常的,应当依靠圣者七财;亲朋近邻是无常的,应当栖身静处激发出离;名誉地位是无常的,应当恒常身居低位;言谈话语是无常的,应当督促自己念经诵咒;信心出离也是无常的,应当为誓言得以稳固而精进;想法妄念通通是无常的,应当具备贤善的人格;验相证悟是无常的,务必要到达法界尽地。到那时候,已经了脱生死,生死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有自在操纵死亡的把握,荣登无死的坚地,就像雄鹰翱翔于蓝天,死亡到来也无所畏惧,从此之后无需修行。

  总之,诚如《佛子行三十七颂》所说:“长伴亲友各分离,勤积之财留后世,食客终离身客店,舍弃今生佛子行。”命终之时,除了正法以外,衣食卧具受用、生身父母、亲朋好友谁都没办法帮助我们,纵然是数以千计僧人的上师也不能带走一僧一徒;即便是数以万计部落的首领也不能带走一奴一仆;哪怕是拥有南赡部洲一切财产的主人也无法带走一针一线;就连自己最为珍爱、精心保护的身体也必然要抛下而离开人世。到那时,躺在最后的床上,享用最后的饮食,穿着最后的衣服,谈着最后的话题,被最后的亲友们围绕着,到了死亡的时刻,一切都无法推迟,再也没有自由住留。虽然对一切亲友财物依依不舍,可是他们也不能随你而去,你只能赤身裸体、赤手空拳走向后世的大道。到那时,你为了亲友等所犯下的一切罪业谁也无法替你分担,只能独自背负着离去。在那时,唯有罪业对你有害,除此之外哪怕是整个南赡部洲的人都成为你的仇敌,他们也无法向你射一只白光闪烁的箭。除了正法以外,面对死亡根本无有任何可依靠处,只有正法才是你的怙主、依处、洲岛、友军、光明和灯盏。因此我们必须从现在开始就修行对临终有利的正法。

  尤其我们遇到了九乘之巅无上大圆满,在数年数月之中就可以获得虹光身,故应发愿通过光明大圆满道修成对死亡有益的清净法,平时就要以“宁死也要修行了脱生死、达到无死本来坚地的法要”和“不舍此誓言”这两个誓愿的铁钩钩住。这非常重要。

  我等恒处懈怠放逸中

  总集三宝上师悲眼视

  能念无常死亡求加持

  因为不明白死亡无常的道理,我等恒时处在懈怠放逸之中,祈祷总集佛法僧三宝为一体的大恩引导上师,请您以大悲慧眼垂视我等放逸众生,请您赐予加持,愿我们能时时忆念与修行死亡无常的道理,并生起定解,精进修行。

  现在通过闻思相似地明白了无常的道理,为什么说“相似”地明白?因为我们没有开始修行。虽然心中知道应该舍弃世间八法,但总是生不起来希求善法的心,或者生起一些时日,过一段时间又开始懈怠放逸。这主要是对无常的道理没有生起定解的缘故,没有了知不修无常的过患和修无常的功德。

  本来获得暇满人身,应当利用它成办大义;然而,是什么障碍了我们不能及时摄取心要呢?首要的障碍就是追求现世利益的心,而这种心态正是由于执著自己不会死的常执所导致的。

  第一,如果心里不念及死亡无常,我们就只会考虑现世的种种需要,整天为衣食等忙碌,妨碍我们去修佛法。反之,若我们能认真地念死,肯定会一心一意为后世作准备。此为不念正法之过患。

  第二,即使内心能够考虑后世利益而修行,但由于被执著不死的常执所障碍,我们总是对修法一拖再拖,以睡眠、昏沉、绮语、饮食等无义琐事浪费时间,因此不能发起广大的精进而如理修行。此为虽念不修之过患。

  很多人说自己特别忙,现在修加行观修跟不上,这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念死无常,如果马上就要死了,还会有力气做这些吗?不可能的!

      第三,即使有时候修持闻思修等善法,但由于修善也只是为了今生的利益,导致所修的善法力量微弱。而且,这些善法夹杂着追求名闻利养的恶心,导致善行不清净。此为虽修不净之过患。

  现在有些人修加行之后喜欢到处显摆,让别人觉得自己了不起;或者有人加入学佛的团体是为了认识更多的人,这样有利于世间事业的发展。如果掺杂这样的心来学佛,做些世间八法的事,真的一点意义都没有。

  仲敦巴尊者曾经问阿底峡尊者:“凡是贪求现世的幸福安乐与利养恭敬而做事之人将会有什么样的果报呢?”尊者深感遗憾地说:“他们的果报也就仅此(今生中的安乐)而已。”格西又进一步地问:“那来世将有什么样的果报呢?”尊者满怀悲悯地说:“来世的下场将是惨堕地狱、饿鬼以及旁生界中。”

  本来我们修习佛法是为了脱离轮回痛苦,但是如果掺杂世间八法、贪执现世名闻利养最终只能堕入三恶道当中去。

  第四,若不能念死无常,便会大大地贪着于现世利益,由此生起猛厉的贪瞋痴慢嫉等根本烦恼和随烦恼,并不断增长诸多不善业,临终将会生起难以忍受的懊悔之心,只能自食苦果。简言之,若不念死,就是在自毁今生和后世的一切利益。此为增长烦恼恶行之过患。

  总之,在一切基础法中,观修无常尤为关键,如果没有它,修什么法都不会成功。反之,修习死亡无常有诸多利益。

  《大般涅槃经》云:“世尊,譬如一切众生迹中,象迹为上;是无常想亦复如是,于诸想中最为第一。若有精勤修习之者,能除一切欲界欲爱、色无色爱、无明、憍慢及无常想。”大象走路非常有智慧,它能预知何处有危险而绕开这些地方,唯一选择安稳的道路,可谓“一路平安”。后来者只要沿着大象的足迹,就可以避免一切危害,所以说象迹是一切足迹中最殊胜的。同样,生起念死无常的心,就不会耽著今生而造作种种罪业,能够遣除三界一切无明、烦恼等的损害,并且只会遵行对后世有利益的安乐之道。所以说,无常死想如同象迹。

  《大般涅槃经》又云:“修无常想,是名为道。......有能多修无常想者,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修习无常即是正道,有人能多修无常,即可获得佛果。

  《毗奈耶经》中说:“对我眷属中如妙瓶般的舍利子及目犍连等百名比丘供斋供物,不如刹那念有为法无常更胜。”对一百个舍利子这样的阿罗汉做供养,不如忆念无常殊胜。

  莲师说:“一切黑垢过失的根本是常执,一切白净功德的根本是无常。”所以需要恒时不离无常想。

  有一位居士请问博朵瓦格西:“如果想专门修行一法,那么修什么法最为重要呢?”

  格西答道:“如果想专心修行一法,无常最为重要。倘若修行死亡无常,首先可以作为进入佛法之因,中间可作为勤修善法之缘,最后作为证悟诸法等性之助伴。

  “倘若修行无常,最初可作为断除此生绳索之因,中间可作为舍弃贪诸轮回之缘,最后可作为趣入涅槃圣道的助伴。

  “又最初可作为生起信心之因,中间可作为精进之缘,最后可作为生起智慧的助伴。

  “如果观修无常,并且能在相续中真正生起的人,起初可成为求法之因,中间可作为修法之缘,最后作为证悟法性的助伴。

  “倘若修行无常,并且能在相续中生起无常观,则初始可作为擐甲精进之因,中间可作为加行精进之缘,最终可成为无退精进的助伴。”

  帕单巴尊者也曾经说过:“如果相续中生起了无常观,最开始可作为步入正法的因,中间可作为为精进的鞭子,最终也能获得光明法身。所以,相续中如果没有不加改造而生起无常观念,那么仅仅在表面上求求法、修修法,最终只能成为佛教油子的因。”

  《普贤上师言教》《菩提道次第广论》等经论再三赞叹了念死无常的功德利益,你们可以参考学习,增上自己对观修无常的信心。

  总之,观修无常是开启一切修行之门的前提条件。我们应该多多听闻无常的道理,深入思维忆念死亡,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今天就要死亡了,世间八法没什么不可以舍弃的”,如是反反复复要求自己,精进的心念就会逐渐生起。

  除了自己依靠闻思修多串习之外,一定不能离开祈祷上师。上师总集佛法僧三宝一切的功德,随时随地都会护念我们这些具缘弟子,他的大悲慧眼时时刻刻都在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和起心动念,因此为了相续之中能够忆念和修习死亡无常的道理,并且生起定解,唯有祈祷大恩上师速速赐于我无上的加持。我们修法必须要祈祷上师,让我们能对死亡无常的道理生起定解。

  修的时候,首先观修器情世界之粗无常和细无常,再忆念死亡。人决定会死亡的,死时是不定的,死的时候唯有佛法对我们有利益,从上述方面次第做观修。最后再祈祷上师加持,一定要让我的心相续生起死亡无常的定解。

  如是按照这样的次第反复修持,务必让自己生起寿命无常的定解,这样才能真正获得佛法的加持与利益。虽然说在家居士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一天到晚都用来闻思修比较困难,但是一定要抽出时间来完成功课,不要说“我特别忙,没时间”,这样找借口对自己没什么利益。如果我们的无常修的好,不可能觉得自己没时间修行的,哪怕喝一口水也要马上把它喝完,做任何事也会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来做,根本不会再懈怠放逸。我们应该经常观察自心,是否真的把时间用到串习佛法改变相续上来,要多多祈祷上师三宝的加持。

  观修“死亡无常”要修到怎样的量才能修下一个法呢?

  如《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中说:应当像喀喇共穹格西那样。格西在后藏的觉摩喀喇山修行时,岩洞口有一荆棘丛,常常挂到他的衣服。开始他想砍除,但转念一想:唉,我也许会死在此山洞中,也不知道是否还有出去的机会,还是将修行妙法放在首位。当他再次出洞的时候又想:不知道能否再度返回这个山洞。于是一直没有砍除荆棘丛,就这样连续多年在山洞里修行,最后获得了成就。

  这就是我们修习的界限,如果我们心相续还没有生起这样的定解,就一定要精进修行。但我们要达到这样上等的标准是很不容易的,那适合我们的标准是什么?

  在没有修无常法之前,不觉得人身是无常的、不可靠的,会觉得自己还能活很长时间,但是修了无常的法要后,就会深深地感觉到:无论我们处于何时何地,处于什么状态,我们都必定会死亡,死后再想获得这样的暇满人身修习正法是非常困难的;而人身又是如此脆弱,非常容易被毁坏,生命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终止,所以,我们应该珍惜它,好好利用这个暇满人身精进地去修持正法。如果不是口头上说一说,而是在心相续中无造作地生起了这样的体会,就可以继续修下一个引导了。这可以作为凡夫修无常的初步标准。如果没有达到此标准,就要继续修持,直至生起这样的定解为止。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 请大致说明如何思维死缘无定而修无常?对此你有哪些体会?

       2. 佛说生命在呼吸之间,你是怎么理解的?明白这一点有什么用?

       3. 观修死时不定的过程,要观想行、住、坐、卧等一切威仪都是今生最后一次,这样想是不是特别消极?你是怎么理解的?

       4. 死亡无常现前时,唯一对自己有利的是什么?我们所执著的财富、亲友、身体有用吗?为什么?

       5. 不修无常的过患是什么?佛陀在经典中如何赞叹观修无常?对此你有和感想?你今后打算怎么做?

       6. 如果想专修一法,观无常最为重要,这是为什么?

       7. 对无常生起定解的界限是怎样的?请用公案加以说明。看了这个公案你有何感触?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