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醒悟

  我与三宝的缘,起始于1997年。那时的我,可以称为“无神论”者,一切相信科学,同时对哲学感兴趣。看过一些哲学书籍,叔本华的书籍基本都拜读过,弗洛伊德的心理学著作也看过一些。但是这些书读起来始终都触动不了心灵。

  1997年冬日的一个阴历十五,好朋友约我一起去雍和宫烧香祈福,带着陪伴她的心情,第一次走进寺院。当天寺里有法会,喇嘛们坐在宗喀巴大师殿里敲打法器,那鼓声和号角声震撼着我的心灵,我全身汗毛竖立,大殿的诵经声音令我身心舒畅,挪不开步伐。

  同学一个人去烧香了,我独自一人留在宗喀巴大师殿里,呆呆地站在大殿中央,注视着佛像,脑海中一片空白。突然间,心潮澎湃,感觉有股强大的力量把心底隐藏的所有痛苦和秘密向外牵引,而那些痛苦和秘密仿佛已在心里埋藏千年之久。眼泪失控,夺眶而出,这一切让我吃惊不小,担心别人讥笑,镇静下来,收住泪水,快速走出大殿。

  从那以后,我开始寻找与佛法相关的书籍,了解佛陀,了解佛法。1999年在八大处遇到了自己的皈依师父,见到皈依师照片时就似曾相识,感觉有记忆,但此生的确没见过,那一刻,不顾一切地与三宝团聚了。

  初次听到上师的名字是2010年参加放生的时候,每次放生结束,回向功德时会念诵高僧大德的名讳。当念到“希阿荣博堪布”时,我的内心一颤,不知道为何。第一次听上师的名字,那么多名字只对他的名字心灵有反应,为什么?接下来的日子,也没有刻意寻找,也没有刻意追随。因缘就是那么不可思议,八大处的师兄多次告诉我上师来京可去拜见,但因为自己各种原因都没有去。终于在2012年的一个莲师节日,第一次见到上师。

  第一次见面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但是在上师传法,给信众授皈依的过程中逐渐感觉上师与众不同。他不停地讲,不停地讲,讲皈依的发心、学处、功德,不停地讲佛法的好处,怎样学习,为什么学习,带领念诵等等……瞬间3个小时过去了,他彷佛想把内心所有的证悟、知识全传给大家。因时间比较长,有些人已经坐不住了,但我很开心,意犹未尽,觉得很过瘾,如果上师能永远这样带领大家一起念下去该多好呀。上师那天灌了莲师的顶,讲了一句让我至今刻骨铭心的话“生生世世不舍弃你们”。这句话成为我今后学习和生活的动力。讲这话需要能力,需要勇气,同时也是一种誓言和承诺,因为这是在释迦牟尼佛像前讲的。当时我感觉这个师父值得信赖和依靠。在传法过程中偶然与师父的眼神相遇,那时感觉上师的眼神深似海洋,有着历尽沧海桑田而不变的慈悲……那一天,我决心依止他——希阿荣博堪布学习佛法。因为修学中出现瓶颈,自己一直在摸索,没有结果。见到上师好似救命稻草,我的问题能否在上师这里解决呢?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性情中人,不乏热情与激情。从那以后,我以自己的方式追随上师。他历尽轮回沧桑拥有的那颗慈悲而宽厚的心,散发出来的气质,他的勇气,他的含蓄,他智慧中流淌的法语……他生命中一切使我自惭形秽的元素都吸引着我。从此,上师以他的方式,带领我走入修学的另一个阶段。

  不知不觉,慢慢地参加共修,一切发生的那么自然。起初并没有太深的感受,心相续的改变也不大,散漫,懒惰,为世俗之事奔波……这时生活中出现了一些磨难,成为了我修行道上的助缘。

  我最初皈依的师父多年来一直在调教我,但由于我性格倔强,固执,一直都在“顽强”抵抗。因为我的思维模式是世间的模式,师父是禅师,少用语言,遇事也不解释,我很幸运成为他重点的调教对象。从照片上看到扎西持林迷人的景色,感觉那里一定很清静,像我这样顽劣的人应该去闭关。启程前决心还是蛮大的,告别禅师,祈请他的同意。本以为他会留我,没想到他非常欢喜地支持我,还让我住半年。不善言辞的师父内心对我很关爱,担心以后见不到我,虽然表达得很含蓄,很委婉。他总是用这种我不习惯的方式驱使我放下世俗,趋向道法,然后他就不管了,他站在旁边,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这也常使我非常纠结,不知所措。

  到了扎西持林,出乎意料的是初到某地的孤独感消失,陌生感很少。在住处与师兄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上师的瞬间,我全身僵直,心率每分钟达到150次以上,思维停顿,讲不出话……良久才感到心情愉悦,欢喜地跟在师父后面去斋堂,本来想一直跟随,看到很多人迎接上师,赶忙退到一边。

  接下来的日子,觉得自己好似在天堂生活。扎西持林四周的青山,山间玉带般的白云,草地上悠闲的牦牛,没有很多约束,一切让我感到很放松、自在。初去的几周内,机缘巧合,我们很多师兄与上师一起去了正在修建的吉祥光明塔,正是这次的经历,上师又一次震撼了我的心。本以为会坐车去的地方,到了容擦河边,没想到上师和大家一样都换乘了摩托车。前夜刚刚下过雨,路面泥泞,摩托车在深深的泥道里打滑,还要翻山越岭,路面又狭窄,身边是湍急的河水,坐在后边我还真是有点害怕,但是一种很酷、很过瘾的感觉占了主导。心想:这才是生活,跟着上师是很幸运的。回来的路上,小雨变成大雨,整个人都湿透了,但是,因为与上师和大家在一起,一切变成了幸福,每个人都在雨里感受这幸福,欢乐舒心的笑容浮现于每个人的脸上。当时我感觉这就是现实生活版的神话故事,导演是希阿荣博堪布,这世间还能有这种生活?这是真的来到天堂了吗?有上师在一切艰难困苦化为乌有,这就是当时的感受。

  在扎西持林大家要开始发心干活。放松的生活使我不知不觉中完全融入了这个道场,感觉自己就是属于这里。上师的这种自由、自在使我压抑已久的心灵重新振作,上师很少说教,只在开示的时候讲一些事情和注意事项,这与我从小的家庭教育模式很相应。母亲在我九岁时去世了,父亲为了不让我受委屈凡事都给我发挥的空间。虽然是放松的环境,但我对上师充满敬畏。

  山上的时间过得很快,每天都在干活、学习中度过。期间上师会安排一些活动大家自愿参加。上师的加持是潜移默化的,不知不觉中,我变得更有主见、有方向、有目标,做事更有持续性、更勇敢,心如止水,即便是很累的情况下也少烦恼。每次开法会前的歌舞很适合我的“胃口”,我特别欣赏僧众的威仪和舞姿,我确信这些舞蹈是有很大加持力的,因为回京后才发现,我对世间流行的歌舞、音乐的爱好大大减弱。

  山上的生活没有特别的,每天煮饭、吃饭、干活(很多还是粗活)、学习,偶尔放松一下,物质条件要比城市差很多。但是就是在这平淡而简单的生活中我有了此生最珍贵的觉悟:生活就是修行,而且要抓紧修。我不能用语言恰当表达我的感受,感觉怎么表达都不准确。但内心真正体会了修行要在日常生活中,体会活生生、热乎乎的佛法,法,就在那里,我们却看不见。

  成就者的可贵之处就是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把真理用你最能接受的方式展现给你看。

  能遇上这样的上师是我的福报,三宝的功德。上山前,佛法在我心中其实是高不可攀,神秘莫测的,虽然皈依十几年,但认知上是蜻蜓点水,无法深入,找不到门路,不知如何下手提升见地。上师的加持为我开了一扇门,这使得我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法相名词有一天可能不再是文字,而真正变成我的觉受,上师会让这一切变成现实。因此“上师是佛”在我的心里不只是应该观想成的样子,而原本就是佛。

  有时在山上远远看见上师走来,仿佛一位英俊潇洒的翩翩少年,有时上师回眸瞬间又仿佛一位沉稳长者,目光深邃悠远……在我眼中,他会显现出不同的轮回印记,活生生在我眼前。经常想象上师似一位魔术师,带着红色的帽子,挥动手指,一切从此改变。

  下山前我们又去过几次吉祥光明塔,最后一次去塔子,上师再次用他的方式震撼了我。这次去塔子,我们居然是坐着十米多长的卡车上到塔下的。简直是不可思议,上师居然让那条小路变得可以让十米多长的卡车载着满车的出家人和居士开到塔下。此生有过这种生活体验的人并不多,我们终将因为上师的引领而解脱轮回。

  山上生活的感悟讲几天也讲不完,节选对我最有帮助的感悟分享给道友,如有不敬或冒犯处,祈请上师三宝原谅。

 

 

  弟子  拉姆

  2015/4/3 北京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