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善缘(上)

 

  我一直认为,我和藏地很有缘。

  第一次去西藏是1993年。走下飞机我立刻被纯净的蓝天和广袤无垠的大地深深地震慑了!从来没有见过像是铺着绿色地毯的山,山上没有树,光滑的、绒绒的。太阳在阳面时眼前一片灿烂清朗,太阳在阴面时山型清幽沉静。沙丘延绵起伏,灌木丛后面是牧民零零星星散放的牛羊。我陶醉在从未见过的蓝天下,第一次感觉自己非常非常渺小,低如地上的尘埃。

  在拉萨的那段日子,我看见藏族人一路磕大头来到大昭寺,他们的面容都非常虔诚,我暗自赞叹却不明究竟。天空中时常飘来一朵乌云,突然就会下起雨来,在田间劳作的藏族人丝毫不会躲避,依然割青稞,直到乌云飘走,他们神情淡然,习以为常。后来,游布达拉宫、游罗布林卡、八角街……我迷上了和西藏有关的一切。两次去拉萨,三次去康定。乐此不疲!

  我从《西藏生死之书》第一次知道生命中有这么多奧秘。藏传佛教的神秘及神奇,让我心里隐隐约约生起好奇,并开始特别关注写西藏的书籍,例如《格萨尔王》《西藏贵族世家》《尘埃落定》《传世唐卡》《垭口》《盛噶仁波切心得》等等。

  2009年我连续两次到地震重灾区茂县参加灾后重建。尽管地震已经过去一年多了,但茂县附近的山上依然有石头不断飞落,大约几十步就有人吹哨和挥旗指挥来往车辆。我们的车越接近茂县,我心里越是恐惧。晚上在宾馆里也不停地胡思乱想会不会再地震,寝食难安!工作结束后,县政府的人催促我们必须赶在下午四点前离开,因为过了这个时间就要开始刮风,山上的石头会滑落下来把路堵了。回成都的路上真的开始刮风,车子还被飞石砸凹陷了。

  我往返茂县四次,每一次都像是在通过封锁线一样紧张忐忑!最后一次从茂县回成都的路上我的皮肤开始“过敏”,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过敏性紫癜,医生看着我四肢乌泱泱的血点点大惊失色,让我立即住院治疗。病情反反复复迁延了三年,在家里休养了一年。四年,躺塌了家里两套沙发,最苦闷时给朋友发信息:窗外的一年四季,静静地、静静地从我眼前,像小河里的水,就这么流淌过去了……那时我正因为病情一直不见好转而内心焦虑,刚好一位朋友来探望我。这位朋友年长我几岁,毕业于名牌大学,是当年第一批下海经商的人,是我们朋友圈子里公认的智者,我心里一直很敬重他的能力与人品。多年前他突然得了重病——尿毒症!看着他轰然倒下,我们曾心如刀割,以为他的生命就此凋零……然而近二十年过去了,与他同期得病的差不多有一百多个人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但他依然好好地活着。

  是什么力量让他的生命力如此顽强?!他告诉我,他每天抄写《心经》《金刚经》,打坐,读很多经书,十年如一日不间断。他带给我一本南怀瑾先生写的《金刚经说什么》,让我好好看看,每天坚持读诵《金刚经》《心经》。我说:读不懂。他说:多读,只要读就好,慢慢就懂了。我一直珍藏着一本金箔《金刚经》,是2005年我去五台山时,一个寺院的住持送给我的。当时进寺院里听诵经的十来个人,只有我被赠予这本《金刚经》。不管是坐飞机还是坐汽车,我都贴身背着这部《金刚经》,朋友笑话我痴迷了。其实那时我根本不知道《金刚经》是什么,更看不懂,只是本能地想爱惜和守护她!

  仿佛是一缕阳光,照进我日渐幽深的心,我开始读《金刚经》。几个月后的一天,在读到“时。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这段话时,我突然泪水长流……我惊异,怎么会这样?怎么啦?

  这次的感受让我思考,自己为何会是这样的状态?我找到唯一的答案就是:这段时间读《金刚经》,尽管很多意思不懂,但释迦牟尼佛已经悄然安住在我心里!我生起对佛法的无比向往!更加虔诚地诵读《金刚经》,阅读更多的佛教书籍。

  因为毛细血管脆性不能行走,我只能躺着,除了每半个月去一次医院看医生,其余时间连家门都不出。朋友们陆续来探望我,她们用无比怜惜的眼神看着我,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喜欢聚会和旅游、喜欢做事情的人,突然就这样倒下了么?!我安慰她们,我会好起来的! 

  其实每次这么说的时候,我自己心里是没底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依然看不到康复的希望。我给自己鼓劲打气;每天早晨八点准时起床,洗漱完毕,衣服穿得就像要出门上班一样时尚而整洁,然后躺在沙发上用电话遥控指挥公司运转。这期间我谈业务,无论是老客户或素未谋面的新客户,都用电话沟通签合同,其余时间就看书、看报、看电视、煲电话粥……这四年生病休养,最让我骄傲和欣慰的是;我两个公司的员工没有一个人离职跳槽,公司不仅运作正常,而且业绩斐然。以至于现在想起他们每一个人,我都想紧紧拥抱他们。

  我每半个月让医生把一次脉,每次开的药有半麻袋,喝得我苦不堪言。脾胃虚弱得很,人虚胖虚胖的,一看就是个病人。可我自己却怎么都不愿意把自己看成是一个病人!每次我都是躺在汽车后座椅上去医院的,但到了医院,我会强撑着走到医生面前。我每次都希望医生说:你很快就会康复的!但看见医生的表情,我每次都黯然神伤。            

  虽是如此,去医院还是给我带来喜悦:有机会出门,可以看人看车看街景,可以买新衣服了!每次我都要求走那条商店多的路回家,我让爱人开得慢一点,我坐在车上贪婪地看着橱窗里的衣服,只要看上,立刻停车,蹒跚(与去医生那里时大不相同)着走进店里。售货小妹妹知道我的腿站不住,只要我进店里马上就喊出与我身材差不多的妹儿替我试衣服。新衣服买到了,一个门都不出的病人什么时候穿呢?答案是:下次去医院看医生的时候穿!每次我去医院,都强力幻想自己不是病人,是来此探望病人的人!

  最惊险的一次发病是还没到看医生的时间,我突然又大面积爆发紫癜了!眼看四肢的血点颜色越来越红,由红变紫,面积也越来越大,几乎覆盖皮肤本色,我自己也慌神了。了解紫癜病的人都知道,血点发在皮肤表面时,其实内脏器官也已经出血了,严重的马上就肾衰竭。医生让我输液,每天一次,每次七个小时,一个疗程是七天。我躺在医院里万念俱灰!当我在刘医生面前挽起衣袖,这位久负盛名的医生惊呆了。再挽裤脚给他看,他沉默了半晌,喃喃地说:怎么办哦?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他看着我,我盯着他,我大声说:“刘医生,你不知道怎么办?你必须知道啊!知道我是什么心情吗?!我就像新郎盼娶新娘一样盼着见到你!你如果不能救我,谁还能救我?你必须知道怎么办!”他想了一会儿犹豫着说:“那——只有上激素了。”我干脆地回答:“那就上!”                                                      

  我的康复遥遥无期!

未完待续

弟子:达瓦措
于2015年2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