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经文查看

《开显解脱道·讲记》第六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尽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已经把暇满难得的观修内容讲解完毕。再归纳一下如何修暇满难得:前行做身语意的调整,而后发菩提心并虔诚祈祷上师修上师瑜伽,正行从《开显解脱道》仪轨中“喇嘛钦”(上师知)开始念三遍,然后念:“暇满难得犹如优昙花,既得大义超胜如意宝,获得如是此身唯一回,若未修持究竟大义果,我等无义虚度此人身,总集三宝上师悲眼视,愿获暇满实义求加持。”把全知麦彭仁波切的金刚句完整念下来。

  如果能一边念一边观想,随文入意是最好的。实在观想不起来,那就打坐时再观修。从远离八无暇、获得十圆满开始思维,再从因缘、比喻、数量来观修,知道了人身那么难得,我一定不要空耗,一定要精进地修法,摄取暇满实义。

  以上是大体说明,如果一次性无法观修那么多内容,可以一部分、一部分按次第着重观修。这次暇满难得的观修一共有四个部分,每个部分观修7天,每天至少观修一座,最后两天从头到尾串修一遍。当然,法义需要再三看,再三思维,并了然于心,如是才能安住。不然很多人听听就过去了,或者看的时候还算明白其中的道理,等到了观修时法义就消于法界了,这样如何思维法义呢?现在虽然有音频、文字、视频做辅助,但还是希望大家通过闻思把所观修的内容理解透彻,把法义了然于胸,这样在观修的时候就可以把法义扩展开来思维,进行观察思维修,进一步生起确切的定解,再三安住在定解中,如是串修,自己的心性会慢慢得到改变,对修法也会有所体悟的。

  此外,如果对法义不明白或不记得,就要归纳重点以便理解。比如远离八无暇中,从处所、身体、痛苦、寿量这四个方面来观修,归纳后将法义了然于心,再打坐思维,思维成熟后,不需要再思维就可以安住了。如果杂念现前,就马上把思绪拉回来,重新思维法义,如是反复思维和安住交替进行。最后对法义有了成熟的定解,就安住在定解当中,不需要再观察了。这就是观察修、安住修、观住轮番交替修。

  还有,在修法过程中,如果觉得思维得太累、很疲劳,不想修了,就可以休息。身体仍以毗卢七法安坐,休息时什么都不想,不生起任何念头,心就这样平静下来。这时会有非常宁静舒适的感觉,如果前面加行修得好,就有可能在这种宁静的状态中认识自己的本来面目。

  本来面目、明心见性、自性、自然智慧、大空性、如来藏等,只是不同经典对“心的本性”的不同称呼,其内涵实际上都是一样的。心里掺杂很多烦恼分别念是没法看到自性的,就像水浊不能见底一样。反之,水清则容易见底,只要我们把心静下来,平息杂念,烦恼分别念消融后随即安住,这样很容易见到心的本来面目。

  修持前行法要,也是为了能达到一定的安住境界以相应正行的修法,但我们不要太执著,太执著反而不好。以前堪布阿琼仁波切在修加行时就已经认识到大圆满觉性,他问上师,上师说不知道,其实不是不知道,而是上师怕他产生执著,误入歧途,对以后的修行不利。所以,你们安住时如果看不到心的本性也不要着急,只要把加行的基础打好一定可以接触到心的本性。些人会说:我打坐下来怎么没认识到心的本性啊?是不是修得不对?这可能是基础法要没有修好的缘故,所以,我们在安住休息时,即使不能认识和证悟心的本性,心里也不要起分别念,安静下来,保持这种状态三五分钟、一两分钟,或者几十秒都可以。如果生起了下一个念头,说明已经“休息”好了。这时不要给心生起其它杂念的机会,再回过头来思维法义,也就是“休息”好了再开始思维。

  上述思维法义的过程叫作暇满难得的修法。当觉得疲劳不想思维时,心再静下来,安住在什么都不想的状态中,这个安住的过程就叫做暇满难得的禅定。这样修持也能令止观双运现前,并不需要定定地观想一根蜡烛才叫禅定,或者心专注于某一样东西这样一缘专注才叫禅定,这是修行的方法和窍诀,我们一定要明白。

  很多人认为修四外加行与胜观寂止无关,其实,如果见解和方法正确,胜观和寂止也是能够现前的,如果修得好,能够让我们认识心的本来面目,所以我们一定要明白以上所说的修行方法和窍诀。

  希望上班的人还是早晚抽出一个小时观修,少睡一点,虽说欲界众生不睡觉会四大不调,但是睡得太多会变得愚痴。很多人说自己太忙了,没有时间闻思修,这只是自欺欺人而已。无垢光尊者也讲了:“世间琐事忙也忙不完,何时放下何时了。”如果不放下肯定没完没了。自己每天在世间八法上用了那么多时间,对今生来世最有意义的佛法却一点时间都不用,这就是往昔业力习气太强的缘故。现在我们必须迈出修行的步伐,增上修行的力量,只要坚持不断,我们一定可以真正生起暇满难得的体悟,一定可以善用此难得的人身宝,不会放逸懈怠。

 

  第二引导 寿命无常

  前面从加倍咒开始一直念到《金刚七句祈祷文》,接下来从“喇嘛钦”开始念暇满难得引导文的金刚句,总体思维一遍它的法义后,再以三殊胜摄持来念诵寿命无常的引导文,而后以观察修、安住修、轮番交替修将法义再三串习,出定后再把剩余的引导文串一遍;最后做回向。回向完,在平常行住坐卧四种威仪中,一定要都摄六根,正知而行,饮食知量,精勤觉寤瑜伽,具足三次第修持。这在前面也讲过了。

  诸法无常迁变如闪电

  思维器情悉皆坏灭法

  世间一切有为法,都是无常的本性,刹那生、刹那灭,迅速迁流,片刻不停,如闪电一般飞速毁灭。长期稳固的器世界与赖以生存的有情世界均为无常之自性,终究会坏灭的。

  通过第一个引导文的修习,我们已经深刻明白了人身的价值,明白了珍惜人身的意义。有这个认识后,我们就会将人身正确地用在成办增上生的暂时善趣安乐以及决定胜的究竟解脱安乐方面,不至于空耗虚度、荒废堕落。在这个基础上,再继续修学寿命无常的引导。

  尽管已经获得暇满人身,寿命却是稍纵即逝的,不可能恒常不变,就像芭蕉树一样没有一点实质。只需略加观察就会知道人身只是因缘聚合而暂时显现,就像水泡一样终究会支离破碎、各自分离而坏灭,我们一定要认真的观察无常的本性。

  通过思维无常的道理,让我们知道人身不是长久存在,随时随地都会坏灭,从而引发出无常的心念,即“今天我肯定会死亡,死的时候其他人事物都不能帮助我,唯有佛法才能真正帮助我”。有了这样的心念,就能毅然舍弃今生,断除贪执,发起大精进力,就像头上燃火需要马上扑灭般,立即投入正法的修行,也就是内心深刻意识到:“今天我的生命马上就要结束了,除了佛法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能帮助我,所以我要立刻精进修习佛法。”

  我们可以观察到,凡夫众生对寿命的常执是非常坚固的,都认为“我今天不会死,死亡离我还很远,还有很多未完的事业需要我去努力”,或者认为“人生得意须尽欢,想那么多干嘛”,如果对他们说“你今天或许会死亡”,他们还会不高兴,说你诅咒他。这都是因为凡夫对常见的串习由来已久,哪怕死亡现前,仍然憧憬明天,心心念念都是自己的亲眷、财产、权势、地位,始终执著不死的方面。所以对修法一拖再拖,诸多借口,有的人说:“今天特别累,明天再修吧。”到了第二天,又说:“昨天特别累,我还想多睡会。”结果一睡就到中午,甚至下午两三点,把午饭都睡过去。起来后又说:“好饿啊,最近特别忙,都没有好好吃饭,让我做一顿好吃的犒劳犒劳自己,吃完再修法。”吃完后又说:“嗯,吃得心满意足,但实在太撑了,等一个小时后再修法,现在先看看电视、看看报纸,或者八卦新闻等。”看完之后,发现家里一个星期没打扫了,开始大扫除,之后又累了,又要休息,休息完后朋友一个电话过来说:“好久没见了,今晚我们一起吃饭吧,聊聊天,看看电影,现在有什么大片啊?”心想:“确实很久没和朋友一起玩了,难得放松下,还是出去吧,回来再修法。”又兴致勃勃地出去了……如是一个借口接着一个借口,以懈怠、睡眠、饮食、世间杂语、昏沉、掉举等种种无义之事,将宝贵的时日虚耗,不能发起广大精进的心。虽然表面上也看了一点书,听闻了一点教法,但这都是形象上的闻思修,事实上自相续时时刻刻都被世间法的利益所诱惑,使得我们修行善法的心力极其薄弱。所以心执不死的常见就是障碍引生安乐的根本因。而观修无常正是对治这个问题的方法。如果马上就要死了,你还会想着今天要去做什么工作?还会想着喝茶聊天吗?这是不可能的。

  昨天尼泊尔发生了8.1级的地震,又是一场灾难降临人间,无常就在我们的身边,现在大恩上师让我们诚心念诵莲师七句祈祷文和阿弥陀佛圣号各一百遍,让我们共同祈祷阿弥陀佛和莲花生大士等十方三世诸佛菩萨,为所有正在感受苦难的众生赐予加持,祈愿所有众生脱离苦难,祈愿灾难永不再来。作为大乘行者,应明白一切众生都做过我们的父母,只想着自己是自私自利的心,是不能获得大乘佛果的。看到老母众生遭受苦难,如果我们不去救护的话,说自己是个大乘菩萨根本就说不过去。当然,人人亲自去现场救护不一定能做到,但我们可以祈祷上师三宝、诸佛菩萨加持他们,让他们离苦得乐,往生极乐世界,究竟成佛,并把我们所做的一切功德回向给他们。

  很多人总是明日复明日,心执不死的常见,当我们还在为将来的生计奔波劳累时,也许死亡比将来来得更快。无论再怎么努力,我们也不可能在临终前把世间的一切琐事解决完,所拥有的一切一样都带不走,可是我们却从来没有为死亡做过准备。如今我们就是因为执著自己肯定不会死,才会想着先去聊聊天、喝喝茶、散散步、优哉游哉玩一玩,时光就这样被浪费掉了。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一晃而过,根本不会停留,我们的寿命一天一天走向死亡,无常什么时候现前也不知道,一旦现前,什么也帮助不了自己。看看这次地震,很多人或许在和家人团聚,或许在和亲戚朋友唱卡拉OK,或许正在打电话,各种各样的状态都有,他们中绝大多数人不会想到无常会刹那现前。其实无常就在我们身边,生命太脆弱了,一口气上不来就死亡。如果能真正生起寿命无常的定解,肯定不会把时间浪费于无意义的世间法上,肯定会精进修习佛法的!所以,我们应当再三思维世间一切有为法都是无常的本性。

  无常可分为粗大的无常和细微的无常。“粗大的无常”是指一切有为法相续毁灭;“细微的无常”是指一切有为法刹那生灭。器世界的成住坏空、朝代的兴衰更替、四季的更迭变化、月亮的阴晴圆缺、有情的轮回流转、生老病死、聚散离合等粗大的无常,正是经过无数个刹那的变化后所显现出来的结果。相续无常的基础即是刹那无常。所以,无论是器世界还是有情世界,一切有为法都是刹那变化无常的本性,就像闪电一样,在刹那间就已经显现无常。

  在观修粗大无常的基础上,可以渐次了知细微无常。

  (一)从粗大的角度思维器情世界之无常

  从粗大的角度来讲,整个器情世界的演变都要经过成、住、坏、空四个阶段。每个阶段经历二十个中劫。

  “成劫”是整个宇宙形成的阶段。按照《前行备忘录》《普贤上师言教》和《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所说,由此劫所有众生共同福报的感召,下基清净的意空形成一个带有又蓝又亮边缘法源形的虚空(法源形为两个三角形重叠在一起的图案)。而后从下到上,依次形成十字金刚杵状的风轮和圆形水轮,水轮之上形成须弥山、金山、四大部洲和铁围山。

  内在的有情则从上至下依次形成,也就是说从有顶到地狱之间,分别念越来越粗,逐步产生第一个地狱有情,这期间历经二十中劫,接着就是“住劫”的开端。

  此时人类的寿量达到无量岁,毗婆尸佛出世,到释迦牟尼佛出世,直至人寿十岁之间,称为劫初长时,也就是第一个中劫,期间人寿每两百年递减一岁。

  此后每过一百年增长一岁,逐步递增到八万岁,弥勒佛出世。而后又每一百年减少一岁直至人寿十岁之间,如是上增下减为一次,共十八次,历经十八个中劫,称为转长时期,期间有九百九十五尊佛陀出世。

  最后每两百年增长一岁,增加到无量岁,随后又递减,递减到人寿八万岁时,胜解佛出世,其事业、寿量、所化眷属数均等同前面诸佛事业、寿量、所化眷属数的总和,并且调化以前诸佛未调化的众生,以其愿力使包括仅闻三宝声、毁坏根本戒、做微小善事在内的众生皆从轮回中解脱出来,在人间的事业圆满而示现涅槃后,其教法仍如时住世,令三千大千世界的一切众生均得解脱。这一阶段称为转短时期,也就是第二十个中劫,至此有佛陀出世的“住劫”全部结束。

  从人寿八万岁开始,即是“坏劫”的开端。在这个世界的地狱,没有一个新生有情转生到这里,而投生到其余世界的地狱,所有已经转生地狱的众生业力逐渐减轻,渐渐上升到上界,除了个别造无间罪、舍法罪和堕入到金刚地狱的破誓言者以外,所有的地狱空无一物。渐渐地,所有的饿鬼和旁生都化为空无。接着便是人类,有一个人到了寂静的地方获得二禅的心,于是他感慨地把“寂静所生的喜悦和安乐原来是这样的”传播开来。人们知道这一点便开始修行,结果得到二禅心,逐渐转生到二禅光明天。后来四大天王、三十三天、欲天其余四处的众天人依次像人一样得到了二禅心,全部升到二禅天,一禅天的众天人也迁移到二禅天。自此,二禅以下到地狱底层之间,没有一个众生是从鼻中呼吸的,以致天上滴雨不降,所有草木森林通通干枯,空中依次升起七个太阳。

  第一个太阳出现会烧尽一切树木园林;第二个太阳出现使得一切溪流池沼干涸无余;第三个太阳出现使一切大江大河全部干涸;第四个太阳出现时,无热恼海也变得滴水不剩;第五个太阳出现时,外界深达一百由旬的大海之水荡然无存,随后逐渐干涸到两百由旬、七百由旬、一千、一万直至八万由旬的深度,剩下的水又从由旬、闻距开始,到最后连牛蹄印迹许的水也干涸无余;第六个太阳的出现焚毁大地、雪山;第七个太阳出现时,须弥山、四大洲、八小洲、七金山及铁围山全部烧成一片火焰。火焰盘旋向下炽热到极点,焚尽一切地狱之处,在烧毁无间地狱的同时,那里的有情在一眨眼的瞬间,就转生到其他刹土的无间地狱中了。火舌又直冲上方烧毁梵天所有空空荡荡的无量宫殿。所有二禅天的众天人迁移到三禅天。

  就这样经过七次大火之后,二禅天以下空无一物,成为一堆灰尘。二禅天处形成云雨层,紧接着轭木、箭矢般的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前面的灰堆犹如盐融入水般消失无踪。三禅天的天人都获得了四禅心而迁到四禅天。经过七火一水的毁灭后,下基的十字杵金刚风呼呼狂啸向上腾越,三禅天以下犹如风卷尘埃般灭绝一空。这样,三千大千世界中一百俱胝数的四大洲、须弥山及天界全部同时灭亡,最后万事万物变成一大虚空。这期间历经二十个中劫。所以佛在《无常经》中云:“大地及日月,时至皆归尽,未曾有一事,不被无常吞。”所有万事万物无一不被无常吞没,最后都会被毁灭的。

  此后进入“空劫”阶段,整个世界处于空荡荡的状态,经过二十个中劫。这一阶段过去后,宇宙又会经历成、住、坏、空四阶段,如是循环不息、周而复始。科学家研究的宇宙大爆炸等宇宙的形成理论和宇宙的成住坏空有类似之处,但不可能像佛法中讲得那么透彻。

  正如外在的器情世界无有恒常一样,我们内在的这个身体也不例外,其中“身”相当于器,“识”相当于有情。从一开始由母胎中形成到降生之间属于“成”的时期;从婴儿到患病之间是“住”的时期;从患上绝症到死亡之间属于“坏”的时期;白光水大坏灭、红光火大坏灭、黑光风大坏灭、昏厥过去属于“空”的阶段。

  总的来说,外器世界的山河大地、四大部洲及铁围山等,表面看上去好像坚不可摧,然而在坏劫七火一水之灾到来时,它们马上变成虚空,无有一个细小坚实的法可以逃脱无常的迁变。既然坚固的器世间也有变成虚空的时候,那么从地狱底层直到有顶的这些有情世界的所有众生更是没有一个能逃脱死亡魔掌的。《佛所行赞》中也说:“劫火镕须弥,海水悉枯竭,况身如泡沫,而望久存世?”所以一切器情世界的法悉皆是坏灭之法,我们从刚生下来的那一天起,就步入了死亡的辖区,寿命不是一天天在增长,而是一日日在减短,谁也无法延缓渐渐销尽的寿命。很多人说现在科学发展了,我们的寿命肯定会越来越长的。不会的,尤其在这个末法时代,五浊恶世的众生寿命浊,活一天寿命就减少一天,就向死亡靠近一天,不可能越活越长离死亡越来越远的,而死亡现前时除了佛法外其余一切都没有办法帮到我们,所以我们应立刻遣除放逸懒惰等,一心一意念死无常。

  对于上述的道理,我们要认真思维,诚心实修,以入座和座间、观察安住轮番的方式来观修。如是一步一步扩展开来细致分析,使心里生起定解:山河大地都要毁坏,有情众生更容易毁坏。

  (二)从细微的角度思维器情世界之无常

  虽然释迦牟尼佛在很早以前就宣说了细微的无常,即微观世界的无常。但很多人却不相信,而只相信自己的肉眼,看不到的就不承认,看到的就承认——这样往往会误导我们。因为我们的肉眼看不到微观的变化,只能看到固体类的大多数物质一直都保持着同一种姿势或者状态,所以被自己的感官愚弄欺骗了很长时间,心里始终认为万事万物从产生到未灭之间是常住不灭的。比如眼前的桌子、凳子,在没有遇到外缘损坏时,它是恒常不变的,但现在我们都知道实际上佛所说的完全正确,每一个分子、原子都在不断地生灭、不断地运动,世界上没有一个绝对静止的东西。更进一步讲,一切有为法,无论是外在器世界,还是内在的根身、心所摄的心王、心所,一切都像流水、灯焰、浮云、闪电般刹那刹那地生灭,有为法的生灭是同时的。前一刹那和后一刹那是不同的他体,并不是同一个法的延续。

  为什么说内外器情世界都是刹那生灭的体性?

  我们可以想象,假设把时间分到小得不能再分的层次,在这个短暂的时段中,还有可能再分出生的阶段与灭的阶段吗?不可能。因为,倘若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那么这个刹那就可以再分,而不是不可分。在这个不能细分的无分刹那中,如果只存在生而没有灭,就成了无穷无尽地生,常住的永恒不灭;如果此时只有灭,那这个灭又是什么东西毁灭呢?是物质、精神,还是物质与精神之外的某个东西呢?我们都知道,除了物质和精神之外,并不存在什么其他可以超离于物质与精神的法。在这个不可分的刹那当中,生灭只可能是位于同时。世间的一切万物都是在产生的同时就当即毁灭,生和灭是同时存在的,这就是刹那的无常。

  上面是直接的分析。其实,只要我们能看到事物最初形成、中间安住、最后坏灭的相状,就能证明事物是刹那生灭的。也就是说,事物有变异,就是事物刹那生灭这一体性最好的证明。

  有为法的变异有两类:第一类就是最终的灭。比如,开始有一栋楼房,后来这栋楼倒塌了;开始有这个人存在,后来这个人死了……这就是显著的变异。第二类就是在中间相续安住的期间有种种不同的阶段。比如一台电脑,买来时崭新漂亮,使用多了外形变得陈旧、运行速度也变慢了、不断出现故障;或者人的一生,由少而壮,由壮而老,有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等种种不同阶段……这些就是中间的变异。见到这两类变异,智者就知道事物都是刹那性的。

  说到这里,一般人还不明白,我们可以进一步观察:

  假如事物一直和第一刹那的最初位一样而没有其他变异,那就不应该出现和第一刹那不同的最终坏灭以及中间新、旧等等差异变化,应该什么时候都像刚出生的第一刹那那样安住,但事实并非如此。如今现量见到从崭新变陈旧、从小变老等等,证明第一刹那就变了。

  有人问:为什么由最初不变就能成立终究不变呢?通常人们都认为事物在最初产生后一段时间是不变的,但最后遇到因缘就可以变化。比如,从第一刹那到第一百刹那之间不变,到第一百刹那才变异。实际上,这种想法是自相矛盾的。

  我们把内在的矛盾找出来:第一刹那到第一百刹那不变,就等于说,第一刹那和第一百刹那是一体。如果第1刹那不变,则第一百刹那也不变,这和第一百刹那变异相违。如果第一百刹那变异,则第一刹那也变异,又和第一刹那不变相违。可见“第一刹那产生之后不变,到第一百刹那才变 ”是一句悖论,前面说不变,后面说变,自相矛盾。它既然是不变的,怎么会产生变化?“一直不变的它”变了,那就是“它”变了。

  总之,如果第一刹那不变,那就不会出现后后的变异,应当永远像第一刹那那样安住。但是现量见到事物变化得和前一刹那不同,由此就发现前一刹那是变了。依此类推,第一刹那事物就产生了变化,由此决定了事物最终的变化和坏灭。

  以花瓶为例,人们通常都认为,花瓶在没有遇到铁锤等外力毁坏之前,是常住的。铁锤才是花瓶由常住到无常的因,和花瓶本身没有关系,花瓶本身是常法。

  其实这种说法是错误的。首先,常法是指事物在时间的前后是一体的。如果一个法前后不是一体,那后面就和前面不同,不能说是常法。常法既然是前后一体,就不允许有变动,因为后面的它变了,就是前面的第一刹那变了,第一刹那就变了的法并不是常法,因此常法是不能有变动的。又因为常法不可变动,所以它连轻微地动摇一下都不可能,何况被四分五裂地毁坏?如果能被毁坏,就不叫常法了,所以常法不可能被毁坏。

  我们可以进一步观察,无常的法根本遇不到常住的法。铁锤是刹那法,铁锤被举到空中之后,迅速往下砸碎花瓶。在此期间,铁锤刹那刹那在空中迁移,可知它是刹那无常的。如果花瓶是常法,铁锤变到第二刹那之后就不可能和花瓶相遇,既然遇不到花瓶,怎么可能毁坏它呢?为什么遇不到呢?因为铁锤已经到了第二刹那,而花瓶还停留在第一刹那,如果铁锤还能遇到花瓶,应成铁锤能遇到过去法,花瓶能遇到未来法。或者下午能见到早晨的太阳,中午能吃到晚上要煮的米饭。

  这也许很难理解,我们举个更简单的例子来说明,譬如,有一列火车在铁路上飞驰,车窗边的旅客观看窗外的景物,他能看到不变的事物吗?当然不能!他的位置随着火车不断迁移,他所见到的事物也一定在不断更换。如果他前后见到了同一个事物,比如见到同一棵树,那就成了火车已经奔驰到了前方,而他还在原来的位置上纹丝不动,这显然和现量相违。所以,运动者永远见不到不动的事物,同样的道理,刹那变的铁锤永远砸不到不变的花瓶。

  又有人说:虽然花瓶是刹那性的,但还是由铁锤造成了它的坏灭。

  如果是由铁锤造成了花瓶的坏灭,那灭就是一个果,灭有两种:一是前刹那花瓶刹那灭的体性,二是后刹那花瓶荡然无存的灭(这是无事法的灭,无事和有事是一对,“无事”是指零事物,就像石女儿、虚空中的鲜花一样,是子虚乌有的东西,也就是没有任何东西)。那么铁锤是造成了有事法花瓶的刹那灭,还是造成了无事法的灭?    

  首先,花瓶的刹那性是由泥团、手等因缘造成的,和铁锤没有任何关系,如果硬说是由铁锤制造了花瓶的刹那性,那就是把泥团和手等的功劳揽在铁锤身上。其次,无事法的灭就是一无所有的灭,这样子虚乌有的法谁也无法制造。比如,我们可以刊登一则消息:谁能制造一件龟毛衣服,就奖赏他十亿美金,但龟没有毛,谁能造出一件由龟毛制造的衣服?如果这样讲还不太明白,可以在手里抓一把面粉,然后问自己:用尽一切努力捏这把面粉,能不能捏出一个零来?无论如何也捏不出无事法来,也就是无论如何也捏不出“没有的东西”。

  只有产生了新事物才能说造成,没有产生任何事物是不能说造成的。“造成无事”实际是自相矛盾的说法,因为造成无事就是造成的是零,也就是什么也没造出,怎么能说“造成”呢?

  有人说:铁锤造成花瓶毁灭的同时,自然出现它的附产品碎片。

  这也很容易驳斥。如果在铁锤毁灭花瓶的同时,自然产生了碎片,那以同等道理,工人毁灭泥团的同时,无因产生了花瓶。为什么不说工人的手毁灭了泥团,自然蹦出一个花瓶呢?或者,为什么不说水、土、阳光毁灭了种子,无因产生了苗芽,厨师毁灭了面团,无因产生了拉面?而事实真相是阳光水土加上种子,变成了苗芽,面团通过手力等变成了拉面。

  然而,如果花瓶是常住,无论如何都毁坏不了,也就不可能由铁锤的击打而产生碎片。相反,承许花瓶是刹那灭的自性,便能合理地建立因果,即最后一刹那的花瓶是忽尔显现的刹那灭的现象,铁锤也是刹那灭的现象,两种法聚会的当下,以缘起力忽尔就显现碎片了,就像当初泥团和手的运作聚会,忽尔就产生第一刹那的花瓶一样,都是因缘和合生果的现象。

  总之,花瓶从生到灭时,每刹那的显现都是缘起生的自性。首先,第一刹那的花瓶原来不存在,以手和泥团等的因缘和合才显现。这以后在花瓶相续安住的期间,每一刹那都是缘起生的现象,也就是以前一刹那的花瓶为因,以花瓶以外的地水火风等为缘,显现后一刹那的花瓶。由于刹那刹那都显现花瓶的形态,就把这一组同类的刹那安立为花瓶的阶段。在最后一刹那遇到了铁锤,忽尔就显现碎片的新形态,进入了新的碎片阶段。

  花瓶是个例子,我们可以举一反三,人的生死也是如此,一个人的诞生是自己的业识配合父母精血而出现人的身体,一个人的死亡仍是自己的业识加上缘而出现的中有形态。拉开来看,从无始到今天的漫长流转中,每个刹那的显现都是因缘和合的现象,而且在它产生的同时又作为因,配上其它缘,又产生下一刹那的现象,就这样按照“因缘生果,果又成因,因又生果”的程序辗转不断地演变。比如一岁的我和九十九岁的我,很多人都认为是一样的,其实按照推理,如果一岁的我也是九十九岁的我,一岁能活到九十九岁,那九十九岁的我应该能再活九十九岁才对,因为它都是“同一个”,没变化,但这根本没有办法成立。所以一岁的我和九十九岁的我是不同的刹那显现。就像手和泥造成了花瓶,花瓶又和铁锤造成了碎片一样,一切时空点上的显现都是缘起生的自性,由因缘和合只是显现新的法,并不是毁灭旧的法。

  我们的心识同样是刹那刹那变化的。《大宝积经》说:“心如流水,生灭不住;心如灯光,因缘所起;心如击电,剎那不住。” [注]分别心如河流,前面的心过去了,后面的心又生起,生生灭灭,根本没有常住的体性。分别心又像灯光,油和灯芯和合生起的刹那灯光,没有常住的体性,由种种因缘和合而产生的分别心,也只是一种忽尔的显现。为什么叫客尘?因为客尘不是常住的,是一种忽尔的显现,分别心又像空中的闪电,出现一下子就消失了,连一刹那都不安住。大家要知道,正当一念现前的时候,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只有当下一念,而且过后就无影无踪,这就是分别心的刹那无常。

  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中说:有为法中,心的无常最容易了知。这是因为分别心是取相的心,相转变,心就转变。比如,色法从青色变到黄色,眼识就从取青色变成取黄色;声音从大变小,耳识就从取大声变到取小声;温度从高变到低,身识就从取热变成取冷,所以分别心的变异非常明显,很容易观察到。另外就是用心了解心是最直接、最容易的,中间不隔一点点,一反观就知道。所以,不像了解器世界和身体的无常,自己分别心的无常最容易了知。

  所以,无论外在无情器世界,抑或内在根身、心所摄的心王、心所,一切都像流水、灯焰、浮云、闪电般,是刹那生灭的法。抉择到这里,就算以理证证明了这个结论。

  我们之所以产生事物恒常不变的错觉,就是因为事物前后的显现非常相似,而且第六意识无法辨别。

  如果事物前前后后的相状明显不同,即使是凡夫也不会产生常住不变的错觉,比如电视画面不断地切换,我们不会认为这是不变的画面,又如灯芯的火焰忽高忽低地闪动,也不会认为是常法。所以,引起错乱的因素一定有一条,就是前后的相状极其相似,是这个原因使心不自主地陷入错乱。比如从分子结构来讲,目前最坚硬的物质是钻石,看上去亿万年都丝毫不变,谁见了都认为它是长久不变的。所以很多人用钻石代表永恒,其实仔细观察,钻石也是刹那刹那变化的,没有不变的事物。

  但是单有这一条还不够。因为在第六分别意识转成圣者瑜伽现量时,即使变化再微小也能了了分明地见到。凡夫和圣者看同一事物,有真实和错乱的差别。

  再深入了解,万物本来没有迁变,前面是为了破常有,我们用“迁流”、“运动”这样的词去形容变化,这仅仅是随顺世俗的假说,实际上万事万物是无动转、无迁流的。这里又有人迷惑:怎么前面说无常变化,这里又说不变呢?刹那变化的说法主要是为了打破我们对常法的执著,但是,打破常法后真正的法又在哪里?真正的实相我们还没有触及,因为,同一个法凡夫所见和圣者所见截然不同,全知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中用水作比喻,说明同一事物不同众生所见是不同的,越往上越接近真实。地狱众生见到水是烊铜水;恶鬼众生见水是脓血;鱼等旁生见水是房舍;天人见水是甘露;一地以上的菩萨见到的是清净刹土;八地菩萨见到的则是玛玛格佛母;佛见到的是大光明、大空性的本性,所见的都不一样。

  僧肇法师在《物不迁论》中说:“旋岚偃岳而常静,江河竟注而不流,野马漂鼓而不动,日月经天而不周。”“旋岚”指劫末的毗岚风,“岳”指须弥山,劫末的大风吹倒了须弥山,叫做“旋岚偃岳”。“江河竟注”是指江河迅速流注。“野马”出自《庄子》,是指阳焰、阳气、气流。

  因为前时的风不是后时的风,所以吹倒须弥山仍然是寂静。前时的水不是后时的水,所以波浪滚滚仍然没迁流。前时的气不是后时的气,所以气流飘扬鼓动仍然无运转。前时的太阳不是后时的太阳,所以日月经行仍然无周转。因为在后后生起时,前前已经灭了,所以并没有同一个法在空中运行。

  明朝憨山大师年轻的时候读《肇论》,曾经一度对“旋岚偃岳”这四句疑惑不决。后来有一次重刻《肇论》校对阅读,读到论中一段文字——“梵志从小出家,到他回故乡时,头发花白,邻居见了惊讶地说:‘昔人还在呀!’梵志答:‘似昔人,不是昔人。’”憨山大师读到这里恍然有悟,内心无比的欢喜。他就从禅床上起身礼佛,见身体没有起动、俯下的相。他揭开帘子站在台阶前,忽然风吹庭树,树叶飘满了天空,只见叶叶不动,这时真信了“旋岚偃岳而常静”。然后上厕所小解,了无流相,感叹地说:真是“江河竟注而不流”。之后,再看《法华经》所说的“世间相常住”,过去的疑团顿时冰消瓦解了。

  憨山大师现量证到了“物不迁”的境界,他在礼佛时不见有身体起动的相,飞叶满空,见叶子没有任何飘动,只是一幕幕不动的飞叶满空图。这是因为憨山大师没有动意识分别,所以现象各住各位,本来没有迁移过。而我们第六意识的惯性太强,它会在一瞬间就把前前后后的显现错乱成一体,误认为是同一个法在从此处移到彼处,由此生起运动的错觉。

  我们可以从细微的无常去抉择物体本无迁变。从时间不迁来说,每个显现都只是在自己那个时间点上的刹那显现,这一刹那的显现本来没有丝毫运动。过去法住在过去时,现在法住在现在时,彼此是他体的缘故,过去法没有来现在,现在法没有去过去,没有任何往来动转的迹象。这就是时间不迁。

  从空间不迁来说,物体从此处到彼处,正运动时丝毫的动相也找不到。所谓运动,就是指物体在空间中不断迁移;而有了位置的迁移,就是刹那无常的法;是刹那无常的法,前后就是不同的他体,运动中每刹那的显现都唯一安住在自己的位置上,并没有同一个法从此处运行到彼处,这叫空间不迁。很多人看到叶子落下来,以为是叶子在动,其实没有动,叶子已经刹那变化了,但我们还执著叶子从树上掉下来,这一错觉就是我们常执的惯性造成的。

  用放电影来说,电影播放是每秒钟播放24幅静态画面,因为放映速度太快,导致第六意识马上处在错乱的状态当中,在心前显现成动态的画面,如果播放速度调低到一秒钟只投放一幅画面,那在银幕上看到的只是一幅幅他体的静态图像,这时候心识不会认为有人物在运动。画面被一个一个拼凑起来,把速度拉快,我们便以为是运动的,实际上是被误导了。而憨山大师不需要放慢镜头,当下就看到了事物一个个静止的刹那,这是心安静下来的结果。

  明朝万历三年,憨山大师三十岁时在五台山坐禅。当时是三月份,大师独居静坐,有人来也不与人说话,仅望一眼而已。不久,看人如木桩,最后竟然一字不识……当时山风怒号,冰雪消融,山涧里化了冰的水冲击奔腾,如雷贯耳,又如千军万马出征。静中听闻声音,感觉非常喧扰。(我刚开始学佛时看到这里,觉得有点害怕,因为看了憨山大师的传记知道他的学识非常丰富,当时很多大儒都没有他厉害,可最后却学得一字不识,我想这可怎么办呢。其实,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我当时不知晓其中的道理。)

  憨山大师就去请问妙峰禅师,禅师说:“境由心生,非从外来听古人说:‘三十年听水声不转意根,当证观音圆通。’”

  溪水上有一座独木桥,憨山大师天天在桥上端坐或站立。最初水流声很明显,时间久了动念才听到,不动念则听不到。

  有一天,他坐在桥上,忽然忘掉身体,音声当时就静下来了,从此之后,各种声响都寂灭了,不再有干扰。

  为什么会这样?实际上,不是在外境上真有水声、风声,如果第六意识不把一个个时间点上的显现连接起来,根本听不到声音的流动,所以妙峰禅师说:“境自心生,非从外来。”憨山大师修禅定没有动念时,就听不到水声。再后来“众响皆寂”,至少也该是一切声音的动相寂灭的境界。

  又有一天,憨山大师吃完粥经行,忽然站着入定,不见身心,唯一大光明藏,圆满湛寂,就像大圆镜那样,山河大地都影现其中,等到觉察时,则明明朗朗,寻找自己的身心而了不可得。随即有一偈颂自然流露:“瞥然一念狂心歇,内外根尘俱洞彻,翻身触破太虚空,万象森罗从起灭。”从此内外湛然,再不为声音、色相所障碍。过去的疑念当下顿消。这就是憨山大师悟道的偈颂。

  总之,事物是刹那灭的,前前后后的刹那是许多个他体的法。既然是他体,那在当下显现这一刹那之时,就没有前后刹那的显现。现在把前前后后排除掉,单单只有这当下的一刹那,而且它一刹那就坏灭了。这就是细无常的总相。也就是说,我们心中应该明白所有十方三世的有为法现象,都只是在各自时空点上,缘聚而现的一刹那显现;在纷纷而现中,只有一幕幕彼此他体的现相,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来、去、动转,诚如《放光经》说:“诸法不动摇,故诸法亦不去亦不来。”观修细微无常时,务必在心相续中生起这个总相。

  既然身心世界都是刹那变化无常的本性,那一切因缘际遇都只是暂时的偶合而已,并没有常住的可能,皈依三宝、依止善知识、求法、闻法、修法等佛法方面的因缘也同样是稍纵即逝,转眼成空。如果不好好把握当下的因缘,总想着先处理好世间琐事再去好好修学佛法,一旦因缘错过,就如同覆水难收,以后再想遇到殊胜的善知识、再想闻思修行就特别难了。以前法王如意宝在世时,很多人说自己没有在佛学院常住的机缘,等回去积累财物到一定程度后再上山,结果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慢慢被世俗环境所影响,对佛法的信心越来越小,甚至不信佛沦为业际颠倒之人,非常可惜!如果我们懂得无常的道理,肯定会珍惜此生修习佛法的机会,肯定会至诚精进地修行。

  此外,对临终有利的是善法,对临终有害的是恶业,如果我们没有精进地修习佛法,临命终时发现自己所造的恶业无所不在,善法却了无所有,必然会感到万念俱灰,口中只能惨兮兮地说着绝望的话“以前我为什么不好好修习佛法?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眼里充满泪水,胸前布满指甲痕,心里遍满悲哀而独自步入后世的大道。所以,从现在开始,应该对自相续的善恶加以盘算,做到心中有数,如果恶业充满,应该精进忏悔;如果善业无有,应该精进行持,并下定决心,今后唯一行持对临终有利的正法。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 什么是暇满难得的修法和暇满难得的禅定?

  2. 为什么我们会找诸多借口拖延修法?应如何对治?

  3. 什么是粗大的无常和细微的无常?二者的关系是什么?

  4. 如何从粗大的角度思维器情世界之无常?请大致说明。

  5. 什么是无分刹那?为什么说在不可分的刹那中生灭只能是同时的?

  6. 为什么说事物有变异就是事物刹那生灭最好的证明?

  7. 以理破斥铁锤制造花瓶坏灭的观点。从哪一个角度,可以说铁锤是毁灭瓶子的因素?

  8. 我们是怎样产生诸法常住的错觉?

  9. 请以理说明:万物本来无动转、无迁移。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