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妈妈的生日

  前几天听我爹说,周日是我妈的生日。当天一早,她在客厅,我拿出一个包装好的钱包递给她,说:“妈,这是我送给您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她明显是愣了一下,没想到我会送她礼物,连连说:“我自己都记不清的生日,亏你还记得。”我说:“也是前几天爸爸提起,我才晓得的。”她向我道了谢,我便去做我的事情了。

  不一会儿,我翻看微信朋友圈,看到她发了这样一条:清早收到女儿送我的生日礼物,我很高兴也很满足,谢谢女儿和家人对我的关爱。然后是一连串开心、玫瑰、爱心之类的表情。配的图片上写着感恩二字。

  而我看到之后的第一感受是:惭愧。

  首先,我送给她的那个钱包,并不是特意买给她做生日礼物的,而是之前在淘宝店家买了许多物品之后店主一并寄给我的赠品,不过还算是一个非常精美的钱包,包装得也好看,只是由于上面有皮毛,我不愿意用,就一直闲置了。前几天听我爸提起周日是我妈的生日,我就想,要不要把这个钱包送给她做礼物呢?说真的,我竟然内心还权衡了下是把这个精美的钱包送给她,还是以后送给男朋友的妈妈比较好。当天早上起来,我正在看书,又想:还是送给妈妈吧,阿姨的生日到时候再说,我去年好像也没送妈妈什么礼物,或许会让她欢喜呢?

  就这样,我带着并不是非常真诚的心送给她一个也不是我特意买的礼物,没想到妈妈的感受是——感恩!这两个我自从学佛以来就好像变成口头禅的字眼。而我对父母呢?有感恩吗?

  一直以来,我都自认为和父母感情很淡,从小到大都把外公外婆看做是最亲的亲人,而不是父母。虽然一直没有表达过,但在以前心里一直都对父母有一些怨恨和不满。从青春期往后,我们之间的矛盾和隔阂都很深,彼此也都不善表达和沟通,以至于从感情很淡转到了轻微敌视与冷漠。我好像也习惯了这种奇怪微妙的关系,只在生活中寻找其他乐趣与慰藉。

  认识上师并且开始学佛以后,我也没有首先审视我和父母之间的关系。那时候刚好在外地上学,遇见上师与佛法的喜悦充盈着我的每一天,我几乎很少想起父母来。毕业以后,我也到外公外婆所在的城市找工作,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想的都是让那些和我比较亲密的人能和佛法结缘:外公外婆、舅舅、舅妈、男朋友、女朋友……唯独没有父母。

  后来各种原因回到云南,也听闻了上师开示菩提心的修法。修法时,得观想现世的父母和所有众生同我一起修,我听闻这个修法的第一反应是:能不能观想为外婆而不是父母?

  现在想想,真是惭愧汗颜。在上师一点一滴的指导下,我对亲友、对各种旁生小动物、对陌生人、甚至对一些伤害过我的怨敌,我都可以还算真诚地希望他们获得快乐、远离痛苦;唯独对父母,我怎么都没有感觉。

  有一次,我似乎有了一点“菩提心”,想父母也是众生,也要尽力度化他们。于是我给我妈讲了一些佛法的道理,她将信将疑,我由于缺乏耐性,也没有善巧地给她继续讲下去。后来我在房间听课、共修,她偶尔会进来我的房间,我还多次生起过烦恼,觉得她打扰了我的学习。她偶尔对我学佛所表露出来的一些担心和怀疑,我也不耐烦解释,还以“算了吧,说多了说不定妈妈还会谤法,得不偿失”的借口来自我安慰,对她置之不理。直到有一次,面对她的唠叨,我又生起了烦恼,并被她看在了眼里。她说了一句:“我也知道学佛是学慈悲学好的,你学了这么久,怎么对我们还是这么不耐烦?”听到她这么说,我表面没有任何表情地回了房间,内心却被震撼了!妈妈说的没错,我总觉得自己在学大乘佛法,也自以为对一切众生都有悲心,见不得别人也见不得动物受苦,怎么偏偏对本应恭敬的父母,还是这个态度!男友有一次也开玩笑对我说:“亏你还是个学佛的……”

  我想起有一次我还询问过上师:师父,家人不支持我学佛怎么办?我想向他们宣说佛法,但又怕他们由此而谤佛谤法怎么办?……现在一想,无限惭愧,无以言表。

  遇到上师以后,我总在想,我有两次生命,一次是出生,一次是遇到了您,大恩上师。这一年多来,我没有一天不在感恩您,忆念您,感恩您开启了我的慧命,让我第二次新生。那么,我怎么就忽略了我今生的第一次生命——是来自父母的恩德呢?

  在父母眼里,他们为我做的一切都是为我们好,虽然我丝毫不这么认为,以前也有许多抗拒。但从他们的角度来讲,他们的初发心肯定不是为了伤害我的。为什么我久久不能释怀,非要将冷漠与不满压在心底呢?

  前些天,我还在想,上师最近怎么没有理会我了。通过最近遇到的人和事,我逐渐明白,上师并非不关心我,他的不理会,于我而言恰恰是最深沉的关心。因为他知道我的心,如果他理会我,会让我看不到自己的心。而且,最近我脑袋里冒出某个想法某个疑问,不一会儿就会在上师或者其他堪布的微博、微信里找到答案,这岂能说不是上师的慈悲加持与关心?

  就父母的这个问题,以及我曾经困惑的“家人反对我学佛怎么办”,上师在新书《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这样开示:

  “至于如何与家里不信佛的人相处,也是要视具体情况而论的。有的家人本身烦恼比较重,你信佛,他不高兴;你不信佛,他照样不高兴。一味地迁就、迎合可能并不是最好的办法,但也不能不考虑家人的感受。怎么去平衡呢?根据我的观察,家庭成员之间缺少较为亲密的情感和精神层面的交流,是很多问题和矛盾的根源。家人若反对你学佛,并不一定是因为他不赞成佛法,很有可能他只是怕本来跟你交流就不多,你若再学佛而他不学佛,以后能一起谈的话、一起做的事就更少了。所以,你要争取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应该先打消他们的这个顾虑,多做感情上的沟通,就是正常的人与人之间、亲人与亲人之间应有的沟通和交流,让他们感受到与你在感情上的联结、你对他们的关心和重视。

  一些学佛者与家人间的矛盾,其实不是学佛与不学佛的矛盾,也谈不上信仰和价值观的冲突,主要是亲人之间缺少正常健康的交流。

  若是家庭成员间有比较好的情感沟通,即使信仰不同,也是能相互理解和支持的。一家人,再怎么有分歧,终究还是希望对方过得快乐。” 

  看到上师这段开示,我好想落泪。原来我和父母之间的距离,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我一直以为的价值观不同,也不是他们理解不了佛法而不支持我学佛。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我没有真正地把他们当做家人、当做最亲密的人啊。以前看一篇《最难的修行,在亲密关系里》,我拿来对照自己,也想的是和男友的关系,压根没想到过父母。因为我从来没有把他们看做亲密的人,对他们的关心和重视,有时候真的还不如对街上遇到的一个需要帮助的陌生人,连放生的时候面对可怜的旁生,我的真切关心似乎也比平时对父母的强。

  想到这里,惭愧二字已经代表不了我的感受了。我仅仅以并不是很真切的心送给妈妈一个礼物,她都这么开心而且感恩。而口口声声把感恩二字、把“愿所有众生永离众苦及众苦因,愿所有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放在嘴里和心上的我,面对给予我身体、照顾我生活的生身父母,我非但没有丝毫感恩之心,反而时刻用淡漠来对待相处,我的这颗不孝之心,该放置何处?

  顶礼上师,直到今天我才明了您的慈悲点化。弟子知道错了,弟子不敢承诺从今以后如何改正、改成何种地步,怕我又做不到失毁誓言。弟子只愿上师加持弟子从今以后能时刻用正知正念以及感恩之情来面对父母、恭敬父母、承事父母,机缘成熟的时候,愿弟子能帮助父母走上菩提之路。虽然弟子任性难调,也愿为之尝试,努力。喇嘛钦! 

 

弟子 白玛曲珍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