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守护金刚道友,一刻不离

    “嗡玛尼贝美吽……嗡玛尼贝美吽……嗡玛尼贝美吽……”
      老觉姆钦宁卓玛实在岁数太大了,转不动转经轮也没法用念珠,只能每天躺在靠窗的床上,一刻不停地串习着自己念了一辈子的玛尼心咒。嘴角尚能微微翕动,喉中已难以发出声音,老人家只能在心里,通过六字真言一遍遍地忆念上师三宝,每隔几分钟,便吃力地从被子里抽出双手,缓缓举过面颊,闭目合十祈祷一阵。整个过程极其迟缓,合掌的动作也因为手指变形而显得格外费力,然而每次祈祷,这位八十八岁的老人都做得一丝不苟。
       两位六十来岁的觉姆守在钦宁卓玛的床边,边照看她边各自做着功课。床头供着一幅精美的金刚萨埵佛像,是她俩从扎西持林刚刚召开的金刚萨埵法会上特意为卧床的老人请回的。


左为丹拉,中为钦宁卓玛,右为白玛才协,摄于2014年夏

  钦宁卓玛来养老院八九年了,她从小就对世俗生活兴味索然,倒是更愿意把时间用在修行上,因此终生未嫁。每次别人问起,她的回答都只有一句话:“就是不喜欢那样的生活。”当我们来到她的小屋,问起相同的问题,老人家依然以沉默作答。或许在她心中,结婚生子这类事徒增情执而于解脱无益,多一分牵绊就意味着多种了一个轮回的因。
       到了晚年,亲戚朋友相继离世,偌大的家庭转眼只剩下钦宁卓玛一个人。正如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所说:“人到暮年,很脆弱也很关键,因为这时距离来世这样近。”当听说扎西持林成立了养老院,老人们可以在这里心无旁骛地修行,这位孤独的老人就迅速搬来出家了。
       床上的钦宁卓玛努力提高音量告诉我们:“如果不是喇嘛提供了修行和生活的助缘,我不知道自己一个人会过得多可怜。死我倒不怕,出家前就不怕,现在死了最好,可惜死也死不成……”看来老人家对自己的修行已颇有把握。
       钦宁卓玛出家前就很精进,来养老院后更加精进了。为我们做翻译的老觉姆多噶不无赞叹地说,钦宁卓玛比自己大十岁,转起山来比自己可是“厉害”多了。

  然而岁月不饶人,钦宁卓玛开始还能每天转好几圈山,后来只能在小屋附近转大转经轮,最后实在动弹不了,生活起居完全无法自理,便只好终日躺在床上持咒。这时候,达森堪布和丹增尼玛喇嘛安排了觉姆白玛才协和丹拉来全天看护她。她们一个是钦宁卓玛的邻居,一个是钦宁卓玛的知己,两人开开心心地住进了钦宁卓玛的小屋,不分白天黑夜,一刻不离地看护着这位垂暮的金刚道友,挑水、烧茶,做饭、洗衣服,事无巨细,两人全部承担起来,力所能及地为老人家的修行提供助缘。
       “为人祛除病苦,特别是照顾危重的病人功德很大,可以积累非常大的福报。释迦牟尼佛住世时也曾经示现亲自照顾病人。”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不仅如是开示,还时常劝导弟子们放低自己尽己所能去帮助别人,比如让患病者得到照料,这是菩提心的一部分。
       因缘际会,三个人从此“绑”到了一起,两位觉姆每天除了在小屋里持咒那也去不了,连上厕所都必须轮流去。遇到钦宁卓玛身体状态好的时候,两人中走路较快的白玛才协便会快步去转一圈山,岁数稍长的丹拉则在家留守。亲戚们偶尔来探望两位觉姆,因为床边不能一刻没人,她俩索性把亲戚带到钦宁卓玛的小屋一起说会儿话,一来不致冷落远道而来的亲戚,二来也让终日卧床的老人在功课之余收获一份人情温暖。
       临终阶段对一个人能否顺利往生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为了防止老人家夜里往生时无人引导助念,两位觉姆紧挨着钦宁卓玛的床又铺了个小小的地铺,白天为了腾出空间就收起来,晚上打开铺盖卷两人就睡在地上。钦宁卓玛每次解大小便都需要两人服侍,先为她穿好衣服,一人坐到床上将她整个抱起来,一人再顺势递上夜壶。老人家通常一晚上要方便好几次,两人就得在藏地的严寒中一次次起床,躺下,再起床……一宿下来,两人的被子常常难有温热。

  独立生活了一辈子的钦宁卓玛,如今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位金刚道友照顾自己的一切。直到离世前一天,老人家还在对旁边的人说:“她们两个整天陪着我,转山也转不了,发心干活也干不了,拖累她们我心里很难过。”
    
       明朗大师曾引《誓言光明续》的教证说:“所谓金刚道友,是从获得灌顶乃至菩提果之间永远不分离,犹如灯油和灯芯一样密切。”觉姆丹拉是钦宁卓玛在养老院最亲密的道友,也是她生活上重要的助伴,从前为了腾出修行时间,两人经常一起搭伙做饭。钦宁卓玛卧床之初,只要稍久见不到丹拉,老人家便忍不住要向身旁的人一再询问。
       觉姆白玛才协除了照顾钦宁卓玛,同时还要照顾隔壁家中尚未成年的残疾儿子,天气好的时候,她常把儿子带到钦宁卓玛的屋外,一边守护床上的老人,一边关照着远处童车上的儿子。忙碌在这一老一少、一亲一友中间,每天的修行功课却丝毫不耽误。在她眼里,垂暮的道友和亲生儿子似乎全无区别,她笑嘻嘻地告诉我们:“转不了山没什么,老人家那么可怜,我们愿意照顾她。”
       一方是感激和内疚,一方是奉献和付出,三个金刚道友各怀两份心情,在小木屋里继续着共同的生活和修行,串习着各自的菩提心。
   
       就在我们拜访钦宁卓玛后几个月,老人家在两位觉姆的陪伴中安然往生了。扎西持林闭关院的喇嘛们来到家中为她念了七天经,再将遗体运到喇荣五明佛学院天葬。九个月的陪伴因缘也因此自然终结,钦宁卓玛再不用为“拖累”别人而内疚,两位觉姆也回归了从前的修行轨迹。
       虽然独自行走人间八十余载,但老人家最终并不孤独。有缘来到扎西持林圣地安度余生,在上师三宝的庇佑下出家修行,在金刚道友的陪伴中安然辞世,在喇荣尸陀林圆满此生最后一次彻底而殊胜的上供下施,对一个修行人来说,此生也算了无遗憾。
       对于觉姆丹拉和白玛才协,一刻不离守护钦宁卓玛的九个月,或是她们菩提路上一段闪亮的行程。三位金刚道友,或许都将因这段相伴的岁月、这段特别的因缘而成就各自的修行。
       嗡玛尼贝美吽……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