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我来到了扎西持林

 

  二十年前,一次偶缘我结识了一位“仙家”,她有占卜、测事的能力,很长一段时间我很信任她。她告诉我,供奉观音菩萨可以保我平安,我就去极乐寺请回一尊观音菩萨,供奉在家里。之后的几年里,很多“仙家”预测的事都发生了,特别是不好的事一一应验。我的生活痛苦而无奈,开始怀疑供奉佛像有没有用处。那时的我,不知佛之本,不懂因果为何物。

  2011年,我与汉地比丘尼师父结缘。师父给我开示:所有遇到的劫难都是缘于因果报应。我对情的执着和一些错误的做法,导致了婚姻不幸、事业不顺、孩子忤逆。真正的修行不仅是烧香,而是修心。那一年,师父去了色达喇荣佛学院,她回来的时候满心欢喜。我去接她的时候,她送给我一位上师的画像像卡,让我挂在车里,多看看这位上师的笑容,让自己开心点。我没有问这位上师的名字,只知道大家尊称为“笑佛”。接下来的日子,我按照师父的指点开始念经文,《心经》短,就念心经。没有坚持,只是偶尔念。现在回想,那时念经不过是为了求得平安。师父劝我皈依,我自知修为尚浅,或因缘分未至,没有皈依。

  2012年,我突然特别想去西藏,到了痴迷的地步。三月,我一个人设计好行程,从北京登上了去拉萨的飞机。那一次旅行让我心灵震撼,有了一些深沉的思考。特别是藏民的善良,让我对佛教圣地无限向往,对佛法有了新的感悟。

  2013年,我经历了人生最大的打击。我失去了最爱的人和全部积蓄。钱可以再攒,心却不能再完整了。我有好长一段时间神情恍惚,每天告诉自己要坚持,别倒下、别倒下……我把佛像送回了极乐寺,只留下了一本经书。一切都失去的时候,我开始冷静地思考,我的人生到底想要什么,什么能让我心灵平静而快乐?当我有欲望的时候,我会执着,会不惜伤害别人去获取不该属于自己的情感。那时的我并不快乐。

  在我最低落的时候,偶然,我想起师父提到的“笑佛”和她说过的话。那一刻,我看见“笑佛”的像卡,眼泪不觉就流下来。上师的笑容让我特别温暖,他好像在告诉我:“一切都会好的,菩萨正保佑你。”

  我用一年的时间慢慢修复伤口,拒绝一切外来的干扰。每天我努力工作,善待我的员工;下班回家陪伴父母,照顾病中的父亲;念经文、听佛乐、看书、练习书法。渐渐地,我的生活开始有了转变,周围的人因我而更加快乐。事业上有了成绩,父母身体越来越健康,孩子也越来越懂事,不再与我生疏;我自己的面容也晴朗了,每天心里特别平静。在为他人付出的过程中我得到了快乐。

  经过一年的清修和忏悔,我的身心逐渐清净,开始发心求佛。2014年7月,我在微信上收到朋友转发的一位歌手唱诵的百字明咒,那是天籁之音,我仿佛回到了西藏。我开始背诵百字明咒、《心经》、大悲咒。此时的我,一心向佛,只愿早日修得出离心、菩提心。我想明白佛法的真谛,我要皈依三宝——我的师父在哪里?……

  “笑佛”,那位给我安慰的上师究竟是谁?我只知道他是五明佛学院的上师,但我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他。我在网上查找五明佛学院,在心里求菩萨让我一定能找到。当我看见和像卡上照片一样的上师的介绍时,我的心在颤抖,拿着手机的手也在颤抖。我的眼泪再一次流下,他是——希阿荣博堪布。

  感谢菩萨加持,让我寻到无上尊贵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在菩提洲网站上,我急切地察看着有关上师的一切信息。《喜乐的曼达拉》介绍了上师的成长经历,他求佛的决心、对法王如意宝上师的信心和弘扬佛法普度众生的志愿,令我无限敬仰。网站上有很多上师的开示、授课和念诵的经咒,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学习,想一想,还是先拜读上师的《足迹》,走近倍受尊崇的上师。

  《足迹》记录了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对他的上师——法王如意宝的深深怀念。上师会用各种方式纪念恩师,用一颗感恩的心融化众生。顶礼大恩上师,我在心里对上师说:我想成为您的弟子,却自知如一粒尘埃,那份师徒的缘分仿佛是一种奢望,愿菩萨保佑我能早些得见您,皈依您。

  8月13日,菩提洲微博上转发了上师所著《透过佛法看世界》中的一段话:“放下,是对已有的不贪恋,对没有的不希求。拥有不是放下的前提,同样是拥有的不多,有人能安贫乐道,有人连一根针也放不下;放下也不是拥有的必然结果,一些人有了能放下,一些人有了更放不下。”这段话启迪我,不要太执着于形式。如果能亲见上师皈依,那是修得的福报;如果没有这样的殊缘,也不能失去对上师的信心。

  8月18日,我冒然在上师的微博上留言,征求上师能否同意我皈依。我想上师那么忙,不会有时间处理一个莫名的留言,就没有再关注。之前,我修“十日斋”,坚持了一段时间,渐渐地习惯了吃素,对荤食不想也不馋。为了更好的修行,我发愿,从8月18日起全素,不食荤、不饮酒,求上师加持我,坚定修行。我用手机在菩提洲网站上下载了早课、晚课念诵的经文,从8月20日起,开始念诵早课。早课大约要一小时,我六点多出门乘公交车,在最后面的座位,戴上耳机,安心念诵。

  8月22日我查看微博,一条留言让我无比激动。那是菩提洲回复的留言,告诉我上师看见了我的请求,叮嘱师兄联系我,有皈依的安排时会通知我。顶礼大恩上师,您的恩泽让我如何不坚定信心、不一心向佛。愿早日得见上师!我看过很多上师弘法利生的视频,每年的法会、放生仪式上,上师都亲力亲为,连续几天持续授课,为众生弘法达到忘我的境界;甚至在身体不适的时候,他依然坚持到放生现场主持仪式,依然忍着病痛讲经说法,用一颗菩提心度化众生……那几天下班后,我便一头扎进菩提洲网站,察看所有与上师和扎西持林有关的资料。我再次静静地听了一遍《喜乐的曼达拉》,上师的出生、成长、拜师、弘法利生的经历,真切地在我脑海里浮现,特别是上师历尽艰辛求见法王如意宝的过程深深地感动了我、触动了我的心灵深处。求菩萨保佑我能圆满今生最美的际遇,亲见我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没有上师的电话,没有介绍的人,没有具体的地址,我该怎么做?我在百度上搜索,得到的信息都没有提到扎西持林的地址,可我心里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我即将要踏上朝拜上师的路程。8月26日晚,我收听《喜乐的曼达拉》最后部分,一段话突然让我的心凝固了:扎西持林坐落在德格县措阿乡。一种强烈的感召,让我不能再等了,不管您在或不在,我都要去扎西持林,我要启程了。

  8月29日早,我跪在上师像卡前,祈请上师加持。临行前我决定给上师磕完一百个大头后再出发。不知道哪里来的神奇的力量,以往要用40分钟磕完的大头,我只用了16分钟就完成了,感觉自己的身体异常的轻盈和充满力量。一个即将跨越千山万水,朝拜大德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的行程,带着我无比的信心启动了,没有担忧、没有畏惧、没有恐怖。心的平静来自于上师的加持,我真切感觉到,他就在我的头顶,慈爱地关注着我,引领我向着他的方向走去。

  我顺利到达成都,打车到了康定大酒店。康定酒店路边都是招揽去各县的包车司机,第一个喊我去甘孜的,我没有停下,我在酒店门口我稍微停了一会儿,两位年轻的藏族小伙向我走过来。

  “去甘孜吗?”其中一个穿白色T恤俊朗的小伙问我。

  “是的。”

  “一个人吗?”“是的,怎么收费?”

  “前面的400元,中间的350元,你要坐哪里?”

  “我坐中间吧。你确定明天可以走,你们的人都找齐了吗?”我有点担心明天能不能出发。

  “找齐了,找齐了,你放心。你就住在康定宾馆这吗?”“是的。明天大约几点到甘孜啊?”

  “晚上五六点钟吧。那明天早上四点我在酒店门口接你。”话一说完,他转身要走。

  “你不用留我的电话吗?如果我改别人的车,你怎么找我呀!”他笑了,“不会的,那就留我的电话吧。”多么淳朴善良的藏族小伙啊,我心里想,我们互留了电话。

  办理了入住手续后,我突然想,那么长的路程,还要起早,以我开车的经验,司机一定会出现打盹的时候,如果我坐在前面,可以关注他开车的状态,和他说话,排解困意,保证大家的安全。我给藏族小伙打电话,预约了前面副驾驶的位置。洗漱后,念完晚课,早早地睡了。

  次日早上四点,一辆白色的凌志越野车停在酒店门口,小伙等在车旁。一起搭车的有一位穿着藏袍的藏族人,长长的头发在脑后扎起,散发着浓浓的原始的藏族气息,她有些腼腆,那躲避着我的眼神让人感觉很亲切。天还很黑,这个时段是司机最困的时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我强迫自己别睡着,开始与司机聊天。与他的对话中,我了解到他叫登用,是甘孜人,跑这条运输线已经四年了,很熟悉路况。当他得知我是去扎西持林拜见上师时,非常兴奋地告诉我,他是上师的弟子,我的心激动得怦怦地跳,我向他打听上师和扎西持林的情况,特别忐忑地问他:“上师在扎西持林吗?”登用回答我:“应该在的”。他得知我的情况后,用浓重藏味汉语说:“一个人从那么远的地方来,你的胆子真大呀!你要见的上师是个好上师,你从那么远来这么想见他,一定能见到的,上师慈悲,不会不见你的。”听了登用的话,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第二次进入藏地,纯净的蓝天和碧水、巍峨的高山和遍山的经幡,是我熟悉的;倒是天路的险峻是我第一次经历。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行驶的公路上,路面窄小,只能两车相错行驶,前面是一个一个的弯道,看不见对面驶来的车,错车只在瞬间完成,侧面就是悬崖或陡壁,随时都可能有石头从山上滑落。车进入甘孜县域就意味着险峻的旅程接近尾声了,大家都非常兴奋,天空特别晴朗,我抬头望去,一朵祥云映入眼帘。晚上6点30分,我们的车顺利到达了甘孜县,登用劝我先住下,明早他帮我联系车去措阿乡。

  8月31日早,我坐上了登用帮我找到的出租车,开车的是热情的多吉。他也是上师的弟子。登用介绍了我的情况,多吉很自豪地告诉我,上师每年放生他们都要去帮忙。他指着路边的一群牦牛说:“看见了吗,那些牛头和牛尾系着红绿彩带的就是放生的牦牛,人们看见了就知道了,这些牛是不能宰杀的。”听着他的讲解,大恩上师携众放生的场面浮现在眼前……

  从甘孜到措阿乡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随着车子的前行,离上师越来越近了,我紧张、激动,想象着见到上师的各种情景。车窗外一座白塔和一片小屋出现在眼前,多吉说,这就是上师降生的地方——容擦村,白塔是上师的出生塔,很神圣的地方。我真的很想让多吉停下来,让我看看上师出生的小屋,在白塔前磕头,但是怕耽误多吉的时间,就没好意思说出口。车子转过一个山坳,眼前豁然开朗,多吉爽朗地笑着说:“你看看,那是什么?”举目远望,一片金碧辉煌的建筑映入眼帘,那正是我在照片上看见的扎西持林,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圣地。

  我恍惚了,这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我并不陌生……这么亲切,似曾来过,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回家了……

上师仁波切为信众授皈依  摄于2014年9月4日扎西持林觉沃佛殿

  车子顺着坡道一直开到上面,我们下车后,一位出家师父站在那里与多吉打招呼。看见我后,他问我是从哪里来的,我介绍自己是从哈尔滨一个人过来的,想见上师。师父看见我穿得少,赶紧找人安排我先住下。谢过多吉后,我跟着一位小姑娘到了我的住处。

  一点也没有陌生,一切那么自然,就如同回家了一样。小姑娘师兄叫仁增卓玛,她为我找来了一件毛衣和防风外套,出发之前我就感冒咳嗽,很容易发烧,后来这两件衣服成为我抵御寒冷的救星。

  我住的小屋是木质结构的,房间里还有一个套间,两个房间是独立的,平均面积有七八平米,可以分别入住闭关清修。房间里除了一个书柜和铺在地上的床垫和被褥,没有其他东西。透过一扇小窗,可以看见扎西持林对面的山峰,山峰的俊秀与峨眉山很相似,秀美灵气透着佛韵,圣地的确非同一般。

  快到十点钟时,仁增师兄叫我一起去听上师讲课。刚来就能听到上师讲法,真的是特别的殊胜,虽然听不懂藏文,但坐在那里就会有加持,会留下印记,这样的机缘很难得,我心里好温暖,感恩上师慈爱!

  站在莲师坛城大殿的门口,我被这里的威严和肃穆震撼了,殿内没有灯光,但我依然能看见端坐在讲坛上的上师。我磕过大头,贴边向角落里移动,仁增师兄递给我一个坐垫,还有她取暖用的毛巾毯,让我盖在腿上;她告诉我可以往前去,坐在能看见上师的位置。我怯怯地挪到上师的右侧,距离五米左右的位置。这时,上师带着大家诵经,我冒失地抬头仰望上师,那一刻心被融化了,眼泪再也止不住,内心无法平静。至今想起初见上师那一幕,依旧会泪流满面。

  两个小时的课程瞬间就结束了,人们都在大殿门口虔诚地等着上师离开,我悄悄地躲在后面,远远地看着上师离开。我没有吃午饭,直接去转山了,因为我要先拜见上师的恩师法王如意宝的塑像。希阿荣博堪布对法王如意宝的真挚感情,也深深地感动着我。上师对恩师的尊崇、对母亲的孝顺、对老人们的关爱,都是他高尚品格的体现,让弟子们从恩师那里学到了做人的根本,修德是最重要的。

  我没有高原反应,不过剧烈的咳嗽让我担心会发烧,吃过药后我就躺下休息,心里默默祈求上师加持我千万不要在扎西持林发烧,如果发烧,不仅要给这里的师兄们添麻烦,而且我也就没法再待下去了。一觉醒来,已经快下午六点了,天还很亮,我一点也不饿,心里有点空空的,我该做点什么呢?仁增师兄说,上师嘱咐过,第一天到这会有点兴奋,不要太走动,避免第二天高原反应加剧,于是我决定下楼去餐厅看看,能不能帮着简单干点活。

  走到楼下站在楼梯口,我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人站在前面的台阶上,正在和一位居士说话,那声音传进我耳朵里,有点熟悉。我没戴眼镜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他是上师!他一定是上师!这时,那个人转向我,真的是上师!我快步跑下台阶,站到上师跟前,脑子一片空白,心跳好像都停止了。

  上师问道:“你是新来的?”

  我回答:“是的,我是从哈尔滨来的。”

  上师笑了,加问了一句:“真是从哈尔滨来的?”

  上师关心地问:“你是怎么来的?”

  我傻傻地回答:“我是一个人来的。”

  上师又笑了,笑得那么和蔼,“你住在哪里?”

  我指着房间窗户回答:“就在那里……上午我听了您的课。”

  上师连连说好,又问:“你有没有高原反应,冷不冷啊?”

  我赶忙回答:“没有,不冷,师兄给我找了衣服。”

  上师欣慰地说:“那就好,她们会给你找衣服的。有什么事跟她们说。”

  “我要皈依。”我鼓足勇气说出了我的愿望。

  上师欢快地笑了,“可以啊,我什么时间都可以。等你有时间,让他们安排一下。”

  我还沉浸在与上师交谈的欣喜中,上师已转身离开,向转山的方向走去。

  在出发前,在来的路上,在睡梦中,我无数次想象和梦见初见上师的情景。仿佛都是上师坐在高高的莲花宝座上,我跪在他的脚下,低头不语,聆听上师的教诲,可刚刚的见面,我都忘了给上师磕头……没有言语芥蒂,平静得如同涓涓溪水,亦如我初见上师像卡时的感受,那么温暖,好像洗去了所有心灵的阴霾,上师那博大的爱像扎西持林湛蓝的天空清澈而高远。看似偶然的相遇,更加坚定了我皈依上师的决心。

  晚上我到接待中心遇见了早上下车安排我住宿的师父,她和我是老乡。师父约我跟她一起为文殊殿供水和打扫卫生,时间是每天早上七点供水,晚上六点收水,每天还要打扫卫生,这是很殊胜的工作,一直是由她和仁增师兄负责,我可以自愿参加。终于可以让我做点事情了,我欣然答应了,感恩上师。

  每年,都会有人到扎西持林闭关中心短暂修行,他们大多是上师的弟子或者是由弟子引荐来的;像我这样没有预约、没有介绍人,一个人冒然上山的并不多。第二天上课,上师讲完法后,用汉话做了开示,要求大家在这里一定要遵守扎西持林的规定,好好地修行。所有在扎西持林的人都要按时修习早课和晚课,如果做不到的人,就不要留在扎西持林了。上师的话如醍醐灌顶,提醒我留在山上的时间不多,不能再浪费了。下午转山时,我在法王如意宝法像前磕头忏悔。

  上师在开示中还提到,关于如何做功课,可以看看他写的《次第花开》。我很惭愧还没有看到那部分,晚上赶紧拜读了上师的书,结合师父早上的讲解,我在晚上的功课中开始如法修习。有了正确的方法,我信心倍增,入睡后梦见一个人掉进了很深的黑洞里,需要我下去救他,我一点没有犹豫就跳了进去。第二天早上回想这个梦,还很清晰。

  在扎西持林,我深刻感受到,来这里修行首先要耐得了清苦。餐厅的饭菜很清淡,而且不允许倒剩菜,吃剩的饭菜下顿热热再吃,掉在饭桌上的米粒要捡起来吃掉。我刚到这里时,有一天食堂做的全是黄瓜,我从小就不吃黄瓜,上山也没带吃的,饿到天黑,实在忍不住了,跑到餐厅偷吃了两个凉馒头。回到小屋,我觉得这很不好,我执太重了,我下决心明天不管做什么都要吃。而且我自己偷偷吃饭是不是违犯戒律了,这一天我忏悔到很晚。第二天早上,我在笼屉下面放了五元钱,算是给昨天偷偷吃掉的馒头付了钱,心里才感觉好受一些。

  在这里用水要很节俭,院子里有三个水池,大家轮流接水洗涮。因为要大家自己劈柴烧水,所以热水更显得珍贵。公用厕所在房子的另一侧,虽然条件艰苦,但每天都有人发心打扫,每一处都格外的干净整洁……

  这就是我亲见的寂静之地——扎西持林闭关中心。

  9月4日,藏历七月初十,莲花生大士节日,这一天我的生命有了新的意义——我成为一名真正的佛子。

  早上起来,我的心情异乎寻常的平静,好像今天要发生的事情,几世前曾经经历过一样。我穿戴整齐,带上《显密念诵集》和仁增师兄一起向觉沃佛堂走去。

  我从不敢向这个方向走动,因为听说上师就住在小院里面,还有法王如意宝的纪念堂也在这个院子里。走进院门,觉沃佛堂就在左手上方,上师已经落座,我们赶紧脱下鞋子进入殿内。上师的宝座面向觉沃佛,在靠近窗户的位置,今天有几位师兄出家,剃度的师兄们跪着围在上师跟前,我们依次在后面坐好。

  仪式开始了,上师给大家开示戒律,给剃度的几位师兄一一落发后,他们便走出佛堂去换衣服。上师招呼皈依的弟子往前去。我们五个人移到上师跟前,上师让我们给佛磕三个头,并特意给我们做示范。我献上自己带的哈达,上师给我戴上加持。我们都跪好后,上师为我们开示,叮嘱我们皈依后要好好修行,好好持戒。师父送过来五个书包,厚厚的黄色包很精美,上师比对着本人,一本一本查找皈依证,我是第一个接到的,没敢打开看,珍爱地抱在胸前。大家都收到后,其他几个人拿出自己的佛珠请上师开光,上师一一开光后,我的目光与上师相遇,我用眼睛求上师送我一串佛珠,上师笑了,用藏语向旁边的师父说了几句,那位师父跑出去了,我知道,他去取佛珠了。这就是我们的大德上师,他的心里从没放下过任何一个弟子。佛珠拿回来了,上师送给我们每个人一串开光佛珠,我视它为无价珍宝。接下来我们跟随上师一起念诵皈依仪轨,那浑厚的藏音就是我听过的录音里的声音,这么近,这么真切,萦绕在我耳边,只怪自己功课不好,没有背诵经文,勉强跟随上师复述下来。诵过经文,上师拿过我的书包,取出《显密念诵集》便携本,上师打开书,告诉我们每天要从语加持、加倍咒开始念诵,《八圣吉祥颂》、供养偈、《普贤行愿品》(七支供)、发心仪轨、《现有自在摄受祈祷文》都要念,有时间最好把《文殊礼赞》、《文殊开智偈》、《上师祈祷文》都念诵了。上师又特意翻到87页金刚萨埵心咒,告诉我这是很好的心咒,你要念完200万遍,每天晚上做回向就可以了,上师还叮嘱我让我多向其他师兄请教。

  按照行程安排,9月5号我要离开扎西持林了。早上起来,我的心情特别沉重,好像要一个人孤单远行。我强打精神,收拾好行李,洗好了用过的床单、枕套,还有仁增师父借给我的衣服,扫干净地毯和走廊,走出小屋,我想用自己的方式与上师和法王如意宝告别。

  我要再转一次山,来到法王如意宝法像前,磕头拜别法王如意宝,感恩护持我见到上师!慢慢转过山路,再看一眼扎西持林,不知道何时还能再来,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转到上师小院的墙外,我整理好衣服,向着上师坐卧的位置磕了三个大头,俯卧在草地上久久都不愿起来,泪水打湿草地,那是我留在扎西持林的感恩的心泉。大恩上师,我要回去了,虽然不能见您一面,但我没有一点遗憾,所有的心愿都实现了,这次西行,我见到了真佛,求到了真经,我是最幸运的!

  告别上师后,我低着头一脸失落地走回住处。迎面走来一位很有威仪的藏族出家人,我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与众不同的气息,在扎西持林从没见过他。走近细看,他是达森堪布!在菩提洲网站上有一篇专访,介绍了达森堪布的功德。达森堪布比照片上微胖些,脸上洋溢着笑容,我赶紧行礼,我们相视一笑,堪布缓缓地走下山路,我回头依然鞠躬行礼,送别这位尊者,虽然我没有缘分与尊者交谈,但能亲见尊者也是福报了。

  我与两位师兄约好下午四点搭车下山。吃过午饭还有时间,我先去图书馆还书,然后参加下午的经文念诵课。上课开始不久,仁增师父悄悄地进来告诉我下午两点可以去见上师。能见到上师,我是那么欢喜,可上师昨天劳累了一天,我很心疼上师。我们在上师的小院外等候,真如我预料,里面出来的师父说,上师有点疲惫还在休息,稍等一会儿。快三点时,上师在院子里走过看见了我们,招呼我们进去。我们脱鞋进入上师会客的小屋,房间不大,上师宝座后面是一扇落地窗户,阳光照进室内,中间一个茶几上摆放着一套简约的茶具,室内除了供奉的佛像和唐卡外,没有什么华丽的家具和摆设,可见上师言行一致的高尚德行。自己节衣缩食,简约生活,这样苦修自律的大德高僧怎不让人敬佩!

  我们依次跪在上师面前,上师问我:“你今天走吗?”

  我回答:“是的。”

  上师问两位北京师兄:“你们呐?”我说:“我们一起走。”上师说:“好,那好。”好像这样安排他就放心了。

  我拿出写好的个人简历,双手送上,解释说:“这是我的简历,我冒失地一个人来见上师,非常抱歉!”上师认真地看着,问:“这么长的一行是什么?”我回答:“是我的家庭地址。”上师笑了,“没关系的。”将我写的简历叠好放在了衣服内兜里。

  我大胆地向上师求要电话,因为其他师父都不敢告诉我。上师爽快地答应了我,我记在了纸上,激动得手都颤抖了。

  上师又问我:“你感觉怎么样啊?”这个问题似曾在梦里或者在观想时上师就问过我,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要‘求’的都‘求’到了。”

  上师很高兴,“好,都求到了。回去要好好修啊!”

  我又问上师:“我不知道,还能在什么时候再来扎西持林?”我是想知道有没有可能留在扎西持林。

  上师轻松地告诉我:“明年啊。”上师的这句金刚语,要到明年就知道结果了。上师再次叮嘱我们要好好修行。上师送给我们一盒甘露丸和一盘介绍上师成长的光盘。

  离开上师的小屋,我在心里再次与上师拜别。泪水流在心里,我会思念上师,会思念扎西持林!

  我们一行四人,包车启程赶往甘孜。在途中,我们遇到一辆抛锚的面包车,藏族司机和我们商量,用我们的车拖着坏车回甘孜。我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耽搁了近三个小时,能帮助藏族同胞我很开心的。次日凌晨四点钟,我们搭乘越野车出发返回成都,前方的路发生了车祸,堵车时我特别平静,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念诵上师送的《显密念诵集》。念着经文,我不慌不急,既做了功课,又平和了心态——修行的人应努力做到处事不惊。晚上十点半,我们平安到达成都。

  在成都机场候机时,一位朋友打来电话,问候我的行程。我简单回答后,他表示明年要到扎西持林拜见上师。我沉思了一会儿,回了这样一条短信:“不知道这些话是不是上师加持我要跟你说的,如果想见他,这段时间要好好修心,看看菩提洲上的内容和他的书,了解他的思想。缘到时,自然会见到上师的。”

  回到哈尔滨,一位朋友在我生日的第二天独自出发去旅行。我本来是答应过与他一同前往的,可惜,我给不了他要的,这段缘分注定要结束。我回了短信:“每个人都不容易,太执着没有意义。该放下时就放下吧。”

  这次求佛的历程,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灵深处。大恩上师,我发愿在您弘法利生的事业中,尽我微薄的力量,生生世世追随您!

  仅以此拙文,供奉大恩上师。愿上师弘法利生的誓愿得以广弘,愿初遇佛法的众生能更多地了解大恩上师和扎西持林,有幸踏上拜师求佛的殊途,皈依三宝。

弟子:希阿琼措献上
公历2014年9月17日
藏历木马年七月二十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