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来到了扎西持林(上)

 

 

  二十年前,一次偶缘我结识了一位“仙家”,她有占卜、测事的能力,很长一段时间我很信任她。她告诉我,供奉观音菩萨可以保我平安,我就去极乐寺请回一尊观音菩萨,供奉在家里。之后的几年里,很多“仙家”预测的事都发生了,特别是不好的事一一应验。我的生活痛苦而无奈,开始怀疑供奉佛像有没有用处。那时的我,不知佛之本,不懂因果为何物。

  2011年,我与汉地比丘尼师父结缘。师父给我开示:所有遇到的劫难都是缘于因果报应。我对情的执着和一些错误的做法,导致了婚姻不幸、事业不顺、孩子忤逆。真正的修行不仅是烧香,而是修心。那一年,师父去了色达喇荣佛学院,她回来的时候满心欢喜。我去接她的时候,她送给我一位上师的画像像卡,让我挂在车里,多看看这位上师的笑容,让自己开心点。我没有问这位上师的名字,只知道大家尊称为“笑佛”。接下来的日子,我按照师父的指点开始念经文,《心经》短,就念心经。没有坚持,只是偶尔念。现在回想,那时念经不过是为了求得平安。师父劝我皈依,我自知修为尚浅,或因缘分未至,没有皈依。

  2012年,我突然特别想去西藏,到了痴迷的地步。三月,我一个人设计好行程,从北京登上了去拉萨的飞机。那一次旅行让我心灵震撼,有了一些深沉的思考。特别是藏民的善良,让我对佛教圣地无限向往,对佛法有了新的感悟。

  2013年,我经历了人生最大的打击。我失去了最爱的人和全部积蓄。钱可以再攒,心却不能再完整了。我有好长一段时间神情恍惚,每天告诉自己要坚持,别倒下、别倒下……我把佛像送回了极乐寺,只留下了一本经书。一切都失去的时候,我开始冷静地思考,我的人生到底想要什么,什么能让我心灵平静而快乐?当我有欲望的时候,我会执着,会不惜伤害别人去获取不该属于自己的情感。那时的我并不快乐。

  在我最低落的时候,偶然,我想起师父提到的“笑佛”和她说过的话。那一刻,我看见“笑佛”的像卡,眼泪不觉就流下来。上师的笑容让我特别温暖,他好像在告诉我:“一切都会好的,菩萨正保佑你。”

  我用一年的时间慢慢修复伤口,拒绝一切外来的干扰。每天我努力工作,善待我的员工;下班回家陪伴父母,照顾病中的父亲;念经文、听佛乐、看书、练习书法。渐渐地,我的生活开始有了转变,周围的人因我而更加快乐。事业上有了成绩,父母身体越来越健康,孩子也越来越懂事,不再与我生疏;我自己的面容也晴朗了,每天心里特别平静。在为他人付出的过程中我得到了快乐。

  经过一年的清修和忏悔,我的身心逐渐清净,开始发心求佛。2014年7月,我在微信上收到朋友转发的一位歌手唱诵的百字明咒,那是天籁之音,我仿佛回到了西藏。我开始背诵百字明咒、《心经》、大悲咒。此时的我,一心向佛,只愿早日修得出离心、菩提心。我想明白佛法的真谛,我要皈依三宝——我的师父在哪里?……

  “笑佛”,那位给我安慰的上师究竟是谁?我只知道他是五明佛学院的上师,但我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他。我在网上查找五明佛学院,在心里求菩萨让我一定能找到。当我看见和像卡上照片一样的上师的介绍时,我的心在颤抖,拿着手机的手也在颤抖。我的眼泪再一次流下,他是——希阿荣博堪布。

  感谢菩萨加持,让我寻到无上尊贵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在菩提洲网站上,我急切地察看着有关上师的一切信息。《喜乐的曼达拉》介绍了上师的成长经历,他求佛的决心、对法王如意宝上师的信心和弘扬佛法普度众生的志愿,令我无限敬仰。网站上有很多上师的开示、授课和念诵的经咒,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学习,想一想,还是先拜读上师的《足迹》,走近倍受尊崇的上师。

  《足迹》记录了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对他的上师——法王如意宝的深深怀念。上师会用各种方式纪念恩师,用一颗感恩的心融化众生。顶礼大恩上师,我在心里对上师说:我想成为您的弟子,却自知如一粒尘埃,那份师徒的缘分仿佛是一种奢望,愿菩萨保佑我能早些得见您,皈依您。

  8月13日,菩提洲微博上转发了上师所著《透过佛法看世界》中的一段话:“放下,是对已有的不贪恋,对没有的不希求。拥有不是放下的前提,同样是拥有的不多,有人能安贫乐道,有人连一根针也放不下;放下也不是拥有的必然结果,一些人有了能放下,一些人有了更放不下。”这段话启迪我,不要太执着于形式。如果能亲见上师皈依,那是修得的福报;如果没有这样的殊缘,也不能失去对上师的信心。

  8月18日,我冒然在上师的微博上留言,征求上师能否同意我皈依。我想上师那么忙,不会有时间处理一个莫名的留言,就没有再关注。之前,我修“十日斋”,坚持了一段时间,渐渐地习惯了吃素,对荤食不想也不馋。为了更好的修行,我发愿,从8月18日起全素,不食荤、不饮酒,求上师加持我,坚定修行。我用手机在菩提洲网站上下载了早课、晚课念诵的经文,从8月20日起,开始念诵早课。早课大约要一小时,我六点多出门乘公交车,在最后面的座位,戴上耳机,安心念诵。

  8月22日我查看微博,一条留言让我无比激动。那是菩提洲回复的留言,告诉我上师看见了我的请求,叮嘱师兄联系我,有皈依的安排时会通知我。顶礼大恩上师,您的恩泽让我如何不坚定信心、不一心向佛。愿早日得见上师!我看过很多上师弘法利生的视频,每年的法会、放生仪式上,上师都亲力亲为,连续几天持续授课,为众生弘法达到忘我的境界;甚至在身体不适的时候,他依然坚持到放生现场主持仪式,依然忍着病痛讲经说法,用一颗菩提心度化众生……那几天下班后,我便一头扎进菩提洲网站,察看所有与上师和扎西持林有关的资料。我再次静静地听了一遍《喜乐的曼达拉》,上师的出生、成长、拜师、弘法利生的经历,真切地在我脑海里浮现,特别是上师历尽艰辛求见法王如意宝的过程深深地感动了我、触动了我的心灵深处。求菩萨保佑我能圆满今生最美的际遇,亲见我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没有上师的电话,没有介绍的人,没有具体的地址,我该怎么做?我在百度上搜索,得到的信息都没有提到扎西持林的地址,可我心里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我即将要踏上朝拜上师的路程。8月26日晚,我收听《喜乐的曼达拉》最后部分,一段话突然让我的心凝固了:扎西持林坐落在德格县措阿乡。一种强烈的感召,让我不能再等了,不管您在或不在,我都要去扎西持林,我要启程了。

  8月29日早,我跪在上师像卡前,祈请上师加持。临行前我决定给上师磕完一百个大头后再出发。不知道哪里来的神奇的力量,以往要用40分钟磕完的大头,我只用了16分钟就完成了,感觉自己的身体异常的轻盈和充满力量。一个即将跨越千山万水,朝拜大德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的行程,带着我无比的信心启动了,没有担忧、没有畏惧、没有恐怖。心的平静来自于上师的加持,我真切感觉到,他就在我的头顶,慈爱地关注着我,引领我向着他的方向走去。

  我顺利到达成都,打车到了康定大酒店。康定酒店路边都是招揽去各县的包车司机,第一个喊我去甘孜的,我没有停下,我在酒店门口我稍微停了一会儿,两位年轻的藏族小伙向我走过来。

  “去甘孜吗?”其中一个穿白色T恤俊朗的小伙问我。

  “是的。”

  “一个人吗?”“是的,怎么收费?”

  “前面的400元,中间的350元,你要坐哪里?”

  “我坐中间吧。你确定明天可以走,你们的人都找齐了吗?”我有点担心明天能不能出发。

  “找齐了,找齐了,你放心。你就住在康定宾馆这吗?”“是的。明天大约几点到甘孜啊?”

  “晚上五六点钟吧。那明天早上四点我在酒店门口接你。”话一说完,他转身要走。

  “你不用留我的电话吗?如果我改别人的车,你怎么找我呀!”他笑了,“不会的,那就留我的电话吧。”多么淳朴善良的藏族小伙啊,我心里想,我们互留了电话。

  办理了入住手续后,我突然想,那么长的路程,还要起早,以我开车的经验,司机一定会出现打盹的时候,如果我坐在前面,可以关注他开车的状态,和他说话,排解困意,保证大家的安全。我给藏族小伙打电话,预约了前面副驾驶的位置。洗漱后,念完晚课,早早地睡了。

  次日早上四点,一辆白色的凌志越野车停在酒店门口,小伙等在车旁。一起搭车的有一位穿着藏袍的藏族人,长长的头发在脑后扎起,散发着浓浓的原始的藏族气息,她有些腼腆,那躲避着我的眼神让人感觉很亲切。天还很黑,这个时段是司机最困的时候,也是最危险的时候。我强迫自己别睡着,开始与司机聊天。与他的对话中,我了解到他叫登用,是甘孜人,跑这条运输线已经四年了,很熟悉路况。当他得知我是去扎西持林拜见上师时,非常兴奋地告诉我,他是上师的弟子,我的心激动得怦怦地跳,我向他打听上师和扎西持林的情况,特别忐忑地问他:“上师在扎西持林吗?”登用回答我:“应该在的”。他得知我的情况后,用浓重藏味汉语说:“一个人从那么远的地方来,你的胆子真大呀!你要见的上师是个好上师,你从那么远来这么想见他,一定能见到的,上师慈悲,不会不见你的。”听了登用的话,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第二次进入藏地,纯净的蓝天和碧水、巍峨的高山和遍山的经幡,是我熟悉的;倒是天路的险峻是我第一次经历。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行驶的公路上,路面窄小,只能两车相错行驶,前面是一个一个的弯道,看不见对面驶来的车,错车只在瞬间完成,侧面就是悬崖或陡壁,随时都可能有石头从山上滑落。车进入甘孜县域就意味着险峻的旅程接近尾声了,大家都非常兴奋,天空特别晴朗,我抬头望去,一朵祥云映入眼帘。晚上6点30分,我们的车顺利到达了甘孜县,登用劝我先住下,明早他帮我联系车去措阿乡。

  8月31日早,我坐上了登用帮我找到的出租车,开车的是热情的多吉。他也是上师的弟子。登用介绍了我的情况,多吉很自豪地告诉我,上师每年放生他们都要去帮忙。他指着路边的一群牦牛说:“看见了吗,那些牛头和牛尾系着红绿彩带的就是放生的牦牛,人们看见了就知道了,这些牛是不能宰杀的。”听着他的讲解,大恩上师携众放生的场面浮现在眼前……

  从甘孜到措阿乡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随着车子的前行,离上师越来越近了,我紧张、激动,想象着见到上师的各种情景。车窗外一座白塔和一片小屋出现在眼前,多吉说,这就是上师降生的地方——容擦村,白塔是上师的出生塔,很神圣的地方。我真的很想让多吉停下来,让我看看上师出生的小屋,在白塔前磕头,但是怕耽误多吉的时间,就没好意思说出口。车子转过一个山坳,眼前豁然开朗,多吉爽朗地笑着说:“你看看,那是什么?”举目远望,一片金碧辉煌的建筑映入眼帘,那正是我在照片上看见的扎西持林,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圣地。

  我恍惚了,这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我并不陌生……这么亲切,似曾来过,这里就是我的家。我回家了……

 

(未完待续)

弟子:希阿琼措献上
公历2014年9月17日
藏历木马年七月二十四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