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文章查看

《开显解脱道·讲记》第三课

视频加载中...
下载视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已经讲到了调正发心。所谓调正发心,就是把不善和无记的发心变成善的发心,善的发心包括小士道、中士道和大士道三种,要把善的发心变成大士道的发心。发心缘于众生,一切众生都做过我们的父母,我们要知母、念恩、报恩。最好的报恩方法是好好地闻思修习佛法。

  这次加行课,还是希望大家能在课后花时间好好地闻思修,这也是大恩上师所安排的,是非常难得的机会。尤其我们修学密法,特别是修学宁玛巴自宗不共的特法——无上大圆满正行法要,就必须把前行的基础打好,这个特别重要。

  此外,每周的直播课程,还是希望大家能按时听闻,只要没有很特殊的情况,一定不要把传承断了。以前法王如意宝经常强调,听闻佛法不要高兴就听,不高兴就不听,随随便便断传承,这样肯定会对以后生生世世的闻思修学有所障碍。

  还有人说听录音能得到传承,于我而言这是不可能的,连大恩上师也没有开许说听他的录音有传承,到我这那就更不可能了。所以,有机会听闻佛法还是要去听,闻法之后才能了达修行的窍决。

  当然,这次传讲《开显解脱道》不是广讲,主要是归纳窍决、精华要义。有的人一点都不闻思,一点见解都没有,一上来就想直接修前行,这样很容易误入歧途。闻思修三者不可偏堕。

  第一次课的实修开示里也提到,外加行观修四个月,每个加行有一个月的时间。正式作观修引导的时间是下个星期,到时候会另行通知。希望大家用点时间修行,否则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有的人学习佛法很多年了,连加行都没有修好,还有人在大恩上师面前领取了相应的加持品,发愿修加行,结果却没有修,在如此严厉的对境面前这样做不是很好。本来我传讲加行,当然是希望你们能够修持,但是修不修也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这次一起共修加行,也是大恩上师的因缘,希望大家能珍惜这样的机会。下面继续传讲闻法的行为。

  二、行为

  闻法行为分二:一、所断之过失;二、应取之行为。

  所断之过失分三:(一)器之三过;(二)六种垢染;(三)五种不取。

  (一)器之三过

  1.耳不注如覆器之过

  很多人在听法时,身在听法的行列,但心没有专注于法上,如同覆口的瓶子(瓶子倒扣过来)一样,什么东西都倒不进去。一边听法,一边心里乱七八糟想很多不如法的东西,比如“等一下听完课,我要回去做饭”、“或者我要回去睡觉啊”、“今晚吃什么夜宵”、“今天我特别累,我该怎么样休息好啊”等等。心没有专注在法义上,如同倒扣过来的瓶子,上师善知识所讲的法没法明白,根本无法得到闻法的利益,。

  2.意不持如漏器之过

  听法时不按照次第来忆持,只记得个大概,比如“今天可能讲发菩提心吧”。这只是表面上听听而已,心里根本没有记住法义,这样听或不听没有什么差别,如同漏底的容器,无法留存住东西,如俗语所说“水过鸭背”、“左耳进右耳出”,一点都记不住。

  3.杂烦恼如毒器之过

  有的人听闻佛法是为了名闻利养。以这样不清净的发心听法,只是依靠正法徒造恶业而已,没有丝毫利益,就像往有毒的容器中倒入甘露,所有的甘露都会变成毒汁,肯定无法食用了。所以,发心时一定不要掺杂贪嗔痴烦恼,心所持之意乐不要离开菩提心,认真听受词句,牢记法义。

  (二) 六种垢染

   1.傲慢

   傲慢是指听法时对上师善知识生起贡高我慢之心。俗话说:“我慢铁球上,不沾功德水。”傲慢心高的人难以度化,一点功德水都留不住,也没办法获得上师三宝的加持。佛陀也说:“贡高我慢,慢心如山。”不见己过,专看他人过失,相续中存不住一点一滴的法义,生不起一丝一毫的法义功德。

   2.没有信心

   对于上师善知识所说的教言生不起信心。

   3.不希求法义

   不精进希求正法。往昔的高僧大德如玄奘法师、义净法师去印度求法时历经千辛万苦;本师释迦牟尼佛在因地时为了一个偈颂越过刀山火海:佛法真的来之不易。所以一定要精进地希求正法,否则得不到丝毫利益。

   4.外散

   意识散乱于六种外境之中,生起贪欲等烦恼。一定要对治“散乱”,把外散的心内收回来。

   5.内收

   内收过紧也不行,容易导致昏沉,昏昏欲睡,听法时一定要做到诸根悠然自在、神智清晰。有时分别心过于内收,或耽著于个别词义,就很容易昏沉。

   6.疲厌

   当讲法时间过长,或遭受饥饿,或经历风吹日晒时,心不堪忍,不愿意听法,就叫“疲厌”。有时候上师善知识传法超过时间了就说:“今天不吃饭也可以。”可能有人就会想:“不吃饭不行啊。”这就是忍受不了饥饿。以前法王如意宝在大经堂讲法时,人非常多,我们都坐在外面,不顾风吹日晒,专注地听取法义。如果心特别专注于法义,以这样小小的苦行,忍受饥渴或风吹日晒等,在善知识面前听闻佛法,可以忏除很多罪业,这是非常殊胜的。

   以前学院大经堂中间是露天的,没有现在那么好,夏天下雨冬天下雪。上课时经堂旁边都坐满了人,很多人就只能坐在中间,即使刮风下雨下雪也毫不厌烦,以欢喜心专心听闻上师传法。法王如意宝说:“得到这样的人身非常有意义。”可是现在有些人听法时间稍微长一点就生起厌烦心,就说:“哎呦不行了,还不结束啊,讲那么长干什么?”佛陀为了我们这些后学的弟子,在因地求法时遭受各种各样的苦难,如今佛法都直接送到我们面前了,我们应该珍惜听闻佛法的机会。但是我们很多人还是不愿意去学,这个也是末法时代的象征。

  (三)五种不取

  1.持文不持义

  很多人喜欢词句优美、对仗工整、押韵,却没有看到其内在涵义,只是表面上依文解义,往往会理解错误。比如阿罗汉直译过来是杀贼的意思,如果直接理解为“佛叫我们杀盗贼”,那就麻烦了,其真实含义是指透过法义可以破除烦恼贼,如果持文不持义就会出这样的问题。

  另外,现在出书特别容易,网络上发表言论也很方便,不像在古印度时造一部论很严格,首先要拿出来给众多班智达审阅,然后通过大家的辩论,检验书中观点符不符合教证、理证,如有一点点地方不符合,就把它绑到狗尾巴上烧掉。 但是现在没有这样严格的把关,随随便便就可以出书了,哪怕词句再优美,但是意义没有凸显,或者意义错误,也没有任何实义。很多人表面上很风光,写了很多书,著作等身,但罪业也等身,就是因为将法义弄错了。

  2.持义不持文

  有人偏重受持甚深法义,却轻视词句。比如第二转法轮中“远离四边八戏的大空性”,很多人理解为远离言思,虽然究竟来讲确实是远离言思,但对初学者而言并非如此。如果我们什么都不要执著了,不用取舍因果了,如此轻视词句很容易造恶业。

  3.未领会而持

  有些人不领会经续论典的密意,误解了义与不了义的观点以及具有密意的各种说法,如四种意趣、四种秘密等。比如佛在经中说“念一句佛号当下就能成佛”,其实并不是真正当下就能成佛,而是指过了一段时间或因缘成熟后才能成佛。所以,不知道经中的别时意趣,就会误以为念一句佛号可以成就。

  4.上下错谬而持

  理解法义上下错乱、内外道观点颠倒而持(把内道看成外道,把外道看成内道),该取的不取,不该取的取。

  5.颠倒而持

  经常生起邪分别念,毁坏自相续,领会的意义与佛法的意义相违背,这样很容易造谤法罪,最后成为佛法的败类,自甘堕落。

  以上是听闻佛法需要断除的过失,《大圆满前行引导文》讲得比较详细,这里只是略讲。

  应取之行为有三种:(一)依止四想;(二)具足六度;(三)依师威仪。

  (一)依止四想

  《华严经》云:“善男子,汝应于自己生起病人想,于法生起妙药想,于善知识生起名医想,认真修持生起医病想。”

  1.于自己生起病人想

  为什么要这样想?因为无始以来到现在,我们因贪嗔痴三毒而感受苦苦、坏苦、行苦这三苦逼迫,堕入六道轮回的大苦海中。有人对此不理解:自己明明没有生病,特别健康,为什么要观想自己是病人?其实我们不是没有病,而是患了被无明烦恼所缠缚的大病。

  2.于善知识生起名医想

  就像名中医一样,通过望闻问切诊断病人,知道什么样的病应开什么样的药,上师善知识能了知弟子的种种根机意乐,相应赐予种种不同的教言,开示何者应取、何者应舍。我们若能依教奉行就如同饮服正法妙药,就能治疗自己的无明大病。

  3.于法生起妙药想

  如同病人通过吃药来遣除病苦,我们袪除无明大病的方法就是服用上师善知识所开的正法妙药。

  4.于修持生起医病想

  名医已经给你开了药,你不服用也没办法痊愈,服用则会痊愈。同样,上师善知识已经为我们传讲妙法,若能按照上师所开示的妙法去精进地闻思修行,肯定能解脱六道轮回的痛苦。 

  (二)具足六度

  六度波罗蜜多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

  在听法时怎样才能具足六度?

  1.布施度:听闻佛法时奉献鲜花、铺设法座等,是为布施度。

  2.持戒度:随处行持威仪,比如听闻佛法时好好安坐,不走来走去,是为具足持戒度。

  3.忍辱度:闻法时不伤害众生,忍辱一切严寒酷酷暑、艰难困苦等,是为忍辱度。

  4.精进度:对上师、善知识生起正信,欢喜谛听,是为精进度。

  5.禅定度:心不散乱、专心谛听善知识所传授的教言,是为静虑度,也叫禅定度。

  6.智慧度:听法后通过各种方法遣除疑惑,是为智慧度。比如可以通过中观应成派或自续派里的推理方法遣除心中疑惑。

  以上是听闻佛法的六度。如果我们能在闻法过程中具足六度,就能圆满六度波罗密多。

  此外,讲法者也应具足六度:

  1.讲法者不怀有求取名闻利养的奢望来讲经说法,是为布施度。

  2.对他众没有冷嘲热讽、不屑一顾的行为,是为持戒度。不然有些人刚刚学习佛法,可能会问一些比较简单的问题,讲法者就开始冷嘲热讽、不屑一顾,说“哎呀!怎么给你讲那么多你还不懂?”这样就违背持戒度了。如果给人讲经说法,对别人一定不要做这样的行为。

  3.面对闻法者屡屡询问也不嗔不怒,是为安忍度。有些讲法者对他人的提问生起厌烦,这是不能安忍。

  4.日日夜夜讲经说法、不厌其烦,是为精进度。比如以前在佛学院时法师早上、下午、晚上都有授课,精进为众生讲经说法。

  5.心专注于法的句义,是为静虑度。

  6.以三轮清净的境界摄持讲法,令弟子的闻思有所长进,让弟子真正受到法益,是为智慧度。

  (三)依师威仪

  在戒律的经典里说:“无敬勿说法,无病而覆头,持伞仗兵器,缠头者勿说。”

  1. 无敬勿说法

  如果听法者不恭敬,就不能给他讲经说法。如果弟子非常恭敬,对法义有希求心,讲法者却不讲法,也容易违犯菩萨戒。如果随随便便给没有信心的弟子传讲佛法,他可能会生起邪见,这样是很不好的。

  2.无病而覆头

  如果没有生病而戴着帽子听法,是不应理的。很多人到法师、上师善知识面前听闻佛法还是要注意这些,没有恭敬心和信心是得不到佛法加持的。

  3. 持伞仗兵器 

  听法时,尤其在外面传法时,没有上师特别开许是不能拿伞、持拐仗、拿兵器等。

  4.缠头者勿说

  有人用毛巾裹着头这样也不能说法,除非是病人并且经过开许。汉地的话可能冬天就有,尤其在藏地天气寒冷,有的人怕冷就用围巾包裹头部闻法,这样是不如法的。

  又如《本生传》云:“坐于极下地,当具温顺仪,以喜眼视师,如饮语甘露,当专心闻法。”听法者一定要坐在比讲法者低的位置,应当具有温顺的威仪,欢喜地注视着讲法者,如饮甘露般专心听闻。听闻佛法时,讲法者坐在地上,听法者坐在高处,这是不如法的。以前法王如意宝说过,“以喜眼视师”不是指死死地盯着讲法者,一动不动,这样不行。很多人看到上师,就不是听这个法义,就定定地看着这样,这样是不对的,本来听闻佛法是令人欢喜的事,但老是定定看着法师出神,致使法义不能融入心相续,这样是不可取的。

  能如理如法地具足发心和威仪,仅仅听闻佛法一次都能获得无量功德,这是佛在经典中亲口宣说的。若能照要求去做,未生起的定解可令生起,已生起的定解可令稳固增长,心中能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佛法不可思议的加持,而且这样才能掌握和修持仪轨的真实要义。不然很多人对闻法规矩不懂,可能听闻佛法只是造业而已,不如不听还好一点。

  (三)修法方式

  修法方式分为入座和座间,也叫做入座和出座,或入定和出定。

  前行要以入定的方式修持,一定要明白入座和出座的方法是非常重要的。修前行不像念佛菩萨心咒那样可以边走边念,或者在坐车、走路、上班时修,应该每天腾出时间打坐观修。如果散乱而大概地观想,修法的力量非常薄弱,不足以对治烦恼,尤其更无法对治细微的烦恼。所以,一定要安排好时间,否则修行就没有力量。一定要按照传承上师传授的打坐方法入座修前行。很多人不知道打坐的要领,有的人坐在椅子上,或者背靠着沙发伸直脚坐着,有种种不如法的行为,这样是很难与法义相应的。若能如理如法地按照正规的方法修持,一定能获得修行的成就和相应的功德。一天观修几座要看自己时间来定,两座、三座、四座、五座、六座都可以。一般来讲,如果有时间专修,清晨一座、上午一座、下午一座、晚上一座,修四座比较好。

  如何开始第一座?

  入座时间:堪布阿琼在《前行备忘录》中说,在黎明头遍鸡叫时入座,天刚亮时起座,叫黎明座,也是第一座。你们可以在天亮之时往前推算一到两个小时,就是入座的时间。因为有些人不知道鸡叫的时间,尤其现在鸡叫的时间有些紊乱,好像哪个时段都有叫的,所以才说入座时间是天亮时间前一两个小时。以前也有大德说在三、四点入座最好。《慧灯之光》里说应该在天刚亮时入座。春夏秋冬天亮的时间不一样,应以当时的季节为准;不同地方天亮的时间也不一样,应以当地的时间为准。总之在当地天刚亮时入座。这两个入座时间有所不同,你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作选择。

  座中时间:每座的时间一般以两小时最好,但也要根据自己的情况,如果两个小时不行就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不行就半个小时;如果连半个小时都没有,就不知道怎么修了。所以这次打坐修法,每天最起码修持半个小时,如果不这样,根本无法保证修行的质量。如果把时间都用到无意义的世间琐事上,却连一点点时间都不愿意用到对今生来世最有意义的修行上,那也没办法。人生几十年一晃而过,佛在《入胎经》中说,仅仅在睡眠上就用了很多时间,此外还有生病、工作等各种各样的琐事也浪费了很多时间。现在有些人特别喜欢“煲电话粥”,或者现在不“煲电话粥”了,就用手机上网,一部手机就相当于一部微型电脑,所有的东西都存在里面。有的人每天一起床,第一个念头就是看手机有什么信息。本来按照修法来讲,早晨一睡醒,应观想一切诸佛菩萨勇士瑜伽母圣众降临于前方的虚空中,摇响手鼓和铃,口中发出“嗡 阿阿……”等字母咒和缘起咒,将自己从无明的睡梦中唤醒,接着观察自己的相续,昨天晚上梦中是行善还是造恶。如果是善法就回向给众生离苦得乐,究竟成佛,如果是造业那就做忏悔,念金刚萨埵百字明等。但是我们很多人一起来就看手机,浪费了很多时间,而且这些事没有任何意义,大多都是造业而已。真正用到佛法上的时间又有多少?你们这次听完加行后,能抽出一点时间老老实实地打坐修行是非常有必要的,否则,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一月一月、一年一年地过去了,我们离死亡越来越近,到时候无常现前,后悔也来不及。所以,一定要合理安排自己的修行时间。

  天亮后开始打坐,两小时后起座,就叫出定。出定后可在座间做其他善事,比如做水施或火施,念诵日常功课,也可做一些家务等,在家居士可根据个人情况而定。出座后一定要思维入座时所修的法义,不然打坐时观想得特别好,一出座都忘了。出定、入定的修法是相关联的,要以入定所得的见解去摄持出定后行住坐卧,否则,出定时没有思维法义,没有以入定所修的法义摄持自心,心相续会非常散乱,对再次入定修法会有很大的影响,修法很难进步。

   第二座:中午前两个小时开始入座,出定时正好是中午。

   第三座:中午用完午餐之后,可以看书、磕大头。从下午三点左右开始第三座,到五点左右结束。

   第四座:吃完晚饭后,根据个人时间安排,可以在天将要黑下来、远处看不见人、无法辨清对方面孔时开始第四座,时间也是两小时左右。

   具体要视个人时间而定,每座达不到两小时也可以缩短一点。如果没有时间一天修持四座,最少要保证早晚两座。再不行,至少也要观修一座。有的人情况比较特殊,一天到晚都非常忙,很累没有打坐时间,也可以在其他空闲时间把观修补上。但若以忙碌为借口,懈怠懒惰不观修,这样是很不好的。

  每一个入座修法都包括前行、正行和后行三部分。

   (一)前行

   首先要做好打坐前的准备工作,比如洗脸、擦鼻涕、关掉电话,提前上厕所,等等。否则,中断打坐往外跑是不行的,这会障碍修行。打坐的座垫后面要垫高一点,前面矮一点,这样坐得舒服一些。然后身心稍微放松,在准备入座思维法义前发下誓言:在这一座期间,纵然具有大恩大德的父亲母亲来到自己面前,我也绝不中断打坐,不被迷乱所转。一定要这样发誓言。当然,前提是你要向家人、亲朋好友交代清楚,这段时间我暂时不接电话,不要来打扰我,不然让他们心生烦恼就不好了。发下誓言后,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中断打坐。

  其次,做身语意的调整。

  1.身的要点

  身体每个部位都放松下来,不要紧张,否则无法入定观修。不论修前行还是正行,一般都采用毗卢七法坐式。如果不用毗卢七法而用其它的坐姿,比如坐在沙发上,不盘腿,或坐在凳子上则不容易入定。毗卢七法是什么呢?

  (1)双足金刚跏趺坐,俗称双盘,即唐卡里佛菩萨的坐姿。刚开始如果不能双盘就单盘,不能单盘就散盘,打坐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慢慢练习。

  (2)双手结定印,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双手叠加放在肚脐的位置或者肚脐下面一点,即为禅定手印。

  (3)身体正直,脊背不能弯曲,好像铜钱般挺直。

  (4)臂膀自然下垂,保持放松、舒展的姿势,不要内收。

  (5)颈部稍稍往前倾,微微低头,不要太低,太低很容易昏沉,太高仰着也不行。

  (6)舌抵上颚。

  (7)眼睛垂视鼻尖,眼睛微闭,不要完全睁开,也不要完全闭上。虽然有些甚深的修法需要睁开眼睛,但此处不需要这样。

  密宗里强调身正直则脉正直,脉正直则心正直,心里就没有太多杂念。以上是从身体上调整坐姿。

  2.语的要点

  语的要点是调整呼吸排除垢气,即通过鼻孔把体内的浊气排出去。左、右鼻孔轮番排三次,两个鼻孔同时排三次,总共九次;或者,左右鼻孔各排出一次,同时排一次,共三次;或者,两个鼻孔同时排三次。以上三种除垢气法,做任何一种都可以。

  具体来说:左手握金刚拳,以左手拇指的指尖压住无名指的指根,握拳,压住大腿根部动脉,也就是腹股沟的位置;右手同样作金刚拳,再将食指或中指伸出来压着右鼻孔,然后从左鼻孔缓缓向内吸气,囤积在脐下,观想自己无始以来所积累的业、烦恼、罪障、破誓言、修行中出现昏愦、沉陷、迷茫错误这一切都变成黑气,随着呼气向外排散。呼气时就像青稞粒一样,从小扩大,最后一下全部排出,这与洗涤器皿相仿,以此清净法器。如是重复排三次气或一次气。

  接着交换左右手,以右手握金刚拳,压住右腿根部动脉;左手握金刚拳,伸出食指或中指按住左鼻孔,从右鼻孔排三次气或一次气,观想同前面一样。

  最后,双手以金刚拳压住大腿根部动脉,两个鼻孔同时排三次气或一次气,观想也是一样的。

  这样排浊气能让心安静下来,进而控制自己的烦恼,不让分别念那么杂乱。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方法对治分别念,只是拼命去压制,反而适得其反。有些人打坐静不下来的原因,就是不知道方法,所以,无论是做事还是修法,都要知道方法和要诀,这样便很容易成功。这些修行窍决都是前辈高僧大德传承下来的,他们也是这样修的,我们随行去做,一定能调伏烦恼。

  3.心的要点

   首先要调整发心,观察自己修加行的目的是什么。有的人修行时间长了,就习惯成自然,想着“今天就继续这样修呗”,这是一种无记的发心。有的人因为害怕疾病痛苦而生起救畏的发心,或为了获取名闻利养而生起善愿的发心,这是小士道的发心。还有的人知道六道轮回特别痛苦,一心想要出离六道轮回,自己获得解脱,这是中士道的发心。前面也提到过,如果是无记的发心或小士道、中士道的发心,一定要转变为大士道的发心,即菩提心,我们修持加行是为了度化一切众生,解除一切众生的痛苦,把他们安置到佛的果位上。

   其次要祈祷上师。在自己头顶上方一肘处的虚空中,观想一朵盛大的白莲花,有十万花瓣,花蕊为红黄色,莲花上有狮子座,狮子座上叠放着柔软的绫罗坐垫,根本上师面朝自己,安然在坐垫上跏趺坐。如是观想时心中应有五种了知:一、了知上师是佛;二、了知上师的所作所为都是佛陀的事业;三、了知对自己而言,上师的恩德比佛陀更大;四、了知大恩大德的上师总集一切皈依处;五、了知认识到这些道理以后如果能虔诚祈祷,无需依赖他道之缘便可在自相续中生起证悟智慧。怀着这五种了知,怀着对上师的感恩戴德之心,虔诚向上师祈祷:“请上师加持我修好前行的法要。”如果下面开始修外前行暇满难得,就应祈祷:“请上师加持我,一定要修成暇满难得的修法。”在深情的祈祷中,上师化光融入自身,自己的心和上师的智慧浑然成为一体,处在这种状态中,不跟随过去的分别念,不迎接未来的分别念,也不持续现在的分别念,尽可能入定安住。

  (二)正行

   如是祈祷之后开始正行打坐。正行打坐的部分就是观修《前行念诵仪轨·开显解脱道》。具体观修方法在下面会提到,这里暂且略过,先讲一座修法结束后如何回向和反思。

  (三)后行

  每一座观修的最后部分叫入座的后行。

  首先作回向。以这一座观修善根为主的三世一切善法功德、诸佛菩萨无漏的善根、一切众生有漏的善根,把他们合而为一,以三轮体空的方式作回向,并念诵《普贤行愿品》中“文殊师利勇猛智,普贤慧行亦复然,我今回向诸善根,随彼一切常修学;三世诸佛所称叹,如是最胜诸大愿,我今回向诸善根,为得普贤殊胜行”这八句偈,或者作意“三世诸佛如何回向,我亦如是回向”。我们打坐的目的是为了生起慈悲心和智慧,智悲双融才能更好地利益众生。

  回向之后,不要急着马上出座,还要观察自心反思一下:这一座从开始到最后,我有没有违背自己所发的誓言,如果有,就需要好好反省,好好忏悔,中断打坐是特别不好的,下一座我一定要改正过来,不违背誓言。此外,看一下自己的心有没有随烦恼所转,有没有懈怠。假如这一座修得还可以,没有被外境所转,也没有懈怠,心里沾沾自喜,生起了傲慢心,那就必须要断除这种傲慢心,好好反省。此时应思维:“这一座我虽然修得很成功,这也来源于一点不定的福报,也没有什么可傲慢的,要看下一座怎么样。”这样就能去除傲慢的心态,否则很容易被傲慢所转。

  如果这一座修得不是很好,产生了很多烦恼分别念,心中对此非常失望,觉得自己是不是没有修法因缘,或者认为自己平时都没有那么多分别念,为什么一打坐就变成这样,修法不会成功了。此时应该鼓励自己,提高心力:“有分别念没什么,刚开始修行没有烦恼杂念是不可能的。以前不是没有分别念,而是自己没有好好观察。现在静下心来发现分别念,说明自己已经能有所察觉,继续努力修下去,一定能够彻底断除分别念。”而后下定决心:下一座绝不随着烦恼分别所转。

  无论是傲慢心,还是失望心,对修法都很不利,这两方面都需要断除,故起座时调整心态非常重要。总之,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要鼓励自己提起修行的勇气,坚持修法。

  然后慢慢从坐垫上起来,进入座间的事宜。座间的修行非常重要。如果入座修行时心有体会,相续稍有改变,应该于座间忆念法义,保持这样的体悟。如果一出座就对世间八法贪恋向往,相续没有真正和法义相融,有沦为法油子的危险。

  以上是入座和出座的修法。无论是修共同外前行还是不共内前行,每一座都要如理如法地按照座前准备、入座观修、结座回向这三个步骤去做。

  下面开始讲如何观修《前行念诵仪轨·开显解脱道》。

   《开显解脱道》分为共同外前行和不共内前行。共同外前行有四种引导修法:即暇满难得、寿命无常、因果不虚、轮回过患。不共内前行有五种引导修法,即皈依、发菩提心、供曼茶罗、念修金刚萨埵、上师瑜伽。

   仪轨共有九个实修引导,前前的引导引生后后的修法,后后的引导必须依靠前前的修法作为基础。在实修此仪轨时,不能把九个引导在一座里同时观修,这样效果不好。应该将一个修法修到量,再修下一个修法,按次第一个一个修持。前面的引导如果没有修到位,暂时不要修后面的引导。等前面的引导修到量,再修下一个引导,直至九个引导全部圆满修完,整个仪轨甚深的加持就会融入修行者的相续之中。

   在修每一个单独引导时,如果有时间,修法前念诵《加倍咒》《八圣吉祥诵》《供养偈》《普贤行愿品·七支供》《发心仪轨》《大自在祈祷文》《金刚七句祈祷文》,如果有时间可以加念上师瑜伽,其他能引生福善和修法顺缘的祈祷文也可以念诵。还可以在最前面加念《语加持》,具体看自己的时间。如果时间不充裕,可以念《加倍咒》《普贤行愿品·七支供》《发心仪轨》就开始修法。

   开始进入仪轨修法前,一定要祈祷上师加持,让我们生起希求善法的心,忆念持诵“喇嘛钦”(即上师知)三遍,接着按仪轨词句次第念修。

   第一个引导是“暇满难得”。先念诵一遍引导金刚句——从“暇满难得犹如优昙花”开始,念至“愿获暇满实义求加持”。然后进行观察修、轮番交替修、安住修。一座结束后,接着念下一个引导词,直至圆满念完《开显解脱道》。

   最后根据自己的见解,以有缘或无缘的方式回向。如念诵《普贤行愿品》发愿部分,如果还有时间,可以继续念《入行论》的回向品、《极乐愿文》《大圆满基道果无别发愿文》等。若没有时间,念诵一种回向文就可以。总之,修法结束后一定要做回向,特别是结束了一天的修法,在临睡之前或最后一座修法圆满时,一定要做一个总回向,这样对修行有绝大的利益。

   第一个引导如法修到位后,接着修第二个引导“寿命无常”。

   开始从《加倍咒》一直念到《金刚七句祈祷文》,而后念诵仪轨的“喇嘛钦”(上师知)三遍以及第一个引导文、第二个引导文全部的金刚语,接下来以观察修、轮番修、安住修的方式入座观修第二个引导寿命无常的法义。此座修完后,再把后面的引导文念完,最后回向。

   第二个引导修到量后,接着再修第三个引导。也是从前面“喇嘛钦”开始,把第一、第二、第三个引导文的颂词念完,简单串习一下法义,然后开始着重观修第三个引导。修完之后出定,后行把其余的引导文念诵一遍。最后回向。

   如是按照次第着重观修每一个引导文。每次观修都将九个引导文的法义串习一遍,是非常有意义的,就像逐级上台阶一样,可以完整串修一部具有殊胜意义的仪轨。

   串修时不要只注重口头念诵的数量,而应当使佛法内涵的总相能在自相续中如理生起,质量和数量也应成正比。很多人为了赶数量而随便修持,比如“皈依”要念十万遍皈依偈颂,很多人为了赶进度,并没有将皈依的涵义深深印刻到心里,这样得不到很大的利益。有些人注重质量,不注重数量,但开始时不可能马上达到修量,要通过再三的串习才能在自相续中生起定解。

   为了前前修持所引生的善法能力不断,每次重修后后的引导之前,前前引导文的金刚句一定要念诵并忆持其内涵意义。如此反复串修,前面的法义不会忘失,又可依此引发后后的修行,直至九个引导圆满修完。这样完整修一遍,可以将整个仪轨所摄持的小乘、大乘、显宗、密宗的精华要义,小士道、中士道、大士道的要诀,以及三藏十二部一切修道的关要,摄于一座中修持,这就是所谓的“一个坐垫圆满显密一切窍诀关要”。也就是说,从前到后串习九个引导,在一座中圆满一切显密窍诀关要,这是单独分开修持无法做到的。由此可见,修行的窍诀非常关键,不然,浩瀚深广的佛法我们穷尽一生也无法闻思究竟,更何况去一一修持?所以,若能在前行修持圆满的基础上修持正行,很快就会获得成就。 前面提到修前行应注重质量和数量,二者都要兼顾。如果只注重质量不注重数量,没有再三串习法义,修行就不会稳固;如果只注重数量不注重质量,则无法生起定解,从而变成形象上的修行者。有人觉得内加行皈依发心等有念诵数量的要求,四外前行观修没有数量的要求,其实不然。我们观修法义,在心中生起定解,然后安住于定解,生起分别念时再忆念思维法义,如此反复观修也是“数量”,故外前行也是有数量和质量的要求。

  那如何无偏依靠修法的质量和数量,令每一个引导乃至整个仪轨的佛法总相在心中生起,从而达到净化相续,堪为法器的效果呢?

  这可以从初始的观察修、中间的观察安住轮番交替修、最后的安住修来解释。

   先解释下含义。“观”是依靠教理观察思维,以此断除邪见,生起作为解脱道的眼目——正见。如果没有闻思,正见从何生起?“住”就是一缘安住在正见中。“轮番”就是观察和安住交替进行。经过观察,生起定解,就安住在定解当中;如果心里生起杂念,就再观察、再安住,观察与安住轮番交替。开始侧重于观察,中间观察与安住相互交替,最后侧重安住,这就是常说的止观双运。以一般人的根机,如果不遵循这种方法,肯定会误入歧途。

  佛陀为我们开示的一切法门,都是以清净烦恼执着、断尽生死轮回、得到菩提果位为目的,只有按照佛陀所讲的方法修持才能获得解脱。

  修法的质量,是指通过听闻,再依靠各种方便方法进行观察所取得的定解,在凡夫相续中无误生起佛法内涵的总相,即在心中生起正法的要义。

  修法的数量,是指对佛法要义反反复复的串修,就像车轮一样周而复始地旋转,这样能使见解增上、稳固,以致最后获得所修佛法总相的果。

  初学者刚接触佛法不要急于修行,一定要掌握修行的要点,再进行修持,否则会误入歧途。以“暇满难得”为例,自己应该对仪轨中的字、词和句义等进行观察,明了其内涵后,相似生起一些定解;然后再入座修学,反反复复忆念法的含义,即“忆义”,等真正生起定解后,不需忆念也能生起所修之义时,应无缘安住其中,不加观察而入定。当然,刚开始我们的心不能堪忍调顺,很容易忘失正念,生起各种各样的分别念,此时就要把心收回来,再忆念法义,然后安住在所观察的法义中,如是观察修和安住修交替修行,直到修到量为止。其他的引导都是以此类推。特别是后面不共加行的修法,里面有五十万遍的念修数量,前提是一定要有质量,然后通过反复再三修持,才能达到如期的修法效果。

   开始时打坐时间不要太长,长时间打坐很容易昏沉掉举,一旦习惯养成就很难改变了。很多人养成习惯,觉得打坐起来特别舒服,忘失法义,这很容易误入歧途。不知道忆念法义,只是定定地坐着,是不能获得解脱的,以前法王如意宝曾用雪猪子来比喻这样的禅定。

  初学者很容易对修法产生畏惧心,觉得枯燥乏味。所以,开始时入座的时间不宜过长,应当尽量在轻松、快乐和满足中结束。这样能够激发对禅修的信心、勇气和兴趣。否则,长时间打坐可能会产生疲厌,第二次就不想再打坐了。同时,所修的次数应多一些,如同水滴石穿,水一滴一滴地掉下,看似力量很小,但次数多了也能把石头滴穿,只要我们能如法、持久地修行,虽然看似缓慢,但所结的果一定会很圆满。莲花生大士也说:“初修禅坐时宜短,座数应多如水滴,屋檐滴水短时持,如是久修定有益。”打坐观修时间应短一些,座次应多如水滴,就像水滴石穿,其力量也是很强的。入定安住于定解产生喜悦的感觉后,不要坐太长,应该主动出定,然后再次进入打坐,如是反复再三,次数一定要多。不然一次性打坐时间太长,容易昏沉掉举,或者对打坐生起厌烦心,导致有的人一提到打坐,或者一看到佛堂的蒲团就想逃离,这样特别不好。所以,一定要在感觉比较好的时候出定,不要让好的感觉一直持续到消失为止。出定后尽力杜绝其他杂念,马上重新进入这个状态,间断的时间不能长。这是需要特别注意的。

  凡夫心力非常脆弱,稍事修持就不能胜任,很容易产生疲厌。产生疲厌时,观察安住的力量生不起来,而烦恼分别非理作意也没有生起,此时就不用硬着头皮去修,应在无记的舍心中让疲劳的心性休息。所以,修法要松紧适度,如玛吉拉准空行母说:“不紧亦不松,彼具正见要。”打坐时一定不要绷得太紧也不要太放松,不紧不松地安住,就像弹琴一样,不紧不松才能弹出好的音乐,《普贤上师言教》对此也有很多比喻。

  禅坐中的休息非常重要,刚才讲到在平等舍心中放松休息,也就是禅坐到一定时间想休息了,就放松下来,不再思维其它,在无分别念的状态中安住休息。如果有中观的正见,可以安住在如梦如幻的单空或远离四边八戏的大空性中休息。如果有大圆满的见解和境界,就把一切分别心融入到法性觉空的智慧光明中休息。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中说:“疲劳心性今休息。”安住在心的本性当中才是真正的休息。尊者在《大圆满虚幻休息》中也讲过很多如幻如梦的观察修法。也可以像汉地禅宗的祖师大德一样,安住在自心觉性中,就像一些禅机所说“饥来吃饭困来眠”,随处歇脚于心性之中,这是何等的自在与安乐。

  休息过后,如果疲劳得以消除、心力得以恢复,就再转动观察安住修的轮子。因为无始以来无明习气的熏习,心中的非理作意非常坚固,不是打坐一两次,或者一两个月就可以对治,如果没有很强的定解智慧明灯,仅仅靠暂时的修持,是无法去除的,就像往水中压皮球,只要一松手它就马上冒上来。所以一定要以正知正念来守护心相续,不断用观察安住的修法与非理作意做斗争,逐渐让定解得以稳固。

  以前很多大德都说:“不怕念起,就怕觉迟。”不怕分别念生起,就怕不能发现它,所以分别念生起后如何对治才是关键。我们应随时随地用正知正念看守自心,一定不要让非理作意的盗贼跑到我们的心房里盗取功德财宝。一旦烦恼的敌人入侵,想要断除我正知正念定解的慧命,我们一定要立刻警醒,执持智慧的宝剑斩断烦恼,如寂天菩萨在《入行论》中说:“故终不稍纵,正念离意门,离则思诸患,复住于正念。” 

  可见,观察修与安住修必须要轮番交替进行,不能偏堕一方,否则忘失正知正念随烦恼而转就很麻烦了。其实,观察修是为了真正的安住修服务。如果习惯了,不要说白天,就连梦中也会如是修行,是故一定要加以串习,这样对修行有很大的帮助。

   如理观察法义对于非理作意,就像光明照耀黑暗一样。即使如理观察的分别心力量很小,也能妨碍烦恼的恣行。所以修法之初,纵然力量很小,也能阻碍烦恼现行;随着修行的力量增大,断除一切非理作意、一切颠倒分别、一切烦恼业障,简直势如破竹,直取圣者的果位也不在话下。很多人观修一下子就失去了热情,不再修了,倒在了黎明前的黑暗中,太可惜了。也就是说,虽然刚开始修法的力量还很薄弱,但只要有正知正念的定解做摄持,也能慢慢压制一些粗大的烦恼,随着修法力量的增大,就能把烦恼转为道用,或者最后认识它的本性。这是很关键的。如果没有坚持修法,那前面所有的修行都成了浪费时间,没有意义。所以一定要以观住轮番修的方法进行观修,即观察和安住轮番交替修持。

   如此入座、出座都能时时忆念定解,可以把相似的定解变成不退转之真正定解。一旦真实生起定解,我们不论身处何处,到寂静山林也好,大街小巷也罢,吃饭睡觉、行住坐卧,心中的正知正念也不会被外境所转。此时即使不在闭关房中,也能获得正法的加持。掌握了上述方法后,无论入座或出座,都能被正法所摄持,何时何地都能感受到佛法的加持,真正做到法喜充满,而真正的法喜充满是指时时刻刻沐浴在佛法的甘露中。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 闻法所应断除的过失有哪些?请大致说明。

       2. 什么叫依止四想?为什么闻法时需要具备依止四想? 

       3. 在闻法过程中,如何具足六度波罗蜜?根据戒律的经典,对哪几种人不能传法?

       4. 如果一天观修四座,我们应该怎样安排时间?入座修法包含几个部分?请大致说明。

       5. 为什么入座修法要做身语意的调整?为什么起座之前需要回向和反思?

       6. 什么是观察修、安住修、轮番修?什么是修法的质量和数量?修前行为什么要注重数量和质量?

7. 对修法产生畏惧心和疲厌时应该如何对治?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