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改变,从欣赏他人开始(下)

(三)

  在上师的帮助和指导下,我开始在扎西持林闭关修加行。加行,即是大圆满法的前行法。只要修好加行,根基成熟,便可以修持“六月修要得解脱”的无上大圆满法——即身成就指日可待。每每想到这,我就倍感热血沸腾,期待能精进修持。

  而在我一心想要专修加行的同时,却经常会有一些发心工作找到我。如果这些工作是在打坐专修之外进行,我会满心欢喜地参与;可一旦占用了我的专修时间,影响了学修计划,我就会有些情绪。我总是想:自己正按照历代传承祖师们的要求精进修持,这才是对上师最殊胜的法供养。况且,初学者应当以自利为主,等成就之后再任运地行持利众事业,那岂不是事半功倍嘛?于是我有些抵触。后来我发现:打坐观修的效果常常不尽人意,完全不符合事先预期,在座上的时间虽长,但时常会被昏沉和掉举干扰,有时虽没有明显的违缘,但修法的觉受却迟迟生不起来,即使偶尔生起,力量也很弱。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我想起堪布阿琼在《前行备忘录》中说,如果一座观修得不错,生起的都是善分别念,这只能说明是自己小小的福德所致,不能骄傲。敦巴仁波切也说过:“恒时精勤积福德,未积不生贤善心,积者能生贤善心。”这样看来,肯定是因为我的福德资粮还不够,业障重。我应该多多发心做事,积累功德。从此后,我发心的积极性大大提高,为僧众搬菜、法会行堂等,力所能及的活我都去做,兢兢业业,满心欢喜。虽然有时候很辛苦,但一想到快速积资净障,内心就充满了力量,我鼓励自己:修道中的这点苦不算什么。

  坚持了一段时间后,我在修法上果然有了起色,可是进步却不快,有没有捷径呢?直到看到一篇文章,我才恍然大悟!

  这天座间休息时,我拿出学院一位法师写的《行者随笔》,被其中的一篇文章深深吸引。文章介绍的,是一位出家人如何放下自我,将自己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奉献给她上师的弘法利生事业。我被主人公强大的心力震撼了!作为希求解脱的修行人,放下世间的财富、地位并不是特别困难,但是要连自己的修行和成就也甘愿“放下”,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魄力啊!

  文章后面的一段读者评论让我产生了很大共鸣:“一直想,如果能到上师身边,做一些事是挺愿意的;做许多事就不愿意了,因为最喜欢的还是闻思修。现在有点改变了……作为真正的密乘弟子,应该是:‘以师志为己志,师愿为己愿’。”

  “具德上师是我们内在佛性的外在显现,来接引我们回归自性的。因此,在金刚乘中,上师不仅是传授道的导师,他本身就是道,而且是无上的道。正如帝洛巴尊者云:‘即生欲得金刚持,道之究竟上师道,敬信究竟敬信师。’我们的心向上师敞开一分,便能相应一分,获得一分的功德;完全敞开,便能与上师的智慧完全相应,获得无上证悟。” ——此时,我对法师课上讲的这番话有了更深刻的体会:若不能彻底向金刚上师敞开内心,完全放下我行我素的顽固习气,又如何能彻底摧毁阻隔在自心与上师心之间的重重藩篱,真正使自己的凡夫心与上师的智慧无二无别呢?

  再反省之前自己的心态:虽然口头上说着“一切托付给上师”,但实际上,却还是在世间自我习气的驱使下,潜意识里有一套自己的计划——而且自己还常常会找一系列的教证理证来论证该计划的合理性,如果上师直接或间接的安排符合了自己的想法,便满心欢喜,尽力去做,如若不然,内心便会产生或多或少的抵触情绪,即使去做也难以做到心甘情愿,只是师命难违而已。如此这般,这不正是如《普贤上师言教》中所说,“将上师看成是獐子”,仅仅当作自己顺利完成计划、获得成就的一种方便么?这种下劣的发心,又如何谈得上与上师完全相应呢?

  那历代的高僧大德们是怎样依止上师的呢?我找来《密宗大成就者奇传》阅读。祖师大德们依止上师的精神实在是令人热血沸腾,叹为观止。

  在感动和震撼中,我抬起头,望着眼前上师的法相,双手合十,默默发愿:从今以后,弟子愿将身语意三门完全供养上师,愿我能早日成为像寂密尊者等祖师大德那样的具相密乘弟子,完全做到视师如佛,舍己自在,随师而转。喇嘛钦!

(四)

  然而,发愿是一回事,能够实际做到却绝非一朝一夕的功夫。因为依教奉行面临着一位势力极强大、生命力极顽强的对手——我们多生累劫反复串习、根深蒂固的轮回习气。

  后来,上师让我到电力小组发心,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了。

  我从小就是对生活常识完全没有感觉,对各种手工、家务一窍不通的人,既不擅长也没兴趣。就连拿筷子夹东西都时常会“失手”,常常被父母判定为“长了一双假手”。越不会做就越没兴趣,我对各种劳动家务一直有种逆反心理,即使偶尔做一下类似抹桌子、擦碗之类的活儿,也是身在干活、心在神游,根本没有耐性专注于手头的工作,为此闹了不少笑话,也挨了爸妈的不少责骂。比如,一次我妈给我一个暖瓶去提水,我便“听话”地跑去自来水龙头接了一瓶凉水,回来被骂之后,自己心里还挺委屈:“你只说让接水,又没说非要接开水。”在大学里,一次宿舍里暖瓶的瓶塞丢了,我和几位室友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最后准备放弃时,却在我的电热水壶里找到了,原来我心不在焉地把热水壶也当做暖瓶一样,用塞子去堵,结果掉进去,用来煮了几天的热水。如此之事,不胜枚举。虽然在别人看来有些不可理喻,但我自己却常常自以为是地跟他们争辩:“我的优势不在这里,你们让我做这些是浪费人才,将来我雇人来做这些不就成了。”最后他们无可奈何地感叹:罢了罢了,看样子你的手除了拿笔,其他是都不行。你就好好学习,将来当个文人吧!

  出家之后,更是想跟这些“乱七八糟”的繁杂琐事彻底一刀两断。没想到反而要做更有技术难度的电力工作——我之前可是连电线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的“电盲”啊。

  不过,既然已经发下了誓言,就要绝对依教奉行。况且,这应该是上师调伏我的方便吧!自我激励了一番之后,我便满怀斗志地踏上了工作岗位。看着前辈们动作娴熟地剥线、接线,到了我手里却变得那么不“和谐”:剥线时,用力小了,外皮剥不掉,用力大点,把线都给剪断了,还得重来;接线时,铜线是接紧了,但后面的线却绕来绕去,纠缠不清,又得重新解开,要是三四根线接在一起就更要命了。哎……

  就这样,一边闹心地剥线接线,一边犯着各种低级错误,一边也在不断地祈祷上师:喇嘛钦!闹心也好,挨骂也罢。反正弟子把一切都交给上师您老人家了。弟子知道一切都是您的加持!

  ……

  一段时间之后,我竟然对装电生起了一些兴趣,工作的时候也没那么闹心了,有时还能与观修上师瑜伽结合起来,内心感到格外地轻松与安乐。更令人惊喜的是,虽然这段时间忙着发心装电,没有多少座上专修的时间,但相续却变得调柔了很多,面对一些以前定会产生烦恼的对境,虽然没有特别对治,但内心也能平和、泰然处之。要知道,原来我常常是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地对治都收效甚微的,如今竟然如此轻易地就降服了。尤其是,原来满脑子各种分别念,经常胡思乱想、神游天下的我,现在的想法自然而然比原来单纯了很多。

  我明白了:原来上师是通过细致繁琐的工作来磨掉我的傲慢和浮躁,让我逐渐放下各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消退好高骛远的冲动,让我的心慢慢踏实沉稳下来,在平实中体会修行的滋味。

  而在不断祈祷上师的过程中,内心也向上师逐渐敞开,上师的加持融入了相续,想不改变都不可能!

  《誓言庄严续》云:“十万劫中勤观修,具相随好之本尊,不如刹那念师胜。念佛修法千万遍,不如祈师一遍胜。”《时轮金刚续》中,也说,即使在千劫一切三世中供养三宝,并且对许多众生行无畏布施,仍然无法即生现证佛果;然而,若对上师殷重祈祷、承事供养,或对上师的一切吩咐都依教奉行,则确实可以即身成佛。全知无垢光尊者在《虚幻休息》中说:“一切圣道中上师瑜伽最为甚深。”这便是密法中“万法归一,一摄一切”,可以使行者即身成就的无上窍诀啊!

  想想以前自己仅仅凭借自力串习法义来调伏相续,花了很多精力,虽然也有成效,但进步不够快,状态也不稳定,时上时下,起伏不定。而今,自力方面凭借信敬心和上师瑜伽见解的串习,加上上师的强力加持,内外力结合,短短时间内的效果真是不可思议!

  尝到甜头的我大大增上了对上师瑜伽的信心和意乐。再进一步反观自心,发现对自己的执着还是远远超过对上师的信心。常常在强烈的我执习气的驱使下,面对上师直接或间接的教言、安排,内心还是会有一些波动和反弹,尤其是跟自己的想法、意乐完全相反的时候。看样子完全放下自己,并不是那样容易啊!

  不能突破自己习气的局限,就不可能进一步与上师相应,也就无从谈起修道的进步——必须要对自己狠一点!

  

(五)

  我开始经常观察自心,侦测自己内心的弱点。一旦发现自己特别执着某种人、事、物或者自己的想法计划,就开始观想:如果上师以最令我难以接受的方式加以制止、阻碍,自心能否欢喜接受;如果不能接受,便串习相关法义、猛力呵斥自己,并祈祷上师加持改变相续。相反,如果发现自己特别反感、厌恶某样东西,便观想上师以最令我难以堪忍的方式让我去接受它,然后观察自己的内心状态并加以调整对治。

  发现能令上师欢喜的事情自己却没有生起强烈的意乐,对治、祈祷;

  发现自己所思所想、所说所做是上师不喜之事,对治、祈祷;

  发现自己判断抉择时,没有依据上师的教言而是随顺自己的习气,对治、祈祷;

  发现自己做事时,习惯性地只是凭借自力而忘记了祈师加持,对治、祈祷;

  发现自己遇到顺境时,忘失了上师的恩德而迷失在自我陶醉、傲慢之中,对治、祈祷;

  发现自己遭遇违缘时,忘记了一切都是上师的游舞显现而沮丧难过时,对治、祈祷;

  ……

  “对我们来说,除了上师之外,没有什么可想的。以此殊胜的缘起力,你的相续不可能不改变。”祖师大德的金刚语,我将终生修持的无上窍诀。喇嘛钦!

  “具德根本上师如意宝,祈住我心莲花垫中央,以大恩德教诫并摄受,赐予身语意之胜加持。”

  “甚至游历沉睡梦境中,师尊殊胜加持亦显现,永不分离慈悲而摄受,祈愿永恒怙主汝生喜。”

弟子 益西伦珠
于2014年12月
 

  

更新时间:每周星期四

回到
顶部